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蠱惑的聲音傳來,讓安然頓時卸下了那份強忍的難受,放聲大哭起來。

“我沒有想過她會死啊,我真的沒有想過……”抽泣的聲音斷斷續續的說着話,像是後悔了,又像是在嘆息。

酣暢淋漓的哭泣之後,安然終於將自己心中那糾結的情緒都發泄了出來。不管是委屈還是難過,甚至是驚嚇,都消失了大半。

只是在看到某個男人的臉時,安然頓時不好意思起來,雖然自己不太堅強,總是忍不住流淚,但是也只有在自己熟識的身邊。而這個人,想來是自己哭得最多的對象了。

“幾點了?”隨意地找了個話題,安然開始打破兩人之間的靜謐。

紀峻指指牆上精美的掛鐘,示意她自己看。

安然瞥了一眼,已經一點了,下午還有第一堂課,再不去,肯定會遲到的。只是,不用想,自己的眼睛肯定是又紅又腫,那樣子怎麼去學校啊?

她有些爲難起來。

紀峻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我們去吃飯吧,今下午的課也不用去了,我給你請了假。”

“啊?”安然有些不相信,他在什麼時候給請假了?

“你現在實在是不適合出現在學校了,而且光是你那個朋友,你也得想辦法處理一下,最近還是休假好了。”紀峻說得雲淡風輕,卻在如此輕易間,爲安然安排好了一切事情。

安然想想,那倒也是。現在自己去學校,肯定會被很多人問的。如果有個休息的時間,倒也是不錯。想清楚了,便默認了紀峻的做法。

“去洗洗吧,看你現在的樣子,跟個小花貓一樣了。”紀峻少有地竟然開始打趣她了。

安然有些臉紅,擦了擦眼睛,“你才貓,我去洗了,你也出去。”說着,便推着紀峻往門外走,然後“砰”地一聲將門關好,走進每間房都帶着的洗浴間,一看到鏡子裏面那紅彤彤的雙眼,自己都嚇了一跳!

紀峻說什麼小花貓,那還是大事化小了。

安然捧起水清洗了一番,又整理了自己已經亂糟糟的發,在鏡中顯現的的形象才終於好點了,只是那紅彤彤的雙眼還是如此地明顯。

正打算走出門去,卻見到紀峻就站在門外。

“你還沒走啊?” 快穿太傅教學手冊 安然有些驚訝,自己在裏面洗了挺久了,對方在門外就站了有多久吧。

紀峻卻將一個盆端着放在她的面前,“你那通紅的雙眼,敷一敷吧。”

第一次看到如此體貼的紀峻,安然忍不住瞪大了眼,這人是轉性了。

“愣着做什麼?”

安然纔打開門,“你放着吧,我自己敷就好了。”指了指桌臺,安然便開始趕人了。

紀峻卻根本沒有將她的話聽在耳裏,而是自顧自地用毛巾沾了熱水,擰乾,一邊示意安然躺下。

安然只能夠彆彆扭扭地躺在了牀上,熱毛巾敷在眼上,立刻緩解了那痠疼腫脹的感覺,讓她不禁放鬆了下來。

令她驚訝的是,紀峻不僅幫她敷好毛巾,還輕輕地揉着她的太陽穴,讓她得到更舒適的放鬆。

安然實在是太過驚訝了,紀峻紀大總裁,竟然會做這樣的事情,實在是難得,所以,她便毫不掩飾地將自己的驚訝表達了出來,“你竟然會按摩?”

耳邊傳來了一陣熱氣,隨着的便是紀峻帶着磁性的嗓音,“小時候大哥出去總是會累得很慘的回來,我便學會了替大哥按摩。”

似乎是說到小的時候的事,安然竟然覺得他的語氣裏面帶着幾分悵然感。

“你大哥?現在在哪裏?”她實在是有些奇怪,之前根本就沒有聽任何人提到過。只有紀峻的弟弟倒是有聽到,好像是什麼明星,不過她不怎麼追星,也不怎麼了解就是了。

紀峻的手放了下來,替她換了張更熱一點的毛巾,“我大哥在出任務,要一年左右纔會回來。”

“這樣啊。”聽到什麼任務,安然也明白了,這些都是機密,可不能夠說的。

安然不再多問,安安心心地享受着紀峻難得的服務。一邊心裏忍不住高興,她估計是第一個享受這樣搞待遇的人了吧。一想到開心的事情,心情愉悅,連帶着眼睛的脹痛都消失的很快。

在紀峻換了第三次毛巾之後,安然便制止了他繼續的行動,“好了好了,我眼睛沒事了。”說着,還跑進去看了看,除了一些血絲之外,基本上看不出什麼來了。

紀峻放下毛巾,便帶着安然走下了樓。

飯桌上早已經準備好了美味的飯菜。

因爲安然之前的提議,現在桌上的菜已經少了很多,加起來也只有十三四個菜了。

安然雖然還是覺得浪費,但紀峻一旦定下的事情,任她說破嘴皮子,也不會更改。她只能夠放棄了。

“我自己吃就行了。”安然有些彆扭的挪過碗,紀峻總是給她夾菜做什麼,沒看到旁邊的傭人都在捂着嘴偷笑麼?

