“進去瞧瞧,人鐵定在裏面,就是不知道有沒有死透!”英武眸光睨着那沖天的火光喃喃道。

“你是瘋了!”錦書瞪着他,這樣的火勢還進去,這是自找死路。

英武扯了扯嘴角,大步往前走,只留下一句話:“別忘了少主的吩咐!”

錦書一愣,吐了一口氣,追了上去。

水還在不斷的潑着,瓦房上不斷有帶着火星的瓦礫被砸了下來。

英武不知道從哪裏弄來了一張打溼了的棉被,將之裹在身上,身形一躍,人便如鳥雀一般掠過牆頭,往‘火坑’裏跳下去了。

ps:

感謝雪花~飄~飄~打賞閬苑仙葩!

感謝飄過的浪花打賞和氏璧!

感謝zzffffffff、辰逸雪。雪花飄飄、闇夜行走、地獄先生、夜雪初霽0407、lele樂了、容小隻、北辰若殤、婉容、華夏設計、亭瑜、青菜書蟲子、龍溫娜、奢.望、活寶笨笨笨、*海盜路飛*、河邊小月、飄過的浪花?各位親愛滴投出的寶貴粉紅票!

感謝慕枳、河邊小月、土依水中打賞平安符!

感謝親們的厚愛支持!愛你們~. 「爹,我去吧,爭取把人請回來!」南志遠聞言想了想說道。

「也好,記得不可衝動,對方如果拒絕,也彆氣惱,最好在不明白對方的底細之前,不要輕易得罪對方!否則,怕是我們整個南家都要被無解劇毒禍害了……」南威聞言想了想說道。

「我知道了爹,我會小心的!」南志遠說道。

南威點了點頭,南志遠走出書房,沒帶別人,只是帶著兩個自己的暗衛,出了南府前往浮光客棧!

南威看著兒子走後,輕嘆一聲無奈的出了書房,去到木青蓮和白琳所在的偏廳……

浮光客棧

南志遠帶著暗衛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白琳等人來到客棧和墨九狸發生衝突的時候,就是傍晚的時分,現在折騰了這麼久,白琳又去南府求救,現在已經是晚上了,雖然沒到半夜,但是也很晚了。

好在最近南豐城的人多,夜晚也很熱鬧。

但是,墨九狸和妖皇沒有什麼心思出去逛街,所以吃過東西,在樓下休息了一會兒,兩個人就各自回到房間了,妖皇在屋內打坐,順便神識罩著自己和墨九狸所在的房間。

而墨九狸也選擇在屋內修鍊,反正也沒什麼事情做,又不是特別想睡覺!

南志遠來到客棧,也沒引起太大的轟動,直接找掌柜的,詢問了白琳和墨九狸的事情,掌柜的看是南家少主南志遠,本來猶豫著要怎麼說才好,但是南志遠說了,如實說,不要因為白琳和南家的關係,說謊話……

掌柜的聞言這才放心,把白琳招惹墨九狸,還有根本沒有看到墨九狸下毒,分明是白琳等人自己中毒的事情,如實跟南志遠說了一遍!

南志遠聞言心中有數,早就猜到是白琳惹得禍了!

但是,說墨九狸沒下毒,南志遠有些吃不準了,於是看著掌柜的問道:「掌柜的,你怎麼知道對方沒下毒?」

「南少主,不是我看到了,當時大廳內的眾人全部都看到了啊!對方兩個人,難得一直坐在哪裡,眼皮都沒抬過,那個女子更是兩隻手都放在桌面上,從吃飯到喝茶,都沒拿下去過啊!你說都沒用手,要怎麼下毒啊?」掌柜的看著南志遠說道。

南志遠聞言微微皺眉,想了想看著掌柜的問道:「掌柜的,那兩位客人住在那個房間,我還是想去找對方確認一下!」

「就在二樓最外邊的兩個房間,這會兒都休息了,南少主你明早來比較好吧!」掌柜的聞言說道。

「來不及了!」南志遠聞言說道,風先生說了,今晚不解毒,白琳三人就死定了!

「行吧,哪位姑娘就住在二樓把頭的第一個房間,和她一起的男子住在她隔壁!」掌柜的聞言說道。

南志遠聞言起身帶著暗衛來到了二樓,來到墨九狸的房門外,妖皇早在南志遠來到打聽墨九狸的時候,就知道了,南志遠和掌柜的談話,他也聽得清楚,只是唇角冷笑一下而已…… (ps:謝謝大家的粉票支持,感謝雪花打賞閬苑仙葩,下午還有一更,感謝親們的粉粉,讓醫律從二十八名衝進前二十,感激不盡!)

