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宇豪摸了摸自己的肋骨,那叫一個疼啊。

「剛才那就是你武技的弱點,好好注意下!」

秦穆然說道。

「是…….」

董宇豪臉色微微發紅,有些尷尬,不過好在這裡沒有什麼外人,要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他就真的丟人丟大發了。

「兄弟們,今天我就要回去了,你們怎麼說?在中海玩幾天還是回去?」

秦穆然看著眾人問道。

「我們出來也有一段日子了。這一次在古武秘境之中也得到了一些東西,尤其是那個白虎的角,我們想要回去鍛造個趁手的兵器,赤手空拳的實在是太吃虧了!」

劉越等人說道。

「好!既然你們要回去,就先回去,想來中海直接說一聲,哥繼續帶你們大寶劍去!」

秦穆然對著他們挑了挑眉毛道。

「老大,我今天就想大寶劍!」

道將行聽到這話,立刻整個人都激動起來說道。

「你?就你虛的那個樣子,典型的縱慾過度。」

秦穆然看了眼道將行白了他一眼道。

「怎麼說你也是道門的弟子,算半個道士吧,能不能注意下自己的私生活,給你們道士長點臉?」

秦穆然鄙視地說道。

「我哪裡是道士了!再說,他們的臉關我屁事,他們是能夠讓我爽還是咋地!」

道將行理直氣壯地說道。

「再說了,這不有你嗎?我知道你不會不管我的,我的身體還靠你呢!」

道將行適當性地吹捧了下秦穆然道。

「滾!要大寶劍自己去找! 影帝的犬系女友 又想讓我請客,你呀的,你又不是沒錢!扣貨!」

秦穆然恨不得直接一腳踹開的道將行。

「道爺的錢要存著娶個媳婦呢!你不知道,現在娶媳婦得用好多錢呢,不攢點怎麼娶的起!道爺的師父還等著我生個小崽給他教呢!」

道將行一臉正經地說道。

「………」

此話一出,頓時所有人都不知道說些什麼了,靜靜地看著他裝逼。 “詭異的事情?你什麼意思?”

趙小川想起了之前學校發生的事情,發問道。

“就是看到一些本不存在這個世界的東西,不如說鬼!”

崔美美看到趙小川警惕的神情,出聲說道。

“鬼?你們說是學校裏面有鬼?”趙小川眼神驚異不定的看着三人,問道:“莫非你們曾經也看到過?”

一個‘也’字讓三人相互之間對視一眼,眼神中似乎有了某種交流。

崔美美搖搖頭,說道:“我的運氣沒有那麼好,倒是他們兩個見到過鬼,而且不止一次!”

趙小川聽到崔美美略帶遺憾的表情,有些無語,合着在她眼中撞到鬼還是很幸運的事情?

趙小川腦中閃過這麼一個念頭,眼神看着成浩和葉楓,問道:“兩位學長,你們真的見到鬼麼?”

成浩和葉楓原本在聽到崔美美的話後,臉上都露出了無奈的表情,但聽到趙小川這麼說,臉上立刻換上了凝重的神色。

“我確實曾經見到過鬼,不僅見過,我還被鬼壓過牀,那種不能說話,不能動的窒息感我現在還記得。”葉楓說道,然後看向成浩。

成浩也說道:“我也是,有時候上廁所的時看到過有身穿白衣,披頭散髮的女子從蹲坑中爬出,而且還會在走廊的頂部偶然會看到突然垂下來的頭髮。”

趙小川想到了自己的經歷,陷入了沉思中,但很快他發現了一個疑點,那就是兩人的表情雖然凝重,但卻並不慌亂。

“兩位學長,你們不是會騙我?哪裏有遇到了鬼,還想你們這麼鎮定的?”

趙小川說出了自己的疑惑,認爲他們是在逗自己玩。

兩人對視一眼,然後葉楓搖搖頭,說道:“你又不是女生,沒事幹了用鬼逗你玩,這也沒有意思啊!”

“你的意思是如果對方是女生,你就用鬼逗她玩?”

崔美美氣呼呼的看着葉楓,葉楓臉上閃過一絲尷尬,連忙安慰着崔美美。

趙小川聽到葉楓的否認,臉上更加的疑惑,成浩看到後,說道:“其實你也不必疑惑,等你軍訓結束了回到學校之中,便會發現所謂的鬼怪在貴族學校中是很常見的事情。”

“恩?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如果你身爲貴族學校的學生在大學四年中還沒有見過一隻鬼的話,那就太丟人了!”