紀峻自然地收回筷子,“這道菜離你太遠,我擔心你夾不到。”

安然只能夠無語,那理由倒是說得堂而皇之,明明那菜就在她一伸手就能夠輕而易舉駕馭的地方好吧。

不過,要是真跟他計較了,這頓飯不知道要吃到什麼時候。

紀峻這人實在是可惡,你可以跟他說很多,他也會配合你,不斷地點頭,但是做起來時,卻絕對是按照自己的心意走!這就意味着,如果他定下的事情,你一提議就能夠知道結果,這件事到底會怎麼做……

“別想了,快些吃。之後我帶你去學車。”紀峻看到安然走神,出聲提醒起來。

“知道了。”安然說完,默默地吃着飯菜。

飯後,紀峻帶着安然來到了一片空地上,智鵬早已經駕着一輛車開了過來。

“少爺。”

紀峻衝一招手,便對安然說道:“你先在這邊看看,我開一圈,你感覺一下。”

安然點點頭,和智鵬站在一起看着。

平時雖然有看別人開車,但是卻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流暢的駕駛。拐彎處輕輕地一個甩尾,根本不用減速,連倒車也是流暢不已。

“好厲害啊!”看着傳說中的漂移,安然忍不住大聲地驚歎起來。

智鵬點點頭,“是啊,少爺一直都很厲害的。”

安然聽到智鵬說話,有些好奇,“啊,紀峻一直都這麼厲害?”

智鵬臉上充滿了自豪的神情,“我是自小就跟着少爺的,以前大少爺在的時候,都會讚賞少爺。後來大少爺去了部隊,少爺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跑車了。”每當看到車庫裏那些被當做裝飾的車,他都忍不住感慨一番。

安然聽着他的話,像是明白了什麼,“是因爲沒人看麼?”這裏面的傭人,都會很樂意觀看吧。

智鵬搖搖頭,“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看到少爺駕車的。”

安然若有所思地看着紀峻已經將車開了回來,微微地嘆了口氣。

“安然,自從你到了這裏,少爺似乎輕鬆了不少,每天也不似以往那般沉悶了。所以,希望你能夠跟少爺好好相處。”智鵬雖然不過三十歲,看上去卻是一副老成的樣子。

安然用力地點點頭,她會讓他開心的。

“唰!”車子擦着安然,停在了她的面前。

驚魂未定之下,安然忍不住踹了他的車子,“你怎麼開的,嚇死我了!”那樣就像是馬上要撞上她一般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紀峻並沒有生氣,而是走下車,“坐上來,我教你這些零件。”

安然瞪他一眼,腹誹着,這人肯定是故意的,故意嚇她的!

“這是離合器,踩油門,剎車……”紀峻耐着性子,一點一點地教會她那些車的部件。

安然認真地聽着,一邊努力地記着那些東西的位置。

說完了一遍之後,紀峻認真地看着安然,問道:“現在學會了麼?”

安然用力點頭,指着車的零部件,一個個地辨認,“這個方向盤,這個……”說了沒幾個,就卡住了。

紀峻也沒有說什麼,繼續給她說了一遍。

直到她真的將所有的部件都記住了之後,才停了下來。

安然此刻倒是真的記得一清二楚了,一邊忍不住感嘆,這個老師絕對是最有耐心的了,那些什麼去駕校之類的,當真是不靠譜啊,要學,就要找這種老師纔是啊!

不過,那只是安然一廂情願的想法,要是那些女人真的有了紀峻這樣的老師,絕對學幾年都學不會啊!光是看人去了,誰還會在意什麼離合器什麼的?

