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心也是不敢置信的看著水靈,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天機閣的閣主?」墨九狸聞言皺眉問道。

「沒錯,天機閣的閣主神秘又強大,跟神機閣的閣主墨景風實力不相上下,都能看透天機,因此十分讓人忌憚!」水心直接說道。

蜜婚成癮:天才萌寶酷媽咪 說完也是詫異的看著水靈,不明白自己這是怎麼了。

「你們的師父是?」墨九狸看著兩人問道。

「我們的師父是三界拍賣行的陳管事!」水靈直接說道。

墨九狸聞言點點頭,沒再多問,她還不想在這惹事,看到墨九狸沒說話,水靈和水心也沒說話,她們很擔心自己再說什麼不該說的話。

兩人心裡怎麼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放心吧,你們說的話,我當沒聽過!」墨九狸看著水靈和水心忐忑的模樣笑著道。

「多謝夫人,我們也不知道怎麼了剛才!」水靈猶豫了下,開口說道。

「沒關係的!」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說完墨九狸的視線看向前面的光幕,拍賣會還在進行著,價格已經飆到了五億極品靈石了,只剩下煉器盟和煉丹盟兩個勢力在爭執不下,這兩個勢力都用的上神火,也都不差錢,就看最後火落誰家了……

煉器盟所在包間,每次加價的時候都是咬牙切齒,十分憤怒的,反觀煉丹盟喊價的時候,倒是脾氣很好,似乎再多的錢也無所謂,這神火他們要定了的樣子。

正是因為如此,更加讓煉器盟的人憤怒,但是卻沒有跟對方爭執,不斷的繼續加價!

最後,價格在13億極品靈石的時候停了下來,煉器盟的人喊完看到煉丹盟的人不再出聲了,忍不住鬆了一口氣,最後這地心神火的火種,以著13億極品靈石的價格,被煉器盟拍走……

青湖落下最後一錘后,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的說道:「本次三界拍賣會到這裡圓滿結束,多謝諸位捧場,下一次拍賣會舉辦的時間,會提前通知,諸位慢走不送!」

說完青湖轉身離去,大廳內的眾人,也在三界拍賣會工作人員的疏散下,有秩序的離去,水靈和水心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問道:「兩位是要現在離開嗎?還是等一會兒再離開?」

不等墨九狸說話,門外響起敲門聲,管事陳禮推門進來,看了眼水靈和水心道:「你們兩個下去吧,一會兒我親自送他們離開!」

「是!」水靈和水心聞言詫異,但還是點頭道,說完對著墨九狸和帝溟寒打了招呼,轉身退了出去。

「陳管事有事想說?」墨九狸看著對面站著的陳禮欲言又止的樣子問道。

「咳咳,其實也沒什麼大事!」陳禮咳了咳笑著道。

「反正現在離開的人多,我們也不趕時間,陳管事請坐,有事慢慢說!」墨九狸看著陳禮微微一笑的說道。

對方都表現的已經那麼明顯了,她再裝不知道似乎也不太好! 「反正現在離開的人多,我們也不趕時間,陳管事請坐,有事慢慢說!」墨九狸看著陳禮微微一笑的說道。

對方都表現的已經那麼明顯了,她再裝不知道似乎也不太好!

陳禮在一邊坐下,看了看墨九狸和帝溟寒,想問什麼卻又有點不好意思!

墨九狸看著陳禮的樣子微微一笑的開口問道:「陳管事,有什麼事情就直說吧!」

「啊……好的,是這樣的,我其實是想問兩位的門票是誰給的?」陳禮聞言客氣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唉……這件事其實我們自己也蠻好奇的,我們兩人的門票是第三客棧的小二幫忙代買的……」墨九狸把小二主動要求給他們買門票的事情,簡單跟陳禮說了一遍。

陳禮聞言直接傻眼了!

