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三小姐看著蘇雪瑜的神情,問道:「姐姐可是不滿意這門親事?」

蘇雪瑜見蔣三小姐說得這麼直白,不好意思地說道:「不是。只是有些茫然。我沒有想過這些。」

「姐姐是不是覺得還想再陪家裡幾年,可是大家卻急著為你安排?心裡有些失落,還有些不確定。女子出嫁就像是新的開始,我們要離開從小生活的地方,轉而投入別人的家裡。我們要適應原本不熟悉的人。」

蘇雪瑜拉著蔣三小姐的手:「有種緣份叫一見如故。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喜歡你,與你也投緣。」

「我也是呢!」蔣三小姐笑道:「我剛回來不久,在京城沒有多少熟人。哪怕是我的堂姐堂妹,我也不熟悉。可是見到各位姐姐之後,我發現真是一見如故。或許這就是我們之間的緣份吧!對了,悄悄告訴你,我……我這次回來是為了入宮選秀的事情。」

「你也要入宮選秀?」蘇雪瑜驚訝。「你們府上不是有其他幾位沒有出閣的閨秀嗎?」

「他們不願意進宮,而我願意。」蔣三小姐紅著小臉說道:「其實小時候我見過皇上。他是個極好的人。」

蘇雪瑜瞭然。

原來也有人是心甘情願為了宮裡的那個人進宮的。這樣說來,那個被推上寶座的男人也不是那麼悲哀和可憐。 耿子和胖子的突然倒地,嚇了我一跳,先前好好的,現在突然地倒地不起,而且所有的其他人沒事事,獨是耿子和胖子牙關緊咬,臉色變得慘白,胖子還嚴重些,嘴裏有白沫汩涌而出。

我急忙蹲地去扶,見虛道長厲聲制止了我。同時,朝着四周緊張地看着,臉色黑沉,媽地,不是所有的怪異全沒了嗎,難不成,這裏又出現了問題。

“三索府到了,這真是太背了。”見虛道長嘀咕着,眼還是看着所有的一切。而我們的面前,也就是這片大大的空地,此時河流靜止,花樹上的花又如先前一樣,靜止僵成一片,媽地,如塑料花一般,而那上游的轟鳴聲,自那三口棺突地撞上去之後,此時也是沒有了聲響。三索府?我狐疑地看着見虛道長。而大小姐看着地上的耿子和胖子,沒有作聲,臉上,也是一片的焦急。

“怎麼辦,扶到別的地方?”我急着問見虛道長。

“此時不能動,等我用棺胎先行罩體,護得真靈,再做打算,我估計不會就這麼放我們前行的。”很少有焦急之色的見虛道長此時也是焦急一片。

說話間,間虛道長執棍輕掃在耿子和胖子身上,似聽到耿子和胖子呀地一聲輕嘆,而此時,突地長棍一聲暴響,嚇了我們一跳,見虛道長臉色一凝,沒有出聲,而耿子和胖子一下子臉色復原,輕嘆之後,再無動靜。

“此時用棺胎護體,暫時無事了,但有怪異呀,我老人家也是想不通了,難不成,棺胎也有了異常?”見虛道長臉色越來越凝重,輕輕地嘆息了一聲。媽地,這一聲嘆,把我的心搞得拔涼拔涼的,連見虛道長也覺得有問題,而且還居然說棺胎也有了問題,天,這如何是好,三索是個什麼地方。

而此時,枯骨和羅衫女捱了上來,陰陽怪氣地說:“先前我們要離開,你們說不用,要去荒城,三索府第,豈是說走就能走的,這地方,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枯骨和羅衫女的說法,我雖是不大理會,但想着那時救我們時去打黑蟲的事,我想到,這兩個怪異的傢伙,雖是不靠譜,但每在關鍵時刻,卻是句句應驗呀。

