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知道他們的實力,李秀琴真的會懷疑是不是在演戲。

可是,連血都被打的吐出來了,還能夠是演戲嗎?

肯定不可能!

一剎那,李秀琴便是感覺到自己的處境危險了!

果然,想什麼來什麼。

周圍的十幾個人都被秦穆然解決了以後,秦霜緩緩站起身來,來到李秀琴的身旁,笑道:「你就是慕容青天的老婆李秀琴?」

「你怎麼知道?你是誰?」李秀琴話音都有些哆嗦,很顯然,她是害怕了。

「我怎麼會不知道?我是誰,我要是說出來的話,你就不敢這麼跟我說話了!」

秦霜冷笑一聲,不過她也不是在嚇唬李秀琴,確實,要是直接報出自己是秦家的大小姐,恐怕,後者會直接賠罪,那麼就沒意思了。

「你想要幹什麼?」

李秀琴看著秦霜,驚恐地問道。

「我要幹什麼?我沒想到慕容夫人這麼厲害,帶了十幾個一流高手來抓我,還真的是看得起我這個小女子啊!」

秦霜的臉上帶著嘲諷的笑容。

十幾個一流高手巔峰的保鏢又怎麼樣呢?還不是被老娘的小然然幾秒以內就搞定了。

實力太差了,連找個保鏢都不知道找些厲害的。

慕容家都已經墮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了嗎?宗師級別的保鏢都招攬不來了嗎?

「明明是你先扣押了我兒子的!」

李秀琴立刻反駁道。

「啪!」

她的話音剛剛落下,迎接她的便是一個響亮而又清脆的巴掌!

秦霜反手一巴掌打在了李秀琴的臉頰上面,鮮紅的五指掌印烙印在她保養的還算不錯的臉蛋上面,火辣辣的疼痛刺激著李秀琴。

嘴角也被力道所打裂,李秀琴什麼時候遭遇過這些,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

「你……你打我?你這個婊.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敢打我!」

李秀琴被深深的羞辱感沖昏了頭腦,完全忘記自己現在的處境了,立刻回道。

「呵呵!你是誰,我清楚,若是怕你背後的慕容家,我就不會這麼對你和你兒子了不是嗎?」

秦霜絲毫不受李秀琴的威脅,反手又是一個巴掌迎接了李秀琴的回應。

敢這麼跟自己說話,尤其還是現在這種情況,這個李秀琴真的是沒事找罪受!活該!

「慕容青天呢?在其他的女人身上運動著呢?怎麼還不過來?」

秦霜見沒有看見慕容長歌的老子慕容青天的身影,夠了夠脖子,四處問道。

「等我老公來了,我們一定會讓你好看!」

李秀琴惡狠狠地瞪著秦霜說道。

「看來是沒有打夠啊!還不長記性啊!」

秦霜搖了搖頭,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樣子。

「嘭!」

又是一拳猛地出手,打在了李秀琴的肚子上面。

李秀琴平日里在慕容家裡嬌生慣養慣了,什麼時候遭受過這樣的折磨,一拳頭,便是疼的她面目都快要全部扭曲在一起,胃裡翻江倒海,就好似要全部吐出來一般。

「跟我說話客氣點,注意自己的處境,你代表不了慕容家,要有什麼,讓慕容青天親自來跟我談!」

秦霜看著因為挨了一拳疼的蹲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李秀琴,冷笑一聲,回到座位坐著說道。

「我來了,你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就在這個時候,慕容青天也是走到了包廂的門口,正好聽到了秦霜的這一句話,回道。 如果李肅現在死了,那麼薛美美等人也就離死不遠了,相信應該沒有人還能再想到生路,包括鄭志平也是一樣。

要是說,如果鄭志平他能夠在這次任務中想到生路的話,那他爲什麼臉上沒有最開始時的那份從容淡定了,很明顯。

無限世界穿越之旅 很明顯,就是因爲鄭志平他到現在都還沒有想到生路,所以,他的心裏面也是感到了一些害怕,之前我們也說過,沒有一個人是不怕死的,相反,每一個人都是怕死的,鄭志平他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他也不想死。

李肅現在雖然說,是還沒有死,但是,也已經暫時的失去神志了,也就是說,如果現在有人要想加害於李肅的話,那麼,李肅此時的處境就會比較的危險,不過還好,此時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都已經睡着了。

應該是沒有誰想要來加害李肅了,硬是要說有人想加害李肅的話,那麼也就只有薛美美她是最有可能的了。

總感覺李肅還是有點奇怪,真的會這麼容易就暈過去嗎,要是說,薛美美不是薛美美,而是一個女敵人,那麼,接下來李肅豈不是就這樣死了,不對,沒理由李肅會這麼輕易的就死了啊,難道,難道說。