什麼時候他們讓客棧代買過門票了啊!主子啊,你這樣把門票送出去真的好么?一點兒檔次都沒有啊啊啊啊啊……

看到陳禮的表情,墨九狸大概猜到了什麼,但是對此她也解釋不通,按理說他們現在都是易容出行,沒理由被人認出身份的,到底是誰在暗中幫助自己呢?

「我知道了,等會兒人少了我送你們出去!」陳禮回神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那就麻煩陳管事了!」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不用客氣,兩位可能還不知道,你們的門票是我們三界拍賣行的終身貴賓門票,也就是說兩位永遠都是我們三界拍賣行的貴賓,除了拍賣會的時候可以坐在這裡之外,平時兩位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也可以直接來找我!

只要我們三界拍賣行能做到的,一定會義不容辭的!」陳禮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恭敬的說道。

「哦?這樣的么?沒有想到你們三界拍賣行的貴賓待遇還蠻好的!」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我們三界拍賣行其實是沒有貴賓客戶的,兩位仔細打聽一下就明白我們三界拍賣行的這間天子貴賓間從來不曾開啟過,今天是第一次!

所以兩位才有這樣的權利,說白了其實兩位不只是我們今天拍賣會的貴賓客戶,也是我們三界拍賣行竭力保護的人!我們三界拍賣行唯一的貴賓!」陳禮十分認真的說道。

「那我很好奇三界拍賣行的主子是何人?不知道陳管事方便告知嗎?我想作為你們唯一的貴賓,這點小事陳管事應該可以相告的吧!」墨九狸聞言笑著看向陳禮說道。

「這……」陳禮聞言有些猶豫,他沒有想到墨九狸會如此問。

自家主子都把貴賓門票讓客棧的夥計代勞送給兩人,顯然是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身份的,可是他剛才說了那麼多,那麼誇張兩人的權利,這會兒要是什麼都不說,似乎也不太好啊!

一時之間,陳禮有些後悔自己話多了,早知道就不說那麼多了!

「我們主子,被人稱為九州天界第一美男子!」陳禮想了想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倒是沒有什麼,但是帝溟寒聞言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了! 說着我也顧不得自己還是一個病號,就向樓梯口走去,現在我可是心急如焚,能證明他清白的可就我一個人了。

畢竟塑料廠裏發生了什麼我可是最清楚的,我可不能看着一個有大好前途的年輕人爲了這種鬼神之事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途。

可是沒有想到我剛剛走了兩步,就被張正廣給一把拉了回來,別看張正廣瘦瘦小小的手上力氣倒還是挺大的,我一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硬是被他拽的走不動道。

“你現在去找他有什麼用?你可以救得了他嗎?就算你把塑料廠發生的一切都講給他的領導聽,他的領導會信嗎?現在都什麼年代了,相信這種事的人可是越來越少了。”

張正廣的這一番話,就像是當頭給我澆了一盆冷水下來,的確現在雖然看恐怖片的人還是挺多的,可是相信這種事情的人已經沒有幾個了。

除了農村裏面上了年紀的老人,就算是說給我已經年過半百的老媽聽,恐怕她也不會相信,指不定還要帶我上醫院跟我檢查檢查腦袋。

妃常傾城:廢妃難再逑 之前我老媽問我在哪裏上班,我都沒有敢說自己跟別人合夥開靈異處理公司,只能說自己在外面跑業務。

“那怎麼辦?”此時的我已經沒有了半點主意,只能看着張正廣,希望他可以跟我指一條明路出來。

“那還能怎麼辦,只有去塑料廠一探究竟啊!”

張正廣的回答並沒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可是此時好像是除了這個辦法一時間也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辦法,爲了趙權警官我只得搖了搖牙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那天究竟發生了什麼?爲何我一醒來就出現在這醫院裏面,我可是記得我還在塑料廠裏面找東西,怎麼就突然的昏迷了?”

