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爆炸倒是管用,小白他們走在那叢林里居然沒有一隻頭骨蜘蛛找他們麻煩,而且就算看見那些白骨堆陷阱也沒有一隻頭骨蜘蛛敢出來了,但是他們可不知道自己這麼一炸不僅讓那些蜘蛛不敢在攻擊他們了,而且還吸引了一些人類的注意。

沒有一會,娜娜就示意大家停下,她發現有人跟蹤他們。

“有人跟蹤?”小白一笑這個荒島上到處都是吃人的蜘蛛,真難想象除了他們居然還有人,難道真像船長說的,還有個原始部落,這個原始部落沒有死絕?

“這一羣跟蹤的人應該不是受過專門訓練過的,他們正在以很快的速度接近我們!”娜娜現在都能隱約感覺到這些人傳出來的一股氣息了,在這密林深處一絲人氣十分好辨認。

“那好,反正天色也晚了,夜晚不適合前進我們就原地休息一晚上,順便看看這一羣人是幹什麼的。”小白現在想看看後面的是什麼人,要是在這孤島上迷失方向的人,正好也能幫他們一把。

說着,大家就把身上的揹包拿了下來,然後袁園和老黃離開了這裏他們要在天還沒有黑之前開始收集一些幹樹枝準備生火,在這種密林裏要是想要度過一個夜晚一個火堆那是十分必要的,因爲只有火堆才能給大家取暖,或是震懾一些獵食動物的腳步。

就當老黃和袁園四處尋找樹枝的時候,李成還有孫哲互相一看,然後起身就消失在大家眼前,他們這是隱蔽起來了,因爲他們發現娜娜說的那羣人來了!

這時候,也就小白娜娜他們五個人在原地休息。

小白他們也知道孫哲和李成離開爲了什麼,所以他們也假作正經繼續在那坐着不時還聊着天。

“小白你說那些蜘蛛如果老是躲着我們,我們不是完不成任務了嗎?”

“沒事,我覺得這些蜘蛛挺聰明的,其實不論是先消滅了那隻電網蜘蛛,還是先清除頭骨蜘蛛,都一樣我

終究會完成任務的!”

看似現在小白和胖子正在大聲聊天,其實他們在欲蓋彌彰,故意讓那些躲在暗處的人自己出來。

果然不一會,就連胖子都發現一邊樹林有異常的抖動,然後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就竄了出來,看他手中拿着一種特別的武器正對着自己,在他身後還有一個金髮碧眼的美女手拿獵槍,也是跳了出來,她剛出來就拿槍口指着小白,隨後還有一個考古學家的老者也走了出來。

那老者一出來就問:“你們是什麼人?”

看見這樣的組合,小白頓時放了一個心,這羣人不是捕蟲者!他一眼就能判斷出,這羣人應該是普通的探險者,因爲是捕蟲者的話不可能不認識他們身上穿着的滅蟲人專業裝備。

小白一笑,然後站了起來,看向那老者一笑:“倒是我要問你們,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在這島上?”

現在小白可是被獵槍指着,但是看着他神情絲毫不弱,居然還反問。

“嗯?”

那老者一看這人好像並不想配合,就想試一試“看來你們不配合啊?阿綱動手!”

那個魁梧的男子居然叫做阿綱。

剛纔他們也商量過了,先要制服這羣人然後把他們捆起來在慢慢詢問,所以這個魁梧男一看他們手中沒有武器,一個個沒有防備,就拿出幾根事先準備好的繩子準備上前進行捆綁。

也就在這時候。袁園她們突然跳了出來,袁園一個踱步,一把大刀就架在那魁梧的大漢脖子上,而那個美女一看就像舉槍打袁園,但是她發現手中的獵槍一剎那傳來一股大力,一下掙脫了她的雙手飛了出去,原來在不遠處孫哲一槍,直接把她手中的獵槍打飛。

“有狙擊手?”

