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你要保護我。”

“嗯。”

“所以說你幹嘛要躲在我背後呀!放開我,嗚嗚……”遲越想哭,每次被拿來當做盾牌來使用讓他有些欲哭無淚,迫於大師兄的壓力,無奈的展開了自己的防禦。

看到竹蕊二人退開後孫洛鬆了一口氣,不過卻又皺起了眉頭。

“算了,你們自求多福吧。”

說完他就解開了身上那金黃色的甲冑,扔在了地上。那些衣服砸在了地上,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不過卻是直接陷了進去。

“一萬多斤的負壓來壓制我的絕對把控,哎,現在也要快適應了,不知道再這樣持續下去……”

當最後一件負重掉落下來,孫洛的身上氣勢猛的攀升着,氣旋開始環繞,一股威壓釋放在周圍壓得那些樹幹咯吱作響。

吼~

恐頭獸也開始發威,它不甘示弱,一口咬住了那壞掉的果實生吞了下去。本來就已經十分壯碩的肌肉一瞬間又開始瘋長。不一會兒就成了一個只有肌肉的怪物,全身肌肉爆炸,脹得發紫,還有煙氣升騰。

“絕對把控能控制可是我的一切,當然做到一定程度,控制一片空間也不是不可能。可惜的是,我做到了。”

孫洛一步一步朝它走去,那恐頭獸再一次散發出更加濃烈的霧氣,很快就接近了孫洛。

那些霧氣就在要接近孫洛的時候如同受到了引導,慢慢的集中到了一塊兒,然後開始壓縮,很快就成了一顆珠子,被孫洛一彈直接深入地底。

吼~

恐頭獸見那霧氣完全沒有對他造成傷害,咆哮着就向他衝來。

“任何實質的力量在我的面前都是形同虛設,毫無意義。”

它張開大嘴一口就將孫洛咬進了嘴中,眼見着孫洛就要被吃了,那恐頭獸突然睜大了眼,一口又把他吐了出來。

不過孫洛按住了它的頭,露出了一個微笑。

“對付我,不要這麼魯莽。”

砰!

一聲巨大的響聲響徹天地,地面開始凹陷,不斷的坍塌,周圍的樹木瞬間化做碎片。他用了一隻手就把它深深的壓入了地面,直接爆成一團血霧。

“糟糕,用力過猛……”

不遠處的竹蕊捂着額頭,想起他之前暴走的狀態,真的是碰哪壞哪兒。

這裏是待不住了,大師兄早提着遲越踩上那劍直接飛走。他被這恐怖的力量折服了看到這片凹陷了幾十米的大坑,眼裏更加深邃。

不過那恐懼之源卻是不受他能力的影響,穿好了甲冑之後孫洛直奔向了恐懼之源裏面的一個通道,多虧了他的力量才顯現出來。沒有等待他的隊友,他感覺裏面危險至極。

這一響徹雲霄的炸響驚動了驚魂遊戲城的許多人物,他們紛紛開始動搖,決定着是否要參與進閃王的計劃當中。 看着眼前這個矮小的身影,蒼無惑心裏的疑問越來越多,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可怎麼也想不起來。

“你到底是誰?joker……”蒼無惑目光凝重,前面是一片黑暗,再走下去他有強烈的預感一定會發生什麼事。

joker感覺到蒼無惑停了下來,回過頭也看着他。

“或許你該叫我拉米修。”

蒼無惑心中猛然一驚,有一根無形的弦強烈的震動了一下。這個名字彷彿有無窮的魔力讓他的心震動不已。

與此同時,外面一個輕盈的身影有着皓月一樣明亮的雙目跳了進來。

拉米修?到底是誰?

“拉……米修?”蒼無惑怔在原地快要說不出話來。

然而接下來拉米修一把抓住了自己的面具直接扯了下來。

金髮藍眼的小男孩!

