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笑了笑道。

現在他發現,裝逼的感覺是真的爽,難怪之前遇到那麼多傻逼喜歡裝逼。

只不過,秦穆然和諸葛輕狂與他們都不一樣,別人以為他們兩個是在裝逼,但是卻不知道,他們兩個是真的牛逼。

「嘭!」

包廂的大門被推開,門外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為首的一人,器宇軒昂,眉清目秀,身上綻放的光芒將所有來的人全部掩蓋。

京城七大家族之一白家的未來繼承人,白家大少白無情!

白無情推開門,看到眼前黑壓壓跪著的十幾個人后,哪怕是他也有點緩不過神來。

「大哥….救我,救我!」

地上的白蕭然看到白無情到來,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眼睛中有光。

「蕭然,怎麼回事?」

白無情看到白蕭然這狼狽樣,眉頭一皺道。

「是他們,他們兩個完全不把我們白家放在眼裡,我說我是白家的人,他們都照樣打我!」

白蕭然手指著秦穆然和諸葛輕狂說道。

「是啊!白大少,我們就是來吃個飯,但是他們卻讓我們跪下,什麼時候我們受過這樣的屈辱,您可得為我們做主啊!」

地上跪著的眾人齊齊說道。

「哼!敢不把我們白家放在眼裡,我倒要看看是誰!」

白無情冷哼一聲,說著便是向著白蕭然手指的地方看去。

這不看還好,一看,白無情整個人就像觸電了一般,愣在了原地。

「大哥,就是他們兩個,你一定要好好收拾他們,為我們出口氣!」

白蕭然指著秦穆然和諸葛輕狂很是氣憤地說道。

「閉嘴!」

白無情陰沉著臉,對著白蕭然怒吼道。

「大哥,怎麼?你怎麼對我凶啊,他們才是罪魁禍首啊!」

白蕭然沒有想到白無情會突然這樣,一臉懵地看著白無情。

白無情過來是幫自己找場子的,但是他現在在呵斥自己?

「閉嘴!」

白無情看到諸葛輕狂和秦穆然以後,眼角都忍不住顫抖,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白蕭然這個蠢貨,第一次來京城就得罪了京城臭名昭著的兩大煞星,諸葛輕狂和秦穆然。

一個是碾壓他們父親那一代的絕世狂人,另外一個碾壓他們年輕一代的新狂人,還是京城第一大少,沒有一個是好惹的。

平常遇到他們其中一個都算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了,京城現在的頂級大少哪一個看到他們不是繞著走。

這傢伙可倒好,一下子遇到了兩個,什麼人品啊!

難怪被打,也活該被打!

「諸葛叔叔,秦大少,我這個弟弟第一次來京城,並不認識二位,所以有些冒犯,還請多多海涵!」

白無情臉上帶著微笑,看起來很是溫和,走到秦穆然和諸葛輕狂的面前說道。

「白無情,這就是你們白家的人?挺厲害的啊,就連你老子白林海也不敢像他這樣對我說話吧!看來時間久了,你老子是忘了被我那時候摁在地上摩擦摩擦的事情了吧!」

諸葛輕狂瞥了白無情一眼,絲毫不給面子道。

「…….」

白無情聽到諸葛輕狂這話,頓時愣在了原地。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諸葛輕狂會在大庭廣眾下說出這麼一件事來,這件事一直都是白林海的恥辱,也是白家的忌諱,堂堂白家的家主,在年輕的時候被摁在地上摩擦,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可是現在諸葛輕狂說出來了,白無情卻是不敢反駁,因為眼前的這位可是真的生猛,若是反駁的話,白無情絕對相信,他有可能也把自己摁在地上跟隨著他老子的步伐,摩擦摩擦。 “大寶,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良苦用心的!”

趙小川心中憤憤的想道,腳下的步伐快了不少。

片刻後,趙小川來到了禮堂中,並且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禮臺上李若曦和安希俊。

“這兩人真是天生的一對啊!聽說他們兩人青梅竹馬,從小就認識了!”

“這是令人羨慕的一對,我什麼時候可以擁有這樣心愛的人就好了!”

周圍人們的豔羨的聲音傳入了趙小川的耳朵中,讓原本想要破壞婚禮的趙小川心中產生了一絲動搖。

“也許真的若曦和安希俊在一起才能獲得真正的幸福!”這樣的念頭在趙小川心中一閃而過。

隨即趙小川便想到了之前和王燁的對話,想到了剛纔郝大寶堅決的態度,更想到了曾經在劉莊子時和李若曦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頓時堅定了信念。

“我是不會讓若曦和自己不喜歡的人在一起的!”

趙小川抱着這個信念向着禮臺走去,但就在這時陡變突生。

他看到若曦身體一晃,安希俊扶住了她。

緊接着安希俊的嘴貼在李若曦的耳邊似乎說了什麼,李若曦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絲幸福的笑容。

沒錯!是幸福的笑容!

