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嗚……我都快死了,你還不許我叫一下嗎?”汪玲哭嚎着,滿臉淚水。

可話音剛落,她忽然一怔。

咦!

怎麼沒撞上?

她緩緩地睜開眼睛,卻發現四周的樓房怎麼變得有些怪異?

奔馳車的車窗是開着的,一陣陣徹骨的寒風吹了進來,呼呼作響。

這是?

愣了一瞬後,她猛然瞪圓了眼睛,不敢置信道:“飛,飛起來了?我,我們飛起來了?”

“嗯吶。”白小鳳點點頭,“本大爺百鬼夜行的本事,可不是開玩笑的呢。”

汪玲目瞪口呆起來,她怎麼也不敢相信,車子還能飛到天上。

可仔細一看外邊的樓房,忽上忽下的,感受着徹骨的寒風,這確實是飛一般的感覺呀!

緊跟着,她狂喜起來,嬌軀顫抖地更加厲害了,笑的宛若鮮花盛開,無比燦爛,眼中精光閃閃,卻依舊流淌出淚水。

“白先生,你好厲害,真的,真的在飛了啊!”劫後餘生的汪玲激動地朝將頭探出窗外,想看看到底車子是怎麼飛起來了。

這一幕,簡直太不講科學了啊!

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她,怎麼也不敢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偏偏,就發生在了自己身上。

她要是不好奇,那纔怪了。

“別看!”

白小鳳急忙大喊了一聲。

可汪玲的腦袋已經探出窗外了。

呼……

也就在這時,陰風一卷。

一張慘白的鬼臉從車頂倒着緩緩地飄了下來,正好和汪玲貼臉,兩者距離不過十釐米的距離。

空氣,彷彿一下靜止了似的。

這張慘白的鬼臉緩緩地咧起嘴角,將嘴角咧到耳根後,便伸出幾乎快舔到汪玲臉頰的長舌頭,笑道:“桀桀桀……小姐姐,驚不驚喜?刺不刺激?飛起來的感覺……爽不爽?”

“……”汪玲。

下一秒,她嬌軀猛地一僵。

隨之,一翻二白眼,往後一仰,噗通倒在了白小鳳的腿上,暈了過去。

白小鳳一陣無語,當初他爲了救陳靈兒的時候,就施展過“百鬼夜行”的能力,帶着馬夏風玩了一把qq飛車。

當時馬夏風還提前見到了百鬼,按理說已經有些心理建設了,可依舊被嚇得嗷嗷叫。

更何況汪玲提前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剛纔他叫汪玲,就是想制止這種事情發生的。

可根本就來不及,汪玲一猛子突然看到一張鬼臉湊到臉上,這已經不是爽不爽的問題了,翻二白眼暈過去,纔是最正確的節奏吶。

倒掛在車窗外的鬼臉笑容一僵,愣愣地看着白小鳳:“白少,我,貌似嚇到了這姑娘了?”

白小鳳翻了個白眼:“你說呢?”

“可我,不算醜吧?”鬼臉有些茫然。

“嗯,不算。”白小鳳繼續翻着二白眼,“可你出來嚇人,這就不對了,自己心裏就沒點逼數嗎?”

“有啊,但我這不是爲了幫你裝比嗎?”這鬼臉一臉認真地說,“這姑娘長得還挺不錯,胸≈ap;大≈ap;屁≈ap;股翹,身材一級棒,按照套路,不就該是英雄救美,然後本鬼幫白少裝一波,再然後……嘿嘿嘿……”

啪!

白小鳳一巴掌拍在腦門上,又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這鬼,知道的太多了!

這時,下邊也安靜了下來。

白小鳳回過神,對鬼臉說道:“下邊搞定了吧?”

“嗯吶。”鬼臉道。

白小鳳擺擺手:“放本少下去。”

呼……

陰風洶涌,奔馳車被無數鬼魂擡着,平穩地落回了地面上。

白小鳳將汪玲平放在後座上,開門走了出去。

四周,陰氣洶涌,漆黑一片。

無數鬼影在陰氣中閃爍着,而在不遠處,剛纔那輛失控的大貨車,也停了下來。

是被白小鳳召喚出的百鬼硬生生截停的。

嘩啦啦……

隨着白小鳳一下車,四周所有的鬼魂全都恭敬跪地:“見過白少!”