老者一驚,馬上開始準備掏出自己的手槍,但是一個槍口直接頂住了他的後背,再是一個順手就搶過老者手中的手槍,一邊搶奪一邊一套伶俐的單手手法,把那手槍一個個零部件直接在那老者面前拆散。

這個時候那個女孩雖然沒有人控制她,但是她也不敢亂動,因爲他們三人又看見孫哲拿着狙擊槍在那一步步接近他們,而槍口瞄準的就是那女孩,這時有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這人居然有2米來高,身邊那個叫阿綱魁梧男已經夠強壯了,但是在這人面前簡直就是小了一號。

這人就是老黃,現在他正捧着一堆樹枝,可沒空對付敵人,但是他這身材的震懾力還在那裏,“哎呀呀,這麼有客人來了!”老黃叫了一句,聽着聲音和他的身材一點也不匹配,也是光看老黃的身材,還有那滿臉的絡腮鬍像是個40不到的中年男子,但是他的實際年齡也就30不到20幾歲,這誰能看的出來?

老者這時在一看去,小白還是站在那裏笑看這他們,然後他身後那四人,一個個都懶洋洋的沒有理會他們的出現,特別是胖子,居然還在那看着一本不知道什麼書在消遣,老者意識到,這一次中埋伏了,而且果然這裏都是高手!

“現在你該說了吧?爲什麼跟着我們?”

(本章完) 第4239章

已經突破到神級煉器師的墨九狸,再煉製聖品武器,簡直輕鬆的不要不要的,但這裡畢竟是神殿,雖然墨九狸覺得這裡沒有什麼能夠把裡面的畫面傳送出去,自己也在周圍布置了陣法,那怕這裡有什麼能看到自己煉器,也看到的都是幻境,墨九狸依舊是十分謹慎的,控制著火焰的溫度,和煉器的速度……

這裡是神殿,自己必須小心行事才行!

因此,本來可以一天就煉製成功的軟劍,愣是被墨九狸反覆淬鍊,慢慢煉製,煉製了七天的時間,才終於引來了雷劫,聖品武器四十九道雷劫!

閉關的南落察覺到神殿七境的方向,再次響起了七七四十九道雷劫,再想到之前寒澤跟自己說,雖然雷劫渡過,但是煉器失敗了的事情!

忍不住皺起眉頭來,寒澤進入第七境也就七天的時間,看起來對方這次是進去后就直接開始繼續煉器了,畢竟入口的位置確實是最為安全的,適合煉器的!

所以,這一次寒澤也就用了七天的時間,就再次煉製出來又一把聖品武器嗎?可是,這怎麼可能啊?

就算是自己,已經成為聖品煉器師多年,也不會接連不斷的煉製聖品武器啊,除了魂力消耗很大之外,經歷雷劫也是十分危險的!

雖然煉器師和煉丹師,有一些避雷的防禦靈器,但是對煉器師和煉丹師依舊會產生極大的消耗了,煉丹師都是如此,更加別提煉器師了!

最為重要的是,煉器師和煉丹師消耗的不僅僅是靈魂力還有靈力,特別是到了他們聖品煉器師這個地步啊!

以自己最好的狀態,煉製完一件聖品武器,最快也要相隔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夠恢復好狀態,煉製第二件聖品武器的啊!

否則狀態和實力各方面都沒有恢復過來,繼續煉製聖品的武器,最後怕是直接死在煉器爐上了!

但是寒澤卻只是休息了一晚上的時間,那怕他進入第七境沒有直接煉製,又休息了一天和一晚上的時間,也不可能恢復的那麼快啊!

除非,寒澤本身擁有的實力不是祖神境界,而是祖神之上的界神修為,並且還擁有著比自己更加強悍的靈魂力,只有這樣的人,才有能力接連不斷的煉製聖品武器!

想到這裡,南落瞬間驚出一身的冷汗,心中複雜不已!

一邊覺得趁著北冥不在,把寒澤送入第七境是正確的,因為寒澤的天賦太恐怖了,如果自己猜測的是真的,寒澤有著強悍的靈魂力,界神的實力,那麼自己等人完全不是寒澤的對手啊!

就算他們怎麼培養弟子,都趕不上寒澤的,所以寒澤死了才是他們三人的唯一出路!

