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還在熟睡的孩子,蘇紫萱派了兩個外勤組的警察守著,等孩子睡醒之後送孩子先去上學。

韓妮妮也來了,她為屍體做了屍檢。

「蘇隊!樂天!這個女人患了胃癌……已經嚴重擴散,不出意外的話,她活不過三個月。」她說道。

樂天點點頭。

「樂天……到底是怎麼回事?」蘇紫萱奇怪的問。

「一會說給你聽,我們先去看看那個男人。」樂天說道。

蘇紫萱無奈,只能點點頭。

帶個人來到了審訊室,畢竟這涉及到了人命的事情。

「牛大科,你知道你老婆為什麼要上吊自殺嗎?」樂天開口問道。

「因為她得了絕症,不想拖累我……」牛大科慢慢的回答。

「不是!」

樂天沉聲說道。

纏綿入骨,總裁代孕妻 牛大科奇怪的抬起頭。

「因為你老婆殺了人……而且還不止一個人!」樂天慢慢的說道。

牛大科驚詫的瞪大眼睛,蘇紫萱在一旁做著記錄,樂天這是什麼時候查到的案子?自己怎麼一點也不知道呢?

「殺人?不可能……我老婆怎麼可能殺人!」牛大科怒聲呵斥。

樂天的手上拿著幾張照片,這都是他用手機在那個地下空間拍下來的。

「你看看吧,你老婆利用聊天軟體,將一些男人騙到了你們村子西面的廢棄防空洞,她在防空洞的下面挖了一個很大的空間,將人藏在裡面殺死。」他說道。 “切,不說就不說,小氣。那爲什麼你變成了阿羅,這你總能告訴我了吧。”好奇了這麼久,難得現在有精神,趕緊問,總不能前一個不回答,後一個也不回答吧。

蕭朗果然還是一個比較聽話的孩子,立即答道:“我臨時有事,所以就離開了一下,結果等我回去的時候你就已經不見了。因爲我找不到你,所以又去找司馬靜了,她大致告訴了我你在哪裏,然後我就一點一點找過來,再然後就找到你了啊。”

本來很複雜的事情被蕭朗這麼一解釋一下子就全部都清楚了,看來智商果然是硬傷啊。蕭朗這個孩子還是很機智的嘛。

“那你幹嘛去了。”沒事找事幹的亂跑,要不是因爲這樣我纔不會那麼慘呢。

“那個,因爲我急着上廁所來着。”蕭朗同學在心裏默默地流淚,要不是因爲真的忍不住了……都說人有三急嘛,總不能不讓去吧,誰知道就上個廁所的時間整個世界都變了呢。

聽話。

聽個毛線話啊!

隱婚100分:重生學霸女神 機智。

機智個毛線啊!

可憐我想了千萬種原因,就是沒有想到蕭朗竟然是去上廁所了!他這樣的神人,還要上廁所麼!

好吧,我被自己厚顏無恥的想法給擊斃了。

“那阿羅給我吃的……”突然想起既然蕭朗在這之前就已經變成了阿羅,那阿羅那天給我吃的,除了他的血,不知道有沒有活靈芝啊。都說是至寶來着,不會這麼快就被消滅了吧。

蕭朗笑了笑,“當然沒有,如果在那裏面加了活靈芝的話,你現在說不定就不在這裏啦。你可以猜猜看你在哪裏。”

意味深長的語氣啊,讓我想想,反正不是活着。噗,不是活着,那就是死了啊!這還用猜!這個蕭朗,竟然又耍我。

本來還是“嗤嗤”偷笑的蕭朗一下子忍不住就笑了出來,是人都會笑,可是蕭朗爲什麼偏偏就笑得這麼好聽?身爲一個大男人,比我這個女的還女的。呃,這好像不是一個好的對比。

很快,我就發現蕭朗果然是一個超級無敵大騙子,還是一個嘴巴超級毒運氣超級好的大騙子!

