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拉是一直在摸着王子的臉,這讓王子有些不太適應。

他心裏想着,以前都是老子調戲女人,現在反倒被女人調戲了。

說什麼還叫姐姐,王子不服氣,擡槓道:“你多大呀,讓我喊你姐姐?”

“我……呃……我……我也就一千多歲。”

“一千……”

“一千多……”

“歲……”

“我尼瑪,臥槽,這是……”王子感覺三觀瞬間崩潰了,一千多歲,皮膚這麼好,這麼年輕跟十八歲的小姑娘一般,說出去誰信啊,要不她是個神,如果不是神的話,天知道她長成什麼鬼樣子。

王子有些遲鈍,因爲聽到這個年齡他有些隔閡,心裏就是感覺特別彆扭,如果別的女人對他說這個就罷了,但是現在面前這個是真真正正的一千多歲啊。

這不是開玩笑的,不過這個時候的王子已經沒有了興趣準備起開找噬來解酒的,但是哪裏想到羅拉猛地起身像一隻餓狼一般抓住王子的肩膀死死的把他按在牀上。

王子好歹是個男人,力氣也很大,而且還特麼強化過,但是這個時候在這個神面前顯的是那麼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哪怕他使勁渾身解數都不能掙脫絲毫。

“小鮮肉,我想想姐姐要怎麼樣呢……”羅拉說着一隻手已經鬆開從王子的嘴脣開始劃下胸膛,十分誘人,王子好歹也是‘久經沙場’的人了,縱使羅拉這樣他的火炮都沒有擡頭的意思。

“喲,這是幹啥。”羅拉用穿着絲襪的大腿不斷的在王子兩腿之間蹭來蹭去,王子也真是受不了,下面無奈的支起了帳篷出來。

看到這個反應羅拉嘿嘿一笑舔了過來。

反觀過來看我,我把兩個女人放在牀上後她們一邊還在唱歌着。

“蒼茫的……”

“天涯是我的愛。”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陶醉在鳳凰傳奇裏面。

我搖搖頭嘆氣而後坐在牀上,看着她們兩個心裏還是王子的那句話,倒是五味雜陳的非常不好。

“說好了麼,我們要永遠永遠在一起!”文娜突然衝上來抱住我的腰,腦袋從我的腰部伸出來對着我眨巴眨巴眼睛。

“你……哎……”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愛麗絲也抱住我,不過抱的是我的脖子,我被兩個人死死抱着倒有些不適應,連忙是抓住她們的手,道:“你們可以放開吧,文娜,不要說奇怪的話。”

“你不要再離開我了好不好,跟你在一起真的很辛苦,我曾經真的想過要放棄,但是我太愛太愛你了,我做不到,我不能放棄你。”文娜堵住我的嘴。

這是什麼情況,我完全聽不懂,而且我完完全全不知道現在這是個什麼情況。

“我現在真的很痛苦,我不想要你再次離開我,如果這樣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長時間,你每次離開,每次超出記憶範疇,對不起,我甚至差點殺死你,對不起,不過林倩還沒有放棄,你要小心她隨時會出來。”文娜說完這句話就睡了過去。

林倩,等一下,就是那個女人,島上的女人,她怎麼會知道,他們又怎麼認識我,她們又是什麼關係?

我搞不懂,但是我感覺肯定不是我想的那樣,肯定有更多的事情是我忘記的,說什麼記憶,難道我失憶了?

“哎,你起來啊,說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抓住文娜的肩膀搖晃的說。 我解了酒但是她仍然沒有醒來,我想她是真的困了吧。

我轉過身去看到愛麗絲的臉龐,她是那麼漂亮,美麗,年輕。

“好吧,睡覺,希望可以。”話說到這裏的時候我想今天晚上還是打地鋪吧。

轉身要睡覺的時候愛麗絲突然抓住把我壓在身下。

一股濃郁的香氣散發出來我只感覺到愛麗絲的大波在我的上空不斷遊蕩。

我感覺快要不行,連忙想要爬過去,雖然心裏是想,當然,男兒本色嘛,但是心裏還是不斷的害怕,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麼。

