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九狸聞言後點點頭,看了眼下面的帝溟寒,又看向面前的小黑女娃問道:「那你知道我們飛升后,到了下一個地方會是那裡?會是在一起嗎?」

「神帝飛升后的界面,就不歸我管了,那裡是比神界更加高級的地方,到底有多少界面,和你們會到那個界面,會不會到一起我都不知道的……」小黑女娃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心底就是一沉,連掌管神界雷劫的小黑女娃都不知道他們要去的地方是何處,到底他們要如何才能在一起……

小黑女娃看著墨九狸的表情有些嚴肅,似乎遇到了什麼難題,猶豫了下問道:「你怎麼了?有什麼困難嗎?我可以保證你們兩個都度過雷劫的!」

墨九狸是第一個她遇到長得好看,又讓她印象很好的人族女子,而且上一次墨九狸給她的戒指裡面,裝著很多的靈果,都是她很喜歡吃的,到現在還有許多沒吃完呢,所以她心裡很想再見到墨九狸的時候,謝謝墨九狸的……

現在看到墨九狸一臉難色,不知道為什麼就很想幫助墨九狸,就當是為了感謝她送自己的靈果也好……

「我不是擔心雷劫!」墨九狸有些沮喪的說道。

「那你擔心什麼?」小黑女娃好奇的問道。

「我是擔心我們兩個飛升之後會分開,他是我的夫君,我們也有個比你大的女兒,我女兒已經不在我身邊了,我不想再跟他分開,何況我們將要去到一個陌生的世界,如果再跟他分開……」墨九狸有些失落的說道。

「你身上不是有空間戒指嗎?我知道你的空間戒指裡面可以住人,你可以在雷劫過了讓他去你空間裡面!這樣你們就不會分開了……」小黑女娃看著墨九狸許久,最後開口說道。

「我想過,只是我擔心會來不及!」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沒事,我可以幫你!」小黑女娃聞言說道。

「真的?你能幫我?」墨九狸聞言一喜的問道。

「嗯,雷劫是我控制的,我自然可以掌握時間了!到時候我會在雷劫之後,再醞釀一道雷劫,等到他進入你的空間,我再收回雷劫!但是,到時候你要抓緊時間,在他進入空間后,就讓你的器靈,屏蔽空間和外界的聯繫, 小猴子嘰嘰嘰的叫了叫,似乎對我有些不大滿意的很,好像我不應該問它這句話,我一臉尷尬的看着小猴子,“好吧,你是靈猴,是鴻鈞老祖的猴子,肯定是和別人不一樣的。”

小猴子一臉傲嬌的看着我,似乎對我這句話很是不大爽,它的小眼神更是一臉幽怨的看着我,彷彿我褻瀆了它尊貴的身份似得。

我一臉尷尬的看着小猴子,“喂,你夠了啊,別過分了。”

小猴子一臉傲氣的把臉轉到了另一邊,一臉不服氣的樣子,我自然曉得小猴子這個東西,脾氣大的很,從我第一次見到它的時候,它三番五次的把我丟了出去,從來就沒給過我面子,這小猴子吃軟不吃硬。

我連忙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它的毛,然後賣着乖巧說,“好吧,我錯了,大聖,原諒我吧!”

殿下,王妃又在寫休書 小猴子似乎對我的這句話有些反應,也不知道是開心,還是生氣,反正就是一個勁的嘰嘰嘰的叫。

我愣了愣,“大聖?弼馬溫!呃……美猴王?你想讓我叫你什麼,我都叫!”

小猴子愣了愣,似乎聽到了什麼好消息一樣,赫然抓着我的手,在我的手掌上寫了個,‘爹’字。

我當時整個人都懵逼了,這小猴子這……特麼是個人精吧!

我一把甩開小猴子,“你走遠了,別跟着我。”我故作生氣的模樣。

小猴子一臉眼淚汪汪的看着我,似乎真的以爲我要把它丟下了似得,嘴巴一個勁的抽搐,憋着勁生怕自己哭出來一樣。

我趕緊回過身來,一把將它撂在懷裏,然後摸着它的毛說,“放心吧,我不會丟下你的。”江離在一旁看着,忍不住的笑了笑。

我們三個人朝着所謂的神仙村一直走了進去,走了約莫十來分鐘,卻始終沒有看到村子的影子,四周都是一片草原和溪水,看不見村子的蹤影,我不禁有些納悶了,不是說神仙村就在這附近嗎?

怎麼一眼望去,根本就看不到有村子的痕跡呢。

我停下腳步,一臉疑惑的看着江離,“師父,這裏根本就沒有村子,這個神仙村究竟在哪裏呢?”

