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好啦,他要怪你我就打他!”

“嗚嗚……不許你打他。”

璃有些無語,“好吧,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好嗎?”

她乖巧的點了點頭。

且不說她們這邊如何,趙勻卻已經是面色大變。

“這是!”

“絕對破妄之眼!”安吉道。

在蒼無惑誘惑着小肉球的時候,他不知道的是,在不經意間果凍就完成了先知的預言。

天,就要變了!

與此同時,天魂的古樹上,閉着眼睡覺的小白突然睜開了眼,它的身體一晃,來到了陌黎的身邊。

“開始了。”

“和我一起展開防禦,用你的手臂!”

“嗯。”

這一人一狗動作迅速,陌黎偶爾發出一聲悶哼,渾身大汗,臉色也蒼白了,一道紅色的防禦罩升了起來,籠罩了天魂的各個角落。消息很快傳了出去,天魂中的各個管理人員開始集合,他們召集了所有的學生,讓他們暫時禁止離開這裏。

東邊,這是一座軍事化的城鎮,裏面都是士兵,這時候不知道是誰拉響了特級警報,嗚嗚的響聲並沒有引起任何的慌亂,他們井然有序的開始裝合,一個巨大的戰船很快就被拼接起來,所有人都走了進去。

北邊,無數屍骨鋪滿了地面,大部分沒有意識的怪物依舊在晃悠着,少部分彷彿的到了命令一般,他們開始在地面刨洞,由於不用呼吸,它們也不怕把自己給活埋了,至於挖了多深,只有它們自己知道了。

混亂之城中。

“好久不見了,城主大人。” 無敵從長生開始 蘇行雲笑眯眯的走了過來。

“少廢話,辦正事!那東西是你們主動要去的,現在就得做出貢獻!別給我說你什麼都不知道。”她板着眼。

“哈哈哈,好,還是什麼都瞞不住你,不過這一次必須你的幫忙,否則範圍做不到這麼大。”

“可以一切都去和羅傑商量吧,只要他說什麼我都允許。”

在王嵐芷的這個角度,她不知道蘇行雲的面色一白,不過還是乾脆利落的答應了。

很快,混亂之城中帶有令牌的人只要不出城身上

會出現一道金色光芒,而沒有令牌的人都被趕出了城。

西邊,一羣人在一顆巨大的樹木下面,這樹木十人合抱有餘,他們圍繞着這樹木,隨着前面幾個老人的手勢,他們全部都變成了影子消失在樹裏面。 “爲什麼這些怪物都離我這麼遠?”

蒼無惑有些摸不着頭腦了,自己很恐怖嗎?它們之中弱一點的直接被嚇得昏厥過去了,而稍微強一點的也是拔腿就跑。

“我很可怕嗎?”蒼無惑抱起了肉球,臉都要貼在了它的臉上,眼對眼了。

“啊,算了,你也不知道,現在怎麼變得這麼奇怪,所有的生物都十分的慌張。”

蒼無惑也注意到了那些怪物的不同了,它們除了害怕自己之外時刻都警惕着,就連往日隱藏起來的殺手一類的怪物都跑了出來,不安的在大街上四處移動着。

他奇怪的向着天魂的方向走去,總感覺這天有些可怕,彷彿有什麼要出來似的,不由的加快了步伐。

這時候有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路過的一隻屍魔突然反手扯掉了自己的下巴,這樣的它是不會死的,它又開始胡亂的抓着自己的皮膚,頓時就變得鮮血淋漓。看着它把自己的肉一絲一絲的扯下來,蒼無惑感覺頭皮發麻,這詭異的一幕就發生在他的眼前。

“瘋了嗎?不對呀,這種東西是從來都不會傷害自己的,一心都向着去吃別人,現在怎麼開始自殘起來了?”這樣的情況他還是第一次遇到,感覺有點噁心,趕快就走開了。

“咦,咦!”