這個李肅是假的,想多了,李肅當然也還是真的李肅,那麼,這件事就只能說是,意外,巧合,剛好李肅缺氧暈了。

看到李肅是真的昏睡過去了,薛美美知道,這一次肯定是得不到李肅了,之後,薛美美就在李肅的身邊躺下了,躺下之後,薛美美滿腦子都在想李肅的好,以及如果真的和李肅做那種事時的畫面和場景。

想着想着,薛美美也覺得實在是有點困了,於是,沒過多久薛美美她也進入了沉睡,由於李肅之前是昏迷過去的,所以,身上的衣服一件也沒有脫,就是穿着衣服睡的,而薛美美,她則是穿着比基尼睡的。

因爲她本身穿得就不多,所以,也就不需要再脫了,除非是李肅要她脫,不然她是不會脫的,但估計李肅這一輩子都不會說出這句話來,君子愛財,取之以道,君子愛色,獨取一人,真愛,一個就夠了。

此時,鄭志平、方穎、李小藍、肖和、薛美美、李肅六人都已經進入了夢鄉,他們六人現在是已經進入了夢鄉,但不知道那些大水蟒有沒有和他們一樣,一樣的進入夢鄉,輪船外,這時是一片的恐怖驚悚之狀。

只見那些大水蟒不知爲何又全部的在“表演”着一出出“飛蟒在天”的“雜耍”,一條條又黑又大又長的大水蟒,彷彿是不知疲倦一般的從海里突然衝出,在空中停留了幾秒之後,接着又落到了海里面。

輪船上的房間裏此時倒還是非常的安靜,大家也都在睡覺,但外面則是完全不一樣的情況,外面要“熱鬧”得多。

這些大水蟒一直“表演”了將近半個小時,之後才紛紛的離去,也許,它們是知道輪船上有食物,但同時它們也知道,現在還不能用餐,至於“表演”,可能是因爲它們太興奮了,所以,才做出如此的舉動。

只是不知道,這時它們都紛紛的離去了,那麼到時候天亮了,它們還會不會再回來,估計,要是不回來,那纔怪了。

一切,都在它的掌握之中,沒辦法,在任務世界裏,它說了算,它就相當於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它的本體可以變得很大,也可以變得很小,之前李肅看到的,也許還不是它最大的一面,但也已經是很大很大了。

雖然說,它是很大,力量也很強,但至少李肅的道法還是可以對它起作用,甚至是,還可以將它打傷,那麼,只要李肅的道法再高深一點,靈力再強一點,遲早還是有希望能夠將魔王打敗的,只是,這個要看。

這個要看是誰先將誰毀滅了,其實,就現在來說,魔王它是完全可以不費吹風之力,就將李肅抹殺的,只不過,它也是想爲了遊戲的公平,所以,到現在爲止,都還沒有真正的下手,不然的話,還是那句話,李肅早就已經。

不然的話,李肅現在應該是早就已經死了,根本都等不到現在,由此可見,魔王它也還是很有原則的,生就是生,死就是死,它也是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能夠及時找出生路的任務參與者,那麼它還是會給一條生路的。

即使是像李肅這種能夠給它造成威脅的任務參與者也是一樣,只要你能找出生路,及時找出生路,那麼,不管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任務參與者,不管是男還是女,是醜還是帥,是高還是矮,是胖還是瘦,通通給予一條生路。

但,這一次你能夠及時的找出生路,它會給予你一條生路,那麼下一次,再下一次呢,你還能有這麼好的運氣嗎,你敢百分百的保證自己就一定能夠再及時的找出生路嗎,估計,沒有一個任務參與者敢保證。

當然,就連李肅和鄭志平二人,他們二人也不敢百分百的保證自己就一定能夠一直的在任務中及時的找出生路,如果他們二人真的可以的話,那麼也就不會有人死亡了,那麼李有才、陳小詩、穆曉雲以及趙藝四人。

他們四人現在也就不會死了,魔王的恐怖危險任務這麼多,還必須得在每一次的任務中及時的把生路找出來,乍一看,還真的有點像是無限流了,道士捉鬼這一塊反倒寫得不多,這個時候,好像覺得有點兒尷尬、無奈。

一夜很快就過去了,但這也意味着接下來馬上就又要有任務參與者死亡了,李肅等人是從昨天下午就開始睡的,可還是睡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才紛紛醒過來,最先醒過來的是鄭志平,他醒來之後就馬上繼續想生路。

因爲,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快點找出生路的話,那麼,恐怕自己這一次就要死在任務世界裏了,都已經完成了這麼多次的任務,鄭志平他真的不想就這麼的死掉了,如果自己這時死掉的話,那麼之前完成的任務,也就。 慕容青天此時剛好走到包廂的門口,也正好聽到了秦霜說的話,頓時問道。

「哎呦!還真的是巧啊!說曹操,曹操就到啊!」

秦霜聽到慕容青天的聲音,不屑地嘲笑了一聲說道。

「我倒要看看誰敢打我慕容青天的兒子!」

話音落下,只見包廂的門口走來一個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上充斥著一股上位者的不怒自威的氣勢,一聲西裝,熨燙的整整齊齊,當他一踏入包廂的時候,似乎便要掌控這裡,成為他的主場。

只是,慕容青天這一招對付別人還好,可是對付秦霜則是顯得有些雞肋了。

因為秦霜根本就不怕他,根本就不吃他這一套!