既然打定主意要在探造紙廠,那我肯定得把之前發生了什麼全部弄清楚,免得再上了張正廣的當,別看他現在對我這麼好,可是一眼就看出他是因爲有求於我。

他三番兩次救我,也是因爲我現在是唯一一個可以隨便出入塑料廠的人,要是我對他沒有用處,他肯定就把我當成一個破皮球,有多遠就把我踢多遠。他可不像是表面上看起來的老好人的模樣,對於這樣的人,我不得不多加防備。

看着我這堅持的態度,張正廣也只得把那天發生的事情告訴我,他知道我要是不弄個清楚是肯定不會再踏上塑料廠一步的。

花樣女王 原來那天在碰到我之後,這張正光從我的身上感覺到了一陣不平常的氣息,他感覺到我似乎不是普通人,肯定是經常跟鬼打交道的。

所以他倒是經常跟着我,看着我對塑料廠特別感興趣,他倒是從我的身上看到了希望,一我爲突破口來偵查這塑料廠裏面的事情。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等我發現了什麼東西,他倒是不介意出來跟我一起分享一下我找到的東西。

那天在塑料廠發生的一切,也是出乎了

張正廣的意料之外,看着我進了塑料廠之後,張正廣就跟着我在我的背後一起進入了塑料廠,他倒是沒有看到我所看到的景象。

只是看到我一個人站在那裏似乎再跟空氣說話,然後又一個人跑來跑去,不知道爲何後來竟然一個人跑到了倉庫裏面。

他只聽到一陣叮鈴鈴的鈴鐺聲音,知道我肯定遭遇了什麼不測,於是顧不得危險將倉庫的門打開一看。

我正倒在地上,塑料廠倉庫的那些包裝盒子散落了一地,看樣子似乎是幾百個盒子同時砸到了我的頭上,不過還好盒子比較輕,裏面並沒有什麼塑料製品,所以我沒有什麼大礙,只是個輕微腦震盪而已。

聽完了張正廣講述的一切,我連掐死他的心都有了,別看他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樣,沒有想到居然是一肚子的壞水,他做的這一切不是要我去當一個冤大頭,他好乘機撿個便宜?

總裁奪愛:囚寵佳人 “小兄弟,我當時也是一時糊塗,你看要不這次我們兩個合夥,我絕對不會讓你有任何危險。”看着我滿臉的怒火,張正廣有些討好的跟我說着,臉上堆着笑容,露出了一口黃燦燦的牙齒,看起來不知道多久都沒有刷過了。

看着他的這幅模樣,我不禁有些反胃,要不是今天早上加昨天晚上我都沒有吃什麼東西,我怕是連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了。

“你讓我再想想吧!”

這張正廣實在不是什麼可靠的人,我還不放心把我的小命交到這樣一個人的手裏,於是推脫道,看着我堅決的樣子,張正廣也知道多說無用。

於是又遞給了我一個跟之前那個一模一樣的鈴鐺,說是給我防身用,我本來是不想接受他任何的東西,可是一想到最近總是被怪事纏身,猶豫了半天還是收下了。

看着我收下之後,張正廣似乎是有些不捨的看了半天那個鈴鐺,最後還是沒有說什麼話,搖了搖頭從我眼前走了。

“什麼人啊!送給我的東西還那麼不捨得的樣子,要是不捨得你拿回去好了,裝什麼裝?”我心裏暗自嘀咕着,隨手將那個破鈴鐺揣在了褲子口袋裏面。

看着天色還早,我又回到了病房準備睡一個回籠覺,本來看着病房還是有些不敢進去的,可是還是太陽公公給了我力量。

看着滿屋子的光明,我也不再想其他的,倒頭就睡着了,畢竟昨天在樓梯間困了一夜,那睡眠質量可不敢恭維。

等我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一點了,我的父母正在忙前忙後爲我準備出院手術。陽光照射下的他們顯得那麼的真實,而顯得我這段時間經歷的一切都像是在夢中一樣。