小肉球突然叫了起來,看它的樣子有些不安。蒼無惑摸了摸它的頭,示意它不要驚慌,連忙安慰道,“小肉球別調皮,回去就給你弄好吃的,還要去小姐姐的宿舍走一圈。”

“咦……”

它的小手揮了揮,蒼無惑看不明白它要表達什麼,於是看向了天上,這一眼頓時就看得呆住了。

那是一朵雲,一朵紅色的雲,它慢悠悠的飄了過來,有紅色的花朵從上面飄落下來,它們緩慢的落到了地面上一些怪物的身上,一接觸到它們那些血一樣的花朵就消失了。

“這是……”

蒼無惑生起了一股不好的感覺,他踩着飛劍快速的逃走了,這東西給人一種很不詳的感覺,讓他不願意接近。而且這東西他在寂放的記憶水晶當中看到過,只不過現在給人的感覺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沒離開多遠,後面就傳來一聲咆哮,一隻巨大的怪物站了起來,它怒吼着一巴掌打在了那雲朵上面,頓時就把它打得粉碎了,這吸引了蒼無惑的目光,停了下來觀看着。

那些被打碎的雲朵碎片瀰漫在周圍,突然集中了起來,變成流水一樣,見洞就鑽。從那隻巨大的怪物口鼻中進了去。

吼~

那怪物叫着,捶胸頓足,眼睛馬上就紅得可怕,它突然用爪子一巴掌就拍在了自己的眼睛上,蒼無惑看到它的眼睛立刻就壞掉了,然而這都還沒有完,它的雙手四處的揮動着,破壞着周圍的一切。 邪魅總裁,狠角色 它的肚子開始變大,慢慢的鼓了起來,就像一個孕婦,眼看着那肚子大得就要爆炸了的時候它猛的停了下來,摔倒在地上,震得地面搖晃,這一隻a級別實力的怪物就這麼死了。

蒼無惑揉了揉眼睛,覺得這雲朵太可怕了,眨眼間就毀掉了這麼多的東西,他剛想離開就聽到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砰的你聲巨響,那怪物的肚子突然就爆裂開,一股狂風吹了出來,那是紅色的,其中竟然又冒出了那同樣的雲奪,而且這數量不再是之前的那一朵,是六朵!一模一樣的雲朵!

其中一朵被那風吹着,它向着蒼無惑飄了過來,速度之快讓人咋舌。

“坑爹啦這是!”

蒼無惑看得眼球都要冒了出來,踩着飛劍就飛走了,不知道飛了多遠直到終於看不見了那雲朵他才停了下來。他依舊心有餘悸這東西太可怕了,可這剛一放鬆下來他就又傻眼了,前面飄飄忽忽的又過來了一朵雲。

“怎麼回事,難道速度比我還快?”

他看了看,覺得沒有那麼簡單,此刻就要又掉頭離開,一回頭就看到了後面是一朵雲,和前面的一模一樣。

“前後夾擊了?這雲難道還有智商不成?”蒼無惑抱緊了小肉球,側身就向着另一個方向飛去,一路上看到地面無數的屍體,它們都是死得慘不忍睹,十分的血腥,一般人根本就忍受不了。

蒼無惑強忍着心裏的那股噁心感,他慢慢的向前飛去,這越是向前他的心就是越冷了下來,一個生命都沒有看到。

“太殘忍了,沒有一個地方能讓我下腳。而且這樹居然也不放過!”

那些好不容易長起來的花草樹木此刻全部都是殘缺的,就像那些屍體一樣,它們的關鍵部位全部都發黑,如同中毒一樣。

“這樣下去可不妙了。”蒼無惑苦笑了一下,要是所有的生靈都死乾淨了,那麼這天地之間就只剩下他一個人,那活着還有什麼意義?

