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手機上顯示時間的數字變成了四個零,可是冷墨淵的身影始終沒有出現。

我的心裏被一種名爲難受的情緒充斥着,同時還有些擔憂冷墨淵會不會是出事了,所以纔沒來。

小公主困得不行,早就睡着了。我一個人抱着鍋等到了天亮,冷墨淵的身影纔再次出現。

然而,他到了卻沒有馬上就進來。

我擔心他出事,一聽到動靜便出去了,卻沒想到他躊躇在陽臺外。

“你沒事吧?”他的臉色不是很好,我有些擔心。

他搖搖頭,卻不敢看我的眼神:“對不起……我昨晚……你等了我一晚上?”

他望着我懷裏還沒來得及放下的小鍋,眼中滿是愧疚。

“嗯……”我應了一聲,冷墨淵擡手將鍋從我懷中拿了過去

,“對不起,姒姒……”

“你被什麼事耽擱了嗎?”我問。

他低着頭點了點頭。沉默了好一會兒,他又道:“姒姒……對不起……”

這樣反覆道歉不是他的風格,我心裏覺得奇怪,但也不忍心再責怪已經那麼自責的他了。

“算了,你沒出什麼事就好。進來吃麪吧,正好當早飯。”

我進去拆開了長壽麪的包裝袋,冷墨淵搶着做了。我總覺得他這是心虛了,可是又不知道他爲什麼會這麼心虛。

只是遲到了的話,應該不至於吧……

我思索了很久都沒有想出來結果,壓下了心間的那股不安。

他是冥王,要處理的事情肯定比我想象的多。能一直記着我的生日給我過這麼一個讓我終身難忘的生日,我已經很感動了。

一個月風平浪靜。冷墨淵那晚的異常,卻總是讓我覺得不安。

這一個月的晚上,他似乎又有些躲着我了。他晚上也不像之前那麼粘人了,而是一個人靠着我的牀,坐在地上研究起了婚姻法。面色沉重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到去吃飯的那天下午,我去了趟超市,買了好多小朋友喜歡吃的零食。

小公主聽說要去見哥哥,興奮的醒來後就不肯睡了。跟我一起逛超市的時候,她恨不得把整個零食區都給包下來扛回家。

傍晚的時候,冷墨淵帶我去了。我以爲會是去冥界,卻沒想到他帶我去了學校老校區旁的高檔別墅區。

我們停在一幢別墅前,冷墨淵輕車熟路的開門進去。一個小不點就撲了過來:“二叔!”

冷墨淵抱起白焰,小傢伙又懂事的喊了我:“阿姨好。”

“你好。”

“哥哥!”我們家小公主迫不及待的跟白焰打招呼了。

白焰詫異了一下,隨即小臉滿是笑意:“妹妹!妹妹你好!我是白焰!冷白焰!”

“哥哥!”小公主可開心了。

冷墨淵帶着我們進去,客廳裏面齊天躺在沙發上看電視。見到我們,也是一笑:“昀之,諾,冷老二的孩子。”

昀之?我掃了眼周圍,沒有見到別人呀。

“白焰,給,妹妹送給哥哥的禮物。”我將零食遞給白焰,小傢伙抱着那比他人還大的零食包,開開心心的跟我說了謝謝。

“爸爸媽媽呢?”我好奇的問。

“媽媽在廚房做飯,爸爸在幫忙。”白焰道。

堂堂冥後居然親自下廚,冥王還幫忙打下手!

我覺得我有口福了!

也許是看出來了我的震驚,齊天笑道:“他們夫妻倆就這樣,不用管他們。瞳瞳,姒姒來了!”

“來了呀!”慕紫瞳聞聲從廚房裏走出來跟我們打招呼,冷墨寒就跟她後面。

兩個人穿的都是人間的休閒裝,但站在一起就是說不出的般配。

“坐一會兒,還有幾個菜,好了馬上就可以開桌了。”慕紫瞳笑道。

“大伯母。”小公主在我肚子裏弱弱的喊了一聲。

慕紫瞳聞言,笑的更開心了:“誒呀,你醒了呀!”她走上前來,眼中都是對孩子的喜歡。

“大伯母你真漂亮!”小公主的語氣還是一副崇拜的模樣,把慕紫瞳給逗樂了。

“你將來出生了也是個小美人呢!”她笑道,“上次是不是你來我和墨寒的寢宮了?”

提起這件事,小公主有點不好意思:“我……我走錯房間了……大伯母不是睡着了嘛?怎麼知道噠?”