沒多久,他們就已經辦好了出院手續,我終於可以回到了久違的家裏,想到這裏我就有些歡呼雀躍。

可是今天不是週日,父母只是請了半天的家,所以意味着我將要一個人待在家裏呆上一個下午。

不過看着外面的烈日,我並沒有什麼擔心的,畢竟現在

已經是陽氣最盛的時候,我也不怕那些東西出來爲非作歹。

所以我並沒有多說什麼,跟他們在外面吃過午飯後就準備一個人回到家裏。

“陳東!陳東!”還沒有走到我家門口,我就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不禁扭過頭一看,原來是我最好的哥們之一小胖。

小胖人如其名,1米75的身高活脫脫有着一百七十五斤,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球一樣,可是不要被他憨厚外表所騙,那小胖子可是一頓子的壞水,我們從小到大幹過的那些壞事,可都是他出的主意。

那小胖跟我一樣也是個不學無術的主,當年讀書的時候我們兩個人在班上常年佔據着倒數第一跟倒數第二的寶座,他跟我一樣,當年的高考正常發揮,光榮的拿了200分的高分。不過並沒有跟我一樣選擇出去打工,而是留在小鎮上面現在變成了一個小混混。

“找我幹嘛啊!”

小胖一抹頭上的汗珠子:“這不這麼多年都沒有看到你了,特意來找你玩玩,你這小子這幾年幹嘛去了。”

我倒是樂了,沒有想到我一回來居然是小胖先來找我,心中一熱,把我在外面的事情倒是跟他大吹特吹了一番,不過隱去了我在外面開靈異公司的事情,就說在外面當上了一個副店長。

我越吹牛,這小胖的眼睛越亮,聽我說完了之後。連忙說道:“東子,你這麼大老遠的回來一趟,怎麼也要跟哥幾個聚上一聚啊!”

“行啊!沒問題,你把哥幾個都叫上,這次我做東,我們好好的喝上一頓。”被小胖這麼一說,倒是激起了我對往事的回憶,畢竟這裏是生我養我的地方。

“東哥說話我哪有不從的,今天晚上九點巷子口見!”又寒暄了幾句之後,小胖就匆匆的告別了,看樣子他似乎是去找其他的兄弟了。

這一下可是把我的思念之心給勾引起來了,在我焦急的等待之中,夜幕很快就降臨了,此時天空中只有幾顆繁星點綴着天空發出柔和的光亮。

而我的爹媽今天正好都有事,晚上不能回家,我特意沒有吃晚飯,就等着跟這羣兄弟一起吃宵夜。看着牆上的時鐘已經走到了八點五十。我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匆匆的來到了巷子口。

不知爲何以前叫賣聲不斷的小巷子裏,現在一個人都沒有,顯得冷冷清清的,只有我一個人站在路燈下面傻傻的站在那裏等着小胖的出現。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很快手上的手錶已經指向了九點,可是小胖並沒有出現在我們約定的地點,夏季的夜晚還是有些涼意,我抱着雙臂希望可以暖和一下。

若是等到九點半那個死胖子還不來我就走,媽的,這個小胖子現在長本事了,竟然還敢放我的鴿子,等我明天看到他肯定不會給他好顏色看。

正當我心裏怒罵着小胖時,這寧靜的小巷子裏面傳來了一陣“蹬!蹬!蹬!”腳步聲,看樣子似乎是小胖來了。

(本章完) 九州天界第一美男子?為什麼要幫他們?難道是因為看上九狸了?想到這裡帝溟寒的臉色就十分難看起來……

「咳咳……我們主子不喜歡女人!」陳禮感受到帝溟寒身上的冷意急忙說道。

墨九狸……

帝溟寒聞言臉色更加的冷了,眼神掃在陳禮身上冰冷無比!這傢伙改口的倒是快,但是也不過腦子就說,喜歡男人?以為他會信嗎?

「咳咳,那個我出去看看外面的人走的如何了,等會兒再來送兩位!」陳禮起身尷尬的說道,說完腳底抹油的就溜了!

墨九狸看著陳禮逃走的樣子,忍不住看著帝溟寒輕笑,帝溟寒無奈的看著墨九狸,這丫頭還笑,自己可是很生氣的!

