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輕寒,我晚一點回來再和你說,我今日過來,就是想和大嫂一起去逛街的。”

沐雲玥溫柔的看着夜輕寒。

“那好,你們要早去早回,晚了外邊不安全。”夜輕寒輕輕點了點頭沐雲玥可愛的俏鼻,惹得沐雲玥一臉嬌羞。

蘇紫陌一看,滿心安慰,玥兒真是溫柔,一點都不像那些囂張跋扈的世家小姐。

皓月國京城依然是那樣的繁華熱鬧。

大街上,沐雲玥和蘇紫陌一路走走停停的,買了不少沐雲玥喜歡的東西。

“大嫂,出來逛逛,是不是覺得心情好了很多?”

“原來玥兒你是看出來我心情不好了嗎?”

“嗯!”沐雲玥點了點頭,“大哥說你最近總是暗自憂傷,所以玥兒纔想來陪陪大嫂的。”

蘇紫陌一聽,臉上的笑容微微僵硬,原來雲軒都注意到了。

“喲,這不是大小姐嗎?”

不遠處,幾個華服女子朝着蘇紫陌和沐雲玥走了過來。 蘇紫陌一看,皺了皺眉頭。

對面有五個女人,個個都是盛裝打扮,樣貌不凡。

臨近君子兮的壽辰,這雲城和京城也是越來越熱鬧了。

“筱月,鳳玲,水雲,你們也來逛街呀!”

沐雲玥目光淡淡的看着她們,還有兩個,她也不認識名字。

那名叫筱月的女子,目光卻看向蘇紫陌,好一個絕美的女子,靜靜的站着,卻散發出一股大氣磅礴的氣勢,她難道就是蘇紫陌嗎?

“小姐不陪我們來逛街,原來是來陪這位姑娘了。”

那筱月笑意絕絕的看着蘇紫陌。

“你們都有人陪,哪還用得着我陪呢,這是我大嫂,黎夏國的二公主,雲城未來的聖主夫人。”

沐雲玥笑着介紹道。

蘇紫陌不經意的看了沐雲玥一眼。

這丫頭,到是擡出她的身份來了。

聽到公主二字,五人的臉上皆是神態各異。

可聽到雲城聖主夫人時,卻個個嫉妒不已。

“民女參見二公主。”

五人猶豫了一會,還是恭恭敬敬的行禮,生長在世家的人,民不與官鬥,這一點她們都很清楚。

“不必多禮!”蘇紫陌淡淡地道。

蘇紫陌知道她們這聲公主都是叫得不情不願的。

“多謝公主!”

筱月擡頭,快速的看向蘇紫陌。

笑意絕絕的說道:“能有幸結識黎夏國公主,是我們的福分,若是公主不嫌棄,不如我們五人陪着公主一起逛一逛吧,我們都很少進京,只有等到雲城夫人的生辰或是聖主的生辰纔會來的。”

“走吧!”伸手不打笑臉人,看着那張笑意絕絕的臉,蘇紫陌本想拒絕的話也沒能說出口。

隨即!幾人邊走邊聊,大多都是圍着沐雲軒的話題轉。

蘇紫陌一聽,這些女人都是來找沐雲軒的。

都想從沐雲玥的口中得知沐雲軒的消息。

“小姐,你們這是要去找聖主嗎?”筱月忍不住問得比較直接一點。

沐雲玥快速的搖了搖頭:“不是,我只是陪大嫂出來逛逛。”

哪知,前邊走着的蘇紫陌突然停了下來,後面的女人差點撞到一堆。

筱月沒有注意,額頭在鳳玲的簪子上碰了一下,疼得她直瞪蘇紫陌。

她蘇紫陌怎麼那麼小氣,她只是問了一聲聖主的氣向而已,她用得着生氣得突然停了下來嗎?

