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賈志文感慨世,一道龍捲風驟然在他的背後顯現。

幾乎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賈志文只來得及驚呼一聲,便被那龍捲風給吞沒了。

趙小川聽到了賈志文的驚呼聲,轉頭望去,正好看到那龍捲風向着遠處遁去。

他臉色不由一變,控制着巨人向着龍捲風衝去。

一步跨出,巨人騰空而起,在空中靈活的翻了個跟頭後,雙腳帶着泰山壓頂之勢狠狠地踩在了那龍捲風上。

蓬!

塵土飛揚,那龍捲風被巨人攔腰折斷,消散在空中。

趙小川在巨人中心掃視四周,卻發現剛纔被龍捲風吞噬的賈志文竟然消失了蹤跡。

“賈志文人被抓走了?”

趙小川心中焦急,他雖然平時對賈志文不怎麼樣,但其實心底還是將賈志文當朋友的。

雖然在御鬼盟中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但趙小川卻並不怪賈志文。

可是現在賈志文竟然被不知名的敵人抓走了?

“藏頭露尾算什麼?有種給我滾出來!”

趙小川大聲喝道,天空中吹起一陣陰風。

頓時六個巨大的漩渦從趙小川身後浮現,一隻只黑色的霧氣手爪向着四周沙塵暴中伸去。

沙塵暴中的顯現的靈體見到那一隻只黑色的手爪,頓時臉色臉上露出驚恐地神色,轉頭向着遠方遁去。

沙塵暴沒有了靈體的支撐,頓時分散了不少!

可是趙小川此刻正在憤怒之中,怎麼可能就這樣讓這些靈體在自己眼皮子地下逃掉?

只見那些黑色手爪纏住那些沙漠靈體後,一條條半透明的靈魂被手爪從沙塵暴中撤出,在空中或是被撕成碎片,或是被六道漩渦吞噬。

趙小川兩眼冰冷的望着那些悽慘的靈魂體,臉上一片漠然。

你不是引誘我來到這裏麼?我來了!但我來了,你竟然不出來,那就不合適了!

不過既然你不出來,那我就一直殺到你出來!

趙小川的的想法很簡單,一個殺,殺個天昏地暗,殺個鬼哭神嚎!

他相信這些靈體對於那躲在暗處的人來說也是極其珍貴的,特別是在這個亂世中,如此多的靈體對於任何一個勢力來說多事珍貴的戰力。

所以對方絕對不是不會讓自己就這樣屠殺的,只要對方忍不住站出來,到時候就是自己化被動爲主動的時候了!

“不夠,還不夠!殺,殺,殺!”

第二世在趙小川心中狂笑道,語氣說不出的瘋狂,大聲慫恿着趙小川。

趙小川似乎受到第二世的影響,眼中閃過一絲紅芒,身上包裹着的鎧甲巨人竟然從深紫色變成血紅色,宛如一頭從血池中爬出的惡魔。

“夠了!夠了!不要再殺了!”

眨眼間那些沙漠中地靈體已經有一半被趙小川屠殺了,而躲在黑暗中的人終於跳了出來。

“哼!不殺?你說了不算!”

趙小川冷笑道,看着眼前身披黃色錦衣,滿臉焦急的男子,冷笑地說道。

一張嘴,山河圖從他的口中飛出。

那山河圖乃是趙小川壓箱底的寶物,就連第二世也對山河圖忌憚不已。

如今山河圖被趙小川祭出,足見趙小川是有多麼的氣憤。

只見那山河圖剛離開趙小川的嘴巴,迎風變長,將方圓數千裏的天空覆蓋。

彷彿夜幕降臨,整片天空瞬間暗了下來,同時那些龍捲風紛紛飛入山河圖中消失不見,而那些沙塵也漸漸化爲一座座山峯引入山河圖中。

尤其是那些陰魂經過山河圖中的金光一照,臉上的痛苦瞬間平靜了下來,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化作淡淡霧氣消散在山河圖中。

那黃袍男子神色驚恐地看着山河圖,連忙從懷中掏出一塊碧綠的印璽拋在自己的頭頂。

印璽上散發出碧綠色濃濃的雲霧,形成華蓋遮住黃袍男子的頭頂,擋住了山河圖的吸力。

趙小川驚訝地看着山河圖,這還是他第一次動用山河圖,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大的威力。

不過很快他的耳邊傳來了第二世的咒罵聲。

“該死的,你快點收了山河圖聽到了麼?在這樣下去,我和你都要被它吸成骨頭了!”