趙小川太瞭解這個笑容了,這個笑容是李若曦曾經在喊他‘小川哥哥’時,臉上纔會泛出的笑容,可是此刻這個笑容李若曦卻是對着安希俊綻放出來的。

“莫非若曦覺得和安希俊在一起纔是真正的幸福麼?”

趙小川心中頓時生出一團亂糟糟的感覺,邁出去的腳步頓時停頓了下來。

李若曦身體一晃,安希俊伸手扶住李若曦的身子,嘴巴貼在李若曦的耳邊小聲道:“怎麼?莫非之前的藥物用的太重,壓制不住鬼胎了麼?”

李若曦微微點頭,臉色有些蒼白。

安希俊繼續說道:“如果不行的話,就不要勉強!早早結束就好了,至於李伯父那裏我回去說的!”

李若曦最擔心的就是父親,所以聽到安希俊這麼說,臉上立刻露出了一絲感激的微笑。

趙小川看着兩人有說有笑的在禮臺上談笑風生,心臟像是被一把尖刀慢慢地劃開,一瞬間從傷口中流出的悲傷、苦澀將他的整個身體填滿,讓他有種身體輕飄飄,好像再也不屬於自己的感覺。

“呵呵,趙小川,我找的你好苦啊!你不是要一個人去破壞婚禮麼?怎麼還在這裏?”

正當趙小川感覺自己的靈魂和肉體要分離時,一個熟悉的譏諷聲傳來。

趙小川轉頭看去,發現王燁手中端着一隻高腳杯,搖晃着其中的紅酒出現在他的面前,而在他的身後顧媛夢正畏畏縮縮地打量着自己。

看到顧媛夢,趙小川心中頓時浮現出一個邪惡的念頭,一個跨步掠過王燁,來到顧媛夢的身邊,抓住她的手腕,低聲道:“你不是想讓安希俊回到你的身邊麼?我答應你們之前的計劃!”

顧媛夢眼中露出了一絲驚喜的神色,但還是有些猶豫的看向王燁。

王燁臉上一絲愕然轉瞬即逝,隨即搖頭譏諷說道:“趙小川我還高估了你啊!我原本以爲你還會再堅持一會兒你那愚蠢的理念,沒想到這麼快就投降了!”

“少廢話!這不是你們希望的麼?”趙小川赤紅着眼睛看着李若曦和安希俊,口中冷冷的說道。

“沒錯!這確實是我們希望的!”王燁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然後衝着顧媛夢說道:“之前我給你說的你還記得吧?好好按照我說的做,那麼你的安希俊一定會回到你的身旁的!”

顧媛夢重重的點點頭,然後挽着趙小川的胳膊向着禮臺的方向走去。

王燁看着兩人向着禮臺走去,漸漸地消失在人羣中,嘴角露出一絲邪笑。

“我真是不明白你們人類的想法,爲什麼趙小川明明喜歡李若曦卻要選擇這麼愚蠢的方法報復呢?”

一個長着一對血瞳,身體半透明的嬰兒出現在王燁身邊,看着禮臺的方向,好奇的說道,而在旁邊的人們似乎根本就看不見他一樣。

“老大,別說什麼人類?你可別忘了你也有一半屬於人類!”王燁轉頭看着嬰兒,臉上露出一絲無奈說道。

嬰兒的血瞳看着王燁,回道:“我自然沒有忘記,不過你別忘了我的另一半可是鬼!”

王燁偏頭掠過嬰兒的血瞳,似乎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下去,自顧自的說道:“所謂愛之深,恨之切!愛可以讓一個人降低智商,恨也會讓讓一個人喪失理智!趙小川就是這種情況!”

“真是夠複雜的!愛一個人把他留在身邊不就得了,恨一個直接殺了他不就好了?何必這麼麻煩?”嬰兒皺眉道。

王燁嘴角露出一絲苦笑,說道:“老大,人本來就是這麼麻煩的生物!這一點你不是早就知道了麼?”

“我是知道啊!”嬰兒兩隻胖胖的小手保住了自己的腦袋,說道:“只是我不明白媽媽爲什麼讓我要理解人類這麼麻煩的生物!”

王燁嘴角的苦笑越來越濃厚,完全沒有了之間的瀟灑,一張臉完全變成了苦瓜。

“反正我不管!”嬰兒忽然說道:“王燁,你必須幫我瞭解什麼是人,不然的話,我就吃掉你!”

王燁臉上的苦笑一僵,但隨即便恢復了正常,笑道:“其實你不用三番五次的提醒我,如果可以我也想了解什麼是人,更想知道女人的心是怎麼樣的?”

“女人的心水太多,吃起來不好吃!”嬰兒搖搖頭說道,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一顆心臟,咬了一口,頓時滿嘴的鮮血,然後含糊不清的說道:“對了,王燁,之前你讓我解決的人我都解決掉了,現在已經沒人可以阻止趙小川了!”