兩更天葦村發生的事情,金子並不知道。

臨近冬日,天很快擦黑,金子沐浴更衣用了晚膳後,翻了一會兒書,便上榻會周公去了。

此刻,整個百草莊都籠在一片昏暗的靜謐中。

金子迷迷糊糊的睡着,腦海裏閃過很多有關於現代出堪的畫面。

她坐在馳往案發現場的警車上,懷裏捧着出堪的工具箱,窗外暴雨如注,天地間彷彿掛起了一串串珠簾,雨霧打在車窗上,白濛濛的一片,宛若隔着一層素紗。

車子在市區的玻麗廣場停了下來,現場有交警在指揮着交通秩序,並且已經拉起來警戒線隔離。

跟着她一起出堪的實習法醫率先下了車,撐開傘,打開車門,將金子迎下車。

一隻職業的黑色中跟皮鞋踏出車門,她站在車門邊,習慣性的看了一下現場環境,提着出堪箱子大步走向拉起警戒線的案發現場。

夢裏出現的這個場景,便是金子最後一次出堪時的畫面。金子一直不知道自己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何會無緣無故的穿越到胤朝來。就算此刻是在夢中,金子的神經也是高度集中的,她迫切地想要知道真相……

腳步聲越來越近,刺目的冷光從眼前閃過,金子渾身的每一根汗毛都豎了起來,一種強烈的壓迫感迎面逼近。

一向警覺的金子,陡然睜開了眼睛。

木榻的旁邊,正站着一名手持長劍的黑衣人,長劍已經離開劍鞘半個劍身,他似乎有些意外金子的反應,有片刻的愣怔。

金子看到那個黑衣人的時候。心陡然涼了半截。

能巧無聲息的潛入百草莊,出現在她的房間裏,在她的印象裏,只有夜殤能夠做到。

眼前這人帶着一股嗜血的冷冽。金子很快便猜到,這是一名職業殺手,不知道收了誰的錢財,要來取自己的性命來了。

思緒飛轉間,手悄然摸上枕邊放着的瓷瓶。

這是一瓶帶有腐蝕性的毒藥,只要接觸到皮膚,就能像硫酸那般灼傷人的肌膚,且比硫酸更厲害的是,它潛藏的毒性。

黑衣人見金子不哭也不喊,竟是從容自若的看着自己。心下微微吃驚。

這究竟是怎樣一個女子?

難道她不害怕麼?

裹着面巾的黑衣人繞有興趣的打量着金子,一雙深黑的眸子閃過一絲戲謔,嘖嘖道:“有意思!”

“你是誰?”金子面色沉靜,但後背和手心,已經被冷汗浸溼。只覺得一片溼膩。

她與黑衣人的實力懸殊,如此對峙之下,金子毫無勝算,此刻金子覺得自己,就像一隻待宰的羔羊!

她還有對未來的無限憧憬,她還要跟心愛的人攜手一生,她怎能就這樣毫無預兆的死去?

從現代無端穿越。自己的父母一定承受了非人的傷痛,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傷痛,身爲法醫師的金子,完全能夠領會。

來到胤朝,她也有牽念的人了,若是自己就這樣死了。他該怎麼辦?

強烈的想要活下去的信念讓金子漸漸冷靜了下來。她深吸了一口氣,一瞬不瞬的盯着黑衣人。

“收割生命的死神!”黑衣人冷冷說道,聲音不帶一絲一毫的溫度。

金子點點頭,笑道:“這麼說是職業殺手!”她說完,挪了一個姿勢。與黑衣人的角度正好呈四十五度角,根據金子的目測,從這個角度將藥水潑出去,是最爲合適的。

黑衣人冷冷笑了笑,他晃了晃手中完全脫離劍鞘的,泛着森冷光芒的長劍,“你挺有見識!”

金子已經將手中的瓶蓋擰開了,緊緊的扣在掌心裏。她的脣角揚起一個優美的弧度,琉璃般絢爛的眼珠子微微轉動着,笑道:“你想讓我死,至少也得讓我死個明白吧?究竟是誰要我的命?”

金子的心頭閃過林氏這個名字,但想想有覺得可能性不大,她一個深閨婦人,要接觸到這些江湖殺手,並不容易。

殺手也有他的職業操守,並不會隨意的向任何人吐露僱主的身份。

黑衣人有些遺憾的笑道:“這個你到地府去問閻王吧!”

