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不了了!她心裏一顫,流下了淚水,伸出手想做什麼,剛要說話,被變得龐大的屍將用手一揮,那脆弱的身子直接就成了兩半掉下了樓!

“不!我要你償命!”博士從背後拿出了一把奇怪的槍,對着屍將射出了一條紅線,在它身上燒出了一陣青煙,疼得屍將手舞足蹈,憤怒的向他衝了過去!

“完了!這個傻子,居然惹怒他!” 博士也紅了眼,那把特製的槍對他還是有一定的傷害,不過卻都是皮肉傷,效果微乎其微,不能致命。

“死!”

他沒有想到除了張牧還有什麼能傷害他吧,此刻暴怒着化作了一道殘影出現在了博士的面前,一把提着他的脖子提了起來!

“你這個怪物!殺了一座城了,還不夠嗎?”因爲缺氧,手沒力,那把槍掉下了樓。

博士揮舞着拳頭拼命的打在他的臉上,出了血,手都骨折了。

“螻蟻……”屍將含糊不清的說到,伸出了一隻手,啪嗒一聲直接插進了他的胸膛,鼓搗了一下,直接把他心臟掏了出來,一口吞掉!

這一幕看得蒼無惑三人心裏一惡,雖然他們也殺過人,但也沒見過這現場挖心直接吃掉的場面,都是心裏一陣翻騰,對屍將此刻厭惡到了極致,不過他們怎麼可能放棄這個大好的幾會,在博士死亡的被抓住的剎那,時間剛好3點,三人快速靠近了過去,收起了那些試管。

很快博士眼裏的光就暗淡了,被屍將隨手一扔,丟到了樓下。

他回過頭,冷眼的看着三人,場面頓時陷入了僵局。

“知道這位爺是誰嗎?”張牧拍了拍手,對屍將說道,“這可是我們軍校最頂級的天才!你想要殺死我們,那是不可能的,他可是擁有突破人類極限……”

吼!

話還沒有說完,張牧就被蒼無惑一腳踢了出去,不知什麼時候污穢之劍已經被他拿了出來,和屍將一下撞擊在一起!發出了叮的一聲脆響,是那劍和他的拳頭交接的聲音。

二人對峙着,不過從蒼無惑這邊來看,明顯他的力量不夠,漸漸的處於下方。

“他是誰?怎麼會有如此的力量!”雖然不足以和屍將相比,卻也能引以爲傲了,着實把林逸兒驚了一下。

“你們先走,我來擋住他!”

“可是你?”林逸兒猶豫了一下,留他在這不就是讓他送死嗎?這個男人,她突然有了興趣。

“別看了!”張牧拉住了她,往樓下跑了去。

“相信惑哥,我們去準備下!時間還有12小時呢!”張牧皺着眉頭,回頭看了下蒼無惑所在的地方,有些擔憂。

夜色深了,被煙塵籠罩的天空又出現了一朵朵的烏雲,似乎要下雨了,空氣也變得溼潤了起來。

蒼無惑一個發力,用劍一旋,藉助他的力量向後一跳,這一跳足有6米,直接跳在了樓上的圍牆上,穩住了身子差點沒掉下去。

屍將的力量沒有了着力點,傾斜而下,一拳砸在了地板上,嘩的一聲,隨着地板掉了下去。

而此時,血月剛好被烏雲籠罩。

風吹着他的微長髮絲,顯得有些飄逸。

“不好!”他急忙追了下去,卻看到他已經在那裏等着自己了。

屍將拿着博士的那把槍,在手裏轉了個圈,一把就把它捏碎了,從裏面掉出了一個紅色的晶體。

“我說這東西去哪了,原來在這裏面!”他一把把它按進了自己的胸口,血月被擋住本就不那麼紅的雙眼又變得閃亮了起來!不過卻是沒了翅膀!

“這該死的血月,每次都讓我失去意識,沒關係!等我吃了那張家的人,就能完全控制了!哈哈哈哈!”他猖狂的大笑着。

此刻卻是張開雙手,慢慢向蒼無惑走了過來,來到他近處,說道:“你別緊張,人類。我覺得你很有意思,要不做我的手下吧,那把劍我也就送你了,當做禮物,怎麼樣?”

“……你要取小牧的性命!”蒼無惑緊緊緊地盯着他,卻是沒有害怕和後退。

“沒錯,只有他的血液才能讓我再一次進化!我要征服這蒼穹,成爲一方的主宰!”

