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宋德華帶着驚恐的王大虎等人出去。由不得王大虎三兄弟不恐懼,他們看到的居然是一排排上千的棺木,整齊擺放,每一副棺木就是一個殭屍,這樣的實力,他們已經很久沒看到過了。

來到外面,江田成他們真快速前進,準備直接進攻。可是江田成剛進入林子沒多久,就看到了出來的宋德華。

“末將參見主上。”江田成跪地道,其他的殭屍兵紛紛叩拜稱呼。

“走!”宋德華直接對着江田成道,說完直接先閃身出去。

“走?”江田成莫名其妙。但看宋德華已經遠去,江田成頓時整頓士兵,向着宋德華的後面趕去。

藍鵲正翻看着書,時而喜而愁,最後卻喃喃道“主上?你會是主上?”

顯然她聽到了江田成的話,可是她卻不明白,宋德華只是個人,怎麼會是主上呢?那個已經消失很久很久的殭屍王……

“孟伊娃,今晚你真美!”宋德華此時抱着孟伊娃,這是宋德華最後的告別,此時在醫院裏,王波等四人身穿西裝革履站在外面等待着。

“美你個頭,你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不是要大半個月什麼的嗎?”孟伊娃很快就可以忙完下班了,今晚她值班,只能加班加到深夜。

“我來告訴你真相呀!”宋德華覺得還是和孟伊娃說清楚的好,這一次宋德華離開,就再也不回來這裏了。而宋德華畢竟和孟伊娃有感情在裏面,一時,宋德華也難以放棄。

“什麼真相?”孟伊娃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看着外面站着的四個西裝革履青年,一個兩個一看就知道是厲害無比的保鏢。

難道自己找的男人還是什麼大家族的富家公子?可孟伊娃想想又覺得不對,宋德華很平常,和普通人一樣。他怎麼可能是富二代呢?

“我是宋家大少爺……”宋德華覺得應該是這樣開場白,不然怎麼解釋自己有十幾個老婆什麼的。要說是大少爺什麼的就比較好解釋了。

誰都知道有錢人喜歡野味,所以家裏有三妻四妾很正常,而宋德華則利用這一點作爲解釋。

“好了,路少爺,不會用說了,我知道了……”孟伊娃擡頭認真看着宋德華,真的,一說到少爺,所有女人都該有的覺悟就是。

他不是普通人,而此時和自己坦白,一是因爲對方真心喜歡自己,二是他要離開了。

“那……”宋德華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說。孟伊娃說她知道,可宋德華不知道孟伊娃此時知道什麼。

“你要忙就去忙你的吧,你把你家地址給我,那天我厭倦了現在的生活,我就去投靠你。”孟伊娃突然笑道,很認真的樣子。

宋德華心裏一暖,孟伊娃居然是那麼的通情達理。當下宋德華就把地址寫了下來。現在的宋德華真的有事忙,所以宋德華不得不去做該做的事。

最後和孟伊娃多聊幾句,宋德華走了,在他身後跟着王波四人。讓醫院很多認識宋德華的人感覺莫名其妙,這陣勢似乎在說明着什麼,可他們認識宋德華不就是個化驗室的嗎?

“王波,派幾個鬼兵保護孟伊娃。”宋德華還是有點不放心,當下對王波道。

王波點頭,這個還是要做的。 接下來,宋德華要做的則是定製一批兩千多件的衣服,不,是四千多件的衣服。而且宋德華還要弄一筆錢……

現在宋德華的感覺是,藍鵲是個拜金女。所以宋德華必須要搞筆可觀的錢來拉攏藍鵲這個拜金女。而這筆錢,宋德華已經有着落了。

任何一個都市都少不了幫會,幫會最大的利潤就是來自賣粉。所以,宋德華要找的就是這樣一個交易會所。

“主上,等了那麼久,他們會來嗎?”江田成跟在宋德華後面道。此時的江田成身穿警服,而江田成挑選的三十幾個殭屍兵也全都是身穿警服。

當江田成知道這警服就像他們古時候的衙門時頓時也是興奮非常,這東西好,對於江田成來講。畢竟他們過去是兵,喜歡這種職業性的工作。

“很快了。”宋德華有自己的偵探方式,這裏會有交易,而今天就是他們交易的時候。

聽到宋德華這樣說,江田成又屏住呼吸觀察起來。主要是他太久沒穿“官服”了,所以有些激動。而且是做正義的事,這可是善事呀!

