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與不成,就在這一下了。

三秒鐘過後,追在我後面的謝羽,發出了一陣殺爹一般的怒吼。

“你....你居然殺了我的誘餌!該死,本座一定不會放過你!”

看到他的樣子,我就是一陣的欣喜,果然成功了。

之前我用的最後一個七星伏魔,我早知道打不中他,可其實我是有的放矢的,七星劍射出去以後,我並沒有立刻斬斷我們之間的聯繫,而是將它對準了那個二姐

鬼將,再轉身就開始跑,剛纔我激發了七星劍,再次發動七星伏魔,果然收到了鬼頭。

我一邊跑,一邊檢查了一下積分,我滴個乖乖,這傢伙還真值錢啊,積分一下子漲了五十多個,怪不得謝羽惱羞成怒了。

神行符的威力開始減弱,我們的距離再次縮近,跑不掉了,我只好轉身迎敵。

“魔龍飛雲手!”

謝羽一聲怒喝,洶涌的鬼氣瀰漫了附近所有的地區。

他的一隻手臂,化作魔龍,硬生生的朝着我衝了過來。

“鬼神印”

我也顧不了這麼多了,一個大招就丟了過去。

老公,情深不淺! 可是這絲毫沒有用,平常在我看來強大的鬼神印,在此刻卻是如同蚍蜉撼樹一般的不堪一擊。

我趁着這個力道反震後退了兩步,可那魔龍絲毫沒有放棄,繼續朝着我追了過來。

早知道就不貪小便宜去殺那個二階鬼將了,簡直就是花樣作死!

可我現在也沒時間想那些,畢竟魔龍就要臨體了。

“幽冥鬼火盾!”

一道由幽冥鬼火組成的盾牌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本來是想用幽冥火燒燒看,能不能壓制住他的,可沒曾想到,一點用都沒有。

媽的,拼了。

“五行之雷,金之雷!”

若是輪攻擊能力,火屬性當屬首位,可現在用金屬性則更爲合適,因爲我們要借鋒銳志氣破除魔龍。

五行之雷果然給力,成功的破除了魔龍,可令我絕望的事情發生了。

魔龍被破,可謝羽沒有一絲一毫的換亂,他的手上有聚集了一條猛虎,朝着我殺過來。

本來我的真元損耗就嚴重,剛纔的金之雷,又已經耗費了所有真元,現在能抵擋的,便只剩下鬼氣了。

鬼氣連續抵擋了四次猛虎的攻勢,我感覺自己已經快到了極限。

就在第五次攻擊的時候,猛虎終於打破了我的鬼氣防禦,就在這一刻,我只來得及撕開兩章符咒。

一個正氣劍咒,一個護身咒。

正氣劍咒貫穿了猛虎,可他的餘力讓人貫穿了護身咒,打在了我的身上。

我感覺我渾身上下收到了猛烈的衝擊,舌頭以甜,一股鮮血吐了出來。

劇痛傳遍全身,整個意識都要開始模糊了。

“廢物,把你的分給我吧!”

說着,謝羽舉起了最後的屠刀。

我難道要死在這裏了麼?

不!我要到達大殿,我要救蘇小魅!我要活!我他媽雖然不是處男,但還沒有正經的嘗試過女人的滋味呢!

(本章完) 想到這些,一股強大的執念,從我的身上爆發出來。

愛情原來那麼傷 就在那把刀插在我的腦袋上之前,我用雙手抓住了它。

鮮血從我的手上滴下,落在我的臉上,也落在我的嘴裏。

血有點鹹,有一點輕微的鐵鏽味,本來以爲我會害怕,但是沒想到,嚐到了血之後,我居然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感。

而顯然,產生興奮感的,不止我一個。

“你是人類?一個會用鬼術的人類?真是有意思,不過我更喜歡你的血,我好久都沒有嘗試過血液的味道了。”

“想吸我的血?做夢去吧!”

我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當然不會僅僅只是想阻止他一下。

絕色毒醫王妃 《化鬼大法》瞬間啓動。

我敢肯定,這是我到目前爲止《化鬼大法》用的最溜的一次。

磅礴的鬼氣,朝着我的身體裏傳遞過來。

“你….你居然吸我的鬼氣,你這是什麼鬼功法?”

謝羽看着我,滿臉的驚愕。

“要你命的功法!”

