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驚訝地看着他,“這個不會是這次的設計吧。”

她有些難以相信地看着這幅設計圖,竟然一點白鑫竹平時的設計風格,說也奇怪,不再是灰色的主調,竟然是一款白色的禮服!

“你怎麼不用黑色了?”安然直接地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白鑫竹搖頭,“不是我不願意,而是那兩個女生都不適合穿暗色系列的衣服。”

安然這纔想到這一點,不過看着那副圖,如果是之前都是暗夜精靈的話,這個設計就是真正的天使!

純白色的晚禮服,配上特別的裝飾,並不顯得單調,反而多了一點聖潔的味道。

下襬圍特別地用了一點流蘇做裝飾,似露非露,讓天使多了一點人氣,似乎是進入了人間的天使一般。

“覺得有沒有什麼問題?”白鑫竹並不擔心這一點,反倒是詢問了安然。

安然搖頭,“我看不出來,你要不要讓其他人看看?”她真的找不到缺點,也許是她的閱歷太少了一點,也或者是她真的不如白鑫竹吧。

白鑫竹點頭,“既然如此,我到時候再問問其他人好了。”

安然點頭,“也好。”

結果全組的人還是找不到半點地違和,這兩件服裝就這樣被定了下來,接下來就是材料的收集,反正是亂七八糟的事情。幸好幾人的分工明確,所以媒人的手裏需要的材料,只需要幾種就好,根本就不會太困難。

“真是太幸福了!”婁秋語分工完成,終於擺脫了這幾天的鬱悶,韓宏輝還是一如既往地遠遠看着她,也幸好他沒有靠近,否則她肯定會非常地痛苦的!

安然看着婁秋語,“你終於擺脫那個男人了?”

婁秋語搖頭,“我懶得去管他了,愛跟就跟吧!”

安然這才露出寬慰的笑容來,“那纔對嘛,別爲了這一點小事就影響了心情呢。”

“好,接下來,我們一起努力!”

幾個人發出巨大的宣言!讓所有人都甩開了那些不快。

總裁求你放過我 安然的設計圖過了,第一時間便跟紀峻分享着,結果,對方根本沒有半點地表揚的意思,反而拿着她的設計圖,指着好幾處不好的地方。

安然徹底被打擊了。

“嗚嗚,我知道我差,你也不至於這麼做吧。”她實在是有些難受了,他怎麼就不能夠表揚自己一下呢?

紀峻卻一本正經地說道:“你離開個人秀的時間不多了,所以絕對不能夠再有過多的錯誤。”

安然知道他是對自己好,但是也希望對方表揚下自己了,便開口說道:“那你也不能夠光是批評啊?恩威並施知道不?”

紀峻看着她,“你真的很希望我表揚你?”

安然眼裏冒光,“當然了,你要是真的能夠表揚我,那就再好不過了啊!”

紀峻好笑地看着她,那表情真的很小狗!

“那我表揚你,你給什麼獎勵?” 安然收了眼神,“不是有表揚就有獎勵麼?怎麼你表揚我,我反倒是要給你獎勵?好像不是這樣吧?”

“是你要求我表揚的!”紀峻鄭重地說道。

安然開始對手指了,到底是要表揚,還是不要啊,真是好糾結的樣子!

“要不要?不說的話,我可就去看文件了。”紀峻難道緩和了臉色,耐着性子等她的抉擇。

安然想了想,自己還是需要鼓勵的,便說道:“那好,你表揚我,我就給你獎勵!”

紀峻掩飾掉得逞的表情,認真地表揚道:“我的女人果然不錯,不愧是我帶出來的!”

安然聽着這話,怎麼聽着不對勁,他不是要表揚自己麼,怎麼反倒成了表揚他自己了?

“這個不算!”安然立刻反駁。

“是你自己要我說的,而且,你也沒有說過,我不能夠這麼表揚!”紀峻說起話來,雖然精簡卻也是一套一套的!

安然鬱卒了,“好吧,就算你勉強過關,你說,要什麼樣的獎勵。”明白自己是被坑了,她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滿,因爲說不定下一個坑還在等着她呢。要是她反駁了,說不定正好掉在他準備好的坑裏!

紀峻沒有說話,而是擡起修長的手指,放在了自己的脣上。

安然看了看,點頭,心裏默哀自己,怎麼就那麼輕易地上當了呢,但還是認命地親了上去。

卻不想,正打算淺吻一下的,紀峻的舌卻纏了上來,讓她根本沒有辦法退開。

安然立刻反抗了起來,“唔唔……”結果因爲嘴巴被堵着,根本就沒辦法說出抗議的話來。

紀峻將她的抗議都吞了下去,霸道地吻着,根本沒有給她逃離的機會。

好不容易,紀峻終於放開了她。

安然才大口大口地喘息了起來。

紀峻皺眉,“怎麼這麼多次了,都還學不會呼吸?”

安然不滿地瞥他一眼,“你以爲人人都跟你一樣啊,能夠一心兩用?”