“來了。”宋德華站在最前面,能看到已經有兩撥人馬開始接觸。那是交易的一個程序,而宋德華過去做特工,自然知道那些。

江田成聽到宋德華的話後頓時看去,果然看到兩幫人大約一共有五十多個的人在互相碰面談着什麼。

而且兩撥人各自手中拿着皮包夾,互相交換了。

宋德華輕笑,是時候出去了。

接着宋德華的身子陡然消失,再出現時已經來到那交易的場地。

“喂喂,我王局在這裏,你們這樣交易太不給我面子了吧?!”宋德華現在的身份就是王局。隨便捏造。

那原本剛交易完,正雙手握着說着合作愉快的兩撥人紛紛震驚!剛剛四周明明已經沒人,怎麼會閃出來一個什麼王局?!

“啪啪啪……”

頓時,兩撥人紛紛拔出手槍對着宋德華,面對危險,手槍纔是他們最可靠的東西。

“別那麼緊張,你們交易是你們的事,但現在做什麼都要打稅呀!所以你們這個交易等於是偷稅啊!”宋德華假裝老成道,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兩撥人的首腦都聽的是莫名其妙,交稅?不是抓人?這是什麼跟什麼?

“沒聽明白?那意思就是要你們把今天你們交易的錢分一半給我就行了。你也知道你們的行業比較特殊,所以我收稅必須多收那麼一點呀!”

宋德華又道,接着向兩個首腦中間走去。因爲他們手上有箱子,宋德華要拿的就是箱子。

現在兩撥人算是明白怎麼回事了。眼前這個一兵一卒都沒帶的人其實就是來敲詐的。還自稱什麼王局。

可惜他來錯地方了,因爲他們兩幫人都不是好惹的,但是手下的手槍就足夠將眼前這個自稱什麼王局的年輕人打成馬蜂窩了。

“小子,你敲詐別人,我不管。但你現在,你知道你在敲詐誰嗎?”左邊首腦開頭道。他倒是挺欣賞眼前的青年,夠大膽,有當年他的影子。

“是呀,小子。哥哥我吃鹽比你吃的飯都要多,你卻來敲詐老哥哥,可惜呀……”右邊首腦也道。他們都是四十多歲的人,能混到今天的地步都不簡單,不然早就被捉或是殺了。

“怎麼?懷疑我?”宋德華早就知道這一點了。 妃色撩人:王爺請上榻 當下宋德華舉起右手,這是信號,和江田成早就說好的信號。

“呼呼呼……”江田成帶領着三十多個警察頓時從隱蔽的地方衝了出來,一出來就直接將眼前的衆人包圍,而江田成則站在宋德華的旁邊,做出衣服保護的樣子。

江田成雖然不知道自己的主上爲什麼要這樣大費周折,但江田成會按照宋德華的命令坐視。

宋德華這樣做其實也不過是不想打破這個社會的平衡。宋德華可以直接一個人將眼前的衆人解決掉。但後果只有一個,那就是要殺了這些人,不然宋德華的信息將被披露,造成的社會影響也不小。

甚至還有更嚴重的後果……所以宋德華必須以普通人的身份解決問題。

見到那麼多警察,兩撥人才開始變色。

“怎麼樣?是不是該掏一點出來?”宋德華很直白道,這纔是宋德華來的目的。

“王,王局,這個,你看,我們的錢也沒多少,交一般的稅也太……。那個多了點吧。”左邊首腦道,樣子有些恐慌。

真要和警察火拼?這可不行,打死警察也就意味着他們將永遠被追捕,最後的結果自然是被捕了。

而且眼前三四十個警察,全打死?那他們這些人一個都跑不掉。如今也就只能裝可憐,看能不能少給一點。

好在眼前的是個能用錢搞定的,不然的話就麻煩了。那是人贓並獲呀!但終究要出錢的事,所以能省一分是一分。買個菜都可以講價,更別說這個了。

“一半的稅收並不多。我幫你算算。若是我收全稅我倒是有個辦法。直接將你們全逮捕,然後殺死,最後什麼都是我的。這些警察都是我的兄弟,絕不漏口風,你們,覺得怎麼樣?”

