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那個女人到底是去做什麼?她這麼着急的衝下車,是看到什麼了嗎?從這裏看過去,那邊,什麼都沒有啊。難道,她是看見了鬼嗎?想下車,但是現在根本就不可能。前後左右都是車,他不可能再製造堵車。

不遠了,他們就在前面了,我必須要加把勁才行,不然真追不上了。看着他們的身影開始忽暗忽明瞭起來,我咬牙,拼命的朝前跑去。

“我,我有話要問你們,麻煩,麻煩你們告訴我。”終於追上了,我雙手張開,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剛纔的衝刺,讓我劇烈的喘息着,真是累死我了。“你們放心,我絕對不是要和你們搶人,我只是想問問,宮宇現在怎麼樣了?他好了嗎?”開門見山,纔是最好的。特別是剛纔他們的眉心微微一蹙,我就知道了。我也理解啦,這半路被攔下來,換誰也不爽啊。所以剛纔,我直接表明了自己的立場,不然肯定會鬧得不愉快。

“抱歉,我們不能說。”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直接給我拒絕了。

這話,聽得我就不是那麼樂意了。我這都問了,這兩個傢伙竟然還拒絕我,真是可惡。

“我只是想知道他現在到底怎麼樣的,你們在下面隨時都能看到他,難道就不能給我說一下嗎?只要知道就好了,其他的我別無所求。”不管了,現在就算是死皮賴臉,我也一樣的要問。看不到他,也不知道他現在到底怎麼樣,這對於我來說,真的是一種折磨。

“抱歉,夏小姐,我們真的不能說。”還是那句話,直接給我拒絕了。不回答,也不讓我知道。該死的,怎麼可以這樣。

“你們到底說不說,要是不說的話,今天你們就別想離開這裏。或者,是不要回去交差。兩個,你們自己選擇吧。”這一刻,我是做好了準備。既然他們不說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了。雖然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那個人能力,但是那烤屍的話,我還是記着的。只是這是不是真的,那我現在就不知道了。不管了,反正現在先試試再說,管他是不是真的。我的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知道宮宇的消息。要不然,就是死也不要讓這兩個傢伙離開這裏,哼。一時間,我下定了決心。

“抱歉夏小姐,你最好還是不要爲難我們,我們不想傷害你,不然小主子會折磨我們的。”這,是實話。這要是讓小主子知道他們對夏小姐動手的話,他們不死的慘纔是怪事。現在的地府,有哪個不知道小主子對夏小姐的心。這要是還敢亂來的話,除非是真的不想活了。估計到時候,連鬼都做不成。

不過現在,我纔不管那麼多呢,管他們要不要爲難,反正我現在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別那麼多廢話,先動手了再說。要是你們輸了的話,就告訴我他的一切。”說完,我的手上開始聚集起了淡淡的金光。只是這金光,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出來的,反正這個時候的我,一心只想着揍這兩個傢伙。只要贏了他們,我就能知道了。

不管了,先打完再說。

帶着衝撞之力,我撲向了那兩個傢伙。手上的光,就這麼朝着這兩個傢伙打了來過去。只要能贏,我就一定能成功的。

而這個時候,我完全沒有發現,現在的我根本就不像是我自己,完全像是變了個人一樣。那高難度動作,是我完全不能想象的。要是我的話,我根本就不可能做的出來。可是現在這個時候,我卻做得如此輕鬆,行雲流水一般。我怎麼能做出這樣的動作,我自己也不知道。

看着這女人的行動,黑白無常完全不敢想象。這還是一個平凡的人類嗎?竟然做到這種地步,太不可思議了。記得當初她剛出現的時候,明明就是個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人,可現在,卻這麼的強。

看來,這個女人不平凡。 勝算什麼的,我是完全沒有概念,反正只要把這兩個傢伙給胖揍一頓就可以了,其他的,我纔不管呢。

實打實的,黑白無常當然不敢。就他們倆這下手,萬一這要是將夏小姐給傷到了的話怎麼辦,回去可不好交差啊。

看着鏡子裏的一切,宮宇和翟龍天怎麼也不敢相信,這夏天現在竟然厲害到了這個地步。這,是不是太快了。

的確,對於夏天的身份,翟龍天是知道的,只是,他沒有說出來而已。這個祕密,他不願意說。每個人都有前世,而前世的夏天和宮宇,就是仇人,仇恨到那種恨不得殺死對方的地步。而這,不僅僅是前世,還有更前面。他們之間的仇恨,不是幾句話就能說清楚的。不過說來也奇怪,這都這麼幾世了,這個女人還是沒變。她的身份,她的能力,都會在20歲以後慢慢的展現出來。鬼眼,擁有至高無上的能力,沒有人能睥睨。只是現在這個時候,這女人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嗎?還是,她能操控一切了?這,還真的成了很嚴重的問題。