“抱着我。”愛麗絲說出這句話,眼睛睜開吻了上來。

那是我第一次到女生,我沒有想到,居然是我的老師。

我曾無數次的想着我吻的是我心中最愛最愛的那個女人,是我即將要結婚的新娘。

但是面前這個美麗溫柔的女人,她奪走了我的初吻。

“我愛你。”愛麗絲說出這句話,不快也不慢,我總感覺,她是認真的,就算我們真的很有年齡差距,我們還不瞭解彼此,就靠着感覺,我們在迷霧中,相遇,相識,相愛。

有人曾經說過,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我相信了,從以前開始,從我即將要去面試開始,我一直想的是這個,不過現在我仍然是學生,但是我有了不一樣的身份或是體驗。

是因爲王子,是因爲愛麗絲,因爲那座島嶼,因爲這一切,我想是的,我心中不免有答案。

和愛麗絲一夜睡過去後再次醒來已經是四點,天還沒有亮,我便趕忙起身洗漱。

李俊濤的事情還沒有解決,我自然要趕快去偷襲一次。

剛打開房門的一瞬間我便感覺一股冷氣冒了上來。

我轉過頭看看牀上的兩個性感尤物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卻是看到窗戶打開了。

“怎麼搞得。”我走過去關上窗戶,這個時候卻看到眼前晃過去一個白色的東西,非常快,快到我還沒有看的清楚。

“有人掉下去!”我連忙意識到,剛剛掉下去那個真的是個人。

我連忙走下去要查看,轉過身打開房門的一瞬間,我看到一個女人站在我的面前。

她披着長髮樣子十分的恐怖。

我只能看到她的半張臉和一個猩紅的眼睛。

她的臉蒼白無色,她的頭髮溼漉漉的往下滴着水。

她就那樣,看着我認真地盯着我。

我突然感覺到十分的害怕,心中不免有一絲的驚恐。

你是誰?我問。

“一個可以,要你命的。”女人說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走廊。

我不敢跟着他,不知道爲什麼看到他的第一眼開始我的心中就有那麼一絲的恐懼。

我很清楚,那種感覺絕不是人能夠製造出來,而是鬼。

我遇到過怪物,和臭名昭著的鬼,我覺得我不懼怕任何東西。

我自己想了想,還是一個人過去吧!

走廊非常的安靜,現在四點也沒有一個人經過。

至於監控,我哪裏知道她能不能拍到那個奇怪的東西。

我看着走廊盡頭,打開的窗戶,冷風慢慢的吹過我的臉頰,我進了進衣服,轉頭去看牀上的兩個女人。

關上房門,我順着走廊來到電梯口。

我現在位於五樓而電梯已經上了六樓。

我絕對不能坐電梯沒錯,因爲那個鬼可能就在電梯裏等我。

他說他想要我的命,而爲什麼要想要我的命,羅拉曾經說過,那些鬼都想要我的身軀會不會是因爲這個原因?

我想我又一次的,猜對了。

幫我走過來爬樓梯的時候看到的是五樓的標牌,等我走上去的時候看到的是仍然是五樓的標牌。

我很驚訝很詫異爲什麼是五樓,我不是已經上了一樓嗎?然後我轉過身繼續走下面我看到的仍然是五樓。

氣氛似乎有些幽靜,我不勉自己一個人哼起了小調。

說得沒錯,我有些害怕,我害怕那隻鬼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衝出來咬掉我的喉嚨。

我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進了鬼打牆裏面,雖然聽老一輩祖宗說過鬼打牆就是它製造出來一個空間,當你走進去以後你就在這個空間不斷的打轉兒,永遠的走不出去,當然也是有解決方法的。

我竟老祖宗說過,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回頭撒一泡尿。

但就我現在這樣,嚇得連尿都尿不出來,那怎麼出去呢?

摸摸口袋還有半包煙我想抽菸,或許一會兒就可以尿出來了,那我到時候就可以出去了,不過那個鬼竟然把我禁錮在這裏,那肯定是會出來找我的吧!

我想的非常對,因爲就在我掏出一根菸將要點上的時候後面過去一個白色的影子對它的影子在地上盤繞了一圈,而後從我的身邊悄悄流過。

衆所周知我們的影子都是黑色的但是我在地上確確實實看到一個白色的影子,某人轉過頭去看發現地上只留下了一灘鮮血。

我愛的深吧,叫聯盟掌摑聲衝下樓去,但是就在下一層樓,我還是看到了那,猩紅的鮮血。

空氣中不時有詭異的味道傳入我的鼻子沒錯,可能這個詞用的有些彆扭但是確確實實是我在恐懼之中感到的鮮血的味道和絕望的味道。

他在哪裏?他現在到底在哪裏?他準備上網嗎?還是準備玩弄到死,我現在心理想的只有這個。

我孤身一人,我不敢想象,我等會兒是怎麼死去的?

