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少主真的是太自信了。”

君臨天那性感的脣角再次的一扯,一雙眸子再次一沉,顯得有些漫不經心的,但是,玩心機,他也許真的玩不過那個愛涮滑頭蘇齊,但是比起狠來,蘇齊不一定能比得過他。

“雲兒,我們走吧!”

君臨天在次看向蘇櫟,只是在對上他的眸子的那一刻,君臨天心中猛然的一驚,蘇櫟那雙冰到剌骨的眸子,他發現,那眸子中多了太多的複雜的情緒,多了太多讓他看不懂的東西。

君臨天忍住心裏的疑惑,不想讓一個孩子影響了自己的情緒,攜着庚桑瑤款款而離開。

蘇櫟如此自信,那就只有一個原因,他的祕密,似乎蘇齊掌握得更多了。

看着他們遠去的背影,赫雲霆的眉角微蹙,一雙眸子也慢慢的眯起。

豪門蜜寵 “櫟兒,你就不怕君臨天對齊兒下手嗎?”

“他敢嗎?”

而他的那句他敢嗎?讓赫雲霆和子文猛的一怔,一個人憤怒到了極點,可謂是沒有什麼不敢的。

“巫族的人都想抓齊兒,巫族的人有怎麼會讓齊兒死呢?君臨天就是在想殺齊兒,也得顧及巫族給他帶來的利益,不是嗎?”這一點,蘇櫟到是一點都不擔心。

赫雲霆嘆了一口氣,好吧!他承認,自己的思維的確沒有櫟兒轉得快。

“王爺,會不會是有人對蘇櫟說了什麼?讓蘇櫟居然如此狂妄自大,看他的眼神,讓人心裏滲得慌。”

想到此種可能,庚桑瑤心中再次漫過一股寒意,不同與那種與蘇紫陌或是沐雲軒較量時的心理,而是一種從心底升起的害怕,面對沐雲軒的時候,她也沒有如此害怕過。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雲兒,本王沒有看不出,侍衛回稟,蘇齊昨天晚上一晚上都沒有離開過房間。”

君臨天的眸了掃一眼庚桑瑤,在他的心裏,蘇櫟是因爲害怕纔會裝出一副冷冰冰的樣子的。

庚桑瑤蹙眉凝思好一會,纔再次慢慢的說道:“王爺,不可大意,蘇齊太狡猾,雲兒已經很多次在手上吃過虧,現在我們可不能節外生枝。”

庚桑瑤冰冷的聲音不似之前的那般的漫不經心。

只是,心底,卻遠遠沒有表面時表現出來的那種平靜,因爲,她太瞭解蘇齊了,他不會是一安分的人,如果說,她的易容術是一個很難被人發現的僞裝,那麼蘇齊的僞裝實是很高,很絕。

庚桑瑤能看得出來的,君臨天不一定就能看得出來,要不然,他不會到現在都不知道,當初那一盆大糞是怎麼到他頭上的。

而庚桑瑤,就一眼,他就能感受到蘇齊會給她帶來什麼樣的警惕,或者,蘇齊是因爲外表看起來一臉的無害,別人會這樣認爲,而她不會,只是因爲一種感覺,而在對上蘇齊的眸子時,他那毫不掩飾的肯定與得意亦或是其他的,讓她從來不看把她當做五歲的孩子看待。

“雲兒,你想太多了,前邊就是本王的酒樓,雲兒去裏邊坐一下,吃點東西,休息一會我們在接着逛。”

“好!”庚桑瑤點了點頭,沒有在說什麼?

而他們走後,隱在暗處的江城也微微的走向前,冷冽的看着君臨天離去的背影,轉身飛身往皇宮而去。

太子宮裏,江城悄無聲息的進去,以他對君臨天的瞭解,現在君臨天正處於得意的狀態下,皇宮裏雖然戒備森嚴,當這些侍衛都是些飯桶,根本擋不住他。

“殿下。”江城來到君少辰的寢宮,君少辰正在修煉。

聽到江城的聲音,君少辰猛地睜開眼眸。

“江城,你怎麼來了?”