“我的女人,就是不一樣。看看現在這身手,我還真不知道她有這樣的本事。那以前看到我的時候還那麼害怕,這女人還真是能裝啊。”這邊,翟龍天在擔心。而另一邊,宮宇就不是這樣覺得了。

“爸,看樣子她是真的很想見我啊。”看着鏡子裏的一切,宮宇淡淡的冒出了這樣一句話來。

會叫爸,那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畢竟這麼久了,有些事情,也該放下了,沒必要一直耿耿於懷。

這個……翟龍天不知道怎麼說了。兒子是什麼意思他自然明白,可他也不想這女人現在出現在這裏,因爲他現在還不能確定,確定這個女人是不是真的什麼都想起來了。

奈何橋,孟婆湯,不帶着前世的記憶去投胎是沒錯。可有時候,這孟婆湯也有不管用的時候。尤其是這個女人,這幾世都沒用,就更別說現在了。反正這個時候,翟龍天是很擔心就是了。

一時間,這父子倆完全形成了一種反差。

他的兒子,能不能不要這麼傻啊。這都幾世了,從未變過,就這麼愛着一個女人,直到現在,都還在傻傻的愛着。

至於現在這個時候,他也沒什麼好說的了,一切,就看這小子自己的吧,他也不能左右了。愛恨情仇,這東西,還真不是別人能左右的。“我不管你,現在這裏,你說了算。”翟龍天淡淡的說道。幾世輪迴,這一世,已是最後一次,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了。所以,翟龍天這纔不惜一切代價,讓宮宇坐上這個位置。因爲只有這樣,他纔不會有事。

聽着這話,宮宇懂了。

他們之間,只需要用心,就能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想法。不過他能操控的不僅僅是自己人的心,還包括,夏天的。

“既然那麼想見我,就跟着他們來吧。”本來這還在想着怎麼贏這兩個傢伙的,可沒想到,心裏卻突然冒出了這樣的話來。那熟悉的聲音,我當然知道是誰的。只是,我現在怎麼會聽到那個傢伙的聲音,他不是不在這裏嗎?不管了,他肯定是在哪裏。要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就跟着他們下去看看好了。這樣想着,心裏面,倒是舒服了很多。這個混蛋,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希望沒事了纔好。

“走吧。”看着這站在原地站好的兩個傢伙,我收手了。讓他們帶路,是我現在要做的。不然,這兩個傢伙一生氣,我自己又要找路了。到時候,不知道又要走多久了。

既然小主子都這麼說了,那他們就只能執行了。看來小主子的心裏,還是愛着這個女人的啊。不然的話,在被傷害成那樣之後,還能想着這個夏小姐,他們這小主子真的是太專情了。小主子發話,怎麼能不照做。

照命令做事,是他們的職責。一回去,他們便將人給送了過去,第一時間。

知道這個女人來了,宮宇的心裏忍不住的激動。想不到,這女人竟然這麼擔心他,竟然想着要來看他。看來他們之間不是沒有感情,而是跨越了身份的緣故。都說人鬼殊途,但卻還是有人鬼情未了一說。這樣,還不是證明了人和鬼是可以相愛的,只是看當事人能不能接受的問題了。不過他宮宇早就說過了,這個女人,只能是他的女人。

其實很多事情都擺在眼前,他是鬼,可以不老不死。但夏天,就不會了。她是人,會生老病死。這是他們之間最大的差距,也是最害怕的事情。但不管怎樣,他都會一直陪在她的身邊,直到她死,直到她做鬼,轉世,再爲人。他,都會生生世世在她的身邊,陪着她。不過他宮宇發誓,在下輩子,他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出現。到時候,這個女人就不會在乎那麼多了。其實就現在來說,他也算是個人啊。只要他想,他一樣可以在人的世界生活的好好的,真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在介意什麼。