雖然對這樣一個嬌滴滴的美娘子下手並非他所願,但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小娘子只能自認倒黴了。

黑衣人揚起了手中的長劍,迷惑似的挽了一個劍花,劍尖如同靈蛇一般襲向金子。

金子飛快的將枕頭甩過去,擋了黑衣人急刺而來的一擊,緊接着,手臂奮力一揮,將瓷瓶中的藥水往黑衣人裸露在外的脖子處潑去。

黑衣人身形一閃,藥水從他脖頸處擦過,只有極少量的幾滴噴濺在皮肉上。

黑暗中只聽到哧喇一聲響,那是藥水腐蝕皮肉的聲音。黑衣人怪叫一聲,劍鋒一顫,偏離了方向。

藥水沒有盡數潑中黑衣人,這讓金子暗叫了一聲糟糕,趁着黑衣人吃痛失神的當口,飛快的跑到外廂。

几上擺着剛剛消毒擦洗過的解剖刀具,金子隨手抓過兩把解剖刀,握在手心裏。

她本想直接跑出房間,卻發現笑笑昏死在外廂的榻上,若是自己跑了,黑衣人說不定會一劍殺了笑笑。

沉吟不決間,黑衣人一手捂着脖子,一手提着劍追了出來。

他露在面巾外面的眼睛泛着吃人一般憤怒的色彩。這個怎麼看都嬌弱不堪一擊的小娘子,竟然能傷到他,這要是傳出去,讓他以後還怎麼在殺手界混?

黑衣人眼中有怒焰升騰,他顧不上脖子上蔓延的灼痛,揮着長劍衝向金子。

金子的瞳孔微微睜大,下一瞬,她竟捏緊了手中的解剖刀迎着黑衣人跑去。

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生怕金子又向自己撒出什麼毒藥。先發制人長劍橫空下劈。

金子練過跆拳道,身體柔軟度極好,靈捷的往一側貓腰,長髮在空中划起一道圓弧。極勁的劍風讓金子覺得耳側肌膚一陣刺痛,緊接着,一縷髮絲從耳畔滑落。

金子忍着痛,趁着黑衣人長劍劈空的當口,手中的解剖刀寒芒一閃,準確無誤的朝黑衣人的大腿動脈處刺了下去。

動脈被割破,血液四濺。

黑衣人慘叫一聲,奮力舉起手中的長劍,卯足了力氣對準了金子的背脊刺下去。

金子的瞳孔中,那柄泛着寒芒的利刃即將要穿透自己的脊柱。按照這個力度和利刃的寬度計算,這一劍下去,將會完全的破壞她脊柱神經與大腦的連接,就算不死,她這一生也將與廢人無二。從此要癱瘓在牀了。

就在金子以爲自己非死即殘而無力反抗的關鍵時刻,一柄長劍帶着破空之速從楠木大窗飛了進來,精準無比的刺中了黑衣人的後心,劍尖貫穿胸口。

隨着一聲悶響,黑衣人嘔出一大口血,雙臂一鬆,手中的長劍哐噹一聲。跌落在地。

有溫熱的東西滴在金子臉上,那是腥甜的血的氣息。

神樹領主 黑衣人晃了晃,高大的身軀轟然倒下。

金子迅速的從屍體旁邊起來,剛剛那柄長劍是誰射進來的?

她快速的打開房門,寒夜的冷風撲面而來,金子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長廊上的燈盞儘速被滅了。黑濛濛的夜色中能見度並不高,她摸着黑走出院子,院子外一大團纏繞在一起的黑影卻讓金子的心再一次提了起來。

究竟來了幾個黑衣人?

怎麼打起來了?

內訌?

院外刀劍相擊的脆響讓金子很快反應過來。

這不是內訌,辰逸雪說過,他調了幾名暗衛暗中保護自己的安全。但她畢竟是閨閣娘子,他們不可能近身守護,所以這才讓那些黑衣人有機可乘…….

樁媽媽和青青她們……

想到這裏,金子忙不迭的轉身,往院子裏跑去。

推開樁媽媽的房間,一股異香迎面而來。金子想要屏住呼吸卻已經來不及,只覺得眼前一陣暈眩,身體軟軟的癱倒下去。

金子暗叫一聲不好,貝齒咬住了舌頭,腥甜的氣息和疼痛感讓金子勉強保持着清醒。

院子外的暗衛與黑衣人依然交纏着,不過黑衣人大部分都已經掛了彩,漸漸露出了頹勢。

房間內幾個蒙着臉的粗漢子從屏風後面閃身出來,看着癱倒在地的金子,小聲的用鄉下話交談着。

“趁亂擡走?”其中一名漢子問道。

“就是這個時候吧,不然可就走不了了……”另一名裹着面巾的漢子啞着粗噶的聲音說道。

“你們是誰,到底想要幹什麼?”金子厲聲問道,他們身上的氣息與剛剛那名黑衣人完全不同,金子認爲他們並不是一夥的。

今晚究竟是怎麼了?

金子的思緒飛快的轉動着,手中握着的解剖刀悄悄的藏進了袖袋。

那幾個蒙着布巾的漢子有些驚訝的看了彼此一眼,這小娘子竟然還保持清醒,委實不簡單啊!