從來沒有考慮過種族問題的蒼無惑這一刻突然思考起這個問題來了,他不是害怕孤獨,是害怕種族被滅絕,當所有人都死了,那麼即便覺得孤獨無所謂的自己活着也沒有了意義了。

人終究還是羣體動物,他逃脫不了這個範疇。

他一路上尋找着存活的生命同時,也注意着那些雲朵,它們在空中沒有規律的飄動着,只要小面有一點生機,那麼它們就會灑下那詭異的花朵進入了那東西的體內,然後變成很多的雲朵。

“簡直就是普通中了病毒一樣,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我得回到天魂!”

蒼無惑皺着眉目,心裏祈禱着他們不要發生任何的事,不由得又加快了速度。然而事情就不會向着好的一面,他飛行的同時,那些雲朵就像被吸引了一般,居然跟着他前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要是回到天魂他們沒事反而是自己把這東西帶了進去那就哭笑不得了。

蒼無惑不敢大意,帶着它們向着生靈儘量少的地方去,那地方就是真靈之塔所在的位置,那裏很大的一片範圍都被消滅了,很容易找到。

“真靈塔去哪了?”蒼無惑有些疑惑,把那些雲帶到這裏後他展開了全速,立刻撤離。

嗡~

一股巨大顫音響起,蒼無惑猛的停了下來,天地立刻就變成了一片血紅,一朵奇大的雲從上空飄了下來,遮天蔽日。 “這東西到底是從哪裏來的?”蒼無惑皺着眉頭,一劍挑飛了快要接觸到他的花朵。

眼前的景象就像是滅世一樣,頭頂那巨大得看不着邊際的雲朵灑下來的血花朵無邊無際,根本就沒有可能從下面存活。

蒼無惑的手快速的揮動着,戒指裏面的東西被他一樣又一樣的砸了出來,彈開那些花朵,前面被他轟出了一條路,喝了龍血之後極限全開能到三十多倍,這是一步巨大的提升,那速度突破了音障,天空中響起轟鳴。然而他全力速度之下還是看不着邊際,這一刻心都冷了下來。

“就要完了嗎……”

這樣的話語他不知道多少次的詢問過自己,而最後都能夠僥倖逃生,可這一次不一樣了,所有人都自身難保,別說他自己了。

他不是那種坐以待斃的人,拿出了自己全部的仙劍,這一次就要戰個痛快,他的宗旨就是:不要來惹我,否則就是死也要撓你一下!

不再繼續逃路,他看向了天空中那巨大的雲朵,眼中泛着光。身體中全力的催動着仙元,九個漩渦瘋狂的旋轉,五顆不同的丹開始運轉,一絲絲不同的能量流轉入他的四肢。

接着他的肉體極限開始突破,一股劇烈疼痛傳遍了身體中的所有位置,險些噴出一口血來。

這樣的狀態是他的巔峯了,不過還沒有結束,在這巨大的雲朵下面他依舊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 英雄聯盟之瘋狂主教 無數的花朵瀰漫在四周,漸漸的向他靠攏,仙劍橫非,圍繞着他形成了一個屏障,這爲他又增加了一點時間。

“小肉球,對不起了,這一次看來我們都活不了了。”他摸了摸它的頭,微笑着。

“咦!”小肉球乖膩的點了點頭,主動張開了嘴。

蒼無惑沒有猶豫,手直接伸了進去,把幻約拿了出來。那三根翎羽從他的手臂上長了出來,蒼無惑總感覺它們有什麼用處,不過現在是不能明白了。

他看了看小肉球,這一次它沒有再變成以前的那副樣子,突然就萎靡了下去,變成了指頭大小的一個毛絨絨的的小球,被蒼無惑一把抓了過來,他看了看,一口吞掉了。

圍繞着他的仙劍傳來嗞啦的聲音,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腐朽,不多時就變成一堆灰燼消散在天地之間。

“來吧!”