站在這空蕩的房間裏,我就這麼等着,等着那個男人出現。反正這都來了,就不怕那個傢伙不出現。再說了,會來這裏,那還不是因爲那個傢伙叫的啊。反正他都知道了,也不可能不出現。要是他不出現的話,我,就再也不要理他了,這一點,我可以很肯定的說。

“去吧。”看了看,鏡子裏的人,又看了看這還賴在冰塊上的男人,翟龍天淡淡的說道。既然人已經來了,那肯定是要去見的。再說了,這小子的心,能管的住嗎?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現在的小年輕啊,講究的是戀愛自由。他們這些老傢伙,是管不了了。

而另一邊,李泰儘可能的將車往邊上靠,好把位置讓出來。現在前面的事情解決了,車也通了。這樣也好,過不了多久就可以回家了。只是這都好一會兒功夫了,夏天卻還沒有回來,這怎麼回事?她不是去看前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嗎?現在事情都解決好一會兒了,可人還是沒有回來。難道,這女人又不見了嗎?說她跑掉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相信,不管是什麼原因,夏天都不會無緣無故離開,或者逃跑的。她的爲人,他還是知道的。下車,李泰就這樣沒有目標的尋找了起來。沿路找,肯定能找得到。剛纔,會不會是因爲人太多,把她擠散了。應該是這樣,還是趕緊的找人吧,只要找到了,就好了。

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基本的行走還是可以的。看着那站在不遠處的女人,宮宇一步步的前進,慢慢的靠近。該死的,明明自己愛的女人就在眼前,可他,卻不能快速的到她身邊,而是這樣,慢慢的靠近,靠近。該死的,他多想現在就衝過去,衝到她的面前去好好的看看她。但是這一切,現在都只能是他的想象。結果,他還是要一步步的慢慢靠近。

不過這一切,我並沒有覺察到。

鬼,是沒有氣息的,這一點一點兒都不假。就連宮宇這傢伙站在我身後的時候,我都沒有感覺到。

“老婆。”貼在夏天的耳邊,宮宇小聲的叫到。那語氣,別說有多溫柔了。這女人的軟肋,就在這裏。每次都是這樣,百試不厭的那種。以前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會這樣欺負這個女人。而當她撒嬌的時候,是最可愛的。即便現在,也是一樣。可不是,這纔剛剛說完,就聽到了這女人的尖叫。那震驚的樣子,是他最喜歡的。

“喂,你這個混蛋,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嚇死人的啊。都已經死了,還這麼幼稚。”看着這男人,我怒,卻沒辦法,只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剛纔,真的是嚇死我了。這裏,這麼安靜,本來這樣的環境就有點兒嚇人,結果這個男人還這樣,這不是擺明了想嚇死人嘛。萬一這要是被嚇死了的話,那我就再也回不去了。

“放心,就算你死了,我也有辦法讓你活過來。況且,你這還是在我的地盤,就更不可能出事了。你啊,永遠都這麼傻。”伸手,輕揉着這女人的頭髮,宮宇柔聲的說道。這,就是身高的優勢。只要稍稍擡手,就能隨便的欺負這個女人了。

“哼。”看着這男人,我不想說了。不過在這個時候,我也有注意這個男人。看他的樣子,應該是沒事了。這,也讓我鬆了口氣。

瘋了,李泰真的感覺自己快要瘋了。找不到,不管怎麼找也找不到。他也清楚的知道,就算現在這個時候去報警,那也沒用。

他想,夏天的消失不見是不是和那個男人有關。不然的話,絕對沒有人有這個本事。

“宮宇,你個混蛋。明明就好了,爲什麼不告訴我?是想讓我內疚,想讓我擔心嗎?該死的,你怎麼可以這樣。”看他這沒事的樣子,我的小宇宙爆發了。真是的,明明就沒事,那爲什麼不告訴我,害我擔心的要死,害我難受的要死,還害我白白跑一趟。結果倒好,看這男人這一臉高興的樣子,我還真想拍死他,最好是拍到牆上,摳都摳不下來的那種。

誒,他這也很無辜好不好?他也很想跟她說的啊,但沒辦法,體力不支,總不能拼死去吧。爲了這個女人,他死是沒什麼啦,可問題是,他這要是死了,那這個女人,不就成別人的了嗎?所以想想,這還是不要死的好。