緊緊的握着那把劍,蒼無惑手機流出了汗水,向前一揮,道:“不用多說了!來吧!”

“呵呵,人類,我佩服你的勇氣!把你的所有手段都使出來吧!”

蒼無惑內心一陣苦悶,心到哪裏有什麼手段呀!忍不住嘴角一陣抽搐,一劍砍在了屍將的拳頭上,多是感到自己的手一陣發麻,差點沒把劍丟了出去。

他的力量更強了?

“你的力量太弱了,我一成力都沒有用到!我魔化的時候是不能控制自己的力量的,我不知道你們怎麼活下來的,不過,現在你們也要死了,不過我不介意好好跟你玩玩!”

場面呈現一方面的吊打,蒼無惑不停的被拳頭擊飛出去,也是生命頑強,這樣也沒被打死,不過他的五臟六腑都在翻滾,感覺隨時都會爛掉。

砰!

蒼無惑用盡了所有的卸力技巧,還是被一腳踢得飛了出去,撞在小轎車上,出現一道凹痕!

“怎麼?我還覺得你有實力呢?就這點程度也想留下來攔住我嗎?螻蟻始終是螻蟻,你怎麼把他擡高,他都是螻蟻!”

蒼無惑嘴角溢出鮮血,記憶中的那種狀態卻是怎麼也上不來。

他捂着胸口爬了下來,感到一陣的無力,對力量的渴望越發的洶涌!

“呵呵,看來你就這樣了,去死吧……”

……

“他不會有事吧?”林逸兒問到。

“應該……沒事吧……如果他能打開他的第一限制就沒事……”

“第一限制?”林逸兒問到。

“是的,他的第一限制,肉體的第一層桎梏,對於力量的控制。”張牧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鮮血順流而出,很快的,有一道符文漂浮在空中,身體一軟,被林逸兒扶住了,咬着牙又繼續在空中畫了起來。

“要下雨了,這些雨水會不會影響你的這個符文?”

“低俗!怎麼可能!”他瞪了她一眼,又道:“快來扶我一下,待會……”

……

陰沉的天空似乎壓得人有些透不過氣來,就像此刻的蒼無惑一樣,面對着巨大的壓力,屍將那恐怖的力量讓他幾乎窒息,這已經不是同一個力量層次了。

淅淅瀝瀝,終於,這天也看不下去了,冷雨碰到這片灼熱的地面,起了一層白霧,將他們籠罩。

“這麼多年了,我從未敗過!我的力量是不如你,但給我時間,我將戰無不勝!”

這白霧中又出現了一對猩紅的雙眼,灼熱的看着前方,像是看到了食物! 火紅的雙眼閃着灼熱的光,那是對力量的渴望。

一道閃電劃過,屍將看着這個眼前的人,他那猙獰的面孔彷彿在顯示着他纔是惡魔,心裏第一次生出了不詳的預感。

“我失去了一個最重要的人,在她最危難最孤單的時候,我卻沒有在她身邊。”他從深深的混凝土的地裏拉出了那把黑色的劍,又道,“我本已經失去了對一切的渴望,不過在這裏!我看到了活下去的意義!”

雨越下越大,也彰顯着這場戰鬥的殘酷。

蒼無惑不是一個用劍的好手,雖然在軍隊接受了各種戰鬥的技巧,甚至精通幾十上百種器械,不過在屍將壓倒性的力量下卻顯得有些無能爲力。

因爲他砍不動他!

每一次劍和他身體的接觸都讓蒼無惑手一顫,長久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必敗,然後就是死亡的下場。

蒼無惑遭遇了這輩子第一次這麼無能爲力的戰鬥。

“你很不錯,不過你覺得你用我的劍能夠把我砍傷嗎?雖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辦法把斬斷了我和它的聯繫,不過它本就是我身體的一部分,所以你用它就是個錯誤!遊戲結束了!”屍將抓住了一個機會又一次一腳把他踢了出去,這一次,他用了些許的力量!

蒼無惑就像是個炮彈一般,撞上了一輛小轎車滑出去十多米遠,噴出了無數的鮮血,差點昏迷了過去,他感覺自己的胸骨已經全部粉碎了,背後的肉都砸爛了,現在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一片血肉模糊。

“你現在太弱了,爲什麼我感覺你被什麼封印住了?咦?”他看着天邊,用手不停的掐着手訣,似乎在思考着什麼,“有意思,記住我小子,我叫張天恆!我們以後會再見的!”說完轉身就朝張牧他們那邊走了過去。

“噗!”蒼無惑感覺腦袋一暈,想站卻沒有力氣,屍將再一次放過了他,他也不知道爲什麼,因爲他剛纔被提示鎖定消失了。

“小牧……”

……

“你這個瘋子!那他不是死定了?”林逸兒呆呆的看着他,說道,“他不是你的好兄弟嗎!”