但是另一邊南落心底總是有著不安的感覺,如果寒澤真的如同自己猜測的那般,那麼對方如果沒有死在第七境內,已經從池斐那裡得知他們三人陰謀的寒澤,還有北冥做靠山,那自己和東風,還有西延三人的結局豈不是…… 沒有一會那壯漢本來是準備捆小白五人的繩子被娜娜一把奪過,倒是把他們三個除了老者以外另外兩人捆了起來,說是捆其實也就是簡單的在手上繞了幾圈。

小白他們可不怕他們逃走,這些人仔細看了一下應該就只是一般的冒險家,所以別說娜娜、袁園這等高手,就算是巖峯也可以一人制服他們。

“好吧,說吧你們爲什麼在這裏?”小白還是問了出來。

這一次沒有辦法,他們三人已經是階下之囚,只能說了出來,開口的還是那老者

“其實我們只是普通的探險者,不過是看見你們搞出來的爆炸,所以想要過來看看。”

老者這說的沒錯,先不說他們的身份,他們也就是最普通的探險者,所以保險起見老者還是這麼說了。

“老先生,我知道你們有事瞞着我們,這是什麼島我知道你也知道,何必找其他的藉口。”

小白也算是聰明人一眼就能看出這個老者在耍花樣。

“小白,果然不一般,這把武器可以連發二十多發閃電彈,而且威力巨大,據對可以對付等級10以下的所有蟲子。”不凡這一會和李成還有孫哲,把壯漢的那把特殊武器給研究了一邊,這就是一個技術頂級分子加上兩個槍支類專家所研究而得出的結果。

小白現在更加肯定的看着那老者:“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現在小白不在以一種尊敬的口氣來說話了,本來尊老愛幼是中華美德,但是小白一聽見他們居然擁有能對付等級10以下蟲子的武器時,就覺得不對了。

“你不說那我來猜猜,有兩種可能,第一個你們是業餘的捕蟲者。第二種這些會攻擊人的蜘蛛就是你們這三人弄出來的,然後你們發現我們在大肆消滅蜘蛛,所以來殺了我們!我說的沒錯吧?”

說到這裏,小白就不在對他們客氣了,直接呵斥到!他一想到以前那研究出變異蚯蚓的瘋狂科學家就是一陣氣憤,那一次娜娜和自己都差點喪命。

“你們是滅蟲人?”老者也聽出一些問題來,直接問道

“看來你知道的還挺多,是的我們是滅蟲人,繼續說!”

老者聽見小白承認自己滅蟲人後就是一陣放鬆,以他這把年紀能看的出眼前這人沒有騙他,而且現在他們是階下囚也沒有必要騙他。

“其實我們真的是一支探險隊,而且這裏不是我們全部的人,但是我們之所以會來這滿是蜘蛛的島嶼探險,就是因爲這位女孩的父親,她的父親就是在這裏座島上做生物實驗失敗的一名教授。”終於這老者說出了

事實

“這就對了!那你們來這島的目的是什麼?”小白繼續問着

“是一封信,一封爸爸寄來的信!”那個女孩自己說了起來,原來她的父親真的就是這島嶼上的那位教授,他所研製的生物就是蜘蛛,當時這位教授知道自己研究的項目太危險了,於是他就帶着他的實驗對象來到了這座荒島上來進行實驗,而這個教授也爲了保險起見就和自己的女兒約定了,每過一個星期他就會用信鴿給她送出一封信來,

起初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就在事發前一個月,那信就不對了,信中的內容開始寫到:“寶貝,爸爸的實驗竟然失敗了,但是爸爸會努力挽回,還有一點點就可以回家和你團聚了…!”

“實驗還是失敗了,不過還在控制範圍之內,請不要擔心…!”

最後一封信在還沒到一個星期,隔着第四天就來了,但是信裏的內容是寫的是…….

“失敗了,全失敗了,寶貝!爸爸對不起你,請告訴大家城堡內有緊急應對系統…!”

這個時候這這個年輕女孩和壯漢已經被鬆綁,而爲了證明自己那女孩也把自己的信函交給小白觀看起來。

“這個?”