“接下來,我們試試看啓動車子。”此時紀峻已經坐在了左邊的副駕駛座位上了。

安然深吸了一口氣,點點頭,將鑰匙插好,扭轉,微微的轟鳴聲響起,讓她忍不住開心起來,第一步就成功了,接下來應該很簡單了啊。

紀峻毫不掩飾地誇獎,“很聰明嘛,現在小心地將車開出去。”

安然有些緊張地啓動,小心翼翼地按照紀峻的指示行動着。 “踩離合器,很好,掛到一檔。”紀峻在一旁,細心地教着。

安然仍然很謹慎地看清楚了才行動,很快,車子慢慢地啓動了。

“繼續,調到第二檔。”

安然見車子啓動了,得到了莫大的鼓舞,也就膽子大起來。

都說小心使得萬年船,她這一大膽,就出問題了。

膽子一大,某人就開始嫌棄速度太慢了。

安然果斷地拋棄了自己的老師,直接將速度提高,只是這提高之後,在平路上倒還開得順利。不想到了彎道之後,如何拐彎成了最大的問題。

紀峻見她如此都自作主張,也是打算要給她一個教訓,見她手忙腳亂的樣子,也沒怎麼去幫忙。

安然見他如此狠心,只能夠自己去回想之前被教會的開車步驟,不斷地打着方向盤,車子卻怎麼也不聽指揮,直直地衝了出去。

眼見着要撞上牆了,安然連方向盤都扔了,一副聽天命的模樣。

紀峻氣不打一處來,直接俯身接手了方向盤,一個打向,加上踩了剎車,才讓這場不到四十碼速度的車禍得以平息。

安然也是驚魂未定,看着還壓着擋着她的紀峻,心虛得很。

“都說了……”紀峻將車挺好之後,回過頭,正打算教訓安然一番,不想,嘴脣卻恰好碰上了安然的脣。

安然此刻還處於驚魂未定之際,壓根兒沒想過會有意外之外的意外存在,也就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又被吻上了。

紀峻絕對不是個好人,所以才雙脣相觸之際,自然不肯放過,立刻主動地攻城略地!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敲着車窗的聲音傳來,才讓安然猛地回覆神智。

她連忙推開毫無半點自覺的紀峻,一邊暗罵,混蛋,竟然如此地佔着便宜,真是的。

紀峻有些不爽地直起身,看向車窗外的智鵬,冷冷地開口,“什麼事?”

智鵬此時真的是有苦難言,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會做如此親密的事情,貿貿然地闖過來,實在是太不妥了。

但是這件事很重要,必須處理,纔不得已找少爺處理了。

紀峻從智鵬眼裏看出了爲難,便打開車門,一邊對安然吩咐道:“你今天暫時不用學了,在這裏逛逛,又或者是回憶我之前教你的東西,都可以。我有些事情需要處理。”

安然點點頭,剛剛發生的事情讓她實在是有些難以反應,見對方要走,那當然是最好了。被人看到,真的讓她非常地不自在啊。

紀峻吩咐了一個傭人將車子開進車庫之後,纔跟着智鵬走到了僻靜的地方。

“怎麼了?”

智鵬有些爲難地開口,“關於葉霜落的自殺案件,現在葉家的人找上來了。”

紀峻不在意地答道:“這件事之前不說了?我們都沒有半點地過錯啊。”

智鵬點點頭,“話是這麼說不錯,只是葉家的人根本就不信,鬧着警察局的人,非得要查個究竟不可。這不,事情一鬧大,那些普通人都聽說了這些事情。現在各大媒體,都在對這件事進行報道。”

紀峻點點頭,似乎在沉思着怎麼處理。

“而且,葉家人還散佈謠言,說是安然勾引了您,然後又利用您,除掉了葉霜落,就是因爲她沒有半點的容人之心。很多不明究竟的人都將這件事怪罪子啊了安然身上,還說一定要讓安然付出代價。”智鵬繼續將情況說了出來。

紀峻點點頭,“我知道了,這件事,你去吩咐寧茶她們,做好公關處理。另外,婁家那邊是什麼情況?”他也是瞭解安然身邊真正的好友並沒有幾個,要是婁秋語都去說着她不好的言論,之後肯定很難處理。

“我們已經跟婁少爺說了,現在婁小姐那邊似乎被安撫下來。只是這件事不說清楚,指不定她什麼時候就會站出來指正安然。到時候,就更麻煩了。”智鵬將自己瞭解到的情況也都一一說清楚了。

“嗯,那些言論都不要去壓,讓公關部阻止好言論,以我的名義,在各大網絡媒體發佈聲明,將此次的事件說清楚。另外,葉家那邊也去談一下,若是談不攏,那就採用其他的手段好了。”紀峻果斷地將處理辦法都說了出來。

“那安然那裏?”智鵬有些猶豫地問道。

紀峻擺擺手,“這件事情先不用跟她說,非到要她出面的時候,才站出來。對那些傭人也都吩咐下去,絕對不能夠透露半個字。”

智鵬用力地點頭,“是,少爺。”

紀峻說完,便回到了大宅內,卻沒想到,會在很快,便來了個不速之客。

安然還在研究那些個車,模擬開車的動作,做得不亦樂乎。一見到紀峻回來,便放下了手中的動作,假裝什麼也沒發生地走過去,“你的事情處理好了?”