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這裏與其他地方顯然是不一樣的,我們相當於在一個巨大的陣法之中,每一步都有可能走錯,只有走到了正確的位置上,纔可以打開進入神仙村的結界。”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江離,“不懂!”

江離

告訴我,現在我們看到的雖然是一片草原和溪水,實際上,我們的腳下踩着的,是奇門遁甲中的陣法,每一步都是踩在陣法上面的,只有通過走陣的方式,才能破解陣法,真實的村子纔會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江離低着頭,看着地上,嘴裏不禁唸叨着,“天乙之神所在宮,大將宜居擊對衝。假令直符居離九,天英坐取擊天篷。甲乙丙丁戊陽時,神居天上要君知。坐擊須憑天上奇,陰時地下亦如之。若見三奇在五陽,偏宜爲客自高強;忽然逢着五陰位,又宜爲主好裁詳。直符前三六合位,太陰之神在前二,後一宮中爲九天,後二之神爲九地。”

我一臉好奇的看着江離,“師父,你念的這個是什麼呀?”

江離告訴我,這個是《煙波釣叟歌》,這本書是北宋通人所作,後經明朝羅通增刪修改。世間有關奇門遁甲的文獻甚多,而此書是一部綱領性著作,遁甲術之大要,己盡包其中;若能熟讀細玩,參透要旨,實爲掌握奇門一術的捷徑。

江離對道法很是瞭解,可奇門遁甲之類的東西,並不是江離特別擅長的東西,而這裏所建造的一切,應該和這奇門遁甲之術是密切相關的,江離一邊念着古人牀下的歌訣,一邊看着應該用什麼樣的方法來破解這裏的陣法。

江離告訴我,這個陣法,與道教看上去相似,實際上,卻有很多不同之處。

江離說,第一句話的意思是,天乙者,直符也。主帥居直符之本宮擊敵於對衝之宮,如直符居離九宮,故坐英星而擊蓬也。其法,在陽遁利於天上直符所居之宮,陰遁利於地下直符所居之宮。

顯然我們現在的位置,應該距離神仙村的位置十分接近。

陽遁,直符、螣蛇、太陰、六合、白虎、元武、九地、九天也﹔陰遁,直符、九天、九地、朱雀、勾陳、六合、太陰、螣蛇也。其法不用飛宮,以甲爲旬首,隱直符分順逆而布之。

江離蹲下身來,用紙片在地上擺弄了一下,似乎是在假設這陣法的走向,按照歌訣的方式,一點點試着推斷。

江離赫然站起身子,對我說,“逆時針的方向走九步,跟着我來。”

極品全能保安 我嗯了一聲,連忙跟着江離的身後,朝着反方向走了九步。此時江離停下腳步,告訴我,在朝着北走九步。

就這樣,江離約莫帶着我走了七八段路,每一路基本上都是九步。

忽然,一瞬間的事情,四周的景色

發生了變化,四周忽然雲霧寥寥,宛若仙境一般,但是仔細一看,這哪裏是雲霧,分明就是瘴氣,而和普通的瘴氣有所不同的是,這個瘴氣裏全部包含了一股正陽之氣,看來和小高他們說的差不多。

我定眼看了看四周,果然前面就是一個村子,挨着溪水邊上,看上去有些不食人間煙火的滋味。

我心裏不由得好奇,這麼一個村子,弄得這般神神祕祕的,莫非裏面住這的真的是神仙不成?

我一臉好奇的看着江離,“師父,莫非真的有神仙?”

江離順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跟我說,“所謂的神仙不過是本事大點罷了,仙界並非我們所想的那樣好,只不過是讓人骨骼通透,一些法術上,更爲精,面容更年輕,長生不老,但是事實上,若是元神俱損,照樣會消失在世間。”

我愣了愣,在江離的口中,這些所謂的神仙,也不過如此,好像並沒有特別厲害的地方。

“那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是什麼呢?”我好奇的問江離。

江離低沉着聲音告訴我,“爲什麼不認爲自己是最厲害的呢?”