白小鳳點點頭,皺眉看向那輛大貨車,剛纔情況緊急,他也沒心思查看大貨車的情況。

可現在,這一眼看過去,那輛大貨車的車頭部分,赫然縈繞着一股淡淡的黑氣。

和陰氣不同的是,那黑氣,是一股……屍氣!

“看來,這件事沒那麼簡單呢。”白小鳳摸着鼻子冷笑了一聲。

話音剛落。

砰!

大貨車的車門突然彈飛了出去,飛了五六米遠,砸落在地上。

緊跟着,一道人影從駕駛室裏跳了出來,怒吼着發出嘶啞的聲音:“何人敢一戰?”

“……”白小鳳。

一陣陰風捲起,剛纔嚇暈汪玲的那個鬼飄到白小鳳身旁,低聲問:“白少,這傢伙,很皮呀。” 白小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豈止是皮,

簡直皮炸了呀!

一胎三寶:爹地寵妻無限 他目光看向從車上跳下來那人,屍氣正是從那人身上散發出來的。

那人臉色很白,一雙眼睛只有眼白沒有瞳仁,大張的嘴角流着晶瑩的口水,站在原地,身體卻搖搖晃晃的,跟喝醉了酒似的。

乍一看,不像是他熟知的屍類。

反倒是有些像是外國電影裏的那種二比喪屍。

“何人敢一戰?”那喪屍怒吼了一聲,扭頭一腦門砰的砸進了大貨車的車頭裏,緊跟着猛地擡頭,嘴裏卻多了一大塊鐵皮,嘎吱嘎吱咀嚼着,嘟囔道:“老子,很兇的。”

“……”白小鳳。

“……”百鬼。

這喪屍,怕真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吧?

剛纔嚇暈了汪玲的鬼魂嘴角抽搐着對白小鳳說:“白,白少,這傢伙咋看着好傻比呢?他這話說的,我們該怎麼接?”

“垃圾喪屍,你指望他多牛比?”白小鳳聳了聳肩。

在華夏,殭屍一類自從體系,雖然殭屍這種玩意兒不入六道不墮輪迴,被天地衆生所摒棄。

但,誰都無法否認殭屍的牛比。

毫不客氣的說,同階的所有邪祟中,殭屍絕對是剛硬剛任何邪祟的虎比存在。

而國外的屍類,白小鳳也從無良師父那瞭解過。

除了歐洲那邊的吸血鬼厲害點外,所爲的喪屍,不過就是一羣類似發了狂犬病的行屍而已。

真把殭屍和喪屍放在一起,一個白眼殭屍都能輕易把一個喪屍按在地上摩擦一百遍。

頓了頓,白小鳳又說:“他都問何人敢一戰了?你們就不打算滿足他?”

“不好吧。”鬼魂無奈地說。

“有啥不好的?”白小鳳反問道。

鬼魂繼續無奈:“咱們雖然喜歡鬼多欺負鬼少,但不代表喜歡欺負傻比呀。”

可話音剛落。

對面正咀嚼鐵皮的喪屍又嘶啞着聲音罵了起來:“一衆垃圾,戰都不敢戰了嗎?”

鬼魂皺了皺眉,無奈地嘆了口氣:“唉,破個例吧。”

然後,他便朝着喪屍飄了過去,大聲道:“傻比玩意兒,單挑還是羣挑?”

“無所謂!老子很兇的!”喪屍翻着白眼,繼續啃着鐵皮。

“那單挑吧。”

鬼魂說着,身上便是洶涌起了陰氣,一揮手。

轟!

剎那間,在場的無數鬼魂同時暴起陰氣,如同潮浪一般,烏泱泱的朝着喪屍碾壓了過去。

砰砰砰……

一頓炸響,就跟過年放鞭炮似的。

無數鬼魂如同退潮一般,四散着退開。

白小鳳就看到剛纔無比強橫的喪屍已經如同死狗一般趴在了地上,渾身顫抖着。

喪屍嘶啞着聲音哀嚎道:“不是單挑嗎?”