大小姐此時臉上也不自然了,上前輕輕地對我說:“先前聽得師傅說過,確有三索存在,師傅是在說一索二索之時說到的這件事,而且說越往後去,越是難走,所謂三索,聽師傅說是叫癡情索,與一索二索的無情花海和生死咒不同,這三索,全是癡念之人,糾結冤孽而成,內中情由,不是簡單地說對和錯能解決的,而且,這癡情索,必是大情大法之人,才能最終的解得,我們能不能過,這可得看緣分了。”

我一聽,媽地,世間或許就是一個情字無可奈何,也是無法得解呀,而這三索,所謂的癡情索,難不成,這陰間也有這樣的癡情冤情之人,得不到自己的最終的情的歸去,而在這裏,形成一個聚處呀。

見虛道長還在四周地看着,長棍此時寂然,而我細心地發現,先前長棍沒有異樣,自那聲暴響之後,長棍似乎是色澤深了一些,在見虛道長的手裏,這點變化,還不細看真的發現不了,我倒是發現了,因爲一路來,棺胎助得我們成得許多事,所以,我在心裏把這東西看得特重,媽地,關鍵是城要命的時刻能救得我們呀,此刻,連棺胎也是這個樣子,是不是說明,這情之所聚,還真的如大小姐所說,不是簡單地能這樣離去的。

隱有風雷之聲,我飛習慣了一種陰風的怒吼,而此是地,隱隱傳來的似風雷動的聲聲,倒是在我的心裏一震,而此時,我發現見虛道長也是側耳細聽。

突地,見虛道長一聲大呵:“快,快,快隨我躲到山石之後。”

隨着喊聲,見虛道長帶頭朝着山石後跑去,來不及細想,我們所有的人也是隨着見虛道長一下子朝着山石後跑去,剛躲到石後,轟地一聲,我的天啦,震得頭皮發麻,我的媽呀,一個炸雷,媽地,這是炸雷嗎,我長這麼大,確實沒聽過這麼震響的炸雷,似乎整片空地,還有這堅硬的山石山,都是有着一震,這是多麼大的炸雷。

而炸雷響過,嘩嘩譁,保盆之傾倒呀,我的天,那雨,不是下來的,而如同一個人端了巨大的盆,全然倒下來一般,我的天啦,雨柱如白鑽頭一般,不是落到地上,而是砸鑽到地上,竟是轟然有聲,而且砸出一個個的拳頭在砂眼的坑或,媽地,真的長這麼大,沒聽過這麼響的雷,更沒見過如此如刀鋒一樣的白練似的雨柱呀,這雨柱砸下,小坑密密麻麻地現出,幸好見虛道長要我們躲到了山石山的一處懸壁處,這處懸壁,還好上面有個天然的石蓋,算是免了我們的一劫呀,媽地,如果真的被這些白練的雨柱砸中,那身上不得起坑呀,或者說,怎麼着也是窟窿頻現吧。

而在我們轟然衝向山石後的時侯,大小姐還有四大護法,擡了耿子和胖子衝了進來,我真的很感激,看來,我這兩個頭還沒有白當,在關鍵時刻,還能起作用,至少我的朋友還有人照顧,如果是光憑了我,自身都是難保,哪還顧得上耿子和胖子呀。

譁然砸落的雨柱,伴着更大的巨響,震耳的雷聲,譁下個不停,一會兒,我看到,空地上,竟然是如河一般,媽地,不知道雨落了有多深,幸好山石山在高處,還能自保,但水一段段地淹了上來,我們的腳邊,也有了水的現出,我想到,如果這樣下去,媽地,遲早,我們要被淹了。

此時見虛道長執棍在前,看着面前轟響個不停的雨柱,嘴裏咕嚕着說:“這是糾結了上千年的癡冤吧,這麼多的眼淚。”

我的媽呀,難不成,這所有的雨柱,竟是癡戀之人的眼淚不成,這他媽地也是太大了吧。我說:“道長呀,如果不想法,這麼下去,我們怕是被淹死了呀。”

見虛道長黑沉着臉說:“不會,不會被淹的。但,只是這個時侯,不知道怎樣出去了,這還得感謝你這兩個朋友,有他們在,雨淹不上來。”