蒼無惑看向了天空,目標正是那雲朵。他衝了出去,幻約不知道被他揮動得多快,他自己都有點看不清了,如同是機械一般,一直揮動着。

不能讓哪怕一朵血花落到他自己的身體上,他已經見識過它們的厲害。這像血一樣的花朵都沒有實體,不過蒼無惑在擊打它們的時候卻能感覺到手感。其它東西砍不到它們,而幻約不同,蒼無惑確實感覺到了,被其它飛劍砍殺的血花會粉碎一會兒,不過兩次眨眼間就又會變回來,當幻約砍掉它們的時候會直接消散,沒有再出現過。

蒼無惑一喜,感覺到了生路,或許就能夠這樣砍開一條路吧,他這樣想。

然而他還是錯了,這樣的推進速度太慢了,還沒有等到他砍出一條路來的時候自己就會精疲力竭而死。

“那麼目標就只有上面了!”蒼無惑心中堅定,再次加快了速度,越是向上一分他就感覺到壓力又大了一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已經要變得機械了,感覺到了一件非常不妙的事。

這花朵能吞噬仙元!

是的,他能感覺到,以自己九個漩渦的吞噬速度竟然勉強能和它打個平手,而自己在漸漸的趨向下風,他猛的一個顫慄,打起了十萬分的精神,繼續推進。

“啊,不對,好睏……是太累了嗎?”他這樣問自己,好像身體越來越疲憊了,“不對,是精神,這東西居然在吞噬精神?”

蒼無惑大驚,難怪感覺自己的毅力越來越低,時刻都要睡去,可這才活多久?以他的恢復能力,這樣的巔峯狀態能維持比別人高好幾倍。

蒼無惑猛的一回頭,背後一陣發涼,自己不是在向上推進嗎,怎麼又回到了地面?

這恐怖的一幕太詭異了,他一咬舌頭,一滴鮮血流出,被他吐到了幻約上,它閃着光,部分被它吸收了進去,而其餘的被打散了開,變成一土一團血霧,籠罩了一朵血花,蒼無惑手一揮,把它拉扯了過來,浮在他的手心,看看了進去,臉色一陣蒼白!

這花裏面居然是他的臉!

“什麼!”

蒼無惑不可置信的看着它,使勁的晃了下頭,又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再次看了過去。

那就是他的臉,變得英俊的臉,而最可怕的是,那臉學着他招牌式的微笑,一臉的陰邪,和他相視着。

“啊!”他把這東西甩了出去,而這時候詭異的一幕突然發生了,周圍讓人頭皮發麻數量的血花朵全部都散開了,給他留出了很大的一片空間。

這一下給了他喘息的時間,他拿着幻約重重的喘着氣,現在不知道怎麼做了。

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於是乾脆坐在地上全力的恢復自己的仙元。

九個漩渦旋轉着,蒼無惑皺起了眉頭,感覺到了不妙,這周圍一絲一毫的仙元都沒有。這還不是關鍵,在這被包圍的血紅的空間當中,蒼無惑身體中的能有的能量居然在開始慢慢的向外溢出,如同是抽絲剝繭一般,再過不久他覺得自己就會變成一具乾屍,最後化作飛灰消散在天地之間。

“可惡……這到底是什麼!”

這關鍵時刻蒼無惑突然有些煩躁了,這樣尷尬的境地他都能遇到,心裏卻是沒有閒情再想我是被天地所眷顧的男人了。

“你是誰?”這聲音迴盪在這被包圍的空間之中,安靜得可怕,這裏感覺不到風,感覺不到一點的氣流,什麼都沒有。

蒼無惑看着那些血花朵,突然問了出來,他不相信這東西沒有人在操控。

很可惜,沒有人回答他。等得不耐煩的蒼無惑幻約對着一個地方就砍了過去。

當~

他被彈了回來,號稱無所不能斬的幻約居然沒有一點的作用! 這些紅色的雲朵不知道是從哪裏冒出來的,飛到了上空的珂喏翅膀一震,掀起的狂風對那東西一點作用都沒有,眼看着那血花朵飄了過來,她立刻又變作了人形。

她四處躲閃着,看到了蒼無惑看到的非常恐怖的一幕,立刻就變得心驚肉跳,她不是一個人待在外面的,無數的人類死去,就像是種族大屠殺一般,她冷哼着尋着蒼無惑身體中的龍血找了去。

