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屋子門口,他卻有些近鄉情怯了,幾次擡起的手終究還是沒敢叩響這扇房門。

這前前後後折騰了好幾次,林寒看不下去了,幫他出手,敲響了房門。

“來了。”房門後傳來了一道明朗的女聲,小悟的表情顯得越發的激動起來。

“娘!”房門打開,小悟直接撲入了對方的懷裏。

對方愣了愣,反應過來之後,滿眼欣喜的看着眼前這種陌生透着熟悉感的臉。

“小悟!是你嗎?”她很激動,擡手捧着他,滿眼都是濃濃的母愛之情。 有那麼一刻,林寒很羨慕小悟師兄,因爲他在這個世界,有孃親,有家人。

靜靜的站在他們身後,直到他們娘兩寒暄完了,林寒開口主動跟對方打招呼,“伯母您好,我叫林寒,是小悟師兄的師弟。”

林寒的話成功過的吸引了那個婦人的注意,將目光投放到林寒的身時。兩個人的眼底皆閃過了一閃而過的錯愕。

林寒是吃驚對方的長相和模樣爲何會跟楠兒有些類似,而對方則是詫異於,林寒的長相爲何會如此精緻。

“是誰回來了?”一道爽朗的男聲傳來,三人同時望去,發現從屋子裏走出了一個年男子。

這個年男子身穿一襲灰色長袍,模樣不俗,氣質脫塵。給人一種天外謫仙的感覺,林寒大吃一驚,在這個世界,有這樣氣場的人不多了。

“菩提哥哥,是小悟回來了。”婦人明媚一笑,親暱的稱呼讓林寒傻了傻。

菩提……

這個名字不會有些怪嗎?

“臭小子,還知道回來,我還以爲他不會回來了。”男子說完,將目光投放到了小悟師兄身。

“爹。”小悟師兄似乎有些懼怕自己這個父親,結結巴巴的開口叫了一聲爹。

“嗯,當初送你去煉丹學院,你埋怨我狠心。如今怎麼想到回來了?”原來小悟師兄是被逼着去煉丹學院的。

“兒子不敢。”畢竟幾十年未見,他們父子之間,早有了隔閡。

林寒隱約看出了小悟師兄的父母身都有着靈力的波動,只有修行者才能讓自己的外貌永葆年輕,小悟師兄的年紀已經快五六十歲了,卻還是一副少年的模樣。那他的這對父母,最起碼也有百歲了。

“好了,老大好不容易回來,菩提哥哥你怎麼還故意說氣話。明明你也很想他的。”婦人咕噥了一句,伸出手,將小悟和林寒給領了進來。

“哼!”年男子冷哼一聲,沒有再多說。

一行人進了門之後,年男子跟在後頭,將屋子的門給關了。

不知爲何,林寒總覺得眼前的這個男子很眼熟很眼熟,眼熟到曾經自己有一段時間裏好像在哪兒看到過這張臉。

他跟在小悟師兄身後,沒有多說。

“娘,不是你給我寫信,讓我回來解決火靈的問題嗎?”若不是因爲這件事情,小悟師兄怕還在跟自己的父親置氣,不願回來。

“哦,你看看,你娘我這個記性,記性太差,給忘了。”婦人一聽,尷尬的笑了。

“那麼只小火靈還需要讓你回來解決?是你娘想你了。天底下哪兒有你這麼狠心的兒子,一走是幾十年不願意回來看看我們這兩個兩人家的。”年男子的表情總算有了一些鬆動,尋了一處位置坐下。

“你們不老好麼,而且,你們不是有妹妹了嗎?”小悟師兄不滿的咕噥一句,低着頭,不敢多說什麼。

“別提你那個妹妹!”沒想到說起那個妹妹,父親的語氣是直接氣炸了的狀態。

“妹妹怎麼了?”對這個剛剛生下不久分開的妹妹,小悟是沒有多少記憶的,只是憑着每年在學院收到孃親寄給自己的畫像看到妹妹的模樣的。這個妹妹長的跟孃親極爲相似,孃親在信件裏還說,妹妹總是頑皮搗蛋,惹父親生氣。

“你爹這個暴脾氣,將你妹妹給趕出去了。”婦人有些頭疼的回答。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一下。”林寒算是聽出來了,敢情這個地方根本沒有火靈?這只是小悟師兄的孃親用來哄騙小悟師兄的幌子?

