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令他悄悄鬆了口氣,“看來那些詭異恐怖的現象,只侷限於任務進行中。”

接着,打開厄運遊戲,查看刷新的每日任務。

【每日任務】

【簡單任務:所謂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那麼接下來,就是驗證成果的時刻,請在一天之內,接待30名食客,並獲得他們真心的認可。】

【普通任務:想要別人注意你的餐館,首先需要突出與衆不同之處,那麼,就從招牌開始吧,請儘快更換新的招牌。】

【困難任務:凌晨一點二十三分四十五秒。】

“臥槽!”

陳沖‘噌’的一下從牀上坐起,面色難看。

“這簡單任務,是不是太過分了,需要接待30人!自從那邊的美食城開業之後,自己的生意就越來越慘淡,到得現在,一天能不能接待10個人都成問題!”

他苦笑着搖了搖頭,這個任務對李胖子來說倒是不難,可對他而言,猶如登天!

並且任務需要獲得食客的真心認可,完全斷了免費請人吃飯的念頭。

至於困難任務..看着就很詭異!

除非沒有選擇,否則他不想輕易嘗試。

“看來這是要逼着自己訂做‘招牌’的節奏啊..”

洗漱完畢之後,陳沖來到一樓,如往常一樣,將捲簾門打開,正想拿着清潔工具打掃衛生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道不滿的聲音。

“老闆!我都在這邊轉了好幾圈了!你可終於開門了!” “老闆!我都在這邊轉了好幾圈了!你可終於開門了!”

這道聲音來得猝不及防,導致陳沖被嚇了一跳,轉身一看,竟是昨晚那兩位女生中,戴着眼鏡的短髮乖乖女。

她穿着一件小西裝,下身是百褶裙與彩色長腿襪,腳上踩着一雙時下流行的小髒鞋,整個人透着青春活潑的氣質,尤其那雙大眼珠子,在鏡片的輔助下,充滿立體感。

只不過,此時的她,美眸帶着幾分幽怨與不滿,額頭上的齊劉海略微有些凌亂。

“林同學,你這是..”

陳沖拉長了聲音,面色好奇。

從昨晚的交流中他已經知道這位蘿莉樣貌的女生名叫林甜甜,是龍江師範大學大一的學生。

“我當然是來吃午飯啊!這都快中午了,你居然現在纔開門!”林甜甜推了推鏡框,用批判的目光注視着陳沖。

“抱歉,睡過頭了。”

陳沖老臉一紅,趕緊側過身子,將前者迎了進來。

“我的天吶,你可是開餐館的!”林甜甜捂着額頭,心裏默默將陳沖歸於‘懶癌患者’一類。

陳沖語塞,完全找不到反駁的理由,總不能告訴對方,昨晚自己被恐懼折磨了大半夜吧?

“我的錯我的錯,你想吃什麼,我這就去做。”

“當然是牛肉醬啦!”林甜甜露出一抹微笑,笑容很甜,與她的名字一樣。

陳沖沒有說話,盯着對方看了將近30秒後,突然一愣,“沒了?”

“對啊。”林甜甜也有些錯愕,“怎麼了?”

“沒..沒事..”陳沖嘴角抽了抽,心裏不是滋味。

這種感覺就像某個女生說她喜歡你..而正當你欣喜若狂之際,卻被告知,因爲你長得像他前男友!

“這樣吧,我先給你把牛肉醬端過來。”

陳沖垂頭喪氣的走進廚房,將冰箱裏的牛肉醬分了一盤出來端給林甜甜,又匆匆去了李胖子那裏。

林甜甜看着眼前的牛肉醬,趕緊抽出筷子嚐了一小口,頓時眼睛放光。

“辣味與肉香好像更濃郁了,是因爲溫度不一樣了嗎?”

她記得昨晚和室友吃的那份牛肉醬因爲特別燙的緣故,吃在嘴裏會稍微有些衝,入口的一瞬間只有辣味,之後,纔會與牛肉的香味慢慢結合。

而今天這盤冷藏過的卻不一樣,不緊不衝,反而更加細膩,辣椒味和牛肉味早已完美融合,細細品味,還能感覺到舌根殘留的餘香,久久不散。

簡單來說,就是人間美味!

她餓了..

林甜甜開心的拿出手機,打開社交軟件裏的同學羣,對着牛肉醬照了一張,標題爲‘超級好吃的牛肉醬,已經第二次品嚐,徹底被圈粉!’

末了,她還加了幾個‘飢餓’的表情,一同發了出去。

滴滴..

很快就有人回覆了。

‘周飛:你中午就光吃牛肉醬?’

‘甜甜:對啊,真的很好吃,上癮了。’

‘周飛:那怎麼行!【認真】沒營養的!’