這血花朵影響了她前進的速度,周圍這樣的東西也越來越多。每次她用吐息把這些東西吹散了,它們又會很快的變回來。

不過這也沒有大礙,她有辦法解決,胸口前方的位置出現了兩個漩渦,這漩渦有吞噬之力,拉扯着那些血一樣的花朵,它們都被吸了進去消失不見了。

依靠着這樣的方法,她還是能比較容易的在這血花之海中穿梭,直到她遇到了蒼無惑頭頂上的那片巨大的雲朵。

這雲朵不同,它似乎有意識一般,那些血花朵都受到命令一般,一個接一個的向她靠攏,漸漸的她那漩渦的吞噬之力開始趨於下風,這樣的數量太可怕了,她快要支撐不住這樣的數量。很快,就在她覺得自己也要完了的時候,那些花朵沒有落到她的身上,反而開始慢慢的變成一個巨大的空間,如同是抽絲剝繭一般的吸取她身體中能有的能量,這樣持續下去很快就會變成一具乾屍。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開始變得虛弱,癱軟在這空間之中,前也不行後也不能,能用的方法她都試過了,甚至爲了感受它的強度還把自己的龍鱗扣了一片下來。很可惜,在它接觸到那層血花朵組成的壁以後沒有堅持到一秒鐘就變得暗淡了,失去了光澤掉落下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她咬着牙,身體上閃爍着一陣金光,這金色的光具有極大的衝擊力,她希望靠着這樣的衝擊能打開一個缺口。不過她還是失算了,這金色的光芒在接觸到它的時候就消散了,不過力量倒也是有,這裏晃動着居然移動了起來,她不得不挪動了身子,以免捱到了那個東西。

珂喏眼前一亮,這總比之前做那麼多努力也沒有效果來得好,她看了看四周,金光再一次出現,而且這一次力量更強,那突然的加速差點讓她接觸到了那些血花朵。

再一次嚐到了甜頭,更加的賣力了,一連這樣來了十多次,她也有些承受不住了,大口大口的傳着氣。她一咬牙,再一次用力,本就做好了移動的準備,她都飛了出去,差點就又撞上了這血花朵組成的屏障。

“這又怎麼了?”

她仔細的觀察着碰撞的地方,那裏花朵旋轉的方向似乎不一樣,是相反的,就在她認真的看着的時候,一隻血花朵突然就射了出來,幾乎是擦着她的臉頰過去,這可把她嚇壞了,不敢再靠近。

她耐心的等待着,時不時的有一隻血花朵射出來,力量消耗得非常嚴重。可最關鍵的是這花朵射出的頻率越來越大,她可不認爲有什麼東西能在這花朵之下活下來,自己的真龍之身在面對這些雲朵裏面出來的花時也感覺到顫慄,她幾次差點沒有躲掉就死了。

好事多磨,那些花朵射出來的地方漸漸的露出了光亮,她彷彿看到了希望,全力用金光擊打着那個位置,一個缺口被打了出來,不過這洞口很小,她以一個特別彆扭的姿勢穿了過去。

入眼處讓她心驚的同時也變得絕望了起來。

這裏還是和她之前的位置一樣,被同樣的東西包裹着。有這樣的血朵屏障,和她一樣的,裏面躺着一個人,他爬在地面,一頭的長髮,渾身上下感覺不到絲毫的氣息。

“這人被吸乾了嗎?”

珂喏皺着眉頭,預感到了自己的未來,要是出不去估計就和地面上的這個人一樣了吧。仔細的看看他露出的皮膚,乾巴巴的一點生機都沒有,都要露出骨頭了,肉都看不見,就像是一副皮包骨一般。

珂喏圍繞這這個地面上的人轉着圈,她感覺這個身影有些眼熟,她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安,這種感覺很不好。

“我怎麼擔心起那個人類來了?不不一定是這裏面影響了我,想要削弱我的心智!”她堅定的點了點頭,又道:“我怎麼可能會對那個人類感興趣,他還喝了我的龍血!可惡的傢伙,我都還沒有找他算賬呢!人類都是螻蟻,全部都只配用來踐踏!對!沒錯!”