“殿下,君臨天和蘇紫雲出宮了,所以江城過進宮看看殿下,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等……。”

君少辰一個等字讓江城微微遲疑了一下。

“殿下,爲什麼還要等,君臨天已經佔領了整個皇宮,要是在等下去,只怕會夜長夢多。”

“可是我們現在也沒有實力和君臨天鬥,朝中的大臣全都傾向了君臨天,可見這件事情是君臨天早有預謀,如今父王又在他的手上,我們不能輕舉妄動。”

君少辰一臉沉着的說道。

“殿下,穩得住纔是王道,殿下現在就是應該沉住氣。”蘇齊軟軟又好聽的聲音傳來,只是這聲音似乎是從房頂傳來的。

君少辰和江城猛地擡頭從房樑看去。

“齊兒,你怎麼會在這裏?”

君少辰驚訝的問道,看到蘇齊似乎是從房頂下來的,不會是……?君少辰眸子猛的驚了驚。

“殿下,看你的反應就知道你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不過你比我可憐多了,做到了真正的兩耳不聞窗外事啊!”

蘇齊跳下房樑,落在君少辰的面前。

他今天一身白色的衣服,胸口處繡着簡單的小貓笑臉圖案,在加上獨特的款式把他精緻的五官映襯得更加的可愛。

“呵呵!”君少辰笑了笑。

“我現在就等於與世隔絕。”

“當然,更重要的一點就是,你身邊連一個可信的人都沒有。”

蘇齊笑得似乎有點小小的得意。

“齊兒,都被你說中了。”

君少辰不否認,突然想起什麼似的。

“齊兒,昨天晚上的那團小紙條,是齊兒你扔進來的?”

“不錯,君臨天現在不動你,那是因爲你已經沒有能力在威脅到他了,但是一但你暗中做點什麼,他就會立刻警惕起來,特別是他身邊的那個女人,所以殿下,不管想做什麼?一定要忍三個月,到我爹孃歸來以後在動手。”

“好,齊兒,我聽你的。”不知道爲什麼!蘇齊雖然是一個小孩子,但是他就是能無條件的相信他。

相比之下,他現在要是做點什麼就危險了很多,畢竟君臨天一直都防着他,在加上父皇在他的手中,他現在就是想做點什麼都做不了。

“齊兒,那我孃親那邊……?”君少辰擔心孃親回來以後,知道事情的真相以後,會進宮做出危險的事情來。

“殿下,放心吧!默奶奶那裏,哥哥會和默奶奶說的,而且默奶奶不是一個衝動的人。”

聽蘇齊這樣一說,他相信以孃親的聰明,就算是知道事情的真相以後也會會十分小心,會提防君臨天的。

“呵呵…。”君少辰再次的輕笑出聲,一雙眸子中也漫過幾分別有深意的笑意,直直地望着蘇齊,脣角微動,慢慢地說道:“既然齊兒這樣說,我也就放心多了。”

“嗯!不過殿下在宮裏還有一個信得過的人。”

蘇齊突然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哦,是誰?”

君少辰有些疑惑的問道,沒想到現在宮裏還會有人要幫助他。

“殿下,是顏昭雪,她一直在想想盡辦法想見你一面,她的處境和你一樣。”

猛地,君少辰隱在衣衫下的手猛然的一緊,雖然聽到是她,很意外,但是,他底還是有些擔心,但是,他怎麼能將顏昭雪也扯近這件事情中來呢。

因爲已經察覺到了君臨天的不對勁,他也暗暗的做好了準備,若是有朝一日,時機一到,他會第一時間動手,那怕明知道自己會完全的暴露在君臨天眼前,他也要保住皓月國。

“齊兒,你去告訴昭雪公主,本宮的事情不用她管,讓她保全好自己就好!”

君少辰一臉嚴肅的說道。

蘇齊目光閃了閃,突然笑得一臉開心。

“殿下,這種事情不是齊兒說了就能阻止得了的,齊兒昨天晚上看到她想盡辦法的想買通宮裏的公公打聽你的消息。” 君少辰沉默着,沒有在說話,猛地,他擡眸看向蘇齊,差點忘了最重要的事情。

“對了,齊兒,我父皇怎麼樣了?”

