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完這兩個傢伙的記憶,秦巖臉色在瞬間變得陰沉無比,他萬萬沒有想到他的供奉裏面還有十幾個投靠了建安侯的奸細。

秦巖之前以爲最多也就有三四個人。

除此之外,這些奸細居然還想說動自己的護衛隊長以及其他將領叛變自己,而且這些傢伙也制定了相應的計劃。

如果不是發生這一次的事情,他們已經執行他們的“反叛計劃”了。

真是陰險毒辣啊!秦巖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現在非常慶幸自己提早識破了對方的陰謀。

“來人!”秦巖對着門外大聲說。

門外沒有人回答,秦巖這時纔想起來門衛們全部被他驅趕出去了。

不一會兒,護衛隊長回來了,當護衛隊長看到地上的兩個供奉後,詫異的睜大了眼睛:“將軍,這是怎麼回事?”

秦巖當即將他們的事情告訴了護衛隊長。

護衛隊長聽說這兩個傢伙是奸細後,而且還要策反自己叛變,立即指着這兩個傢伙破口大罵:“真是豬狗不如的東西,將軍對你們這麼好,你們居然還要背叛他。”

緊接着,護衛隊長跪在秦巖面前,大聲的對秦巖說:“將軍,你放心,我是絕對不會背叛你的,無論什麼人來策反我,我都不會背叛你。”

秦巖點了點頭:“這一點我知道,你馬上去把趙子安、劉光明、王靜這些傢伙叫來,記住了,要分開找他們,而且就說我被刺殺了,快要不行了,想要見他們最後一面,明白了嗎?”

護衛隊長點了點頭:“明白了。”

幾分鐘後,趙子安先走了進來,他原本以爲秦巖真的不行了,但是當他走進房間看到秦巖安然無恙的樣子後,特別是看到地上躺着兩個供奉的時候,他的心咯噔一下。

不好,我有可能被將軍識破了。

不過趙子安雖然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但是他依舊不動聲色的跪在地上,大聲的向秦巖請安:“將軍,您找我?”

秦巖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突然念動咒語對着趙子安指去。

兩根魂針立即從地面下鑽出,順着趙子安的腳心鑽進了他的體內。

趙子安被嚇壞了,跪在地上大聲的說:“將軍饒命,將軍饒命!”

就在這時,王靜走了進來,當王靜看到眼前的一切後,他似乎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臉色同樣在瞬間變得一片煞白。

王靜身形一閃向門外逃去。

可惜他身形剛剛閃動,兩根魂鏈就從房頂上伸出,將王靜捆了個結結實實。

“想跑?哪有那麼容易。”秦巖冷笑起來,笑眯眯的看着王靜。

王靜臉色大變,大聲高呼起來:“將軍饒命啊!”

“你知道我爲什麼要抓你嗎?你就讓我饒命。”秦巖冷冷的說。

“將軍,我對不起你,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只求你能饒過我。”

“哼!這種事情有一次就有第二次,想讓我饒過你,你不要癡心妄想了。”

說罷,秦巖念動咒語分別對着王靜這趙子安指去。

他們兩人立即被封住了嘴不能說話了。

接下來又有很多供奉被叫了進來,秦巖紛紛制住了他們。

不過秦巖並沒有立即處死他們,秦巖一個一個的對他們進行搜魂,從他們的腦海中搜索相關的信息。

等這些全部做完後,秦巖對護衛隊長說:“你馬上吩咐下去,讓幾個管事的人來我的房間。”

護衛隊長點了點頭,轉過身離開了。

不一會兒,管事的人都來了,秦巖指着趙子安他們說:“你們看看,這些傢伙居然都是建安侯的奸細,現在我要殺了他們,你們有什麼意見嗎?”

秦巖將他們叫來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殺雞儆猴。

強勢攻陷:女王的大牌明星男友 這些管事的人紛紛搖頭,表示沒有問題。

“好!既然這樣,你我就動手了。”說罷,秦巖伸出手接連將這些人一掌拍死。

“今天這件事除了在場的人外,其他人不允許泄露出去,否則的話休怪我手下無情。”

說罷,秦巖眼中綻放出道道寒芒。

“知道了,將軍。”所有的人都恭聲應是。

“好了,你們都下去吧!”秦巖擺了擺手。

護衛隊長等人點了點頭,全部走了。 等大家都走了,九窈和狐小仙出來了。

九窈對秦巖說:“建安侯既然這麼對你,說明他早就想殺你了,你接下來準備怎麼應付他?”

“我想到一個妙招,不過這需要你們兩個的配合。”

“什麼妙招了?”九窈和狐小仙都睜大了眼睛。

“你們附耳過來。”秦巖怕隔牆有耳,對他們兩人招了招手。

九窈和狐小仙都走到了秦巖身邊,秦巖低下頭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他們兩人。

聽完秦巖的計劃,九窈和狐小仙都睜大了眼睛,他們同時大聲說:“秦巖,這樣做太危險了,我們不同意這個辦法。”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比這危險的事情我做的多了,並沒有一次危及到我的性命。”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更何況,富貴險中求,這一次可是非常難得的機會,如果錯過了這一次,我想以後再對付建安侯恐怕就沒有那麼容易了。難道你們不想看到我殺了建安侯嗎?”