“不……我們都會死,那可是傳說中的天妖啊!我們張家集合了全部的力量才把他封印,沒想到最後他打破了空間卻到了這個位面!還好他受傷了,封印也沒有完全解除。”他低着頭,無能爲力。

“……”

風夾帶着雨,打在人的臉上有些生疼,不知何時這卻起了一陣淡紅色的煙霧,將二人的後路全部給圍住了,並且還有漸漸收攏的趨勢。

“不好,是屍瘤!它什麼時候來了?!快走!”林逸兒驚呼道,又催促着張牧,讓他一起離開這裏。

可是張牧卻呆在那裏不爲所動,一臉驚愕的看着前方。

林逸兒也隨他看去,只見屍將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很好,遊戲已經結束了!”屍將拍了拍手,後方那淡紅色的孢子塵突然就以一種很快的速度收攏了起來,直接將二人淹沒!

這時候屍將身影一閃直接就來到了屏住呼吸的張牧旁邊,一把捏住他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

“張牧!”林逸兒驚呼到。

“快……走,他的目的是我!”張牧駭然的發現自己準備多時的符文居然無法使用了!這讓他很是絕望,覺得自己今天就得交代在這了!

而這時候,那粉紅色的孢子似乎起了作用,張牧二人的身體突然奇癢難耐!忍不住就想去抓它撓它,張牧要不是被屍將抓着,估計都想要把自己的皮抓破!

林逸兒也好不到哪去,整個人不停的在地面翻滾,到處抓撓着,要不了幾分鐘,就得把自己給撓死!

屍將也很無奈,本來就是由他感染的人變異成屍瘤的,可是在上一次的爆炸中它似乎不怎麼聽自己的命令了。

看來被蒼無惑二人陰了一波,這傢伙已經被炸壞了!

眼看着張牧二人的身體就要長出綠毛來,意識也開始渙散,屍將張天恆突然皺起了眉頭。

他看着昏暗的天空,有些憂愁,淡淡的道:“天命不可違,紫薇星降,極夜之主臨,萬物終隕,時空殆滅嗎?”

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伸向了天空,聚集着天空那微弱的月光,此時,正是血月之環!

如果張牧還是清醒的話,他必然知道那可是十萬,百萬年都難得一遇的!天生異象!這必然是大事的前兆!

“哎,小輩,你可知道,我也是張家人,論輩分,我可是你的祖宗呢……”

很快,他的手指上出現了一滴暗紅色的血液,被他輕輕一彈,直接飛進了張牧的額頭,手以極快的速度在張牧額頭揮舞着,形成了無數的符文,比之張牧的複雜而美麗了無數倍!然後就將他拋飛了出去。

吼!

屍將突然又要變得不穩定起來,又要進入狂暴的狀態。

“時間不多了,也罷,送你一場造化吧!”他五指併攏,燃起了暗紅色的火焰,仰天長嘯,一拳就直接打碎了自己的胸口,引起了另一場爆炸……

……

慢慢的向張牧這邊移動的蒼無惑突然聽到一陣恐怖的爆炸聲,接着就被提示了!

【恭喜】恭喜玩家蒼無惑殺死SSS級boss,獲得超級技能一個……

不過他可沒心情去細聽,加快了速度朝他們那邊走去。

這裏到處瀰漫着那些孢子,他吸入了很多,不過由於健康專家的稱號,居然就直接被免疫了!

很快,他發現了躺在地上的二人。

“小牧!林逸兒!”他將二人靠攏,發現他們都長出了綠毛,鼓起的眼球慢慢的變紅,快要變異了!

“還好有這藥水,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

他將他們二人分別喂下了一試管的進化原液,沒過多久二人就開始咳嗽了起來,身上的綠毛也開始掉落。

“太好了!有用!”

“咳……”二人跪倒在地上嘔吐出一大灘的綠色液體,發出令人作嘔的氣味。

“惑哥!我好難受!”

