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親眼看見這個史萊姆是如何吸血的時候,才真正明白什麼是恐懼,老張死之前的恐懼。

這種恐懼,就好像被人放慢了上百倍一般,你能親眼看見自己體內的鮮血一點一滴的往外冒,看着自己的血液,流進別人的嘴裏,最後自己的生命走進無盡的黑暗深淵,走向終結。

這史萊姆實在是太變/態了點,這能力,比我所知的那些殭屍、吸血鬼還要變/態!

無論是殭屍,亦或者吸血鬼什麼的,吸人血,總得逮着那人吧,然後,在怎麼也得咬破那人喉嚨吧?

像這種,無視肉體,直接把人體內的鮮血吸出來的能力,着實太變/態了點。

這個能力的唯一缺點,估計也就是詹姆斯說的那個一米左右的距離了吧,其實這也不能算是什麼缺點吧?

如果這是缺點,那那些殭屍、吸血鬼什麼的,還要咬破別人喉嚨才能吸血的生物,不就成了一個不擇不扣的廢物?

既然這個史萊姆這麼猛,估計有人就要問了,這個史萊姆和殭屍、吸血鬼比,孰強孰弱?

這個真心不好比,在西方,史萊姆屬於比較低等級的黑暗生物,吸血鬼,不說多高級,絕對比史萊姆等級高就是了。

殭屍,這個也不好說,東方世界,殭屍也有強也有弱,主要還是這個等級問題。

其實,在我看來,沒有永遠弱小的種族,只有不思進取的人而已。

在這個世界,從先天性來講,有得種族天生就很強勢,有的種族,天生就比較弱小。

但,這並不意味着,這天生強勢的種族,就能壓着天生弱勢的種族了。

舉個例吧,很簡單的一個例子,人和鬼想必,誰天生強勢,誰天生弱勢?

這點我估計就連三歲小孩子都清楚,鬼絕對強於人的,一個普普通通的鬼,和一個普普通通的solo,絕壁是鬼贏。

那麼,又請問,這個世界的主宰是誰?答案一定會是‘人’這個字眼。

人不知道已經統治了這個世界多久多久了。

估計,有人覺得我這個例子有點牽強,那麼請問人和老虎比,單挑肉搏孰強孰弱?這個世界誰是主宰?

這些不過是一些題外話而已,只是想告訴大家一件事,在種族上來說,史萊姆的確不如吸血鬼,但這隻史萊姆如果成長起來,以它這個變/態能力,絕對甩掉吸血鬼好幾條街。

……

看到這一幕,無論是我,還是陳三章,都感覺這個詹姆斯完了,這變/態的能力,他怎麼就不防着點呢?

不對呀,詹姆斯既然知道史萊姆有這能力,又提醒過我們,怎麼可能沒有任何的防備?

就在我們以爲他快要完蛋的時候,局勢發生了關鍵性的逆轉,只見詹姆斯身前突然出現一個屏障,把自己保護了起來。

那屏障出現的一瞬間,彷彿直接隔絕了史萊姆的吸力,那些被史萊姆的吸出來的血液,隨着那屏障一震,竟然全部都回到了詹姆斯體內。

史萊姆見到這一幕,明顯愣了那麼一下,我想它心中一定再現,我這無解的招式,屢試不爽的招式,怎麼可能就這麼被人破解了呢?

詹姆斯抓住史萊姆傻愣的這一瞬間,直接把史萊姆擊飛了出去,看着這如液體一般的史萊姆飛出去的時候,我自然高興不已。

同時也瞬間明白過來,詹姆斯原來早有準備,我就說嘛,既然這個詹姆斯知道這傢伙有這個能力,怎麼可能不防着點。

不過,下一秒,我震驚不已,爲之前詹姆斯身面前突然出現的那個屏障感到吃驚,這是屏障,居然可以把已經飛出來的鮮血,再次送回人的身體中去,這簡直就是史萊姆吸血能力的剋星嘛?