九窈和狐小仙對視了一眼,他們兩人此刻十分矛盾,既想讓秦巖安然無恙,又不想讓秦巖以身犯險。

“秦巖,不想我幫你去吧!”九窈首先說。

“秦巖,還是讓我去吧!我的實力更高一些。”狐小仙大聲的說。

秦巖搖了搖頭:“你們兩個不行,建安侯可是天仙中期的實力,你們即便見到了他,也不可能殺了他。所以還是讓我去吧!你們現在最好還是乖乖的待在將軍府,按照我的計劃去做事。只要你們能按照我的想法去做,我應該沒有問題。”

狐小仙想了想,覺得秦巖說的不錯,無奈的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秦巖。

九窈也嘆了口氣,答應了秦巖。

秦巖拿出筆,在兩張魂皮上將姬將軍的畫像畫上,然後將這兩張魂皮交給九窈和狐小仙:“記住了,千萬不要讓人發現你們是假扮的。否則你們極有可能性命不保。”

“放心吧,我們肯定不會讓別人看出來。我們如果被別人看出來,那麼你假扮姬將軍的事情他們肯定也會猜到。”

“這就對了,好了,我走了。你們倆在這裏一定要小心。”說罷,秦巖轉過身離開了。

原來秦巖通過趙子安的記憶發現趙子安居然是建安侯留在姬將軍身邊的奸細頭。

趙子安不但管理着將軍府的其他奸細,而且還和城外的奸細聯絡。

秦巖準備假扮成建安侯,然後和城外的奸細接洽上,最後混入建安侯府,趁機殺掉建安侯。

這件事情有兩個難點,第一個難點就是不能讓人們知道趙子安已死,否則的話他所作的一切就會全部化爲泡影。

第二個難點那就是秦巖必須獲得對方的信任,讓對方將他帶去建安府。

而想讓對方既信任秦巖,又將秦巖帶去建安府,那辦法只有一個,就是假裝已經殺掉了姬將軍。

秦巖假扮成趙子安來到接洽地點,給對方發去了通信符。

兩個小時後,對方來了。

秦巖走上去,和對方開始對暗號。

對方發現秦巖沒有問題後,對秦巖說:“事情怎麼樣了?是不是失敗了?”

秦巖將姬將軍的人頭扔在地上,露出不屑一顧的表情說:“你自己看看吧!”

看到姬將軍的人頭,對方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什麼?姬將軍死了,不對吧!我聽說姬將軍並沒有死啊!”

秦巖不屑一顧的冷笑起來:“姬將軍的家屬那是在故意說謊,因爲他們怕整個將軍府亂了。”

聽到秦巖這樣說,對方覺得秦巖說的有道理,畢竟秦巖將姬將軍的人頭拿了過來,這可是事實。

“兄弟,你現在可以帶我去見建安侯了吧?他可是答應我要給我一筆鉅額補償。”秦巖露出了猥瑣的表情,笑呵呵的對接頭人說。

對方點了點頭:“好的,我這就帶你去見侯爺。”

說罷對方提起姬將軍的人頭當先向前面快速走去。

秦巖跟在他身後,也向前面走去。

走了大約半個小時左右,對方將秦巖引到了一個山谷中。

秦巖好奇的問:“兄弟,你怎麼把我帶到這裏了?”

對方轉過身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趙子安,侯爺的獎賞那是給我的,並不是留給你的,就你這種人也配拿到侯爺的獎賞嗎?”

說罷,對方大吼一聲:“來人,給我將他拿下!”

山谷四周立即衝出來四個天尊巔峯高手,將秦巖圍在中間。

秦巖萬萬沒有想到對方爲了拿到建安侯的獎賞,居然準備殺了他。

囂妃,你狠要命 秦巖無奈的嘆了口氣,難怪說人爲財死鳥爲食亡,看來這是真的。

“你不要感慨了,你再感慨也活不過今天了,不過你放心,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我會帶上好酒去看你的。”

緊接着,對方對他的四個手下大聲說:“給我上,殺了他!”

四個高手從四個不同的方向向秦巖撲去。

面對這四個高手,秦巖露出了不屑一顧的表情,他現在已經是天仙中期高手了,對付四個天尊巔峯高手簡直就是探囊取物。

不等這四個高手衝到秦巖身邊,秦巖身形一閃已經將他們四個全部制住了。

秦巖拍了拍他們四個的腦袋,笑眯眯的對接頭人說:“你就派了這麼四個傢伙來殺我,是不是太不把我當回事了?”

對方愣住了,滿臉驚訝的看着秦巖,過了好一陣才反應過來:“趙子安你什麼突破的天仙初期?”

對方還以爲秦巖現在是天仙初期。

“不好意思,剛剛突破,否則我怎麼殺的了姬將軍呢?”秦巖笑着說。

“你這樣對我,你說我是不是應該殺了你?”

