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蜘蛛躺在地上的冰冷軀體,方凱和胖東不禁苦笑,長長嘆了一聲。這番苦戰果然驚險,一個不慎就墮入蜘蛛口裏,成爲它腹中消化之品了。

“刺影說線索隱藏在蜘蛛體內,我們快去看看吧。”方凱最先回過神來,朝胖東招招手,兩人默不作聲地走了上去。至於那些牛頭蝙蝠,看兩人這麼威猛,三下兩除二就收拾了蜘蛛,紛紛嚇破了膽,盤旋在洞頂,不敢再騷擾兩人。

這倒是方凱和胖東沒有料到的。

“我看,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啊?那傢伙不會在耍我們吧!”胖東氣喘吁吁地道,一番鏖戰,他早已累得不可交加。此刻見蜘蛛血肉模糊,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哪裏有什麼線索?

而且,死去的蜘蛛身上散發出一陣腥臭,比蝙蝠糞便還要厲害。稍稍聞到,兩人就忍不住一陣噁心,扶着被颳去蛛絲的巖壁嘔吐了。

大概吐了幾次後,兩人才有點適應那種氣味,不過再三搜索,兩人依舊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而此刻,刺影再也沒有說話指示。

“喂,我倆辛辛苦苦,十分鐘不夠就擺平了蜘蛛,你好歹告訴我們線索在哪吧?不帶這麼玩的,你是在逗我們!”胖東怒極而笑,指着洞頂,破口大罵起來。任憑他呲牙咧嘴,嘮嘮叨叨,四周靜悄悄的,什麼聲音都沒有。

方凱忍不住眉頭大皺:“好了,再抱怨也沒用,不如仔細搜搜。我覺得,她應該沒有忽悠我們,或許是忽略了什麼東西…..”方凱比較理智,自然不認爲刺影在欺騙兩人。而實際上,這根本沒有必要。

深知此點,方凱覺得問題一定出在蜘蛛體內。到底是遺漏了什麼地方呢…….方凱左思右想,忽地腦海精光一閃!對了,就應該在那裏。

先前戰鬥甚烈,方凱一直沒怎麼關注蜘蛛那八顆眼睛。此時蜘蛛已死,細細端詳,果然有一些詭異。這八隻眼瞳,乍眼望去都是暗紅色的,但靠近看,就發現其中有一顆藏着一絲淡淡的紫色。

顯然,這顆眼球有問題。

想到即做,方凱二話不說提起鏟子,插在那顆眼球側邊。“胖子,來,給點力。”方凱招呼着胖東,後者搔搔頭,很費解方凱的動作。這是什麼節奏嘛?

不過出於內心對方凱的肯定,胖東還是很聽話地配合他的動作。兩人夾手夾腳,利用槓桿原理,費了一些勁後總算將那顆包含一絲詭異紫色的蜘蛛眼球給撬了下來。“軲轆軲轆”,眼球一着地,立即發出如此聲響。

兩人不禁面面相覷,爲了消除質疑,方凱端起鏟子,輕輕拍了拍掉在地上的眼球。“噗”,輕微的金屬碰撞聲傳了出來,老天,這眼睛竟然沒有碎,它是金屬造的!

吃驚之下,方凱小心翼翼用鏟子撥弄金屬眼球,發現那絲詭異的紫色,竟然源於裏面一塊頭髮大小的紫水晶!

紫水晶位於眼球內部中央,連接着許多金屬條,那些金屬條縱橫交錯,恰好形成金屬眼球內部架構。顯然,紫水晶是金屬眼球的能源供應物。

“這、這就是線索?!”胖東驚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

望了蜘蛛殘骸一眼,方凱肯定地道:“應該不會錯了,這堆遺骸,就數它最爲獨特。既然找到了線索,那就看怎樣才能打開通往另一個空間的‘門’。”話罷,方凱揮舞着鏟子,將剩餘的蛛絲一一清除。

胖東同意地點點頭,隨即忍住厭惡,將死去的蜘蛛一把踢到另一邊,正好位於蝙蝠下方。牛頭蝙蝠對蜘蛛還是有所畏懼的,先是哆嗦在洞頂,過了許久發覺蜘蛛仍舊一動不動。有幾隻大着膽,飛落下方,用尖角頂了頂蜘蛛。