詹姆斯無疑是最清楚這點的人,要說那屏障,其實,不過是它身上這套修士服的一個自我保護功能而已。

都說了,詹姆斯要來東方世界消滅那隻潛逃的惡魔,怎麼可能不帶點寶貝來?

他面對的可是惡魔,雖然這隻惡魔是一隻重傷的惡魔,但惡魔畢竟是惡魔,這一去東方也是生死未卜的,會遇到什麼危險,他也是不知……。

如果不多點保命的寶貝的話,他怎麼敢獨自一人來到千里之外的東方?

詹姆斯展現出來的寶貝已經不是一件兩件了,聖水絕對算是一件寶物吧?

之前那本《聖經》,你敢說它不是寶物?再加上他身上穿得這件修士服的話,就足足有三件那麼多了,對了還有之前借給我的那柄銀色十字架!

說道這銀色十字架,這個詹姆斯就拿了出來。

詹姆斯拿出那銀色十字架,我定眼一看,只見銀色十字架上面那些黑色斑點,居然不見了。

此時的銀色十字架,光彩奪目,散發這銀白色的光輝,在詹姆斯手裏,這銀色十字架,就好像有着無窮的魔力一般。

接着,詹姆斯一擡手,“咻”一聲,詹姆斯直接出手,把手中銀色十字架扔了出去,就好像扔飛鏢一般的扔了出去?

詹姆斯一出手,便知道他這扔飛鏢手藝,絕對有兩下子,絕對的快準狠!

這飛出的銀色十字架,這一刻,化身爲一柄鋒利的無比的小刀,向着史萊姆的飛了。

之前,那史萊姆被詹姆斯乘機擊飛了出去,飛出的史萊姆,正好裝在了身後的牆壁上。

大家都知道,史萊姆這種生物,其實就的一種液體,軟綿綿的,跟鼻涕有點像(雖然這個比喻有點噁心,但就是很像嘛)

如鼻涕般的史萊姆,在撞牆之後,順着牆壁流了下去,此刻正好貼在牆壁上。

如飛刀辦的銀色十字架,準確無誤的刺中了貼在牆上的史萊姆,直接把史萊姆定在了牆上。

不然,爲什麼說這個詹姆斯飛鏢絕技,有點火候呢?好是定不中這個史萊姆,我這麼說?

在西方,就好像銀製的東西,對那些黑暗生物,有着天生的剋制作用一般……。

這不,當銀色十字架扎進史萊姆身體的時候,那史萊姆,發出有史以來,最慘烈的叫聲。

隨着這個叫聲,我看見史萊姆,居然自我分裂起來,沒錯,就好像細胞一般,分裂起來……。

一個史萊姆,瞬間分裂成兩個,直接滑着掉落在了地面上。

瞬間,地面上的兩個史萊姆,有融合起來,最後成了一個史萊姆。

接着,這隻史萊姆站了起來,回頭看了看身後牆壁插着的銀色十字架,再次把目光集中在了詹姆斯身上。

靠,沒想這個史萊姆,居然這麼聰明,居然可以想到這招,來逃脫銀色十字架的制裁。

大家可不要因爲史萊姆那變/態的吸血能力,而遺忘了史萊姆天生的分裂能力,就好像細胞般的分裂能力。

這能力,它很早之前就有用過,當時在陳三章那變/態的大招之下,都可以說是毫髮未損!

這一刻,我有種感覺,有這種分裂能力的史萊姆,要怎麼樣纔可以弄死他!

可分裂成無數個,又可以匯聚成一個,各種變化,幾乎可以化解任何的攻擊手段,至少我是這麼認爲了,就不知道詹姆斯是如何想的。

其實,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無敵的手段,之所以你覺得某種手段無敵,那是因爲你還沒有找到破解的辦法而已……。

詹姆斯看着史萊姆再次對上了自己,果斷了拿出那本《聖經》,看着詹姆斯拿出那本《聖經》,我當時覺得,詹姆斯又要用那招:聖光之力了?

其實,在我看來,詹姆斯這麼做,有點多餘,畢竟之前他已經試過了,這聖光之力,只不過驅逐了史萊姆身上的黑暗之力,並沒能消滅這隻史萊姆。

這次再來,就能有神奇了效果了?就能消滅這隻史萊姆了?

