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知秋向空休老和尚告辭,帶着大家,繼續奔赴蒙山深處。

蔡光輝走了,卻多了一個南山頑石,隊伍里人數沒變。

來到僻靜的山窩裏,葉知秋讓大家休息。

因爲白天的時候很難抓鬼,只有等待晚上行動。而且,在報恩寺裏抓的八個老鬼,葉知秋還沒來得及練功。

小師太帶着秦毛人,纏着南山頑石,到處瘋耍去了。

葉知秋和幼藍獵了兩隻野兔,在山洞旁邊燒烤,準備午飯。

小太歲和秦毛人南山頑石都不用吃飯,但是葉知秋和幼藍要吃飯,因爲他們修爲損耗以後,再辟穀的話,就不大合適了。

幼藍一邊燒烤野兔,一邊偷看葉知秋,還在爲昨晚的事感到羞臊。

葉知秋卻很自在,似乎全然不記得昨晚的事。

吃了燒烤,葉知秋找了個背陰的地方休息,說道“幼藍你也休息吧,養好精神,晚上趕路。”

“師公你休息吧,我給你站崗。”幼藍說道。

“大白天的不用站崗,你也休息,沒事的。”葉知秋說道。

幼藍這才點點頭,在葉知秋身邊坐了下來,閉目假寐。

……

一轉眼又是天黑。

葉知秋就地佈陣,開始煉鬼。

報恩寺裏抓來的八個老鬼,都是道行深厚之輩,對葉知秋來說,可謂大補。

一個時辰以後,葉知秋煉鬼完畢,體內陰陽調和,內丹已成,狀態很好。

十點半,葉知秋召集大家,繼續向蒙山深處開拔,一路捉鬼。

半夜時分,葉知秋等人進入了蒙山腹地。

葉知秋躍上一處山頭,觀風辯氣,準備尋找合適的地點,佈置搜魂大陣。

可是就在這時候,空中忽然傳來大鳥展翅的聲音,同時傳來嬰兒的啼哭聲!

怎麼會有孩子在天上哭?

葉知秋吃了一驚,急忙擡頭去看。

只見天空中一隻大鳥正展翅飛過,嘴裏似乎叼着一個嬰孩!

那哭聲,便是嬰孩發出的!

“有妖!”葉知秋驚駭,來不及多想,立刻魂出金身,向着大鳥追去,同時高喝“幼藍,看好我的金身!”

葉知秋現在道行不夠,無法使用縱地金光,否則可以瞬間攔下怪鳥救下嬰兒。

現在想追上怪鳥,只有魂出金身!

怪鳥飛得很快,眨眼間飛出七八里,落在一個樹木茂密的山谷裏。

但是葉知秋出魂以後,速度也快,隨後趕上。

怪鳥在樹木中繞飛,忽然消失不見。

葉知秋魂魄之身,力量不夠,也不敢深入山谷,徘徊一番,轉頭飄回。

在剛纔的山頭上,幼藍正抱着葉知秋的金身,癡癡發呆。

小太歲和秦毛人南山頑石,都護在四周,如臨大敵。

葉知秋隨即魂歸金身。

幼藍查知師公的身體微微一動,急忙鬆手,問道“師公你回來了嗎,剛纔是怎麼回事?”

葉知秋站了起來,手指山谷方向,說道“怪鳥叼着一個嬰兒,飛進了那邊的山谷裏,快隨我去救人,遲了恐怕來不及!”

“師公,我帶着小太歲和秦毛人先去看看!”南山頑石一手一個,夾起小太歲和秦毛人,縱地而起。[95日,第一更。]

。 老石頭修爲不錯,而且有騰空之術,頃刻間去遠。

“幼藍,我們也過去。”葉知秋更不猶豫,立刻拉起幼藍的手,施展御風術追去。

葉知秋內丹已成,現在的御風術,算是小兒科了。

幼藍乾脆現形,蜷縮在葉知秋的懷裏,讓師公帶着自己走。

幾分鐘之後,葉知秋帶着幼藍,落在了山谷裏。

南山頑石先到一步,正帶着小太歲和秦毛人,展開搜素。

山谷面積很大,有七八個平方公里,樹木密集,很不利搜尋。

葉知秋問道“老石頭,你們有沒有發現?”

“師公,目前還沒有任何線索!”南山頑石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大家拉開距離,分頭搜索,一旦有發現,就通知我!”

衆人答應一聲,鋪開隊形,從西向東搜索。

幼藍也現出狐狸本相,在樹林裏悄無聲息地跳躍,搜索每一處可疑的地方。

幾分鐘以後,幼藍忽然奔回,化作人形低聲說道“師公,東南不遠處,有一個隱蔽的洞穴,裏面有妖氣!”

