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給我往死裏打!”黃綠毛被白小鳳抓着,五官猙獰的咆哮了起來。

衝到近前的黃毛也是面目兇狠,回過神後,掄起拳頭就朝白小鳳面門上砸來:“你特麼給老子去死!”

然而。

沒等白小鳳動手呢。

忽然,一道怒喝聲炸響。

“給我住手!”

幾乎同時,距離白小鳳不遠的一個黑西裝保安如同獵豹一般,衝了過來,凌空一腳踹在了黃毛身上。

砰!

黃毛就跟個破口袋似的橫飛了三米多遠,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緊跟着,其餘暮色酒吧保安也衝了上來,將其餘幾個人全都按趴在了地上。

突兀的一幕。

讓在場所有人都懵了。

這是怎麼回事?

夜場的規矩,是隻要不在夜場內鬧事,夜場的保安都不會管的。

現在雖說在暮色酒吧的門口,但這些保安也不會插手的,所以衆人剛剛纔一副看戲的樣子。

可現在,暮色酒吧的人不按規矩來了?

“槽,你們特麼的幹什麼啊?暮色酒吧也不按規矩來了?這特麼不在你們酒吧裏啊!”

黃綠毛被白小鳳捏着變形的右拳,瞪圓了眼睛,破口大罵起來。

話音剛落。

剛纔踹飛黃毛的那個保安走到了白小鳳面前,冷冷地看了一眼黃綠毛,愣是嚇得黃綠毛停止了大罵。

緊跟着,保安扭頭對白小鳳道:“請把他交給我。”

白小鳳愣了一下,不過這保安好歹剛纔算是幫他的忙。

他也沒拒絕,鬆開了黃綠毛廢掉的右手,往後退了一步,聳了聳肩:“你隨意。”

啪!

這保安突然一轉身,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黃綠毛臉上。

黃綠毛登時懵掉了,踉蹌着後退了兩步,左手顫顫巍巍的捂着臉。

這,到底特麼的是什麼情況啊?

保安活動了一下手腕,怒視着黃綠毛:“在這裏,你動誰都行,動他,你就該打!”

說着,這保安還轉身指了指白小鳳。

白小鳳一陣詫異,轉念一想,也就明白了。

娘希匹的!

這可是天師聯盟的酒吧呢。

自己可是金陵分部的鎮使呢!

說白了,他還是這些保安的老大呢,老大都被人挑釁了,小弟要是不出手的話,那不就沒法混了嗎?

想到這,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突然發現,當天師聯盟分部鎮使還是挺不錯的。

至少,打臉這種事,已經有人幫着做了。

反應過來後,白小鳳雙手抱胸,擺出了一副看戲的樣子。

“憑什麼不能動他?特麼的,他算老幾啊?”黃綠毛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轉身對着看戲的衆人咆哮起來,“特麼的,你們暮色酒吧欺負人是吧?各位都看看啊!暮色酒吧欺負人了,不按規矩辦事了,這種酒吧,你們以後誰還敢來啊?”

“媽的!”保安喝罵了一句,一個箭步就衝上去踹翻了黃綠毛,然後拎着黃綠毛的衣領子硬生生的把那傢伙拽了起來,然後掄圓了耳光狠狠地就朝他的臉上抽了上去。

一邊抽,這保安還一邊罵:“就欺負人了,咋地吧?還敢不敢來了?還敢不敢來了……”

嘶~

這保安下手也是夠狠的。

白小鳳嘴角忍不住抽了下,那保安幾巴掌下去,黃綠毛的臉都快腫成豬頭了。

他癟了癟嘴,也懶得看下去了。

有自己小弟收拾場面,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辦呢。

至於黃綠毛的煽風點火,他倒沒在意,在場的人又不是傻子,哪是一兩句話就能煽動起來的啊?

況且,就算真少了生意,那也是天師聯盟金陵分部的事情,和他又沒啥關係。

他轉身往酒吧內走去,門口的人看到他,登時臉色肅然的紛紛朝左右讓開。

進了酒吧,沒走多遠呢。

白小鳳就感覺到一股陰風迎面吹來。

緊跟着,就看到斜刺裏的黑暗中走出來個熟人,不對,是熟鬼。

就是之前來暮色酒吧時被他揍過的那個小鬼。

小鬼穿着一身夜場標配的小西服,諂媚的笑着走到他面前:“大人,讓你受驚了,下邊的人,不知道你的身份。”

白小鳳點點頭,看了看外邊還在拎着黃綠毛狂抽的保安:“他們做的很不錯,就是下手狠了一點。”

“……”小鬼。

他目光掠過白小鳳,看了一眼被狂抽的黃綠毛廢掉的右手,嘴角抽搐了一下。

要不是白小鳳的身份,他真的很想問一句“你說這話,是認真的?”