趙小川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這才發覺僅僅一會兒的功夫,自己體內的輪迴之力竟然消失了五分之四。

第二世的魂體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樣,輪迴空間中更是出現了一道道裂縫,還有他剛剛收入體內的六道輪迴盤的碎片也變得黯淡了不少。

“收!”

趙小川連忙收起山河圖,天空驟然大亮。

炙熱的太陽掛在天空,金色的傻子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爍爍。

若不是眼前還有一名黃袍男子臉色陰沉地看着趙小川,趙小川還以爲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黃袍男子眼神忌憚地看了趙小川半天,最後有些心痛看着天空中的印璽。

揮揮手,印璽落入黃袍男子手中,黃袍男子翻過來,覆過去看了半天發現表面出現了一道道裂縫,頓時眼中露出肉疼的神色。

“毀朕玉璽,你真是好膽!”黃袍男子怒道。

趙小川冷哼一聲,斜着眼睛看着男子,彷彿再看一個****。

剛纔他還沒有注意,現在才發現男子身上的黃袍上面繡着一條條五爪金龍,像極了他電視中看過的皇帝。

“這是個****!都是什麼時代了!還把自己當皇帝,穿的和個唱戲的一樣到處亂逛!”

趙小川心中鄙夷眼前的男子,完全忘記了自己曾經也當過一段時間的皇帝。 「歐陽先生,你的毒功又精進不少,我真是替你感到高興……」

阿波羅恭維地笑道。

言罷,立刻有人將地上的屍體處理乾淨。

在阿波羅看來,歐陽旭的毒功進步,對自己也大有幫助,他又多了一張對付冥王的幫手。

「太陽神大人,我這次來西方,就是來幫助你的。」

歐陽旭笑道。

「我的朋友,那真是太感謝你了,我代表太陽宮歡迎你的到來。」

阿波羅感激笑道。

「我記得上次離開的時候,我給你留下了一枚蠱丹,你是已經把它用掉了嗎?」

歐陽旭問道。

「不錯,你說那枚蠱丹叫控心蠱,可以完全控制一個人,我把它用在了一個女人身上,她現在已經回到了冥王殿,如果能夠控制她,那真是太好了……」

阿波羅興奮回道。

阿波羅說的那個女人,正是秦霜。

當初,布朗家族抓住秦霜的時候,阿波羅便已經有了全盤計劃,先是將蠱丹注入秦霜體內,隨後故意讓冥王殿輕易救走秦霜,目的就是為了等待歐陽旭到來后,可以控制秦霜為太陽宮效力。

這種控心蠱,只有制蠱人才可以控制,所以,這段時間秦霜雖然感覺到身體不對勁,但體內的蠱並沒有發作,而是陷入沉睡當中,等待主人的召喚。

歐陽旭嘴角一揚,笑道:「那個女人既然已經中蠱,她就跑不掉,不過,這種蠱受距離影響,所以我得進入格蘭塞堡城,才能完成對那個女人的控制……」

阿波羅微微點頭,並看了下時間。

「歐陽先生,那就有勞了,我待會兒有個高層會議要開,就先失陪了。」

阿波羅言道。

「太陽神大人,你有重要事務,可以先去忙,不用照顧我,我們又不是外人,哈哈……」

歐陽旭笑道。

阿波羅點頭起身,艾琳莎和艾琳娜姐妹二人,立刻為阿波羅整理衣裝,準備下樓。

日色西沉,夜幕將至,巴比亞城的天空,逐漸漆黑下來。

因為太陽宮的封城,此刻,整個巴比亞城都陷入一片極度恐慌當中。

「太陽宮居然封鎖了整座城市,這是要打仗了嗎?」

「聽說,是冥王殿的勢力滲透了進來,現在,全城正在開展大搜捕行動。」

城市的市民,都在紛紛議論,所有人都籠罩在一片驚慌當中,畢竟,兩大神殿開戰,難免會對城市造成很大影響。

此刻。

林海和孔博士所在的莊園別墅,東皇小隊正在積極準備今晚的行動。

這時候,秦穆然走進客廳,眾人見狀,立刻圍了過來。

「隊長,東皇小隊已經一切準備就緒,隨時可以出發。」

石大壯信誓旦旦說道。

秦穆然環視一眼眾人,看了眼手錶,晚上六點半。

「好,七點鐘,雷凱會準時向城南發動襲擊,到時候太陽宮的主力勢必會支援城南,你們趕往城北,等待機會突圍,曲天馳會接應你們……」

秦穆然安排說道。

對於今晚的突圍行動,秦穆然已經和東皇小隊做好了十足準備。

聽到秦穆然的安排后,林海和孔博士等人面面相覷,臉上都有些擔心。

「秦先生,我們都撤退,那你難道不打算跟我們一起走嗎?」

林海詫異問道。

「我既然來了,當然得去拜訪一下老朋友,我想他一定很想我,哈哈……」

秦穆然笑道。

他說的老朋友,正是太陽神阿波羅。

站在一旁的肖戰,眉頭一皺,驚愕問道:「老大,你打算孤身一人,去柏林酒店?」

「不錯,既然來了,當然得去看看。」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柏林酒店太陽宮的指揮部,那裡戒備森嚴,高手如雲,毫不誇張的說,就是一個龍潭虎穴,秦穆然要孤身闖入柏林酒店,在別人看來,這簡直就是一個瘋狂的想法。