紀峻沒有將她的話聽進去,站了起來,將她一把抱在了懷裏。

安然驚呼一聲,“你,你幹什麼?”

紀峻答道:“當然是做喜歡的事情!”

安然臉色一黑,“你不是要看文件麼?”怎麼這麼不靠譜?

“現在這件事情比較重要,文件可以明天看。”紀峻一邊說着,卻將她抱着慢慢地走進房間。

示意安然將手指放在了感應器上,門應聲而開。

安然被輕柔地放在了牀上,她立刻伸出了手,“別了,才做了沒幾天啊!”

她可還是記得當時自己被嘲笑了的樣子,她真的不想再那樣了。

紀峻算了算時間,“我能夠忍了這麼久,已經是不錯了!”

安然鬱悶,“我不想被人嘲笑了啊!”

紀峻點頭,“放心,我不會再留下痕跡了!”

結果,當然不可能,安然覺得他肯定是話說了一半,不留痕跡在顯眼的位置而已!

她身上被衣服遮蓋的地方,結果還是到處都是青紫的痕跡。

她恨恨地瞪着他,紀峻卻沒有半點接收的意思,將她攬在懷裏,說道:“睡覺!”

週五了,安然來到學校,總覺得時間過得特別的快,讓她有種恍惚的感覺。

期末越加臨近,安然的秀場的服裝也有了大概的模樣,只需要往上面添加一些裝飾就可以了。

而令她驚訝的是,那個跟在婁秋語被後的尾巴,似乎也還是一如既往的堅持着。

她每次都想要去認識認識他,卻被秋語攔下了,實在是有些可惜。她可是好久沒有看到這麼堅持的男人了。

“秋語,你就給對方一個機會吧!”安然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便對旁邊往衣服上添置珠子的婁秋語說道。

婁秋語有苦說不出,心道,要是真的是她的追求者就好了呢。那樣她就可以讓他滾了。偏偏這人一天到晚遠遠地看着她,她讓他離開,他總是說任務!這種危險就在身邊,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的感覺讓她非常地不爽,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身邊的人都不能夠說!

安然見她堅持,也不再勉強,跑過去問白鑫竹,還是這個靠譜一點。

白鑫竹依然做着手裏的事情,一邊卻對她說道:“今天晚上,白家家主讓我把寧茶帶去,要是其他人都覺得滿意,就不會再逼迫我了!”

安然一聽,立刻開心了,“那是好事啊。既然讓你帶去見白家的人,就是一個機會啊。”

白鑫竹點頭,似乎也並沒有太過高興的樣子。

安然卻也不管,這件事有了進展,是個好消息,那是肯定的!

媽咪回來了,爹地要給力 卻不想,在之後,卻生出了一點變故。

就在她下午回家之時,她卻接到了白鑫竹的電話。

“怎麼了?”她實在是有些好奇了,對方怎麼會給她打電話,這也太不正常了吧!

白鑫竹在那頭有些沉默了。

“到底什麼事啊?” 生死狙殺 他不說,安然在這邊卻愈加地着急了。

白鑫竹答道:“寧茶去了m國!”

安然一愣,“不是說好今天要去你家的麼?怎麼突然去了m國?”

“是說好了,但是今天她所管轄的分公司出了大問題,她不得不親自去查看。”白鑫竹解釋道。

安然有些着急起來,“那怎麼辦?不能夠把聚會往後挪嗎?”這樣子的突然變故也太讓人揪心了吧,這下子要怎麼辦?

“白家家主回答,已經發了請帖了,要是不開,豈不是讓人看笑話?”白鑫竹也不是沒有努力過了。 撒旦少爺的冷美人 以白家家主的性格,面子這類的事情,自然是非常在意的!

安然這下子糾結了,“那要怎麼辦?寧茶晚上回不來麼?”

白鑫竹沒有答話,沉默了下來。

安然的臉都快就成一塊兒,心裏也亂糟糟的,要怎麼辦?

“要不要我們再去找個女的代替?”安然只能夠想到這樣的法子了。

白鑫竹沒有明着點頭或者否定,只是說道:“你覺得有誰可以相信?”

安然也想不到好的辦法了,這讓她也實在是有些難受起來。到底該怎麼辦啊,怎麼在最緊要的關頭出了亂子啊?

“你可以代替她出席嗎?”白鑫竹忽然說道。

安然一愣,“啊,我出席?之前我都跟那個男人說過,我其實就是替她的而已,他們肯定不會相信的!”

“其他人並沒有見過你,而且,只要你堅定,就肯定不會出亂子。”白鑫竹也想不到其他的好辦法了,如今只能夠看能不能夠讓安然矇混過去。

安然皺皺眉頭,“我怕紀峻生氣。”之前就是因爲幫他,卻沒有想到紀峻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從他找來寧茶代替的時候,就已經可以看出他的怒火了。

白鑫竹沉默了一陣,好久才說道:“要是這件事讓你爲難了,我不勉強你了。再見!”說着,他決定掛了電話。

安然立刻說道:“等等,你讓我想想好嗎?”這件事實在是讓她很糾結啊。

“只是去出席一個晚宴,很快就能夠回來的,你好好地考慮吧。”白鑫竹補充到。

安然答道:“嗯,我考慮一下,稍後給你回電話!”