宋德華威脅他們道。這個也是最直白的理由,沒人不怕死。只交一半的錢就保平安,是個正常人都會點頭答應。

兩個首腦和他們的手下全都猶豫起來。眼前的警察說的是實話。這年頭黑吃黑,白吃黑再正常不過了。人爲財死鳥爲食亡,永遠改變不了的就是這樣。

只要建立在這個條件之下,一切的一切,都是可行的。

最後兩個首腦像是已經做好決定一般,頓時點了點頭。

“王局,我們就交你這個朋友了!稅我們交就是了!”說完,右邊的首腦直接將箱子打開,用袋子裝了一般的成捆現金,接這將剩餘的半個箱子錢讓手下拿到宋德華手上。

“不錯。識時務者爲俊傑!”宋德華拿着箱子掂了掂,似乎在看重量一般,而且表現出來的樣子很是貪婪。

“好了,你們繼續忙。正規的生意我是不會打攪的!”宋德華呵呵笑道,嘴上在笑,心裏卻也在笑,含義不同而已。

見到宋德華走,江田成和其他殭屍兵轉身跟在宋德華後面,收隊。

“砰!”陡然槍響,這讓宋德華眉頭緊皺。自己沒去下黑手,他們倒是背後來一槍?

“大哥,走,走火……”只見一個小弟整個人發抖,手中的手槍還冒着煙,而剛剛他的子彈打在了後面的那個警察後背上。

壞事了!所有人都知道這次壞了!那孫子早不走火晚不走火,偏偏槍口對着警察的時候走火,那不是找死嗎?

本來還很是和諧的場面頓時變的凝重,不管走火不走,自己這邊的人失誤,子彈打在警察身上,這後果可不是鬧着玩的。

只見那被槍打中的警察轉身,有些惱怒的看着那個全身劇烈發抖的小弟。

子彈打不死他,但是也疼呀!而且眼前的只是個人類,是他的食物而已。所以他怒了。

正當他準備上前,宋德華直接一隻手搭在他肩膀上,這時才讓原本準備露出獠牙將眼前衆人咬死的殭屍停止了步伐,並且低下身子鞠躬。

“啪!”

響亮的耳光響起,頓時打破了四周的寧靜。

“王八蛋,你他媽的早不走火晚不走火,你現在就是在找死!過來兩個人,將他綁起來丟海里喂鯊魚去!”

首腦頓時明哲保身,先將這個走火小弟處理掉再說,不然後果就真的一發不可收拾了。也許接下來真的就大火拼。

“大,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錯了!大哥!!”一聽到自己大哥這樣說話,小弟已經雙腿跪地,接着看到有兩個昔日的兄弟走來,更嚇的全身發抖。

“你少他媽的廢話,辛虧警察哥哥穿了防彈衣,不然他娘就掛了。他掛了,你讓他家裏人怎麼辦?如果家裏有老人的,你去養?家裏有老婆的,你去養?他孃的!”

大哥一陣怒罵,接着就是一腳將小弟踹在地上,接着又是一頓踹。

“好了好了,別演戲了!”宋德華可不管這個。槍打不死自己的兵,宋德華很清楚這一點。而且宋德華還很清楚的是,自己又可以敲詐一筆錢了。

“王局……”首腦們都是妖精一樣的人,從宋德華那懶洋洋的語氣中頓時聽出了什麼。

那孫子又準備敲詐了。

“現在我的手下被你的手下補了一槍,辛虧沒死,但是驚嚇費什麼的也該給點的。”宋德華說到這裏話停了下來,看着眼前的兩個首腦,他們能聽懂自己說什麼的。

兩個大哥頓時臉色變成灰色,可是不給不行呀,現在的情況不是明擺着的嗎?

“王局,這,我的兄弟們也要吃飯,能不能……”大哥開口道,必須要吃飯呀,錢都給了眼前的人,那他就白忙了,而且是大白忙!

