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間,一輛疾馳的法拉利從他們的車子旁邊開了過去,秦穆然藉助眼睛的餘光,赫然覺得那人有些眼熟,不過當他仔細看去以後,整個人的氣勢陡然間都爆發了!

「混蛋!終於找到你了!」

秦穆然一聲怒吼,著實讓正在開車的計程車司機嚇了一跳。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坐在他旁邊這麼斯文的小哥,會爆發出這麼恐怖的樣子,這是個什麼情況?

秦穆然也似乎注意到了計程車司機的神態,收斂了幾分,對著計程車司機道:「師傅,幫我跟著那輛法拉利,我給你一千塊錢!」

秦穆然堅信,一千塊錢,那名計程車司機絕對不會拒絕。

果然,自己話音落下,計程車司機便是爽快地答應道:「好嘞!」

有了錢,計程車司機也是幹啥啥帶勁的,一個油門踩下去,速度瞬間飆升到了八九十碼,追著前面的那輛法拉利便是疾馳而去。

「我說小哥,你要追那個法拉利幹嘛?」

計程車司機看著秦穆然有些不解地問道。

「報仇!」

秦穆然冷冷地說道。

「報仇?」

計程車司機聽到秦穆然這話,更加不懂了。

「嗯!這些你就別管了!不該問的別問,不用我提醒你吧?」

秦穆然一雙眼睛瞥了下計程車司機,西方地下天神的氣勢爆發而出,計程車司機只感覺自己如同被神靈俯視一般,嚇得全身哆嗦了下,抖了個機靈,便是不敢再多問什麼,只是專心致志地開車。

沒過多久,那輛法拉利便是停在了一家會所門口。

秦穆然甩給計程車司機一千塊以後,便是下了車,跟著法拉利車主走了進去。

一邊跟隨著,秦穆然的目光一邊打量著這家會所裡面的監控情況,心裡在盤算著怎麼避開視覺死角。

只見法拉利的車主走進了一個包廂以後,秦穆然便是貼著身,小心觀察著。

「這位先生,你找誰?」

就在秦穆然想要進去的時候,一名服務員攔住了秦穆然問道。

「我找朋友!」

秦穆然話音落下,一記掌刀便是臨空而至,劈在了那名服務員的脖子處,服務員只感覺脖子一酸,隨後眼前一黑,便是倒了下去。

秦穆然一手探出,扶住昏厥過去的服務員,向著外面拖了過去。

找了一個暫時沒人能夠察覺的消防通道,秦穆然果斷地將他給放在了那裡。

自從秦穆然踏入暗勁之境以後,他的聽覺比以前有了飛躍的進步。

閉上眼,集中注意力,哪怕會所足夠的嘈雜,可是秦穆然依舊能夠聽到法拉利車主所在包廂傳來的聲音。

包廂裡面,根據聲音判斷,大概就只有三個人,一個男的,兩個女的,男的自然就是秦穆然要找的人!

確定了裡面的人,秦穆然算是放心了,果然,這個傢伙還是死性不改他那風流的毛病,大白天的都不願意放過,還來這裡找了兩個小姐!

既然是小姐,秦穆然就沒有什麼好擔心地了!

一步踏出,一手推開法拉利車主所在的那個包廂的大門。

「嗯?媽的!誰讓你進……來的!」

法拉利的車主正準備來個一龍二鳳呢,可是此時的包廂門卻是被突然推開了,要知道他事先就是怕有不開眼的服務員闖進來破壞他的好事,所以都交代了不準任何人進來,現在還有人進來,這不是找死呢嘛!

只是,話剛說到嘴邊,當他看到秦穆然一身長袍出現在了門口,雙眼從原先的憤怒,轉瞬便是被無盡的恐懼所替代。

「老……老大!」

法拉利男子對眼前這個年輕英俊的面貌太清楚了,回到夏國的無數個日子裡,這個面貌多少次出現在他的夢境裡面,法拉利男子自己都說不清楚!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無數次,他都因為秦穆然出現在自己的夢境裡面而驚醒,嚇的一身冷汗,但是此時,噩夢竟然成真了,秦穆然真的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雪狐,好久不見啊!」

秦穆然語氣冰冷地看著面前的法拉利車主,頓時,整個包廂里的溫度都驟然下降了幾度,濃烈的殺氣瀰漫開來,令人毛骨悚然。

「老…老大…」

雪狐看著秦穆然,他做夢都沒有想到,今天秦穆然會出現在這裡。

「不要叫我老大!當你背叛冥王殿的時候,我就已經不是你的老大了!」

秦穆然呵斥道,第一次,他對於雪狐這麼叫他如此的厭惡。

當初,他們都是很好的兄弟,可是饒是誰都沒有想到,一起生死相對的兄弟,在最重要的時候竟然會是李浩然安插的棋子,給予他們致命一擊!