“烏爾惑修斯?克爾?艾維森,我終於等到你了!嗚嗚嗚……”

拉米修在蒼無惑愣神中一下撲進了他的懷裏,眼淚沾溼了他的胸口。

“這……”

蒼無惑算是遇到了這輩子最懵的事了,就連4歲那年第一次被他的養父,也就是被他的司令官蒼天負扔進狼窟裏還要懵。

他可以完全確信自己根本不認識眼前的這個男孩,不過那莫須有的熟悉感還是存在,此刻也是摸不着頭腦,看着他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咳咳……我們認識嗎?”

拉米修睜大了眼,眼中淚花閃動,又擠了擠鼻子,拉起了他的手。

“……”

“惑修斯,跟我來,時間不多了。”

沒有絲毫的殺意,甚至沒有任何有敵意的表情,蒼無惑是除了唐悠兒外第一次看到一個人身有這樣純淨的氣息,這真的是那個在外面讓人聞風喪膽的小丑joker嗎?在地下競技場裏面他身上那實質般的殺意還有濃厚的血腥味絕對不會假!

(算了,先跟着他走吧,這種感覺應該不會錯)

前面一片黑暗,也不知道他怎麼走的,連續拐了十多個彎,又走了幾分鐘拉米修才停下來。

蒼無惑眼前一亮,看到了奇妙無比的光景。無數的光點漂浮在空中,將這裏襯托得空盈,一切都活了過來。

“這是……星空圖?”

上面的藍色光點有的熄滅,有的突然點亮,構成了一副連綿不斷,生生不息的活星空。蒼無惑在上面看到了銀河,看到了無數的銀河。上面還有許多超大的星辰,每一顆都比其餘的耀眼太多。

“果然是惑修斯呢,失去了一切還是這麼聰明。”

“這是人都看得出來吧……對了,那些巨大的東西是什麼?”

“惑,那是王之星辰,每一顆上面都有一方的主宰,我們稱他們爲‘王’。”

“王?”

就在這時,那閃耀的星空中突然起了變化。幾顆暗紅色的點突然出現在了其中最大的那幾顆星辰中,它開始變大,逐漸蔓延,不多時那些巨大的星辰就變成了暗紅色。

它們如同某些菌類,拉出了很多的絲,開始伸展蔓延,互相牽引。周圍的小星辰也遭了殃,被拉攏了過來。最後它們融合了,由暗紅變成了黑色,很大的一片空間都變成了這樣。

按照這發展的趨勢,蒼無惑都會覺得這方天地都會被它“吃”光,不過它卻是停了下來,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矩形盒子,周圍全是黑暗。

光芒一片,那些藍色的光點全都消失不見。

“恐懼之源又叫時間簿,它能記錄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當然這也是得付出很大的代價,這裏是它的種子,不知道能不能找回你的記憶。”拉米修再一次拿出了恐懼之心,它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牽引,慢慢的飛到了空中,發出湛藍的光。

“所以說我到底是誰?”蒼無惑有些迷茫了,這麼的突然跑出一個人來告訴他他不是蒼無惑,他是烏爾惑修斯?克爾?艾微森?

這讓他怎麼相信呢,不過按照他的性格,他只是捂着下巴,眨眼道:“有趣!有趣!”

“果然是你,我還真沒猜錯。來了就出來吧,芬。”

“你還是這樣,什麼都瞞不過你。”那隻小狗踱着優雅的步伐緩慢的走了出來。

這把蒼無惑嚇了一大跳,指着它道:“我靠!你居然說話了!狗都說話了,天吶,我看到了什麼?爲什麼之前對你說話你不理我?哎哎,別動,有話好好說,別動口……啊~”

芬甩了甩脖子,又舔了舔小白抓,淡淡的道:“廢話真多!”

哐當!