說着,見虛道長一指地上依然僵成一片的耿子和胖子,媽地,我覺得,我們三個就是夠背的了,現在,耿子和胖子人事不醒,但依了先前的經驗,我還不至於太擔心,因爲我覺得,遲早會有個解的,只是時間遲早的問題,但現在,見虛道長倒是說我們不會被淹,而且還真的託了這兩個傢伙的福,天,這是個什麼講究呀。

見虛道長見我愣成一片,過來仔細地看了下耿子和胖子,似鬆了口氣,說:“還好,總算是暫時沒有問題,唉,人生一世,於情於理,哪能搞得那麼清呀,倒是你這兩個兄弟,光明磊落的,一身無牽無掛,此時倒是倒了我們的大忙了。”

我還是不懂,但更大的轟聲讓我無可奈何,心下急成一片。

大小姐見我這樣,過來說:“沒什麼,別太擔心了,這三索府經,也就是癡情索的話,只對癡情冤戀之人有着傷害,你這兩個朋友,顯然在感情上沒有糾結,所有,眼淚之河是斷不能彌上來的,所以,暫時我們出不去,但也不至於被淹。”

大小姐這麼一說,我倒是明瞭,媽地,人之無情,倒在關鍵時刻,居然不能救命,這他媽地是個什麼邏輯呀。想起來,這枯骨和羅衫女,媽地,我猛然地想到,這兩個怪傢伙,不知一直說要出去嗎,先前我以爲是怕了,現在想來,倒是癡情冤戀怕了這三索府呀,想着羅衫女一直威脅着枯骨,要把他的一段往事給抖了出來,媽地,顯然與情與戀是有關的,而且這羅衫女,也絕不是簡單地要去荒城住店,那裏面,絕然有着她的祕密呀。

我看着四周,所有的姑娘們都齊齊地坐着,沒有亂,也沒有大聲地喧譁,看來,這一索和二索,府規森嚴,就是在這要命的時刻,也沒有人亂來的。

此時外面,突地雷住雨停,而那如白練一樣的河水,此時就在眼前,白白的一片,先前我們站過的空地,此時竟然是看不到了,而且,那邊的花樹,也全然看不到了,媽地,心裏一驚,花樹也有二米多高,此時連花樹都看不到了,這是有多深呀,而且這一忽兒間,是落了多少的眼淚呀,這癡戀是有多深呀。但也同時,確如大小姐和見虛道長所說的,我們的腳邊,始終只是薄薄的一層水,並沒有淹過來,這還真的是胖子和耿子救了我們呀,但此時,卻是出不去,如果一直困在這裏,不知道又會發生什麼樣的怪異呀。

看見牙虛道長,似乎一直在等什麼。而此時雷住雨停,那面前的白河,並沒有消退,媽地,這難道這片空地是個死衚衕不成,水或者說這麼多的眼淚,居然無處可以流去,只能是集在這裏了?