「老娘打的怎麼了?難不成你還能咬我?」

秦霜看著慕容青天,很是霸道地說道。

「你打的?那我就……」

慕容青天聽到秦霜這麼說,立刻反駁,可是當看到秦霜的面貌以後,到嘴邊的話硬生生地又停住了。

「你就怎麼樣啊?」

秦霜滿是嘲弄的神色看著慕容青天問道。

「秦霜怎麼會是你!」

慕容青天難以置信地看著秦霜問道。

剛才他在電話里還沒有聽出秦霜的聲音,畢竟秦霜這幾年來並沒有在京城出現過,可是她的樣子,慕容青天作為跟她同一輩的根本就不可能忘記!

魔女秦霜,這可是所有京城二代圈子裡面都要避諱的可怕存在!

「怎麼不會是我?慕容青天,這才幾年沒見啊,這個氣場和派頭都挺大的嘛!」

秦霜看著慕容青天臉上露出笑容道。

「看來當年的事情,你還是不長記性啊!」

秦霜臉上露出怪異的笑容,看這樣子,當年秦霜和慕容青天之間貌似還有些什麼事情啊。

「秦霜,這是什麼情況?」

慕容青天陰沉著臉,此時他也注意到了包廂里的狀況,自己帶過來的十幾名一流高手巔峰實力的保鏢,怎麼都躺在地上哀嚎。

「什麼情況?你的夫人好牛氣啊!上來不管什麼,就要把我給捆了,說來也真是巧了,多少年了,沒有人敢這麼跟我說話了,於是我的寶貝然然就給他們一個教訓而已!」

秦霜說的雲淡風輕,但是落在慕容青天的眼中卻是不一樣了。

十幾名一流高手巔峰的保鏢都沒有能夠打的過,對方的實力至少都已經達到了宗師之境。

秦霜到底從哪裡找來了實力這麼強的保鏢!

「可是,魔女,是你先將我兒子扣下來的吧!」

慕容青天看著秦霜說道。

「沒錯,你兒子是我扣的,不過你還得感謝是我,要是換做其他人的話,恐怕現在這個jing蟲上腦的傢伙已經不知道被埋在哪個深山裡面了。」

秦霜冷笑一聲回道。

「秦霜,你到底把我兒子怎麼樣了!」

慕容青天看著地上不知道怎麼樣的慕容長歌問道。

「呵呵!沒怎麼樣!既然他管不住自己的那個玩意兒,我就幫他管理了一下!」

秦霜笑了笑,便是回到座位上坐下來。

「什麼?!」

秦霜雖然沒說他幹了什麼,但是依照秦霜這個魔女的性格,幫他管理一下,肯定是廢了!

要知道,慕容長歌可是現在慕容家裡最有望繼承家主之位的人,若是他被人廢掉了命根子,那他的前途將一片渺茫。

「秦霜,你太過分了!」

慕容青天看著秦霜責怪地說道。

「呵呵?我過分?慕容青天,我已經看在他是慕容家未來的繼承人身份下,下手很輕了!敢讓老娘陪她喝茶,還想著老娘陪他上床?他配嗎?怎麼說,按照輩分我也算是他的姑姑吧,連自己的姑姑都要送上床,這樣的禽獸,不廢了他留著過春節?」

秦霜一段妙語連珠砸的慕容青天無言以對。

「可是魔女,你樣做的不對吧!」

雖然秦霜把慕容長歌給廢了,但是慕容青天也自知理虧,態度稍微軟了下來說道。

「我不對?!」

「慕容青天,你好好問下你的寶貝兒子慕容長歌他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他這樣的下場是不是咎由自取!」

秦霜冷哼一聲。

「慕容長歌,你個混賬,你到底做了什麼事情!」

慕容青天所在的慕容家雖然和秦家都在京城七大家族之列,可是秦家那是真的名副其實的七大家族之首,先不說家中的秦衛國這個定海神針在,光是秦家的家主和秦先兵兩兄弟就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的燈,如果可以,他們絕對不願意對上他們!