小白真的能從這些信函之中看出這一次行動的不妙,原來在這裏還有一座城堡,如果他們不說小白還真的不知道。

而且他們不止這些人,其他的人呢?

“我們其他的人在荒島西邊,那裏有一個峽谷,那裏可是頭骨蜘蛛的老巢,所以大多數的人都在那裏,應付突發狀況。”

“峽谷?”

所有人都吃一驚,他們一直以爲這個島上的頭骨蜘蛛是分散在整個島上的,沒想到它們居然還有一個巢穴。

“能帶我們去看看嗎?”小白意識到這有些不對,馬上說道。

“當然可以,不過我想在確認一件事,你們真的是滅蟲人嗎?”老者雖然這麼說了,但是爲了保險起見還是要小白他們拿出足夠的證據,沒辦法這件事太大了。

不一會,這裏所有的隊員,都把自己的滅蟲人的證件拿了出來,給老者看去。

“第五小隊!隊長易小白!”

老者當然知道滅蟲人是有編號的,而這編號越是小,所證明的實力也就越強。

在確認了身份後老者三人就帶着小白他們連夜趕路,來到了這個他們所說的峽谷,原來在夜晚趕路其實是最安全的,那些頭骨蜘蛛之所以不攻擊小白他們了,原來不是因爲巖峯的那一下爆炸,而是因爲天色已經接近黃昏,

所有的蜘蛛都跑回自己的巢穴去了。

老者說了這頭骨蜘蛛不是夜行性的動物,而是純日行性的,所以在晚上這個島上的密林是最安全的。

現在滅蟲人幾個人都覺得自己走的路明顯是一個上坡,不過還不陡。沒有一會他們就來到一個奇怪的空地上,而眼前居然是這一排木頭豎起大約三米高的城牆,而那城牆最中間確是一個木質大門。

這麼看這個像是古歐風格的一個戰鬥用堡壘。

“這原本是這個島上的一個部落留下的,但是現在這部落的人全都死了,我們來到這裏後就是一座死城,然後我們在這裏把這裏在改造了一番,就是現在這個樣子了。”一邊說着老者帶着大家就這麼進入了這城池內。

那大門被打開,這裏可是有不少的人呢!在火把的照耀下,這些人一個個都沒有睡覺,而是過來想迎接老者他們,但是沒想到這一次居然多出這麼多人。

“唷,老爺子救人回來?”幾個開門的看上去像是士兵的人說着。

這老者也不管他們,只是示意關上門,然後帶着小白他們一起來到了這城池的後方的一個高大的樹屋上。

一路走來,小白這幾個人都被這裏的人投來怪異的眼神,不少看上去魁梧的士兵,看着老黃就有一種想上來試試手的想法,而且一個個都往小白這支隊伍這裏走過來。

幸好有阿綱這人喝令到:“你們很閒嗎?還不去睡覺!”

這一次倒是讓小白他們吃驚,老者馬上解釋道,這阿綱算是這裏的頭領,算是這裏一個部隊的負責人之一。

阿綱也說道:“他們這些人只不過是有點熱血而已,沒有其他的意思。”

之後,所有人都來到隨着火光就上了這棵巨大的樹屋之中,本來小白還以爲老者給他們準備一個休息的場所呢,可沒想到那個老者叫小白他們通過這個高大的樹屋向對面看去。

“這?”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在對面隱約可以看見有有一座峭壁,而小白腳下的位置居然是這座島的邊緣,樹屋上就可以看見自己下方也是一個懸崖下面應該是海水,而在海水的另一半那座峭壁上好像佈滿這一些奇怪的東西,這些東西一個個像是洞穴,長形的洞穴。

“對面那座峭壁上本來是這個部落埋葬死者的地方,但是現在這個峭壁被那些頭骨蜘蛛全部佔領了!”

“晚上,你們也許看不清,但是到明天你們就能知道這是這麼回事了,你們就在這裏休息一晚吧,放心這裏四周都有士兵把守,你們可以安心休息!”

(本章完) 第4240章

越想南落越是無法靜下心來修鍊,於是拿出傳音石,聯繫東風和西延,卻兩個人都沒聯繫上!