就在我愣成一片之際,突地,隱有譁響聲傳來……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哎呀!」

蔣三小姐捂著肚子,表情痛苦。

「怎麼了?」蘇雪瑜連忙扶住她。「哪裡不舒服?」

「我肚子有點疼。你能在這裡等我一下嗎?」蔣三小姐可憐巴巴地看著她。

蘇雪瑜不疑有他:「我扶你去找大夫吧!」

「不用了。可能是吃壞肚子。」蔣三小姐臉頰緋紅。「這點小問題就不用找大夫了。我不愛那苦藥。」

「那你先看看情況嚴不嚴重,要是嚴重了,還是要看大夫的。」蘇雪瑜以為蔣三小姐不好意思,沒有再勸。

「你在這裡等我。茅房就在不遠處,我很快就回來了。」蔣三小姐說完,帶著婢女離開了。

蘇雪瑜的婢女疑惑地說道:「蔣三小姐真有趣。肚子疼得這麼利害不去看大夫。」

「這裡是蔣府。小心別人聽了去,以為你在嚼舌根。」蘇雪瑜不悅地看了一眼婢女。「禍從口出不知道嗎?」

「奴婢知錯了。」婢女垂下頭,顫顫地說道:「奴婢以後會注意的。」

撲哧!一道輕笑聲傳了出來。

「誰?」蘇雪瑜看向四周。

「蘇二小姐真是長大了,現在還知道禍從口出這個詞了。」蔣子臻走了出來。「是我。」

「你?」蘇雪瑜見到蔣子臻,眼裡閃過不自在。「你怎麼在這裡?」

「這裡是我回院子的必經之路,我在這裡很奇怪嗎?」蔣子臻看向蘇雪瑜的婢女。「你這丫頭還真是沒有眼力勁兒。沒看見我們在說話嗎?她也不知道迴避一下。」

「她是我的丫頭,我沒有讓她迴避,她需要迴避嗎?再說了,說話就說話,幹嘛讓她迴避?」蘇雪瑜懟回去。

「不錯。還是以前的蘇雪瑜。剛才瞧你那大家閨秀的樣子,還以為轉性了。」蔣子臻促狹地看著她。「你來聽戲?那戲有什麼好聽的?還記得以前在榮國公府聽戲,你的額頭上被磕了一個扶手印。」

「你們家邀請我們姐妹來聽戲,我給你們家面子,這還有錯了?」蘇雪瑜聽蔣子臻這樣說,面子有些掛不住。

他們從小懟到大。她什麼模樣他都見過了,甚至最狼狽的樣子都見過了。她也不用裝什麼淑女。

「你……」蔣子臻和蘇雪瑜同時開口,又同時停下來。

現場的氣氛有些沉悶。

婢女這個時候再沒有眼力勁兒,蔣子臻的隨從也把她拉走了。

「你幹什麼?我還要留著伺候小姐呢!」

婢女被拉走後,原地只留下蘇雪瑜和蔣子臻。

蔣子臻率先打破沉默。

「我家在向你家提親。你願意嗎?」

蘇雪瑜聽他這句話,心裡鬆了口氣。

真讓她一個女子問這個問題,還是有些丟臉的。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裡輪得上我願不願意?你……呢?願意嗎?」蘇雪瑜看向他。

蔣子臻蹙眉,沉默下來。

蘇雪瑜原本紅潤的臉色變了。

她冷著臉,嗤笑:「你不願意?」

紅蓮登錄器 「其實,如果非讓我娶一個女人的話,我寧願娶的人是你。」至少沒有那麼無趣。「可是……蔣家不適合你。」 隱然的譁響,在我們寂靜一片的石蓋下,清晰可聞,而此時,見虛道長控出了身,大小姐也是緊張地起了身,枯骨和羅衫女陰着一笑,看着外面,不置可否。

譁響聲越來越近,而且越來越大,我的天,看清了,看方位,是從先前三口巨棺撞上去的上游傳下來的,而此時,先是一個白點,越來越近,竟是一條全是白得慘然的船呀,媽地,這哪來的船呀,怪異呀。

而那通體慘白的船,只是譁然地朝着我們這邊划來,而那船上,同樣的慘白,白得不自然,細看,猛然發現,我的個佬佬呀,船上還是有人,只是也是通體地慘白,全身穿着白得慘然的白衣裙,媽地,顯然是女人呀,卻是不動不搖,船身白,人也白,水也白,媽地,就是一條白色的怪物,譁然地朝着我們划來。

見虛道長很緊張,而反而,枯骨和羅衫女卻是一幅滿不在乎的表情,四大護法,還有小紅,大綠,此時都圍在了我身邊。羅衫女嘰嘰地一笑說:“這好,這好,還怕你們的府主情索不夠,大家都圍了,這倒好呀。”

奇怪的話,但大家沒有動,也沒有人理會,媽地,所謂的情索,老子除了跟吳亞南說不清楚外,這裏,還真的沒什麼情索可言,要說有情,那也是一種生死相關的情,不是那種男女之情,大家一起來,一起受盡這無數的詭異,所以,我早把所有的人看成了生死之交,還真的沒想在其間做點什麼,或是佔點什麼便宜,沒有這壞心思,或許也是暫時能讓我安心的原因之一吧。

越來越近,見虛道長突地執棍而起,大聲呵道:“無情之人借道而過,不知哪處得能冒犯,還望明示呀。”

嗡聲響處,激得水聲四濺,媽地,此時說是眼淚也好,說是河水也好,反正在我看來,不是先前那河水,如凝了一般,這水倒還是正常一些。

“你無情,你無義,但有情有義之人,卻是不得善終呀!”