一頂之後,蝙蝠立刻飛到一邊,發現蜘蛛毫無反應。如此再三,這幾隻蝙蝠才肯定,兇殘無比的蜘蛛終於掛掉了。

“嗚嗚”嘶叫了幾聲,懸在洞頂的蝙蝠也激烈迴應着,然後一羣黑影掠到了下方,將大蜘蛛席捲起來。短短一瞬間,此洞穴一代霸主彩斑蜘蛛,瞬間化爲烏有,渣都不剩。幸好胖東和方凱正專心致志打量着巖壁,不然看到這一幕,肯定嚇得臉都綠了。

大約搜了半個小時,也沒見到什麼特別的地方。就在胖東頭暈腦脹,要靠着巖壁休息的時候,方凱驚喜的聲音傳了過來:“找到了!找到了!”

“什麼?!”胖東頓時眼前一亮,立馬走到方凱身邊。兩人四隻眼睛死死盯着前面的巖壁,那兒很多淺痕。無數淺痕相互交織,形成一個個圓洞。在這千千萬萬的圓洞中,有一個,跟那剝下來的眼球吻合得絲毫不差。

忍住狂喜,方凱將眼球嵌了進去。“咔嚓”,只聽機關開鑿聲,一個四四方方的“門”出現在這方巖壁上。

兩人對望一眼,同時邁了進去。

待慘白的亮光退卻後,兩人卻忍不住“嘶”了一口涼氣。離開一個洞穴,想不到卻進了一條溶洞道中。

裏面不似洞穴那般明亮,而是有點灰暗。石筍石柱遍地都是,只是奇怪的是,裏面竟然沒有河流。雖是溶洞,卻無水可言。

就這麼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洞道中,卻隱藏着一股殺機。

兩人對望一眼,都皺起眉頭。這股殺機是如此的不加修飾,以至於連頭腦簡單的胖東都看得出來。顯然,兩人剛進入此地,就被鎖定成獵物了。

“什麼人?”方凱驚疑不定,試探地放出話來。可是話音一落,四周冷冷清清的,那股殺機也消失不見。

太奇怪了,方凱忍不住眉頭緊鎖。事情看起來不是這麼簡單,這條不算寬敞的洞道,必然隱藏着什麼可怕的東西。

“管它孃的,嘿嘿,走了一轉再說。”胖東倒是闊達,將鏟子放在肩頭,率先邁了出去。就在此時,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胖東牙牙咧咧,正要邁開一步,忽聽“轟隆”一震,道頂那些倒立的石筍紛紛震落下來,現場一片模糊。

幾乎同時,一聲驂人的怒吼從塵煙石霧中傳了出來。

胖東嚇了一跳,急忙退回來,兩人並肩緊排。只見一根粗大無比的觸角,角上長着一顆眼珠,從塵霧中伸了出來。那顆眼珠轉了轉,就死死鎖定了方凱兩人。

兩人凜然,在觸角現身的同時,那股殺機又重新冒起,而且比先前更爲濃烈!

“天吶,這是什麼鬼、鬼東西?”胖東驚呆了,傻傻望着碩大的觸角。方凱直接眯起眼睛,心想墨玉蟾果然玄祕,連囊括的空間都充斥殺意,真是殺機四起啊。

在兩人驚恐不定的神色中,一條巨無霸大蟲緩緩蠕動出來。 第3456章

可是即便如此,那些怨靈也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的,有秩序的不斷的衝上墨九狸的火焰,連個方向都不會變通,全部都是正面赴死……

玄冥和天魔蠍看了半天,都愣住了!

這些東西是瞎么?是不怕死么?

為什麼不斷的死掉,還前仆後繼的撲上來找死啊?而且連個方向都不懂的換么?