“你大伯父能知道呀!”慕紫瞳笑道。

冷墨寒就站在他身邊,小公主看向他,也乖乖喊了人:“大伯父好。”

“嗯。”冷墨寒應聲,還囑咐了一句:“出生前,別再元神出竅。”

“哦……”小公主弱弱的應着聲。

慕紫瞳叫來了白焰:“白焰,去樓上把媽媽牀頭櫃裏的東西拿下來。”

“好!”白焰的身子往上竄去,用了穿牆術,身子直接透過了天花板,沒一會兒便拿着一個東西下來了。

“寶寶,這個給你。”慕紫瞳遞給我一個禮盒,“是大伯父、大伯母送你的禮物。”

“謝謝大伯父、大伯母!”小公主可開心了,立刻就控制着我的手拆開了禮物,是一對掛着鈴鐺的手鐲和腳鐲。

上面有很強的法力氣息傳來,應該是什麼厲害的法寶。

冷墨淵看了眼,笑道:“這不是前兩年寒淵纔出的陰鐵麼。哥,這麼快就煉化了?”

“小事一樁。”冷墨寒表情淡淡,“只要你不再進我的煉器房就行。”

冷墨淵的臉上閃過一道不好意思,轉移了話題:“謝啦!”他笑的挺滿足的,看來這東西真的是好東西。

白焰也拿出來了一個小盒子,墊着腳遞到了我面前:“這個是我給妹妹的!我自己煉的!”

“謝謝哥哥!”小公主更開心了,三兩下拆了禮物,是條小項鍊。跟冷墨淵送給我的那條有點像,但做工還要幼稚些,挺符合白焰的年紀的。

我過來吃飯還給寶寶收了一大堆的禮物,有點好不意思。

冷墨寒被冷墨淵和齊天留在了客廳談事情。慕紫瞳要去做飯,我決定去幫幫忙,順便看看能不能偷師。

慕紫瞳輕車熟路的炒着菜,白焰跟小公主聊天。我要幫忙,慕紫瞳也沒跟我客氣,便讓我幫着配菜。

正忙着,她忽然問我:“墨淵做的蛋糕好吃嗎?”

我的臉上飄過一道紅暈:“挺好吃的……你怎麼知道的?”

慕紫瞳一笑:“他纏着要我教他做蛋糕。我就沒見過他這麼笨的,反反覆覆教了一個星期,才總算趕在你生日前,做出來一個像樣能吃的。”

我說呢!冷墨淵身上前段日子怎麼總是有股甜膩膩的味道!原來都是在學做蛋糕!

心裏甜滋滋的,比那晚吃的蛋糕還要甜。

慕紫瞳趁機道:“怎麼樣?我們家墨淵雖然鬼傻了點,但心還真不錯的,是吧?”

真不愧是冷墨淵親大嫂!

我靦腆的沒敢說話,慕紫瞳又道:“你就試試接受墨淵嘛!不試試怎麼知道結果?你是不知道,墨淵要給你煉冥王令,把墨寒的煉器房都給炸了,又炸了冥界其他五十多個人的煉器房,才罷休。”

怪不得冷墨寒剛剛不讓他弟進自己煉器房呢……

“炸的不要緊吧?”我有點心虛的問。

“毀了不少材料,都是墨寒平時收集來的,把墨寒氣得夠嗆。”慕紫瞳無奈道。

怪不得冷墨淵說那冥王令是他用命換來的……

“冷墨淵自己沒煉器房嗎?”我好奇的問。

慕紫瞳又笑了:“他呀?他就是煉器渣,以前的東西基本上都是墨寒給他煉的。有墨寒在,他就什麼都不學了。”頓了頓,她神色認真道:“我覺得,像墨淵這樣的人,爲了你下功夫學這些東西,真的不錯了。”

我也沒說他不好,就是他身邊那些爛桃花實在是太多了……

我不想自己選錯了人,將來後悔一輩子……

慕紫瞳其他的也沒有跟我多說,菜齊上桌後,一行人便開吃了。除了我,這裏的都是熟人,誰也不敢誰客氣。偶爾的,齊天跟冷墨淵還會搶吃的。

讓我奇怪的是,齊天旁邊還有一張空位置,那裏也擺着一副碗筷。時不時的,齊天手上的筷子便會不由自主的夾菜給那個空位子上。

他們幾個人都對此見怪不怪,我也不好意思問。

冷墨淵卻像是看出來了我的疑惑,解釋道:“那是慕昀之在吃,他現在是天道,沒有實體。”他指了指天,我望了眼,忽然瞧見窗外一個黑影閃過。

別墅外頓時傳來慘叫聲,冷墨淵挑眉道:“哥,有不長眼的小鬼闖進來了喲。”

冷墨寒放下筷子看了眼外面,白焰一馬當先衝來出去,沒一會兒便提着只小鬼進來了。

“爸爸,我抓到啦!”他將小鬼丟在一邊,自己回到了餐桌上邊。

那鬼穿着冥宮禁軍的鎧甲,見到我們,立刻行禮。

冷墨淵奇怪道:“你不在冥宮,來找我們幹什麼?有什麼事不知道通知紅鬼麼?”

“回墨淵大人,大統領今日休假。”小鬼無奈道。

“那你來找我們什麼事?”冷墨淵又問。

那小鬼一笑:“屬下前來賀喜墨淵大人!白妃懷孕了!”

“啪——”

我手上的杯子沒拿住,掉落在地摔的粉碎。

冷墨淵的身子一下子竄起來,看着我,轉頭怒聲衝那小鬼吼道:“你胡說什麼!”