也正是因為他的出賣,讓莫文強為了保護自己,死無全屍!

從莫文強犧牲自己,保全他的那一刻起,秦穆然便不再是雪狐的老大了!

他便是發誓,無論雪狐躲到天涯海角,都要找到他,用他的人頭祭拜莫文強! 雪狐看著面前臉色陰沉的可怕的秦穆然,整個人都有些慌了。

如果說雪狐在這個世界上,有誰是忌憚的,那麼這個人非秦穆然莫屬。

單純看秦穆然這個樣子,你或許很難想象他的恐怖之處,可是唯有親自經歷過,見到過秦穆然發怒的樣子,那種烙印在內心深處的恐懼是永久都磨滅不去的!

冥王一怒,流血漂櫓。

這可不是隨便說說的,而是秦穆然用自己的親身經歷殺出來的赫赫威名。

當年他還在炎黃特種部隊的時候,東皇的名聲便是已經震懾住那些想要冒犯夏國的各國宵小,後來血洗京城,發生那樣的滔天大禍,依舊只是被逐出夏國。

後來到了非.洲地區,建立孤狼傭兵團,更是靠著一己之力,將孤狼傭兵團成為傭兵團的傳說,只是在秦穆然離開以後,便是在李浩然化身的「噩夢」之下,被擊垮了!

隨後他來到西方世界,化身天神冥王,更是強勢破碎原來的一個天神神殿,以他們為墊腳石,打出了冥王殿的赫赫威名。

雪狐是等秦穆然來到西方地下世界以後才跟隨秦穆然的,所以他親眼見證了秦穆然是如何破碎原本的天神殿,成就自己的地位的!

一刀霸氣卓絕地便是將原來的天神所斬滅!那種霸氣,那種唯我獨尊,那偉岸的身影,讓雪狐深深的震顫。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有把柄掌握在李浩然的手中,雪狐絕對不願意背叛秦穆然!

冥王殿沒有一個人能夠背叛秦穆然,不僅僅是因為秦穆然的實力擺在那裡,更加是因為秦穆然他對待所有的人都很用心!

可是,偏偏自己辜負了秦穆然!

在一次任務之中,雪狐聯合李浩然設下了陷阱,將秦穆然和莫文強等人困在了其中,若不是莫文強捨身與敵人同歸於盡,恐怕秦穆然早就已經死了!

這樣的大仇,換做睚眥必報的秦穆然是絕對不會忍讓的。

所以,當秦穆然出現在包廂裡面的時候,雪狐心中的第一個念頭便是——跑!

「啊!」

雪狐目光一寒,突然發難,此時哪裡顧得上剛剛招來的兩個美女,直接便是一手一個,將其活生生地給拎了起來,扔向了秦穆然。

秦穆然臉上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雪狐的實力他再清楚不過了,不過一流高手初期而已,現在的自己可不是當初還在西方世界的冥王了!

兩個女人當擋箭牌,你以為這就能逃走了?異想天開!

只見秦穆然一腳踢起身旁的沙發,沙發頓時在空中旋轉了一周以後,落在他的前面,而那兩名被雪狐扔了過來的女人也是齊刷刷落在沙發上面。

下一秒,秦穆然便是動了。

不動如山,動如雷霆!

原地留下一道虛影,身旁刮過一陣疾風,秦穆然便是已經向著雪狐沖了過去。

「不好!」

正在急促逃跑的雪狐,突然全身肌肉一緊,心中不由自主地產生了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頓時便是一腳踏出,止住身形,向一側躲閃。

「還想跑?」

秦穆然冷哼一聲。

他對於雪狐實在是太了解了,這傢伙之所以叫這個代號,就是因為他擅長隱匿,而且極其的狡猾,否則的話,秦穆然也不會找了這麼久都沒有他的消息。

不得不說,上天總是喜歡跟你開玩笑。

當你苦心找尋的時候,總是沒有任何的消息,可是一旦你都快要忘記的時候,卻會發現,這個人竟然出現在了你的面前。

要不是今天自己沒有參加夏國中醫代表隊的慶功宴,提前離開的話。也不會在半路上遇到開著法拉利去會所嗨皮的雪狐。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秦穆然目光之中閃過一抹兇狠的光芒,同時一手握爪探出,便是要抓向躲避的雪狐。

「嗖!」

一道寒光憑空炸現,秦穆然感覺到其中的兇猛,瞬間收手,若是被這一道寒芒擊中的話,哪怕是秦穆然,他的手也得被削掉!