「主人,它們這是瞎么?」天魔蠍忍不住問道。

「不是瞎,是因為它們的靈智太低,只懂得攻擊目標而已!」墨九狸說道。

「主人,這些到底是什麼?」玄冥也問道。

「看著像是怨靈,但是又感覺不是,很奇怪!」墨九狸聞言說道。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玄冥疑惑問道。

「等吧,看看到底最後還有什麼……」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於是,墨九狸用火焰,把自己和玄冥他們圍了起來,然後在前方立起一道火牆,看著那些綠油油的怨靈體繼續不斷的撲到火焰上,化成灰燼……

而隨著越來越多的怨靈被燒成灰燼,墨九狸發現那顆怨靈樹也慢慢的變矮了!

墨九狸等了大概足足三個時辰的時間,跟周圍的樹木一樣高的怨靈樹終於消失了,本來以為結束的墨九狸,發現樹根底部出現一個洞穴,然後依舊有無數的怨靈,不斷的從地底鑽出來……

墨九狸抬起頭看了眼天色,心裡想著也不知道天亮了,這些怨靈能不能都解決,按照常理,天亮這些東西應該會躲起來吧!

可是自己不想繼續等待一天,因此墨九狸打算如果等一會兒對方還是沒完沒了,她就只能把火焰砸入洞內了!

好在,又過去大概半個多時辰后,地底飛出來的怨靈越來越少了,最後飛出了幾隻,就再也沒有飛出來了!

「玄冥,下去看看……」墨九狸說道。

玄冥直接變小順著洞穴鑽了進去,過了一會兒玄冥竄了出來,但是尾巴上面卻卷著幾顆墨綠色的果子!

「主子,下面除了這些靈果,沒有別的東西了!」玄冥把靈果遞給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接過來仔細一看,一共五顆怨靈果,剛才她的神識就是察覺到下面有怨靈果,才會讓玄冥下去的!

沒想到竟然有五顆,讓墨九狸還是很開心的!

墨九狸剛想把怨靈果收到空間戒指裡面的時候,微微一頓,接著墨九狸直接把手裡的五顆怨靈果,丟到了面前的火焰裡面!

玄冥和天魔蠍見狀都是一愣,不明白主人為什麼把靈果也丟盡火焰裡面了,難道有毒嗎?

然後,玄冥兩隻就聽到火焰裡面傳來一聲慘叫!

接著四顆靈果,從裡面飛到墨九狸的手裡,而火焰中一個綠油油的光團不斷的慘叫掙扎著,最後徹底被燒成了灰燼……

墨九狸看了眼手裡從墨綠變成熒光綠的四顆靈果,露出一抹笑意,直接把怨靈果收了起來!

「主人,剛才哪個是……」玄冥看向墨九狸問道。

「是那些怨靈的王,現在已經沒事了,我們繼續吧!」墨九狸聞言說道。 這是什麼怪物,兩人看得呆了。它有如一座小山丘,‘挺’着兩根光溜溜的觸角,渾身褶皺,蠕動得令人噁心。

“凱、凱子,我…我不會是眼‘花’吧?這,這尼瑪真是一條蟲?!”望着那昂首‘挺’“‘胸’”,氣勢‘逼’人,俯視兩人如螻蟻的龐大身軀,胖東不禁嘴‘脣’有點發麻。開什麼玩笑,胖東發誓,此生從未見過如此巨大的蟲子。

蟲子渾身灰白‘色’,看起來就像一坨過期‘肉’,它身上散發一股濃烈的腐朽味,濃烈得令人窒息。還好上一次經受了蝙蝠‘洞’氣味的犀利,兩人好歹適應了一點,不然就衝着這氣味,兩人自殺都恨之不得。

料想以前遇到的蟲子,都被視作螻蟻,兩人豈料此刻巨人和螻蟻的位置完全顛倒過來!更甚者,那蟲子似乎頗有靈智,兩根碩大的觸角上的眼瞳死死盯着兩人,一轉不轉,莫非在警告他們,此地是它地盤,不能逾越?

