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晗點頭:“然也。”

“那個東西,叫做玄天無極符?”葉知秋又問。

玄天無極符,這名字非常高大上,而且像是道家的產物。

“然也。玄天無極符從何處得來,還請賜告。”王晗再次問道。

葉知秋抓抓腦袋,扯皮道:“從何處得來,要問問那個佳人才知道。這樣吧,我帶你去見她,好不好?”

“可。”王晗點頭。

“不過要等一下,還有些小事,需要你配合……”葉知秋一笑,說道:

“你本是越女之靈,在殯儀館裏找了一具女屍,附體重生……對你來說,這是小事。但是在現代社會裏,卻是……全人類的大事,因爲你引起了全社會的恐慌。所以,帶你去找佳人之前,我們先解決你的身份問題,消除社會恐慌,否則,會有很多人整天追着你。”

葉知秋字斟句酌,一字一頓,把越女之靈附體女屍的不良影響,說了出來。

好在越女之靈不算太笨,漸漸聽明白了葉知秋的意思,點頭道:“妾已知之,聽秋哥的安排。”

“嘿嘿,首先你要改變說話方式,不能說妾……在我面前可以說妾,在別人面前不能說妾,要說我……”葉知秋欺負越女之靈剛剛復活,笑道:“我們先出去,對外面的女差官說清楚。你就說自己是王晗,就這樣醒了。記住,你不是復活的越女,而是王晗。”

經過了十幾分鐘的交流,葉知秋耳提面授,總算教會了越女之靈如何應對張嘉琪。

兩人一起走出了窯坑,葉知秋招呼張嘉琪,說道:“張警官,我已經問清楚了,王晗是冤死的,閻羅王查出,她命不該絕,所以讓她還陽了……”

張嘉琪打量着王晗,一臉迷茫和不解:“不是吧,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啊,王晗活了而已,張警官,你可以回去交差了。”葉知秋說道。

張嘉琪還是不相信,走上前詢問王晗。

越女之靈經過葉知秋的調教,自然是應答如流。葉知秋又在一邊打掩護,時不時地插兩句,幫着越女應付張嘉琪。

張嘉琪問不出破綻來,只好作罷,說道:“這樣吧王晗,我給你照幾張相,帶回去做個證據,我好交差。”

“行啊行啊,趕緊照,王晗現在的身體還需要調理,我要抓緊時間幫她,不能耽擱。”葉知秋急忙摟住王晗的肩膀,站在窯門前,讓張嘉琪照相。

相顧時光里 可是沒想到,張嘉琪按下相機快門、燈光一閃的時候,王晗卻兔子一樣竄了出去,一扭腰到了張嘉琪的面前,打飛了她的手機,兩指頂在她的咽喉上,厲聲喝道:“是何暗器?”

人家相機的鎂光燈一閃,越女之靈以爲是暗器!

張嘉琪嚇得花容失色,一動也不敢動!

“別亂來,不是暗器……”葉知秋急忙揮手,小心翼翼地說道:“王晗你聽我說,這不是暗器,是一個會閃光的照相機……”

王晗半信半疑,這才鬆手。

張嘉琪摸了摸喉頭,臉色發白,看着葉知秋問道:“葉大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纔王晗不是好好的嗎,爲什麼忽然一驚一乍的,還說古文?”

“剛剛……還魂醒來的人,都會有些……錯亂,過段日子就好了,嘿嘿。”葉知秋把張嘉琪的手機拾起來,說道:“張警官你可以回去了,王晗父母那邊,麻煩你通知一下,就說王晗活了,我會抽時間帶她回家的。”

張嘉琪沒奈何,搖搖頭,轉身而去。

葉知秋又把城隍爺叫出來,問道:“城隍爺,剛纔我們說的話,你都聽到了吧?”

“聽到了一點點,真沒想到,竟然是越女之靈復活了……還有什麼玄天無極符,聽起來好厲害的樣子。”城隍爺吳軒小聲嘀咕道。

“城隍爺,這件事,你就當不知道好了,不要跟任何人說起,行嗎?”葉知秋說道。

城隍爺急忙點頭:“既然是葉大師吩咐,我肯定不會泄漏。”「第二更」 “就算以後見了冥王,也請不要提起此事,還有我們剛纔說的玄天無極符。”葉知秋說道。

“一定,一定。”城隍爺點頭。

“那好,城隍爺可以回府了,今天的事,等我以後有時間,再去登門道謝。”葉知秋抱拳。

城隍爺客氣了兩句,化風飄走。

葉知秋卻站在當地,有些出神。

王晗走了過來,問道:“秋哥,你爲什麼鬱鬱不樂?”

