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根生?”聽到這個女人的話,我竟然笑了出來。沒辦法,我控制不住,真的是太搞笑了。同根生?怎麼生?“你還真是笑死我了,你語文是怎麼學的?同根生,那是一個媽生的纔算是。你現在這給我說同根生,真是笑死人了。頂多,我們也就是說現在是一樣的而已,因爲我們現在,都不是人。”同根生,就都是鬼而已,至於說什麼同根生,那些都是狗屁。我們家就只有我一個,哪裏還有什麼兄弟姐妹的。姐要是有的話,現在的我會是這樣嗎?真是的。跟我說什麼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狗屁吧。 “該去的地方你不去,搶我的東西,你還真是搞笑。你以爲,你真的可以佔有我的一切嗎?”看着這臉基本變形的女人,我淡淡的說道。說狠話,我當然不會了,畢竟這不是我的做事風格,若是我的風格的話,我以前就絕對不會被欺負了。

“別以爲有人給你撐腰,你就得意了。我告訴你,我是不會怕你的。”事到這個時候,她李曉琴還是死鴨子型的,嘴硬。不然,她現在也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不過無所謂,我不在乎這些東西,隨便她好了。

就像她說的,我是有人撐腰,我是得意,我就是牛哄哄的。隨便她怎麼說,反正這些都是事實就是了。這一點,不容否認。

只是這想回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過這都是後話,還是先解決了眼前的事情再說吧。

女人的世界,打架無非就是巴掌,拽頭髮,用腳踢,其他的根本不用說。

而這個女人,也不知道是從哪裏來的力氣,就這麼直接朝我撲了過來。那樣子,還真是有點兒嚇人,不過是醜的嚇人。那張變了顏色的臉,讓本來就不怎麼好看的她在這一刻更顯得嚇人。哎,這一個女人變成這個樣子,就算是活着,還一樣沒有人要。反正如果我是男人的話,我是絕對不會要的。

打架,我這個“弱”女子肯定是打不過的。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很淑女的,這一點,我自己都可以作證。至於這個女人,那大家眼見爲實,我就不多說了。不過就算是處於下風,我還是一樣的勝利的。沒辦法,有某人存在,我自然是沒事的。

只是在這期間,旁邊的空地上出現了兩抹熟悉的身影。這個熟悉,不僅僅是在電視裏,反正我是見過了。大千世界,還真是無奇不有啊。什麼靈異事件,什麼妖魔鬼怪,反正我算是開了眼界了。至於別人,那就是別人的想法了,我是左右不了的。

特別是李泰,今天還真的算是開了眼界了。死掉的人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這也就算了。看見鬼,這絕對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就算之前是在聽夏天說,但沒見過,就只能幻想一下了。現在,卻真真實實的出現在了面前。真沒想到,他一個正常人,竟然能看到這些傳說中的東西,簡直是太神奇了。但現在不管怎麼,他也只能靜觀其變。尤其是身旁的女人,他務必要保護好。萬一這要是出了什麼事情的話,那他就真的要後悔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自己愛的女人,那是何其的困難。要是現在出事了的話,那以後怎麼辦,他要上哪裏去找?又找得到這樣的嗎?這是讓自己喜歡,讓自己愛的女人,他李泰絕不可能就這樣放手。這一點,毋庸置疑。

“打不死你,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至於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看着眼前的女人,我淡淡的說道。打死,當然不可能了。畢竟這女人死了,歸誰管,那就是誰的事,我可不能怎麼樣了,頂多就是看在某人的面子上折騰一下。弄死什麼的,還是算了吧,反正她都已經死了,再死一次,就有點兒殘忍了。反正這該收拾的,我也收拾完了,也就沒我什麼事情了。接下來,就交給某人吧。

“宮宇,我不管了,都要累死了,我真的玩不了了。”其實說真的,打這個女人,真的就像是在玩一樣。雖然過程有點兒殘忍,但結局還是很不錯的,因爲可以玩。我不是什麼好人,但也絕對不會是壞人。

至於這欺負人的事,那絕對不是我願意的。所以說,我也是被逼的。要不是這個女人自己找的事,事情也不會鬧到現在這個地步。看看她現在的慘樣,我真不敢相信這是我幹出來的。我什麼時候這麼暴力了,出手這麼重。“對不起啊,我這個,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沒辦法,我只能抱歉了。這個,我真的不是有意這樣的,只是那個時候真的是太生氣了而已。