我甚至不期盼有人會來救我,因爲這個空間是永遠走不出去的,等我走的走廊上再次打開我的房門的時候裏面並沒有一個人,對了,這個空間不是我的那個空間我已經被她帶到一個無知的領域。

我陸陸續續地打開其他房門裏面照樣是沒有人,就連王子也都消失了。

“你在找我嗎?”那個白色的影子再次出現在走廊的盡頭,我在走廊這邊,他才走了那邊,他就那麼看着我,非常的恐怖。

“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想從我這裏得到一些什麼?我的身體還是想要我的骨頭。”我壓了壓驚,儘量讓自己冷靜下來,我一隻手抓住另一隻發抖的手按住,我已經發抖的雙腿,安安靜靜的看着他。 “你覺得我的目的就那麼簡單嗎?對你的身體確實是鬼,最好的投胎轉世榮欣志榮所,因爲它可以保存我們全部的能力,而不至於我們像一個愚蠢無知的人。”

直到現在我已經分不清他到底是男是女因爲他的聲音是男的?而她的樣子卻是女的,剩下那一半臉,我卻沒有看到。

“其實我本來並不想傷你的,但是我確實需要你的這幅身體。”

“爲何?”

“你不需要知道。”他猛地朝着我殺來我轉過身抓住窗口卻發現外面只是一堵牆封閉着,到底還是厲害了,我只好轉過身惡狠狠的看着他。

他一點點的接近了過來,錯亂中我甚至可以看到一男一女在朝着我走過來。

我覺得我的眼睛沒有問題,那麼這就真的了。

我連忙後退好幾步雖然已經到了牆邊但是我還是想着去逃生。

“乖乖讓我宰割吧。”我連忙衝刺上去抓住她的身體一個前空翻翻了過去。

“我說,你倒是看看我是什麼人。”我哈的一聲大笑朝着樓下跑去,我忘了這個地方是鬼打牆,我剛跑下去就看到那女人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還搞不懂什麼情況的時候身上突然蔓延出一股黑氣,就是從胸膛上突然涌出來像觸鬚一般抓住那鬼的身體在進行拉扯。

“啊,這是什麼什麼!”鬼的樣子非常驚恐,而且當她那一邊臉露出的時候我發現那是個男人。

“沒錯,傳說中的雌雄同體。”一個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我轉頭一看一個身上融合着黑氣拿着一把青龍偃月刀,他看起來非常威武全身穿着鎧甲。

面前的那隻鬼看到他後猛地瞪大眼睛顫抖道:“你是武神?”

“不。”我旁邊那人拿着刀衝上去猛地砍下她的頭,大喝:“我是鹿無血!”

他拿下頭盔,我只看到他那白色的頭髮順了下來,這完全像個古裝美男子。

“你應該在懷疑這是怎麼了,你想問我是誰,不過現在你不用問,我也不會告訴你,你現在的能力才恢復冰山一角,對了,你的東西。”他從虛空中拿出一把巨大的鐮刀來,這把鐮刀上面蔓延着黑氣。

我抓住這鐮刀的一瞬間只感覺渾身一個顫慄,而後只感覺我與這東西之間建造了一個鏈接,我可以感覺他的存在,我手一鬆他就消失了,當然,我可以再次拿出來。

我驚訝的長大嘴巴剛要問他什麼,他道:“鬼打牆解除了,以後你還會遇到一些這樣的鬼,很多事情你不瞭解,我就說一點,武神其實不存在,而我一直在用分身僞裝,爲的就是蘇星和凌晨,找出他們身後的人才是主要。”

“蘇星!就是那個學生會長!”

“我看到了,我們要趕快解決他,我估計,後面那個人有行動了。”他的衣服恢復正常,穿着西裝,只不過頭髮還是長髮,因爲長的清秀,看起來像一個女生,還是白色長髮。

“啊,七點了。”我連忙拿出手機打給王子,誰知道這傢伙還在睡覺,回到房間裏面,氣氛很冷,兩個女人穿好衣服各自玩起了手機。

“你一直在電梯裏面麼?”愛麗絲問了一句。

“怎麼了?”