小鬼笑了笑:“大人,請跟我來。”

跟着小鬼進了酒吧,重金屬音樂迴響着,燈光忽明忽暗。

一股濃郁的菸酒氣讓白小鳳皺起了眉頭,很難聞。

而舞池裏,還有一大羣隨着音樂燈光跳動的人羣,外界發生的事情,酒吧內全然不知。

燈光昏暗,也沒人注意角落裏發生的事情。

白小鳳穿過牆壁,進了天師聯盟分部。

頂着分部鎮使的身份,一路暢通無阻就進了分部大樓。

他也沒想着去找別人,奔着分部掌印人的辦公室去了。

剛到門口呢,就聽到裏邊傳來了掌印人周擎蒼悽慘的哀嚎聲。

“蒼天吶,讓我吃一次雞,就這麼難嗎?”

緊跟着,屋裏又是“砰”的一聲響,同時還有一股陰力波動。

白小鳳一陣無語,天師聯盟真的不打算管管這個網癮中年了?

咚咚。

敲了敲門。

屋裏傳來周擎蒼的罵聲:“滾蛋,本座沉迷修煉,無法自拔。”

“咳咳……掌印,我是白小鳳。”白小鳳尷尬的喊道。

呼!

陰力涌動,屋門忽然大開。

白小鳳就看到周擎蒼正站在電腦前邊,笑看着他:“小鳳吶,你怎麼突然來了?快進來。”

白小鳳走了進去,看了一眼電腦,正冒着濃煙呢。

他想到了什麼,笑着問道:“掌印這是剛剛又順着網線過去打人了?”

周擎蒼笑了笑:“那王八蛋罵老子絕地坑王,簡直不能忍了,就過去教教他做人。”

說着,周擎蒼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

他俯身在抽屜裏拿出了一個印鑑,放在了桌上,神情變得凝重起來:“你來的正好,這是三個小時前,上邊下發過來的緊急文件,裏邊還提到你了呢。”

本章完 白小鳳皺了皺眉。

桌上是一塊金色印鑑,約莫巴掌大小,上邊還縈繞着一股淡淡的陰力波動。

他開口問到:“這事有多緊急?”

周擎蒼摸了摸鬍子拉碴的下巴,說:“類似於古代的八百里加急。”

白小鳳心裏咯噔一下,古代的八百里加急,那可是最重要的情報了。

緊跟着,他腦子裏忽然閃過一個念頭。

他拿起印鑑,注入了一股陰力。

嗡!

金色印鑑綻放起一抹淡淡金光,一排血色大字浮現在空中:

鬼盟來襲,不惜代價,護佑白小鳳,掌教令。

“果然是這事。”白小鳳目光閃爍了一下。

“你也知道鬼盟了?”周擎蒼有些詫異。

白小鳳點點頭:“還交手了。”

話音剛落,周擎蒼臉色忽然就陰沉了下來,砰的一掌拍在了桌面上:“媽個溜溜球,鬼盟竟然真敢動你,老子非得活劈了那些王八蛋不可。”

說這話的時候,白小鳳明顯感覺到屋裏的氣溫都驟降了一大截。

他看了一眼周擎蒼,不得不說,這傢伙真的認真起來,還是挺嚇人的。

雖然看着鬍子拉碴、蓬頭垢面的,可神情一肅,就他這身板,也能給人一種壓迫。

周擎蒼大手一揮:“小鳳,這事剛纔掌教也跟我說過了,金陵分部一切以你爲重,鬼盟要是敢找你麻煩,我分分鐘帶着所有人去幹&他們。”

“他們已經被我擺平了。”白小鳳擺擺手,“這次來也是因爲鬼盟,想拜託你一件事。”

“什麼?”

周擎蒼問。

白小鳳道:“干將莫邪家剛被鬼盟攻擊,差點滅族。”

周擎蒼眼角跳動了一下,聲音低沉:“鬼盟在陰陽界突然冒出來,這次是真的來者不善了,我收到消息,已經有不少大派被他們攻擊了,他們的目的,好像只有《黃泉寶藏圖》殘片。”

“掌教讓我金陵分部全力保你,應該也是擔心鬼盟覬覦你身上的《黃泉寶藏圖》殘片。”

白小鳳沒有驚訝,以天師聯盟的勢力,這麼長時間,要是還搞不清鬼盟動向的話,那就真算不上明面上的陰陽界扛把子了。

至於掌教下令整個金陵分部全力保他,倒是讓他有些詫異。

看來自己在風長卿的眼裏,地位真的挺重的。

想着,白小鳳也懶得廢話了,直接開門見山說道:“干將莫邪家被攻擊的時候,我也在場,我答應過他們家主幹天霆,會庇佑干將莫邪家殘餘族人,現在他們被我安排在了濱海摸金校尉陳家中,所以,我想……”

沒等白小鳳說完呢,周擎蒼忽然笑道:“懂了!你是想讓我用天師聯盟的勢力,幫忙給干將莫邪家打掩護,庇護他們吧?”