不過接下來要怎麼做,我也不知道,反正現在那個女人已經被扣住了。黑白無常將她抓着,讓她根本不能動。

那憎恨的眼神,我看着都有點兒心虛。是啊,這件事發生在我的身上,要不是我的話,這個女人現在也不會這樣。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要不是我離開的話,事情就不會發生到現在這個地步,她更不會這麼倒黴了。仔細想想,這個女人還真是有夠倒黴的。想活,想報仇,結果卻遭了這樣的罪。偷雞不成蝕把米,我看真的很適合她。

廢話不多說,現在這個時候,我也該回去了。看着自己倒在那裏,我想,我應該回去了,不然現在這一直待在這裏,要是真回不去了怎麼辦?想想,我還真是擔心。好不容易在這裏,要是回不去,那我不就真的要和宮宇在一起了。就算是鬼,但我還是覺得怪怪的。想想,我這還是活着好了。

“老婆,我們現在先說好,不管你是人還是鬼,你都必須要跟我在一起。不然,你現在就跟我回去。這身子,咱不要也沒事。所以,我現在要答案。”仔細想想,宮宇還是決定要現在這個時候就知道答案的比較好。不然這到時候活了,這個女人賴賬,他還真不好說。畢竟這個女人賴賬的話,他也沒有辦法,他不能將這個女人怎麼樣。所以現在這說好了,纔是最重要的。因爲只有這樣,他纔能有保證。這個,在剛纔的時候,他宮宇便想好了。怎麼說,現在這有情敵在這裏,他得爲自己鋪好後路才行。

這個女人心裏想什麼,他當然知道了。想結婚,想擺脫單身,這就是這個女人所想的。她能考慮所有人,能考慮任何一個男人,卻唯獨不能考慮他,不能接受他。單單這一點,他這心裏就不舒服了。可無奈,他什麼都做不了。

這個……該死的,這個男人現在竟然在這個時候說這樣的話,他這不是擺明了趁人之危嘛。他的意思是什麼,我當然知道了。想想我這要是不答應的話,這個男人現在肯定不會幫我,而他這要是不幫我的話,我根本就不可能回去。反正我這要是想回去,想活過來的話,就必須妥協。這一點,我很清楚。

“非要現在嗎?宮宇,你要不要這麼過分?”看着這個男人,我有些生氣的說道。就算知道他的初衷,但我這心裏還是有那麼些不爽。這個男人,分明就是在趁人之危。

“你自己好好考慮吧,老婆,這個我可以等的,反正你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再等等也沒什麼。”宮宇淡淡的說道,好像一點兒也不着急的樣子。這時間上來說,早就過了,只要有他宮宇在,就什麼事都沒有,這一點可以放120個心。至於之前那個李曉琴說的話,那完全是在放屁。

考慮嗎?考慮個屁,這完全是不公平的無條件之約。

聽完這話,李泰的臉色直接在瞬間變色。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那完全是顯而易見的。而他,則是什麼都做不來哦。聽着這話,他現在真想直接死了算了,沒準這樣自己還能和這個男人競爭一下。不然就現在這樣,他想都不要想。人和鬼爭,他李泰沒有十足的把握。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有勝算。

對於這問題,我直接表示沉默,什麼話都不說。事情弄到現在這個地步,我還能說什麼,這個男人根本就是在威脅我。可是對於他的威脅,我卻是什麼都做不了。不能否認,更不能抵抗。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看着這男人,我淡淡的說道。說生氣,我怎麼能不生氣。這個男人現在就擺明了姿態,就是要逼着我答應。不然,我就回不去。然後,直接被他們帶走,永遠都在那裏和他一起。

“老婆,你完全可以這麼認爲,我不介意哦。”宮宇的臉上,直接展現出了笑容。而那意思,太明顯了,暗自慶幸的模樣,讓人不能忽視。

這個傢伙,現在連威脅人都這麼直接。說真的,這一刻我還真想直接將他給拍死掉,不然他還真能一直在這裏說說說,真的是煩死他了。

這個傢伙,還真是不要臉,居然都不知道否認一下,有沒有想過別人的心裏是怎麼想的啊,真是過分。

要是我有那個能力的話,一定不要這個男人幫忙,可惡,真的是太可惡了。

看着這不說話,李泰着急了。這樣不說話是什麼意思?直接默認了嗎?要真是這樣的話,那他怎麼辦?他們這不是說好了的嗎?現在這樣,這女人到底是怎麼想的啊?“夏天,難道你真的要和他在一起嗎?那我怎麼辦?我們不是說好的嗎?你現在這樣……”說到後面,李泰還真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了,更不知道自己說什麼好。他們之間,難道真的沒有可能了嗎? 想回去是簡單,但這真當做起來的時候,那還真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了。怎麼說呢,宮宇是有把握讓夏天回去的。但誰也沒想到,本以爲是件簡單的事情,在這一刻直接變得棘手了起來。他是想的能快速的讓夏天回去的,可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件事做起來的時候,一切,就不像是自己想的那樣了。