「爸,我…我沒幹什麼啊!」

慕容長歌忍著下身傳來的疼痛說道。

「你沒幹什麼?秦小姐會把你打成這個樣子?你知道她是誰嗎?她就是魔女!你敢招惹他,你不是活膩歪了是什麼!」

慕容青天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著慕容長歌,呵斥道。

「什麼?她就是魔女?」

這一刻,慕容長歌總算是知道惹了什麼人了。

一直以來他都知道,有一個女人,叫做魔女,她父親那一輩的人都不願意招惹,她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而且做起事來無所顧忌,只為了爽。

他原本還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能夠讓他父親那一輩的人都顧忌,哪裡會想到就是眼前之人啊!

「爸,我真的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的話,哪裡敢招惹啊!」

慕容長歌臉色難看至極,真的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呵呵!僅僅是招惹我嗎?長歌大侄兒,好像到現在你還不老實啊?」

秦霜看到慕容長歌怎麼都不老實交代,提點道。

「混賬逆子!你還有什麼!」

慕容青天立刻呵斥道。

「慕容青天,你凶什麼凶!沒看到老婆和兒子都被這個瘋女人打了嗎?你還在這裡幫著外人!我怎麼會嫁給你這個窩囊廢!」

李秀琴看到慕容青天在呵斥慕容長歌,立刻很是護犢子地罵道。

「你給我閉嘴!」

慕容青天沒有想到都這個時候了,李秀琴還在這裡說秦霜,她根本就不知道秦霜的恐怖,若是這個瘋女人發瘋起來,足夠整個慕容家喝一壺的了!到時候他們這一脈就徹底在慕容家抬不起頭來了。

「你還凶我?你就是個窩囊廢!」

李秀琴看到慕容青天對自己呵斥,整個人都怒了,這麼多年來,他都沒有如此大聲地對自己說過話,現在竟然為了一個女人呵斥自己。

「我讓你閉嘴!」

「啪!」

慕容青天一聲怒吼,緊接著一個響亮而清脆的嘴巴再次打在了已經臃腫的李秀琴的面頰上面,這一巴掌,力道不小,李秀琴直接便是被打懵了。 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本以爲只要再完成兩次任務,以後就都不用再進任務世界了,但這時,鄭志平他能夠做的就是,努力的將生路及時找出,其他人,其他任務參與者會不會死,這個,鄭志平他不會去考慮。

他現在要考慮的是,他自己會不會死,只要他自己不會死,那麼其他人,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死不死,又有什麼關係呢,他雖然說,是和李肅一樣的高智商,但他卻沒有李肅那般的仁心,也許,這就是人們所說的,人各有志吧。

突然覺得人各有志用在這裏,有點,但不可否認的是,李肅和鄭志平兩個人,的的確確是不同想法的兩個人。

三個女生由於本來身上穿的衣服就不多,所以,也就都沒有脫衣睡了,不過這也不奇怪啊,再脫,再脫的話,那豈不是差不多要半裸睡覺了,三個女生沒有脫衣睡覺,這也就算了,但,三個男的,他們也都沒有脫衣睡覺。

李肅是因爲之前睡的時候就已經暈過去了,而鄭志平和肖和二人,估計他們是因爲警惕心重,所以纔沒有脫的吧。

鄭志平醒來之後沒過多久,另一間房間裏的肖和也跟着醒過來了,再之後就是方穎和李小藍二人也紛紛醒了過來。

現在,還沒有醒過來的也就只有李肅和薛美美二人了,他們二人不知道昨晚有沒有起來做什麼不好的事情,如果他們二人沒有做過的話,那爲什麼大家都醒過來了,就唯獨他們二人到現在都還沒有醒過來呢。

沒錯,他們二人昨晚真的很值得懷疑,雖然說,李肅他的定力是很好,但薛美美的誘惑力也的確是不小,反正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個除了李肅和薛美美他們二人自己知道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到底。

到底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呢,“李肅,李肅”,鄭志平和肖和還有李小藍、方穎四人看到李肅和薛美美二人還沒有起牀,於是,大家一邊敲門,口裏一邊喊着,輪船的第三層一共有六間房間,那麼他們四人就住了四間。

剩下的也就只有兩間了,不是這間就是那間,不過衆人的運氣還算是不錯,一來就敲對了門,房間裏的李肅和薛美美二人同時都被敲門聲和喊聲吵醒了,醒來之後,李肅看到自己穿在了薛美美的牀上,一時之間有點。

有點不好意思,有點臉紅,同時也有點害羞、尷尬,反倒是薛美美她,她一個女孩子還自然、隨意一點,連沒有李肅的那般尷尬和害羞,一個女孩子尚可做到這一步,那麼李肅作爲一個男子漢,又何必這麼在意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