果不其然,看到兩人手上拿着武器,巨蟲二話不說嚎叫一聲,然後灰白的身軀抖了抖。頓時,‘洞’道開始“肢解”起來。先是,懸在道頂的鐘‘乳’石、石筍紛紛裂開,墜了下來,緊接着,整條‘洞’道兩壁出現一道道裂痕。

“糟糕,凱子,快想想辦法吧!”胖東見狀十分焦急,於是將眼睛挪到方凱身上,看他是否有辦法。可是,方凱眉頭緊鎖,那模樣竟然是毫無法子…..咬咬牙,胖東倒也想開了,既然逃不掉,那就直接殺過去好了。

反正巨蟲背後,必然是安全的。

正站在胖東身後,苦思着對策的方凱見前者不顧一切地向巨蟲走去,不禁內心一動,眉宇間閃過一絲‘精’光。一瞬間,方凱就想到了應對方案。

急忙拉着胖東,方凱儘量保持冷靜,語氣平緩而真切:“別衝動,看清楚再說。”話罷,方凱嘴往‘洞’頂努了努,胖東一愣,將頭擡了上去。這一擡,他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好傢伙,不僅大的出動了,連小的也不甘落後!

原來,就在‘洞’頂那些懸掛着的石筍跌下來時,隙痕中縮着一隻只只有手指大小的蟲子,不論顏‘色’、長相,都跟巨蟲一模一樣。無疑,巨蟲定是小蟲們的“媽媽”,而令人髮指的是,那隙痕坑坑窪窪的不知有多少個,這說明蟲子的數量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讓兩人既吃驚又喜悅的是,那些小蟲似乎對兩人沒有惡意,反而一個個都仇視着巨蟲,那目光恨不得將巨蟲一舉吞噬的樣子。兩人看得膽寒,卻不禁孤疑,巨蟲跟蟲羣的關係究竟是什麼?

來不及思考,小蟲出現的瞬間,巨蟲彷彿吃了火‘藥’彈一樣,暴怒不已。連連震天的怒吼聲中,巨蟲居然伸出那條佈滿‘肉’刺的舌頭,卷向小蟲們躲藏着的‘洞’頂隙痕!

看來,那些小蟲不是生在那兒,而是爲了躲避巨蟲。

明白到這點,兩人面面相覷,不過巨蟲跟蟲羣爭鬥,至少讓兩人得以喘口氣,不至於狼狽送死。

不過,這並不意味兩人就安全了。

隨着巨蟲憤怒的加劇,破壞效果也是更爲明顯,那些裂縫蔓延到方凱兩人頭頂的岩石,頓時,堅硬的巖塊掉了下來。兩人拼命閃躲,可還是被幾塊岩石擊中了肩膀,擦傷了。忍住疼痛,兩人對望一眼,不約而同地將身子往兩側挪,避開巖塊的同時,悄悄接近巨蟲,打算尋覓機會突進。

沒辦法了,後面的路已經坍毀得七七八八,兩人唯有冒險前進,才能保住‘性’命了。不過這前提是,他們不被巨蟲或者蟲羣殺死。

一條小蟲或許微不足道,但當這個東西數字達到一萬、十萬甚至百萬時,那就變得十分恐怖了。巨蟲雖然厲害,每一擊都能將‘洞’道震出個大窟窿,但這絲毫不干擾蟲羣聯手做掉它的決心。

那些小蟲像一個個士氣高昂的士兵,用最兇狠的模樣,怒視巨蟲。觀此模樣,大抵有破釜沉舟、不滅巨蟲誓不爲蟲的決心。

終於,兩方對峙一刻鐘後,戰鬥爆發了。先是,數百小蟲充當前鋒隊,筆直‘插’入巨蟲。它們身形普遍瘦小,相對就靈活得多,縱然巨蟲惱怒地噴出噁心的粘液,但依然有三分之二的先鋒隊爬上了小山一樣大的巨蟲身上。

這些小蟲像鋒利的收割機一樣,一邊快速突進,一邊大肆咬嚼。不過,這在巨蟲看來,只是撓癢罷了。

抖了抖一足,又有十幾只小蟲震了下去,生死不明。剩餘的小蟲顧不得悲傷,更加賣力地啃噬巨蟲。也許衆志成城,天道酬勤的緣故,在先鋒隊剩餘‘精’英的努力下,巨蟲一條足肢竟然開了個裂口,鮮綠‘色’的血液從那道裂口噴灑而出。

饒是如此,巨蟲還沒什麼痛苦的感覺,只道螻蟻用了點力,一條‘腿’有些許涼意而已。只是,王者威望不可胡‘亂’挑戰,這些先鋒隊註定要死!