白鑫竹也不急,同意了。

掛掉了電話,安然有些糾結了,這次要是出了亂子,之前的努力不就是白乾了?但是要她去出席那個晚宴,肯定會惹來紀峻的暴怒的。

要怎麼辦啊?

她揪着自己的頭髮,爲難地不行。

腦子裏面全是這兩種抉擇,她有些痛苦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終於了有了自己的決定。

既然是出席晚宴,應該會很快回來,只要在紀峻之前回到家,就肯定不會被發現的。想着,安然給紀峻發了一條信息,說自己要出門一趟,準備一些服裝的東西,很快就會回來。

紀峻似乎在開會,並沒有即使地回覆她的消息。

安然下定了決心,便給白鑫竹打了電話,“我決定出席了,不過,我要趕在九點之前回來才行。”

白鑫竹點頭,“當然可以,你只要見了那些人之後,就可以回來了。”

安然點頭,掛了電話,卻總覺得有些不安。

甩掉腦子裏面的那些想法,她努力地安慰自己,算了,別多想,等到白鑫竹躲過了這次,接下來就沒事兒了。

這樣一想完,她的心也定了下來,走到自己的衣櫃中,翻尋着可以出席晚宴的禮服。

幸好裏面什麼都有!

六點左右,她開着車,前往白鑫竹所住的房子。

白鑫竹顯然也在等她,“你把車子停在這裏,我們再商量商量!”

安然點頭,和他對了一些言語,只希望別再後面被人識破了。

很快,也許會出現的問題都有了確定的答案,兩人才坐車離開。

白鑫竹一襲黑色的西服,看上也破爲正式,配上安然的一身黑白的禮服,倒也相得益彰。

兩人很快到達了白家住宅。

眼前的盛大程度出乎白鑫竹的意料。

安然也有些驚訝,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人。

“你不是說只是白家的人嗎?怎麼有其他的人?”看着那些人,安然有些心驚,這裏的人一看就是商人,也許就會有跟紀峻合作過的,倒時候被說出去了,她可就慘了!

次元法典 白鑫竹沒料到,但也淡定地說道:“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處理好的。”這麼多人,顯然是白家家主想要給他壓力。

安然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夠努力保持鎮定,挽着白鑫竹的手便走了進去。

“母親!”白鑫竹忽然看到了一個身着厚重禮服的人,便帶着安然走了過去。

安然跟過去衝她打了聲招呼。

白母看着安然,笑着說道:“我就說,你纔是鑫竹喜歡的人,他們還不相信。”

安然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顯然不會解釋,一解釋起來,豈不是就是承認了自己只是過來假扮的?

白母見兩人都不說話,便拉着安然的手往裏面走,“他雖然口裏不怎麼滿意,但到底還是做了讓步,鑫竹啊,你這次可一定要把握住機會!”

白鑫竹用力地點着頭。

三人慢慢地走進了房間裏。

安然還是第一次看到白家家主,和她想象中那種肥頭大耳,大腹便便的樣子完全不一樣,眼前的男人卻是氣勢十足,即使是坐着,也能夠看出他的威嚴。

看着他這樣子,心裏還是有些發憷,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只不過是代替的事情來。

“鑫竹,你不介紹一下?”白家家主氣勢十足地說道。

白鑫竹很不想答話,但是母親在身旁給他遞了顏色,這才勉強地介紹,“安然,未來將陪伴我一生的人!”故意這麼說,就是想要他確定,自己絕對不會和另外的女人聯姻!

安然躬了躬身,行禮,“伯父好!”

“嗯!”白家家主點了點頭,卻也沒說什麼評價的話,只說道:“帶他們去見見其他的人!”

白母點頭,帶着兩人走了出去。

也就沒有看到白家家主臉上那奇怪的笑容。

安然走出去之後,還有些心驚,“他看上去好厲害的樣子!”忍不住對身旁的白鑫竹感嘆了起來。

白鑫竹沒有接話,似乎並不想談論他。

安然理解地閉上嘴巴。

白母帶着兩人開始在周圍走着,不時地認識各種人。

安然覺得自己的腿都快走斷了之時,才停了下來。

燈光突然變暗,一個人站在了臺上,衝着衆人說道:“感謝各位的光臨……”一番套詞之後,他伸出了手,指向白家家主的方向,“下面就有請家主爲大家說出這個令人高興的事情!”

白家家主腳步沉穩地慢慢走上去,接過了那人手中的麥克風,說道:“今天,是宣佈小兒的事情。”

安然忽然聽到身旁傳來了一聲冷哼,她看了過去,就見到白鑫竹的臉上似乎都像是有了一層冰霜。

“你怎麼了?”

白鑫竹冷笑道,“只是第一次聽到他這麼說而已,有些不習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