細如刺耳的劃玻璃的聲音傳了來,媽地,鑽進耳裏,全身不舒服,草,這是那白得慘然的船上的人傳來的嗎。此時越來越近,看清楚了,船上三個人,準確地說,是三個通體慘白的人,和船身一樣的慘白,三個女人,臉上白得可怕,站在船上,不動不搖,媽地,殭屍一般呀,看着,讓人倒吸一口冷氣的樣子,媽地,這是個什麼講究,講出的話,如刀鑽一樣的陰冷,而且就是朝着我們這邊劃了來,見虛道長剛纔的問話,對方這樣答,媽地,內中,似乎還有更多的情況一般。

越來越近,住了,到得跟前,住了。冷得透骨,大小姐手一揮,所有的姑娘們全站了起來,大家都聚到了我們身後。

哈哈哈哈!

突地陰笑聲傳了來,是白船期上的領頭的女人的聲音。

“齊了呀,免得我們費事去找了,一起解決了,倒也痛快呀。”陰陰的,依然是如刀劃玻璃十分不舒服的聲音。

大小姐冷聲說:“我們並無其他的過錯,借道而過,不知爲何找上我們。”

“叫那兩個傢伙出來!”突地,領頭的女人冷冷地說。

而此時,我們這邊也是一陣地亂動,是哪兩個人呀。見虛道長突地冷聲說:“既然是在我們一起,那就是我們的朋友,不會單獨地出來的,有什麼事,一起談吧。”

我佩服見虛道長這句話,到底還是得道之人,這個時侯,能說出這樣的話來,說明見虛道長還真的是心胸開闊之人,而我先前,還有進喜歡怪這老傢伙裝逼,但人無完人,或許,一個人的真性情,纔是他的最可愛之處吧。

我們的後面還是一片的動,媽地,是要哪兩個人出來呀?

“枯骨,羅衫女,一直追得你們,先前在一索和二索,不好造次,現在到了我三索之地,你們還要這樣躲着,連累別人麼?”又是陰冷的聲音。

媽地,這下明白了,原來所要的兩個人,卻原來是枯骨和羅衫女呀,媽地,這兩個怪怪的傢伙,倒是與這三索的人有什麼過節呀。

此是地,枯骨和羅衫女一下子擠到了前面,見虛道長執棍輕輕地一攔說:“別慌,既是我們一起,你們的事,我們不會不管的。”

枯骨和羅衫女似感激地點了點頭,站定,高聲說:“一直苦苦相逼,說明了,不在我們手裏,不在我們手裏,何苦這一樣一直相逼。”

“不在你們手裏,總歸是你們弄丟的,此時不找你們,我們找誰去要”同樣陰冷的聲音,而此時,那通體白得慘然的小船,似定在了水中央一般,不動不搖,不前進,亦不後退,媽地,這是個什麼樣的怪事呀,而且,還似乎是枯骨和羅衫女拿了人家的什麼東西了。這倒是一個什麼東西,值得她們從一索一直跟着到了二索,現在到了三索,用她們的話說,是到了她們的地盤了,這他媽地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大小姐此時在後面,輕輕地說:“自作孽,不可活,先前我說荒城不可亂動,你們不聽,現在倒好,這下子,我們算是和你們一起陪上了。”

枯骨翻着白眼說:“我也是沒法,總歸是想好吧,現在,我能怎麼樣。”

羅衫女說:“你這老傢伙,自己造的孽,現在把我也是賠上了,你這老不死的,真的是多事呀。”