一把匕首筆直的插進了地面,將它的一根毛斬斷。

“脾氣真大,現在的你是打不過我的,你要想清楚。”芬依舊不緊不慢的。

拉米修注視着蒼無惑的傷口良久,沉默着不說話,又繼續他的工作,查找着他所謂的蒼無惑的記憶。

“你還得感謝我不是嗎?不要那麼心急,啊,不對,寂寞了這麼久,誰都忍受不了吧。”

他們的談話蒼無惑硬是找不到任何的“切入點”,只得尷尬的看着他們。

“那個……”

“所以你是站在這一邊咯?”拉米修低沉的道。

“我還有退路嗎?”

“也是。”

就這時,地面突然強烈的震動了起來,巨大的撞擊聲在外面轟隆的響着。彷彿有一個龐然大物在撞擊着城牆,而他們三個就像那上面的螞蚱,一觸即滅。

“快點吧,外面的結界撐不了多久了,閃王很快就會進來。”

“可惡,居然沒有!”

壁畫外。

“大人……你怎麼會在此?”孫洛背後汗水直淌,雖說是被他直接提拔起來,但他那喜怒無常的性格實在是讓人心驚。

上一個天羅就是被他揮手給滅了的,想到這,手也抓得更緊了。

“別擔心,這只是我藉助你鎧甲投影而已。”

聽他這麼一說,孫洛總算才鬆了一口氣,要是他覺得他們三人任務沒完成得好,那……

“奇怪,陣法怎麼消失了?”

他走到了牆壁處,手指發出金光,向着牆壁就是一劃,那裏直接出現了一條裂縫。

“有點意思,看來還得用點力。” 這世界上就有那麼一個人,他一出生就是輝煌的。世界上所有能擁有的他都有,也許是被上天所眷顧,就連他的能力都散發着耀眼的光芒。

閃王,一個偉大的存在,十王中權利最大的一個,其名……

“格立特,你終於來了。”joker轉過身道。

格立特帶有一頭特別拉風的金色頭髮,全身都圍繞作着金色的光芒,耀眼而純粹。

“我等的不是你,你還有多久才能成功?”

真的是語不驚人不死休,他着話一說這裏的三個人全都蒙了,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

見拉米修不說話,閃王有些不耐煩,便道:“真是無趣,低賤的雜碎,還是本王親自來看吧。”

話一說完根本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一出手就是凌厲的金光,幻若閃電直接掠過他們兩來到了蒼無惑的面前。而這時拉米修卻纔反應過來,想要攔住他已經來不及了。完全沒想到格立特這麼麼善變,上一秒還是好好的說話,而這一刻卻已經動手了。

“你要幹什麼?”拉米修怒了,一瞬間蒼無惑就被他抓在了手裏,不能反抗。

“哼哈哈哈……讓我看一看。”他的手變成了光,直接沒入了蒼無惑的胸口,似乎在探尋着什麼,沒一兒就眉頭緊鎖。

“有意思,居然被螻蟻擺了一道。孫洛,我們走,下一次再來。”

孫洛進來看道一個人影慢慢的在他手裏消失不見,沉默不語。

天魂學院中。

芬呆呆的看着這個小男孩哈哈大笑不止,思考了一會兒道:“我記得你以前可不這樣。”

“那是當然,因爲我找到了惑修斯,沒有他我等可不具有意義……”

而蒼無惑還是處於迷茫的狀態,對於怎麼回到天魂的完全不知道。

“那個,我能說一句話嗎?”

對於他來說,今天這裏發生的一切也太快了吧,這太過夢幻了,還有眼前的到底誰呀?

