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應該被抓起來纔對,這是我和老舅那邊做好的交易,估計是出現了什麼意外。”

葉悠然沉默一陣方纔開口說道。

我頓時默然,原來,老舅對我下手,竟然這其中還有葉悠然的功勞。

頓時,對於葉悠然的恨意更上一層樓,看着葉悠然,恨不得將這個女人直接撕碎。

葉悠然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有所內疚,將實現轉移,並不敢和我目光碰撞。

任由我帶着嘲諷的意思看着她、

倒是明心看到這種情況很是不爽,皺起了眉頭開口說道:“你該不會是對這位施主動了情義?一路上可是患難與共的。”

葉悠然頓時全身一震,開口說道:“沒有的事兒,我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從執法隊的追擊之中逃離出來的,不過這樣也好,正好自投羅網,一起處理了不是更好。”

明心看了葉悠然好半天方纔將視線轉移到了我這邊,笑着說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李施主,貧僧縱然不忍,也只能化身怒目金剛將你們二人一併度化了。”

這傢伙無恥嘴臉在地道之下似乎完全不管不顧,徹底爆發出來。

殷明珠根本不想要廢話,就想要直接動手,這性格乾脆,能動手絕不嚇吵吵廢話什麼的浪費精力。

我一把將殷明珠扯到了我的身後,說:“男人的事兒,女人瞎攙和啥?有我在誰敢動你?”

我覺得我說這話的時候顯得挺霸氣的,因爲殷明珠在聽了我的話之後,頓時就沉默下來了,好像是被我的誠意給直接感動了,然後將她的手很是認真的放在我的額頭上,在我激動之前,開口說道:“溫度很正常啊,你也沒有發燒腦子秀逗纔是。”

我一把將殷明珠的手推開,對着一羣有點不嚴肅的傢伙開口:“都給老子嚴肅點,現在滾還來得及,我不和你們一般見識。”

明心他們聽了這話之後更是哈哈大笑,將我徹底的當成了瘋子。

李先國更是直接吩咐動手:“動手,將李法一給我抓起來,有用,至於這個女人,不要傷害到她,要溫柔。”

這傢伙醜陋無比,卻偏偏要帶上一絲自以爲風流瀟灑的笑容,看起來,就跟一頭厲鬼一樣,讓人作嘔。

“我看誰敢動。”

這羣怪物之中有我的失魂傀儡在,我並不是非常擔心,只是必須要一擊制勝,不能讓明心他們回神過來,聯合李先國對我下手,情況就截然不同。

我大聲呵斥,自以爲威勢無雙,一羣怪物先是一愣,繼而大怒,朝着我衝了上來。

我站在原地不動,眼神虛無縹緲,造型帥氣,殷明珠顯然不解風情,上來想要將我推開,口中還在說着:“發春一邊去,想死選另外的時間,腦子真秀逗了。”

這女人。

實在是對我一點都不瞭解。

我抓住殷明珠的手依然站在原地不動,冷然看着最前面一隻怪物朝着我攻擊過來。

他並未沾染到我的身上,直接打着橫飛了出去,老舅很是兇殘的衝出來一腳將這個傢伙踹飛出去,而後快速啓動,直接將他抓了起來,張開大嘴,一口咬掉了一半的腦袋。

這一隻怪物直接被老舅秒殺。

剩下的怪物自然知道老舅,被嚇到了,紛紛站在原地不動,而老舅直接恭敬無比的走過來在我面前跪下,開口說道:“祖師爺,宵小伏誅,老舅護駕來遲還請恕罪,隨後豁然一下子站起身來,大聲呵斥:“你們這羣白癡難道不知道面前站着的是我李家祖師爺,竟然還敢如此放肆,難道真想要天打五雷轟,身形俱滅麼?”

老舅嚴詞厲色很是兇殘的開口說道。

一羣怪物頓時愣住,被老舅的話給弄懵了。

倒是李先國頓時就衝了上來,一巴掌將擋在自己面前的一個傢伙給直接扇飛了出去,開口說道:“都他媽給我冷靜一點,老舅這混蛋腦子出毛病了,他說的話,怎麼可能相信,李家祖師爺要是還在,巨妖邪靈怎麼可能衝破封印,我們怎麼可能變成現在這副樣子?現在隨便找個蠢貨出來冒充就說是我李家祖師爺?以爲我們都是白癡,都給我動手,殺了這羣混蛋,老舅背叛了我們指不定巨妖邪靈很快就殺過來了。”

李先國顯然是被老舅和我的舉動給嚇到了,這是會動搖他根基的事情因此顯得氣急敗壞。

“大膽,竟然敢欺師滅祖?”

