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什麼情況?

她居然大發慈悲放過我?

管她呢!先坐下再說。

肖遙立刻找了個空位坐了下來。

五分鐘過後,下課鈴聲響了,肖遙往椅子上一靠,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誰知就在他以爲沒事了的時候,孔萱竟然走到他的課桌旁,輕輕敲了敲他的桌子,說道:“午間休息的時候,來一趟我的辦公室。”

瑪了個蛋!

終究還是不肯放過我……

肖遙在心裏長長地嘆了口氣,侯三等人向他投來了同情的目光。

中午,肖遙硬着頭皮來到了孔萱的辦公室。

門是虛掩着的,他沒敢貿然進去,擡手輕輕敲了敲門,

“請進。”

門內傳來孔萱溫柔的聲音。

他推開門,孔萱正坐在辦公桌前,手裏捧着一份材料在看,見肖遙進來了,孔萱合上手裏的材料,衝他笑了笑。

在來她辦公室的路上,肖遙已經想好了該怎麼解釋今天早上的遲到。

他立刻開口說道:“孔老師,今天早上我是因爲……”

他話還沒說完,孔萱打斷了他:

“我找你來不是要聽你解釋今天早上的事。”

肖遙微微一怔,

“那……那是什麼事?”

“你先把門關上。”

等等!

關門是幾個意思?

午休時間,孤男寡女,房間又這麼小,荷爾蒙很容易瀰漫開,關上門合適麼?

肖遙心裏犯起了嘀咕,但他沒說什麼,依照孔萱的吩咐,關上了辦公室門。

孔萱起身走到肖遙跟前,聞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香水味,看到她胸前那對彷彿隨時都會將襯衣撐破的渾圓大胸,肖遙立刻想到了在小溝村那回,心跳有些加快。

臥槽!

她該不會是想……

肖遙正胡思亂想,孔萱說道:

“我叫你來,是懇求你,不要把上次在小溝村看到的說出去。”

原來她是擔心自己在外面亂說,

肖遙頓時鬆了口氣,笑着說:“孔老師,我都不記得在小溝村看到什麼了。” 孔萱對肖遙的回答相當滿意,扶了扶黑邊眼鏡,微笑着點了點頭。

隨即又衝肖遙問道:“對了,我還想問你,上回郝七一家三口,真的是因爲中邪麼?”

“確實是中邪。”

“這麼說,你是真的會驅邪化災呢?”

“呵呵,略懂。”

要是換作別人,肖遙早就吹上了,可當着孔萱的面,他可不敢吹,還是低調點爲好。

“那太好了,正好我家裏幫我安排了一場相親,要不你去幫我看看對方的面相。”

肖遙一臉黑線,

“孔老師,我不會看相。”

“那就幫我倆合合八字吧。”

“呃……,我也不會合八字。”

“啊!連八字也不會合啊?”

“對,我只會捉鬼驅邪,要是那男的是什麼妖魔鬼怪的話,孔老師您可以來找我,我不收您錢。”

孔萱瞪他一眼,沒好氣地丟下一句:“滾!快滾!”

“嘿嘿,那我先出去了。”

肖遙急忙退出了孔萱辦公室。

侯三就站在門外,見肖遙從裏面出來,侯三立刻衝他問道:“肖遙,孔老師沒把你怎麼樣吧?”

“她能把我怎麼樣?”

“嘿嘿!瞧你這一臉春風得意,有啥好事?”

“沒啥!不跟你扯了,我得回寢室睡個午覺。”

肖遙打着哈欠,往宿舍方向走去,剛走了沒幾步,侯三在他身後說道:

“對了,我剛纔看到林沐曦了。”

肖遙立刻停下腳步,轉頭衝侯三問道:“你在哪兒看到她了?”