我尷尬的看着江離,“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嘿嘿。”

江離摸了摸我的腦袋,“自知之明是一回事,相信自己又是另一回事。”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江離,江離說大道理的時候,我總是聽不懂,看來還是我書讀少了,所以理解不了。

我跟着江離朝着村子裏走了進去,剛一進去,就聞到了一股桃花香,果然進了村子裏面,四周都是桃花盛開,看上去很是漂亮,庭院處到處都能看見桃花,讓人有種來到了仙人住的地方。

難怪這裏叫神仙村。

來來往往男女老少,都紛紛看向了我和江離,似乎有些好奇我們這些外人的進來。

不過一會,這些人開始交頭接耳起來,好像是去通知什麼人了,應該是他們這裏的村長之類的人物吧。

約莫過了幾分鐘,人羣之中赫然朝着我們走來一個翩翩少女,看上去有些不食人間煙火的錯覺,渾身上下都被一股純陽正氣所包裹,彷彿就是一個仙人站在我的面前。

那少女一臉漠然的看着我們,然後用着空靈的聲音問我們,“來我神仙村有什麼事情嗎?”

我倒吸了口涼氣,這少女說話,簡直是讓冰山都可以融化了一樣,她神情泛着幾絲淡淡的憂愁,好像正有什麼煩心事所困。

(本章完) 「但是,到時候你要抓緊時間,在他進入空間后,就讓你的器靈,屏蔽空間和外界的聯繫,免得在你飛升的時候,他被甩出來……」小黑女娃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墨九狸聞言心中一喜,這樣她總算不必擔心跟帝溟寒走散了!

「不用謝,我也要謝謝你送我的靈果,很好吃,我很喜歡!」小黑女娃看著墨九狸有些彆扭的說道。

「喜歡么?那再送你一些,我離開后可能再也見不到你了!」墨九狸聞言開心的說道。

然後讓小書瞬間摘滿了兩個戒指的靈果,拿出來遞給小黑女娃道:「這個你留著,可以吃很久,吃膩了就放著也不會壞掉的,想吃的時候再吃就好了!」

「謝謝……」小黑女娃本來想拒絕,但是想到墨九狸是神帝飛升劫,離開真的就可能再也見不到了,於是就收下了!

「不用客氣,那我下去了!」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嗯,好的!」小黑女娃說道。

墨九狸摸了摸小黑女娃的頭,轉身跳了下去……

沒過多久,墨九狸和帝溟寒的頭頂開始均勻的落下雷劫,神帝之劫墨九狸和帝溟寒每個人都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道雷劫……

為了讓帝溟寒先結束,所以小黑女娃第一道雷劫劈的是帝溟寒。然後這邊才劈了墨九狸,剛好讓帝溟寒的雷劫快了墨九狸一步……

雖然小黑女娃已經放水了,但是神帝之劫的威力,本身就比一般的雷劫強悍,力度不到對墨九狸和帝溟寒也沒有好處,好在帝溟寒有墨九狸給的丹藥,否則這八十一道雷劫還真的是難以撐到底的……

「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

雷劫兩道接著兩道,轟然落下,附近的這片區域再次變的暗沉無比……

墨九狸和帝溟寒也都變得狼狽無比,好在兩人手裡有墨九狸的丹藥,縱然外表狼狽,實際上兩個人還都可以,完全能承受下來……

終於,暗沉的天地遠近一色,墨九狸和帝溟寒從空間出來時似乎是下午,現在竟然劈了一個下午,天的黑了才總算經歷了八十一道雷劫……

帝溟寒頭頂的雷劫率先結束,帝溟寒急忙給自己塞了一顆丹藥,接著小書直接把帝溟寒帶回了空間,然後在墨九狸的命令下,小書直接把空間的入口封死了,跟外界失去了一切聯繫……

帝溟寒回到空間看不到墨九狸的情況,雖然有些擔心,但是知道自己必須忍下來,只有總金額樣才能避免跟九狸分開,帝溟寒回到房間換洗了衣服,然後出來跟小書等獸坐在一起,等候墨九狸回來……

墨九狸察覺不到空間和小書的氣息,知道空間已經被小書屏蔽了,看了眼天際,剛才帝溟寒雷劫結束時,天際就亮起一道白光,如果不是小書及時把帝溟寒帶走,墨九狸覺得帝溟寒可能就飛升了……

「還剩下最後一道雷劫了!」小黑女娃在劫雲裡面看著墨九狸說道。 江離一臉客氣的行了個道禮,“我有朋友在這裏,是來找人的。”

那少女一臉坦然的看着我們,“你朋友叫什麼名字?”

我立即說,“她叫雯雯!”

那少女微微皺着眉頭,“我們今天的確來了客人,不過她不叫雯雯,看來不是你們要找的人。”

我心裏一沉,雯雯肯定是來了這裏,怎麼可能會不是呢,我眼咕嚕一轉,立即說,“她還有個名字,叫塗嬰。”

少女微微揚起嘴角,“跟我來。”

路途中,這個少女告訴我們,她叫桃三千,一直以來,神仙村的事情大大小小都是她在負責,我也好奇的問她,“你是神仙嗎?”