不管咋樣,詹姆斯已經拿出來,看樣子,似乎是想要依靠手中的《聖經》去消滅這隻史萊姆。

本來我並不怎麼看好這點的,卻突然發現這個史萊姆在看到詹姆斯拿出《聖經》之後,居然後退了那麼一兩步,好似很忌憚這《聖經》的樣子。

見到這一幕,我心中不僅想起,難不成,這同樣的手段,對着史萊姆,真有效果。

接着,我看見這史萊姆後退了幾步,然後一躍而起,看着在空中騰飛的史萊姆,我突然升起了一個不好預感。

很快,我就發現他撲向的目標不是詹姆斯,而是我們這邊。

當我們反應過來,想要避開它的時候,幾乎已經來不及了,因爲下一秒,它已經跳了進來。

跳進了我、陳三章、張茗茗、穆溪水等人的圈子之中,正好就在我們中間,當時,我們本能的想要拉開與他的距離,我們可不是詹姆斯,身上可沒有那個保護自己的修士服,可經不起它一吸……。

史萊姆,跳進我們人羣之中後,一陣怒吼,好似一隻猛獸的怒吼,我們這些人,只能瘋狂的躲避。

接着,我看見很是隨意的一揮手,直接就把張茗茗抓住了,史萊姆抓住張茗茗之後,又是一躍,直接跳到了樓梯口,接着他幾個縱身,就帶着張茗茗遠去了。 當我們這幫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史萊姆已經帶着張茗茗跑了。

看到遠處空空如也的樓梯口,我真有一種艹t媽的的怒氣在心頭,這史萊姆居然當着我的面,就這麼抓走了張茗茗,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到現在我都沒有想明白,這史萊姆,怎麼就跑到我們這邊來了?之前不都還是對着這個詹姆斯的嗎?不是要和詹姆斯干嗎?怎麼慫了……。

完全,t媽的就不按常理出牌,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搞得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它就抓着張茗茗逃跑了。

張茗茗被抓,其實怨不得任何人,即便是我,也怨不得,也不能說,我沒有好好的保護她。

要知道當時的情況,這個史萊姆,一跳進來,無論是我,還是陳三章,亦或者這個穆溪水,都是一陣的慌亂,想着儘可能的跑遠點,起碼得來跑開一米左右的距離吧!

畢竟,我們都看過了史萊姆那變/態的吸血能力,那能力對有血有肉的生物來說,就是剋星,而且屬於那種毫不講理的剋星,誰上誰悲劇,除非你身上有詹姆斯那件修士服,不然就是兩個字,找死!

估計,也是正因爲當時大家一心向着避開,便沒有去照顧其他人,才讓這個史萊姆鑽了空子,抓走了張茗茗。

其實,在我看來,那史萊姆就是隨意那麼一抓,抓到誰就是誰,當時那種情況,我們四人之中,誰都有可能被他抓到,只不過這個張茗茗稍微不幸而已,被它抓到了,然後,然後自然是悲劇了。

……

見張茗茗被史萊姆抓走之後,我心急如焚,張茗茗這一去很有可能就是一去不復返呀,那還不死定了。

我心中更是暗道,麻痹的,搞j吧呀,老子來抓鬼,不就是爲了賺錢娶這個張茗茗,現在這個張茗茗gg了,自己得到這錢,又有何用?難不成,在找新的目標?找另一個人結婚?麻痹的!

我這個不是一個那麼容易就放棄了,在事情還沒有定局之前,一切都還有可能,這個史萊姆只是抓走了張茗茗,說不定,並不打算吸乾張茗茗呢?

雖然我這個想法有點不切實際,史萊姆又不是金剛,難不成會因爲張茗茗的美貌而抓走她?史萊姆抓走張茗茗,不拿來吃拿來幹嘛?

因而,我只能祈禱這個史萊姆晚點下手,說不定,我們還能及時趕到,救下這個張茗茗呢?

