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粑粑,媽媽死了!”

兒子說出這話的時候,一臉的悲慼,當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仿若雷擊,身子猛地一個踉蹌,就要栽倒在地。

“不可能的,不可能,兒子你再好好看看,你媽媽是絕對不會死的!絕對不會!”

我瞬間仿若被雷擊中,這一刻我的腦子裏完全都是小蝶的影子,雖然不過一兩個月的時間,但是小蝶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經無人能及,除了父親,就是小蝶,我已經離不開她。

兒子伸出小手放在我的額頭,輕聲道:“粑粑,你的命劫就要來了,今晚之後我們必須趕快得到地葬之棺,然後回到老家,只有在粑粑出生的地方纔有希望化解這一切!”

“不,兒子,不可以,你媽媽不可能死的,我們馬上就回陰間公寓,只要一回到了陰間公寓,有柳先生在,我相信你媽媽就能醒過來。”

我站在那裏,緊緊的抱着小蝶,這一刻我感覺我的世界就要崩塌了,從一開始進入這個靈異世界開始,我第一個認識便是小蝶,也是小蝶處處庇護着我,可是這一刻……

我突然感覺渾身每一寸肌膚都痛到了極點,身子也是顫顫巍巍的再也站不穩,那原本盤在脖子上的鬼脊也是開始一點點的收回了身後之中。

我緩緩的蹲下了身子,小蝶就躺在我的懷裏,她只是睡着了,睡的那樣的安詳。

我想要放聲大哭,可是我沒有,眼淚早已打溼了我的眼眶,我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的,或許大家都覺得我很沒用,可是這會兒我就是這般,無助,我恨自己,卻是無能爲力。

胸中那種痛苦不能用言語表達,看着懷裏的小蝶,那張精緻的面孔上冰冰涼涼,我俯身在小蝶的額頭一吻,然後緩緩的將小蝶放在地上。

“蝶,你等着,等着我!

我心如死灰,如果說在第一次見到小蝶是一種內心的覬覦,第二次見到是驚恐,第三次是適應……到現在,小蝶已經完全的融入了我的生活,她是我楊森的妻子,我的女人,不管她是人是鬼,她總是默默的爲我付出,爲我承受,現在她死了,死在了一個我暫時只能望其項背的對手手上,我恨自己,同時也怨。

我的世界原本平凡,卻是因爲我身懷鬼脈而開始改變。

鬼脈究竟是什麼,我不得而知,我也不想知道,這一刻我突然一心想要求死,看了兒子一眼,他被這個陌生的長髮古袍男子抱在懷裏,臉上也是寫滿了躊躇。

我站起身,一步步朝着王乾走去,就在這時我的身子被一把抱住。

“小子,你腦子秀逗了!快,趕快離開這裏!”

就在我準備再一次打開煞穴衝向王乾的時候一個人頓時將我抱住,不是別人正是留着八字鬍,和趙半仙一樣平日裏吊兒郎當的馬通天。

“帶着你兒子,趕快離開這裏!”不遠處我已經看到了叢峯扛起了葛青峯的屍體,站在慘淡的月光之下一臉擔憂的看着我。

“我拖住王乾,你們趕快走,尼瑪沒想到老子英明一世,今天就要交代在這兒了!”

說話之間,馬通天將我猛地向後一推。

“走!”

吳榮洲從不遠處猛地朝着我跑來,猛地按在我的眉心,然後我便感覺自己的眼前迷迷糊糊的,我知道是吳榮洲他們想要強行帶着我回去,但是這會兒我是絕對不會離開的,因爲兒子和小蝶都在這裏,趙叔也在這裏!

我用力的咬破自己的舌頭,清醒了過來,然後猛地推開吳榮洲道:“吳叔,你們走吧!”

這一刻我是真的累了,真的倦了。

真的想要隨着小蝶而去,反正至始至終我都只是一枚別人的棋子,遲早都會被丟棄,我有權利選擇自己的死亡。

我只想和小蝶死在一起,雖然有着諸多的不捨,但此刻我別無其他的選擇。

“你!”

