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並沒有聽趙小川的,他手中握着一柄鋼叉,惡狠狠地看着眼前的怪物,瘦小的身軀和狐狸臉高大的身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吼~”

怪物似乎被老人的舉動激怒了,大吼一聲,巨大的聲音在窄小的房間中不斷地迴盪着,讓趙小川感覺整座房間似乎都顫了顫。

與此同時,老人手中的鋼叉直直的刺出,向着怪物的頭部扎去。

怪物伸出一隻爪子,手上鋒利的指甲和鋼叉在半空中劃出一溜火花,老人手腕一轉,鋼叉頓時改變了方向狠狠地紮在了怪物的眼睛。

被刺中眼睛的怪物立刻變得狂暴起來,一把抓住老人的鋼叉,不讓老人將鋼叉抽回。

趙小川沒有想到老者年紀這麼大,但身手竟是如此的靈活,眼中閃過一絲驚異。

但是當他看到雙方僵持着,立刻提着木棒向着狐狸臉衝去。

“大爺,你不要慌,我來幫你!”

趙小川衝到怪物面前,大喝一聲,手中的木棒高高舉起,然後瞄準怪物的狐狸臉狠狠地向着它的頭部砸去。

怪物另一隻眼睛看到趙小川躍起,眼中露出一絲寒光,空出的另一隻手爪向着趙小川抓去。

身在空中的趙小川根本無法移動,看到指甲好像匕首的手爪向着自己抓來,不由臉色一變,但隨即咬咬牙,手中的木棒更加快了幾分。

說時遲,那時快,原本正在和怪物角力的老人看到狐狸臉的手爪向着趙小川抓去,頓時撒開手中的叉子,高高躍起,擋在了趙小川的身前。

“噗嗤~”

一股鮮血從老人的胸膛噴出,射在怪物的另一隻眼睛中,怪物仰天長嘯,手爪亂舞。

趙小川和老人被怪物狠狠地摔了出去,趙小川的後背狠狠地摔在牆上,頓時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移了位,同時眼睛的景物開始變得慢慢模糊起來。

隱隱約約間,趙小川看到怪物捂着自己的雙眼在房中大鬧一陣後向着門外跑去;大爺的胸口開着一個巨大的血洞,口中不斷地吐着血沫,直至周圍的一切慢慢變得模糊,最後黑了下去。

“噼啪~”

不知過了多久,天空又是一道閃電劃過,發出的光亮將小房間中的一切照的通亮,原本一動不動的老人身體一顫,醒了過來。

他在地上坐了一會兒,然後拿過旁邊的鋼叉慢慢地站了起來,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趙小川后,步履蹣跚地下着門外走去。

不久之後,一個面色蒼白的小男孩忽然間出現在房間之中,看着倒在地上的趙小川,慢慢伏下了身子,將自己的臉貼在了趙小川的背上,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此時,整個山洞裡都異常的安靜,大家沉浸在妖獸血和靈湖的滋養之中。

「轟隆隆!」

秦穆然在瘋狂的吸收著妖獸的鮮血,全身滾燙,一道道靈湖氣息觸碰到的身體,都直接蒸發成了霧氣凝聚在秦穆然的頭頂之上。

體內響起有如悶雷般的聲響,漸漸旋轉扭轉,形成一道漩渦,就好似天氣預報上的圖紙一般。

秦穆然的動靜足夠的大,甚至很多快要結束修鍊的古武者,也是提前被這個聲響給打斷了。

看到秦穆然這一幕,他們也是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實在是太壯觀,太震撼了。

一個人修鍊怎麼可能會造成這樣的場景。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在靈湖之中修鍊的古武者們也是一個接著一個的醒來。

不過他們醒來以後,都會做同樣的一件事,那就是抬頭看著靈湖中央正在修鍊的秦穆然。

天賦越高,在這裡修鍊的時間越長。

「轟!」

周成的身軀一震,他修鍊結束,睜開了眼睛。

「轟!轟!轟!」

又是四五道的悶響傳來,董宇豪,劉越,左思,謝順也是紛紛睜開了眼睛。

十五分鐘以後,秦漢緩緩睜開了眼睛。

二十分鐘后,道將行和白羽兩個人也是緩緩睜開了眼睛,目光看向了靈湖中央的道無常和秦穆然。

「我去!這兩個人這麼妖孽的嗎?」

董宇豪湊到了道將行和白羽的身邊,驚呼道。

「我有種感覺,我師兄都不一定乾的過老大!」

道將行深知自己這個師兄道門道子的厲害,而現在看這樣子,他的師兄也快要從修鍊中醒過來了。

「當然干不過了!像老大這樣的妖孽,我們誰見過!」

董宇豪咧了咧嘴。

在場的人跟秦穆然的關係都很好,對於秦穆然也是知根知底。

其他的人或許看到秦穆然這樣已經很是羨慕和嫉妒了,但是他們卻忽略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消息。

那就是秦穆然修鍊的時間。

到現在,秦穆然踏入古武界還沒有一年,但是卻已經修為達到了暗勁後期,要知道,他們這群人可是從小就開始修鍊了,實力達到了暗勁中期,後期都已經在各個門派中算作天驕了,可是與秦穆然一比,他們發現,自己真的是什麼都不是。

實在是太打擊人了。

「你看,我大師兄要醒了!」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有人注意到,道無常的身軀微微震顫了下。

四周躁動的氣息突然開始趨於平穩,這是參悟到差不多的樣子啊。

果不其然,雙腿盤坐在妖獸屍體上的道無常突然睜開了眼睛!