我開口厲聲說道。

李先國皺眉,看着我冷笑起來:“好一個裝神弄鬼的混蛋,我看你在我面前如何假裝下去。”

李先國顯然是知道老舅他們的計劃,因此,對我這個所謂祖師爺並不在意。

“你不怕受到懲罰麼?敢對我不敬。”

我眯眼看着李先國開口說道。

“懲罰?哈哈哈……就憑你?白癡一個……老舅,你真是越老越糊塗了,你的進化等級纔到什麼程度?也能和我比較?簡直是自取滅亡,吼!”

李先國冷笑說完,全身鼓脹,劇烈咆哮,氣勢猛然爆發出來,比起現在處於虛弱狀態的老舅來說強悍不少。

“你……你……該死的混蛋,你一直都在享受祭品。”

老舅見到李先國猛然爆發出來強烈氣勢,新長出來的兩條手臂粗壯雄渾,頓時氣急敗壞的開口說道。

“真是白癡,不吃那些東西,你如何才能進化到更強的境界?你們這些垃圾,統統給我充當食物。”

僞裝撕去,李先國強大實力爆發出來之後,就連明心他們都是臉色狂變顯得有些緊張起來。 小黑狐狸抬起頭,眨著含淚的紫眸,可憐兮兮的看著墨九狸,看得墨九狸想高冷都差點破功了,實在是這個小傢伙現在的模樣戳到了她的萌點啊,她一直對萌物沒有什麼強悍的抵抗力……

但是想到自己現在還是跟廢物差不多的體質,加上這隻小傢伙說的不清不楚的話,墨九狸還是強裝冷臉的,決定把事情先弄清楚,再說別的……

「說吧,先說說你哭的原因,為什麼你只能活七天了?」墨九狸冷著臉看著小黑狐狸問道。

「主人,不是我,你也一樣,我們兩個只能活七天了,我一點也不想死啊!可是……不死也不可能的,所以我和主人都只能活七天了……」小黑狐狸吸了吸鼻子帶著哭音的說道。

「理由呢?為什麼只能活七天,說重點!」墨九狸冷著臉說道。

「主人,我是紫眸黑狐,我從出生到現在……」小黑狐狸這才把自己的事情說了一遍給墨九狸知道,本來它和墨九狸有了靈魂契約,正常不需要這樣說,墨九狸也能感應到的。

但是現在因為墨九狸的靈力轉換沒成功,什麼契約都感應不到,小黑狐狸起碼還知道自己和墨九狸簽訂了靈魂契約,墨九狸連這個都無法感應到,不然也不會聯繫不到紫夜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和你契約的主人,七天內都會死,就算沒和你契約,看過你的眼睛的人,也是一樣的?」墨九狸聞言詫異的看著小黑狐狸問道。

「是的主人,不僅是人族,獸族,神族,就連妖族和魔族也是一樣,因為我沒見過鬼族,所以不知道鬼族看到我的眼睛會如何!」小黑狐狸點點頭說道。

「這技能倒是不錯,不過亂殺人還是不好的,以後我幫你想個辦法!這事我已經知道了,現在說說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吧?」墨九狸看著小黑狐狸繼續問道。

「主人,你都不怕死嗎?」小黑狐狸聞言看著墨九狸不解的問道。

「怕啊,怕就能不死嗎?」墨九狸無語的看著小黑狐狸問道。

「不能!」小黑狐狸說道。

「你都知道怕也沒用,還怕什麼,到底你七天內會不會死,到時候再說不急!現在回答我的問題,才是你應該做的,否則就算你跟我契約了,我也可以現在殺了你的!」墨九狸故意瞪著小黑狐狸說道。

「切,我和主人是靈魂契約,殺了我主人也會死的!」小黑狐狸看著無語的說道。

「反正你都說七天後我們會一起死了,早死晚死都一樣!」墨九狸笑著道。

「我知道了,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訴你就是了!」墨九狸看著墨九狸說道,不知道為什麼,看墨九狸一副不怕死的樣子,再想想主人說的,怕也沒用,它覺得也很有道理的。

不管自己多害怕,結果都是一樣的,還不如幫主人快點把靈力轉換了,跟著主人出去吃喝玩樂,這麼想著,小黑狐狸倒是心情微微好了一點…… 「主人,我在這裡是因為我的前主人,就是剛才帶你進來的那個老頭兒的妻子,他們兩夫妻也算是恩愛,但是一直是膝下沒有子嗣,兩夫妻相互扶持到現在!」

「也是我唯一的一個沒有睜開眼睛的主人,當初我在北城外的死亡森林中修鍊,緊要關頭有一群巨蟒偷襲我,是我的前主人孟婆婆出手救了我,為了救我自己還巨蟒打傷了!