少女呵呵一笑,“神仙村住着的人就一定是神仙嗎?人家常說,任何事情都有陰陽兩面,你們道教不也是按照這個理來說的嗎?”

我愣了愣,不大明白她說的意思,少女見我沒懂她的話,就繼續說,“一個人的道法修爲到了一定的境界,就會走向極致,一面是魔,一面則是神,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定義吧?”

我愣了愣,“難道你不是神仙?”

少女笑了笑,“外人喊我桃仙,喊着喊着,就自然而然成了他們嘴裏仙,可是我們神仙村,什麼人都有,有道士、也有妖怪,不過是一心向善,證道而已,修煉到了一種境界,則就被人稱之爲了仙。”

我似乎有些明白了她的意思了,我連忙問,“這村子裏這麼多的桃花,而你又姓桃,他們又喊你桃仙,你不會是桃樹修煉成精,然而又修煉成仙了吧!”

桃三千笑了笑,“我曾經的確是一個妖,不過受了陰王二位的點撥,才得以有了仙骨,能夠成爲你們口中所謂的仙罷了。”

陰王?莫非是陰長生和王方平他們二人一同來神仙村成爲神仙的事情,難道是真的?

“你見過陰長生?”江離一臉震驚的看着桃三千。

桃三千笑了笑,“見過,陰前輩是個好人,善心好意點撥我,我才得以有了現在的境界,利用奇門遁甲之術是王前輩所教,讓我們能將這裏世世代代的守護到底。”

江離的情緒越發激動,連忙問桃三千,“陰長生可有跟你提過一線生機之類的話題?”

桃三千一臉好奇的看着江離,“你執念真深,所有的情緒都在你的臉上表現的太過於明顯,你這樣只怕墜入魔道。”

桃三千似乎一眼就看穿了江離,不過

她並沒給江離回答的機會,而是繼續說,“陰前輩在指點我的時候,的確說了很多,不過關於你所謂的一線生機,他並未多言,而是說鴻鈞老祖曾經寫下過驚世道法,對陰長生有不錯的啓發,也許那上面有什麼記載也說不定。”

江離並沒有繼續追問,顯然桃三千這個人,說話也是實在人,不拐彎抹角,但是知道的,不知道的,也都痛快的告訴了江離。

不一會,桃三千帶着我們來到了小木屋前,然後對我說,“這個姑娘暫時走不了,她的問題比較大,我想你們應該知道原因。”

我心裏一沉,不愧是桃仙,什麼都看的明白,我連忙點點頭,然後一臉好奇的看着桃三千說,“那麼你有辦法救她嗎?”

桃三千微微一笑,“沒人可以救她,她需要的是自己救自己,不過我已經聽了狼妖說過,妖盟的人對她不利,而她是我陰前輩的妻子,我必然會多加照顧,這裏妖盟進不來。”

“桃仙!”忽然一個聲音傳來,我定眼一看,是狼妖,他滿臉都是一副癡漢的表情看着桃仙,看他那慫樣,彷彿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桃三千微微一笑,很是客氣的看着狼妖說,“有客人來了,我先準備糕點,就先告辭了。”

“唉——”狼妖伸手準備說些什麼,可是桃三千已經轉身離開,他又不得不尷尬的把手收了回去。

我們朝着小木屋裏走了進去,雯雯正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發呆,不過我應該叫她塗嬰了,她已經不是雯雯的樣子,是塗嬰的樣子,而且,她自己也說她叫塗嬰。

見我們走了進來,她先有些驚訝,不過後來又變得很是淡定了。

我和江離都還沒開口,這狼妖立即衝到了塗嬰的面前,“狐妖姐姐,你可是答應了我要跟我做姻緣,那桃仙根本就不理我,這怎麼辦啊?”

塗嬰一臉淡定的看着狼妖說,“我們塗山氏族做姻緣,只給三種人做,第一種是情投意合但卻因爲種種原因,不得長相廝守,祈求做下世姻緣。第二種,是個救命恩人做姻緣,但前提是必須要讓對方對你滿意才行。第三種,是情投意合,卻有多方阻礙,搭橋牽線做在世姻緣。你這種,必然是屬於第二種,我是想幫你,可桃仙似乎對你並不滿意,你得想辦法讓她對你有好感,只要有一點的好感,我就可以幫你。”

狼妖一聽,連忙說,“這……我難道做的還不夠好嗎?她去哪裏我都跟着,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塗嬰說,“可你並沒有告訴她你的心意,她自然不會理解。”

狼妖一聽,連忙說,“那我去跟她說清楚,回來你就幫我牽線吧!”