“快帶我去看看!”葉知秋急忙說道。

幼藍一點頭,拉着葉知秋的手就走。

洞穴很隱蔽,在兩棵巨大的古木中間。

兩棵古木幾乎是同根而生的,向上斜斜開叉,都有四五人合抱那麼粗。

在兩棵古木相鄰的根部,有潰爛的樹洞,恰恰就是地下洞穴的入口。

可是這個洞口,卻又有藤蔓纏繞遮蓋,不注意的話,根本就不會發現。幼藍現出狐狸本相,從細微處搜查,才發現了這個隱祕的地穴。

葉知秋打量着眼前的兩棵古樹,忽然皺眉說道“好邪惡的佈局……”

幼藍不解,問道“師公,什麼地方邪惡?”

“你看這兩棵樹……算了。”葉知秋搖搖頭,忽然忍住。

這兩棵樹就像是兩腿腿,好比一個人被倒立着埋在地下,露出下半截身體。中間那個地穴和洞口覆蓋的藤蔓,很明顯就是……一副讓人想入非非的畫面!

但是這個,葉知秋不能對幼藍說明白,這麼邪惡,怎麼說出口?

而且葉知秋很爲難,這麼一個洞穴,如果自己鑽進去,豈不是侮辱了自己?

南山頑石也帶着小太歲和秦毛人摸索而來,低聲問道“師公,妖怪老巢是不是在這裏?”

葉知秋點點頭,吩咐道“老石頭帶着秦毛人小太歲,守在這裏,不管裏面有什麼東西出來,一律給我拿下。我帶着幼藍,進去看看!”

雖然這個邪惡的地洞,葉知秋不想進去,但是想到那個嬰兒,葉知秋也顧不得許多了。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師公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老石頭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給小太歲等人留下一些符咒,然後說道“幼藍帶路,鑽進去!”

幼藍急忙點頭,扒開藤蔓,跳進了地穴。

葉知秋隨後跟進,以防幼藍遇到什麼情況。

地穴的入口很小,但是內部面積很大,有個斜斜的通道一路向下。

葉知秋跳進來,立刻拉住了幼藍的手,換成自己開路,向下滑去。

大約滑行了七八米,腳下一頓,已經踩上了堅實的地面。

葉知秋適應了一下,隨即將身邊的環境看得清清楚楚。

這似乎是一個古墓,葉知秋和幼藍從洞口進入,現在站在墓道上。

墓道大約一丈寬,向前看,非常幽深,而且墓道彎曲,看不見盡頭。

墓道兩邊都是褐色的岩石,有刀劈斧鑿的痕跡,腳下是猩紅的雞血石墓磚,有光影流動。

從規模上面看,這是一個大墓,但是葉知秋無法確定墓葬的年代,也推測不出墓主人是誰。

偏寵:三爺寵妻太操心 “師公,好像是個古墓,但是這裏有妖氣,有鬼氣,還有屍氣。”幼藍吸着鼻子,低聲說道。

“不錯,幼藍的道行恢復很快,說的很準確。走,我們順着墓道過去看看。”葉知秋點點頭,帶着幼藍走向墓道深處。

古墓裏一片死寂,沒有一點聲音。

“師公,你確定那個怪鳥,叼着嬰孩飛進這裏嗎?”幼藍低聲問道。

“我沒有親眼看見,但是應該就在這裏。而且,這裏的妖氣,肯定是來自那隻怪鳥!”葉知秋說道。

正說話間,前方的墓道里撲棱棱風響,剛纔的怪鳥已經迎頭飛來,鉤喙巨爪,撲向葉知秋!

“羅剎鳥!”幼藍一聲驚叫,撲進了葉知秋的懷裏!

葉知秋一愣,護住幼藍,同時擡起左手,一道掌心雷劈出!

嘭地一聲響,掌心雷正中羅剎鳥的腹部。

羅剎鳥一聲怪叫,從葉知秋的頭頂上飛過,兜了一個圈子,飛回了墓道深處。

因爲羅剎鳥的雙翅帶風,墓道里更是生起一陣陣陰寒。

幼藍兀自驚懼,躲在葉知秋的懷裏瑟瑟發抖。

“幼藍,別害怕。”葉知秋安慰着幼藍,又問道“羅剎鳥是何物,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強寵,小嬌妻給我生個寶寶 “羅剎鳥是妖物,也是我們狐類的剋星……傳說中,是因爲屍氣積累,附於惡鷹身上,纔有這種惡鳥。這種惡鳥喜食嬰兒和人腦,非常邪惡……”幼藍驚魂未定地說道。

在食物鏈裏,羅剎鳥是狐狸的天敵,也難怪幼藍害怕。

葉知秋點點頭“原來如此……這樣吧幼藍,我先送你上去,然後再來對付這個羅剎鳥!”