吳榮洲似乎有些生氣。

我不在理會他們一步步的走向了小蝶,然後緩緩的抱起小蝶。

“哥哥!”

朵朵這會兒也是飛到了我的身邊,一臉的蒼白可怖,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也是穩穩的落在了我的肩頭。

“粑粑,你不要放棄,媽媽不是沒有救,只是……”

兒子突然飛出了那個陌生男子的懷裏,落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後在我的耳邊道。

“兒子,你說什麼?”

我死灰的心猛地一顫,只要能夠救活小蝶,死又有何懼。

“粑粑,媽媽還有救,只是需要

馬上奪回媽媽身體之中的上古佛燈,然後讓媽媽跟着小北去往崑崙。”

就在兒子說話的時候,之前那個長髮古袍男子緩緩走上來輕聲道:“在下蒼龍閣,北!”

一句話讓我的心中猛地一顫,蒼龍閣,這就是蒼龍閣之中的高手?

“小蝶姑娘還有救,不過現在我們現在還是先將王乾困住,只有將王乾困住才能取出被他收取的上古佛燈,小蝶姑娘的神魂已經完全和佛燈融合,沒有佛燈,我們也是回天乏術。”

我點點頭,將小蝶抱到一邊的一塊大石頭邊,小心翼翼的放下小蝶。

而此刻的馬通天已經一步踏出,阻擋住了朝着我們衝過來的王乾。

兒子告訴我,我們必須配合北困住王乾,他才能取出佛燈。

我點點頭,然後一步踏出,八兩叔筆記之上有一種禁術,需要精血爲引,引動天地雷劫,我想我也可以,我不斷的去感知背後的鬼脊,一時之間身後的脊骨飛快的生長,瞬間便已經纏繞住了我的整個肩膀。

就在馬通天被一掌拍飛的瞬間,北冷冷道:“走!”

一時之間,我、吳榮洲、叢峯、朵朵、北瞬間出手。

“哈哈哈哈,都來吧!”

王乾突然大笑起來,對着我們猛地伸手掌,一瞬間我便感知到了身後的山脈似乎開始移動起來。

“靜!”

北身子一閃,已經出現在了王乾的身後,一手拍在地上,吐出了一個字。

一時之間我便感覺到了腳下的地面瞬間凝滯了一般,不但如此我更是看到了那原本伸手操控身後風水山脈的王乾突然靜止了一下。

就是那一下,叢峯已經衝到了他的面前,一腳飛出,便直接踢在了王乾的頭顱之上,王乾的身子微微一顫,頓時大吼一聲。

“逆亂風水,山澗之陣!”

“大家小心!”

叢峯突然低喝一聲,然而這個時候的北卻是身子瞬間消失,飛快的閃爍之間,已經站在了我們幾人的身前。

他看着眼前的王乾,冷冷的吐出了幾個字。

“金木水火土暗!動!”

一時之間地面瞬間劇烈的顫動起來,王乾站在那裏,突然眉頭緊鎖,微微退後一步,然後冷冷吐出了一句話。

“看來我低估你們的實力,沒想到長生事務所竟然一直都是你的背後直接掌控!”

北並不說話,突然雙手飛快的結出了一個手印。

“五行殺陣,風水命數,結!”

就在北話音剛落,頓時整個空間出現了滾滾肆意的陰煞之氣,我知道這便是長生事務所的六屍。

六屍齊出場,我還是第一次見!