“這是怎麼回事,我感覺快要燃起來了!”林逸兒也驚呼道。 時間過去了不知道多久,在這漫長的等待中他們二人一直在地上不停的撲騰狀態中,仰望着星空的蒼無惑,無所事事,便忍着疼痛查看着提示。

【恭喜】恭喜玩家蒼無惑獲得10000驚魂點,團隊令一枚,SSS級專屬成長性技能“掠奪”!

【團隊令】可自由組隊的團隊令,最多8人。

【掠奪】當前等級初級,使用血液污染這件物品,將它據爲己有,除本人外不可使用。

【注】掠奪所得的物品了自由帶回遊戲城,且不用交付驚魂點。

蒼無惑一看到這眼前就一亮!心想以後要是再學個什麼解除的技能,那不是可以把一個遊戲給搬空啊!

“哈哈哈哈哈!我就要成爲這驚魂遊戲城最有錢的人了!到時候哥想吃啥就吃啥!”他一邊看着天空一邊大笑着。但他不知道的是林逸兒二人不知何時已經完全恢復了,站在他後面,呆呆的看着那夕陽下他那猥瑣的身影,聽着那肆無忌憚的狂笑着的聲音,二人感到一陣發寒。

“……有病吧?”林逸兒說道。

“……應該沒事……吧?”張牧流着汗,熟悉蒼無惑的他感覺又要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了!

“咦?你們醒了?”感覺後面安靜下來的蒼無惑有些尷尬的回過頭來,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又道,“沒事了吧?感覺怎麼樣?”

“還好,現在感覺有很多力氣,體質大概提升了一倍。”張牧感受了一下,一拳打在了地面,立刻就出現了一個拳頭的凹痕。

“嗯不錯,差不多有5,6倍常人的體質了!”蒼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我們回去吧!回去在中央廣場集合,我再告訴你們一些事!”蒼無惑說道,他的內傷還在呢,爲了等他們一直強忍着,此刻知道他們沒事,那疼痛也越來越厲害了,趕緊催促到。

一陣白光閃過,空曠的馬路上,幾人就消失不見。

……

【提示】檢測到你身體受傷嚴重,是否花費2000驚魂點修復身體?

是!

在這黑暗的不明空間中,還是那塊大屏幕,照射下來了一道光束,蒼無惑感覺暖暖的,有點癢,很快疼痛就消失了!

真神奇!

蒼無惑正以爲他要被傳送到遊戲城去的時候,那塊巨大,屏幕卻突然暗淡了下來,又突然一閃,變得血紅,就像有鮮血要從裏面流出來一樣!

這把蒼無惑嚇了一跳,趕緊退了一步,以爲又要遇到什麼靈異事件,這種靈異事物是他最無力的。

……

“這都一個小時了,惑哥怎麼還不來?”張牧踢着路邊的電線杆,有些抱怨道。

“可能有些什麼事吧,我們等會吧!”她對蒼無惑要說的很感興趣。

這時候本是大白天的天空卻是突然變得暗淡了下來,又漸漸的變得血紅。

“怎麼回事?”

“天吶!快看!那是什麼?”身邊的人都沸騰了,全部都看向了那個位置。

那是一隻巨大的眼睛,它慢慢的在天空浮現出來,就像是長出來的!

兀的一下它就睜開了眼,巨大的眼球冷冷的看着地面,就像是看螻蟻一般,下面的人頓時覺得心裏一寒,身體都不受控制起來!強烈的威壓出現在了身上,讓人透不過氣來,血液開始瘋狂的流轉,似乎都要爆開來!

“太恐怖了!”

“嗚嗚……哥哥!我要回去!你在哪?”一個小女孩蹲在路邊,雙手髒兮兮的,她不停的擦着眼淚,拉着路人。

“滾開!我不是你哥哥!”一路人一腳把她踢了出去。

“煩人!不準哭!”一個留着非主流髮型的小夥子給了她一巴掌,又走開了。

“嗚嗚嗚嗚……我要哥哥……”她蹲在路邊眼睛哭得發紅,一身又大又破又髒的衣服把她套在裏面,在路邊顯得很是孤獨。

這時候那個大家熟悉的冰冷機械聲在這片天空炸響!

“恭喜玩家id1,id2333,id9676976,id1000000三位玩家覺醒本命天賦!現在職業系統開啓!”很快,那眼球直接就消失不見,如同變魔術一般!

“天吶!什麼是本命天賦?”

“居然有四個玩家覺醒了!”

“啥?”

……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