於是乎,我急忙對詹姆斯說道,“詹姆斯,張茗茗被史萊姆抓走了,我們快去救張茗茗吧”。

說完,我就一副急不可耐,隨時要走的樣子。

相較於的我急,詹姆斯就顯得沉穩了很多,在看到史萊姆帶走張茗茗之後,他曾露出那麼一絲笑容,同時小聲的說了那麼一句,“呵呵,果然不出我所料……,這傢伙還是怕了,想抓個人回去,回去休養生息?呵呵……”。

的確,正如當時詹姆斯說得那般,這個史萊姆的確是怕了,正因爲怕了,纔會逃走,至於爲什麼在逃走的時候,還要帶個人走,原因很簡單,在之前的交手之中,他已經受了傷,雖然看上去他毫髮無損,但這個傷只有他自己知道。

逃走之前,帶個人走,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回去之後,吸血,通過吸血這種進食的方式,來自我療傷而已。

這一切詹姆斯看在眼裏,同時也很清楚,因而在聽到我那話的時候,他是這麼說的。

詹姆斯說,“放心好了,一時半會兒,張茗茗應該不會有事……我們完全可以在這段時間裏,找到那個史萊姆,然後把她救出來……”。

詹姆斯說這話的時候,很是自信,不知怎麼的,在詹姆斯那自信的表情之下,我似乎也沒那麼擔心張茗茗的安危了……。

雖然不是那麼擔心這個張茗茗,不過卻有一個新的問題出現了,那就是要如何才能找到這個史萊姆。

這個死亡空間碩大不大,但也不小呀,你們仔細想想,我們在這空間內這麼久,有那一次是我們找到他們的?那次不是這個史萊姆出來見我們的?

這也就間接說明了一點,我們要找到這個史萊姆,可不容易。

當我向詹姆斯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他的臉色頓時不太好了,估計他也意識到了這點,意識到了要找到這個史萊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就在我們感到犯難的時候,我們想到了一個傢伙,接着我們齊齊向那傢伙看去。

只見那傢伙,居然還沒有走了,頓時我和詹姆斯兩人都露出了笑容,最後相視一笑,便頓時明白了對方的心思。

接着,我們對陳三章大喝一句,“上,抓住這女鬼……別讓這女鬼跑了……”。

沒錯,那個傢伙正是指的那隻女鬼,既然這女鬼和那史萊姆都生活在這個死亡空間之中,又都是惡魔是手下,想必,這個女鬼知道史萊姆逃去何處了。

陳三章聽到我和詹姆斯兩人這話,瞬間便明白了我們心思,於是向着女鬼一步一步靠近,同時臉上掛着一絲笑容。

這一刻,女鬼被我們三人給包圍了起來,就是插翅也難逃呀。

本來一個陳三章就夠那女鬼受的了,在加上一個詹姆斯,那女鬼還死翹翹?

說來,這女鬼也真夠倒黴了,本來想出來,教訓這幫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一頓的,那知道,這幫傢伙居然這麼強悍。

尤其是那個西方人,居然把她主人最/寵/愛的/寵/物都擊敗了,最後那/寵/物還逃跑了……。

而當她反應過來,要跑的時候,卻發現晚了點,已經被這幫人圍了上來。

陳三章一臉壞笑,呵呵的看着女鬼,笑着對其說道,“呵呵,呵呵,小小鬼魂,還不素手就擒……”。

女鬼見此,就要跑,她剛要飛走,就聽見身後傳來一句,“天羅地網咒……”。

然後,她便看見,一堆符咒擋住了自己的去路。

這一手斷人去路的招式,正是陳三章使出來,陳三章使出這招,正好就斷了女鬼的去路。

陳三章見自己擋住了這個女鬼,得意的笑了起來,同時笑着看着詹姆斯,那意思好像是再說,看我這招如何?

詹姆斯看到陳三章這得意的笑容,什麼也沒有說,只是一步一步的向女鬼走去。

女鬼已經被逼到了絕路之上,但她並不甘心,她要反抗!

只見她向着我們這邊衝了來,她想要衝出去!

詹姆斯見後,怎麼可能讓她怎麼容易就衝出去?