我能感覺到自己的下降升起然後再下降,可是不管這重複了多少次,結果都是一樣,我沒有回去。這是怎麼了?難道我真的回不去了嗎?可是心裏,還是相信着宮宇。因爲不管是以前,還是什麼時候,我都是相信他的,因爲我知道,他一定能做到的。只是現在,我的心裏,開始有了那麼點點兒小小的動搖。我知道這樣不應該,可是我,不得不這樣。

這回不去,我也很着急啊。這要是不回去的話,我就真的沒有希望了。到時候,還不是要和這個男人一起。做王妃嗎?活人的我可以考慮,但這死人的世界,還是算了吧,我還是想活着。

那,宮宇這個傢伙怎麼可能不知道我的心,可就算是知道,他還是一樣的想讓我在他的身邊。他的身邊,我也想,可是我們再也回不去了。人走茶涼,一切再也不會回到原點,更何況是一個思路的人,這就更不可能了。

我也知道這個男人在盡力,可是現在我回不去,一切都是徒勞。我不會小心眼的以爲他宮宇是爲了不讓我回去而故意這樣的。我知道,只要這個男人說了,那就一定會做到,這一點,他的曾經就說明了一切。可是現在這,真心不知道怎麼說了,哎……

宮宇也着急,爲什麼現在不管他怎麼做,夏天都回不去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也想知道答案,可是他不知道,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這樣的事情,他從未經歷過。本以爲只要他想,就一定沒有問題。結果現在,卻演變成了這個樣子。一時間,他的心裏也開始懊惱了起來。但即便沒有成功又怎樣?他宮宇會如此就認輸嗎?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認輸,他宮宇從來不會,更何況是爲了自己心愛的女人,他就更不可能了。所以現在,這不管怎麼說,他宮宇都要成功,而且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他今天還就不信了,以他現在的身份,還有他不能做的事情。

其實這個時候,我是真的想放棄的。怎麼說呢,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我也不能再說什麼了。回不去了就是回不去了,我總不能強逼着人家做到吧。或許,這就是天意吧。我的第一個老公本來就是他宮宇,而這一直不能結婚,也是因爲這個男人。沒準我們就是註定的,註定我們要人鬼情未了。現在這個時候,我也算是想通了。

“給我在那裏待着,我今天還就不信了。夏天,我答應你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一樣。但如果你說要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的話,那麼我告訴你,他們來一個,我就讓他們消失或者死亡。這話,我今天就給你放在這裏了。”宮宇表情凝重的樣子,其實真的很帥。只是在他說這話的時候,我的心裏,卻不是這樣想的了。他是很帥沒錯,可是這樣認真的他,我真的沒有辦法接受。

仔細想想,他這樣做,根本就是在逆天而行。而這一切,都是因爲我。到時候他又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我不知道。可是上一次因爲我帶人,他都差點喪命的樣子。那身上的傷疤,現在都深刻在我的心裏。所以他現在說這樣的話,真的讓我很害怕,我害怕他再做出什麼危險的事情來,爲了我。

可是這一切,都不是我說了算。如果我說的算,接下來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那個叫李曉琴的女人,早在不知道什麼時候便被帶走了。在這間屋子裏,也就只有我們三個人存在了。基本上來說,李泰是站在一邊,因爲此時此刻,他什麼也做不了。能力有限,這也不是他的錯,其實他也多希望自己能幫忙的,可結果,卻是事與願違。眼睜睜的看着這一切,是他現在最懊惱的事情。這樣的狀況對於他來說,那根本就是一種折磨。

我想,現在這樣下去,我也沒辦法回去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還不如就這樣算了。其實最主要的,還是不想欠這個男人太多。可是這男人根本就不給我任何拒絕的機會,而我,更是沒有半點兒說不的權利。說到底,只要這個男人想,他便能隨隨便便的將我給控制了。

看着他這忽暗忽明的身體,我不由得開始擔心了起來。這個傢伙這樣,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呢?要知道他可從來沒有這樣過。這就像電視裏演的那樣,在那個鬼即將死亡,或者是即將消散的時候,纔會這樣。難道說,這個傢伙現在就要消失不見了嗎?爲了我,他寧可犧牲自己?