媽地,說的話我都聽不懂。

“敢問是要迷靈窟的地圖麼?”見虛道長突地高聲道。

“知道還問呀,現在,這兩個傢伙,把地圖私藏,害得我們的一衆姐妹出不來,我們也是救不得,現在,不把地圖交出來,肯定是不成了。”領頭的女人冷冷地說着。

媽地,我倒是聽清了,卻原來,是爲了迷靈窟的地圖的事。老子心裏一驚,確實知道有這樣的一個迷靈窟,而且老子們三個,也就是耿子和胖子,在先前誤闖荒城的時侯,大家還記得吧,在那荒城客棧的旁邊,就有個迷靈窟,裏面盡是陰靈,說白了,就是那些沒有房錢,又在活死人道上沒有找到房錢的孤魂野鬼,全在迷靈窟,那個地方,各位應該記得,先前面在前面我們誤闖進去過,也說過,那他媽地是個什麼地方呀,那是個點燈熬油的地方,說白了,就是專門替荒城熬油點燈的地方,全是些不入流的魂靈了。

而且,那個迷靈窟,確實是厲害,我們進去後,不是我純陽之血相護,根本是出不來,迷宮一般,現在聽到這三個女人如是說,看來,這確實是還有什麼地圖呀,媽地,如有了地圖,還當真是能走出來。但這地圖,又得枯骨和羅衫女有什麼關係呢。

心裏想不清楚,而此時,見虛道長執棍擋在前面,一直冷冷地,看着事情,而另一個疑問又在我心裏划起,媽地,這迷靈窟的地圖既是與枯骨和羅衫女有關係,怎地一到要到癡情索,也就是這三索之地來解決呢,難不成,這枯骨和羅衫女,其實也是一對癡戀冤情呀。

心裏太多的疑問,看着前面,依然是白得慘然,氣氛驟然緊張,看來,那三個女的人耐心確實是有限了。怎麼辦?

“我們這裏有兩個不相干的兄弟,如果你們答應放得他們,我們可以考慮的。”羅衫女突地陰陰地說。

而羅衫女這麼一說,媽地,老子心裏倒是一熱呀,這看似怪得出奇的女人,沒想到,到了這關鍵的時刻,居然還能想着耿子和胖子,我知道,她口中所說的兩個不相干的人,絕然地就是耿子和胖子。

領頭的女人陰笑一下說:“這樣吧,我們退去十里,救得你們的兩個兄弟,你們商量一下,快快地交出圖紙來,不然,不怪我們不講客氣,還有,千萬不要耍什麼花樣,入得我三索,還沒有人能這麼出去的,到時侯真的出什麼事,累及無辜,那就是不是我們的本意了。”

話音剛落,領頭的女人突地衣袖一揮,一道慘白的光突地划起,端端正正,正打在耿子和胖子身上,奇了,呀地一聲,耿子和胖子竟是從地上彈跳而起,眨着眼,不明白這裏究竟發生了什麼。而此時,水聲譁然,小船迅急地退了回去,轉瞬,竟是成了一個白點。

而同時我也詭異地發現,這滿地的白水,似又漲了起來,全然在我們的面前,如堆起的白壩一般,媽地,看來,確如她們所說,還當真就這樣出不去的。

碧血傾心 我轉頭對着羅衫女和枯骨說着謝謝,而羅衫女和枯骨翻着白眼,兩人都指着對方,沒有理會我的謝謝。羅衫女說:“你這老傢伙,造的孽,你倒是去擔當呀,現在怎麼樣,這叫現世報。”

枯骨說:“當時不是你賭氣,何來這樣的事情,倒是你要出去擔當才行。”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爭得不可開交,媽地,生死關頭,兩人互相指責,這如何是個頭呀。見虛道長一聲呵,阻了兩人的爭論,說:“圖紙肯定不在你們手裏,這是個什麼原因,現在,怎麼辦,轉瞬她們要來的,她們再來,絕然是轟起淚水之波,那時,我和這幾個兄弟是沒事的,但這所有的姑娘們,至陰之體,那是要化魂成水的,怎麼辦,爭個屁呀,唉,我說人哪,怎地就是逃不出一個情字爲難呀。”

