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那麼一眨眼功夫,地上已經多了十多具屍體和七八具魂獸的屍體。而且數量還在增加。

“閃!”現在的豹子大魂獸幾乎失去了理智,宋德華連忙帶着王嬌蓉和鐵戰國以及吳天宇向一邊躲閃開去。再不躲,估計他們都要死在這裏。

宋德華的決定是對的。在宋德華閃開,那原本衝上去的四五十人全部死亡倒地,而豹子大魂獸身上也多了不少傷口,但這並沒讓豹子大魂獸變的脆弱,而是更加兇悍的看着四周隊伍。

“咻!”

豹子大魂獸的身子再次消失,再出現已經來到隊伍中,只要有人的地方,它便會出現,並且瞬殺。直到隊伍中又有人倒下,隊伍纔開始騷亂起來。

晚了!

一切都晚了!

豹子大魂獸速度極快,快的即便那隊伍中有一個代理鬼差想反攻都沒來得及出手就被豹子大魂獸突然的爆發力而直接攔腰砍斷,直接死亡。

瘋狂,只能用瘋狂來形容。豹子大魂獸瘋狂的奪取生命,在地上已經有百多具屍體,魂獸屍體也不在少數。而人們開始四處逃竄,死命奔跑。

但是,再怎麼跑,也不是豹子大魂獸那極快速度下能逃跑開的,還是有人倒下,不斷倒下。直到最後,豹子大魂獸的速度突然開始慢下來,纔有人逃脫了死亡的召喚。

宋德華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豹子大魂獸,此時也留意到豹子大魂獸的異常。這是因爲豹子大魂獸受傷太重了。那剛剛被大象魂獸刺破的腹部還有截腸子掛在那裏,黑血流一地,四周地面全是血跡。

不知道是那些被豹子大魂獸獵殺的人還是它自己身上的血跡,這裏是一個屠宰場,只有血腥和死亡。

“它不行了!大家上呀!”

“快死了,大家一起上!”

四周只有不到五十人,所有人和那已經垂死一般的豹子大魂獸保持了較遠的距離。此時大家看到豹子大魂獸的狀況頓時大聲嚷道。

但是現在卻沒人敢上前,剛剛那恐怖的一幕依舊深深刻在他們腦海。太恐怖了,那完全只有殺戮的都市和殘殺。所以他們怕了,不敢再上前,半分勇氣都沒有。

“宋德華大哥!”王嬌蓉覺得這是個好機會,機會就是,當所有人不敢上前的時候但你卻敢上前,那麼成功就在腳下,只因爲你比別人多走了一步。

“噓。”宋德華手指放在嘴上,讓王嬌蓉禁聲。

他知道這絕對是一個機會,但宋德華一向謹慎小心,所以他必須要知道,自己出去,能活着的機會有多少。

這就是宋德華的底線,若是一眼看去都知道是死,而上前。那結果不言而喻。宋德華是聰明人,做特工的日子讓宋德華學的更多是,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動腦子去想。

在眼前,誰也不知道這個豹子大魂獸會不會來一個迴光返照,或者垂死掙扎的拼命一擊。

所以現在帶頭上前的人,有兩個後果。第一是死!被豹子大魂獸最後一擊斃命,然後剩下的就只有大家蜂擁而上,搶奪豹子大魂獸的一切,至於那個死去的人,沒人會記住他。

第二就是殺死豹子大魂獸,同時獲得了它的所有一切。但是,這樣的結果就是,自己將會成爲他們的攻擊目標……

可以說,兩種都不是好情況。可是宋德華可以等,現在夜色漸黑,只要黑夜再臨來少許,那麼這就是宋德華的機會,一個可以殺死豹子大魂獸,而且可以成功逃離現場的機會。

不過現在距離完全的黑夜還有些時間,宋德華應該和王嬌蓉,鐵戰國他們部署好一切。同時宋德華把目光看在了俞蓉純身上,黑夜,是殺手的天堂,今晚,是俞蓉純的盛宴。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沒人敢上前。他們現在恐懼,他們現在害怕。感受着身邊的一個接一個倒下,他們寧願選擇等待,等到豹子大魂獸死去。