側頭看去,此時此刻的宮宇,哪兒還有之前的怡然自得。現在的他,看上去完全是在強忍。尤其是那額頭上的汗水,那完全就如雨下,看得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擔心,那是絕對在心裏的。

可結果就是不管我怎麼說,他宮宇都沒有收手。

“你這個瘋子,你到底想怎樣?就算你這樣做了,我回不去,一切也是白搭。”這麼說,也只是想讓這個男人放棄而已。不然這樣下去,別說我回不去了,就是他自己,恐怕也會出事的。

“閉嘴,我沒事。”看了一眼這個女人,宮宇的語氣變了變說道。現在這個時候,她務必要專心才行。不然,想成功,根本就是件困難的事情。況且他現在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體力透支,可能撐不了多久了。

這件事,其實是宮宇自己做的決定,翟龍天根本就不知道,若是知道的話,他一定不會讓這個小子這麼衝動。怎麼說,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就是他翟龍天,也不敢隨隨便便就這樣做。

這小子的心思,他這個當爹的當然知道。可是他也清楚的知道,就算是阻止,這個小子也一樣會這樣做。

只是當他趕到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小子那搖搖欲墜的樣子。不過也好在他趕來的及時,不然,真不知道這小子會出什麼事情。

要說能力,翟龍天的能力當然是在宮宇之上,這一點毋庸置疑。畢竟人家這做鬼數載,總是比他這個才做了不到一年的厲害。

我當然着急,我當然想出去看看。可誰知道這破屏障進的來出不去,這一點很是讓我懊惱。不管我怎麼做,結果都是一樣,出不去就是出不去。

直到一道暖流襲遍全身,才發現,自己竟然直接回到了身體裏。看來,這薑還是老的辣啊,至少人家厲害。

“你先好好的照顧自己,至於這小子,等他好了之後再說吧。”在離開之際,翟龍天淡淡的說道。反正說白了,這話也就是句忠告而已,更是讓我放心。這宮宇會不會有危險,那就要看這個男人的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個男人一定會救宮宇的。畢竟,他們是父子。

本來是想說什麼的,可當我想開口的時候,屋子裏哪裏還有他們的身影。而本是在我周圍的屏障,在這一刻直接潰散。

一切,就都這麼結束了嗎?看着這恢復了平靜的一切,李泰暗自鬆了口氣。他想,今天所看見的一切,恐怕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消化了。什麼鬼啊什麼的,一個個的接連出現。一個正常人,那是絕對不可能接受的了的。

直到過了好長一會兒的時間,李泰這才反應過來。至於我,那是一直沒有回過神來。

我怎麼也不能忘記,在他們離開的時候,宮宇閉着眼睛的樣子。我怎麼也不能接受,那個不可一世的男人就這麼閉上了眼睛。心裏的害怕,在這一刻越發明顯了起來。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怎麼想的,反正我就是很擔心就是了。想想他宮宇之前的死,是意外,卻生生的在我的眼前死掉。而現在,他又出事了,還是在我的面前,不知道是死是活。我不知道鬼是不是會死,但心裏的擔心,卻越來越凝重。

“夏天,你好了嗎?”確定了沒事之後,李泰這纔開始行動了起來。快速的爬到夏天面前,李泰着急的問道。這人現在好沒好,他也不能確定,畢竟之前的夏天,不是自己也可以起來。所以現在,他多少還是擔心的。萬一這又是其他什麼人的話,他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沒有能力的他什麼也做不了,若是之前沒有那個叫宮宇的男人的話,沒準他什麼都不會看到。

“夏天,夏天……”這一直叫,可就是不見人有反應。她的眼神不再空洞,臉se也是正常的蒼白,看來,這應該是本人才是。之前他也有看到,夏天有回去,但畫面太模糊,他並沒有看得太清楚,所以不敢確定。只是這心裏,是有那麼點兒確定的。希望的確定,其實還是沒有確定答案。

都說這女人是最糾結最猶豫的,可誰曾想過,有時候,男人也是一樣的。

那聲音,聽上去感覺好遙遠,好飄渺,卻又很熟悉的樣子。

我是怎麼了?爲什麼那聲音聽上去就像是在耳邊,可卻是那麼的飄渺?那一刻,我真的以爲自己像是死了一樣。可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是跪在地上的。

我沒死,我還活着,真好,我竟然還活着。

看着眼前的男人,“李泰。”我淡淡的開口,細微的聲音讓我覺得自己根本就是在蚊子叫。

儘管這聲音很小,但李泰還是聽到了。這一刻,他已經激動的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說了。這樣的稱呼,這樣的語氣,只有夏天才會有。所以他現在非常的確定,這個女人,是真正的夏天。

激動,怎麼能不激動,這李泰激動的,現在連嘴脣都在顫抖,只是沒有說話而已。

他在剋制,剋制內心的衝動,剋制自己激動的心。

“嗯,我回來了,對不起。”我的聲音依舊是蚊子叫,但也足以讓面前的人聽到。

說對不起,那是再正常不過的。因爲我的突然離開,讓他擔心。更因爲我之前答應他的,或許在之後不能兌現。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