蕭朗找到了路,然後在一個小時之內把我弄到了家裏。

我果然還是太單純了,不,應該是蕭朗這人實在是太會騙人。

“蕭朗你這個騙子!不是說不知道在哪裏的嘛,結果呢,一個小時之內就到了,嗯?”一到家我就開始暴跳如雷,主要是在外面我不敢發作——蕭朗說不定會把我從車上扔下去。但是現在這裏可是我家,我是老大我怕誰!

都市無上仙尊 誰知道蕭朗根本就沒打算搭理我,在翻出一大堆零食之後就開始大吃特吃起來,但也不忘往我嘴裏塞,好堵住我的嘴。

最後吃飽喝足的蕭朗只扔給我一句話,然後就跑進我房間裏睡大覺去了,留我一個人在客廳裏炸毛。

“其實我真不認識,只是運氣好而已,你這麼激動是因爲二人世界這麼快就結束了吧,我懂的。” 牛大科驚訝的看著這些照片,觸目驚心的恐怖照片讓他臉色煞白。

「這……這不可能!我老婆只是一個女人,她怎麼可能這麼做?」

「有時候……一個女人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覷的!甚至可以說……極其的恐怖!」樂天看著他。

牛大科又低頭看了看那些照片,他還是不信。

「那四個活著的被綁架者就在我們警局,你如果想見,我可以讓你見見他們。」樂天說道。

牛大科沒說話。

「即使……即使這是我老婆做的,她……她為什麼要綁架這些人?難道是為了錢?」他突然抬起頭盯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沒錯,就是為了錢……可惜,你的老婆張春和一般的綁架犯不同,她綁架別人不是為了勒索,而是為了……你家的包子鋪!」他說道。

蘇紫萱的眼睛突然瞪大,她破的案子多了,聯繫能力自然就強,她馬上就想到了另一種可怕的可能。

「為了包子鋪?」牛大科奇怪的問。

「沒錯!現在的豬肉一斤要十幾塊……可是人肉……卻不需要花錢!」樂天淡淡的說道。

牛大科的臉色唰的就白了。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麼?你家的包子鋪是不是突然賺的錢開始多了?成本是不是突然變得少了?買肉的是不是你老婆?她買肉的那家肉鋪是不是你從來不知道?」樂天連續的反問。

牛大科好像突然有些反胃,可是過了一會他的神色慢慢的又恢復了。

樂天看到他的樣子,他突然豎了一個大拇指。

「你真的是娶了一個好媳婦,這個我必須承認。」他說道。

牛大科看著樂天。

「這件事和你的關係不大,明天離開之後好好的照顧孩子!小力這個孩子聰明!不要讓他知道自己媽媽的事……」樂天淡淡的說道。

他示意將牛大科帶下去,蘇紫萱奇怪的看了看樂天。

「你確定和牛大科沒關係?人肉包子這件事……你打算隱瞞下去?」她問。

「那怎麼辦?你如果現在出去對人們說,你們這兩個月來吃的包子都是人肉餡的,你猜他們會是什麼反應?吃人肉死不了人……」樂天攤了攤手。

蘇紫萱想了想,這倒也是。

「一個愚昧的女人……知道自己要死了,就用這種辦法想給自己的老公孩子多留點錢,你說我該怎麼做?殺人自然是可惡,但是那些千里赴約的男人就沒有想到自己會遇到危險嗎?老婆……就這麼結案吧!」樂天苦笑著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

「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查這個案子的?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啊?」他看著樂天。

「還不是你妹妹……要不是她閑著無聊拉著我跳海自殺,我怎麼會帶她去破案?結果這個村婦還真的是有點小聰明……當著幾個受害者的面,我也不好太多展示我的手段,只好借了一個怨靈託夢給你。」樂天回答。

蘇紫萱恍然大悟,原來原因在這裡啊。

「對了,我還有點事沒處理完,那個張春的屍體還在解剖室吧?」樂天問。

「在的。」蘇紫萱點點頭。

樂天急忙離開了,他要讓那個自己親手做出來的怨靈看看,他的仇人已經死了。

解剖室,樂天的身邊陰風陣陣,而樂天在喃喃低語。

傲嬌總裁求放過 片刻之後,幾片發黃的柳葉落到了地上,陰風也消失了。

樂天吐了口氣,他有些驚訝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自己已經可以超度怨靈了?