“不不,我們還是救人要緊!師公別擔心,我剛纔是自然反應,現在有了心理準備,不會再害怕了。”幼藍說道。

“好吧,你跟着我,不會有事的。”葉知秋點點頭,拉着幼藍繼續前進。

羅剎鳥沒有再出現。

但是順着墓道一轉彎,葉知秋卻頭皮一麻,被眼前的場景震住了!

兩邊的墓道上,都有人趴在牆上!

仔細看,這些都是死人,是背對着牆壁,被釘在牆上的!

每個人的心臟部位上,都插着一根手腕粗的銅釘。

“好殘忍,這些人是……用來殉葬的嗎?”幼藍左右打量,低聲問道。

葉知秋打量着兩邊牆壁上的屍體,說道“可能是吧。這些人的衣物都已經粉化,只剩下屍體。看面相和頭髮,都是古人,不知道經過多少年代了。但是屍體保存完整,這很奇怪……”[95日,第二更。]

6 說着,葉知秋一伸手,捏了捏牆壁上屍體的小腿。

那些屍體保存完整,只是皮表發黑。從骨骼和體型上面來看,都是成年人。

而且,屍體的小腿肌肉,似乎還有彈性。

也不知道古人用的什麼保鮮法,竟然有如此效果。

幼藍緩步向前走,順便數了一下。被釘在墓道兩邊的屍體,一共有七十二具,左右兩邊都是三十六,排列也很對稱。

“七十二具屍體,師公,是不是代表着什麼?”幼藍問道。

“我也不知道,各地墓葬習慣不同,我難以判斷。反正古人這一套,無非就是天罡地煞七星八卦什麼的。如果你師父在這裏,或許可以分析出某些玄機。”葉知秋說道。

墓門就在前方不遠處,但是那隻怪鳥,卻無蹤無影。

“羅剎鳥怎麼不見了?這裏難道還有出口?”葉知秋盯着墓門,微微皺眉。

“師公,羅剎鳥是可以幻形的,說不定隱身躲起來,或者鑽進墓室裏去了。”幼藍說道。

墓室的門緊閉着,由兩扇巨大的黑色石板構成,一點門縫都看不見。

激戰女神 葉知秋想了想,掐訣點向自己的眉心:“左眼太陽射天關,右目太陰轉地軸,居中天眼查陰陽。開眼,顯法,急急如律令!”

頓時,一道淡淡的紅光從葉知秋的眉心射出。

可是,葉知秋開了天眼以後,雖然看穿了石門,卻依舊看不清墓室裏的光景。

因爲墓室裏鬼氣太重,黑黝黝的一片,天眼也射不穿!

“幼藍,招呼老石頭他們進來。”葉知秋說道。

幼藍點點頭,轉身衝着來路,一聲長嘯。

南山頑石立刻帶着小太歲和秦毛人衝了進來。

可是小太歲剛剛進來,沒走幾步,卻扭頭就跑,大叫道:“不行,這鬼地方死氣太重,我受不了!這裏的死氣會讓我玩完,我不能呆在這裏!”

作爲天地靈物,小太歲非常敏感。

可是也奇怪,他整天和秦毛人在一起,並不畏懼什麼死氣,到了這裏卻非常害怕。

葉知秋也不管小太歲,對南山頑石說道:“老石頭,撞開這個墓門!”

“好嘞!”南山頑石點點頭,退後幾步,忽然化作一道疾光,撞向墓門!

重生八零甜如蜜 砰!

一聲巨響,火星四濺,葉知秋等人都感覺到腳下震顫,整個墓道都在晃動!

然而,墓門完好無損。

南山頑石現身,捂着左臂,齜牙咧嘴地說道:“師公,這是什麼石頭,怎麼這麼堅硬?”

“你是石頭老祖,你都不知道這是什麼石頭,我怎麼會知道?”葉知秋鬱悶。

南山頑石,本身就很堅硬,又有上萬斤的重量,可是他也撞不開墓門,的確讓人意想不到。

老石頭也知道自己大意了,走上前,查看墓門的質地。

墓門深黑色,上面有細密的蜂窩。

老石頭伸手按在上面,感受了片刻,叫道:“難怪這般堅硬,是天外石!”

“隕石?”葉知秋皺眉。

所謂的天外石,也就是隕石。不過,隕石不同於人間道的石頭,往往是未知金屬構成的。在隕落的過程裏,隕石經過高溫高壓的鍛鍊,通常都是鐵板一塊,堅硬無比。

頑石撞鐵板,自然是撞不開。

“沒錯,就是天外石!”南山頑石再次確定了一下,點頭說道。他是石頭老祖,對任何石頭都瞭如指掌,自然不會弄錯。

“這麼說,你是撞不開了?”葉知秋問道。

慕總裁的千金嬌妻 “那也不一定。”南山頑石一笑,手指墓門四周說道:“這墓門是天外石,其他地方可不是。我從四周下手,毀去上下門框,墓門自然就倒塌了。”

“那就開始吧。”葉知秋點點頭,帶着幼藍後退。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