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羣魔獸終於還是按捺不住了。

肖遙立刻揮拳,朝着那頭檮杌獸打了過去,誰知剛將其放倒,又有兩頭檮杌獸撲過來,一下便將他撲倒在地。

檮杌獸對他展開了瘋狂的攻擊,開始撕咬他的身體。

好在他有天煞戰甲護着,否則只怕轉眼間身體就會被撕裂。

他奮力掙扎,運用麒麟臂打擊檮杌獸的同時,催動辟邪劍氣對檮杌獸發起了攻擊。

然而現在他人倒在地上,拳頭打出來的力量明顯比擺開架勢時要弱得多。

他快要支撐不住了,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爲了能讓浣熊他們仨儘快在屋樑上刻上印記,他死死堵在茶館門前。

一頭檮杌獸撲向茶館,已將關上的門重重撞開,他顧不得那麼多,急忙伸出右臂,一把抓住了檮杌獸的尾巴。

而浣熊正趴在屋樑上刻那印記,忽然一頭檮杌獸衝進來,把它給嚇了一跳,差點沒從屋樑上掉落下來。

狼將軍急忙抓起一跳長凳,不過它身體止不住地發抖,根本沒敢將手裏的長凳砸向半截身體已經衝進茶館的檮杌獸。

肖遙用他的右臂奮力抓住那頭檮杌獸的尾巴,從趴在屋樑上,似乎已經被嚇傻的浣熊大聲吼道:

“愣着幹嘛!快刻啊!”

浣熊回過神來,趕緊照着手機上的圖案,繼續用它的爪子在屋樑上雕刻印記。

不過,它的手臂明顯在顫抖,萬一印記刻錯,那可就完蛋了。

在幾頭檮杌獸的瘋狂撕咬之下,肖遙感覺自己就快要承受不住了,而浣熊還沒能刻好印記。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時,忽然只聽“嘭”的一聲悶響,正在攻擊肖遙的一頭檮杌獸居然橫飛了出去。

緊接着,又是“嘭嘭”兩聲,另外兩頭檮杌獸也都橫飛了出去。

肖遙心頭一怔,

臥槽!這什麼情況?

他擡頭一看,只見一名身披金甲的戰神,正站在他的的身旁。

咦?居然有神仙來……

等等!

這尼瑪不就是魯鐵匠嘛!

看到對方手裏的銅錘,肖遙心裏又驚又喜,他急忙站起身來,再往前一看,只見七八頭檮杌獸全都被打翻在地,雖然還在喘氣,但似乎傷得不輕,掙扎着身體,卻難以站起身來。

真不愧是先天神器,果然厲害!居然三五兩下就把這幾頭檮杌獸全乾翻了。 肖遙定了定神,轉頭衝魯鐵匠問道:“你怎麼來了?”

魯鐵匠面無表情,甚至沒拿正眼看他一眼,只是冷冷得說:“別忘了,你說過,會帶我離開這裏。”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回過神來,立刻點頭道:“你放心!只要我能活着離開,一定帶你走。”

兩人正說着,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傳來,

這一聲咆哮比之前所聽到的檮杌獸咆哮聲都要雄渾得多。

肖遙心頭一緊,立刻循聲望去,過了沒一會兒,一頭體型十分龐大的檮杌獸從出現在了前方。

這頭檮杌獸的身體只能用巨大來形容,之前那些檮杌獸與它相比,就像是貓和老虎之間的對比。

它的身體,幾乎有一層樓那麼高,估計得有七八米長,若是論體系,即便是頭非洲象,在它面前恐怕都相形見絀。

巨獸再度發出一聲震耳咆哮,快速朝着靈魂茶館奔來,

魯鐵匠握緊了手裏的銅錘,也不知是不是因爲他運行內氣的緣故,銅錘表面竟然散發出暗金色的光芒。

肖遙也不敢怠慢,他攥緊右拳,並暗暗運行龍魂之力。

與此同時,做好了使用一氣陰陽棍的準備。

畢竟這頭檮杌獸的體型實在是太大了。

即便是普通的檮杌獸,麒麟臂+渾天鐲+龍魂之力也並不能對其造成致命傷害,更何況還是一頭如此巨大的檮杌獸。

如果魯鐵匠的銅錘也起不到作用的話,那就只能使用一次一氣陰陽棍了。

巨型檮杌獸轉眼間便衝到二人跟前,張開血盆大口,朝着二人直咬而來。

魯鐵匠大吼一聲,掄起銅錘,迎着檮杌獸那顆碩大的腦袋便猛砸了過去。

就在他的銅錘快要擊中巨型檮杌獸的剎那間,巨獸忽然仰起頭來,發出一聲震耳咆哮,隨即它龐大的身軀化作一道金光,一下子便被吸入了地下。

而與它的身體一同被吸入地下的,還有剛纔被魯鐵匠用銅錘擊倒的那七八頭檮杌獸。

見此情形,肖遙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

肯定是浣熊他們,已經在靈狐茶館的屋樑上,刻上了封印檮杌獸的印記!

