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鳳皺了皺眉,腦子裏更加疑惑了。

這節奏,很不對勁啊!

這麼濃郁的香灰味道,香火肯定很旺了。

可既然香火旺,咋還沒人給這位山神重新修葺一下廟宇呢?

難不成這位山神遇到的全都是白眼狼?

身後,亮起光亮。

是馬夏風打開了手機自帶的電燈。

燈光在廟堂中晃動。

白小鳳也趁機打量起來。

這廟的香火確實很旺,巨大的香爐前積蓄着滿滿一爐香灰,上邊還有密密麻麻的沒有燒完就熄滅的香支。

香爐後,是一張案几,案几之後,則是一尊塑像。

馬夏風將燈光照到了塑像身上。

白小鳳打量了一眼,這塑像的人物很瘦,面黃肌瘦,顴骨高突,一雙眼睛卻精光熠熠。

巍然高坐在神臺之上,穿着古代的官袍,威嚴赫赫。

“師父,這山神,在嗎?”馬夏風有些忌憚地看着山神像。

從白小鳳那瞭解清楚山神的由來後,他看着面前這尊塑像,總感覺後背毛毛的。

白小鳳搖搖頭:“不在。”

說着,他轉身就往外走:“走吧,差不多該回去了。”

“啊!這就走了?”馬夏風連忙跟上去,“咱們不再仔細看看,萬一還有啥危險呢?”

白小鳳搖搖頭,要真有啥危險,那些邪祟之氣,早就暴露在他的眼前了。

再者……

“同學們應該已經把事都忙活完了,該咱們出去參加晚會了。”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眯着眼睛笑道。

“……”馬夏風。

啊咧!

師父進山神廟裝半天比,就是爲了磨洋工,不幹活?

走出山神廟。

廟外的空地上,已經聳立起了一座座帳篷,彷彿小山包似的。

篝火在所有帳篷的正中間,燃燒着熊熊大火,席捲着熱浪。

同學們正圍繞着篝火鬧騰着呢,還有同學帶來了音響,正放着音樂,一陣陣烤肉的香味瀰漫開來。

白小鳳和馬夏風走了過去,悄然無聲的融進了人羣中,吃着烤肉嗨着歌,簡直美滋滋!

陳靈兒和宋楠楠見到白小鳳,也笑着靠了過來。

宋楠楠將手裏的大肉串遞給白小鳳:“喏,專門給你烤的呢。”

“謝謝楠楠!”白小鳳笑着接過了大肉串,正要張口咬呢,陳靈兒也遞過來一根肉串:“喏,專門給你烤的。”

白小鳳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有些爲難道:“我能不接不?”

“你猜?”陳靈兒美目一挑。

白小鳳頓時有些方了,但仔細看了一眼肉串,他說:“可你也不能讓我吃帶血絲的吧?”

“……”陳靈兒。

好尷尬啊!

本xiao jie第一次烤肉,怎麼知道烤肉怎麼纔算烤好了嘛?

咦!

等等!

宋楠楠怎麼會烤肉的?

陳靈兒反應過來,她是瞭解宋楠楠的!

她問道:“楠楠,你什麼時候會烤肉了?”

女孩也能這樣酷 “不會呀。”宋楠楠笑着搖搖頭,“我讓張朝幫我烤的,他高興的給我烤了好多呢。”

“……”白小鳳。

“……”陳靈兒。

“……”馬夏風。

下意識地,白小鳳看向了燒烤攤前,班長張朝正笑的跟哈士奇似的,烤肉烤得滿頭大汗呢。

他有些同情這位班長了,以前在村裏的時候就聽二柱子說過什麼備胎千斤頂之類的。

現在,長見識了。

班長成烤肉機了。

“對了,你剛纔到底發現什麼了?”這時,陳靈兒回過神,將烤肉串放到一旁,低聲問道。

“對對對,快說快說。”宋楠楠也想了起來。

契約甜妻寵上天 白小鳳吃了一口班長烤肉機烤出來的肉串,咧嘴一笑:“等着吧,等會兒這裏有大熱鬧看呢。”

無限武者道 本章完 山神廟外,篝火跳動。

同學們圍着篝火載歌載舞,歡聲笑語,場面無比熱鬧。

一直持續到晚上十一點多,一些同學才堅持不住,紛紛回了帳篷睡覺。

而剩下的一小部分人,則坐在了一起,講着鬼故事。

這種戲碼雖然老掉牙,但真的很管用。

荒郊野嶺,夜黑風高,身邊還有幾個妹紙,要是不講幾個鬼故事,那就真的喪心病狂了呢。

真正的老司機都知道,此情此景,一旦鬼故事成功,所帶來的好處有多大!

至少,白小鳳和馬夏風是知道的。

所以,他倆把那些提前鑽進帳篷裏睡覺的瓜皮牲口,狠狠地鄙夷了一番。

這些,不懂事的傢伙!

白小鳳和馬夏風、陳靈兒、宋楠楠幾人圍坐在篝火前。

除此之外,還有張朝、周葉、眼鏡男他們幾個,加起來男男女女一共還有十多個。

本來陳靈兒和宋楠楠早就想休息了的,可聽到白小鳳說等會兒有熱鬧看,就一直強撐着。

此時,兩人坐在篝火前,時不時地打着哈欠,一臉疲態。

至於同班男同學講的鬼故事,倒是不怎麼感冒,甚至,她倆還想笑。

雖說那男同學講的鬼故事繪聲繪色,嚇得其他幾個妹紙滿臉驚恐,臉色蒼白,恨不得找個懷抱鑽進去,狠狠地求安慰一把。

但,她倆可是真的見過鬼呢!