“在教務處,應該是來報道的吧。跟着好幾個保鏢呢,那氣勢……”

沒等侯三把話說完,肖遙已經朝着教務處奔去。

林沐曦的腿部骨折,照理來說,她現在應該還沒完全恢復,肖遙原本以爲她還得過段時間纔會來學校,沒想到這麼快就來了。

他一路小跑,剛到教務處大門外,迎面碰到坐在輪椅上的林沐曦從教務處出來,她爸林全和兩名體格強壯的保鏢跟在後面。

肖遙立刻迎上前去,

“我說林沐曦,你這腿都沒好,怎麼就來學校了?”

林沐曦看到肖遙,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緊接着嘴脣微微一翹,說:“要你管!”

“哎!我怎麼不能管啦,你的命還是我救的呢。”

林全聽到兩人的對話,笑呵呵地走上前來,

“沐曦,你好好跟肖遙說話。”

“我跟他纔沒什麼好說的呢!”

林沐曦嘴上這麼說,臉上卻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也不知爲何,看到肖遙,她便有種心情舒爽的感覺。

肖遙上前一步,衝林全問道:“林叔叔,醫生同意沐曦來學校上課了麼?”

“醫生本來建議她再休息兩個星期,可她待不住啊,吵嚷着非要來學校,我拿她沒什麼辦法,只好把她送來了。”

林全說到這,笑着對肖遙說道:“肖遙,在學校裏,還得麻煩你多多照顧沐曦哦。”

演藝天王 肖遙立刻表示:“林叔叔你放心,她就交給我了。”

林沐曦一聽,立刻翹着嘴脣說:“誰要這個傢伙照顧!我自己會照顧自己。”

“哎!你就別逞強了好麼,沒有我,你能去得了教室?”

這話把林沐曦給問住了。

這對她來說,確實是個問題,因爲學校很多教室,都是爬階梯上去,而且並沒有建造供殘疾人坐輪椅通行的通道。

林沐曦嘟了嘟嘴,輕哼道:“哼!就算你照顧我,那也是你欠我的。”

“是!是!能夠照顧你是我的榮幸。”

林全看着他倆你一言我一語的逗樂子,在一旁仰頭大笑起來。

肖遙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擡起頭來衝林全問道:“林叔叔,僱傭殘狼對沐曦下手的幕後黑手,找出來了麼?”

一提到這個,林全的神色變得有些嚴肅。

他搖了搖頭,說:“我倒是有懷疑的人,但現在殘狼已經死了,究竟是不是那人乾的,已經沒辦法確定。”

“是什麼人?”肖遙忙問。

林全嘆了口氣,說:“此人算是我一位長輩,本來他對我有恩,我對他也一向很敬重,可後來,就因爲他大兒子的死,他把責任都推到了我的身上,從此跟我反目成仇。多次揚言,要讓我絕後。”

肖遙的興趣被勾了起來,追問道:

“這人到底是誰啊?”

“他是一位商人,生意做得很大,現在在M市,叫沈懷柏。”

“沈懷柏!?”

這個名字,肖遙雖然只聽過一次,但還是相當熟悉。

就在前幾天,他使用遁匿之術偷偷潛入玄學會總部,正好碰到沈懷柏老婆去找馬慶芝幫忙。

他倒是沒見過沈懷柏,但他老婆卻是十分年輕漂亮。

當時他還納悶,因爲馬慶芝稱呼沈懷柏爲沈老爺子,既然是老爺子,怎麼會有一個那麼年輕的老婆。

沒想到,林全居然和這位沈老爺子有恩怨。

肖遙定了定神,衝林全問道:“林叔叔,那他兒子的死,跟你到底有沒有關係呢?”

“唉!也不能說一點關係沒有,我和他大兒子沈子琪本來是好兄弟,幾年前,我約子琪一塊去H市搞礦產開發業務,誰知道就在我倆考察一座礦山的時候,地面忽然發生塌陷,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子琪掉了下去,再也沒上來,甚至屍體至今都沒找到。”

“等等!H市?據我所知,那一帶的涉礦業務,都是雷石集團在經營吧?”

“你知道雷石集團?”