“那現在怎麼辦?”芬道。

“先在這呆着吧,我還有許多兄弟姐妹沒有找到呢。”

“那也行,不過你可別出什麼亂子,還有這多功能防禦罩支撐不了那麼多人,你要自己隨時補充。”

他們自說自的,蒼無惑一臉的尷尬。

“那個……”

正想說話時拉米修就嘭的一下變成了一隻小貓跳到了他的肩膀上,而這時大師兄帶着遲越回來了,一眼就望到了在院子中的蒼無惑。

“老五你怎麼回來得那麼快?”遲越不解得看着他。

這話說得蒼無惑心中一涼,他倒是不怕被冠上膽小怕死的名頭,只怕他們懷疑起來自己這神出鬼沒的,更何況自己都解釋不了。額頭間都感覺涼颼颼的了,出了一絲冷汗,不過還是不緊不慢的道:

“啊,我看到一隻小貓呢,它亂跑,結果就追出來了。”

惡狠狠的看了它一眼,誰知它竟然親暱的蹭了蹭他的臉頰,只好無奈的笑了笑。

遲越過來看了看他一眼,嘆息道:“你還是選擇了這條路……”

“哈?”

“遲越!”大師兄突然道。

遲越笑了笑,拍着蒼無惑的肩膀道:“老五,不管是做一個好人還是壞人那都是要付出代價的。”說完就回到那炊煙裊裊的屋檐下去了。

“什麼呀?”

蒼無惑攤了攤手,不過卻是覺得他們一定有事瞞着自己。不過誰管它呢,兵來將檔,水來土掩。

時間回到三個月後。

看了看目前得能力,蒼無惑笑了笑,一股滿足感涌上心頭。

“除了掠奪和負面強化,我已經得到了肢體延伸、半成品得石化、輕微治癒、意念感應、耐力強化。”當然這些對於他來說還遠遠的不夠,三個月的“努力”他發現這裏真正強大的能力還真的不多。

回想起那些看到過的千奇百怪的能力,實在太噁心了,特別是上一個“大便炮彈”,這個能力實在太無解了……

當然他也發現了,不能輕易的對別人使用掠奪,這很殘忍,這個暫且不談。其次掠奪還是有很大的失敗率的,而失敗的後果有兩種,要麼能力消失要麼能力暴走。

“嘔……上一個暴走得太厲害了,可怕!”

“噗噗噗,誰叫你亂對着一個不知道能力的使用呢。那滿天飛……”

“我靠,能別說了嗎?”他知道自己錯了,渴望而抱怨的看着拉米修,他記得清清楚楚的這傢伙當時直接空間跳躍先跑掉了。

娛樂圈最強替補 “好了好了,惑修斯。”那傢伙分明眼淚都笑出來了。

這幾個月下來蒼無惑對拉米修也有了一個認識,沒辦法,誰讓他非要纏着自己呢。很好的運用了他的能力,來回的穿梭在這驚魂遊戲城中,然而它太大了,連d區都還沒穿過去。

“翼虎出來!”

它張揚着翅膀滑落在蒼無惑面前,一跳蒼無惑就上去了。

“現在我們去哪?”

“前往c區吧,別忘了你答應我幫我找人,我才用我的能力幫你的。”

“是是。不過這真的是太大了,我們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呢。聽說d區出現了一個超級強大的怪物,到時候可能會有一羣強大的人出現去合力捕殺,我們先去看一看,然後我一路上邊幫你找你同伴邊想辦法引起管理者的注意好嗎?”

拉米修答應道是,他不明白蒼無惑爲什麼對那管理者這麼執着,稍有一點風聲就會跑去看,驚動他們在現在來說可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無奈只好先答應着他,反正現在他也不行。

某街道上。

幾個熱播畏畏縮縮的藏在陰影中,他們低聲的談論着遇到的事。

“你是沒有遇到那怪物,不知道它的強大,有房子那麼高。”

“吹吧你,你是最能吹的,誰不知道呀,你們說是吧?”

那幾人鬨笑,對於他這樣已經見怪不怪了,平時聽他吹一吹只當作娛樂的消遣。

聽他們笑着,那人滿臉漲得通紅,想說卻又說不出什麼。

“怎麼,又沒話了吧?”

“哈哈哈,你看他。”

“我真的看到了,還看到了許多大人物,他們……”

“行了,有完沒完。”其餘的人不耐煩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