經過葉知秋剛纔的調教,越女說話的古韻有所降低,但還是有那麼一點。因爲很多現代的詞語,她還沒有學會,當然不會說:“秋哥,你怎麼一臉苦逼啊?”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我擔心城隍爺,會把你的祕密說出去,還有玄天無極符……如果你的祕密傳出去,恐怕你以後永無寧日。甚至會有有關部門,要把你抓起來,當成小白鼠解剖了。”

“有關部門,是何物?”王晗一頭霧水。

“算了,我現在帶你去見佳人,其他的事以後慢慢說。對了,那個佳人叫柳煙,是我的未婚妻。”葉知秋一笑,拉着王晗的手向回走。

越女附體的王晗覺得這樣的拉手有些不妥,問道:“秋哥……如今之人,男女之間,可以隨便拉手嗎?”

“我倆拉手,可以的,因爲我們是朋友嘛。”葉知秋心裏奸笑,繼續給越女灌迷魂湯,說道:“但是,你不要跟其他的男人拉手,反正,以後不懂的事,你就問我,我告訴你。”

越女默默點頭。

葉知秋又問道:“你附體王晗,現在身體的靈活度,是不是和以前一樣?”

“連以前的一半也沒有,故而我要找個安靜的地方,利用三天左右的時間來閉關,才能讓元靈和這具身體完全契合。”越女說道。

“這個簡單,我們那裏就有安靜的地方。對了,你能告訴我,這個玄天無極符的來歷嗎?它以前屬於誰?”

越女猶豫了一下,說道:“玄天無極符,是我師父的東西……”

“什麼,你師父?”葉知秋驚掉了下巴!

如果說,這個玄天無極符是柳雪的東西,那麼柳雪豈不是越女的師父?

天啊,難道柳雪也和越女一樣,是幾千年前的某個高人?

越女卻很認真,點頭道:“是啊,它就是我師父的東西……或許我這次忽然醒來,就是因爲受到了玄天無極符的影響。”

“那你師父叫什麼名字?是男是女?”葉知秋急忙問道。

“我師父是個女子,但是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就叫她師父。”越女說道。

“沒有名字?”葉知秋很失望。

“是的,沒有名字。不過我師父很漂亮的,就像……和你在一起的那個佳人一樣漂亮。”越女又說道。

難道雪兒真是越女的師父?

葉知秋心中更是驚疑,問道:“你師父的相貌,是不是和柳煙很像?”

“有些像,又不是很像,一開始的時候,我差點把柳煙當成了我師父。”越女說道。

葉知秋心裏情緒複雜,如此看來,雪兒真的是越女的師父了!或者說,雪兒的前世,就是越女的師父。

可是,這個越女的師父,究竟又是誰呢?越女武功蓋世,劍法無雙,卻連師父的名字都不知道,唉!

說話間,葉知秋帶着越女,走回了雙樓裏,走到了柳家的屋前。

柳煙正在屋前屋後地張望,早就看到了葉知秋帶着王晗過來,急忙迎了上去,上下打量王晗。這時候的柳煙,尚不敢確定王晗就是越女附體。

越女上前,彎腰一禮,道:“妾……”

“別妾了,她叫柳煙,你也叫她名字吧。”葉知秋急忙說道,然後又對柳煙介紹:“柳煙,我都問清楚了,的確是越女之靈,附體在王晗身上。現在的王晗,就是兩千五百年前的越女,越王勾踐的軍隊武術總教練。”

柳煙愣了一下,隨後點頭:“你好你好……”

一個是現代人的思維和語言,一個是古代人的思維和語言,兩個人見面打招呼,總是有些彆扭。

好在葉知秋居中翻譯,總算讓越女和柳煙完成了互相認識的過程。

柳正良也跑出來,詫異地看着王晗。

葉知秋急忙推着柳煙和越女上樓,在樓上說話。越女本來就沒有完全弄清楚這個世界,再遇上柳正良的夾纏不清,雙方交流起來,肯定會亂成一團麻。

到了二樓的客廳裏,大家坐下說話。

柳煙取出黃符,問道:“你說這個,叫做玄天無極符?以前是你師父的?”

越女眼神發亮,點頭說道:“然也,它就是我師父的玄天無極符……我師父整天帶在身上,懸掛在腰間,當成佩飾的。”

柳煙把黃符遞給了越女,讓她再次確認。

越女接過黃符,連連點頭:“這是我師父的玄天無極符,沒錯。”

“爲什麼叫這個名字?玄天無極,有什麼意義嗎?”柳煙繼續問道。

越女想了想,說道:“師父說,這東西來自無極之地,秉玄天靈氣而生,所以叫玄天無極符。”

“無極之地?”柳煙皺眉,故意試探道:“請問一下,什麼叫無極之地?”