聞言,蘇齊一臉嚴肅,臉色也瞬間凝重了起來。

“皓月皇被他們下了毒,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只要他一直不醒過來就會沒事的。”

一聽,君少辰猛的愣了一下,可惡,君臨天居然敢給父王下毒,自己的親生父親,他也下得了手。

“殿下,皓月皇那裏齊兒會看好的,不會有事的。”

“那就有勞齊兒了。”

君少辰這下才真正的放心下來,他一直擔心父皇的安危,蘇齊說得對,只要父皇暫時不醒過來就不會有事。

“默奶奶的事情就是我蘇齊的事情,默奶奶從小沒少照顧我們兄妹三人,我們當默奶奶是一家人。”

蘇齊的話讓君少辰明白,他做這些都是因爲他孃親的存在,可是人生就是這樣,緣分就是這樣的奇妙,愛,能養家。

“對了,小公子,江城有一事不明白,還請小公子告知。”

江城看蘇齊和太子彈得差不多了,纔開口問道。

“哦!你問吧!”蘇齊的大眼閃了閃,他可是孃親口中的三好學生,不過孃親只對哥哥說過,不過他蘇齊一定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

江城抿了抿脣,“小公子,你住的懸月殿比太子宮守衛還要森嚴,小公子爲什麼能在宮裏來去自如而不被君臨天的人發現呢?”

“啊!”蘇齊一臉驚訝!

“原來你是好奇這件事情啊!這種事情我不能告訴你,我有我的能耐,這其中的困難與過程,相信你是體會過的,不過可以告訴你的是,那些侍衛是守不住小爺的。”

蘇齊得意一笑,不是他不告訴江城,而是有些祕密,別說告訴人了,就是風都不能告訴,因爲風也會吹過整片森林的。

君少辰和江城一聽,果真是腹黑的人呀!天底下向蘇齊這樣的孩子可真的不多,看似無辜的眼神之下,一顆心卻比誰都要腹黑。

不過,君少辰相信齊兒不會讓他想保護的人受到傷害的,把希望寄託在一個孩子身上,說出來恐怕會讓人無法相信,可是說那樣的話的人是蘇齊,就會讓人不由自主的去相信,這就是他一個只有五歲的孩子所表現出來的讓人信服的能力。

而他,並不會爲了自己的目的便會犧牲無辜性命的人。

“齊兒,謝謝你!”

蘇齊看着君少辰的表情微怔,什麼時候起,這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太子殿下空中也掛着謝謝呢?

其實他挺喜歡這個君少辰的,只可惜,他和姨娘始終沒有緣分。

“哦,時間吃不多了,江城,你也快點出宮吧!君臨天他們快回來了。”

蘇齊那微眯的眸子中精光一閃,然後身影突往窗戶邊飛去。

“太子在裏邊嗎?”是君臨天的聲音。

這一刻,江城蹙眉,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猛然的懸起。

君少辰的心裏也有些緊張,江城可不能落在君臨天的手中。

君少辰一雙眸子直直地望着蘇齊離去的方向。

君少辰的身子也是微微的一僵,畢竟還是有些擔心的。

“江城,從窗戶走,一定要小心。”

“好!殿下保重,屬下會在找機會進宮的。”

江城說完,快速的飛身飛出窗戶。

此時,君臨天的腳步已經很近了。

看到江城的身影飛出窗外沒有被人發現,君臨天的一顆心快速的回位,終於鬆了一口氣。

看來這次他賭贏了,雖然是一件很小的是,但是君少辰還是覺得很自豪。

君臨天看到太子,脣角卻是暗暗的抽了一下,太子這大白天的到是挺清閒的。

“本宮被你軟禁在這裏,什麼都不能做,自然很清閒。”

君少辰怒氣凜然的看着君臨天,對他失望至極。

君臨天一聽,在望向君少辰的臉時,眸子中,更多了幾分得意。

此刻他愈加的肯定,太子已經沒有翻身的餘地了,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就連江城都離他而去了,看來,以後他只要愈加小心蘇齊就是了。

“出去,本宮難得清閒,不想被任何人打擾到。”

君少辰怕自己會忍不住想揍君臨天一頓。

君臨天雙眸微微的閃了一下。

聽到君少辰滿是怒意的語氣,君臨天微愣了一下,真有意思,君少辰也會對這他大吼大叫了。

“父皇呢?你對父皇做了什麼?”