見虛道長這樣一說,枯骨和羅衫女齊齊地低下頭,不作聲了,媽地,老子心裏急呀,我不是傻逼,見虛道長說的肯定是真的,媽地,如果這淚水真的要化了這些姑娘們,我怎生得脫身呀,我們沒事,那是屁話,我們沒事,這些姑娘們怎麼辦呀……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蘇雪瑜臉色難看。

「誰想趟你們蔣家的渾水?既然覺得不適合我,那就讓你家的人別提親。你給我說這些有什麼用?」

蔣子臻摸了摸腰間的玉佩,鬆開手,臉上帶著笑:「蘇二小姐,小姑奶奶,我只是想和你說幾句心理話,別這麼敏感好嗎?」

「我可當不了你蔣五公子的姑奶奶。」蘇雪瑜瞪了他一眼。「你給我說這些,不是想讓我離你遠點嗎?」

「不是。我只是想告訴你,如果你願意嫁到蔣家來,就要做好心理準備。我是蔣家五子,雖是嫡子,上面卻有嫡兄,爵位輪不到我。我謀的是武職,領軍打仗是免不了的。以後你有可能會獨守空房。還有……」

蘇雪瑜認真地看著蔣子臻。

剛才蔣子臻說的話讓她不高興,但是接下來蔣子臻那些認真的話還是聽進去了的。

「我們蘇家本來就是武職,等著家人從戰場上回來是每個蘇家女人都習慣了的。等待,祈求,守侯,這是我們刻在骨子裡的詞語。你是武職,在我眼裡卻比文職更值得驕傲。因為你是用命來維持天下太平。你不是長子,無法繼承爵位,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還是蘇家的庶女呢!按理說,我的身份怎麼也配不上你的……」

蘇雪瑜說不下去了,蔣子臻的眼神太認真,就像有團火焰在燃燒似的。她臉頰緋紅,胸口也燙燙的。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承諾,不會納妾,此生只娶你一人。」

蔣子臻說這番話的時候,眼神特別的認真,就像在向她發誓似的。

「我……你給我說這些做什麼?這又不是我們能夠做主的。」蘇雪瑜絞著手帕。「蔣妹妹怎麼還沒有回來?我去看看她。」

說著,蘇雪瑜從那裡跑開。

蔣子臻看著蘇雪瑜的背影消失。

他挑了挑眉,失笑:「平時不是挺膽大的嗎?居然也有這麼害羞的時候。」

蘇家幾姐妹長得都不錯。只是蘇雪瑜的性子最潑辣,每次懟他懟得最利害。在他看來,這丫頭比小辣椒還辣。

今日見她嬌羞的樣子,才發現她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剛才有句話是他的真心話,那就是『真要娶一個人的話,我寧願娶的人是你』。其他女人扭扭捏捏的,讓人作嘔。只有蘇家的姑娘看著還算順眼,有點不一樣的特色。

蘇雪瑜跑遠了,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剛才是怎麼回事?怎麼心跳這麼快?

蘇雪瑜輕輕拍著自己的臉頰。

「我是不是生病了?」

臉這麼燙,心跳這麼快,還有種心慌的感覺。

她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

蔣嫣從對面走過來,拍了拍蘇雪瑜的肩膀:「蘇二姐姐,你怎麼在這裡?」

「蔣三小姐,你的身體好些了嗎?」見到蔣嫣,蘇雪瑜問道。

蔣嫣笑了笑,說道:「好些了。我們回去聽戲吧!」

「好。」

回到院子里,只見蘇雯瀾與蔣二夫人相談甚歡。蘇慕玉與旁邊的蔣五小姐相處融洽。氣氛看起來挺不錯的。

蔣老夫人見蘇雪瑜和蔣三小姐回來了,朝她們招了招手。

「你們沒有看見剛才的戲,真是損失大了。」

「我們特意回來晚點,就是想聽祖母親自講戲。那些唱腔吵得我腦子疼,實在是聽不了。」蔣三小姐撒嬌。

「小壞蛋,這是想使喚老身,沒大沒小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