越女有些意外,說道:“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我覺得無極之地,就是在混沌未開之時的混沌之中。”

葉知秋一笑,問道:“既然混沌未開,天地未分,一切都還沒有造出來,又怎麼會有這塊黃符?越女,玄天無極符來自於混沌,是你師父親口說的嗎?”

“沒有,師父只說它來自於無極之地。”越女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說道:“那就是你對無極之地的理解有誤了,不是你剛纔說的什麼混沌世界。”

“那你覺得,無極之地是什麼?在什麼地方?”柳煙詢問葉知秋。

“關於無極之地,以後再說。”葉知秋把柳煙扯到了門外,低聲說道:“能不能帶着越女,去看看你姐姐?或許她見到雪兒,就會認出來,也說不定。”

柳煙猶豫不決,反問道:“你覺得,現在可以讓越女去見姐姐嗎?時機對嗎?”「第三更」 “那怎麼辦,再等等?”葉知秋也躊躇。

柳煙想了想,說道:“雖然越女看起來沒有惡意,但是畢竟剛剛接觸,小心爲上。你不是說,她還需要三天的靜養修煉,使元神和身體契合嗎?所以我想,先別讓她見姐姐,等三天之後再說。這幾天你陪着她,用心觀察,多多交流,確定她的性格和目的。”

葉知秋點頭:“行,還是你考慮的周到。我們先觀察觀察,再決定她能否爲我們所用。”

如果可以將越女收爲己用,將是一個很得力的住手。以後照顧柳雪,或者去崑崙山尋源,越女都會是一員大將。

“不用給我戴高帽子,先解決越女的身份問題吧。王晗的家人,很快就會找來,你先處理這些事。”柳煙說道。

“好辦,她以後的身份,就是王晗。至於她家人那邊,我會帶她回去,處理好這件事的。”葉知秋嘿嘿一笑,說道:“憑我三寸不爛之舌,一定會打消她家人的疑慮,相信這就是女兒復活了!”

柳煙點頭:“你現在就送她回去,然後讓王晗的家人找個安靜的地方,給她閉關。我就不陪着你們了,留在家裏照顧姐姐。”

“好,我來跟王晗說。”葉知秋點點頭,去找王晗溝通。

王晗坐在客廳裏,臉色潮紅,呼吸粗重。

葉知秋問道:“看你的氣色,似乎很不舒服?”

“元神和這具身體沒有完全契合,故而如是……”

“好,我這就帶你回家,然後讓你家人,給你找個安靜的地方閉關靜養。記住了,以後你就是王晗,王晗就是你。現在,王晗的家人已經知道這事了,你必須如此如此……”葉知秋說道。

“明白,以後我就是王晗,現在應該如何行事,聽你的安排。”王晗點頭說道。

“跟我下樓,我們現在立刻送你回家。”柳煙說道。

三人一起下樓,駕車前往市區。王晗就是本地人,家住東區,距離港州大學不是太遠。

葉知秋和王晗坐在後座,給王晗介紹她的家庭情況,好讓她有個大概的瞭解。

關於王晗的一切資料,當然是張嘉琪給的。

還沒進入市區的時候,葉知秋的電話響了,正是王晗的父親打來的。

葉知秋的號碼,也是張嘉琪給對方提供的。因爲王晗老爹知道女兒復活暴走的事情,便一直纏着警方,追尋女兒的消息。張嘉琪解釋不清楚,乾脆把一切都推給了葉知秋。

電話接通,王晗老爹激動不已,連聲問道:“請問是不是葉知秋先生?我女兒王晗,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我是葉知秋,正要打電話給你。王晗還陽復活了,不過有些失憶,現在跟我在一起,我正在送她回家……”葉知秋不急不慢,開始忽悠。

午飯時分,柳煙駕車,把葉知秋和王晗送到了王家。

到了王家以後,葉知秋留了下來,柳煙返回雙樓裏。

王晗的父母,看到王晗真的復活了,各種悲喜交加,抱着女兒放聲大哭!