現在的豹子大魂獸依然站着,但是任誰都能看出來,他支持不了多久的,死,只是早晚的事。

沒人人注意,一道黑色人影已經在移動,是宋德華,宋德華開始行動了。天色已暗,他若不第一時間移動,並且殺了豹子大魂獸,那麼就沒機會了。

“咻!”明顯,有人比宋德華早想到了這一點,此時有一個人影閃向豹子大魂獸。

“不好!”宋德華內心暗道,可是要出手已經晚了。宋德華只能楞楞的站着,看着那飛馳向豹子大魂獸的人。

“砰!”

豹子大魂獸原本疲憊垂死的模樣突然奮起,直接一閃,就將來人殺死。那人哼然落地,直接死亡。反觀豹子大魂獸,卻是威風凜凜,一點也不像受過傷的樣子。

“難道它沒事了?”所有人倒吸一口氣,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豹子大魂獸。

“不可能!老子去!”人羣中閃出一個人,在他看來,豹子大魂獸現在是垂死掙扎,即便現在威猛無比的樣子,也不過是迴光返照。

“呼!”

來人猙獰怒看着豹子大魂獸,他是五段代理鬼差,所以現在是全力一擊,瞬間爆發!

舉手,投足,全身力量灌輸!攻擊!

“咻!”

但是,當這因爲極速而產生的破空聲起,宋德華知道,那個人死定了!

“砰!”

來人直接胸前多了個大傷口,卻是被豹子大魂獸直接一爪抓破,死的不能再死,倒在地上依舊死不瞑目,震驚一般看着眼前的豹子大魂獸。

“它居然真的恢復力量了!”

“不可能吧!真的是……”

“看來,那些人都白死了!”

剩餘的人紛紛嘆息,在他們看來,恐怕,現在已經再也無法對抗這隻大魂獸了,那麼龐大的隊伍已經潰散,而大魂獸,依舊那麼強悍!

他們再也沒有底氣繼續和眼前的大魂獸戰鬥,沒有,再也沒有了。

衆人紛紛雙目暗淡無光,有些不捨的看着明明即將死亡的豹子大魂獸。

衆人皆被眼前的現象矇蔽,但宋德華卻是異常興奮,他看到的是大魂獸那四肢開始顫抖,連那原本兇悍有神的眼睛都開始變的迷離。

這是即將死亡的徵兆,對宋德華來講,也是機會。

動了!豹子大魂獸突然動了,但是這一次它不是以任何人爲目標,而是走向隱藏在一邊的宋德華。

這讓宋德華吃驚不已。宋德華不害怕,對於一隻接近死亡的魂獸,宋德華沒有害怕的理由。宋德華只有震驚,這隻豹子大魂獸向自己走來究竟是爲了什麼?

報復?肯定不是!擊殺?也不可能。

但宋德華很快就知道了,而且讓宋德華無比震驚。

只見豹子大魂獸來到距離宋德華只有一米左右的地方俯下身子,對着宋德華做出了跪拜的模樣。

那是誠服!眼前的豹子大魂獸居然對着宋德華誠服了。宋德華很是吃驚,爲什麼要挑中自己?在四周還有兩個五段接近六段的代理鬼差,爲什麼不是他們,而是自己?

在豹子大魂獸跪拜的那一刻,宋德華突然感覺自己的身上似乎多了道什麼一般,正漸漸進入它的身體。

豹子大魂獸死了,沒人知道此時跪拜動作的它已經死了。

在它腦海中真正的強者只有眼前的青年,那一擊殺死猛獸白虎魂獸,一擊殺死鐵牛魂獸。強者,只屈與強者。所以豹子大魂獸把自己的靈魂和身體交給了宋德華。

宋德華不知道剛剛豹子大魂獸死亡的時候靈魂已經進入了他的體內,這是大魂獸獨有的獻祭。一種可以令放獸師也能蛻變成戰士的獨特獻祭。

“死了嗎?”當宋德華感受到身體突然多了什麼的時候,宋德華已經感受不到豹子大魂獸的氣息。它死了。

宋德華莫名的多了道傷感,雖然它只是一隻魂獸,可是,宋德華在它身上感覺到的卻是一種佩服和強大。如果它不是大魂獸,也許,它會活的好好的。

而當面對死亡,它也用自己的生命捍衛了自己的一生,包括自己強大的一面。

“大魂獸死了!大家搶!”