“呵呵,實不相瞞,我和雷石集團的雷銘,有點兒交情。”

“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大人物倒是認識不少。你說得沒錯,當年我和子琪去H市搞礦產開發業務,就是雷銘邀請我倆一塊去的。所以,沈老爺子不但恨我,也恨雷銘。”

肖遙心頭一怔,暗想,難道雷銘的兒子遭受魔氣侵體,也跟這位沈老爺子有關?

他心裏正琢磨着,林沐曦說道:

“喂!你倆能不能別聊這些讓人不開心的事啊!”

林全忙笑着說:“對!對!咱們聊點別的,肖遙,中午跟我們一塊吃個飯吧。”

肖遙正好還沒吃飯,立刻點頭:“行!”

(收到通知,恢復保底三更。讓大家久等了,多謝大家的理解與支持。) 逆襲大清 自從林沐曦來了學校,肖遙幾乎就成了她的貼身男僕,每天都由他幫她推着輪椅。

推輪椅倒是沒啥,讓肖遙頭疼的是上樓梯,不但得把輪椅拿上去,還得把林沐曦抱上去。倒不是說費多大勁,關鍵是被周圍的同學看到,大家議論紛紛。

不到兩天時間,學校裏就傳開了,肖遙爲了錢,追求瘸了一條腿的林沐曦。

瑪了個蛋!

老子一世英名,盡毀在這女魔頭的手裏!

哎!沒辦法,誰叫我欠她的呢。更何況她同身共體的妹妹,還是我名義上的女朋友呢。

好在林沐曦並不住校,每天放學後,林全就會安排專車來學校把她接回家去。

肖遙也沒在學校宿舍住,每天晚上都回張咪家,他得確定冷若冰的安全,心裏才放心。

一轉眼,到了週末。

肖遙查看了一下系統中的任務列表,還有三大任務尚未完成:

1、解開青山觀之謎;

2、調查血魔老祖,斬妖除魔;

3、調查南湖公園風水局。

趁着週末,他決定先把南湖公園風水局的事調查清楚。

冷若冰算是在南湖公館長大,在那兒生活了十多年,肖遙尋思着,關於那座風水局,她也許知道些什麼,便向她請教。

“小老婆,你知不知道,南湖公園,就是你們玄學會總部所在的那座公園裏,有一座風水局?”

冷若冰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沒聽說過啊,什麼風水局?”

“你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

“馬慶芝就沒跟你說過些什麼?”

“沒有。”

這就奇了怪了,難道關於那座風水局,就連馬玉芝也不知道?

這怎麼可能!

肖遙沉默片刻,又衝冷若冰問道:

“那小老婆,馬玉芝有沒有跟你提到過什麼禁忌,比如什麼地方不能去,什麼東西不能碰?”

“禁忌?還真有。”

“什麼禁忌?”肖遙忙問。

“南湖公園那座湖中央有座湖心島,義父從小就跟我說,不要去那座島上。”

“他有沒有說島上有什麼?”

“他說日本人統治時期,曾經在島上用活人進行過細菌實驗,說島上有可能有致命病毒存在,所以不讓我去。”

“臥槽!細菌實驗!”

肖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瑪了個蛋!

要是所謂的風水局跟那座人湖心島有關,老子豈不是得冒着被致命病毒感染的風險上島?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冷若冰衝他問道:“你怎麼忽然問起這事?”

他定了定神,乾咳兩聲,一本正經地回答:

“那個……,昨晚上祖師爺託夢給我,說南湖公園有座風水局,那座風水局害了不少人,讓我去把那座風水局給破了。”

“祖師爺託夢,你……,是開玩笑還是說真的?”

總裁弟弟別太壞 “當然是說真的,我祖師爺很靈的,他託給我的夢,幾乎都是真實的。”

“你祖師爺這麼負責呢?”

冷若冰還真信了,

哎!這個單純的傻丫頭……

肖遙怕繼續說下去說漏嘴,忙岔開了話題,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