不過想到剛才陳禮的話,帝溟寒表情慎重的說道:「你說我們是被人認出來了嗎?」

「應該不會,我對自己的易容丹還是有信心的,我覺得被認出來的可能性不大,就算真的被認出來了,看起來也是幫我們的人,會不會是外公的人?」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嗯,也有可能!對方既然不願意現身,還願意幫我們,看起來可能是不方便吧!」帝溟寒聞言看著墨九狸說道。

但是他心裡有種預感,背後送他們門票的人,似乎是因為九狸來的,這個預感非常強烈,也讓帝溟寒十分的不舒服,不過帝溟寒並不懼怕,情敵也好什麼也好,他堅信不會有人從自己身邊,把九狸搶走的!這點自信他還是有的……

墨九狸倒是沒有帝溟寒的感覺,她覺得可能是墨族的人,想到墨族的人,墨九狸心裡也是有些擔心墨景風等人的,可是現在她卻連回去都不敢,因為她的實力不夠,想到自己的實力,墨九狸就一陣無力感……

沒有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一路走來,不管進步多快,變化多大,修鍊多久,終究還是無法隨心所欲,果然修鍊之路漫長無止境!

真的很希望她和寒能快一點走到巔峰,可以不再忌憚任何人,任何事,隨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保護自己身邊的人……

帝溟寒感知到墨九狸的想法,也感同身受,曾經他一度以為自己已經是最強的魔神了!可是越走發現自己和最強差的越多,他現在比墨九狸還迫切的希望自己變強,因為只有變強,只有站在最高處,他才能把所有人護在羽翼下……

縱然喜歡跟九狸並肩作戰,但是作為一個男人,他更希望有足夠的實力和能力,保護自己的家人安然無憂!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明知道九狸的家人在何處,卻因為無能為力而止步……

一個時辰后

陳禮再次回來,對墨九狸和帝溟寒說,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可以送他們離開了!

墨九狸和帝溟寒起身跟著陳禮來到拍賣會後側一個暗道的入口,陳禮在前面帶路,墨九狸和帝溟寒跟在陳禮身後,中間陳禮詢問了墨九狸和帝溟寒是否要回第三客棧。 “死胖子,怎麼現在纔來?不知道現在都幾點了?其他人呢?”我的語氣裏面有一些埋怨,隔着一條街道就對着小胖不停的抱怨着。

來的人果然就是小胖,他那個球型的身材我就算是隔着五條街道也可以認得出來,只不過他今天的樣子有些怪怪的,竟然什麼話都沒有說,照往常的樣子他早就一句話頂過來了,可是他只是低着頭,連看都不往我這個方向看上一眼。

看着小胖的這個樣子,我立馬就察覺出了不對勁,聯繫到塑料廠的事情,我哪裏還敢有着片刻停留,立馬撒開丫子就往家的方向跑去。

此時街上安靜的什麼聲音都沒有,只有我跑步的聲音,還有身後小胖走路的聲音,“蹬!蹬!蹬!”他的腳步似乎越來越近了。

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小胖,這不看不要緊,立刻把我嚇得魂都不見了。現在的小胖兩隻腳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瘸一拐的,可是偏偏他的速度還快的嚇人,加上他那圓鼓鼓的肚子,這幅場景要多麼詭異就多麼的詭異。

我只得使出吃奶的勁頭努力提高着自己的速度,現在我只恨我的媽少給我生了兩條腿。連跑步都跑不贏一個胖子。

可是漸漸的,我有些絕望了,不管我怎麼跑,小胖始終用着那副詭異的跑步姿勢緊緊的跟在我的後面,半點都沒有甩開他,反而他離我也是越來越近了。

此時我感覺到小胖已經出現在我的身後,他離我越來越近,不僅如此,他的一雙肥厚的手掌也搭上了我的肩膀。

我已經有些認命的停下了腳步,閉上了我的眼睛,沒有想到我的生命就會定格在這一刻了,我之前想過自己的很多種死法,可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是被鬼殺死的,