“媽的,內丹是我的!”

“你給我滾開!”

圍繞的衆人全部衝向宋德華,宋德華前面的豹子大魂獸就是他們的目標,所有妄圖獲得的人都該死!

“宋德華大哥!”

“該死!”

王嬌蓉和俞蓉純同時道,接着他們來到宋德華的身邊,包括鐵戰國和吳天宇,他們四人直接成爲一個圈子,將豹子大魂獸和宋德華包圍其中。

“滾開!”一個五段代理鬼差首先來到俞蓉純的面前,一出招便是凌厲絕招,他要一招奪取俞蓉純的性命。凡是檔住他們的人,都是該死的!

“老孃今天拿你喂刀子!”俞蓉純此時右手匕首一出,直接對着來人的喉嚨刺了過去。

戰鬥,尤其而起,俞蓉純直接對上一個人戰鬥起來,在人羣中互相撞擊,拼殺。

王嬌蓉指揮着小嬌蓉撲向一個五段代理鬼差。小戰國也撲向一個目標,小天宇對上了同樣的一隻中級魂獸。

全面戰鬥,硝煙再起。

“啪!”小嬌蓉已經和五段代理鬼差糾纏戰鬥在一起,而王嬌蓉完全暴露在敵人之外,頓時就被一個飛奔而來的五段代理鬼差一巴掌煽飛出去。

“啪!”

“啪!”

鐵戰國和吳天宇也一樣被人煽飛,他們的實力根本連五段代理鬼差的半招都接不住。

“不能靠近宋德華大哥!”疼痛無比,但是王嬌蓉和鐵戰國他們依舊掙扎起來,直接吶喊道。

雖然不知道宋德華大哥在幹嘛,只是站在那裏發愣,但是沒人能在他們眼前傷害宋德華大哥。

“你還是顧下自己吧!”又一個人飛奔向豹子大魂獸,路過時見王嬌蓉吶喊,頓時來氣,直接一腳踹向王嬌蓉。

王嬌蓉雙瞳放大,想躲開,可是,她卻挪不開步子,剛剛那一巴掌已經打的她全身發軟,這個時候想用力,突然如虛脫一般。

“完了……”王嬌蓉知道,自己要完了。

“砰!”

當王嬌蓉閉緊眼睛準備忍受那強烈一擊時,在她耳邊傳來怦然落地聲,但受傷的不是她,而是那正踹向她的五段代理鬼差。

“這個人該死!”宋德華的聲音傳來,對方居然死了!被宋德華剛剛閃身出來,一招殺死。

“豹子大魂獸在他手上,大家搶!”剛剛撲空的人轉身,看着宋德華肩膀上抗着的大魂獸頓時怒道。

說完,第一個開始向宋德華飛馳過去。

“我讓你們來一個,死一個!”看着向自己蜂擁而來的人,宋德華必須要立刻殺死幾個,殺雞儆猴!

不然這樣無休止的戰鬥和糾纏,宋德華只有死的下場。

“砰!”

“砰!”