崔美美聽到趙小川的疑問,撇開葉楓,對他做了個鬼臉,說道:“其實在每個學校中都有着鬼怪的傳說,而我們貴族大學有關鬼怪的傳說更是多不勝數。不同的是,其他的學校可能只是傳說,但我們學校卻是真的有鬼。”

崔美美喘了口氣說道:“其實在我們學校中有很多人見過鬼怪,並且和鬼怪有過接觸,甚至一些其他學校的人稱我們學校是鬼族學校。”

“鬼族學校?”

趙小川聽到崔美美這麼說,想起了自己的剛來學校做的那個夢,似乎恍惚間他在通知書上看到的正是這個名稱。

崔美美點點頭,說道:“沒錯,正是鬼族學校,當然除了這個以外,還是有其他的依據的。比如說我們學校的死亡人數,基本上每一屆都有三分之一的人會死亡,真正畢業的只有三分之二,而且在這三分之二之中,有一半畢業後會渺無音訊。正因爲如此,我們學校又有一個名稱,叫做死亡學校。”

“等一下!”趙小川打斷了對方,說道:“死亡率這麼高的學校,爲什麼還會存在?還有國家不管一下麼?”

“管?怎麼管?這貴族學校的背景可是很大的!”葉楓輕笑道:“而且除卻他的死亡率,你知道每年報考這所學校的人數有多少麼?幾乎加起來有一個億啊!”

“一個億?”趙小川倒吸口涼氣,眼中充滿了不可置信,問道:“怎麼可能?這不是死亡率這麼高的學校怎麼會?”

“怎麼不會?前面不是和你說了這個學校畢業的情況麼?”崔美美說道:“你想知道這個學校其餘的三分之一人怎麼樣了麼?”

“怎麼樣了?”

“其餘的三分之一畢業的人出去後不是成爲了政府的要員,就是變成了千萬富翁!”崔美美神祕的說道:“所以這個學校還有一個傳說,傳說這個學校被詛咒了!有人說剩餘的三分之一的畢業生之所以成功,是因爲用其他三分之二的學生性命換來的。”

“怎麼可能?這所學校真的這麼恐怖麼?”

趙小川背後升起一股冷氣,感覺身體都有些微微顫抖,喃喃自語。

“恐怖,當然恐怖,但你想想如果你可以順利畢業成爲其中的三分之一畢業生會怎麼樣?”崔美美眨了眨眼睛說道。

“怎麼樣?”趙小川一震,疑聲道:“變成政府要員?或者變成千萬富翁?”

“賓果!答對了!只要你可以在這個學校活下去,就一定會成爲人上人!”崔美美打了個響指說道:“雖然沒有人可以解釋這是爲什麼,但事實上確實是這樣!”

“真是一羣瘋子!”趙小川一邊想着這些天學校發生的事情,一邊低低咒罵了一句,忽然腦中閃過一絲光亮,奇怪的看着三人。

“對了,學長,你們來到這個學校也是爲了成爲所謂的人上人麼?”趙小川開口問道。

“難道你不是麼?”成浩反問道。

趙小川腦中中閃過那天夜晚垃圾堆中的那具屍體,搖搖頭,說道:“我的情況有些特殊,但絕對不是成爲所謂的人上人。”

說完後,趙小川腦海中忽然浮現了自己父母的容顏。

“其實我們也不是爲了成爲所謂的人上人!”葉楓聽到趙小川這麼說,笑着說道。

“那你們是爲了什麼?”趙小川神情一怔,好奇的問道。

“我是爲了來見鬼的!”崔美美舉手說道:“我聽說了這裏有很多的鬼,然後就報名這裏了!廢了好大的勁兒才成爲了這所大學的一份子!”

“你已經很了不起了!已經是這個學校的外聯部部長了!”

葉楓摸摸崔美美的頭,眼神中帶着一絲溺愛,然後看向趙小川,說道:“我是爲了她纔來到這裏的!”

趙小川看着兩人,眼中閃過一絲羨慕,但很快他便感受到一股寒意。

他轉頭望去,發現成浩蒼白的臉在火焰的照射下明暗不定。

成浩看到趙小川望來,眼神中閃過一絲厲芒,冷酷的說道:“我是爲了殺一個人!” 眾人離開了秦穆然的房間,房間再一次安靜了下來。

秦穆然這時候才想起手機沒電了,拿出充電器,將手機充電,等到手機開機以後,秦穆然赫然看到了將近十個未接來電,清一色,都是陸傾城打過來的。

看到這麼多的未接來電,秦穆然瞬間有種不好的感覺。

難道陸傾城出什麼事了?