肖遙顧不得那麼多,立刻轉身,衝進靈狐茶館,激動地衝仍然趴在屋樑上的浣熊大聲喊道:“你成功了!”

浣熊還有些不敢相信,怔怔地問道:“我……我成功了麼?”

“成功了!檮杌獸已經被封印住了!”

浣熊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欣喜若狂,竟直接從屋樑上縱身躍下,興奮地大喊:

“哈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終於功德圓滿了。”

肖遙一時之間愣住了,

瑪了個蛋?

這隻浣熊,手舞足蹈地幹嘛呢?怎麼這麼激動?

站在一旁的狼將軍解釋道:“你有所不知,它是囚犯,一般情況下,必須等到下一場輪迴,才能摘下脖子上的項圈,但有一種情況例外,那就是立下了大功,比如拯救了全鎮居民。”

聽狼將軍這麼一說,肖遙定眼一瞧,這才發現,浣熊脖子上的項圈居然已經消失了。

難怪這隻浣熊如此興奮,原來是獲得了自由。

他正爲浣熊感到高興,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恭喜宿主,封印了檮杌獸。完成了20級任務,獲得經驗值3000000點,

法力值+1500,

陽氣值+30000,

獲得物品:天書殘卷X2。”

哈哈,終於完成這項艱鉅的任務了。

肖遙迫不及待地查看天書殘卷的數量,已經有四十三份天書殘卷,還差六份天書殘卷,也就能將所有的天書殘卷全都收齊了。

現在,還有一項任務沒完成,那便是拯救九頭鳳凰。

這可是一項24級任務,如果將這項任務完成,應該可以再升一級,那也就是9級捉鬼大師,距離捉鬼天師,便是一步之遙。

而據九頭鳳凰自己說,要拯救它,必須得用雷霆之錘砸開鎖住它的鎖鏈才行。

想到這,肖遙立刻轉頭對魯鐵匠說:

“魯鐵匠,可否借你的銅錘一用?”

本來浣熊與狼將軍因爲封印了檮杌獸而感到欣喜若狂,聽肖遙這麼一說,立刻變得安靜了下來,

浣熊怔怔地衝他問道:“恩公,你……你確定要借魯鐵匠的銅錘?”

肖遙很是堅定地點了點頭。

“那你姐這銅錘做什麼?”狼將軍問道。

肖遙淡淡一笑,說:“如果我說是用來砸開離開這裏的通道,你們信麼?”

“不信!”

浣熊與狼將軍幾乎異口同聲地回答。

魯鐵匠輕哼道:

“如果當真能用此錘砸開離開此地之路,我早就走了,又怎會等到現在。”

肖遙淡淡一笑,說:“那是因爲你沒砸對地方。”

“那該砸哪兒?”

“你只管將銅錘借給我,我答應你,一定帶你離開這裏。”

魯鐵匠二話沒說,將手裏的銅錘往地上一放,說道:“好!只要你能將銅錘提起來,我便將銅錘借給你。”

肖遙聽了,不禁在心裏暗道:“什麼意思?這錘子這麼小,難不成老子還拿不起來。”

他二話沒說,走上前去,伸手抓住銅錘柄,往上一提,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銅錘竟然紋絲不動。

他有些不敢相信,

瑪了個蛋!

這銅錘看起來明明相當小巧啊!

而且魯鐵匠拿在手裏,一副很輕鬆的樣子,怎麼老子連提都提不起來呢?合着這哥們力大無窮?

肖遙並不甘心,他使出了龍魂之力,再度抓住銅錘柄往上提,居然還是紋絲不動。

他很是震驚,

要知道,在他使出龍魂之力的情況下,他甚至能單手舉起一臺幾噸重的汽車,居然拿不起這麼一個小小的銅錘!

站在一旁,將雙手交叉於胸前的魯鐵匠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肖遙正想再試一次,耳畔傳來系統提示:“這雷霆之錘與你的一氣陰陽棍有異曲同工之處,若是不能與雷霆之錘氣場相融,它比泰山更重,若是與其氣場相融,它則輕若鴻毛。就算你使出再大的力氣,也不可能將其舉起來。不過,你手裏有一件法寶,可助你舉起此物。” 聽系統這麼一說,肖遙頓時來了精神,連忙問道:“什麼法寶!?”

系統回答:“你剛纔升到8級捉鬼大師所獲得的物品:雷霆之怒。”

咦?剛纔老子都沒注意這件物品。

他立刻打開系統物品欄,發現所謂的雷霆之怒居然是一枚銅質的戒指,戒指上,鑲嵌着一顆呈金黃色的透明寶石。

這尼瑪就是雷霆之怒?