最先過來的兩人直接被宋德華殺死。宋德華也是全力一擊,堪堪滅掉兩個實力相對較弱的。

屍首落地,原本飛奔而來的衆人突然停住了腳步。沒人願意做第三個被他一擊殺死的人。

他們都是在豹子大魂獸圍殺中倖存下來的人,所以他們更懂的如何活下去,比喻現在,面對敵人鋒芒的時候就應該避開。

“小子,放開那豹子大魂獸,你走,我們不爲難你!”一個騎在大熊魂獸的代理鬼差冷聲道。

其他人觀望着,看着宋德華,想從宋德華身上看出點端倪。

“不爲難我?哼!有種你上前一步試試?!!”宋德華冷聲道。眼前那代理鬼差把自己當小孩了。

剛剛宋德華連殺兩人,足以震赫住他們。這一點,宋德華可以肯定。能活來的人都是成精一般的人,絕對不會魯莽的。

那放獸師果然不再說話,而是陰晴不定看着宋德華。

“哼!我們這裏那麼多人,你能殺幾個?囂張?也得有囂張的本錢呀!”另一個五段代理鬼差道,一臉鄙視看着宋德華。

“那麼,我殺死一個少一個!”宋德華陡然出手,瞬間就來到這個五段代理鬼差面前,五段代理鬼差甚至連反應都還沒有,宋德華已經出手。

寒光在他脖子上劃過,接着宋德華回身,所有動作一氣呵成,而且他們也沒防備宋德華居然敢在被衆人包圍中直接出手。

五段代理鬼差倒地,所有人吃驚的看着這個狂莽的人。可是,他確實很厲害。

剛剛還在輕視或者想用語言來讓宋德華感受恐怖並乖乖交出豹子大魂獸內丹的人臉上多了絲絲顧忌。

對方太狠毒了,而且身手極好,雖然只是五段代理鬼差,但卻殺其他的五段代理鬼差卻易如反掌。

“啊!”

俞蓉純瞬間將這個五段代理鬼差殺死,接着快速回到宋德華的身邊。同時,小嬌蓉小戰國也完成了任務,紛紛回到主人身邊,防禦起來。

在宋德華的四周有三十多個人,兩個代理鬼差…… 宋德華的強悍和突然重新加進來的俞蓉純等人讓那些意圖搶奪豹子大魂獸的人不再妄動,而是仔細看着他們,即不進攻也不打算讓宋德華他們離開。

“宋德華大哥,怎麼辦?”王嬌蓉擔心道,嘴角依舊帶着血跡。

“靜觀其變!”宋德華低聲道。臉上依舊一副冷漠的樣子,但是,宋德華知道自己的事。

剛剛一連幾次攻擊都是全力而殺,此時的宋德華卻是連手都在顫抖,力量消耗過多,此時的宋德華想再來一次擊殺,似乎很困難。

局面陷入沉默。宋德華直接隨意坐在地上休息起來,手不斷的撫摸着豹子大魂獸的皮毛。

見宋德華坐下,俞蓉純也坐下,接着是王嬌蓉和鐵戰國他們。

這是宋德華的空城計,明明自己現在沒有力量對抗眼前的衆人,但是宋德華卻做出假象,自己一點也不懼怕對方之意。

果然宋德華的動作讓其他人不敢靠前,有的膽大的也隨着宋德華一樣坐下休息,其他人則謹慎的包圍着宋德華衆人,生怕宋德華突然襲擊或是逃跑。

“雖是魂獸,卻是我來到惡鬼界唯一值得尊重的生物。所以我會帶着你的屍體,厚葬你!”宋德華對着死去的豹子大魂獸屍體道。

魂獸也是有感情的,在宋德華的世界裏,動物甚至比人還有情義。它們不會背叛,有忠義。比起人的狡詐和貪婪,它們纔是最高尚的勝利者。

“宋德華大哥,你剛剛在說什麼?”王嬌蓉聽到宋德華的話,可是卻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感概下。”宋德華悽笑道。說着將一個東西偷偷塞入王嬌蓉的手中。