“好好好,我混蛋,我錯了還不行嗎?不過夏天,你應該知道,我可以爲你做一切,即便是死。但你要相信,要是我宮宇這麼容易消失不見的話,那你,豈不是要跟着別人跑了。”嚴肅的話題不是沒有,然而這種話在李泰說出來的時候,就不是那麼嚴肅了。

要我看,這個男人根本就是在胡鬧。這話題,又開始了,真不知道他是要說多少遍。爲什麼每次都要說這樣的話,這種話題,真的讓人很惱火。

“宮宇,你是傻瓜嗎?爲什麼總是這樣?每次都這樣說,你是想怎樣?明明就說的很清楚了,你還怎麼樣?我給你說,你要是再這樣的話,我就死給你看,然後讓你再也找不到我。”這話,當然是威脅,但我也是認真的。每次都這樣,原本計劃好的事情,也總是在這個傢伙出現了之後便被徹底的打斷了。不,應該說是直接毀壞了。拋開別的不說,就前面一個藍楓,就徹底的毀了。第二天就是婚禮了,第二天我們就結婚了,可結果,消失不見,酒店房間的衣櫃,還有那女鬼,一切都變得混亂複雜了起來。

這話,鬼知道管不管用,反正現在我是說了。 我知道這個男人的心,也就是因爲知道,我纔沒有狠心到不見。只是這接二連三的破壞,讓我覺得煩躁。

“老婆,你不能這樣。你這樣對我,真的是太殘忍了。”宮宇不依,那自然是要討價還價的。曾經,他們的相處方式就是這樣,不管他們的身份,他們都會和對方撒嬌。就算是現在這個時候,他也一樣的不會計較這些。反正對於剛纔這女人說的那些,他是絕對不會答應的。就這要是答應了的話,那他宮宇就是個傻子。把自己的女人拱手讓人這種事情,他宮宇是不會做的。

殘忍?這個傢伙,現在這說的到底是什麼話?撒嬌嗎?暈死,這鬼也撒嬌,有沒有搞錯。這男人,還真的是讓我大跌眼鏡啊。一個男人能做到這種不要臉的地步,恐怕就只有這個傢伙了。哎,當初的我,還真是瞎了狗眼纔會愛上這個男人。不過就算現在知道,應該也不算太晚。

這個女人的固執,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只是現在這弄的,他不開心了,卻也沒有辦法。只要這個女人認定了的事情,就是一百頭牛都拉不回來。有時候覺得,這女人還真的是一點兒也不可愛。要是可愛的話,他現在就不會是這個樣子了。該死的女人,他宮宇現在還真的是一點兒辦法也沒有。

“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嗎?這樣對我,真的很不公平。” 重生之大亨崛起 宮宇妥協,但也不是完全妥協。

凡事都有轉機,即便是這家事情,也一樣。他想,只要現在和這個女人好好的說,事情還是有轉機的。這個女人有多倔強,就會有多心軟,這一點他可以打包票。

不公平嗎?好像是這麼的。可是真要說不公平的話,那就是對我,對我纔是最不公平的。爲什麼一開始認定了的人會突然死掉?爲什麼在去看他的時候會看到他?爲什麼他會說那樣的話?爲什麼要破壞我即將到來的幸福?而現在,爲什麼又要來破壞我想要的寧靜?這個男人,現在帶給我的,除了感動之外,就是傷害。感動是有了,可傷害,真的不是想掩蓋就能掩蓋的了的。然而仔細想想,他說的也並非是錯的。也是,如果我限制他的自由,就算是見我也不行,就有點兒過分了。只是現在,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不行,這得想個好辦法纔是。

“那這樣好了,我們約、法,我說什麼,你都要答應我。這樣的話,你隨時都可以見我。怎麼樣?要是你同意,就可以。但要是你不同意的話,我也就沒說的了。”看着宮宇,我嚴肅的說道。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權宜之計。不然,還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現在,我也不確定這個傢伙是不是真的會答應,反正先看看再說,看看這個男人會不會答應。

聽到這,宮宇全然傻了。這個傻女人現在是變聰明瞭嗎?竟然談條件了。以前都沒見她這樣,現在,是她變了嗎?約、法?恐怕這個不單純了吧。想必,這個女人現在這是有條件了。只是自己要不要答應她呢?要是答應她了,是不是會有什麼不平等的條約在裏面呢?可要是不答應的話,這個女人說了,再也不讓見她。其實不答應也可以,只要是他宮宇所想,就一定能做到。遠遠的看着她,只要不被她發現就可以了。這種事情對於他來說,那完全是小菜一碟。只是,他不想這樣,不想讓那個女人生氣。他的愛,不需要偷偷摸摸的。