“嗷!!”巨蟲嘶叫一聲,一股旋風奪口而出,掠過‘洞’頂,又是一片小蟲被吹落到地下。至於那支先鋒隊,尚未抵達巨蟲的觸角根,就被巨蟲無情地抹殺了。

遭此大難,蟲羣依然沒有放棄,而是如同‘潮’水一樣,更瘋狂地往巨蟲身上涌去。巨蟲殺得眼都紅了,依舊阻擋不住蟲羣的決心,於是它更加憤怒,怒意到了不可復加的程度。

看兩方慘烈鏖戰,身處角落,不敢動彈的兩人臉‘色’一片煞白。他們心裏清楚,巨蟲抑或是蟲羣只是暫時無視自己而已,一旦分出勝負,他們兩恐怕連渣都不剩。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剛想到這點,刺影冷冰冰的聲音就傳了過來:“你們現在身處殺人蟲道,其中的含義,相信不言而喻。記住,必須在新一代蟲王誕生以前,潛入深處。否則,我也保不住你們。”刺影話語依然冷淡,淡淡的彷彿不是在跟人說話,而是在跟空氣說話。

此時刺影的聲音已經消失了,胖東卻忍不住豎起中指,咒罵道:“我保你孃親啊,他媽的早知道任務這麼危險,老子自殺算了。凱子,現在被這娘們坑了,你說咋辦,難不成真要猥瑣在這裏,看蟲跟蟲打架麼,很有意思?”嘀嘀咕咕,胖東一肚子火氣。

自從接下這鬼任務,他就嚐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不論是哪一個空間,都堪比以前執行的星級任務!

“好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剛纔聽刺影說,這裏是‘殺人蟲道’,那麼眼前這一堆灰白的玩意就是殺人蟲?蟲王,蟲羣,鬥爭…..我懂了,新蟲王的誕生,一定在這些小蟲中!對於它們而言,成爲新一代蟲王唯一的阻礙,就是舊有的蟲王!怪不得,兩方要自相殘殺,原來這就是它們的生存規則。弱‘肉’強食,嘿嘿,果真哪個時空都一樣。”方凱喃喃自語,時而興奮時而‘激’動,到最後簡直連嘴‘脣’都抖動起來。

胖東似懂非懂,晃‘蕩’着腦袋,卻不說話,低着頭似乎有什麼心事。兩人就這樣,一個低頭想事,一個臉‘露’冷笑,面對着蟲羣內鬥。

舊蟲王不僅身軀龐大,那對觸角更是十分靈活。既可以當武器,直接橫掃如海的蟲羣,又可以當粘液源頭,阻遏蟲羣前進。至於蟲王腹下那一根根密密麻麻的‘腿’,就胡‘亂’踩踏,每次落腳都有一大片小蟲死去。

但這絲毫改變不了小蟲們的決心。

它們堅定要成爲新一代王者,於是個個鼓足幹勁,奮力朝蟲王觸角爬去。看得冷笑連連的方凱不禁眯起了眼睛,心道莫非這蟲王弱點就在觸角,以至於所有小蟲都往那兒鑽?想到這點,方凱恍然大悟,心裏更是多了一分除掉蟲王的把握。

這蟲王即便不死在蟲羣手中,也註定栽在自己拳下。方凱冷冷一笑,扭頭望了眼身邊的胖東,只覺後者神情呆滯,心事重重。

好奇之下,方凱拍了拍胖東的肩膀,不料後者反應甚大,倒嚇了方凱一跳:“死胖子,你怎麼了?”

然而胖東只是晃了晃身,就沒有其他反應了。

方凱皺眉,仔細望了胖東一眼,一絲寒芒逐漸涌上眼瞳。他低喝一聲,隨即快速提起‘激’光鏟,架在胖東脖子上,語氣冰冷到極點:“你不是胖子,你是誰?!”