「老大,你不要咄咄逼人了!」

雪狐知道自己沒有什麼退路了,謹慎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我咄咄逼人?呵呵,你出賣我們的時候怎麼沒有想到有今天!強子因為你的出賣死無全屍,你不是咄咄逼人?雪狐啊!原本我還以為這麼多年來,你能夠有一點點的悔過,畢竟我們曾經也是兄弟,但是現在看來,是我對你期望太高了,你根本就沒有一絲絲的懺悔!」

秦穆然原本以為自己見到雪狐以後,雪狐會有多麼的痛苦,但是現在看來,是他太仁慈了!

雪狐根本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他始終都沒有因為自己出賣了兄弟而覺得內心有一絲的愧疚!

「不管怎麼說,我都已經是冥王殿的叛徒了,你們也不會放過我,既然這樣,今天就別怪我了!是你們不給我一條活路的!」

雪狐臉上爆發出猙獰的面容,看著秦穆然,歇斯底里地吼道。

「哼!不自量力,你以為你一流高手初期的實力能夠對抗的了我嗎?當初的天神殿天神也不過才一流高手巔峰,我都能殺他如屠狗,今天,你走不了了!」

秦穆然冷哼一聲,率先殺了過去。

可是雪狐也是絲毫不避讓,手持剛才的那把防身利刃,便是向著秦穆然斬殺而去。

對付雪狐這種一流高手,秦穆然連古武武技都不願意用,因為一旦使用出來,雪狐必死!

殺雞焉用牛刀?

秦穆然完全就能夠憑藉著最基礎的力量,碾壓他!

一拳,呼嘯而下,沒有任何的古武心法運轉,也沒有任何丹田之中的勁氣爆發,只有純粹的身體的力量朝著雪狐打了下去。

「斬!」

雪狐手持防身利刃,目光之中充滿著慎重和殺意!

他知道秦穆然的身後,而且這幾年來,秦穆然定然實力更強,只不過,他也沒有落後,他已經步入一流高手後期!

想必,秦穆然一定沒有想到自己進步會這麼大吧!

雪狐心中殺意瀰漫,手中的防身利刃也是勢如破竹地向著秦穆然斬了過去。

這一刀,沒有任何的留情,此時也只有生死的較量!

雪狐心裡很清楚,他間接性地害死了莫文強,以秦穆然和莫文強的關係,他是斷然不會放過自己的,所以下手也是一往無前。

一刀下去,爆發出刺目的刀芒,瞬間便是將秦穆然所在的地方籠罩,強烈的刀氣,產生一種要將秦穆然活生生撕裂的感覺。

一流高手已經在世間少見了,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雷霆萬鈞。

滾滾刀芒,籠罩秦穆然,瞬時傾瀉而下,有如大江大河,決堤咆哮,瞬間,整個包廂幾乎都被雪狐熾烈的刀芒所籠罩!

「轟!」

秦穆然一步踏出,身上的殺氣瀰漫開來,形成一道無形的場域,將那兩名已經嚇得昏厥過去的小姐給護住了。

若是自己不動手的話,這兩人絕對會承受不住雪狐這一刀爆發出來的刀氣,絕對會死亡!

秦穆然自問不是一個好人,但是他也不是一個濫殺無辜的人,雖然她們兩個是個冀女,可是也不能就這樣隨意剝奪他們的生命。

場域爆發,剎那便是將兩名小姐身邊的刀芒所擊散,而秦穆然則是嘴角微微上揚,目光透露著冰冷的寒意,向著雪狐迎了上去!

雪狐為了自己逃跑已經不擇手段到這個地步,甚至不惜犧牲兩個無辜之人的性命,這再一次讓秦穆然更加的惱火,同時也註定了今天的結局! 那一次的任務,也算是有點驚險和恐怖了,除了李肅,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全部喪命,之後李肅完成任務回到現實世界的時候,還以爲是做了一個噩夢,還以爲只是做了一個噩夢,可後來遇到朱有爲之後,沒想到原來這不是夢。

本來李肅只是想要看一場電影而已,可沒想到卻進入到了電影裏面,這所謂也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好事”。

這所謂百年難得一遇的“好事”,希望大家不要遇到了,正所謂上得山多終遇虎,進得電影院多終遇“好事”,祝大家“好運”吧,感覺大家還是不要遇到的好,那麼,要怎麼樣纔不會遇到它呢。

這個問題留給大家自己去想吧,其實也不是很難,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有一個任務參與者,他的名字叫做陳小東,他是一個非常喜歡釣魚的人,同時他也喜歡夜釣,好像他第一次進入任務世界的時候。

就是在他剛剛夜釣完吧,然後就被魔王拉進任務世界了,接着,他就再也不能夜釣了,從此以後都不能再夜釣了,相信大家也都知道原因,原因是,他死在了任務世界裏,也可以說是,他永遠都不會再出現在現實世界了。

但要是那天,他不去夜釣的話,那麼魔王還會不會選中他,要是他永遠都不去夜釣的話,那麼魔王是不是就不會選中他了,如果當晚魔王就只選擇晚上出來活動的人的話,而他又沒有晚上出來的話,那麼。