‘王雄心:周飛說得對,你這麼漂亮一個萌妹子,怎麼可以只吃牛肉醬呢?要不你來找我吧,我在美食城二樓,我請你吃麻辣燙【勾手】’

‘周飛:滾犢子,麻辣燙有什麼好吃的,甜甜,我還有十分鐘下課,我請你吃西餐【害羞】!’

‘張萌:【舉手】【舉手】我要吃西餐,我也是萌妹子!’

‘周飛:【嘔吐】’

‘王雄心:【再見】’

‘張萌:一羣王八蛋,老孃總有一天會瘦下來的【拳頭】’

‘楚瀾:甜甜,還是美食街那家?’

‘甜甜:對啊,老闆把牛肉醬冷藏了一下,味道更好吃了!’

‘周飛:啥?美食街?那地方能有好吃的?你沒騙我吧?【大笑】【大笑】’

‘王雄心:同意,我去過幾次,那邊的餐館真不咋樣,衛生條件也不行,影響胃口。’

‘張萌:我覺得還好,主要是那邊的餐館挺便宜的,分量很足。’

‘周飛:……’

‘王雄心:……’

‘甜甜:【無奈】【無奈】’

陳沖喘着大氣跑了回來,將一份熱騰騰的米飯放在林甜甜面前。

“抱歉,今天起來太晚,沒來得及煮飯,只好去對面給你打了一份。”

“啊..你快擦擦汗水吧。”看到陳沖大汗淋漓的模樣,林甜甜趕緊遞去兩片紙巾,“我又不急着吃,不用跑這麼快的。”

“我還好,你快吃吧。”陳沖擺了擺手,接過紙巾後,自己走到一旁倒了半杯水喝下。

剛纔去‘回頭客’打飯的時候,李胖子殷勤的模樣明顯透着嘲笑的意味,這讓他非常的不爽!

“等着吧..有你哭的時候..”他喃喃一句。

“啥?”林甜甜疑惑的擡頭,紅潤的嘴脣油亮亮的。

“沒事沒事。”陳沖尷尬一笑。

林甜甜‘哦’了一聲,旋即好奇的問道:“老闆,你這裏爲什麼生意這麼差?”

“可能是地理位置不好吧。”陳沖模凌兩可的說着,卻沒發現老臉已經紅了。

林甜甜點了點頭,“位置確實不好,你當初怎麼想的?”

這一刀,

暴擊!

豪門仇愛:寡婦尤不得 姑娘,你就不能表達得含蓄點嗎?這讓人情何以堪?

還能怎麼選?

怪自己傻唄!

“我幫你宣傳一下吧,畢竟你的牛肉醬做的這麼好吃,沒人欣賞實在太可惜了!”林甜甜認真的說道。

“那多不好意思。”陳沖撓了撓頭。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可是牛肉醬的忠粉哦!義務所在!”

聞言,陳沖眼神微不可察的黯淡了一瞬,

原來,只是牛肉醬啊..可如果一直吃牛肉醬,早晚也會厭煩的吧..

萬古第一殺神 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就像美女欣賞帥哥一樣,

初見時,心情激盪;

再見時,帥氣逼人;

常見時,你好我好;

再往後..慢慢成了一坨臭狗屎。

“必須要不斷增加新的菜品,否則再好的味道也會逐漸失去光彩。”

……

林甜甜吃完之後,付了十元錢的餐費卻被陳沖果斷拒絕,按照他的說法,這頓飯就當是提前感謝前者幫自己宣傳的辛苦費。

林甜甜說不過他,只好放棄,臨走時還鄭重其事的與後者交換了社交號,方便以後聯繫,免得又吃閉門羹。

做完這一切,陳沖也沒有心思坐在店裏等客人上門,早早關門,跑去找廣告公司做招牌去了。

任務每天凌晨六點會重置,必須抓緊時間完成。

“希望普通任務會有菜品方面獎勵吧。” 想找個做招牌的廣告公司不難,大學城附近有很多。

可想要找一家效率高超、創意新奇、做工精緻、價格合理的廣告公司就太難了!

這年頭,各行各業競爭壓力都大。這一點,對於開餐館的陳沖來說,深有體會。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尋訪了十幾家之後,終於找到了一家符合上訴所有條件的廣告公司。

公司老闆是個年輕人,叫做王茂,美院畢業。剛出來創業的他,爲了提高知名度與口碑,毫不猶豫接受了陳沖極其苛刻的訂單條件。

即便包括人工、運輸、安裝在內的所有費用加在一起還不足3000元!