王嬌蓉驚愕,可是很快就被宋德華搖頭示意別出聲。

那是豹子大魂獸的內丹,四分之一。

在那些人飛奔過來的時候宋德華已經將內丹取出,並分成四份。這是讓隊伍強大的主要東西,所以宋德華打算平均分給四人,而他,則不需要了。

剛剛豹子大魂獸的跪拜讓宋德華腦海多了很多東西,起碼,宋德華知道,自己已經不需要內丹。而且地龍也有甦醒的跡象。

宋德華在拖延時間有兩方面原因,第一是等待地龍甦醒,第二是在這個時間裏將內點分給俞蓉純,王嬌蓉他們四人。讓他們實力在增長几分。

帶時候對抗眼前的三十多人應該不成問題。而且面對今後的追殺,也可以從容對待。

接着宋德華又以同樣的動作把內丹分給俞蓉純。鐵戰國和吳天宇。宋德華的一個眼神已經讓他們心領神會,接着衆人不出聲,默默的將內丹餵給自己的魂獸。

而俞蓉純則直接吸收裏面的力量,當俞蓉純感覺到身體煥然一新後,她才重新張開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四周比過去要明亮很多,俞蓉純知道,自己實力又增長几分。

同樣能感覺到自己強大的還有小嬌蓉小戰國它們三隻魂獸,只見它們吞服豹子大魂獸的內丹後,身上的皮毛漸漸轉變,顏色更濃郁了幾分。

“等等,隊長,你看那幾只魂獸是不是變化了?”人羣中不缺乏機智者,現在就有人發覺了不對勁。

“你看花眼了吧?”那被叫成隊長的人半閉着眼睛休息着。

“那魂獸的毛色變了,我懷疑它們吃了大魂獸的內丹!”那人又道,眼睛一動不動注視着。

隊長張開眼睛,看了看半個月亮的黑夜,頓時不滿看着自己的隊友“天黑了而已,你能看到什麼?”說完他繼續半閉着眼睛。

經歷今天和豹子大魂獸那拿命玩的拼搏,大部分都和他一樣疲憊,現在想的就是休息,只有休息好了才能好好睏住那裏面的幾個人。

現在他們比的就是耐心,誰耐心好,誰就能贏。他就不相信,三四十人包圍,他還能怎麼樣。

“休息好了吧?”宋德華低聲對着王嬌蓉等人問道。

王嬌蓉和鐵戰國點頭,目光堅定。他們的魂獸都有不小的進步,現在面對同等級的魂獸,再也不用那麼費力。而且他們只是服用了四分之一的內丹而已。若是整個內丹,也許魂獸還可以更強大。

宋德華一一看過他們的臉,現在深夜,是最好突破的時候,所以宋德華要做的就是突破這個包圍圈,然後趁着黑夜的掩護還有深夜仙蹤林的魂獸的恐怖作掩護。

只有這樣,才能掙脫這包圍圈。如果估計沒錯,等天亮,宋德華他們的危險程度將增減三四倍。不說這三四十個人會不會動手,那些聞信而來的人也會趕來,到時候,宋德華不可能再來一次殺雞儆猴。

“殺!”事先宋德華已經和王嬌蓉他們說過集合地點,現在要做的就是突破這些人的包圍。宋德華低聲說話的時候,第一個衝了出去,他要做的就是,吸引絕大部分注意力。

豹子大魂獸的屍體在他手上,所以,他們只會注意宋德華一個人,至於俞蓉純等人只會作爲自己逃脫後他們用來捕獲然後威脅自己的人而已。

“咻!”宋德華直接衝向東面,這是宋德華早就已經看好的位置,因爲在這個位置的人最多休息,所以宋德華有時間在他們感覺到自己異常,然後清醒的時候殺一到兩人,削減他們力量的同時,給自己製造一個無人突破口。

“啊!”淒厲的慘叫聲在此時傳了開去,所有人驚醒,紛紛注視宋德華逃去的地方。地上已經躺了兩個人,血流滿地,繼而身體消散。

“該死!追!”反應過來的人頓時身動,急速追了過去。現在,獵殺開始!

朦朧的黑夜,樹木草叢幾乎看不清,但也爲宋德華提供了很好的掩飾,所以宋德華毫不猶豫的直接鑽進草叢,他要在草叢中拉開戰鬥。

在這裏,宋德華有絕對的優勢。自從宋德華來到惡鬼界,幾乎都是在林木草叢中度過,更多的都是在和魂獸們博弈。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