李泰完全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遇到藍楓。兩個男人雖不說很熟,但也還是知道對方的。再怎麼說,兩人也是見過面的。

這段時間,藍楓一直在壓抑着自己內心的衝動,一直忙着工作,只是不想讓自己去想那個女人。有些事情,他知道自己有錯,但在房間裏的那一幕,他還是記着的,他不可能把這當成是自己的幻覺,或者是看錯了。他們的婚禮,沒有了。而那個女人,也因此離開了他。可就算是這樣,他也還是一樣在想着那個女人,無時無刻不在想。所以,他纔將重心放在了工作上面,爲的就是讓自己不要去想。可有時候,這越說不想的時候,還就是越想。

終究還是抵不過自己內心的想法,藍楓這纔出來。

曬着太陽,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感覺,總之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太陽了。每天都待在辦公室裏忙碌着,基本上都是天黑了,他這才離開,不然就是直接在辦公室裏面睡了。

有時候,還真的是這樣,只要自己不停下來,這腦子裏就不會去想那些,更不會去想那個已經離開自己的女人。

一見鍾情這種事情,有時候還真的很可怕,可怕到了極點。以前的時候,他或許還不會相信。但是現在,在自己親身經歷了過後,他算是承認。這一刻才發現,有些事,還真的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了的。

只是沒想到,這走在大馬路上,竟然能看見那個男人。只是,爲什麼現在只有他一個人,那夏天呢?他們,不是在一起了嗎?還是說,他們分開了?這樣想,心裏面是鬆了口氣,但也開始緊張了起來。

若是他們沒有在一起了的話,那夏天呢?她去了哪裏?現在又和誰在一起?

但如果他們還在一起呢?那爲什麼現在沒有在一起呢?

而且看現在這樣子,這男人分明就是在找人一樣。他,是在找夏天嗎?

明知道這件事情現在已經和自己沒有關係了,可腳下,還是不受控制的追了過去。不管怎麼,他都要去看看。反正看着這男人那着急的樣子,恐怕也不是什麼好事吧。

“喂,那個,你站住。”終於,藍楓還是沒有忍住的開口了。走了這麼久,這個男人還是沒有停下來的打算,就這麼一直找着。這,到底要找到什麼時候啊。不行,他真的忍不住了。要是再這樣走下去的話,誰知道要走到什麼時候啊。

站住?身後的聲音,讓李泰不確定。但是這一路走來,旁邊根本就沒有行人。說白了,現在這條路上,就只有他一個人。要是身後那個人說話的話,那就應該是在和自己說話纔是。

“那個……你……”在轉身之際,在看到對面的人的時候,李泰傻了。這個,要不要這樣啊,這個男人現在竟然在這裏。不對,剛纔這一路走下來都沒有看到他人,現在這突然出現在後面,難道說,自己是被他跟蹤了嗎?這也不對啊。該死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怎麼會在這裏?對了,你有沒有看到夏天。剛剛路上發生事情,她說下車去看一下,然後就不見了蹤影。我已經找了很久了,結果還是沒有找到。”現在哪裏還管的了那麼多,先問問這個男人再說,沒準他知道呢,這個現在也不一定。

“什麼?你的意思是說,夏天不見了?該死的,你到底在做什麼?我的退讓,是要你好好照顧她。現在好了,你竟然把她弄丟了。萬一她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要怎麼辦?”聽完那話,要是還能淡定的話,那他就不是藍楓了。就像他剛纔說的,他退讓,只是不想讓夏天難受。他知道他做了不可原諒的事情,所以他才遵循了夏天的意思。可是現在,她人不見了,他怎麼能淡定下來。

這一刻,兩個男人都傻掉了。現在好了,人,是徹底的找不到了。一時間,兩個男人全然慌了起來。一個大活人就這麼在大街上不見了,這怎麼也說不過去啊。除非,是不尋常的事情發生了。亦或者,是有人將他給帶走了。那麼這個人,他們心裏能想到的,就只有那一個人了。