其中一名漢子也不多做廢話,啞聲看着金子道:“你若不想您的母親屍身變成一團灰燼,不想你的徒弟死,就乖乖閉嘴,老老實實的跟我們走一趟吧!”

金子睜大了眼睛,劉氏的屍身和阿海都在他們手裏?

這下金子能猜出個大概了。

那黑衣人跟這些人不是一夥的,雖然金子現在還不知道黑衣殺手是奉誰之命來取自己的性命,但這夥莽漢子受誰指使答案已經是呼之欲出了。

林氏這是狗急跳牆了嗎?

想起阿海還在他們手中,還有三娘母親的屍身……

“好,我跟你們走!”金子說道。

那幾個漢字有些不可置信的笑了笑,指了指手中的麻袋。

ps:

感謝雪花飄飄打賞閬苑仙葩!

感謝djh9000、wanchu、lljoan、慕枳、北辰若殤、xxiou001、雪花飄飄?各位親們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慕枳打賞平安符!

推薦一本書!

作品:大清皇家棄婦

簡介:清穿米蟲棄婦,種田觀虎鬥,倘若親看多了重口味的肉文,牛逼金光閃閃的瑪麗蘇文,或者心機深沉的宅鬥文,可以看看此文,看這篇文絕對是治癒系滴! 南志遠站在墨九狸的門口,猶豫了許久,才伸手敲門,結果沒有人應,南志遠停頓了片刻,再次敲了三下門,裡面才傳來了墨九狸的聲音道:「進來!」

南志遠這才推門進去,兩個暗衛也跟著南志遠身後走了進去,墨九狸坐在屋內,看到進來的南志遠,微微挑眉問道:「有事?」

墨九狸的話落下,不等南志遠說話,妖皇也推門走進來,無視了南志遠直接坐在了墨九狸的身邊,然後閉目養神!

南志遠在看到妖皇的時候一愣,雖然對方長相一般,但是他卻壓根察覺不到妖皇的實力,所以對方的實力很強,畢竟以南志遠現在的實力,他們南家的長老,包括自己的父親南威,甚至是南家的老祖宗,什麼實力他都能探到的,可是妖皇的實力,他完全察覺不到……

所以南志遠心裡很清楚,妖皇的實力可能比他們南家的老祖宗們還強,想到這裡南志遠在心裡有些後悔自己來了,更加痛恨白琳招惹了這樣的人,簡直就是該死!

南志遠回神看向墨九狸說道:「姑娘,我是南家的少主南志遠,我這次來其實也沒什麼事情,就是我表妹白琳,之前在這裡和姑娘起了衝突,我特意來和姑娘道歉的!」

「來道歉的?不是來抓人的?」墨九狸聞言好笑的問道。

「這……不是的,姑娘誤會了!我剛才在下面已經跟掌柜的核實過了,這件事確實是我表妹的錯!」南志遠看著墨九狸說道。

「哦……道歉就免了,反正受傷的也不是我,這樣的人我見多了!」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姑娘,我……我有件事情,不知道該問不該問?」南志遠看著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不知道就不要問了!」墨九狸說道。

南志遠……

「我想請問姑娘,我表妹三人臉上的毒,可是姑娘下的?」南志遠只能硬著頭皮問道。

「是的,不給他們點教訓,能那麼快滾嗎?」墨九狸直接承認道。

南志遠怎麼也沒有想到,墨九狸就直接承認了,他覺得墨九狸起碼應該說點別的,比如說些白琳的錯處,然後再說自己下毒,或者乾脆不承認,他也沒辦法啊……

但是現在墨九狸承認的痛快,讓他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姑娘,那你能不能高抬貴手,不要跟我表妹一般計較,贈予解藥?」南志遠回神看著墨九狸小心的詢問道。

「不能,我討厭的人,我不喜歡救!」墨九狸直接拒絕道。

南志遠……

「姑娘,白琳是白家的大小姐,也是白家家主十分疼愛的女兒,白琳的娘親木子怡和我娘親木青蓮,是同父異母的姐妹,雖然我們南家可以不管白家的事情。

但是白琳如果真的死了,白家求上門的話,我們南家也不能真的不管,到時候白家和南家可能就要站在姑娘的對立面,姑娘覺得為了一個白琳,惹上兩個家族值得嗎?」南志遠想了想看著墨九狸說道。 (ps:忘了說昨天的加更是粉110的加更,小語會兌現承諾的,每二十票加更一章,這個月還不完,下個月再接着還!一定補上的,)

西廂的堂屋,高麗紙的窗戶上殘留着剛剛留下的迷煙洞。

辰語瞳房間的外廂,春曉在迷煙的效應下,睡得死沉。

而內廂,辰語瞳正襟危坐在木榻上,她的身形隱在黑暗裏,只一雙眸子熠熠閃動,燦奪星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