“是白妃派屬下來通知大人的……”小鬼無辜的辯解着,“鬼胎之事,不是小事,白妃現在在冥宮之中不敢妄動,希望大人早日回去拿個主意!”

冷墨淵回頭看向我,他伸手想要來抱我,我卻下意識的往後一退躲開了。

“我沒有……”他低微的聲音傳來,我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他想要朝我走來,我再次後退了一步。

他沒有?

他沒有白依依怎麼懷孕的!

難不成白依依還敢綠了他!

我忽然想起我生日那晚,冷墨淵失約一直到第二天天亮纔回來,回來後還一直心虛着!

“白依依懷孕多久了?”我問下那小鬼。

小鬼沒見過我,不知道該不該回答我的問題。

白焰催促道:“你說呀!”

“白妃說是一個月了。”小鬼如實道。

恍如一個晴天霹靂在我的頭頂炸開,我的世界頓時一片黑暗。身子不由自主的就要倒下去,冷墨淵要來扶住我,被我揮開了。

一個月……

從我生日那晚到現在,不就是正正好好一個月麼!

白焰還不懂這是什麼情況,懵懂的望着我們。

冷墨寒沒什麼表情,齊天還在吃。倒是慕紫瞳,恨鐵不成鋼的看着冷墨淵。看到我時,又有些爲我難過。

“我先回去了。”我對她道。說完便想要朝外走去。

冷墨淵追上來:“姒姒……”

“你走開!”還說好了試試有了我就沒有別人的呢!結果連孩子都有了!我此刻無比慶幸孩子在吃飯前睡着了,不然讓她看到這一幕,指不定多傷心呢。

冷墨淵的手被我揮開,停在了空中。

(本章完) 白焰被慕紫瞳抱着,環着她的脖子輕聲問道:“阿姨和二叔是不是又吵架了呀?”

慕紫瞳無奈的輕輕應了一聲,將白焰放在了冷墨寒懷裏:“我去看看吧。”

“帶上小白。”冷墨寒道。

慕紫瞳應聲。我匆忙出門去,慕紫瞳追上來。我先一步開口:“我不會原諒冷墨淵的!”

慕紫瞳嘆了口氣:“我不是來讓你原諒墨淵的。”

我一愣,她不是站在冷墨淵那邊的嗎?

“我是來勸你別想不開的。”慕紫瞳道,她的後面跟着那隻名爲小白的三頭犬。

“沒什麼想不開的。”我纔不會爲那種渣男想不開呢!

可是……

一想到那晚我和寶寶等了他一晚上,他卻跟別的女人在顛鸞倒鳳,我就氣得要發瘋!

怎麼能有冷墨淵這麼渣的人!

“抱歉,本來想着讓你過來一起吃個飯,沒想到會遇上這種事。”慕紫瞳也有些尷尬。

這件事當然怪不上她。她讓冷墨淵帶我去吃飯,也是爲了讓我融入那個大家庭。

說到底還是冷墨淵自己渣!他管得好自己,白依依哪裏會懷孕!

“白依依……本來墨淵已經說過要送她離開冥宮的,但不知道怎麼耽擱了下來。”慕紫瞳說着嘆息一聲,“璇璣的事你已經知道了吧?璇璣的死,對墨淵刺激挺大的……他也沒以前那麼狠心了,所以才耽擱了吧……”

她說着不由自主的又是一聲嘆息。

我忽然覺得自己真的是有夠傻的。冷墨淵心裏來來往往的女人那麼多,我竟然天真的想要獨佔。

慕紫瞳說是來勸我的,實際上是來送我回學校的。她知道我肯定是不會讓冷墨淵送了,怕我一個人走夜路有危險,才特地出來的。

她人真的不錯,可惜冷墨淵爛泥扶不上牆!

我在氣頭上走的飛快,慕紫瞳修爲高深,跟上我一點困難都沒有。

兩個人不知不覺就回到了宿舍,她送到我宿舍裏面後才帶着搖頭晃腦的小白走了。

她一走,我忍了很久的眼淚終於還是忍不住流出來了。

宿舍裏只有我一個人,我任性的哭着,絲毫沒有注意到窗外有着一道黑影。

那黑影在陽臺外躊躇了很久,才猶豫着穿牆而入。

我的頭埋在雙膝之中,低聲抽泣着,絲毫沒有注意到這些。忽然,我感覺有一雙冰涼的手覆上了我的頭頂。

那熟悉的溫度,讓我一瞬間就認出來了這手的主人。

我想也沒想便擡手揮開了那雙手,冷墨淵歉疚的站在我對面,那手就保持着被我揮開的姿勢。

“姒姒……”

“別喊我!”我怒道。

他緘默。

我卻是越想越生氣,抓起牀邊的雜物就狠狠朝他身上砸去。

冷墨淵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任由那些東西砸了過去。枕頭鬧鐘砸了一地,他也沒吭一聲。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