經歷了什麼不敢想象,甚至是不能接受的事情。他們的世界觀,已經完全的改變了。讓人不敢相信的事情太多,可還是要學着去接受纔可以。但這接受程度,真心不是他們能承受的了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了。夏天的消失不見,肯定是和那個傢伙有關係。”這,是藍楓的總結。最愛夏天的人,最想擁有夏天的人,就只有那個男人。除此之外,還真的沒有人有那個能力了。就他們這種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男人,完全不能做到。

“人不能爲鬼能爲。”總結下來一句話,就是這個了。他們做不到的事情,就只有那個男人能做到了。宮宇,那個鬼,現在似乎已經無所不能了。

至於現在,除了等,他們不知道還能做什麼。因爲沒有能力,因爲什麼都做不了,就只能等了。

其實李泰是想說,難道他們就沒有別的辦法嗎?比如像夏天那樣,靈魂離體,或者是找那種神人幫忙,讓他們下去找。只要能下去找人,不管是什麼方法,他們都可以去試試的啊,沒準能成功呢。但聽到那句話,李泰還是放棄了這樣的念頭。

是啊,這一切,人不能爲,因爲是人,他們做不到。 等待,這左等右等終究不見人回來。眼看這天就要黑下來了,兩個男人只能開車走掉了。

在原地,他們不知道等了多久,兩個大男人就這麼坐在車上,在原地等着,只希望這個女人能快點兒回來。只要他們在這裏等,那個女人回來,就能看到他們了。然而看着都要天黑了,結果這人還是沒有回來。

“走吧,看樣子,我們是等不到了。”既然現在這個時候都沒有回來,那就很有可能回不來了。至少,今天是不會回來了。

能懷疑嗎?現在這個時候,只能選擇無條件的相信。怎麼說,這個男人是在自己之前認識夏天的,那他對夏天的瞭解,應該比自己多,關於夏天的事情,他也會知道的更多。所以現在選擇這個男人,那是一定加肯定的。反正現在也等不到了,那就回去好了。

這一次,兩個原本只是見過面的男人在一起,在沙發上坐了一晚上,就只爲等一個女人。畢竟,這什麼時候回來,他們也不能確定。

看着這男人這不言不語的樣子,我也不知道他是在想什麼,反正就是等他一句話就是了。結果倒好,這個傢伙一直不說話,一直沉默到現在,分明就是在和我耗時間。

可是,這在沒有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前,我是絕對不可能走的,因爲我不放心。

都說這女人不按常理出牌,誰曾想,這男人也是一樣。就好比這個男人一樣,誰知道他現在會是這樣的,完全讓人不敢相信。要我說,這要是讓他那些什麼朋友知道了的話,肯定能讓人給笑死。不過現在,我是笑不出來了。這傢伙這樣一弄,我根本就回不去。看來,我這又要在這裏待上一點兒時間了。或許,我今天就回不去了也說不準,反正我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你,到底答不答應?”不說話,不說話的答案是什麼?默認?我可不這麼人認爲。他宮宇要是會默認的話,那太陽絕對打西邊出來。

這裏看來很幽靜,也沒有鬼魂從這裏路過,就連鬼影子都沒有。這樣一來,我也就放心了。沒人在這裏是最好的,這樣我就可以有什麼說什麼,不用去管他這身份不身份的問題。

看着這女人着急的樣子,宮宇樂了。猴急的女人,可是不好的。這樣沉不住氣,那以後怎麼辦?不管是什麼事情都這樣,那有時候還真能壞事的。只是這個笨蛋,一直都是這個樣子,他看着還真是無奈道了極點。

“好了好了,你說吧,怎麼個約法。”看着這傻樣子,宮宇終於發話了。這個時候要是再沉默下去的話,這女人就真的要發瘋了。再這樣玩下去,只怕這個女人真的會生氣。

沒錯,這個時候,我是真的要生氣了。然而在聽到他這句話的時候,我的火氣在瞬間熄滅。要說就早點兒說嘛,結果非要弄到我要發火的時候才說,真是可惡。不過好在這個男人答應了,接下來的視情況,就順理成章了。

“好,那我們就開始吧。”都得到了答案,那我肯定要把握機會了。

“第一,你以後不準叫我老婆,因爲我不是你老婆。你能做到嗎?”這,只是開始。至於後面的,慢慢想就行了,想到哪裏說哪裏。

暈死,這個女人的約法就不能有點兒創意嗎?說這樣的話,還真是蠢的要死。不過就算是答應了又能怎樣,他該說什麼該做什麼,那都是他的事情,沒有人可以左右,即便是這個女人,也一樣。

“喂,說話啊,到底能不能做到。”又不說話了,這個男人又不說話了,是想氣死人嗎?