秦巖一邊說一邊向對方走去。

對方嚇得接連向後退去:“兄弟,咱們有話好好說,千萬不要動粗好不好?”

續絃難當,首席總裁太強勢 “你給我去死吧!”秦巖大喝一聲,揮掌向他的頭頂拍去。

不過在秦巖準備殺掉對方的時候,突然改變了主意。他覺得借用對方的身份去見建安侯是不是會更順利一些?

想到這裏,秦巖笑了。 秦巖將手按在對方的頭頂上,開始對對方搜魂。

對方的記憶就像潮水般涌進秦巖的腦海。

從對方的記憶中秦巖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地位,以及所有的一切。

這個傢伙叫韋鯤鵬,是建安侯手下的一員得力干將,專門負責建安侯對外面的偵查工作。

韋鯤鵬擡起頭,驚駭的看着秦巖,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會對他搜魂。

“看什麼看,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可以去死了。”說罷,秦巖一掌拍在對方的頭頂上。

只聽見“砰”的一聲,韋鯤鵬的頭頂被秦巖拍碎了。

秦巖拿出魂皮將韋鯤鵬的形象樣貌畫在上面,然後毀掉了韋鯤鵬的屍體。

有了這個身份,我就可以接近建安侯了。

想到這裏,秦巖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隨後將魂皮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眨眼間,秦巖從趙子安的樣子又變成了韋鯤鵬的樣子。

兩天後,秦巖來到了建安城,建安城是建安侯所在的城市,原本這裏叫平安城,不過因爲婉君的父親平安侯被殺掉後,這裏就改成了建安城。

走進建安城,秦巖直奔建安府,建安府的門衛並不認識韋鯤鵬,讓韋鯤鵬拿出通行證。

韋鯤鵬給這兩人拋出一個令牌。

這兩人看到令牌後,立即恭敬的將韋鯤鵬請到了府內,並且通知了建安侯。

建安侯聽說韋鯤鵬回來了,立即來到會客廳,會見韋鯤鵬。

“韋鯤鵬,事情辦的怎麼樣了?”建安侯滿眼期望的問。

“侯爺,事情已經辦妥了,請您過目。”韋鯤鵬一邊說一邊將姬將軍的人頭拿了出來。

看到姬將軍的人頭後,建安侯立即眯起了眼睛,當他確定完這個人頭沒有問題後,高興的拍了拍秦巖的肩膀:“韋鯤鵬,你做的非常好,說吧,你想要什麼賞賜在?”

“侯爺,我只想要一樣東西,不知道您舍不捨得?”

“哈哈哈!你是我的心腹愛將,只要你喜歡,隨便拿去,包括我的老婆。”

“既然侯爺這麼說了,我就不客氣了,侯爺,我想要你的命,不知道你願不願意給我?”說罷,秦巖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聽到秦巖的話,建安侯愣住了,詫異的看着秦巖。

過了好一會兒,建安侯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韋鯤鵬,你可不能和我開這種玩笑啊!”

“侯爺,我並沒有和你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秦巖一本正經的說。

詭醫裊后 建安侯眯起了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秦巖。

秦巖不甘示弱,同樣眯起眼睛看着建安侯。

“韋鯤鵬,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建安侯沉下了臉,滿眼陰冷的看着秦巖。

“當然是殺了你。”秦巖一字一句的說。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建安侯心中特別疑惑,秦巖既然這樣說,爲什麼剛纔不趁機向他出手。那樣的話秦巖的勝算肯定會大一些。

畢竟那個時候他沒有提防秦巖,而現在已經開始提防秦巖了。

其實建安侯不明白,秦巖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爲他要在房間外佈置隔音罩和防護罩。

與上校同枕 而且他剛纔即便真的對建安侯出手,他也沒有非常合適的機會。

就在建安侯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秦巖已經佈置好了防護罩。

他懶得再和建安侯廢話,當即念動咒語向建安侯一掌拍去。

建安侯看到秦巖動手了,知道這不是開玩笑,當即憤怒的咆哮起來:“韋鯤鵬,你這個叛徒,居然敢對我動手,看我不殺了你。”

說罷,建安侯也向秦巖衝去。

“轟”的一聲,兩人揮掌拍在一起,只聽見一聲巨響,房屋被震塌了,但是房屋外面的護衛們卻根本不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因爲防護罩將裏面所有的一切都隔絕了。

“天仙中期?”建安侯發現秦巖達到了天仙中期後,不由眯起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秦巖。

秦巖笑着說:“不好意思,驚到你了。”

說罷,秦巖再次揮掌向建安侯拍去。

建安侯冷笑起來:“天仙中期又怎樣?我也是天仙中期,你這個該死的叛徒,看我一會怎麼殺了你。”

說罷,建安侯同樣飛身而起向秦巖拍去。

又是“轟”的一聲,兩人雙掌轟擊在一起,但是誰都沒有奈何誰。

建安侯沉下臉,開始重視起秦巖:“我記得你之前還只是天尊巔峯的實力,你什麼時候變成了天仙中期高手?你藏的好深啊!”

秦巖笑了笑說:“我這也是和你學的,難道你忘了你之前是怎麼深藏不露的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