那麼,是不是他就能夠躲過一劫,這個事情,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因爲他已經死了。

人死不能復生,這一點相信大家也都是知道的,那麼,趁自己現在還在,以後可千萬在外面不要玩得太晚,不要玩得太晚纔回去,總之一句話,“貪玩”可以選擇,生命只有一次,且有且珍惜。

還有一個人,他也是和陳小東是一起進入任務世界的,他的名字叫做張立凡,當然,他的下場也是和陳小東一樣。

他之所以下場會和陳小東一樣,原因也是因爲他當天晚上在外面玩得很晚纔回去,然後一不小心就被魔王給選中了,之後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所以在這裏也就不多說了,但有一點是一定要說的。

那就是,奉勸大家一句,千萬不要通宵打牌,不然就等着魔王來找你吧,談談你的生命倒計時還剩多長時間。

不管是不是危言聳聽,但在這裏,還是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的生命,好好的對待自己的身體,不要去傷害它。

好了,話不多說了,像陳婷啊、陳天文啊、張美華啊、薛美美啊等等,他們第一次進入任務世界時的異常現象是什麼,如果大家不記得了的話,可以回過頭去看看,看再看一遍之後,是不是會有不一樣的感覺和感受。

這個玩街機遊戲機的成年男子,毫無疑問他是一個新人,一個第一次進入任務世界的任務參與者,那麼也就出現了一個問題,完成八次任務的任務參與者竟然和一個完全的新人在一起進行任務。

這就好比是,在打排位賽的時候,自己是一個鑽石級別的玩家,匹配到了一個青銅一的玩家,那麼這個隊友也未免太坑了一點,或者說,魔王它也未免太坑了一點,這個時候其實還要考慮的是。

對方是一些什麼級別的玩家,如果對面全部都是鑽石級別的玩家的話,那麼搞不好自己這邊就是四對六了,這個青銅隊友就等於是內奸,相當於是移動人頭,但如果對面都是青銅級別的玩家的話。

那麼這次任務就毫無疑問的過了,很容易很簡單的就能完成嘛,鑽石打青銅,這是個什麼概念,想都不用想。

其實真相是,有人不懂,但沒見過豬跑,還沒吃過豬肉嗎,所以,完成了八次任務的任務參與者來做新人難度的任務,那麼一定是非常簡單容易的,非常簡單容易的一件事,甚至可以大膽大聲的說:“收衣者。”

但這次的任務,絕對沒有簡單,它既可以讓完成了七、八次任務的參與者來做這次任務,它又可以讓完全的新人來做這次任務,那麼只能說明這一次的任務,它的難度是不穩定的,也就是說。

它可以很容易,但也可以很難,比如說,如果任務參與者觸發了什麼死路的話,那麼它馬上就會變得是很難了,而如果任務參與者一直都沒有觸發死路的話,那麼它也就很容易很容易,新人都能夠完成的。

又或者是,如果任務參與者不懂得去珍惜生路的話,那麼任務的難度就會一步步的升高,直到最後變成是第九次任務的難度,第九次任務的難度和第一次任務的難度,差別肯定是完全不一樣的。

甚至是,二者之間差別超大,像這樣的情況,不過還好也不多,這也算是一個特別的任務了,難度都不穩定的任務。

也不知道是李肅的運氣好,還是李肅的運氣差,竟然又遇到了一個特別的任務,上一次李肅的任務,也是一個特別的任務,在那次任務裏,魔王可以說是,玩盡了套路,玩盡了陰謀詭計,可最後還是讓李肅活下來了。

要說李肅還真的是有點厲害,孤身一人連過十道門,並且還毫髮無損,在那十道門裏,李肅可以說是,和魔王鬥智鬥勇,彷彿也沒有處於下風,那麼這次呢,這次有這麼多的人和李肅一起任務。

被我渣的反派大佬他重生了 李肅是不是會處於上風也說不定,反正到底最後的結果是什麼,那還是得等到李肅完成了這次的任務才能知道。

之前,這個玩街機遊戲機的成年男子向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問道,不用想,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也是不會回答他的,因爲他能不能活過這次任務還不知道,它是不會去回答一個可能快死了的人的話。

除非是特殊情況,或者是劇情需要,不然的話,你一個第一次進入任務世界的人,它可能壓根都沒有看在眼裏。 「雪狐,今天你跑不掉了!」

秦穆然冷聲呵斥一聲,一拳攜帶著無上的威勢,絲毫不避諱雪狐的刀芒,迎著散發著冷冽寒意的刀光,便是打了過去。

「嘭!」

秦穆然一力降十會,無數的刀芒籠罩著他,可是依舊抵擋不住秦穆然那勢如破竹一般的拳風!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