“何事?”一家人這纔不好意思的發現在場還有外人。

“這裏,沒有火靈嗎?”他可是爲了火靈而來,如果沒有,豈不是白來這一遭了?

“有啊!在後山的那個山洞裏關着,那火靈已經幻化成了一隻古神獸,兇猛的很啊!老夫可是廢了不少的力氣將他馴服的,怎麼?少年你跟過來是見見世面的?”年男子總算注意到林寒了。

“不是的爹……這是我請來馴服火靈的人。”小悟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

自己是還沒有達到那個本事水平,但是人林寒有這個本事啊!

“火靈竟然還能幻化成實物!”林寒大吃一驚,這簡直是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觀啊!

“自然,凡人都能修煉成仙,更何況是火靈這個物種。”年男子理所當然的開口。

“那菩提叔叔,那火靈,幻化成什麼神獸了?”林寒有些好,那到底是什麼神獸。

“他是從黑海來的,當時來到這個漁村,像瘋了一般,到處破壞房屋莊稼,我是實在沒有辦法了,纔將他打傷鎮壓的。”菩提說的好不無辜,林寒眉頭皺的越發厲害了。

“黑海來的?”黑海來的……難道是……

當林寒意識到可能是從他那個世界來的,而會被這裏的人誤認成火靈所幻化出來的神獸。那必定是跟火相關的,火……火麒麟!緋笑天尊!

縷清了思路之後,林寒簡直要瘋了,直接從位置站了起來,“能帶我去後山嗎!”林寒在心裏直呼希望不是火麒麟,若是火麒麟來了這裏,那他的女兒呢?小楠兒在哪兒?

“自然可以。”見林寒如此急切,菩提下意思的看了一眼自家的兒子,只見兒子衝着自己點點頭,他才起身,打算帶林寒過去看看。

林寒哪裏還坐得住,連忙跟了去。

兩人一前一後去向了後山,跟在這個男人身後,林寒越發感覺到面前的這個男人深不可測,絕非是一般人。

“在這座山了,你自己去吧!”對於那個古里古怪的物體,男人還是有些避諱的。

“好。”林寒點點頭,的確在一處感覺到了火光。

順着這縷火光的來源,林寒了山。

“菩提老兒!別以爲跟老子裝了失憶老子能忘了你!把老子放了!老子出去了定要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纔剛剛到山洞口不遠,聽到從山洞裏傳出了雷鳴般的吼叫聲。這聲音聽着很耳熟,不過這暴怒的程度,實在跟他記憶的那個人相去甚遠。 林寒靠近山洞,仔細往山洞裏看了一眼,忽然發現一個大物體撞了山洞口的結界,霎時間,鮮血肆意流竄。但是山洞裏的那個物體還在鍥而不捨的撞擊着結界。

“天尊!緋笑天尊!”當林寒看清了對方的長相時,心裏咯噔一聲,慌到不能再慌了。緋笑天尊在這兒,那自己的女兒呢?

“誰!”結界的那位聽到了林寒的聲音之後一下子冷靜了下來。

“是我!林寒!小楠兒的爹爹。”林寒怕說了自己的名字對方還是不清楚自己是誰,所以乾脆提出了自己女兒的名字。

“小楠兒……哦對!小楠兒的爹爹的確叫林寒沒錯!小子,你怎麼會在這裏!”隔着結界,山洞的火麒麟總算冷靜下來了。

放鬆之後,他的身形幻化成了一個孩童的模樣,跟林寒在他們那個世界見到的一樣。

幻化成了人身林寒才發現火麒麟身的傷勢不是普通的重,簡直可以用傷痕累累來形容了。不僅如此,他的四肢還被一種玄鐵所製成的東西給捆住了。那玄鐵還施加了靈力,讓那個他根本無法逃脫。

“師傅,這結界跟這東西能破開嗎?”林寒心急如焚,直接請教在自己空間裏的器老。

器老聽到了林寒的聲音,心念一動,從空間裏走了出來。

當看到林寒面前的那隻火麒麟時,眼底閃過一抹精光。

“好苗子!好苗子啊!”這激動的模樣看的林寒有些似曾相識,不是當初拐自己當學生時的模樣嗎?