所以我最後也沒能晉級成功,我殺了那群巨蟒,卻發現孟婆婆中了巨蟒的毒,奄奄一息就要死了,我也忘記從那裡聽說過契約能療傷的事情了!

所以我就跟孟婆婆契約了,結果我因為被打斷修鍊造成反噬的傷好了,孟婆婆卻沒好太多,我只能閉著眼睛,通過契約關係詢問孟婆婆的住處,然後帶著孟婆婆回到這裡!

孟爺爺看到受傷的孟婆婆心痛不已,雖然把毒解了,命也保住了,卻不知道為何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每到月圓之夜,孟婆婆就會發瘋一樣的自殘,誰也攔不住!

好像連人都不認識了似的,好幾次都因為孟爺爺阻止她傷害自己,孟婆婆失手差一點殺了孟爺爺,最後孟婆婆自殺了,她在百年前一個月圓夜過後,趁著孟爺爺被她傷的很重,被丹盟的好友療傷時!

帶著我和孟婆婆的另外三隻契約獸來到了這裡,孟婆婆解除了自己和我們的契約關係,放走了她的契約獸,只有我沒有離開,孟婆婆以為我是因為眼睛不好,才不想離開的,卻不知道,我只是覺得待在孟婆婆身邊很舒服,真心不想離開,也不想看到她尋死罷了!

我進入這個靈力轉換陣法,就是孟婆婆臨死前將我放在裡面的,這個靈力轉換陣法是孟婆婆布置的,她說我的眼睛不好,以後待在這個陣法裡面,她改變了陣法的設置,可以讓我吸收那些進入陣法中的人的靈力,等到我變強大了,就能自由行動了,也就可以離開陣法了,那時陣法就會恢復如常了!

這裡是靈師公會的四樓,凡是來到這裡轉換陣法的人,都是一重天內非富即貴的人,好人卻沒幾個,所以孟婆婆才會讓我吸收那些人的靈力……

主人,我很喜歡孟婆婆,可是最後我卻沒辦法救她,我想吸收那些人的陣法,也想變得再強大一些,我如果不死,我也想留在靈師公會,悄悄的代替孟婆婆守護孟爺爺,等到孟爺爺……然後再離開的……」小黑狐狸看著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墨九狸聽完有些驚訝,她倒是沒有想到,剛才的老頭兒和小狐狸之間還有這麼一段往事。不過墨九狸很好奇小狐狸和那位孟婆婆的關係……

「為什麼你對孟婆婆格外的喜歡呢?」墨九狸看著小狐狸問道。

「我也不知道,大概孟婆婆是第一個想救我的人吧!」小狐狸想了想說道。

「放心,既然這樣外面的孟爺爺,我答應讓你守護他!」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她或許理解了小狐狸對孟婆婆的喜愛,大概和它出生在狐族一直被歧視被欺凌有關係!

「主人,你忘記了,我們只能活七天的!」小狐狸無語的說道。

「不會的,放心吧,你要相信主人我!」墨九狸笑著說道。

「主人,我幫你轉換靈力吧!」小狐狸聞言沒有多想,看著墨九狸說道。

「來吧!」墨九狸點頭道。

接著小狐狸飛升回到了墨九狸看到它的另一側消失不見,然後小狐狸對著墨九狸說道:「主人,我在這個陣法裡面好久了,也知道怎麼吸收對方的靈力,和幫別人轉換靈力了!」

「好,我相信你!」墨九狸笑著說道。

「主人,我說開始,你再釋放靈力!」小狐狸說道。

「知道了!」墨九狸說道。

過了一會兒,墨九狸發現陣法的光芒似乎變大了,接著小狐狸的聲音傳來:「主人,開始了,保持一個不快不慢的速度,把你體內的靈力全部釋放出來……」

墨九狸聞言照著小狐狸說的,開始慢慢釋放自己的靈力,快了慢了小狐狸都會提醒墨九狸的,不到一天的時間,墨九狸就完全釋放了體內的靈力……

而且她發現此刻體內毫無靈力,人竟然也沒有覺得不適,這大概就是陣法的原因吧!