(本章完) 我是後來才知道中華大地上蒼龍閣究竟有多麼的神祕,總之類似長生事務所、天龍事務所等在內的一些小的民間自由組織,幾乎都完完全全在蒼龍閣的管轄之下。而且每一個組織的背後都有着一個蒼龍閣的大人物在直接的坐鎮指揮。比如此刻我看到的北,便是葛青峯口中所說的那個神祕的蒼龍閣使者,也就是與八兩叔關係很好的蒼龍閣核心人物之一,當然北的身份我是後來才知道的。

北之所以抱着我兒子出來,那是因爲在王乾出手的一瞬間,兒子便出手了,但是兒子的實力並沒有覺醒,而且每施展一次耗費巨大,所以一出手便被王乾用屍道祕術封鎖在了一片風水之地,好在北及時趕到,破開風水之地抱出了兒子。

畢竟這一次鬼市鬼圖拍賣事件,牽扯的範圍太廣了,正如之前王乾自己說的,他低估了我們的實力,地葬之棺的吸引力毋庸置疑,但是這麼多年陰陽先生隊伍的發展絕對不是單憑着估計和試探就能瞭解到的。

北站在我們幾人的面前,雙手飛快的疊加了一個手印,頓時眼前出現了五道璀璨的光芒。

金燦燦的光芒之中走出了一個披着金色袍子帶着金色面具的男子,這個男子身材高大,揮手之間手上便出現了一道金色的大斧。

不遠處地面瘋狂的生長出了黝黑的樹藤,幾個呼吸之間便已經生長出了一棵人高的大樹,這課人高的大樹不斷的開始有着從地面升騰起來的藤蔓,最後化作了一個人形,伸手之間藤蔓飛舞。

轟的一聲火光漫天,一個小範圍內剎那之間照的透徹,一個渾身都是焦黑的男子一步步從那熊熊火焰之中走出,他的的手上有着一團耀目的火球。

嘩啦啦的水光如之前的樹木一般飛快的凝結出了一個渾身都是水光的女子,這個女子帶着一張天藍色的面具,一頭長髮也是天藍色,身上披着一件不斷閃爍着幽藍色水光的袍子。

就在往前的身後,地面微微一顫,緩緩的升起了一個方形的土柱,嗡的一聲土柱碎開,一個渾身土黃色,帶着白色面具的男子出現在了王乾的身後。

這便是長生事務所的金木水火土,第一次看到五屍的時候我的心中只有一個感覺,那就霸氣,甚至於我不知道北爲什麼還需要我們出手一起才能困住王乾。

“五屍?”

王乾此刻已經金木水火土五屍圍住,五具屍體站在五個方位上。

“結陣!”

當時我並沒有看到暗在哪裏,但是我知道暗一定也是在這個區域。就在北說出結陣二字的時候,王乾也是動了。

王乾雙手放在胸前,那滿頭的長髮無風自動,雙眼瞬間變得血紅,身上更是顯露出了一串串詭異的符文。

五屍瞬間動了,我也是第一次親眼看到五行殺陣,雖然之前在八兩叔的筆記本之中已經見看到了佈陣的一些方法和威力,但是此刻親眼看到的時候依舊是讓我震驚不已,五行殺陣最大的核心便是利用五行圓滿之理將人困於陣中,用五行之力消磨陣中之人的力量,此陣雖未殺,但是實際上是一個困。

就在五行殺陣運轉的瞬間,那站在中央的王乾身體周圍卻是出現了一個巨大透明的鵝蛋一般的東西,每一次運轉大陣的產生的鋒芒都被這樣的一個防護蛋一樣的東西給防住。

“大家做好準備,跟着我念!”

說話之間北咬破自己的手指然後點在眉心。

“五行護身,天屍開路,動!”

在他身後我、叢峯、馬通天、吳榮洲頓時照做,就在我念完動字的瞬間,我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在一剎那不受自己控制一般,我的身軀之外瞬間涌起了一股恐怖的火光,我身子能夠感覺到那火焰一點點的燒灼着我的身軀。

“陰陽五行大囚陣!”

“疾!”

剎那之間,我們一行人便直接飛騰而起,落在了之前已經開始運轉的五行殺陣之中。

嗤嗤嗤!

這一刻我的身軀幾乎不再受自己的控制,身軀之中的力量被瞬間抽空,背後的鬼脊瞬間瘋狂生長,剎那之間直接刺向了王乾。

“鬼軀之脊!”

這一刻從我身軀之中伸出的鬼脊在五行之力的衝擊之下,發出了森白光芒,嘭的一聲便洞穿了王乾身前那恐怖的鵝蛋一般的防護罩。

嗤噗!