肖遙感到有些驚訝,一枚戒指,居然有如此霸氣的名稱。這玩意兒到底有什麼作用?

出於好奇,他查看了一番雷霆之怒的屬性:

雷霆之怒,蘊藏着萬鈞雷霆之力,使用此物,不但能迸發出強大的力量,而且能借助萬鈞雷霆之力提起任何雷神一族法寶。

雷神一族法寶?

難道這雷霆之錘,就是雷神一族法寶?

這念頭剛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系統說道:“雷霆之錘乃是雷神一族最爲厲害的神器。”

“所以,我只要戴上這枚戒指,就能將銅錘拿起來?”

“正是。”

雖然肖遙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他決定一試,於是立刻將雷霆之怒從系統物品欄中取出來,戴着了左手大拇指上。

本來他是想戴中指,不過這枚戒指實在是大了點,只有大拇指才戴得住。

就在戴上戒指的剎那間,他感覺到一股強勁的立場由手臂直貫體內。緊接着,戒指上那顆金黃色的透明寶石竟然散發出了淡金色的光芒。

他心頭暗驚,而站在一旁的魯鐵匠也瞪大了眼睛。

魯鐵匠雖然不知道他所戴的戒指究竟是什麼鬼,但他能感應到萬鈞雷霆之力。

肖遙再度伸出手,抓住了雷霆之錘的柄端,深吸一口氣,猛地往上一提,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回輕而易舉便將雷霆之錘提了起來。

感覺就像拿起一張紙那麼輕鬆。

肖遙有些不敢相信,魯鐵匠與浣熊等人更是驚得目瞪口呆。

浣熊回過神來,驚呼道:“恩公,你……你居然拿起了這柄銅錘!?”

肖遙不無得意地說:

“當然了!不就一柄銅錘嘛。”

他說完,將手中銅錘凌空揮舞幾下,竟似乎聽到隱隱的雷聲。浣熊與狼將軍連忙往後退卻。

肖遙又對魯鐵匠說道:“魯鐵匠,現在可以借我錘子了吧?”

魯鐵匠完全沒有想到,肖遙居然能拿起雷霆之錘,他說出去的話又不能食言,只得說道:“錘子你……你可以拿走,不過你得告訴我,你拿錘子,要去哪裏砸開離開此地的通道?”

浣熊、狼將軍也很好奇,全都轉頭看向了肖遙。

肖遙不免有些猶豫,心頭暗忖道:

“我要是告訴他們拿雷神之錘是爲了砸開鎖住九頭鳳凰的鐵鏈,魯鐵匠恐怕不肯將雷神之錘借給我。那我該怎麼說呢?”

他心裏正琢磨着,一旁的楊神醫說:

“你應該是要去九重煉獄吧?”

肖遙心頭一驚,

瑪了個蛋!

難道這老頭知道我拿雷神之錘是要幹嘛?

浣熊轉頭衝楊神醫問道:“你怎麼知道恩公是要去九重煉獄?”

楊神醫捋着鬍鬚,一本正經地分析道:

“方纔他從九重煉獄上來,並沒有關閉煉獄之門便匆匆離開,然後見到魯鐵匠,又要借他手中鐵錘,想必離開此地的虛空之門,就在九重煉獄,而要砸開虛空之門,必須得用魯鐵匠的錘子。”

肖遙正愁找不到合適的由頭,現在一聽楊神醫分析得這麼有“道理”,他立刻附和道:“楊神醫果然神機妙算!這都被你猜中了。”

楊神醫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走!我們現在去九重煉獄!”

肖遙說完,手持雷霆之錘,大步往前走去,衆人連忙跟上。

玲瓏鎮的居民得知檮杌獸已經被封印,紛紛從家裏出來,見肖遙手裏居然拿着魯鐵匠的銅錘,一個個也都是震驚不已。

一問才知,他這是要去砸開離開此地的虛空之門,頓時都來了精神,紛紛跟在了後面,不一會兒,肖遙身後便跟了一大羣人。

身爲玲瓏鎮居民,少說也已經被封印在此地千年以上,又有誰不想離開這裏,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肖遙心裏不免有些發毛,

瑪了個蛋!

老子其實是要砸開鎖鏈拯救九頭鳳凰,該怎麼離開這鬼地方,老子自個兒心裏還沒譜呢!待會該怎麼圓這個謊?

他心裏正琢磨着,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宿主你只要解救了九頭鳳凰,便完成了玲瓏鎮終極任務,終極任務完成後,你不但可以離開玲瓏鎮,而且將得到神祕大禮包。”

聽系統這麼一說,肖遙頓時來了精神,連忙追問道:“什麼神祕大禮包?”

“天機不可泄露。”

“任務馬上就要完成了,你就跟我透露有一下唄。”

“等你完成任務,自然就知道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