君臨天莞爾一笑,有些諷刺的說:“嗯!難得太子也想盡孝道,可是父王自從病了以後就誰都不想見。”

君臨天的眸子望向君少辰時,再次的一閃,另有深意的說道。

其實,他又怎麼會讓太子見到父皇呢?呵呵,不過想想也是,就是見到了父皇,君少辰又能拿他怎麼樣呢?

“君臨天,你什麼意思?父皇不可能不想見到本宮。”

君少辰沉着臉,惡狠狠地說道。

君臨天的心裏卻狠狠的嫉妒着,對啊,父皇要是醒過來,最想見到的人應該就是君少辰吧?

“你說的沒有錯,父皇應該是很想見到你的。”

只是他永遠都見不到你了。

最後一句,君臨天在心裏補充道。

君少辰雙眼望向君臨天,突然發現,君臨天此刻的臉上有着幾分陰柔。

憑他對君臨天的瞭解,君臨天是不會讓他見父王的。

“太子就好好的享受你的清閒日子吧!太子不是一向最喜歡清閒舒適的日子嗎?”

君臨天脣角微微一勾,笑得一臉陰沉,眸子裏,幾分得意一閃而過。

此刻的聲音中,反而沒有了那股冰冷,似乎帶着幾分輕緩與得意。

隨即,深深的看了君少辰一眼,轉身大步離開。

君少辰看着他的背影,臉色猛然的一沉,怒氣瞬間溢滿了全身,但還是被他快速的壓了下去,他仍相信蘇齊。 蘇齊剛剛回到懸月宮,給自己到了一杯茶以後,猛的瞥見不遠處款款走進來的庚桑瑤。

蘇齊大眼微眯,他奶奶的,他回來的正是時候,要是在慢那麼一丁點,這女人一定會懷疑他的。

快要走進蘇齊身邊時,看到蘇齊正在悠閒的喝着茶水。

庚桑瑤眼眸裏閃過一絲疑惑,雙脣輕輕的抿了抿,蘇齊真的有那麼乖嗎?還是她的感覺出了錯呢?

“呀!姑姑,你怎麼來齊兒這裏了。是不是什麼地方不舒服啊!”

蘇齊睜着大眼,笑米米的問庚桑瑤,他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這個女人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

“誰是你姑姑?有你這麼亂認親戚的嗎?”

庚桑瑤的心裏還在計較着蘇櫟說的話,在這兄弟兩人手中,她永遠是吃虧的。

而她,沒有在蘇齊的眼中看到驚訝或是其它的,只見蘇齊依然是笑米米的,庚桑瑤心裏未免有些失望。

“你這是間接的承認你不是蘇紫雲嗎?”

蘇齊突然來這麼一句,讓庚桑瑤身子止不住得抖了抖。

她以爲蘇齊會大聲的說,你就是我的姑姑或是我沒有亂認親戚這樣的話,可她萬萬沒想到他會拿她的身份說事。

“你胡說什麼呢?”庚桑瑤怒吼道。

秋靈靜靜的守在門外。

“真的永遠假不了,假的永遠真不了,只要認識蘇紫雲的人都能看得出來你不是真的蘇紫雲,你這門牌上畫個鼻子,好大的臉哪?”

蘇齊諷刺的笑了笑,精緻的五官上,面對庚桑瑤一雙殺眼眸毫無懼意。

“蘇齊,你信不信,本族長殺了你?”

庚桑瑤厲聲吼道,她對蘇齊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點了。

“喲!雞屎蚊子打呵欠,你好大的口氣啊!你要是想殺我還能等到現在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