不過現在,這對不起,我是必須要說的,無關以後。以後的事情,那就以後再說吧,現在沒必要去想那麼多。 事情是過去了,而我想某個男人也該出現了,可這左等右等的,就是沒有等到那個我想看見的人。

我依舊是住在李泰的家裏,換句話說,我們就是同、居了。沒錯,反正我們也定下來了,以後,我們會在一起,會結婚的。

宮宇那裏,我不知道他現在是死是活,但他沒有出現。我想,就算是之前答應了,現在也都過期了。那個時候答應他的條件,完全是被逼的無奈之舉。不然,我也不會答應的。只是現在,我想這個男人,出現,不管是說什麼都好,只要他能出現。

去找他,我想過,但這件事情終究冒險。上一次就那樣了,要是這一次再來一次,怕是沒有人能救我了。難道再讓宮宇救我一次嗎?那還真是在做夢。已經有一次了,已經把別人害成那樣了,再來,那豈不是真要將人家給害死嗎?我夏天就算是再怎麼不想嫁給這個男人,我也不會存這樣的心。要說,我根本就應該感謝人家。要不是他宮宇,我現在哪裏會坐在這裏。

這些天下來,李泰不是沒有注意到夏天的行爲舉止,只是他什麼都沒有說而已。事情都過去這麼幾天了,別說她夏天走不出來了,就是他,也一樣沒有走出來。他查了很多的相關資料,能看見鬼,那除非是有陰陽眼,否則是看不到的。他很肯定的說,他李泰沒有那所謂的陰陽眼,因爲他從不曾見過鬼。可是那天,他卻看到了,而且還看的清清楚楚。

這個女人總是這樣,難道是在想那個男人嗎?一個鬼而已,至於她這麼想嗎?那是鬼,不是人,在一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其實想來,這心裏還是很吃味的。他們說好了要結婚的,可她的心裏卻有着別的男人。這,換做任何一個男人都會生氣。自己愛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想着別人,在即將掛上自己妻子的名號時,這心,卻不是屬於自己的。單單就這一條,他怎麼能不吃味。就算他們之前這說的再清楚,可是對於一個男人來說,這些都是不公平的。

“夏天,你還在想他嗎?還是說,你的心裏有他?”終於,李泰還是忍不住的開口了。這麼幾天下來,看着這個女人這樣,他想他是有必要將這一切給說清楚了,這樣對他們誰都好。說清楚了,彼此的心裏都好過。但這感情的事情若是不說清楚的話,對誰都是不好的。

要他放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怎麼會放棄呢。一見鍾情的例子很多,但是在他李泰身上,那就只有這麼一次,而且還是徹底的愛上了。沒有戀愛的甜蜜,甚至是連以後都不敢確定,可他就是愛上了,還是愛的無法自拔的那種。想想這,他還真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做纔是最好的。他愛這個女人,甚至可以說是愛到骨髓的那一種。

“我……”還想他嗎?其實這一點,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說了。實話還是假話,這一刻,我竟然在糾結自己是要說實話還是說假話。我不知道自己這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反正就是很奇怪就是了。

看這女人猶豫,李泰就知道答案了。這個女人現在的沉默,現在表情行動,都在說明着一切。而這一刻,他的心裏開始希望她不要說,不要說出來。答案,他已經知道了。可是不管怎麼,這個女人,他都要留在自己的身邊。反正,他是不會放棄的。

答案,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因爲我在想,如果我說出來的話,那麼這個男人會怎麼想。因爲殘忍,我選擇了不說。我不是傻子,但我還是單純的額以爲,只要我不說出實話,他就不會受傷。

“夏天,不管怎麼,我希望你能想想我,想想這個一直在你身邊的我。現在,我們,纔是最合適的,不是嗎?所以不管怎麼,我還是想你能多想想我,多看看我。”李泰的話,在這一刻,顯得是那麼的無力,卻又帶着點點兒的期盼。“珍惜眼前的,纔是最重要的,難道你不知道嗎?我不想你離開,更不想就你受到任何的傷害。我的心,你懂的。”表明自己的心,現在只是想讓這個女人知道,不管是什麼時候,他都是擔心她的。

至於其他的什麼,他不想現在那麼多,只要這個女人好,在自己的身邊就可以了。

“夏天,我們出去散散心吧。在這裏,你每天都這樣,不好。”也就是在剛纔,李泰在想,是不是可以帶這個女人出去逛逛,至少不在這裏,這個寧波人就不會亂想。而那個男人,應該也找不到。只要不見面,那麼,這個女人就不會亂想。所以他在想,帶這個女人去其他的地方散散心,也許一切就會改變一些。現在這個提議,還是要看這個女人自己是怎麼想的。