她這話一出,地面的那個人猛的抽搐了一下,她睜大了眼,奇怪的看着地面的這個人。

這裏的吸力比她之前所在的那東西里面還要強,要不是自己緊鎖龍鱗,防止自己的能量快速外露恐怕早就被吸了個乾淨了。而這人明顯還沒有死死透。

珂喏把他翻了個身,一張皺巴巴的臉出現在她的面前。這人顫抖着,渾身的骨頭似乎都要散架了,被她這麼一弄,他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變成了灰塵,抖落到了地面。

她纔看到了這人臉面對的是一個坑,裏面插了一把劍,它散發着奇異的力量,下面有許多的魔晶,全部都是上等的,不過此刻裏面都沒有了能量。

“這把劍,我找了這麼久,居然在這裏……難道?”

她臉色猛的大變,這個眼前看起來像一個要老死的人居然就是她追殺了近一個月最後還救了她的那個人類!

“難怪我一直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只不過被外面這濃厚的血朵掩蓋住了,原來真的是你!”

珂喏顫抖了,她一把拿起了插進地面的幻約,覺得有了這東西或許能殺出去一不一定。

她深深的看了蒼無惑一眼,不知道他這副模樣是否還有恢復的可能。

她伸出手想要救他,“偉大的飛龍纔不會欠一個人類的情,這一次就免費救你了!”

蒼無惑嘴裏嘶啞着,他看着珂喏要觸摸到自己的身體時嘴裏不停的說着。

“不……不,不要……”

只不過這聲音太過於沙啞,她完全沒聽明白是什麼了。 蒼無惑這沙啞的聲音說出來的時候已經晚了,珂喏拿起了幻約,她頓時就感覺到自己身體中的能量如同是宣泄一樣流了出去,這力量不是被外面那詭異的血朵所吸收。

這時候可以看到,蒼無惑乾癟的身體正在快速的恢復,沒到幾秒鐘就不再是那副骨瘦如柴的樣子,已經恢復了五成。蒼無惑恢復的同時,換來的是珂喏的改變,她的身體已經露出了龍鱗,這是她們種族的一種特殊的自我保護機制,每當出現這樣的情況,那麼就已經代表着她的身體出現了巨大的危機,若是不及時解決,那麼對於她而言後果將不堪設想。

她顫抖着,明白了蒼無惑的意思,立刻就把幻約扔在了地上,那巨大的吸扯之力終於消失,她坐在了地上大口這喘着氣,心裏已經把蒼無惑罵了個遍,都是他這個人類,她損失了幾乎六成的力量。

這一人一龍,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是無言。蒼無惑心一涼,心道這一次又完蛋了,又被她惦記上了一次,以後估計自己生活都成問題。光是想一想她爲了幻約就追殺了自己那麼久,這一次算得上是天大的仇恨了,以後還不知道會變得怎麼樣。

“嘿嘿,你怎麼也跑進來了?”蒼無惑爲了緩解尷尬,首先開了口。

“哼!”

“這麼冷漠……”他苦笑着,心道那幻約又不是我讓你拿的,我說了那麼多次不要動它,你還是去動了,這怪我咯?這一下差點就被吸乾了,兩人都快要用不出力來,要出去怎麼看都沒有可能了。

“你在幹什麼?”

蒼無惑在之前那個坑裏面鼓搗了起來,幻約是不是的被他刺出,地面上的那個洞越來越大了,而且越來越深。

“你知道嗎,我剛把它用力擠到了地面,才刨出這麼一點大的的坑就被吸得沒有力量了。我我想了很久,或許我們可以在地面打一個洞,然後把入口封起來,到時候它就對我們沒用了!哈哈哈!”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