“這樹精是誰?”緋笑一臉懵逼的看着眼前的這個看起來跟樹精似的器老,開口問了林寒一句。

“咳咳……我師傅,這片大陸最著名的器師,器老。蒼穹爐是他做的。”林寒壓低了自己的聲音,得虧器老在煉器方面嚴肅了一些,在其它方面還算開得了玩笑,不然的話,一些較真的人怕是聽到緋笑的這句話要一巴掌揮過去。

“什麼!”蒼穹爐緋笑自然是清楚的,那可是他們那個世界最強大的丹爐,別成爲萬爐之爐。沒想到竟然是出自這個看起來像個樹精的老人手。

器老壓根沒空管他們的對話,在他們對話的功夫,已經悄悄的撤下了山洞口的結界不說。身體也已經挪到了緋笑的身旁,手指合併成劍狀,輕輕的在這捆住了緋笑的玄鐵點了一下,這玄鐵消失不見了。

如果說緋笑剛開始還有些不相信這老頭會這麼厲害,那麼現在是完全相信了。

瞠目結舌的看着這散落一地玄鐵鏈子,他一臉震驚的看着眼前的老人。

“小夥子,我看你骨骼清,自身攜帶的火焰也不錯,要不要考慮跟老朽煉器啊?”這語氣跟表情也跟當時忽悠自己煉器時一模一樣……

林寒嘴角抽搐了一下。

“我能說不嗎?”緋笑也覺得這老人笑容背後的和善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那我將這些玄鐵給你弄回去。”老人平靜的語調背後,濃濃的威脅之意可想而知。

“……”這纔對嘛!這纔是那個虐起自己來幾近變態的師傅。

林寒不禁心有慼慼,感覺要爲緋笑天尊默哀一分鐘。

“我跟!”緋笑咬牙切齒,這老頭的修爲不低,遠在自己之。更重要的是,他能夠將自己困在這裏的菩提小子相抗衡,能夠成爲自己的離開這裏的依靠。

“不錯不錯,我煉器一族又多了一個人員。”器老滿意的點點頭,“若是有人爲難你,別怕,報出爲師的名字,這大陸之,沒人敢刁難你的。”器老看出了緋笑眼底的顧慮,擡手在緋笑的肩膀拍了拍。

這掌風之還帶着一絲探視的靈力,緋笑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了許多。

“修爲不錯,真仙階品,這個小子的靈仙要強一些。而且看起來年紀雖小,但勝在力氣不錯,這小子好。既然如此,那你是師兄,他是師弟吧!”器老這輕輕的一掌摸清了緋笑的底細,讓緋笑的臉色變了變。

“林寒,還愣着做什麼?趕緊喂丹藥!沒看見你師兄成這樣了嗎?”器老轉過頭看了林寒一眼。

林寒無言以對,得,敢情自己成了移動的藥盒子了。

碰巧自己身也帶了真仙階品的療傷丹藥,林寒拿出了一枚,放到了緋笑手。

“你小子進步神速啊!竟然已經能夠煉製出天尊階品的丹藥了!”緋笑一臉駭然的看着林寒,從林寒手裏接過了丹藥送入嘴裏。

“不止,我最高能夠修煉的丹藥階品是玄仙。”林寒說的好不無辜,緋笑聽得嘴角直抽抽。

“玄仙是什麼鬼?”聽起來好厲害的樣子。

“是你這天尊階品還要高一階,咱們兩個的階品,在這裏,算是最低的。”林寒有些不忍打擊緋笑天尊。畢竟他跟自己不同,在那個世界待了萬年的時間,才修煉到了相當於至尊的天尊階品。結果來了這裏,被這裏的人狂虐關押起來算了,還被告知成了最弱的存在,是個人都無法接受這樣的落差。

果然,林寒話音落下,緋笑的臉再也找不出一絲笑意,丹藥落肚之後,他的臉色倒是好看起來了,身的傷勢也好的差不多了,不過還是有種快要暈過去的感覺。

“好了,你們辦完了事情,一起來空間找我。既然拜了我爲師,不能懈怠,林寒你爲了趕路已經兩天沒有好好的訓練了。這可不行,你的臂力完全不行……”器老一面絮絮叨叨,一面搖頭消失在了兩人面前。

林寒扶額,攤這麼一個無敵的師傅,他也是很無奈的。

“林寒,你沒騙我?”緋笑好半天了才反應過來,轉過頭木然的看着林寒,開口問道。

林寒嘆了一口氣,擡手揉了揉他的腦袋。

或許這是下意識的動作,沒辦法,他們之間的身高差距,實在讓林寒很容易的做出這個動作來。“節哀順變,我剛來這裏的時候也不能接受。”

【你們要的八更回來了~雞蛋累趴,明天繼續】 “你怎麼放出來的?”看到林寒將這個火靈帶下了山時,菩提有種做夢般的感覺,自己的修爲難道低到連靈仙階品的人都能夠隨意的解開自己的設下的結界了嗎?