塗嬰嗯了一聲。

我一聽,立即說,“那你幫我和雯雯牽線吧,我和雯雯是第三種人,情投意合,卻有很多阻礙,需要今世姻緣。”

塗嬰微微皺着眉頭,一臉冷漠的看着我說,“雯雯已經不在了,我沒幫你。”

我一聽,心裏不禁氣的很,“雯雯就是你,你就是雯雯,你爲什麼就不願意承認呢,當初可是你逼着我籤婚書的,怎麼提起褲子就不認人了!”

塗嬰的臉色一陣陰沉,“陳蕭!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注意你的言辭!我看那個陸心跟你挺投緣的,不如我幫你們做個姻緣吧,我的事情,就不用你費心了。”

我當時整個人都懵逼了,這女人狠其心來,可真是鐵石心腸。

我立即說,“雯雯,我就問你一句,你現在心裏是不是隻有陰長生?”

塗嬰冷冷的看着我說,“陳蕭,當年我沒記憶,自然不知道我的身份,可我現在明白,我是陰長生的妻子,我必須做到忠貞不渝,絕對不會做出對我夫君任何異心的事情!”

我心裏一沉,塗嬰似乎說的極有道理,我竟然屋裏反駁。

而江離的心思自然也不在我們的對話中,他在想着桃三千說的那番話,桃三千受過陰長生的點撥,江離認爲這道袍肯定和陰長生的生機有關係,可其中的祕密,肯定就在這附近,桃三千的話,對於江離而言,無疑就是這祕密的起源之處。

我和雯雯的話題不合,我只好跟着江離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江離忽然開口,“鴻鈞老祖曾經寫過什麼讓陰長生受了啓發?”

我愣了愣,桃三千說鴻鈞老祖曾經寫下過驚世道法,對陰長生有不錯的啓發,而我曾經去過白然洞穴書庫之中,那是小猴子帶我去的,當時我記得陰長生曾經寫下過一段,吾生則死,吾死則生,吾亦用吾身,分離三生道人,造福天下。陰長生筆。

我把這句話告訴了江離。

江離的臉色赫然陰沉了起來,“莫非真是這樣?”

我一臉好奇的看着江離,“師父,什麼意思啊?”

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陰長生通過鴻鈞老祖的道法,將自己分離成了三個人,三個人代替着不同的使命做不同的事情。”

(本章完) 「嗯,我知道的,劈吧!」墨九狸聞言說道。

「你以後還會回來嗎?」小黑女娃沒有落下雷劫反而問道。

「回的,這裡還有我的親人在,所以如果可以我一定會回來的,只是不確定什麼時間而已!」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嗯,那你要照顧好自己!」小黑女娃看著下面狼狽的墨九狸說道。

「好,你也是哦,要多笑笑才好看!」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滿臉漆黑,唯獨眼睛和牙齒很閃亮,看的小黑女娃微微一愣。

小黑女娃看著墨九狸想了想,似乎下了什麼決定一般,醞釀了許久的雷劫終於落在墨九狸的身上,只是跟之前相比,這最後一道雷劫更加緩慢,顏色也是深紫色的落在了墨九狸的身上,跟帝溟寒最後一道雷劫完全不同……

墨九狸根本沒有想太多,只是當最後一道雷劫,伴隨著小黑女娃一句煉化兩個字,一起落在身上時,墨九狸忍不住悶哼一聲,因為這道雷劫不是劈在身上的,而是劈進了她的體內……

想到小黑女娃的說的煉化,墨九狸來不及想太多,本能的開始煉化進入體內的雷劫,這樣粗暴的方法,簡直讓墨九狸差點死過去,墨九狸暗道這小傢伙送禮也不提前吱一聲,讓她一點兒準備都沒有……

好在墨九狸發現,雖然進入體內的紫色雷電很強悍,但是大概是因為小黑女娃控制的關係,對於她的煉化並不排斥,所以讓她很狼狽,也剛好在她能夠承受的範圍內……

而墨九狸沒有看到的是,劫雲裡面的小黑女娃跌坐在劫雲裡面,握著心口的位置,額頭冒汗,開始瘋狂吸收著雷池裡面的雷電之力,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做,在明知道這樣會傷害自己的情況下,她還是選擇了將自己的一般紫累之心,贈送給了墨九狸……

因為看著墨九狸看著手裡墨九狸給她的戒指,又想到了墨九狸去到不知名的地方,不知道還能不能回來,甚至想到在未知的地方,墨九狸可能遇上更加強悍的雷劫,被劈的時候可能會有危險……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