等他們哭了幾嗓子之後,葉知秋將王晗拉開,對她的父母說道:“我是茅山弟子,你女兒這次復活,是我作法招魂的。但是王晗現在的魂魄不穩定,還需要找個沒人打擾的地方,讓她進一步恢復。否則,以後還是會死。”

“多謝葉大師……請問,什麼地方纔好?回鄉下老家行不行?”王晗老爹急忙問道。

“老家在哪裏?”葉知秋問道。

“在一百多裏外的鄉下,一個山村……”

“好,那就趕緊準備車子,送王晗回鄉下老家。另外,不要對別人說起,不要讓別人知道王晗在老家。”葉知秋說道。

醫國高手 因爲王晗從殯儀館暴走的事情鬧得很大,家裏是沒辦法住了,會有各路記者和調查人員過來的。所以,回鄉下老家倒是一個好辦法。

老王立刻安排,親自駕車,載着王晗和葉知秋,返回鄉下。

同行的還有王晗的母親和哥哥王猛。王晗的哥哥也是年輕人,二十三四歲,在都城讀大學,這次專門趕回來看妹妹最後一眼的,誰知道妹妹又戲劇化地復活了,讓王猛既驚且喜。

王晗的老家,在港州東北方一百五十里以外,是真正的鄉下,藏在山窩裏。

下午兩點,葉知秋和王晗來到了這裏。

到了王家的老宅子,葉知秋立刻帶着王晗上了樓,說道:“現在你閉關修煉,我在這裏等你三天,有什麼要求,就跟我說,我幫你安排。”

“沒有什麼安排,就是不能被打擾。現在只要一些水,一天之後,請給我一些米粥。再有其他的需要,我會跟你說的。”王晗說道。

“好,我來準備。”葉知秋點點頭,開始安排。

王晗即刻閉關,開始打坐運功,讓元神和身體進一步契合。

葉知秋讓王晗的老媽守着房門,自己卻輕鬆下來,無所事事,在這個小山村裏溜達。

王猛擔心怠慢了葉知秋,急忙陪着,給葉知秋做嚮導。

都是年輕人,葉知秋和王猛也能聊得來。

走在村前的小路上,王猛問道:“葉大師,你真的是茅山弟子?你有沒有見過鬼?”

“鬼見得太多了,都麻木了。不跟你吹牛,我見過的鬼,比你見過的人還多。”葉知秋一笑。

醜女祕書落跑妻 “我也見過鬼,就在這個村子裏,是我小時候的事。”王猛說道。

“是嗎?”葉知秋愣了一下,開始打量這個村子附近的山形地勢和風水走向。

一圈環視過來,葉知秋點點頭,說道:“你們這個村子裏,經常鬧鬼吧?”

“聽說是這樣,但是大家一般都不說……老一輩的說,這裏以前是義莊,專門停放棺材和死人的,所以陰氣重。”王猛說道。

葉知秋嘿嘿一笑,問道:“想不想看我捉鬼?想看的話,晚上跟着我,我幫你們村子裏,捉了這裏的鬼!”

“太好了,晚上我陪你一起!”王猛大喜過望。

葉知秋點點頭,繼續溜達。

在王猛面前露一手,捉了這裏的鬼,更能夠讓王家的人相信自己。以後讓王晗跟着自己,王家的人才不會阻止。

反正也是閒着沒事做,順便捉個鬼,打發時光,也有助於自己的功德。

在這個山村的後面,大約兩百米以外,有一個廢棄的小學。 戀上替身小妻子 小學的前身就是本村的王家祠堂,而王家祠堂的前身,就是王猛所說的義莊。

小學已經完全廢棄,房屋破敗,門窗不全,牆壁開裂,沒有人居住。

葉知秋從倒塌的圍牆豁口裏進了小學,站在院子中查看,說道:“學校裏這幾年死過人,對吧?”

“我一個小學同學,女的,叫劉霞飛,三年前莫名其妙地吊死在學校的空房子裏……”王猛指着南側的一排教室,說道:“就在那間教室,劉霞飛當時二十一歲,都說好婆家快要結婚了,好可惜。”

“你小學,是在老家讀書的嗎?”葉知秋走向南側的教室,一邊問道。「第一更,剩下兩章,到晚上八點吧。昨天臨時有事,沒來得及寫稿,請大家見諒。」 王猛跟在葉知秋的身後,點頭道:“是的,我的小學就在這裏,小學畢業以後,父母才帶着我們去城裏創業。那時候,我妹妹王晗才七八歲。後來又過了幾年,這個小學就沒有學生了,徹底報廢,房子也全部空了下來。”

葉知秋一笑,問道:“那個吊死的劉霞飛,是你的初戀吧?”

“不是……但是對她有好感,小時候懵懵懂懂的感覺。”王猛苦笑。

葉知秋走到這間教室門前,探頭看了一眼。

愛你是我的英雄夢 教室的門已經沒了,裏面空蕩蕩的,屋頂上的蛛網掛滿了灰塵,站在屋子裏可以看見漏下來的天光。

葉知秋嗅了嗅鼻子,問身邊的王猛:“你有沒有聞到這裏有什麼氣味?”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