且,還不只一次見過鬼呢!

鬼見的多了,對鬼故事,就開始有免疫力了呢。

相較於陳靈兒和宋楠楠。

馬夏風純粹就是用一副看二傻子似的眼神看着那個講鬼故事的男同學。

要不是旁邊的妹紙嚇得好幾次想往他懷裏鑽,他真的會情不自禁的起來狠狠地踹那男同學一腳的。

他實在聽不下去了,扭頭對白小鳳說:“師父,要不,你來說一個?”

白小鳳搖搖頭:“說啥?等着唄!”

說着,他便扭頭朝着四周看去。

差不多,應該快開始了吧?

等着?

馬夏風眉頭一豎,頓時精神了。

他忙跟着白小鳳一起朝四周看去。

諾大的山神廟外,一頂頂帳篷聳立着,宛若小山包一般,在篝火照耀下,忽明忽暗。

山神廟倒是顯得黑漆漆的,宛若一頭巨獸靜靜趴伏。

更遠處,則是黑漆漆的楓葉林,什麼都看不見了。洪荒奇門

馬夏風“咕咚”吞了一口口水:“要來了?”

白小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而一旁的陳靈兒和宋楠楠察覺到白小鳳和馬夏風的動作,也紛紛看了過來。

不約而同的,倆妹紙同時朝着白小鳳這邊靠了過來。

篝火旁。

男同學還在興致勃勃的講着鬼故事,嚇得那幾個妹紙花容失色,同時也讓那位男同學得意的笑了起來,似乎能以此找到極強的滿足感似的。

而其餘男同學,也紛紛享受着懷中溫柔,靜靜聽着那位男同學的鬼故事。

一切,都顯得格外和諧。

很快,就到了凌晨一點。

山神廟附近,已經徹底安靜了下來。

靜謐的,只剩下了風吹動楓葉的簌簌聲。

涼風習習。

一個個帳篷裏,不時傳來同學們熟睡的呼聲。

而圍繞在篝火旁的同學們,也漸漸疲憊下來,失去了講訴鬼故事的興趣。

“咳咳……這麼晚了,大家要不該幹嘛幹嘛吧?”張朝伸了個懶腰,說道。

他這話說的其實挺隱晦的。

但在場的人,都懂。

鬼故事烘托了那麼久的氣氛,能得手的早得手了,也該辦事了,沒得手的,那也不能怪別人了。

身爲班長,他還是挺考慮衆人的。

“時間也差不多了,該休息的就休息吧。”周葉站了起來,對着眼鏡男肌肉男他們說道,然後轉身就要往帳篷裏走。

其餘同學也紛紛站了起來,準備去睡覺,或者幹該乾的事情。

馬夏風、陳靈兒和宋楠楠同時朝白小鳳看來,滿是詢問的目光。

不是說有熱鬧看嗎?

怎麼都要散場了,熱鬧還沒來?

白小鳳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笑了笑,示意他們三個不要着急。

轉眼間,篝火旁就只剩下了白小鳳他們四個。

噼啪……噼啪……

篝火裏的木柴迸濺着火星子,在靜謐的夜色中顯得格外大聲。

白小鳳拿着一根木棍,挑着火堆裏的柴火,讓火焰燃燒的更旺。

而一旁的馬夏風和陳靈兒宋楠楠,則緊張的眺望着四周。

白小鳳說的熱鬧事,可絕對不是一般的熱鬧呢!

“別看了,還沒來。”白小鳳用木棍挑了一下火堆,道。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寵

“還沒來?”馬夏風嘴角抽搐了一下,“師父,再不來,天都亮了呢,那傢伙還娶不娶親了?”

“娶親?”

陳靈兒和宋楠楠同時驚愕地朝白小鳳看來。

白小鳳對馬夏風翻了個白眼:“皇帝不急太監急。”

說着,他拿出兩枚銅錢,分別給他們三個開了天眼。

他指了指馬夏風,又指向陳靈兒和宋楠楠:“瓜皮,給他倆講一下事情。”

“好的!”

馬夏風頓時挺直了腰桿,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和剛纔男同學講的鬼故事比起來,他現在講的纔是真正的鬼故事!

還有實物表演呢!

“兩位大měi nǚ,事情是這樣的,你們看山神廟,看到那兩盞紅燈籠沒有……臥槽!”

馬夏風說着,突然一聲低罵。

白小鳳正鼓搗着火堆玩呢,眉頭一擰:“你突然咋呼幹嘛?”

馬夏風哆嗦着手指向山神廟:“啥,啥時候,熄,熄了?”

白小鳳一激靈,扭頭一看。

原本掛在山神廟門口的兩盞紅燈籠,此時已經熄滅了。

被篝火火光照射着,顯得有些暗紅,卻依舊刺目,陰森森的,讓人後背發涼。

不好!

白小鳳心裏咯噔一下,臉色大變。

幾乎同時。

鐺!

一聲清脆的鑼音從遠處傳來。

呼……

風,乍起。

吹動的四周楓葉林劇烈搖晃,“簌簌”作響。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