“那算了,本來連你們的貨也一起要的,這樣吧,你把錢給我就行了。”宋德華道。

宋德華的話一出,兩個老大和那個走火小弟的臉就發青了。可話到這裏,他們還能說什麼? 雖然明知道這個局長不會要貨,因爲這個東西很難脫手,而且容易被查到。可是現在人家說本來要,而如今只要錢,那表面已經很給他們面子了。

若是他們不照辦,恐怕就真的錢貨兩空……

誰都不願意,但現在的情況必須要給。最後那首腦只能恨一咬牙,將錢給身邊的小弟,讓小弟將錢拿給宋德華。

宋德華自然不客氣,拿到錢,走人。當然,兩個首腦的小弟還能走火的話最好了,宋德華又可以敲多一筆,反正自己的殭屍兵刀槍打不死。

今天只是開始,宋德華接着向另一個組織走去。今晚那裏依舊有交易,是軍火交易。不過宋德華也不管那麼多,那裏有錢就往那裏去。

一晚上,很好撈錢。到下半夜,宋德華才收工,清點下後,足足上千萬。這買賣可以做,但錢對宋德華誘惑力並不強,所以宋德華沒打算繼續。他只想有點錢好將藍鵲那個拜金女人搞定,那就等於搞定藍鵲王的一千多個鬼兵。

“好吧,睡覺。明天還要定製衣服!”宋德華感覺自己居然是那麼的忙碌,好久沒忙碌這些事情了。宋德華可是一直感覺自己是在戰鬥中走過來的,此時這樣東奔西跑的,倒是比戰鬥還累。

此時宋德華在思考着該定製什麼樣的衣服。是白色?黑色?要什麼款式?有什麼特色?

既然是宋德華叫宋德華,又爲了紀念自己過去傭兵特工的生活……想到這裏,宋德華心裏已經知道該怎麼弄了。

第二天,宋德華帶着江田成和身後跟着十多個殭屍兵向大工廠走去,定製衣服那東西就找廠子,工廠經濟又實惠,是很好的選擇。

江田成和他的手下早就換了便服,看起來和普通人沒有區別。所以現在宋德華的派頭就成了某個老闆,而宋德華要做的事情就是定製自己的衣服。

這一帶是工業園,一排過去全是廠房。宋德華租了車子,請了司機,帶着江田成他們開了過來。

一共六輛車,直接開入工業園,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宋德華當初也做過員工,在工廠上班。當看到那些身穿工衣的工人後,宋德華心裏莫名的有了種回憶感。

工人的階級,就是被剝削。一個月辛辛苦苦,加班加點也才那麼兩三千工資,這點工資也就只夠吃飯而已,甚至想買見像樣的衣服都需要存上一些錢纔敢。

不敢大手大腳花錢,不敢買自己喜歡的奢侈品。這個不敢,那個不敢……

一路看去,很快宋德華就找到一個感覺比較好的廠房。

“好了,這裏下車!”宋德華對司機道。連車帶人,一天六千,也不算多,油費什麼的都包括在內。而且是任由宋德華四處遊走,總體來講,他走的越少他們賺的越多。

而宋德華走的再遠,他們依舊是賺。是個好生意,這年頭能賺錢的不是腦子極好就是膽子極大。

宋德華會開車,可是江田成他們不會,所以宋德華乾脆就請司機,自己也樂意偷懶。

車子停下,開車的都是老師傅,這一點宋德華很放心,所以他們停車停的很穩,開車的時候也算是舒服,幾乎沒震動。六千,花的也值。

“找找你們廠長。”宋德華一下車,工廠保安就走出來詢問,宋德華直接道。

保安雖然疑惑,但最後看到宋德華和外面的車,已經跟在宋德華身後十幾個像保鏢的青年,頓時他就感覺到了什麼。立刻向裏面打電話彙報情況。

宋德華無聊四下打量起來,工廠,最能體現一個人勤奮和刻苦的地方。雖然工資不高,但是卻讓人能安定的生活,無風無浪。

不過宋德華是不喜歡這種剝削制度的,總體來講,有點混吃等死的模樣。

“主上,有殭屍……”江田成藍色的眼睛突然看向一邊正挺直着身子的保安。

宋德華順着看去,果然看到了那個臉色蒼白的保安,是白眼等級的殭屍。可是爲什麼他會在人類工廠做保安?