詹姆斯直接出手擋住前面去路,這一下,前後路都被擋住了。

前後路擋住之後,女鬼本能的向着天空看去,女鬼向天看去的時候,頓時一堆黃色符紙出現在了她的頭頂,頓時上路被封。

至於這個下路,自然也被封了,很快,上下左右前後走被封了,女鬼真的成了甕中之鱉……。

“哈哈,哈哈,哈哈,這下看你怎麼跑,乖乖束手就擒吧!興許道爺我心情好,還可以放你一條生路”陳三章看着女鬼在甕中,那驚慌無助的樣子,大笑道。

此刻的陳三章,那叫一個開心呀,這女鬼之前不是在自己面前,裝逼來着,這下好了……。

女鬼見自己無力脫困,也只好妥協,瞬間放棄了抵抗,因爲抵抗也沒啥用了。

見此,陳三章直接把女鬼抓了起來,抓住這隻女鬼之後,下一步自然是從她嘴裏問出這個史萊姆的去處?

“說吧,你那個同夥去那兒了?”陳三章開始審問這隻女鬼了。

起初,這女鬼還傲氣來着,一副死也不說的模樣,擺出一副另死不屈的表情。

“呵呵,不說,看來得讓你吃點苦頭了”陳三章冷冷的說道。

說完,陳三章在我們面前,施展出了他的虐鬼大法,把那女鬼折磨得不成樣,幾乎都快脫了一層皮。

虐鬼其實跟虐人差不多,鬼最怕什麼,什麼打在鬼什麼最疼,就給這女鬼上什麼,不怕她不招。

在陳三章虐鬼大法的招待之下,這女鬼終於是開了口。

幾乎顫抖的說道,“我說,我說,他……他……他在這個空間的最中央……”。

空間最中央,便是一個空間的核心,這個地域,可不是那麼好去的,因爲一般的人,根本找不到這個核心在那兒,你叫他如何去?

“說,要怎麼去?”陳三章厲聲道。

“我……我……帶你們去吧……”奄奄一息的女鬼,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好,你給我們帶路,你要是敢亂帶,我會讓你後悔做鬼的!”陳三厲聲道

“不……不敢……”。

從女鬼最後那句話,便可看出,陳三章這折磨虐待鬼的功夫可不錯。

幾乎把一隻鬼,虐待得不成形了……。

估計,這女鬼是真心怕了這個陳三章,怕他在虐待自己,並沒有給我們帶彎路,直接帶着我們來到這個死亡空間的核心。

在這個空間核心裏,我們看到另一番景象,這空間核心,好像空間中的空間,自成小天地。

這裏便是他們的老巢,史萊姆就藏在這裏面,看到這個空間核心,我心中想到,難怪我們之前怎麼找都找不到,這空間核心,肉眼幾乎是難以差距的。 史萊姆的老巢,乃是這個死亡空間的中心,在這裏面,又是別樣的景象。

空間核心是一個不大不小的空間,看上去,也就一個足球場那麼大吧。

四周看似空蕩蕩的,其實不然,只要擡頭一看,就可以看見在這個空間的頂部,有着一個巨大的封印。

說了很多次,這個死亡空間之內,有着那麼一個封印,這個封印主要的目的,乃是爲了封印死亡之地內的死氣,也就是死亡之氣吧!

而,現在在這空間核心頂部,出現的封印,只要有腦袋的人,稍微一想,便能想到,這封印便是那封印,封印死亡之氣的封印!

陳三章見到這一幕,忍不住多看了幾眼,要知道這封印可不是一般的封印,連死亡之地的死亡之氣都可以封印,逐漸這封印的威力。

陳三章多看那麼幾眼,也是想瞻仰瞻仰這封印而已,封印,在術法界,也不是很常見,特別是現代這個社會,會封印的人並不多,會這種強大的封印的人,更是寥寥無幾。

封印這東西吧,怎麼說呢……強者基本不需要封印誰,弱者有沒那個能力去封印別人,因而,這封印的術法,也就漸漸沒落了,因而看上去實在是有點雞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