以前怨靈對於他來說只能強行消滅,想要超度是不可能的,可是剛剛這個怨靈就被自己超度了,難道這也和自己的靈魂力量的強大有關?

韓妮妮走了進來,她奇怪的看了看樂天。

「完事了沒?完了我收拾起來了……明天就讓那個牛大科帶去火化。」她說道。

「完了。」樂天點點頭。

他幫著韓妮妮收拾了一下,就離開了法醫室,這個時間回家好像也不合適了,樂天索性就直接在宿舍裡面找了個位置呼呼大睡。

第二天,樂天睜開眼早就到了上班的時間,他一個三不管人員,也沒人來喊他。

不過時間不長,蘇紫影就跑過來了。

「姐夫!你居然躲在這裡……」她看著樂天。

樂天睜開眼。

「幹嘛?案子你也破了,你還想做什麼?」她可不想再去逛街了。

「唔……不逛街了,我想去北山風景區看一看,明天我就回去了。」蘇紫影回答。

「那裡有什麼好看的?現在北山整體缺水,風景區好像都要關閉了吧?」樂天坐起身。

「就是趁著還沒關閉,我才要去看看嘛!好不容易來了一次山海市,北山景區都不去那多可惜。」蘇紫影嘟囔。

樂天一想,倒也是……

他不想去的原因就是北山景區實在太靠近北山大墓了,那裡是巫門那些傢伙的主要活動區域,要是遇到了什麼突發情況,自己不好處理。

「姐夫……你陪我去嘛!要不我就只能找姐姐陪我去了……」蘇紫影撒嬌。

「你趕緊放手,你當我是你老公啊?讓你姐看到了,還不知道要出什麼事呢。」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這丫頭一點也不避諱了……整個身體都要靠過來了。

「姐夫,要是我姐不介意呢?」蘇紫影突然問。

「你傻啊!你姐不介意,我還介意呢!你媽有多暴力你不是不知道,我可不想早死。」樂天哼了一聲。

他從床上爬起來,洗臉去了。

蘇紫影嘟著嘴坐在床上,姐姐說的不錯,這個傢伙就像是一塊石頭,沒有一定的時間根本不可能鑽透他的防禦。

她也詳細的問了一下姐姐和樂天感情的發展歷程,蘇紫影驚訝的發現,這兩個人能走到今天那可真的是不容易了。

光是涉及到危險性命的情況就是四五次!

可想而知他們的感情基礎有多牢靠。

樂天回來了,他看了看發獃的蘇紫影。

「走不走?」他問。

這些女人怎麼都是奇奇怪怪的,這沒事眼珠子直勾勾的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做什麼?自己又不是人蔘果…… 在我還沒有因爲蕭朗的話而緩過勁來的時候,大門突然傳來了聲音。最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現在又看不見,更加對周圍的事物開始害怕起來。

想想現在能相信的人,只有蕭朗。

“你是誰!”

門那邊傳來了響動,那人明顯被我這麼一喊嚇了一跳,在我房間裏的蕭朗也衝了出來。

“秦瑤!這幾天你都死到哪裏去了!”那人喊完就掛到我身上了。

我一愣,隨即就知道是誰了。

“摳腳大漢!”

此話一出,玲玲的身體頓時就僵住了,空氣頓時都結住了一樣。

呃,突然想起來,玲玲她在別人面前都是淑女來着。現在房子裏可不止我和她兩個人啊。蕭朗這麼帥的孩子,玲玲竟然在他面前丟人了……

可是我平時都叫習慣了嘛!再說了,蕭朗,我只是沒有反應過來而已嘛!