最後南落想了想鬼使神差的試著聯繫了北冥護法,等到傳音石內傳來北冥獨特的凜冽聲音問他什麼事的時候,南落想掛斷卻又不敢!

「北護法,我沒什麼事情,就是想問你什麼時候回來神殿?」南落語氣忐忑的問道。

「怎麼了? 豪門掠情:總裁大人極致愛 寒澤惹麻煩了?」北冥聞言頓了下問道。

「那倒是沒有,寒澤最近好像在煉器,沒惹什麼麻煩!」南落急忙說道。

「那就好,我還有事,過段時間才回去,如果寒澤有什麼事情不懂,你帶他去北閣就行了……」北冥想了想說道,說完也不等南落說話,直接就掛斷了!

南落看著自己握著傳音石的手掌都出汗了,再想到北冥的話,北冥護法竟然願意讓自己帶寒澤去北閣,顯然北閣的事情,北冥已經告訴寒澤了,可見北冥對寒澤的重視啊!

要知道他們是四位護法麾下的東南西北四格,是不會輕易跟名下弟子說的,起碼到現在為止,他們三人都沒和弟子說起過四閣的事情,因為在他們眼裡,現在的弟子還沒資格知道!

南落無法靜心修鍊,思來想去,還是起身離開沒事,直接去了東風和西延的住處,得知兩人都不在神殿後,南落想了想,也直接交代池斐等人好好修鍊,自己離開了神殿!

要知道這可是不常見的情況,神殿還是第一次副殿主,殿主,還有四位護法都不在神殿的!

而對於四位護法相繼離開神殿,神殿的長老們也是紛紛猜測著,是不是外面又有什麼至寶出世了,不然為何他們神殿的四大護法都離開神殿了啊!

神殿的長老們那裡知道,真正在外面辦事的只有北冥護法而已,其餘三位護法都是心虛被嚇得逃走了啊……

說出去簡直都讓人無法置信的!

而神殿第七境內的墨九狸,完全不清楚因為再次煉器引來雷劫,把多年來沒什麼事情,絕對不會離開神殿半步的神殿南護法都給嚇的離開了神殿了……

神殿的四位護法中,只有北冥經常不在神殿才是正常的,然後就是東風經常回神殿,卻也經常外出,而西延護法是因為經常研究陣法,一閉關就是好幾百年甚至千年的,因此在神殿也不常露面……

唯獨南落護法,幾乎很少離開神殿,也是神殿四位護法中,最為操心,性格最好,打理神殿的護法長老,南落基本上都在自己的峰頂住處!

不是煉器,就是修鍊,神殿的長老們,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南落商議。

所以在南落也跟著離開神殿後,神殿的眾人徹底不淡定了,都覺得四位護法定然是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寶藏,否則南落護法不會也離開神殿的!

而這個消息也被一直盯著神殿的白未央兩人得知!

兩人覺得這是個不錯的潛入神殿的機會,但是卻怎麼都聯繫不上墨九狸,讓兩人有些著急,擔心墨九狸是不是出事了! 這個晚上的確如他們所說,那一邊的蜘蛛巢穴十分的平靜,在樹屋下方和整個被稱之爲基地的四周圍都有哨兵把守。就是在這樣比較安全條件下,小白他們也沒有絲毫失去警惕,他們自己分出2人輪流不睡覺做看守的差事。

他們在決定休息的時候,其實巖峯也提議過乾脆趁着天黑,這些蜘蛛又聚集在一起,我們上去給他們來個一鍋端算了,不過其他幾個人並不同意,因爲這做峭壁上有多少頭骨蜘蛛他們都不知道,也許還有他們不知道的情況,所以這個滅蟲人沒有貿然行動。

凌晨4點,從現在開始到6點都是小白和娜娜看守的時間,他們兩個現在被老黃和孫哲叫醒,然後開始看守工作,而老黃和孫哲去休息了。

“給!”這時候娜娜遞過來一杯熱咖啡,而小白也說了聲謝謝拿在手中就喝了一口,這個樹屋倒是一些簡單的家用設備還是有的,一臺咖啡機也不知道他們是這麼運過來的,然後一些洗衛間,全部不都有。