鬼脊不但洞穿了那防護罩,更是直接洞穿了王乾的胸口。

王乾一臉驚愕的看着我,然後周身瞬間瘋狂的爆出條條屍氣,剎那之間他那身軀之上出現了無數的符文,這些符文一出現,整個大陣都開始顫抖搖晃起來。

“散!”

北雙手飛快結出一個手印,身子飛快的後退。

自然我也是被火屍帶着飛掠散開。

但就在我們推開的剎那之間,馬通天卻是猛地一口鮮血噴出,他的胸口出現了一道屍氣凝結的長矛,這杆長矛森寒入骨,瞬間便洞穿了來不及躲閃的馬通天。

“尼瑪,拼了,天地一體,三清一脈,開命途!”

馬通天大吼一聲,瞬間我便看到了馬通天一把抓住那洞穿他的長矛,猛地一拉,轉身一拳便朝着

王乾轟去。

“老馬!”

“老馬!”

叢峯和吳榮洲瞬間上前一步,此刻的馬通天猛地抓住王乾的脖子,然後瘋狂的用頭撞去,此刻的王乾被馬通天不斷逼得後退,但卻是一直露出陰森的笑容。

“死!”

終於在馬通天祭出一個古樸的鈴鐺的時候,王乾眉心一顫,渾身瞬間一震,竟然在剎那之間生出了鋒芒的骨頭,瞬間洞穿了馬通天。

伸手一把便抓住了馬通天的頭顱。

嗡的一聲,馬通天的身軀便直接被震飛幾米,而他的頭顱卻是被王乾直接抓在手上,那顫動的八字鬍還微微跳動了兩下。

“老馬……”

我心中猛地一顫,一邊的吳榮洲和叢峯更是拳頭緊握,一臉的殺氣!

一邊的北眉頭緊皺道:“準備!我們再來一次!”

接着我們又一次將滴血的中指對準了眉心,五屍也是剎那之間飛竄而起,五行殺陣瞬間凝結而成,這一次就在我們瘋狂壓制住王乾的瞬間,一道影子猛地拍在了王乾的頭顱之上。

“出!”

就在王乾的身子靜止的瞬間,兒子身子飛到了王乾的面前,一指點在了王乾的眉心,頓時從王乾的後腦勺飛出了一盞古樸的小燈,這盞燈此刻只有拇指大小,卻是佛光萬丈。北一伸手直接將佛燈抓在手上,然後微微凝出了一個手印。

“散!”

瞬間我們飛快的散開,這次只有不到三秒的時間。等王乾恢復的時候,他頓時瘋狂的嘶吼起來。

“你們這些螻蟻,竟然……”

就在他說話的剎那之間,站在我身前的北突然冷笑一聲,身子瞬間一閃,已經站在了王乾的身邊,一伸手直接抓住了王乾的脖子。

“你!”

王乾突然臉色大變,我的心中也是猛地一沉,看着那深不可測的北,突然有些不明白爲什麼他一開始不這般霸道的出手。

“沒了佛燈,你便沒有了任何可以讓我畏懼的東西,給你一次機會,臣服蒼龍閣。否則,死!”

北的話雖然很輕,但是我們都聽的清清楚楚,我第一次見識到了蒼龍閣的霸道之處。我這才明白之前爲什麼北的出手都有些忌憚,原來是怕小蝶身上的那盞佛燈,王乾得到了佛燈卻是不知道如何運用,這也算王乾自己倒黴。

就在北說完之後,王乾卻是仰起頭冷笑一聲。

瞬間王乾的身後黑氣瀰漫,一隻巨大的手掌直接抓住了他的然後飛快的淹沒在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夜空之中。

(本章完) 那瀰漫長空的黑氣來的快去的更快,幾乎在一分鐘之內便帶着王乾消失在了滾滾黑氣之中。

籃壇狂鋒之上帝之子 叢峯對着虛空散亂的黑氣猛地一抓,然後飛快的畫出了一道符文,咬破中指點在桃木劍之上。

“不要追了!”剛要念動桃木劍引路的法訣便聽到了北的聲音。

隨後北又是長嘆一聲,看着那點點散去的黑氣許久在轉過身來輕聲道:“我們還是先趕回酒店吧!”