不過再多的解釋也沒用了,話都說出口了。 明末之虎 不知道現在補救還來不來得及。

“那啥,我只是隨便叫叫的來着,其實她根本就不是摳腳大漢的來着……”完了,我又重複了一遍,玲玲不把我弄死纔怪。

蕭朗許久都沒有說話,上下打量了玲玲,然後意味深長地說道:“哦~摳腳大漢,我懂了。”

哭。

蕭朗你這是搞不懂現在什麼情況麼?!我看不到都能感受到來自玲玲的目光了!

“她叫丁玲玲啦,哈哈,是不是很可愛的名字,聽名字就知道是一個大美女嘛。”我趕緊補救,但願還來得及。

好了蕭大神,我都叫你大神了,你就不要再說什麼不好聽的話了吧,等下又語出驚人了。

“唔,還可以。”其實我覺得還是你好看多了。這句話蕭朗也只敢在心裏想想,現在哪裏敢說出來,到時候被打死也說不準。

這句話算是對我的話默認了吧。我在心裏默默爲大神點贊,蕭大神果然是不一樣,不明顯表態,好做法!

玲玲因爲蕭朗的這一句話,氣消了一半。

蕭朗看着玲玲,皺了皺眉。

“瑤瑤,你的眼睛怎麼了!”玲玲這時候才注意到我的不對勁,急忙問道。

提起這個我就傷心啊,我還是選擇繼續鄙視蕭朗比較好。

我剛想把阿羅把我綁走的一系列事情說給玲玲聽的時候,蕭朗搶在我之前說道:“她不小心弄了不乾淨的東西到眼睛裏,所以有些暫時性失明,這幾天我是帶她去看醫生了。”

真不明白蕭朗幹嘛不讓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出來,不過也算了,不是什麼大事情,玲玲知道這麼多難免擔心。

玲玲有點不相信蕭朗的話,扯了扯我的衣服讓我回答。

“他說的都是真的啦,我這不是怕你擔心,所以就沒有跟你說嘛,他這人心急,立馬就帶我去醫院了,我也沒來得及跟你打個招呼。”我編理由什麼的可都是一套一套的,完全沒有讓人不相信的理由。

既然我都這麼說了,玲玲也不能不相信。“好啦我知道了,你這丫頭,還說不讓我擔心呢,你這樣反而更讓我擔心了。餓了吧,我給你做飯去。”

玲玲嘆了一口氣,在轉身的時候又瞟了蕭朗一眼。 蘇紫萱回過神,急忙點頭。

兩個人在警局的餐廳隨意的吃了一些早餐,然後就出發了,北山風景區算是山海市一個比較有名的旅遊景點了,即使現在是乾旱期,依舊有不少的旅客的身影出現在其中。

兩個人買了票,就走進了風景區內。

「哇……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蘇紫影看著面前的一切。

樂天也跟著看了看,總的來說北山風景區目前還依舊維持了和以前差不多的水平,並沒有出現那種樹枯葉黃的景象。

「怎麼了?」他問了一句。

蘇紫影吸了口氣,說道:「我一直以為北山其實就是一個荒山,上面雖然有樹但是不會太多,現在看來我是大錯特錯了。」

樂天點了點頭。

「姐夫……我們走山道上去吧?」蘇紫影提議。

樂天看了看。

「那樣想要上山沒有兩個小時是不夠了!上山之後會累死人的。」他想拒絕。

「走嘛!這裡還能散散心。」

蘇紫影不由分說拉著樂天就跑。

山道就是有一節一節石梯組成的路,走這裡的人必須體力要很好,否則不會陷入一個上下兩難的境地。

「咦?野兔……」

蘇紫影驚喜的發現一隻野兔隱藏在一片野草的下方,正在警惕的看著路過的路人。

「假的吧?」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影看了看,撿了一小塊石頭扔了過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