娜娜這時也坐在小白身邊,手裏也拿着一杯咖啡,和小白一起看這對面那一座峭壁,這個樹屋上在在圍繞着一圈都是開放式的,可以算是個全景陽臺,所以他們能坐在陽臺上看着那峭壁。其實不但要坐着看着峭壁,他們的使命還有沒過二十分鐘都要圍繞樹屋一圈,仔細觀察,在這陌生的環境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

很快清晨的第一縷光芒淡淡的亮起,在小白的眼前那峭壁也變得清晰起來,雖然這一晚娜娜和小白都在監視,但是真正能看清那峭壁的一刻,他們兩個都在那觀察着。

對面那峭壁十分的陡峭,大多數都是垂直九十度的巖體,而在那些巖體上能看見一個個密密麻麻的小洞窟,這些洞窟有小有大當然小的比較少,根據那老者剛來時的介紹,這些洞窟應該就是這裏的原著民一些先輩逝去後埋葬的地方,大概這些原著民也相信大海或是天空什麼的力量才這麼埋葬。

不過在沒有機械設備的前提下,他

們能在這峭壁上一個個鑿出有人這麼大小的石窟,還真是不容易。

這峭壁上從上至下都是洞窟,甚至小白和娜娜懷疑不但是這一面,就算他們看不見的背面或是側面也都是石窟,這樣一算這麼也要上千個了吧?

在峭壁上還有幾條吊橋連接這,能看得出,這些吊橋年代十分久遠,爲了加固這些橋這裏的原著民,唉特意找了一些藤類植物培養在橋的兩段,這樣等藤類植物生長成樹後就會包裹這這座吊橋,這樣吊橋就會十分的耐用。

一共有三座吊橋連接着,也不知道當初這些原著民是這麼上前的?

“嗯?小白你看那空中是什麼?”娜娜突然有手一指頓時在那個方位,有很多亮晶晶而閃爍的東西在那迎風飄揚,不注意看還以爲是天上的星星,但是仔細一想星星這麼會迎風飄揚?

“那是?”小白拿起望遠鏡看了起來

“那是蜘蛛絲,上面有很多露水,我們看見的反光就是這些露水引起的,娜娜叫大家起來吧,要開始工作了!”

這一晚大家睡的都很舒服,特別是這裏還有可以洗澡的地方,真是不錯。現在被娜娜叫了起來的隊員,一個個都精神飽滿,休息了一晚上果然不一樣。

“大家看看那裏…”小白把自己看見的全都一一解釋給大家聽。

就在這時6點30分,一聲警報鈴聲在整個基地上空響了起來,那警報就像是以前空襲的汽笛,這一聲直接打斷了小白他們的談話,不過也不要緊重要的地方小白也已經說完了,這裏都是經驗豐富的老手了,一看這場面就瞬間明白了也不用小白在多說什麼。

“袁園去問一下,這麼回事。其他人帶好自己的裝備下樹屋準備集合!”

沒有一會,小白他們8人就下到了樹屋下,這一下來眼前的陣勢倒是讓他們一愣,原來昨天他們過來時候天已經晚了,所有這裏很多人都去休息了,而現在大家看見這裏居然有上百的人數,在不停的忙

碌這,有的人在搬運一個個箱子看起來應該是彈藥,有的人在爬山木牆用槍瞄準,更有的一些人在躲進一些暗道裏,也不知道是幹什麼。

這時候袁園跑了回來,他身邊還有那教授和那金髮碧眼的女子。

“你們也上那樹屋找個地方避一避吧!”老者一來就說到。

“這是爲什麼?”

“你們不知道,因爲這些頭骨蜘蛛回了巢穴,那麼早上他們一定會出巢穴,而這一處巢穴我們這裏就是他們必經之地,所以每天早上都會有警報,提醒大家蜘蛛要來了。大概也就還有半個小時吧,那些蜘蛛就會出來了。”

“你們幹嘛不直接用炮把那峭壁轟了?”巖峯也問這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