他的眼睛之中,左眼鯤,代表陰,右眼為鵬,代表陽,一陰一陽,抱元守一。

「轟!」

道無常起身,整個人的氣勢都不一樣了。

「師兄!你突破了?」

道將行看著道無常,感覺道無常整個人的變化,驚訝道。

「是的!終於踏入暗勁後期了!」

道無常臉上露出一抹喜色。

原本他一直卡在暗勁中期的瓶頸,在與妖獸大戰的過程中有了一些感悟,再加上妖獸鮮血和靈湖的靈氣各種因素幫助下,讓他終於踏出了那麼一步。

「師弟在這裡恭喜師兄了,估計這次回去,掌門師伯就要將會讓你開始繼承道門了!」

道將行的臉上綻放出笑意道。

「你這傢伙!就是想不管門中的事情,你要是好好修鍊,這個掌門之位,或許就是你的!」

道無常看到自己這個師弟,也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心不壞,就是不靠譜,愛喝酒。不知道多少次都是因為他喝這個酒誤事。

「我才不要當掌門呢,累都累死了!我可是要成為沖氣境的男人,怎麼能夠不專心修鍊,去管理一個門派呢!再說了,就我這樣,是當掌門的料子嗎?你就不怕道門交到我的手裡,基業都敗光啊!」

道將行一邊說著,還一邊在道無常的面前打開酒葫蘆喝了幾口酒來。

「你…..哎!」

道無常看到自己的師弟這樣,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夠重重嘆了一口氣。

「而且我師父說了,我的際遇就在中海,你看,自從我遇到了老大以後,我整個人實力那叫一個突飛猛進啊!血菩提,你吃過沒?沒有吧!我吃過,靈湖要不是老大有地圖,我們也不可能找到這裡!所以說,我有種感覺,老大就是師父說的能夠幫助我成為沖氣境的氣運之人!」

道將行目光死死盯著前方還沉浸在修鍊之中的秦穆然,目光之中充滿了信任。

「是啊!他的氣運真的難以解釋!我以為我的天賦算是過人的了,現在跟他比起來,恐怕真的什麼不算!」

道無常看著秦穆然,也是有些羨慕。

天賦的高低就是在靈泉里參悟的時間長短。

現在已經足足過去兩個小時了,可是秦穆然依舊入定參悟,一動不動的,身上氣息內斂,若不是他頭頂上那恐怖的場景,都有人會懷疑,他是不是受傷太重,坐化了。

「還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董宇豪看了看時間,說道。

「我們就在這裡給老大護法吧!尤其是剛才老大對付了崆峒派,要是崆峒派的那群傢伙現在進來搗亂,就完蛋了!」

秦漢皺了皺眉頭,想到現在秦穆然在緊要關頭,而且還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參悟才會結束,如此說道。

「是的,我們就守護在這裡吧!」

白羽點了點頭,便是轉身開始為秦穆然護道。

「今天若不是秦兄,我們哪裡會有這樣的機緣,我們峨眉弟子守護秦兄義不容辭!」

周成帶著峨眉眾人,也是開始守護在這裡。

「道門弟子,隨我一起,擺諸天星斗大陣,守護!」

道無常一聲令下,頓時,所有的道門弟子齊齊拔出佩劍,在秦穆然的前方迅速布置出了戰陣!

諸天星斗大陣,那可是攻防兼備的大陣,要是不懂陣法的,很容易就在這個陣法下吃虧!

這可是道門的不傳之秘啊!

「轟!」

秦穆然身軀再次一震,靈湖的液面竟然是下降了幾分。

雖然只是幾分,可是要知道這個靈湖有多麼的大,幾分,要是堆積起來,那也是個驚人的數量啊!

足夠堪比古武勢力裡面的一眼靈泉了!

就是這樣,秦穆然竟然還在吸收,還在參悟?

他的身體難道是一個無底洞嗎? 枯萎的老樹上面黑色的烏鴉成排站立在上面,濃濃的霧氣中將周圍籠罩。

來自地獄的男人 遠處的太陽從山頂升起,霧氣漸漸地散開,雜草叢生的地上顯露出一個人。

一陣陰風吹過,還未散盡的霧氣不斷在空中變化着鬼怪的形狀。

倒在地上的趙小川身體一顫,醒了過來。

看着周圍的濃濃的霧氣,趙小川大吃一驚,不明白自己怎麼會身處荒郊野外,尤其是樹上的烏鴉冷冷的看着自己,更是讓他心中升起一絲寒意。

“奇怪,我記得我和一個大爺在一起呆在房間中啊!怎麼會。不好,狐狸臉的怪物,還有那大爺!”