他有種自己萬年以來都白白修煉了的感覺。

“菩提老兒!我說過,你是困不住我的!”正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尤其是緋笑對菩提,那簡直是恨到了極點。不過有一點還是讓菩提很詫異的,爲什麼菩提所說的語言是他們那個地方古魔之地的古魔語。

當年私藏了他的主子風裏希,還害的自家小主子莫名其妙的喜歡了他。這件事情他要負起全責。更讓人氣憤的這廝不負責任的丟下一堆爛攤子管自己身歸混沌了。完全不給任何人反應過來的機會。如今異世重見,他竟然當做完全不認識自己!這叫緋笑根本沒辦法去忍,咬牙切齒的開口說了一句。

“沒想到你還有點水平。”菩提嗤笑一聲。若說是林寒放出來的,那是萬萬不可能的,但是這火靈本身不一定了。身爲火靈,可能他的結界對他沒有什麼作用也不一定。

“對不起伯父,他是我家的長輩,跟你之間一定是存在什麼誤會。而且他不是什麼火靈。他是古神獸,火麒麟。”難不成這個世界沒有火麒麟這物種,不然緋笑也不至於被認成是火靈啊。

“你家的長輩?這傢伙可是從黑海里跑出來的,難不成你也是從黑海里跑出來的?”菩提微愣,這不是兒子的同門師弟嗎?怎麼會跟這火靈扯關係,“還有,什麼叫不是火靈……”對方滿眼的困惑不解,不是火靈,又是如何?

“不對!火麒麟……火麒麟百萬年前的那戰已經絕跡了,這世根本沒有火麒麟這個生物。”雖然隱居在在小小漁村,不過對這個大陸的事情,他還是知道的很清楚的。

“所以我們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們是從下界來的。”林寒開口解釋。

“下界!竟真的有下界這樣的地方嗎?”這也是菩提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事情,下界之於他們這些修行者的口,都是一個很神祕的存在,沒人知道那個地方到底存不存在,更加沒有人見過那裏來的人。

沒想到林寒跟這個小孩兒是從那裏過來的人。

“那你師父,也知道了你的身份嗎?”菩提皺眉,此事非同小可,難道清聖子也知道了林寒的身份嗎?

“師父自然是知道我的身份的,不然也不會收我爲徒。”林寒開口回答。

“哦,原來如此。不過小子,這小子兇猛的很,不適宜放出來,會傷人的。”菩提對緋笑還是有着很深的成見。

“兇猛你妹!老子又不是畜生!”不得不說,原本已經在他們那個世界修行的氣若神定的緋笑天尊來了這個世界簡直像個脾氣忽然暴躁起來的孩子一般。或許眼前的這個菩提要負起許多的責任。

“神獸也是獸,是畜生,沒錯。”菩提用氣死不人不償命的語氣陳訴這件事情。聽得菩提差點沒有氣岔氣。

“老子不是!你找死!”緋笑咆哮一聲,朝着對方猛撲了過去,在飛躍到半空時,幻化成了火麒麟的模樣。

在快要將對方撲倒在地時,忽然一股力量襲了他的腹部,將他狠狠的給撞開了。

火麒麟觸不及防,結結實實的捱了一記,身子直接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方。

“你!”好不容易修復的內傷又崩了,緋笑吐了一口鮮血出來。

這種最弱的感覺,簡直太要人命了。

“看到了沒,小傢伙,這傢伙天生狂躁!”菩提看向林寒,一副你看吧的模樣。

說完,他又打算動手對緋笑進行封印。

“不行!伯父你不能動他!他是器老的徒弟,器老你知道吧!”林寒可不想再將自己煉器的那個師傅請出來在他耳邊碎碎念,只能按照師傅所說的那樣,將他的名號搬出來。

“器老?”菩提的眉毛皺的越發厲害了,“你不是說他是剛剛從下界跑來的人嗎?怎麼成了器老的徒弟?而且,難道你們不知,器老已經在萬年之前羽化成皇,飛昇至層仙境了。”器老是誰,怕是從萬年前活到現在的人都會知曉,他是其一個,自然是對器老之人有所耳聞。他是這片大陸唯一一個從煉器修煉成皇的一個。他所煉製的法器,沒有一個人能夠擋住它的威力。有些法器,甚至還能對付聖皇階品的大能。是一個被整片大陸成爲鬼才的存在。