話音一落,“胖東”原本呆滯的臉瞬間涌起一股黑氣,黑氣繚繞在他頭上,“胖東”霍地低下頭去。他動作太快,方凱有心‘抽’鏟,卻躲避不了,一絲鮮血頓時從“胖東”脖子上滲出來。奇怪,這血不是紅‘色’的,竟然是黑‘色’的!

“桀桀”,詭異的笑聲響起,“胖東”猛然間擡起了頭。只看了一眼,方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口中倒吸一口涼氣。

好傢伙,連眼珠都是灰白‘色’的。

“你究竟是誰?”這貨僞裝得太厲害了,方凱居然直到此時才察覺出他的真面目。頓時,方凱心頭一片冰涼,對方僞裝胖東如此像,難道真正的胖子已經……方凱不敢想下去了,只能憤怒望着眼前這個半人半鬼的東西,雙眼都快冒出火來。 第3457章

「是那些怨靈的王,現在已經沒事了,我們繼續吧!」墨九狸聞言說道。

玄冥和天魔蠍沒再多問,墨九狸收起火焰,繼續往裡面去走去!

而墨九狸無意中掃了眼自己的令牌,才驚喜的發現自己的積分,竟然增加了1000分,一下子從987名竄到了500名,墨九狸有些傻眼的仔細看了好幾遍,發現果然是增加了1000分,自己沒看錯,才收回了視線……

心裡還是很驚喜的,沒想到這麼容易賺到1000積分,看起來是剛才那些怨靈了,擊殺怨靈的積分竟然這麼多,不錯不錯

其餘沒有注意墨九狸的人倒是沒有發現,但是注意力始終關注著墨九狸的夏老幾人,卻是開心無比,沒有想到擊殺怨靈的積分那麼多,這樣下去小徒弟說不定很快就能追上前面的人了,夏老心情瞬間美好了……

而墨九狸發現擊殺怨靈能增加積分后,白天也就不急著趕路了,又是一整天,沒遇到什麼獸和藥材,墨九狸猜測著,這片森林裡面,可能還有怨靈,所以才沒有別的東西!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墨九狸在天色還沒黑的時候,就停下來吃飯休息了,然後天色一黑,就讓玄冥繼續探路,尋找昨晚哪種靈果,也就是怨靈樹!

玄冥雖然不明白墨九狸為什麼這麼確定還有昨晚哪種怨靈,但是卻聽話的直接飛掠出去尋找了,這次玄冥很快就找到了,通知了墨九狸和天魔蠍!

等墨九狸和天魔蠍趕到后,墨九狸的火焰直接出手把玄冥救出來,然後玄冥和天魔蠍就站在墨九狸身邊,又看是看著怨靈群表演飛蛾撲火的戲碼了……

不過,這次遇到的數量,跟昨晚他們遇到的數量相差太多,一個時辰就全部解決了,沒有怨靈撲過來后,玄冥都沒用墨九狸吩咐,自己就鑽了進去,可是卻只拿出一顆怨靈果……

想要遞給墨九狸的時候,就看到墨九狸指了指火焰,玄冥一愣,反映過來,把怨靈果丟到了火焰裡面,然後就看到了熟悉的一幕和慘叫聲!

「主人,這次沒有靈果!」玄冥說道。

「沒事,繼續吧,我猜測前面應該還有!」墨九狸收起火焰說道。

「主人,那我繼續去找……」玄冥聞言眼神一亮,直接竄了出去。

墨九狸和天魔蠍跟在後面,果然過了不一會兒的時間,玄冥再次發現了,墨九狸和天魔蠍也很快趕到。

就這樣墨九狸一晚上遇到了三波怨靈,只收穫到一顆怨靈果,其餘兩撥都沒有怨靈果,一晚上墨九狸的積分再次增加了500積分,排名進入前300名!

外面夏老和敏長老看得都是一愣一愣的!

就連高台山六大勢力的強者,看到墨九狸的積分增加的速度,然後看清楚墨九狸的畫面時,都是紛紛震驚不已!