“嗯。”白小鳳點點頭,對着周擎蒼一抱拳:“還請掌教幫這個忙。”

周擎蒼想了想,大笑着揮了揮手:“舉手之勞而已,這忙我幫了,有我周擎蒼在,干將莫邪家和摸金陳家,就不會再有半點差池。”

白小鳳心裏一陣感激,這周擎蒼還真是夠豪爽的。

原本他還想着這事,周擎蒼怎麼也得猶豫下呢。

這時,周擎蒼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右手食指輕輕地敲擊着桌面,問道:“鬼盟對付你這件事,你有什麼打算?”

白小鳳回過神,傲然一笑:“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周擎蒼眼中精芒一閃,欣賞的看着白小鳳,笑道:“不愧是掌教看重的人,這份膽氣,周某人佩服,也罷,周某人這一次捨命陪君子,若是鬼盟再來,小鳳你一定記得通知我,我一定讓他們好好領教一下週某人四十米長的大刀是什麼滋味。”

說着,周擎蒼便從兜裏拿出了一塊玉佩遞給了白小鳳。

“這是我的私人傳令玉牌,你遇到了危險,直接捏碎,我便知曉,會盡快趕來。”

白小鳳接過玉佩,也沒當回事,金陵和濱海距離那麼遠,就算他真遇到危險,捏碎了玉佩,估計等周擎蒼趕過來,自己也涼涼了。

到時候,周擎蒼趕到,應該也只是收屍而已。

不過周擎蒼能給他這塊玉佩,他也不好意思把這些話說出來,拂了周擎蒼的面子。

和周擎蒼簡單聊了幾句後,白小鳳就轉身離開了。

周擎蒼目送着白小鳳離開後,一揮手,陰力涌動,屋門重新關閉。

他神情肅然,眼中精芒閃爍,即便是滿臉鬍子,蓬頭垢面,可依舊散發着一種威嚴的氣質。

他拿起了桌上的耳機,戴在了頭上,然後問道:“掌教,保命玉牌已經給白小鳳了。”

剛纔,他一直沒有退出遊戲,而遊戲裏的通訊功能也是一直開啓的。

整個金陵分部的人都不知道,他之所以敢這麼沉迷遊戲,上邊也不插手管束,實則是因爲……上樑不正下樑歪了。

頓了頓,周擎蒼有些疑惑道:“掌教,你這次怕是多慮了吧?白小鳳實力那麼強,鬼盟滅干將莫邪家時,被他當場斬了七個鬼王,一時半會兒怎麼也不會再找他的。”

“就算找上了,以他的實力,想打想走,決定權不都在他手上麼,保命玉佩有點多此一舉了。”

屋子裏,安靜了幾秒鐘。

周擎蒼聽着耳機中掌教的聲音,忽然臉色大變。

他瞪圓了眼睛,驚呼道:“什麼?!掌教你開玩笑的吧?白小鳳這一劫會這麼慘?”

頓了頓,周擎蒼眉頭緊皺成一個“川”字,重重地吐出一口氣,沉聲問道:“要真是這樣的話,保命玉佩怕是不夠用了。白小鳳在你心裏這麼重要,要是救他,指不定會搭上整個金陵分部,你,捨得?”

又過了幾秒鐘,周擎蒼眉頭舒展開。

他說:“明白了,你先單排吧,我得去擦擦刀了,那刀,好久沒浴血了。”

……

離開分部。

白小鳳走出酒吧外。

霓虹燈下,酒吧門口人來人往,聲色犬馬。

之前找他事的那幾個人已經不在了,彷彿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似的。

他也懶得管那幾個人下場是什麼了,有時候,自己作死,那肯定得付出代價才行,要不然,這世上腦殘作死的人,就數不清了。

他打算找個酒店先住一晚,等天亮了再回濱海。

這時,一輛黑色賓利車忽然停在了他面前。

車窗放下,裏邊是一個穿着工作西裝,梳着馬尾,長得挺漂亮的女孩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