他說的話我都有聽進去,可是,真的可以嗎?離開這裏一段時間,就可以了嗎?只要不在這個地方,就不會想那個男人。只要不想那個男人,這心裏面就不會難受。不難受,怎麼可能不難受。

我,真的可以帶着這顆不安的心直接離開嗎?這個答案,連我自己都不敢確定。

沉默,再一次沉默了起來。看的李泰那個着急啊,這個女人又不說話了,又這樣沉默,他完全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對於這樣的沉默,真的是他最害怕的。可是除了等待之外,他完全想不到別的辦法。

“我,好吧,我們去別的地方好了。”終究,我還是選擇了答應。我知道,在這個地方,就算再怎麼的等,那個傢伙也不會出現。要是出現的話,那早就出現了,又何必等到現在呢。他是什麼樣的脾氣,我當然知道。只要他想,就沒有辦不到的事情。只要是他想,沒有人可以阻攔。只是我不知道的是,對於自己心愛的人,不管是條件,他宮宇都會答應。只是有些問題,那可都是計劃之外的。

離開這裏,是現在唯一的辦法。其實我是在想,是否等到我回來的那一刻,他宮宇就會好了,就會沒事了呢?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會等。只要看到他好好的,我便可以放下了。

有錢人的浪漫方式,是我們這種普通人完全不能想象的。就像現在這樣,站在遊輪上,我任海峯拍打在我的臉上。眼淚,早已干涉,再想落下,卻已成空。我知道,這個男人是在讓我放鬆心情,可越是想放鬆,我的心裏卻在狠狠的壓抑着。想他,怎麼能不想。該死的,我這是瘋了嗎?爲什麼總是會想到他?爲什麼總是會控制不住的想他?他宮宇,早就不是我愛的男人了,爲什麼我現在反而放不下了。我想,我是真的需要好好的冷靜一下了。可是這裏除了這艘遊輪以外,就是海面。

我,能下去嗎?是不是下去了,一切就會平靜,就會冷靜下來呢?看着這海面,我突然有了一個決定,那就是下去,然後好好的冷靜一下。我當然不會游泳,因爲我就是個旱鴨子。但是現在,我卻是那麼的想下去。死,我是沒想過,只是想下去而已。

想什麼做什麼,這就是我。很多時候,我也是個執拗的人。一旦想到了,那就要去做。

站在夾板的邊緣,手抓着那裏。我是想好了,就從這裏下去,應該可以的。

而在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怎麼,遊輪竟然就這麼停了下來。看來,這遊輪和我還真是心有靈犀啊。

此時的我,並沒有注意到身後的異樣,更沒有感覺到這遊輪上的異樣。

經過了那次事變之後,夏天的身子變再次發生了變化。而這,她現在並不知道。

這裏,是海的正中間,風景也是最好的地方。李泰本打算是在往前開一點兒的,可沒想到,這船竟然在這個時候停了下來,是哪裏出問題了嗎?不會啊,之前有找人檢查過,根本就沒有問題的啊。

算了,反正都這樣了,稍微休息一會兒再收拾吧。這些東西對於他來說,那完全是小意思。玩這些,要是不懂的話,那還真玩不轉。

站在那裏,我想,要是這樣下去的話,應該不會很難受。結果,正在我還在想的時候,身子,已經向下墜去。我發誓,剛纔我絕對沒有鬆手,可我卻這麼下去了。那一刻,我只感覺身後有一道力,將我推了下去。

自由落體的速度,永遠都是最快的。“噗通”一聲,我便沉入了海里。

只是接下來的事情,更是讓我吃驚。在我還沒有撲騰的時候,腳下的力道直接將我狠狠的向下拽去。海水的充斥,讓我失去了一切感覺。那下沉的速度不快,但腳上的力道,卻絲毫沒有減少。

當我適應,當我能睜開眼睛的時候,我清楚的看到了腳上那隻焦黑的手。沒錯,就是焦黑,像是被火燒過的一樣。掙扎,我也想掙扎,可腳上的力道,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減少。

我不知道這是下降了多少米,直到最底下,直到那長長的海藻將我困住,將我纏繞,那隻手才消失。

沒錯,當我下去的時候,那海藻就像是有生命一樣,在瞬間將我包圍。這一刻,我竟然連一點兒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當李泰從駕駛艙裏面出來的時候,就傻眼了。這人剛纔看着在呢,怎麼才一會兒的功夫,這人就不見了呢?找遍了夾板,甚至是船艙,但都沒有人。難不成,這個女人消失了?不可能,那個男人不可能這麼快就出現的。可是這人就這麼不見了,也不對啊。