以他的能力,做什麼不好?而且宋德華感覺,這樣挺危險的,因爲他們要吸血,要是某天忍不住,這豈不是……

“嘿,保安先生,你過來下。”宋德華道,如今宋德華在沒等到他們廠長的邀請進不了工廠,也只能乾等着。只能讓那個殭屍保安出來。

那保安一直做着站崗姿勢,聽到宋德華的話後頓時疑惑,然後當他看到宋德華身後的江田成和其他人時,臉色大變。想逃,可是當他剛轉身走出一步,頓時又轉身回來。

帶着恐慌的表情來到宋德華的面前,因爲他知道,若是對方要捉他,就是他逃都沒用……一個藍眼將軍,十幾個白眼殭屍。要殺他要抓他都簡單的不行。

“老闆,有什麼事?”他的身份不能讓同伴知道,所以只能用人類的方式和宋德華打交道。

他不知道宋德華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有那麼多殭屍跟在他後面。但此時他能感受到宋德華身上的氣息是人類的。

“你爲什麼要做保安呢?”宋德華道,聽起來很正常的談話,保安室裏面的人也不在意,只當宋德華無聊而已。

但保安此時知道是什麼意思。

“只想過一個普通人過的生活,我醒來的時候一切都沒有了,我親人,朋友……”

宋德華頓時想起了過去那個七級鬥士,爲了和自己心愛的女人,讓他變了,變的和普通人一樣。

“可以換換其他工作的……”宋德華道,這個是實在話,做保安,浪費了。

“可是我連身份證都沒有,沒文憑,沒關係……”保安苦笑。直到他醒來才知道在這個世界居然是有那麼多的規定。

宋德華無語,但這也是實在話。這些話也讓宋德華陷入沉思。誰都有自己的生活……

“吃什麼?”這個是關鍵,也是將來眼前這個保安是好是壞的關鍵。要是壞的……宋德華會選擇現在就殺了他。

“打工賺錢就是爲了去醫院換過期的血喝……”保安說話的聲音很小,似乎感覺自卑一樣。

他們是偉大的種族,不死不滅不老,可是現在卻是落的這樣一個下場。

“謝謝你回答我問題,若是某天不想做保安,就跟着我吧。”看到保安那委屈一般的表情,宋德華似乎瞬間懂了很多東西一般。也許宋德華真的懂了。

保安不好意思的笑着,看着江田成的時候臉上閃過懼意,但也很快就恢復過來了。

“老闆,你那麼招人?”保安殭屍接話問。他活着沒什麼的,有得吃就行了,其他的什麼也不缺。

而且像他這樣的殭屍很多,最近復活過來的,而同時將軍卻又不見的。如是他們就選擇了這個方式生活着。

“管飽。”宋德華笑道。

那保安看了眼江田成,最後笑了,對着宋德華點頭“老闆,這個工廠還有不少人需要在你那裏工作,不知道你要多少人?”

宋德華一楞,最後笑了“多少都行!”

保安詫異的看着宋德華,但最後還是重重點頭,他知道怎麼做了。

“有人的話就到這裏找我吧!”宋德華把住處地址給他們,這將是宋德華的新開始,原本還擔心沒人沒兵。原來這些傢伙很多已經隱藏在人間,做着一個不起眼的角色。

怪不得在過去半個月時間裏,宋德華在無聊看電視的時候總能看到報道說着一個人能舉起汽車,然後救了一對母子什麼的報道。原來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

儘管只是很普通的存在,但卻個個都不是普通身份的存在。因爲他們不死不滅不老。今天見到他是這個年輕的模樣,等你老了見到他,他依舊這樣年輕。

“可以進去了!”保安室裏面有人傳話,而宋德華對保安微笑後進去了。

原本只需要四千件的,看來訂單要翻幾番了。

兩天取貨,而宋德華在這兩天時間裏帶着江田成等人連續殺了十幾個爲禍人間,爲非作歹的七級鬥士,同時也讓江田成他們對目前的格局有了新的認識。

而且他們喜歡上鬥士血液的味道。

兩天過去後,宋德華是直接一大卡車載着衣服上山,有衣服還有很多時尚的女人衣服,名牌香水,化妝品等等。那是宋德華取悅藍鵲王的東西,這些少不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