王燁看着旁邊嘴角染滿鮮血的嬰兒搖搖頭,然後發現趙小川已經走到了禮臺上,眼中迸射出濃厚的興趣。

“趙小川、還有小夢,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禮臺上,安希俊臉色難看地看着眼前胳膊挽在一起,好像情侶的兩人微笑的看着自己,低沉着聲音說道。 面對諸葛輕狂的責問,白無情那叫一個尷尬。

心裡不知道問候了白蕭然多少遍。

惹誰不好,偏偏要惹這兩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瘋子。

「諸葛叔叔,這件事,我們白家並不知曉,白蕭然他也是剛剛來到京城,並不了解這些,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就不要跟後輩計較了,免得落了身份。」

白無情看著諸葛輕狂,說道。

「呵呵,我可以不跟他計較,但是我可以跟你計較啊!」

諸葛輕狂冷笑一聲。

「跟我計較什麼?」

白無情聽到這話頓時就懵了。

自己剛剛來,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就無緣無故地躺槍了?

「當然要跟你計較了,白蕭然是不是你白家的人?」

諸葛輕狂看著一旁已經不敢說話的白蕭然問道。

「是。」

白無情點點頭,這是不爭的事實。

「既然是你白家的人,你作為白家未來的家主是不是該承擔責任?」

諸葛輕狂看著白無情接著問道。

「這……」

被諸葛輕狂這麼一問,白無情頓時愣住了。

他不知道該怎麼說,因為諸葛輕狂說的都是對的,他根本就沒有機會反駁。

「你說我一個長輩跟晚輩計較這些,確實是有些不符合身份,但是你不要忘了,我兄弟,秦穆然他可是跟你們是一輩分的,堂堂京城第一大少被一個外來的,要趕出去,這要是傳出去,我兄弟的面子往哪裡放?秦家的臉面還要不要了!」

諸葛輕狂看著秦穆然,一副我都是為了我好兄弟的面子道。

秦穆然則是沒有想到諸葛輕狂會把自己當做擋箭牌,鄙視地看了眼諸葛輕狂。

「秦少…..」

白無情很是難看,當初秦穆然與李家和慕容家有衝突的時候,白家屬於他們的聯盟家族,但道理說算是秦穆然的對立面,現在自己家的人得罪了秦穆然,你讓他怎麼跟秦穆然開口。

「白蕭然他侮辱我們,還氣勢洶洶地要把我們趕出去,真的搞笑了,這個會所就是我諸葛大哥的,讓主人走是什麼個道理?」

秦穆然看著白無情,說道。

「不知者無罪,白蕭然,還不快給秦少和諸葛叔叔道歉!」

白無情瞪了眼身旁的白蕭然,道。

「啊?」

白蕭然也沒有弄清到底什麼個情況,整個人有些發愣。

不過如今的情勢他也是看出來了點,他今天踩到雷了,而且是連白無情都不敢惹的雷。

連京城七大家族之一的白家都惹不起的,怎麼可能是他白蕭然能夠得罪的。

「秦少,諸葛叔叔,是我莽撞,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您們,還請您們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吧!」

白蕭然硬著頭皮給秦穆然和諸葛輕狂道歉道。

「呵呵,如果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幹什麼使?殺了人也直接道個歉那不就完事了嗎?」

秦穆然鄙視地看了眼白蕭然,很顯然,他是不想接受白蕭然的道歉。

「秦少,那你怎麼才肯原諒他。」

白無情也是心裡通透的人,知道秦穆然是要跟他們談條件了。

「我這個人是個比較實在的人,做錯事,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你說是吧。」

秦穆然看著白無情問道。

「是!」

白無情知道今天不付出點代價,這件事是不可能善了的了。

「就先說這個吧,打擾了我們兩個好朋友敘舊,然後還言語粗鄙,在我們兩個弱小的心靈上給了沉重的一擊,精神受到了損傷,是不是該賠償點精神損失費呢?」

秦穆然看著白無情問道。

「是!秦少說的是,今天秦少和諸葛叔叔在這裡的消費,算在我的頭上。」

白無情點頭道。

「這個會所就是諸葛大哥的,還需要給錢?」

秦穆然反問道。

「那我出一百萬,算是賠償!」

白無情想了想,道。

「一百萬?打發要飯的?」

秦穆然白了白無情一眼。

「你覺得我跟諸葛大哥兩個人脆弱的心靈就值100萬?」

「這…..是我說少了,500萬!」

白無情忍了又忍,白蕭然做出這樣的蠢事,是該他們白家來買單。

秦穆然和諸葛輕狂兩個人都不是好惹的,500萬,應該能夠平息他們的怒火了吧。

「500萬?聽起來還可以!這樣吧,我和諸葛大哥一人500萬,你可以帶著他滾!」

秦穆然點點頭,看著白無情笑道。

「1000萬?」

白無情瞪大眼睛,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秦穆然會這樣獅子大開口,頓時驚呼道。

「怎麼?嫌少?我不介意加價啊!」

秦穆然冷笑一聲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