可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過了好久,那最後一擊還是沒有落在我的身上,我睜開了眼睛。

此時小胖像是在我身上發現了什麼可怕的東西,硬生生的不敢上前來,他那蒼白的面容下面,滿臉都是恐懼。

看着小胖不敢追上來,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連忙撒丫子的跑了,只留下小胖一個人待在那裏。

我一股做氣的回到了家裏,此時的我已經滿身大汗了,無意中往褲子荷包裏面一摸,摸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拿出來一看原來是張正廣給我的鈴鐺,看起來今天就是這個鈴鐺在暗中默默的保護着我,讓我逃過了一劫。

看來張正廣並沒有說謊,這東西果然還是有些妙用了,此時的我又困又餓,已經顧不得起來,倒在牀上就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被一陣喧鬧聲給吵醒了,睜開眼一看,我的母親正用着一副焦急的神情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似乎是在猶豫要不要叫醒我。

“怎麼了?怎麼這樣的看着我?”我睜開了眼睛不由得問道。

看着我這麼問,母親臉上的表情似乎變得好看了一點:“小胖死了你知道嗎?”

“什麼?”我以爲昨天是有鬼魂化成小胖的樣子,沒有想到

居然小胖真的死了,一時間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裏,不知道說什麼好。

畢竟要不是我招惹上了塑料廠的那羣東西,可能小胖現在還活蹦亂跳到處亂竄着,也不至於落到個這種下場。

母親看着我的樣子,以爲我是爲小胖傷心,根本不敢多說什麼,就給我帶上門出去了,她也怕我重病初愈,再急出個什麼毛病來那就不好了。

而此時我的心裏卻滿是憤怒,媽的,不就是幾隻小鬼,現在硬是跳到你爺爺的頭上來了,看樣子爺爺不發威你還真的當我是HELLO KITTY。

現在我心裏的一團火氣上來,當下決定去找張正廣跟他合作,不管是爲了自己還是爲了身邊人的安危這塑料廠看起來我非去不可了。

可是還沒有等我去找張正廣,另外一個人已經找上門來了。

“趙權警官?你怎麼在這裏?你不是被關在監獄裏面在嗎?”看着出現在我面前的趙權警官我一陣驚訝。

之前聽張正廣說過趙權警官因爲殺害他的隊友,現在還被關押在刑警大隊裏面,怎麼現在會出現在這裏?難道跟小胖一樣,是被鬼附身了嗎?

雖然現在是大白天的,我還是嚇出了一聲冷汗,把那個鈴鐺捏在了手裏,這纔有了幾分底氣,若是等一下趙權撲了過來我也有反抗的餘地。

“哎!”出乎我意料之外,趙權只是嘆了長長的一口氣:“看來你已經知道了,因爲塑料廠的案子案情實在是太複雜,而我又沒有傷害他們六個人的理由,所以只是把我停了職,在扣留我四十八小時之後就把我放了出來”

聽到趙權這樣的解釋,我慢慢的放下了心來,那種東西可不會跟我多說什麼,直接是拿各種鬼計來對付我,看來這個趙權警官應該是實打實的真人。

“那你是爲何要殺害你的兄弟們?難道也是被鬼迷住了眼睛嗎?”雖然知道這個問題是傷口上面撒鹽,可是我盯着趙權,還是問出了這樣一個問題。

“我我這也是想給他們一個痛快啊!哎!”此時趙權臉上露出了愧疚的神色,跟我講起了事情的原委。

在我住院後的第二天,趙權警官跟其他的六名警官又來到了塑料廠,他們是光榮的人民警察,雖然塑料廠處處透露出一絲詭異之情,可是他們壓根就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

雖然有我這個目擊證人的證詞,但是他們可不相信我說的話,我相信鬼神是因爲我跟方平安開了一家鬼神公司就靠這吃飯,可是他們這些生長在紅旗下的人,怎麼會相信這些鬼話。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