秦穆然神情淡然,對他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大事。

而且他這麼做,也有著他自己的考慮和想法。

柏林酒店是太陽宮的指揮部,只要搞亂太陽宮的指揮部,一來可以破壞太陽宮的指揮系統,二來可以吸引太陽宮的火力,減輕東皇小隊的負擔,三來,他這次去找阿波羅,是為了找回TVB基因藥物,這種藥物太危險了,絕不能落入太陽神手中。

秦穆然淡然一笑,說道:「不用擔心我,你們只要保護好林海和孔博士就可以。」

言罷。

秦穆然和眾人道了聲別,便準備動身趕往柏林酒店。

石大壯和肖戰兩人,將秦穆然送出大廳,戀戀不捨。

這裡畢竟是太陽宮的地盤,而今晚等待他們的,勢必是一場惡戰。

秦穆然看了眼兩人,嘴角一揚,笑道:「你們還愣著幹嘛,趕緊回去準備吧!」

「隊長,你一定得平安回來,俺們在城外等你……」

石大壯說道。

在石大壯看來,秦穆然雖然實力強悍,但是再強悍的人,進入太陽宮的指揮部,想要全身而退,恐怕絕不是一件簡單事情。

「哈哈……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倒是你們兩個,路上小心,一定要保護好林海和孔博士等人的安全。」

秦穆然用命令的口吻說道。

言罷。

秦穆然轉身,孤身一人,駕車徑直朝柏林酒店開去。

深夜。

在巴比亞城筆直的城市主幹道上,一輛深黑色的轎車,劃破夜色,疾馳而過。

車內,秦穆然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夾著香煙,神情沒有絲毫緊張。

對他來說,只要石大壯和東皇小隊能夠成功突圍,那就沒有別的問題。

憑自己的實力,即便自己孤身一人,但只要他想離開這裡,整個巴比亞城,沒有誰能攔住他。

半小時后。

秦穆然駕車停在柏林酒店外圍,他下車看了眼時間,準時七點鐘。

砰!砰……

巴比亞城南部方向,傳來一陣陣急促的爆破聲,聲音響天徹底,震動雲霄。

看來,是雷凱帶領的五百暗衛,在城南開始向巴比亞城發起進攻了。

伴隨著不斷響起的爆炸聲,整個巴比亞城,立刻響起了警報,柏林酒店作為太陽宮的指揮部,也熱鬧起來。

秦穆然掐滅煙頭,神情淡然,徑直朝柏林酒店而去,留下一道堅毅的背影。 “把賈志文交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趙小川漂浮在空中冷聲說道。

山河圖消耗了他太多的輪迴之力,導致他只能撤出身上的鎧甲巨人,一個人漂浮在空中。

“哼,居然還敢威脅我?”男子怒道:“我想剛纔你召喚出的祖器已經耗費了你很多力量吧!雖然你是輪迴者,但你認爲你現在還是我的對手麼?”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寒光,果然對方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

他深吸一口氣,決定拼勁全力,擒住對方,然後向對方詢問賈志文的下落。

男子看出了趙小川的企圖,冷哼一身,收起玉璽,渾身鬼氣爆發,如同一尊山嶽屹立在空中,蔑視着趙小川。

男子身上流露出的氣勢不像是用境界激發的,而是一種自身處於上位者才養成的氣勢。

這讓趙小川一怔,隨即腦海中想起一個人,穆皇后吳莧!

正當兩人對持,趙小川疑惑時,他們腳下的沙漠開始震顫起來。

沙漠震顫,沙如水流般流動起來。

方圓百里的沙漠如同波濤一般洶涌澎拜,而在那涌動的沙漠中心,一座高達百丈的金字塔出現在兩人之間,將兩人隔開。

“這裏怎麼會有金字塔?”趙小驚訝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男子則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似乎早就認識這金字塔。

“喂,你們在做什麼?”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金字塔上響起,趙小川一愣,轉頭望去,看到一個身穿熱褲,馬甲的皮膚呈現小麥色的女子正站在金字塔的頂尖在朝自己揮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