趙小川瞬間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情,臉上佈滿了焦急的神色。

就在這時,他感到身後有一道目光正在打量着自己。

他猛然轉頭,看着眼前的景象,感覺一瞬間自己全身的寒毛豎了起來。

一座座小山包凌亂的出現在他的眼前,而在小山包前面歪七斜八插着的殘缺的石碑和腐朽的木板上面歪歪扭扭的文字更是讓他觸目驚心。

“這,這是一塊墳地?我竟然在一塊墳地待了一晚上?”

趙小川的心抽了抽,甚至有些懷疑昨天晚上看到的老人究竟是人,是鬼。

“哇~”

一直烏鴉直直的向他飛來,他瞬間大喊一聲,叫聲驚動了樹上站立烏鴉,原本不多的陽光立刻被滿天的烏鴉所遮擋,周圍立刻被烏鴉翅膀的黑色所填滿。

烏鴉難聽的叫聲盤旋在這片空間,趙小川蜷縮在地上,雙臂抱住腦袋不斷的顫抖着。

不知道過了多久,烏鴉的叫聲漸漸地遠去,陽光再次打在趙小川的身上。

趙小川慢慢地打開雙臂,看着灰暗的天空,不由長舒口氣。

“咔嚓~”

一聲樹枝斷裂的聲音讓趙小川原本放鬆的心高高的懸起。

他向着聲源處望去,發現從還沒消散的霧氣中走出了一隻火紅的狐狸。

趙小川心頭一跳,警惕的打量着眼前的這隻狐狸,卻發現這隻狐狸的雙眼已經瞎了,這不由讓他想起了昨晚的那隻怪物。

他記得沒錯的話,當時那隻怪物的雙眼就是被自己和大爺弄瞎之後才消失不見的。

只是,昨晚發生的一切是真的麼?趙小川不能確定。

狐狸一步步的走來,趙小川眼中的戒備越來越重。

他不由嚥了咽口水,希望可以緩解自己緊張的心。

忽然,狐狸定在了原地,耳朵動了動,轉身向着霧氣中跑去,這不由讓趙小川鬆了一口氣,同時有一絲疑惑。

正當此時,一陣密集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一行人出現在他的視線當中。

“他在這裏!”

趙小川聽到有人這樣喊道,腦中緊繃的那根線終於斷裂,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當趙小川再次醒過來時,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聞到空氣中瀰漫的濃重的藥味事,長長的出了口氣,知道自己身處醫院之中。

“有人麼?我想上廁所!”

趙小川出聲喊道,一個人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現,伏在了自己的身上,嗚嗚的哭泣起來。

“小川,你終於醒了,我擔心死你了!”

趙小川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李若曦,微微一笑,然後伸出自己的手拍拍李若曦的腦袋,無奈的說道:“丫頭,能不能不壓我的肚子,我都快尿了!”

李若曦的哭聲一滯,擡頭便看到趙小川玩世不恭的笑容,也顧不得自己淚水朦朧,狠狠地給了趙小川一個白眼。

趙小川無奈的笑了笑,說道:“有男的麼?來個男的,大寶、耗子誰都好,快點幫我解決一下內急。”

“撒個尿而已,你是小孩麼?”

郝大寶的聲音從房間外傳來,緊接着宿舍的三人出現在趙小川的眼前。

聽到郝大寶的話,趙小川笑道:“水火無情,人有情啊!同志們,體現我們偉大友誼的時候到了!”

“你這友情也真夠廉價的!”劉子豪調侃道。

蔣舟舟白了趙小川一眼,說道:“哼,人家纔不要呢!髒死了!”

雖然他們是這麼說,可還是上前扶起了趙小川,然後向着草叢走去。

幾分鐘後,趙小川神清氣爽,然後郝大寶幾人立刻向他詢問起昨天晚上的經歷。

趙小川猶豫了一會兒,便將昨天晚上發生的詭異事件告訴了他們,希望他們可以幫自己分析分析。

隨着趙小川的講述,所有人的心懸了起來,雖然已經是白天,可他們卻仍然感到一絲寒意。

“你們說現在我應該怎麼辦?”

趙小川講完之後,感覺壓在自己心中的一塊石頭去除了,一攤手,對着他們說道。

幾人相互對視了幾眼,然後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

“這聽起來像是鬼故事,感覺挺玄的,如果真的像小川說的那樣,我感覺你現在還能躺在這裏簡直就是一個奇蹟。”

“也不能這麼說,畢竟咱們也算這故事中的人物,我覺得還是有一定可信度的,要不然之前詭異的事情也沒法解釋了。”

“呀,不要講了,人家嚇死了!之前發生的事人家想一想小心肝還撲通撲通的,你們居然還說這麼恐怖的事情。”

趙小川聽着三人的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最後將目光投向了不說話的李若曦,問道:“若曦,你怎麼看?”

李若曦沉吟片刻,說道:“小川哥哥,還記得之前說過的筆仙麼?我覺得既然人解決不了問題,不如來問問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