他們之前是知道什麼藥材,和什麼獸能增加積分的,但是這令牌是被雲中界的人加持過,專門為了這次八荒大比使用的,歷練的秘境也是雲中界的人指定的。 “我?桀桀,我是誰…..嘿嘿。”黑霧繚繞下,胖東面目更加猙獰,居然見到有兩根黑黝黝的尖角凸了出來。一時間,身材碩大的胖子化身成魔鬼。

魔鬼二話不說,一把掐住方凱的脖子,力道十分之大。“殺,殺光人類。”低沉而可怖的聲音從魔鬼嘴裏吐出,魔鬼冰冷的眼神死死盯着方凱,彷彿在看一個死人。方凱心一沉,臉色逐漸煞白起來。

魔鬼力大無窮,一下子就將方凱提了起身。本來被掐得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方凱,被這麼一揪,立刻臉無血色。

“給老子…..死!”方凱抓住魔鬼的骨手,使勁一拽,另一隻手用力將激光鏟往前一送,插入魔鬼胸口。頓時,一股濃濃的黑霧從破損的胸膛鑽了出來,竟然直指方凱。後者嚇了一跳,反手激光一射,總算斬落魔鬼緊緊掐住自己脖子的手,得救了。

來不及調整,方凱條件發射地趴地,躲了黑霧一擊後,用鏟子將黑霧拍飛到巨蟲那頭。黑霧騰入蟲羣,鑽過一個,就沒了一個,足見黑霧之毒。那些枯萎的小蟲,紛紛倒在地上,表面看去完全沒了生機。

如同一頭豺狼闖進羊羣一樣,黑霧在大肆屠殺,看到螻蟻般的小蟲紛紛倒下,最高興的莫過於巨蟲了。這些小東西這麼煩人,簡直讓它發狂了。

然而小蟲生命力十分頑強,倒了下去看似沒了生命跡象,但不久又掙扎起身,搖搖晃晃地往巨蟲那裏爬去。黑霧雖然侵蝕了它們大部分生機,卻不能秒殺它們,反而激起了它們的兇性。

重新站起的小蟲雙眼通紅,怒視着巨蟲。

那頭魔鬼一擊不中,卻“嘿嘿”陰笑起來。方凱愕然發現,自己好不容易在魔鬼胸膛偷襲而來的創口,居然在短短一刻自我癒合了!

恐怖,着實恐怖!

方凱不敢戀戰,這頭有魔鬼,那邊有巨蟲,一旦被魔鬼拖住了時機,定然難逃一死。想到這裏,他一咬牙,顧不得危險,直接往前衝去。

而前面,卻被巨蟲碩大的身軀擋住。

“嘿嘿,跑得掉嗎?”魔鬼露出個殘忍森然的笑容,一閃身,就飄到方凱眼前。它伸出骷髏般的手,虛空一握,一個荊棘叢林圈頓時從方凱腳底涌起,差點讓後者身上多出好幾個大窟窿。

幸虧方凱臨危不亂,在關鍵時刻跳了起來,一下子躍出荊棘叢林圈的範圍。他轉過身,馬不停蹄地往另一側鑽去,妄想衝出生天。可是,魔鬼比他更快,隨意一踢,巨蟲龐大的軀體居然被踢到那頭,恰好堵住了縫隙。

方凱又驚又怒,驚的是這貨好生厲害,力量居然無與倫比;怒的是好不容易捕捉到的機會,又失去了。

突破失利,方凱卻陷入了絕境。在黑霧的干擾下,巨蟲很快消滅了蟲羣,然後扭過頭來,幫魔鬼夾擊方凱。

頓時,方凱被逼進一個三角區域,動彈不得。

魔鬼依舊冷笑,負着手,一步步接近方凱,時不時把黑氣凝成利劍,攻擊方凱。後者左閃右避,但囿於空間狹窄,只能生生硬擋幾下。

血液流了不少,方凱臉色漸漸跟紙張一樣白得驂人。

似乎玩膩了,魔鬼沉下臉,一拳轟出。拳頭被黑氣包裹,目標正是縮在一角的方凱。此時方凱能儀仗的,只有激光鏟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