只是一眼,就看到了那掛在欄杆上的手鍊。那手鍊,是之前夏天過生日的時候,他送給她的。現在掛在這裏,難不成……一時間,李泰能想到的,就只有這個女人掉下去了。這麼深,而現在看不到人。很明顯,這個女人是不會游泳的。一時間,李泰的心開始縮緊,想也不想便直接跳了下去。

拼命的遊,可就是不見人影。看來,他還得繼續往下游才行。越往下,體力越不知。腳下的力道,讓李泰在瞬間向下看去。那是一隻手沒錯,而且很黑,看着不像是人的。這只是一隻手,完全看不到人影。他不敢想象,這手的長度,不然也不可能只看到這一隻手。一時間,他在想,夏天會不會也被這隻手給拖下去了?要是這樣的話,那他還掙扎什麼。一時間,他全然放棄了掙扎,任由這隻手將自己往下拖。這一刻,李泰暗自慶幸,還好自己的水xing好,不然根本不可能堅持下去。

不過好在他的堅持有用,很快,他便看到了夏天。只是此時此刻,夏天整躺在一堆水藻中,靜靜的,。就像是睡着了一樣。

靈魂離體,我只能看着這樣脆弱的自己,脆弱到不能再脆弱,連一點用都沒有。我在找,找那隻手的主人,可是我看見的,就只有那隻手,還有,就是帶下來的人,李泰。

要命,本來這還想着用什麼辦法逃脫的,結果這男人也下來了,事情就複雜了。要是我自己,我想,我應該有辦法逃脫纔是。但是現在看來,勝算小了很多。

見到人,李泰真想說話,可是現在,卻沒有辦法。這要是開口說話,那就別想活了。到時候,只怕他們兩個都得死在這裏了。

在將人拖下來了之後,那隻黑手便消失不見了。

我也試着去找過,可是不管我怎麼看,都看不到。那隻手,分明就是鬼的,可爲什麼我現在就是看不到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隻黑手的主人,到底是誰?

我只能慶幸,我的靈魂能從身體裏出來,而且還不用呼吸。不然的話,我還是隻有死路一條。水對於旱鴨子來說,那還真是致命傷,硬傷啊。不過現在好了,我不怕水了。

至於水裏的東西,我現在還不能確定,尤其是在這種看不到的時候,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辦。可就算是看到了,我也一樣的不能怎麼樣,因爲我沒有那個能力,根本什麼都改變不了。一時間,我真的好想像宮宇那樣,變強,就算沒有他那麼厲害也無所謂。至少這樣,我便可以保護身邊的人,也可以保護自己。可是這些,都是我的空想,因爲我什麼都沒有。別說保護別人,就連保護自己,都是不可能的。

李泰的靠近,讓我周身的海藻開始“活”了過來。在一瞬間,它們直接變成了黑手,無數的黑手,快速的伸向了正在向我游去的李泰。也是那麼一瞬間,它們便將李泰拖到了我的身邊。

掙扎,是再正常不過的。而我,卻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什麼也做不了。因爲我知道,這樣的我,什麼都摸不到,想救,也沒有辦法了。要命的,爲什麼我要這麼無能?難道真的要讓我看到熟悉的人在我的眼前死掉嗎?不要,我不要。

心裏,在吶喊着,在咆哮着。咆哮着自己的無能,咆哮着自己的無力。

眼睛,就這麼死死的盯着被黑手越纏越緊的李泰。而多餘的黑手,直接組成了一個笑臉,好像是在嘲笑我一樣。嘲笑我的無能,嘲笑我什麼都做不了。

李泰的掙扎在慢慢地減弱,弱到幾乎快要停止的樣子。而那黑手,彷彿是在要他的命一樣,收緊着,更是死死的捏着他的脖子。看樣子,李泰是真的活不了了。

“你出來啊,有本事你出來,出來我們較量。”我咆哮了出來,反正現在的我也不怕這些了,隨便怎麼。後知後覺,我真的覺得自己就是個傻子,而且是個大傻子。

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在我吼出去的時候,那些黑手在瞬間燃燒,就連變成海草的時候,也在燃燒着。不過好在李泰的身上沒有燃起來,不然,這還是隻有死的,這無疑讓我鬆了口氣。

海草,被燒的乾乾淨淨。只是在李泰的身下,有的,只是那森森白骨,看得讓人覺得害怕。

這些白骨,我不知道有多少,反正是堆成堆的那種,高出了海底面不知道幾倍。看樣子,這裏死掉的人不少呢。這些死掉的人,都是那黑手造成的嗎?這裏明明就沒有鬼,那黑手是哪裏來的?這些死掉的人,在這裏除了那黑手,就不會再有別的了。