“對啊,你單挑我們所有鬼呀。”鬼魂認真地說道。

“……”喪屍。

砰!

他猛地一拍地面,人立而起,身上的屍氣翻騰着,仰頭怒吼着:“老子,無所畏懼!”

“按在地上。”

白小鳳實在看不下去了,這特孃的到底是哪個王八羔子弄出來的逗比喪屍?

專門來秀智商下限的麼?

轟!

話音未落,無數鬼魂再次涌向喪屍。

毫無意外,甚至連一點反抗都沒有。

喪屍就跟死狗一樣被鬼魂們按在了地上,那個嚇暈了汪玲的鬼魂更是一巴掌抽在了喪屍的臉上:“媽個雞,老子死了一百多年了,第一次見過這麼敢裝比的。”

白小鳳雙手背在身後,走到了喪屍面前:“誰把你弄出來的?”

這喪屍渾身上下都透着詭異。

按白小鳳瞭解的,喪屍一般都是沒有智商和意識的。

可面前這喪屍,分分鐘裝比如風,說他沒意識,貌似又有些說不過去。

既然有意識,那就有必要問清楚幕後人是誰了。

“老子,不說,你要怎樣?”

喪屍被按在地上,無法動彈,嘶吼道。

“哦。”

白小鳳淡然地應了一聲,右手擡起,一道劍指綻放瑩瑩金光,噗嗤一聲便是戳在了喪屍的咽喉處。

正叫囂的喪屍猛地抽搐了一下身子,仰頭噴吐出一口屍氣,便趴在了地上,死了。

“不說,那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

白小鳳拍了拍雙手,起身掃了一眼在場的鬼魂們,冷聲道:“收拾一下,退下吧。”

“遵命,白少。”

所有鬼魂同時抱拳,緊跟着便是捲起一團團陰氣離開。

還有十幾個鬼魂更是連喪屍的屍體也一同卷着飛走了。

白小鳳皺了皺眉,想了想,給蘭姐打了個電話,讓蘭姐派人過來。

然後,他就坐在了馬路牙子上思索了起來。

這件事,十有還是和蘭姐有關。

畢竟,如果是他的仇家,絕對不可能整出這麼個戰五渣的逗比喪屍來。

且,剛纔他摸着汪玲的手的時候,正是摸出了汪玲有大凶之兆,緊跟着喪屍便開着失控的大貨車衝了出來,二者肯定是有聯繫的。

想着,白小鳳無奈地嘆了口氣:“唉……每次蘭姐想自己動,就準沒有好事,麻煩的一匹呢。”

等了半個小時。

三輛奔馳車便是從遠處疾馳而來。

嘎吱。

車子停在了白小鳳面前,車門打開。

白小鳳就看到身穿黑色長裙的蘭姐從中間那輛車裏走了下來,其餘車裏還下來了好幾個高頭大馬穿着黑西裝戴着墨鏡的保鏢。

一下車,蘭姐便招呼着保鏢們去查看汪玲和司機的情況。

然後,她便搖曳着腰肢朝白小鳳走了過來。

“白大師,又見面了呢。”蘭姐嫣然笑道,渾身上下都散發着讓人難以抵擋的嫵媚。

白小鳳一陣無語,起身開口說:“蘭姐,不是你讓汪玲請我去見你的麼?這在路上,就給我備了一份大禮呢。”

“誤會,真的是誤會。”蘭姐玉手將額前幾縷長髮捋到耳後,前傾着身子朝白小鳳靠了過來,嫵媚笑着,輕吐熱氣:“人家,這不是想白大師了嗎?所以知道白大師在金陵,就讓汪玲過來請大師一敘呢。”

白小鳳激靈了一下,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蘭姐,這又是隱隱要發車的架勢了麼?

這時,一個保鏢跑了過來,對蘭姐說:“蘭總,汪玲已經醒了,至於那個司機,應該是被人迷翻了。”

"miyao"?

白小鳳皺了皺眉,怪不得剛纔半點異常都沒察覺呢。

他擡頭就看到兩個保鏢攙扶着汪玲走了過來。

被鬼魂嚇了一臉的汪玲此時身子都是軟軟的,就跟掛麪似的完全掛在了兩個保鏢身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