北發話了,我們自然沒有任何的異議,而且之前那恐怖的黑氣絕對不是一般的高手,至少也是和北一個級別的存在,更何況這會兒我們每個人都是身受重傷了,如果再不休息一下的絕對會崩潰。

我抱起小蝶的屍體便跟着北。

我們一路下了山,在回首看這整座冥山,我幾乎能夠感覺到整個冥山之上都是屍氣翻滾。

叢峯他們的車都在山下,我們一下山便坐上了車,這會兒我早已累到了極點,一坐在車上便開始大口的喘着粗氣,抱着小蝶,靠着那柔軟的座椅,我好半天才緩過來,喝了幾口叢峯他們遞過來的營養液,才稍稍好點。

這裏距離金城還有點距離,一路上北就坐在我的身邊。

北告訴我們,原本這件事蒼龍閣是不會出手,只是因爲尋龍會和鬼淵的人都出手了,而且策劃了這一場大陰謀,想要幫助王乾煉成煉屍塔,而王乾許諾給他們的便是地葬之棺之中的祕密,九葬天衣。

九葬天衣其實就是之前所提到的地葬之棺之中的那件衣服,當年帝王的衣冠冢。九葬天衣不過是這件衣服的名字罷了,不過讓我完全沒有想到的是,王乾竟然有如此龐大的力量,竟然能夠設下這麼多的大陣將從鬼市之中出來的所有的人都完全困住。當我問起軒爺情況的時候,北告訴我們軒爺動用了祕術,恐怕凶多吉少,不過應該也會成爲王乾煉屍塔之中的一人。

對於煉屍塔,我以前只是在八兩叔的筆記本之上看到,並沒有親眼的見過,甚至連傳聞都沒有聽說過。一路上北給我們講述了他所知道的煉屍塔。

煉屍塔乃是魔門的手段,在這個世界上存在着妖魔鬼怪這已經是毋庸置疑了,能夠見到他們,走上這一條陰陽之路,自然不會懷疑妖魔存在的真實性。北口中的魔門,便是魔族,我之前並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真正有着魔族的存在,以爲這些成魔都是因爲自己的心中慾望過多過大,修煉到最後難以化解,最後成魔,還有就是那些妖怪在度過三劫的時候因爲心魔產生,導致走上了魔途。

但是就在今日,北告訴了我們在這個世

界上有着魔族的存在,而且魔族還有很多的分類,比如地底魔族、天魔等種類的存在。爲了讓我們信服,北還舉了一個他曾經接到過的一個任務,原本以爲是個小事,最後卻是牽扯出了一個隱藏在大巴山脈之中的魔宗,紅塵魔宗。最後還是用一把上品的寶器長劍才和平解決了此事。不過北說這件事的時候已經是他十六七歲的時候,如今的北都一百來歲了。

對於王乾,北只是說了幾個字。

王乾不能死,他乃是將來一個至關重要的人物,我當時並不明白北這樣說的意思,等我明白的時候才知道當初王乾恐怕連十分之一的力量都沒有施展出來。北還告訴我,煉屍塔就算被王乾煉成了,其實也沒有什麼,只是四城不能死,我們必須要將他們救出來,至於其他的人,他並不在乎。

當時我還太稚嫩,太多的謎團我都沒有解開,所以我根本就不明白北當時做出的決定,然而坐在前面的叢峯和吳榮洲卻是沉默不言,似乎很贊同北的話。

回到了金城賓館已經是凌晨的四點過了,這個時候的天最黑,我們下車的時候幾乎看不見馬路,要不是賓館外的燈光,我們根本就不可能走過去,更讓我們驚訝的是,整個馬路上沒有一輛車,這樣的情況在金城是很少發生的,總之一切都顯出異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