紀峻點頭,“處理好了。你最近有沒有覺得累啊?”

“什麼意思?”安然聽着他突然問出的問題,有些奇怪。

“什麼也沒有,你最近經歷了那麼多事情,肯定有些累了。有沒有想法去旅遊?淡季,那些旅遊景點也不會太過擁擠。”紀峻隨意地說着,像是聊天一般。

安然也沒有從中聽出什麼來,聽着他的提議,有些心動,但,“我還要上課呢,怎麼能夠耽誤課業。再說了,我也不能夠讓你出錢啊。”旅遊這些,雖然聽起來很讓人高興,但怎麼也要花上好大一筆錢,所以肯定不是那麼容易就做出的決定。

紀峻見她反對,也沒有再多說,“你不願意去就算了。但是最近上課就先放下,好好地休息。”

安然點頭,“也好,我也想修個假。”不過,這件事之前不是說過嗎?他現在又提出來是什麼意思?

紀峻想了想,覺得那件事還是儘快處理得好,最好能夠在安然根本不知道之前解決。想着,他還是決定自己出手,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掉。

“我先出去一趟,你在家裏休息,也不要出去了。”紀峻定好主意之後,便向其他的傭人吩咐了一番,示意他們看着安然,不要讓她出門,另外其他的媒體工具也都儘量不着痕跡地掩蓋,這才放心地離開了。

安然對於他的再次離開,也沒有什麼表示,畢竟對方公司裏面的事情也是很多的,壓根兒沒有將事情聯想到她身上。

練習了好一會兒開車的步驟,安然拿起畫筆,開始描摹起新的設計圖來。她的心情一旦放鬆,靈感也跟着來了。尤其是在這樣一種綠意盎然的氛圍下。

看着筆下的輪廓出現,安然越發地認真起來,想要畫出更好的設計圖,最好能夠奪人眼球,當然,最主要的是,要讓紀峻表揚才行!

“鈴……”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響了起來。

安然有些奇怪,到底誰會打電話過來,再一看,竟然是貝丹妮。看到那個號碼,便想起了前幾天她說過的要離開的言論。

“丹妮,你打算走了?”不等對方開口,安然便率先地說道。

貝丹妮在那邊急得不行,“說什麼呢?那個混蛋黏人得緊,我可是好不容易偷着機會才能夠給你打電話的。剛剛那混蛋被紀峻叫出去了。我無意中聽到你的名字,纔好奇地湊過去聽了個完全,你猜我聽到了什麼?”

“什麼?”

“原來你根本不知道啊,我跟你說,你現在可是頭版頭條的人物,你有沒有看電視,有沒有上網,現在上面到處都是關於你的言論。”貝丹妮將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了安然。

“哈?出了什麼事?”紀峻竟然沒有跟自己說!

貝丹妮忽然壓住了聲音,“你自己去看吧,那混蛋過來了,我不能夠再多說了。”

安然還來不及詢問更多,就聽到了電話裏面嘟嘟的聲音。

皺着眉頭,安然實在是疑惑,紀峻到底隱瞞了她什麼?

打開電腦,安然才發現了,自己現在已然在各大網頁新聞上都有,圖片就是在學校時,紀峻抱着自己的圖片,甚至還有一些自己與葉霜落對峙的照片。

而那些照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個新聞的標題,竟然是說她惡毒的言論。

安然有些不淡定了,什麼都可以忍,但是她沒法忍受被人正大光明地冤枉!她已經被那些個報道氣得不行,什麼勾,引啊,反正是怎麼難聽怎麼寫的。

“安然,您要去哪裏?”一個女傭見她走出了門,立刻上前詢問道。

安然自然不能夠說實話,便說道:“我就出去轉轉。你做自己的事情吧,不用管我。”

女傭微笑了一下,“好。不過安然可不要走得太遠,少爺吩咐了,您今天很累了,一定要多休息。”

安然微微皺眉,紀峻竟然早有準備,看來自己今天要出去還是有些難度了。

不過,她絕對不會放棄的!

沿着那些道路轉悠着,安然努力地尋找着突破口,卻沒想到會跟一個人撞上!

“怎麼是你?”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紀峻的親弟弟,那個大明星–紀清朗!

“你怎麼在這裏?”紀清朗看到安然也是很驚訝。

安然擺擺手,“我有點事情要出去,我之後會跟你解釋的。”她現在很着急,自己竟然什麼都不知道。紀峻竟然什麼都隱瞞了下去!

紀清朗卻拉住了她,“你先別走,正好,我要說的事情就是關於你的。”紀清朗此時也有點焦頭爛額,自家二哥的住處記者都找不到。可他那地方就是很多人都看着的。很容易就能夠打聽出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