其實她誤會蘇紫陌了,蘇紫陌停下了的原因是因爲離她不遠處衆星拱月的沐雲寒。

只見沐雲寒一身紅衣,在盛裝打扮之下的衆女人之中,依然是脫穎而出。

沐雲寒一臉苦相,正想着怎麼甩掉身後這唧唧喳喳的一羣女人,一擡眸,看見了蘇紫陌,瞬間就像見到救星一樣。

“大嫂,玥兒。”沐雲寒小跑着,帶動了身後的一羣人。

蘇紫陌淺淺一笑,這堪比二十一世紀的追星跑的粉絲們。

“大嫂,你這是去哪?需不需要幫忙,雲寒這就陪你去。”

蘇紫陌目光閃了閃,但還是決定救沐雲寒於苦難之中。

“有啊!你去成衣店幫我拿幾匹布料回去,我要給你大哥做幾套衣服。” “大嫂,我一定快去快回。”

沐雲寒一臉感激的看着蘇紫陌。

腳底抹油,快速的消失在衆人面前。

等衆女人反應過來,已經沒有了夜輕寒的蹤影。

“唉!二公子,你別走呀!”一大堆女人快速的跟了過去。

蘇紫陌知道這些女人中,有很多都是和雲城有着合作關係的,自然也不好多加得罪。

雲寒不像雲軒,若是雲軒,這些女人斷然不敢跟着他滿大街的跑。

“公主如此賢惠,聖主真是好福氣!”

筱月一聽,心裏都快嫉妒得要發瘋了。

往年她們都會做一些香囊,還有其他小玩意過來送給聖主,可他連看都不看一眼,卻會穿這個女人做的衣服。

“筱月,我大嫂可不止會這些,還做得一手好菜,我大哥可是最喜歡大嫂做的菜了。”

沐雲玥笑看着她們,這些女人別說會做菜了,一年四季連洗漱的水都不想沾,還一個個的妄想嫁進雲城等着享受現成的,簡直是白日做夢。

“呵呵……!”幾個女人尷尬一笑。

說道做菜,她們誰都不會。

心裏個個懊悔至極,早知道就去學做飯去了。

專情首席,前任請稍息 “玥兒,可還想逛,若不想,我們就回去吧!你大哥還等着我做的晚膳呢。”

蘇紫陌到也給面子,這小姑娘就是單純,雖然想讓這下女人知難而退,但也沒有必要把她給賣了呀!

“大嫂逛了很長時間了,應該累了,大嫂,我們回去吧!”

“嗯!”蘇紫陌就等着她這句話了。

“各位小姐,我們先走一步了。”

蘇紫陌說完便轉身,一轉身,她愣了愣,看到不遠處一身黑衣的沐雲軒正笑意絕絕的看着她。

沐雲軒負手而立,身子周圍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

“大嫂,是大哥。”

沐雲玥驚喜的看不不遠處的大哥。

其他人一聽是沐雲軒,哥哥激動得整理自己的儀容。

“等等!”蘇紫陌快速的拉住要跑過去的沐雲玥。

“大嫂,怎麼了?”

沐雲玥不解的看向蘇紫陌。

“他不是你大哥!”

蘇紫陌小聲道,目光緊蹙,不想沐雲玥受到傷害。

若是雲軒,他不會站在那麼遠的地方看着她,而是不會顧及任何人的目光過來她身邊的。

“大嫂,你怎麼了?他就是大哥啊!”沐雲玥目光狐疑的看着不遠處的大哥。

蘇紫陌一臉冷意,上次就吃了庚樂羽的暗虧了,這一次,她便不會在上當。

可同樣的計謀,那個老巫婆會用兩次,貌似不可能,此人應該不是巫族的人。

“陌兒,過來我身邊。”那低啞又充滿磁性的聲音落入耳中,讓人忍不住沉迷。

蘇紫陌眯眼看着他,連雲軒平時的動作和語氣都模仿得這麼像,可惜,他伸錯手了,雲軒經常會和她伸左手,不會伸右手。

這便是一個人的習慣,他喜歡她在他的左邊,似乎那樣能更好的保護她。

“玥兒,你先回去。”蘇紫陌一臉嚴肅的道。

“大嫂,可是大哥他……?”

“我說了,他不是你大哥。”蘇紫陌用密音傳話給沐雲玥。 隨即!蘇紫陌一步一步朝着沐雲軒走過去,她嘴角邊一抹詭異的笑意讓對面的沐雲軒皺了皺眉頭。

“見過聖主!”