“還問,打你電話總是不在服務區!”文娜似乎也很生氣,但是我總是感覺她不是在生氣這個。

鹿無血拿着酒杯從我後面走進來還是一臉懵逼的樣子。

“呃……這是!”鹿無血看着她們兩個美女愣住了。

“啊,我剛剛去接一個朋友,剛回來,可能車站那邊沒有信號,介紹一下,他叫鹿無血,也是我的專業保鏢!”我終於找了藉口開脫了起來。

“哼。”偏偏這個帥哥不管用,兩個女人連看都不看。

“哎,什麼情況,你還有保鏢?”愛麗絲有些懵逼,不過兩個女人隨後還是補妝出去了。

我也沒有在意等着幾個人弄好後我就拍了拍王子的門。

王子走出來後顯的一臉委屈,倒是羅拉看起來神采奕奕的樣子。

“幹嘛這個樣子,好像被誰強了一樣。”我說話時看着羅拉,羅拉不屑的看了看王子道:“你可要對我負責喲。”

王子一臉苦色,那樣子別提有多衰了。

“你是什麼人!”羅拉突然是嚴肅了起來,他說的是鹿無血。

“呵呵,我的名字叫鹿無血,你們好,我是少爺的貼身保鏢。”鹿無血做出自我介紹並且要與王子握手。

他真的像紳士,只是這個造型有些厲害了。

羅拉對他仍然充滿敵意,好像因爲他是神鹿無血這個人,我們還不清楚它的來處。

當然我不能把這些離譜的事情告訴羅拉羅拉是神,而鹿無血也沒有直接說破,那就證明他不想讓我說出身份。

他肯定是知道一些什麼,比如,他知道老大是誰?或者說,他感覺到了不對勁,她對我使了個眼色,我立馬就懂了是什麼意思。

“既然你是噬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以後就請多多關照。”王子露出笑容,親切的說。

“沒問題。”鹿無血倒是非常冷冰冰的,就好像誰欠他錢似的。

等我們一行人出去吃晚飯,回到學校已經是十點了,這個時候正好是下課期間。

我並不知道怎麼去安排鹿無血,可能他有他的去處。

我可以看得出文娜的不開心,而她也並沒有向我說明什麼,我問愛麗斯的時候,他也什麼都不說。

那我就在想,是不是昨天晚上是事情被文娜知道啦。

等到下了課,我和王子一起抽支菸,在操場上一起散步。

“我準備在學校附近開個夜總會。怎麼樣?”王子突然說出他的想法,我是有點蒙逼。

“爲什麼要?”我呆呆地看着王子。

“爲什麼突然覺得好玩?而且我們現在不是學生嗎?你也不能總一直這樣吧而且畢業之後工作是非常難找的,不如我們現在一起投資一個夜總會,我出錢你出力怎麼樣?”

王子的想法和出發點固然是好的,但是我現在是個學生,如果說要他要開個夜總會的話,到時候我怎麼一邊上課一邊去照顧生意呢? 王子好像看出了我的顧忌,然後認真的對我說:“你不用擔心這些我會處理好的,沒事的時候我們兩個都去看照看一下就好,地方我已經選好了。”

王子說的很難不在意,好像花的不是自己的錢一般。

“看看這個,裝潢一類你看看佈置吧。”他扔給我一本裝修裝潢的書,上面有圖還有聯繫方式。

他給了我裝潢書,危憊在想這個,夜總會要叫什麼名字?

“王子,這個夜總會叫什麼名字呢?”我忍不住,問了出來。

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 “嗯,夜總會的名字啊,不如就叫黃氏夜總會吧!”王子的回答非常乾脆,好像早就已經想好了一半,我點點頭。

“嗯,這個名字高端大氣上檔次。”隨後我就帶着裝修書走到課桌邊坐下慢慢地看着。

裏面各式各樣的都有,比如復古式,比如西式,還有我們的中國風,不過這些也都是五花八門的,夜總會嗎?一定要搞得曖昧氣氛曖昧一點。

如果我要裝修的話那麼我肯定會在夜總會裏一些很特別的東西比如你總會不僅僅是喝酒的地方還有美女陪,這些都必須要有的包廂,當然這個地方一定要有三層樓,而且必須要很大形容一個會所。

就在裝修這方面我看還是一進一,稍微的有些復古,要麼就是想問一下,只不過材料用了不同。

王子聽到我的說法,點點頭而後起身,好吧,今天預約了工程師,我們一起去討論一下吧!

“你做什麼都這麼急性子嗎?”我無奈的笑笑搖搖頭站起身來,看來這課又上不成了,王子和我一起來到外面坐了個車正往工程師所在的地方去,沒錯就他的工程師就在那個夜總會,不過還沒建好罷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