「主人,開始慢一點,然後加快速度吸收神力,越快越好,你不用擔心會爆體而亡,有陣法在,你把力量吸收的越多,最後收穫的越多,吸收完了再慢慢去煉化就行了……」小狐狸出聲說道。

墨九狸再次按照小狐狸說的開始的時候緩慢的吸收了幾成靈力,在體內快速煉化掉,感覺到身體已經適應了吸收進來的神力,小狐狸便讓墨九狸用最快的速度,快速的吸收神力,能吸收多少算多少……

墨九狸也卯足了勁頭開始吸收神力,完全忘記了時間和空間,全部身心投入神力吸收中,小狐狸也緊張的注意著墨九狸的動靜,謹防萬一有事能幫助墨九狸……

好在一切正常,墨九狸吸收神力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在墨九狸專心吸收神力的時候,空間內也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靈力也在慢慢的轉換著……

因此墨九狸吸收神力的速度雖然很快,但是她的身體卻沒飽和過,畢竟被空間就分去了大部分神力的……

小狐狸越看越奇怪,因為它覺得主人吸收的神力應該足夠了才說,可是竟然還沒停下來,要知道這個靈力轉換陣裡面,可是蘊藏著無數神力的……

畢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這裡面轉換過靈力的,那些人的靈力釋放一空,卻幾乎沒有人能把陣法轉換過來的神力都吸收走的,就這樣每個人留下一些神力,都蘊藏在陣法內,長年累月下來,這陣法裡面蘊藏的神力無法形容……

但是這些神力來自不同的人,所以吸收起來十分困難,因此能吸收陣法內神力的人幾乎沒有,留下神力的人則是數不清, 就連小狐狸自己,在陣法內多年,也是後來幾十年才可以吸收陣法內的神力的,而且吸收的速度極其緩慢……

一天也就能吸收那麼一點點罷了……

可是,小狐狸現在看著自己的新主人,這樣肆無忌憚的吸收陣法內的神力,簡直都傻眼了!

「主人啊,我們就只能活七天,你這麼貪心幹什麼啊!」小狐狸忍不住在心裡想道。

直到後來過了無數個七天小狐狸發現自己都還活著的時候,終於明白主人今天為毛把整個陣法內的神力,都給吸收走了……

就這樣,在小狐狸傻眼的情況下,墨九狸不斷快速的吸收著陣法的神力,墨九狸這一吸收就是10天的時間,最興奮的莫過於小狐狸了,在第七天的時候,小狐狸一整天都忐忑不已……

很想喊墨九狸停下來,都要死了還吸收什麼勁啊!

可是喊了幾聲墨九狸都沒反應,它也只能認命的繼續等著,想著和奇葩的主人一起,死在孟婆婆待過的地方,也算是安慰了……

直到第八天發現自己還沒死的時候,小狐狸簡直興奮極了,它沒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沒死,七天過去了,它和主人還活著,真的是太好了……

小狐狸想著是不是因為主人一直在吸收神力,才讓他們沒死的啊,如果是的話就太好了,希望主人不要停,一直這樣吸收神力吧……

直到第十天的晚上,整個陣法發出嘩啦一道聲響,小狐狸直接被甩到了一邊的虎皮沙發上面,陣法坍塌了,可是墨九狸坐在原地依舊沒動……

不僅如此,小狐狸回神發現陣法沒了,自家主人還在吸收著神力,外界的神力,不斷的從四面八方湧入墨九狸的體內,小狐狸震驚不已,瞪著墨九狸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時感應到什麼,推門進來的孟老,看到墨九狸所在的陣法毀掉了,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陣法都毀了,這丫頭還沒醒來,還有四面八方不斷湧來的神力,這讓孟老震驚不已……

回過神來,急忙把門給關上了,阻止任何人觀望,揮手在墨九狸的周圍布置下一個禁止神識探測的結界,而這時靈師公會的人也都被震驚到了,不明白四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靈師公會的會長和副會長,帶著公會的兩個太長長老,匆忙來到四樓夢老和墨九狸所在的房門外。推了推門發現推不開,副會長皺眉在外面喊道:「開門,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我,裡面一個小子在轉換靈力!」孟老看了眼墨九狸,對著外面說道。