只見蘇紫陌身後的五個女子快速的圍攏到沐雲軒的身邊。

蘇紫陌冷冷一笑前,就知道這幾個女人會搶先一步圍攏過來,果不其然。

蘇紫陌站在幾個女人身後,笑意絕絕看着目光怔怔看着她的沐雲軒。

不遠處的房頂上,有十幾個黑衣人飛速而來。

蘇紫陌側耳,兩邊的房頂上都有人。

看來,是有備而來的。

在這裏,人太多了,蘇紫陌不想傷及無辜。

沐雲軒冷冷瞪着周圍的幾個女人。

蘇紫陌不得不感嘆一聲,這人對雲軒的一舉一動了如指掌。

陰沉的道:“滾!”

五個女人一聽,瞬間怔了怔。

可也稍微推開了一些。

可難得見到沐雲軒,她們又怎麼輕易躲開了。

蘇紫陌靈機一動,快速的說道:“雲軒,你好好陪陪她們幾位姑娘,她們可都是你們雲城遠道而來的客人。”

說完,蘇紫陌轉身拉起依然沒有走的沐雲玥。

“陌兒,你別走。”

沐雲軒大聲喊道!

聽到蘇紫陌的話,五個女人瞬間又纏了上去。

看到蘇紫陌離開,房頂上的十幾個黑衣人迅速的跟了過去。

而沐雲軒突然目露兇光,陰沉沉的看着五個女人,“立刻滾開!”

強大的氣場讓五個女人不由自主的讓出了一條路。

快速的往蘇紫陌離去的方向追去。

“看來聖主很在乎那個女人。”筱月跺了跺腳,今日這大好的機會白白浪費了。

聽着房頂上的黑衣人越來越近,蘇紫陌見勢不妙,對了,再往前走就是丹藥行了,她要把沐雲玥送到默娘那裏去,才能專心的去對付那些黑衣人。

“大嫂,我們爲什麼要走的那麼急?”

沐雲玥不解的問道,她的修爲低,對於周遭發生的一切毫無感覺。

“玥兒,現在我送你去默娘那裏,你等一下和默娘一起回去。”

蘇紫陌來不及解釋,到了門口,蘇紫陌一看,丹藥行里人很多。

“快進去!”

“大嫂,可是你……?”

沐雲玥擔憂的看着她。

“玥兒,快進去,我會沒事的。”

蘇紫陌看着沐雲玥進去才放心的離開。

進入丹藥行的沐雲玥不放心,她回頭,卻看見房頂上疾速而去的黑衣人。

沐雲玥這才驚覺大嫂爲何那樣急?

“舅娘,舅娘,不好了。”

默娘正在給病人看病,聽到聲音,一看,是沐雲玥。

她急急的走過來,“玥兒,你怎麼來了,出什麼事了?”

“舅娘,不好了,有黑衣人追大嫂,大嫂把我送到這裏來,自己把黑衣人引開了。”

“什麼?”默娘一聽,急了。

“少羽,天痕。”

默娘用了玄氣,少羽和天痕很快跑了出來。

“你們照顧玥兒,我出去看看。”

默娘交代完,快速的跑了出去。

沐雲玥一看,更是擔心。

“舅娘去了也很危險呀!”沐雲玥跺了跺腳,俏麗的小臉急的發白,雙眼微微通紅。

“沐小姐,怎麼回事?”

少羽看着她這麼着急,也知道是出事了。 “我現在沒時間和你們說,對了,有辦法了。”

沐雲玥快速的拿出雲城的信號彈,快速的把信號放了出去。

沐雲軒本在城中搜查巫族的人,今日出來,收穫頗多,讓他足足搜出了一百人。

看到空中的信號彈,沐雲軒黑眸中冷冽一閃而過。

“是玥兒,錦程,子默,這裏的事情交給你們出來,確定好身份以後,殺!”

沐雲軒冷酷無情的聲音貫穿每一個人的耳朵。

錦程一身白色衣袍,身姿修長,渾身散發着一種讓人願意親近的氣質。

“快去吧!我會處理好的。”

只是沐雲軒的身影早已經消失在原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