“啊?”林寒跟緋笑皆是一臉驚愕,對視一眼,兩人有些沒辦法了。

“所以你說這小子是器老的徒弟,我是不相信的。”言外之意,他還是要將緋笑關起來,省的他跑出去禍害人。

“你敢!”緋笑瞪着通紅的大眼,一副恨不得將對方給撕了的模樣。

“我有何不敢?你還敢冒充器老的徒弟,更是不能讓你出去禍害人!”不知爲何,看到這小子菩提是左右橫豎都看不順眼。

自己本來也算是一個溫潤如玉的君子,怎麼到了這小子這裏脾氣也開始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我當是誰這麼大的口氣,要對我的愛徒下手,原來是你啊……菩皇你不是應該跟我一樣,羽化成皇在層仙境待着了嗎?怎麼還在下層仙境待着。”一道熟悉的聲音出現,適時的爲他們解決了困難。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菩提的臉色也是變了變。

“沒想到還真是您老前輩,既然是您的徒弟,那罷了。我放過他。”菩提看了緋笑一眼,這小傢伙的運氣不可謂不好。

纔剛剛來這裏,認了器老做師傅。

器老那老頭成天神出鬼沒的,自然不是一般人能夠對付的。

菩……菩皇!

林寒徹底的被對方的身份給驚呆了,竟然是菩皇!

小悟師兄的爹已經是聖皇階品的最強者了,怎麼還會在他們下層仙境待着呢?

而且,還讓小悟師兄去煉丹學院學習。若是他沒有猜錯的話,菩皇其名也煉丹學院歷來名人榜,他本身也會煉丹啊! 既然如此,又何苦送自己的兒子去煉丹學院去學煉丹。

“我身份之事,還請你爲我保密。我與我的妻子,只是想過過普通人的生活。”說起自己的身份,菩提還是有諸多避諱的。

“好的前輩,我知道了。”林寒點點頭。

“可惡啊!”最想吐學的怕只有緋笑了,自己修煉到天尊境界是最差的也罷了,沒曾想來了這個世界,遇到故人,故人的修爲已經在這個世界之巔了。如此落差,叫他怎麼能夠忍受。

“而且你我都爲人父,你應該知道,自己教孩子是教不好的。”菩提看了林寒一眼,那一眼似乎直接將林寒看穿了。

一句話音落下,林寒跟緋笑的表情都不淡定了。

尤其是緋笑,一把抓住了林寒衣服,“對了林寒!不好了,小楠兒跟龍戰還有太老君都被抓了!”之所以能夠熬過黑海,自然是因爲龍戰是一個被水靈接納的人。所以才能通過古魔之地的墨池來到這裏。可是他們一來到這個世界,被人抓起來了。

他是好不容易突破重重關卡,才從那裏逃出來的。

沒想到才岸被人給抓起來了,現在他已經完全不知道他們的蹤影了。

“什麼!他們都來了!”林寒大吃一驚,那幾人,可都是自己最在乎的人啊!

林寒心急如焚。

“你先莫慌,你且好好的說說,是誰抓了你們,具體的情況又是如何?”菩提也意識到這件事情不小,看到林寒急成那樣知道了。

“嗯。”緋笑也總算不跟對方針鋒相對了,他知道,此事能夠幫助他跟林寒的,只有眼前的這個男人了。

識時務者爲俊傑,註定鬥不過,那不如先搞好關係。

思及此,他開始描述起林寒離開他們那個天界之後的事情。

起初是小楠兒說想爸爸了,打算拉着自己去看林寒。沒想到緋笑帶着小楠兒天地下的尋找了一遍,都沒有找到林寒的蹤跡。最後從旁人口得知,林寒去追查異世來者的消息了。順藤摸瓜之下,緋笑找到了古魔之地,這地方他自然是知曉的。因爲以前他也是古魔族的一員,最後被伏羲仙尊馴化,褪去了魔氣,成爲了天獸。

這墨池池水不是已經身爲天尊的他能夠進入的地方,多方打聽之下,他找到了龍戰。因爲龍戰是天界爲數不多獲得水靈認可的人,而墨池的池水,一方面必須是古魔族人才能進入,另一方面則是經過水靈認可之人才能進入。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