謝羽想把刀拔走,我怎麼會讓他如意?我吸的正爽呢,鬼氣都恢復了三分之一了。

他的反應也是快,發現拔不走以後,就立刻朝着我繼續插下去。

我死死的抓着他,可謝羽的功力畢竟更強。

刀劍一分一分的朝着我的腦門接近。

難道,我還是要死在這裏麼?

我全身上下的鬼氣都達到了巔峯,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謝羽畢竟是五階,他的鬼氣還是死死地把我給壓制住。

“不!!!”

我一聲怒吼,爲了蘇小魅,我一定要活,一定要贏!

必勝的信念讓我全身都爆發了起來。

所有的鬼氣都開始燃燒了起來,按照《鬼神經》的線路開始自行運轉,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我整個人的氣勢,開始了攀升。

終於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我進階了,鬼將二階。

進階時候噴發出來的強大力道,把謝羽震開了一個身位,而就在這一刻,我的氣勢攀升到了頂峯。

“神鬼三變,第一變!”

我的氣勢再次攀升,直接超過了鬼將三階。

“你去死吧!幽冥火雨!”

我全力施展出了幽冥火雨,然後定點到了謝羽的身上。

可這樣還不夠,我還有鬼氣,剛纔從謝羽身上吸過來的鬼氣之多,讓我感覺渾身上下都在爆棚。

“鬼神印!”

連續兩大絕招發出,饒是我的鬼氣也開始枯竭起來。

可我還是不放心,一個五階鬼將,哪裏是那麼好對付

的。

我繼續調動起了全身上下的所有真元,五行風之雷也砸了過去。

這下我真的是徹底的油盡燈枯了。

我死死地盯着謝羽所在的方向,一陣塵埃過後,原地什麼都沒有,甚至連黑煙都沒有冒出來,我的心裏瞬間就緊張了起來。

什麼情況,難道說他沒死?

女王養成系統 我謹慎的朝着四周張望,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應到,我的分數值開始暴漲,從以前的一百多,直接飛昇到了兩千多。

雖然不知道分數值的榜單是多少,但我現在這個分數,絕對可以保證性命無憂了。

把山膏給放了出來,山膏再一次難得沒有罵人,而是給我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我們找了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我開始恢復鬼氣和真元,有玉佩幫助,恢復真元相對來說要容易不少,鬼氣雖然不好恢復,但過了幾個小時的時間,還是恢復滿了。

我剛剛恢復好,正準備叫上山膏再出去看看有蘇很麼動靜的時候,我就感覺自己渾身一震,整個人似乎是被人拔蘿蔔一樣的拔了起來。

瞬間我們出現在一片空地上,在這裏,我看到了久違的林蛋蛋。

“怎麼樣,沒事吧?”

我對着林蛋蛋問道。

“沒事,好着呢!”

林蛋蛋笑着對着我說道。

“一路上過關斬將,我基本上都沒有費什麼力氣,你呢?”

“九死一生啊!”

遺愛 我嘆了口氣,對着林蛋蛋說道。

剛好十個人,難道,就我們過了第二關?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我們的身邊又出現了一批人,又是十個,如此連續,居然出現了五批!

看來同時接受死亡迷宮的,並不只有我們一百位啊。

“恭喜你們五十人,你們通過了第二關。”

絕鬼帝的聲音,再一次出現。

“下面你們將要進入第三關!”

絕鬼帝淡淡的對着我們說道。

“第三關,是書山!這一關,是不會要命的,你們只需要讀一萬本書,然後記住每本書的內容,就可以過關了,只不過通過不了的,就會永遠呆在書山裏面。”

下一刻,我們當着被傳送到了一座書山上。

看着這宏偉的書,我簡直嚇尿了,這比二姨的書房,更加的全能啊,居然涉及到了幾乎是所有的領域。

我看着這書山,都有點絕望的感覺了。

但是想想,爲了蘇小魅,我豈能在這裏止步,不就是讀書麼?老子讀!從小到大,我讀過的書也不少了,作爲當代填鴨式教育的傳人,我還能怕讀書?