「什麼?轉換靈力?怎麼可能如此大動靜,孟老此人定然不凡,你先開門,外面就我們四個人!」副會長聞言看了眼身邊的會長几人激動的說道。

孟老聞言想了想,直接把門打開,放會長四個人進來,然後不用孟老說,副會長就急忙把門關上,瞬間在門邊落下一道結界了…… 看到明心他們臉色狂變,我不由得冷笑起來。

這些傢伙心裏面怎麼想我自然知道。

與虎謀皮,本身就是冒險的行爲,更何況。是和李先國這種已經變異甚至算不上一個純粹人類的傢伙打交道。

李先國太強,他們自然也是害怕,會被李先國這頭老虎給直接一口吃了。

要不是因爲我自己也身處其中,真是想要看看這羣傢伙狗咬狗的場面,那樣一定會相當的爽快的。

“你們是跟着我還是跟着這個弱者?”

李先國氣勢全開,鎮壓全場,得意非常的對着自己的同伴開口說道。隨後將目光掃向了葉悠然他們那邊:“你們又如何說?”

明心眉頭頓時皺得更緊起來:“之前說話,我們互相合作,各取所需。”

李先國直接冷笑打斷:“現在老子反悔了。要讓你們爲我所用,又當如何?”

李先國將自己的真實實力爆發出來之後,驕狂得很,根本沒有將明心他們放在眼中的意思。

我看明心一張臉都快要直接撕裂成爲兩半了,頓時就充滿了一種報復的快意,這白癡,不是自以爲掌控一切麼?到最後,不是也只能當別人的狗腿子而已。

不知道是作何考慮,明心竟然最後硬生生忍耐下來這口氣。說了一句佛號之後,方纔緩緩開口:自然是強者爲尊。

李先國哈哈大笑,而後臉色一變。說:“跪下。”

李先國現在震懾全場,只是我沒有想到他會做出這樣要求。

不過事不關己,我自然也是樂得看個熱鬧,冷笑着抱着雙手站在一邊,等着李先國的表演繼續。

明心原本就是怒氣攻心,現在聽到李先國的要求之後,身上袈裟都已經變換產生鮮明顏色,顯然壓制不住心中怒氣,大威天龍一脈的佛法已經準備隨時爆發出來了。

“怎麼不服?”

李先國開口冷哼。

我控制着怪物之中我的那些失魂傀儡在一邊幫腔。大聲嘶吼,說:“跪,否則,死!”

隨後,直接衝上去,將明心他們給團團圍住,我控制的人起了帶頭作用,剩下的自然是有樣學樣,我們這邊不開口,自然是李先國掌控一切。

李先國見到自己這邊的人已經旗幟鮮明站在自己這一邊,而我這個所謂的祖師爺和老舅竟然只能是沉默的站在一邊,頓時志得意滿,覺得自己強悍實力帶來了壓倒性的優勢,因此,更加不講明心他們放在眼中。

明心暴怒。

最後卻依然沒有直接發飆,被葉悠然勸說着,一羣人竟然還真的直接朝着李先國給跪了下來。

李先國見狀,哈哈大笑,完全沒有注意我此時其實是站在他的前面的,等於是明心他們也對我下跪。

我背對李先國,對這名新擠眉弄眼,這傢伙全身肌肉緊繃,都快要將袈裟撕裂,而葉悠然更是臉色複雜,根本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哈哈哈……一羣黃口小兒,什麼狗屁道家聯盟,敢在我李家坳耀武揚威,還想要和我李先國平起平坐,簡直異想天開,你們在我面前,就應該保持這樣的態度。”

李先國得意大笑,完全不管明心他們已經氣得全身顫抖。

婚寵之梟妻霸愛 我對於明心更加不屑起來。

心思太過細密,想的東西太多,難免就失去了骨氣,這種奇恥大辱都能忍耐,我佩服這個傢伙的氣量,但是同時,也是鄙視他的城府。

簡直是完全不要臉的節奏。

當然,現在是在地面之下,他的一切醜惡並沒有其他之人知道,難道就能騙過自己內心?做人無恥到了這種程度,也是罕見。

所謂道家聯盟的精英弟子,也不過如此。

“李先國,我們畢竟有着共同目標,共同原則,我們對你臣服,但是這兩個人會對你臣服?趁他病要他命,你覺得如何?”

明心果然是圖謀在此,跪下之後,強忍怒氣,竟然硬生生做出了一副誠懇表情開口說道。

我和殷明珠實力都不算弱,他們想要強吃,畢竟需要付出不小代價,倘若挑撥我們和李先國之間打大戰,他自然是能夠坐收漁人之利。

這傢伙……

我不由得直接搖頭。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