“要是可以有個結界什麼的話,李泰就安全了。”看着沒有反應的李泰,我淡淡的說道。當然了,現在在這裏,我想必須要將這件事情給解決了才行,不然以後會死掉更多的人。這黑手,就是兇手。

至於剛纔的火焰,我現在也沒有心思管那麼多了。反正這裏的東西,我一定要知道是怎麼回事,我不能再讓這個地方出事。哪怕是死,我也要跟那個傢伙拼命,反正只要能保護身邊的人,就可以了。

怪事,絕對的怪事。我只是剛剛說了那麼一句,但這一秒,我卻看到了李泰周身盪漾着一層圈,直接將李泰包裹在了裏面。

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這些東西在我想到的時候就出現了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沒有答案,更找不到答案。這一切,在這一刻似乎都成了一個謎,一個解不開的謎。

好吧,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也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不管是什麼,等安全了以後再說吧。現在,只要這個男人安全了就可以了。接下來,就等這個不知道是東西的東西出現吧。

這種感覺還真是不爽,感覺不到對方的存在,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那種感覺,根本就是敵人在暗,我在明。要說勝算,我根本就沒有。

直到我感覺一雙手掐在了我的脖子上,我這才後知後覺。只是這樣看去,我根本就看不到那雙手,一切,全憑感覺。

手,就在我的脖子上。我在想,如果這個東西也是人的話,那是不是也有身子呢?不管這是不是真的,我都要試一試。這樣的話,至少我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希望。不管了,先試試再說吧。

想着,我直接伸手。在推出手的那一刻,我發現了手上的淡紫色,那是我喜歡的顏色,現在卻出現在了我的手上。

只是這一出手,還真的,摸到了。那紫色的光,就這麼,在我的眼前化開。而那本是看不到的東西,卻在慢慢的出現。那黑色,完全是被燒焦的顏色。只是那臉,我沒辦法接受了。被燒焦的乾屍嗎?這一刻,我也只能這樣想了。不過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會收手。

手上的溫度暖暖的,只是放在這個烤屍的身上,就不是這麼了。它的手的確還在我的脖子上用力的掐着,只是胸口前,已經開始慢慢地融化。而那黑色,似乎成了黑色的血滴,就這麼一滴一滴的向下滑落着。那看着,還真是有夠噁心的。

但是這些,對這個烤屍根本就沒用什麼最用。而且,它還對着我笑了起來。那種笑,我完全看不懂。

黑手,彷彿活過來了一般,再次快速的將李泰和夏天包圍。其餘的,直接伸向了夏天的靈魂。

而這,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因爲身體,已經被黑手緊緊的纏住。

這,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這一次,這黑手可竟然將我的靈魂給纏住了。該死的,這下怎麼辦?這些黑手纏繞的速度,很快,甚至在快速的收縮着。這一刻,我竟然感覺到了窒息。

致命的黑手,讓我沒有辦法掙扎,更讓我沒有辦法呼吸。看來,這黑手,真的很致命。我不知道這樣下去我還能堅持多久,更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不是還有勝算。可是這被黑手緊纏着,我根本就沒有辦法有任何的動作。該死的,接下來要怎麼辦?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裏了嗎?我死了沒事,可李泰呢?他和我不一樣啊。 事情的發展,我是完全沒有想到。鬼知道那個烤屍是怎麼想的,竟然說出了那樣的話,我想我是醉了。

“你可以不死,那個男人也可以不死,那就答應我一個條件。只要你能滿足我,我就讓你們離開,怎麼樣?”烤屍看着我說道。此時此刻的它,就這麼以原有的形態出現在我的面前。而他的表情,並不是那種猙獰的,而是嬉笑的那種,看着還真是滲人。不過他的話,卻有着十足的誘、惑。要是真能不死的話,那自然是好事,這樣我也不用拼命了。反正這拼命的勝算也沒有,最後也是死。那還不如停戰,看看他是怎麼想的,然後再做決定。那層保護圈是什麼時候破碎的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相信,既然這個烤屍開口了,那麼也就是說,我們暫時會沒有危險。至少,是在我給它答案之前。

“什,什麼?”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這個傢伙是在跟我開玩笑吧,竟然說這樣的話出來,它也不怕會嚇死人。反正我是不能接受就是了,這條件,我是真的不能接受。它這要是去了話,那恐怕不單單是影響市容的問題,還有就是引起混亂和恐慌。弄成這樣,我看了都覺得滲人,就更不要說別人了。但是現在,能有別的選擇嗎?看看周圍的一切,全是水。下來的速度是快,因爲是被拽下來的,可這要上去的話,游上去,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我們這是一個不會游泳,另一個直接昏迷,游上去的說法,完全就是無稽之談。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