這麼大的書山,書肯定不只

有一萬本,我開始有選擇性的讀。

選着選着,我發現這裏居然還有不光有各種鬼術,還有道門的書籍。

對於道術什麼的,一向都是我的大愛。

我仔細的閱讀了起來,也是我運氣好,我讀着讀着,居然發現了一門可以用真元擴展自己記憶力的方法。

原來,人不光是臍下有丹田,頭腦之中,還有識海。

人的精神之力,都是在識海里面的,人的心智是否堅定,就和識海有着強大的關係,俗話說的三花聚頂,這三朵花,局勢聚集在識海上的。

識海的強弱,還關係到精神類術法的運用,就比如說,我之前使用過的攝魂,表面上看起來用的是鬼氣,但實質上,就是用鬼氣催動識海來進行精神攻擊。

這種練識海的功法,稀有程度真的可見一斑,四大宗門裏面,我都沒有聽說過,我估計在地府,都是罕見的。

識海擴張了之後,我的閱讀速度越來越快,記憶也越來越清晰,填鴨式的記錄了一萬本書的內容,我終於通過了書山的考覈。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是第一個通過考覈的,在我的前面,居然還有十幾個人。

而林蛋蛋居然也在此列,真的是讓我大吃一驚,神獸雖然有智慧,但我還真的不知打,他的記憶力也這麼好。

最後還是林丹丹驕傲的告訴我,他是第一個過關的,他用吞食天地直接吃了一萬本書,然後就全部都記住了。

人比人氣死人啊!

過了十幾分鍾之後,絕鬼帝的聲音再一次出現,下一關,題海!

在過了書山之後,我又豈能被題海攔住?咱當代學生屌,可都是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這麼走過來的。

至於第五關,考試的內容就更加的操蛋了,我一進去以後,就覺得似曾相識,簡直就和我在鬼尊塔第一層裏面經理的差不多。

只不過,這一次是讓我們過一座橋。

如果我所料不差,這一關應該考的是勇氣。

我以無敵的勇氣戰鬥到最後一刻,也成功的通過了第五關,勇氣之橋。

一路過關斬將,不過能夠留下來到這裏的人,也是越來越少,過了第五關之後,居然就只剩下二十幾個了。

第六關的考驗,更加的操蛋,居然是潛力。

這個倒是相當的簡單,推開一座潛力之門,我幾乎是耗費了所有的方法,終於推開了這座潛力之門。

我發現推開這個潛力之門所需要的鬼氣量,正好是完美進階的鬼將所能夠擁有的最大鬼氣量,也就是說只有完美進階的鬼將,次啊能推開潛力之門。

七重挑戰,除去第一關,我已連過五關。

(本章完) 而我們這邊的人數,也開始急劇的減少,到了最後,居然就剩下我和林蛋蛋,還有另外一位三個人了。

心裏一直緊張着,我突然感覺胸口被什麼東西梗了一下,摸了摸,我才發現,原來是之前那張地圖。

一路上心裏緊張,我居然忘記了我還有地圖的存在。

就連上面記載着過關方法的事情,我也忘記了。

害怕被絕鬼帝發現,我並沒有明目張膽的把他拿出來,而是小心翼翼的用鬼眼朝着我的胸口看過去,地圖是疊着的,並沒有攤開,我只能隱隱約約的看到,上面寫着幾個字“千萬不要相信絕鬼帝,傳人是….”

後面就看不清楚了,正當我準備扭一扭再看看的時候。

突然絕鬼帝的聲音,又出現在了我們的耳朵裏面。

“恭喜你們,進入了最後一關!”

“最後一關是什麼,你快說,還有,你把我家蘇小魅怎麼樣了?”

我有些憤怒的對着絕鬼帝問道。

“你是說,你的鬼王小媳婦麼?你放心,她好得很呢!”

絕鬼帝笑了笑,對着我說道。

“那你什麼時候能讓我見到她?”

“你完成了最後一關,成爲我的傳人的時候,你就能夠看到了。”

就在這個時候,隨着聲音的落地,我們的正前方,出現了一道虛影。

這人穿着黑袍,看不清他的樣子,不過從他散發出的磅礴的鬼氣上,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他鬼帝的修爲

絕鬼帝跟我們揮了揮手。

就在他揮手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了一點的不對勁。

不知道爲何,看到他揮手的動作,我總覺得他帶給我一種虛弱的感覺。

“第七關的內容就是,你們三個裏面,只能活一個人!”

聽到這個問題,我們三個人,都是一陣駭然。

“爲什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