陳沖與他敲定創意細節之後,後者拍着胸脯保證在今晚九點半準時上門安裝。

從廣告公司出來,陳沖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拿起來一看,竟是林甜甜發來的信息,說是晚上她會帶一些同學來捧場。

“萌妹子的號召力,果然不是吹的。”

遙想平日裏自己站在店門口喊破喉嚨的畫面,頓時陳沖連連苦笑。

“不管怎麼說,這是好事,我要好好打贏這一仗!”

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已經下午三點,於是他騎着共享單車,殺氣騰騰的衝向菜市場採購食材!

說實話,優秀的餐館老闆大多是天不亮就去市場,畢竟那個時候擺出來的東西都很新鮮,去晚了的話,大多是‘殘羹剩飯’,尤其是肉類。

不過沒辦法,店裏的備用食材已經所剩無幾,不得不買些應急。

好在昨晚得到了‘食材鑑定術’,有了這個能力,倒也可以從殘次品中挑選出不錯的食材。

首輔嬌娘 接近五點,陳沖扛着兩個鼓鼓囊囊的黑色塑料袋回到店裏。

其中一個裝着各種蔬菜與肉類,另一個則是廚房缺少的常用調料品。

他打開第一個袋子,當看到擺在最上面的一大包小米辣和青椒後,嘴角下意識抽了抽。

這兩樣東西,可是他頂着菜販子殺人的目光,紅着眼睛一顆一顆選出來的!

毫不誇張的說,只要是陳沖席捲過的攤位,絕對找不出一顆品質超過‘5’的小米辣!

因爲都被他無恥的選走了!

揉了揉乾澀的眼睛,陳沖也不敢耽誤時間,將所有調料工工整整的放進廚房後,又開始清理食材。

囚情媽咪 由於餐館的生意從來沒有火爆過,所以開店到現在,他都沒有請人幫忙,所有事情都是親力親爲。

因此,他必須將各種食材與輔料提前準備好,免得客人上門後,自己忙不過來。

準備食材是件相當費時費力的事情,尤其長時間低頭切菜,肩旁、腰肌和脖子會非常酸澀。

好在陳沖已經習慣了。

等到準備完畢,時間已經來到八點多鐘。

坐在門口抽了支菸,喝了三杯水,他又馬不停蹄的熬製牛肉醬。

原先那一盤被林甜甜吃掉了一大半,加上自己有事無事吃上兩口,就剩下小半碗的量,完全不夠今晚所用。

在熬製牛肉醬期間,李胖子倒是偷偷來過一次,沒有進來,在外面遠遠瞅了一眼,便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他以爲陳沖沒有看見,實則早就被後者發現,畢竟不是所有人都長得跟肉糰子一樣。

對此,陳沖心裏明白,肯定是因爲今天下午沒有營業的緣故,令李胖子感到些許不安,擔心會失去自己這個‘活招牌’。

Wшw▪ тTkan▪ ¢O

將做好的牛肉醬放置半個小時左右,再蓋上保鮮膜放入冰箱冷藏,使其味道更加濃醇。

“陳老闆!”

還沒來得及緩口氣,外面便傳來一道叫喊,陳沖出去一看,原來是廣告公司的王茂。

王茂的個子不高,一米七左右,皮膚和自己一樣,黑黝黝的。

他此時喘着大氣,額頭全是汗水。

在其身後,跟着幾名四五十歲的工人,一個個扛着爬梯與各種工具,嘴裏叼着葉子菸。

除此自外,旁邊還停着一輛三輪板車,上面綁着一塊用布包裹、泡沫墊底的長方形物體,應該是做好的‘新招牌’。

只不過板車太小,導致‘新招牌’放在上面就跟插了翅膀一樣。

“陳老闆,不好意思,剛纔路上人太多,不敢騎快了,所以遲到了幾分鐘。”王茂看了眼手機,乾笑一聲。

陳沖一邊說着‘沒事’,一邊給這羣人倒上一杯水,心中對王茂生出不少好感。

說實話,別說遲到幾分鐘,就算遲到幾個小時,也在他的預期之內,畢竟這塊新招牌的做工太複雜,需要人工雕刻、上色以及打磨等等一系列工序。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已經是個奇蹟了!

由此可見,王茂的辦事能力之強,令人佩服。假以時日,他的廣告公司必然會越做越越大!

“來來來,大家動手吧,早點裝完,我請大家喝酒。”

見所有工人都喝了水,王茂拍了拍手,給工人打氣,雷厲風行的樣子,就連陳沖都感到慚愧。

看得出來,這些工人對王茂很信服,笑着起鬨兩句,便立刻行動起來。

搭架子、接電線、打下手、拆包裝,一個個分工明確,效率極高,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就將新招牌掛在了店頭。

“怎麼樣,滿意嗎?”王茂一邊給工人散煙,一邊笑呵呵的問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