秦穆然立刻回撥了過去,電話里嘟了幾聲后,便是被迅速接通了。

「喂!老公,你在哪裡?」

電話那邊傳來了陸傾城焦急的聲音。

「我在中海,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秦穆然聽到陸傾城的聲音,感覺有些不對勁。

「老公,你快點來姜醫生的醫院吧,吳哥,他……他快不行了!」

陸傾城一想到吳亞龍,就是忍不住的要流下淚水。

「吳哥?吳亞龍?他怎麼了!什麼就快不行了?」

秦穆然聽到這個消息,整個人也是懵了。

「都怪我!都是因為我,要不是因為我,吳哥也不會被炸傷!」

陸傾城哽咽地說道。

「炸傷?」

秦穆然瞬間意識到事情的嚴重了。

「我現在就趕過去,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吧!」

秦穆然想了想距離,道。

「好! 北宋第一狠人 那我現在就去醫院等你!」

陸傾城聽到秦穆然要趕過去,立刻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說道。

「嗯!」

說完,秦穆然又安慰了陸傾城幾句,讓她不要太擔心了,還有他呢,便是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以後,秦穆然立刻退房,隨後打了一輛車,便是向著姜泰所在的醫院開了過去。

一個小時以後,車剛剛停下,秦穆然便是打開車門,衝上了醫院的ICU病房。

此時,ICU病房外,陸傾城,吳月的母親,吳月都已經出現在了這裡。

這幾天,他們一家人情緒都很低迷,畢竟吳亞龍的狀況正在一天一天的惡化,光是姜泰院長來都搶救了好幾次。

幸虧每次都將吳亞龍從鬼門關給拉了回來。

後來,吳月的母親索性寸步不離,姜泰特意將自己辦公室里的休息室給他們母女兩暫時居住。

「陸總,秦老弟真的趕過來了?」

姜泰看著陸傾城問道。

「嗯,剛才他打電話說趕過來了,應該還有一會兒吧!」

陸傾城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說道。

就在姜泰還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卻是看到電梯處,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

「秦老弟!」

姜泰近乎失態地喊了出來。

「姜老哥!」

秦穆然點了點頭,快步走到了陸傾城的身旁問道:「怎麼了?」

陸傾城在眾人的面前還算堅強,可是看到秦穆然那一刻,一直堅強的心驟然崩碎。

「嘭!」

陸傾城撲進了秦穆然的懷中,給她來了個大大的熊抱。

「老公,你怎麼現在才來!」

秦穆然能夠明顯感覺身體傳來的溫熱,那是陸傾城的眼淚浸濕了自己的衣衫。

「這幾天在有事的,那個地方沒有信號,所以沒有收到。」

自己經歷的那些事情,不要說給陸傾城說了,就算是他自己現在都沒有完全能夠消化的了呢,要是他說出來,恐怕會被陸傾城覺得自己說胡話了。

「你快去看看吳哥吧,姜院長都搶救好幾次了!」

陸傾城突然對著秦穆然撒嬌道。

連姜泰自己都說了,除了秦穆然,沒有人能夠救治好吳亞龍,所以陸傾城將所有的希望都壓在了自己老公秦穆然的身上。

「放心吧!你老公出馬,一個頂倆,你就在這裡等著,一會兒我們回家吃飯!你做飯!」

秦穆然手勾起來,在陸傾城的鼻子上寵溺地颳了刮,隨後,便是在姜泰的帶領下,換了身無菌服,走了重症監護病房。

走進ICU病房之中,秦穆然便是看到了病床上已經被炸的不成樣子的吳亞龍。

眉頭微微一皺。

「秦老弟,你有辦法嗎?」

姜泰看著秦穆然,他生怕連秦穆然都沒有辦法。

若是秦穆然都沒有辦法了,恐怕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可以了。

連一個癌症都可以治好的人都說沒有辦法,你覺得還有人可以嗎?

「我先給他把脈吧!你們先將繃帶都剪掉!」

秦穆然看著周圍的護士說道。

「姜院長,這……」

特護病房裡的護士也不知道秦穆然是誰,現在聽到秦穆然要將吳亞龍身上的繃帶都剪掉,不知所措。

「愣著幹嘛,照著秦醫生的話做就是了!」

姜泰瞪了一眼道。

「啊?是…….」

護士一愣,不過姜院長都發話了,他們怎麼可能有猶豫呢?當即便是剪開了捆綁在吳亞龍身上的繃帶。

吳亞龍身上被炸藥炸傷,幾乎沒有一塊好的地方,即便是繃帶都跟血水粘粘在一起,要不是護士們有專門的儀器設備,恐怕想要弄下來也得費上一些功夫。

當繃帶被拆除掉,秦穆然看著眼前的吳亞龍,目光微微一凝。

滿身的燒傷,還有幾處傷疤,上面的彈片已經取了出來。

「我來吧!」

秦穆然覺得無菌服實在是太礙事了,索性脫掉。

「秦醫生,病人不能沾染任何細菌的,你不能脫……」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