“好,我答應。”

“第二,你以後不準破壞我的好事,因爲我想要自己的生活,你能做到嗎?”這,是第二條。其實,這纔是最重要的,也是醉關鍵的。

“第三,以後,我們可以見面,但你不準傷害我身邊的人。還有,如果我要結婚的話,你不準搞破壞。別以爲我不知道,上一次藍楓,就是你弄的對不對?明明知道我們第二天就結婚的,結果你卻讓他離開,讓我一個人參加了婚禮。”說道這,我直接開始算起了老賬來。要不是他的話,我現在也不會站在這裏了。或許,我已經是已婚人士了。有自己的老公,然後相親相愛。兩個人一起,過着美好的生活。可是現在,什麼都沒有。想想,這心裏面還真是不舒服到了極點。

“我發誓,藍楓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你這樣冤枉我,根本就不符合情理。”這件事情,他也是後面才知道的。但他發誓,這件事情絕對和他沒有半點兒關係。

反正這是事實,至於相不相信,那就看這個女人的了,他並不能左右這個女人的思想。所以接下來會怎麼,還是看這個女人自己的了。

“你發誓,這件事情和你沒有關係。”話是這樣說沒錯,但我還是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要說這件事情是他做的話,我也沒有證據,根本就不能證明是他做的。想相信他,可又沒有肯定的理由來相信他。

“我宮宇發誓,藍楓的事情,破壞婚禮的事情,絕對不是我做的。我是有想過破壞,可我並沒有做。婚禮那天你也看見了,我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你也清楚。”發誓什麼,他不怕,也不在乎。事實就是事實,他沒有說假話,又何必害怕呢。

看着這男人那一臉嚴肅的樣子,我相信了,也就不說了。反正這個男人都說了,我還說什麼。以他宮宇的人品來說,若是他做了的話,他就一定會承認的。所以只要他說,我就相信他。

看樣子,真的不是這個男人做的。

“那,我們說好了,以後你不能亂來了。”反正這該說的要說的我都說了,希望這個男人能信守。

“好,不過,你要在這裏陪我幾天。現在的我不能來去自如,只能在這裏。所以,你留下來陪我幾天如何?”要他答應可以,但這也是有條件的。不平等條約他已經答應了,那麼,他總得討回點福利吧。

讓這個女人陪在自己的身邊,就算是幾天的時間也可以。只要他們在一起,無論是什麼樣的相處方式都可以。他只是怕,怕自己以後再也沒有那個機會了。因爲只要是這個女人說的,他就會答應,會滿足他。是,現在這個時候,他還可以肯定的說,他不會答應這個女人,就算只是嘴上說說。但時間久了,時間長了,就不知道了。

“好,我答應你。”想也沒想的我就這麼一口氣給答應了下來,完全沒有想過其他的,直接將某人給拋到了腦後。想想以後,想想自己的將來就能徹底的解脫了,我這心裏就說不出來的激動。這個男人已經答應我了,那麼也就是說,以後,他都不會出來打擾我的生活了即便是我和人家結婚,他也不會來搗亂。比起這個來說,自己以後能過上安定的生活,陪他在這裏待上幾天又如何。反正以後都見不到,也算是給他的最後福利吧。

“那麼,是不是我想怎麼都可以。這幾天,以我妻子的身份,在這裏陪我?”宮宇在慢慢的下圈套,就等這女人上鉤了。

“可以,但只是這幾天。”想這個男人也不能怎樣,我直接答應了下來。想這個傢伙也做不了什麼,在這裏幾天也沒什麼,又不是沒有在這裏待過。

什麼都說好了,我也就不管了。至於李泰,這一刻,是全然被我拋在了腦後。

這一連三天了,這個女人還是沒有見到回來。本以爲這隻要等到第二天,那個女人自己就會回來的,可誰想,這都三天了,這個女人還是沒有回來,打手機也一樣,無法接通。

“夏天,我希望這幾天裏,我可以叫你老婆。畢竟,那個時候你差點兒就成我的老婆了。這幾天,我們能像夫妻一樣嗎?你知道的,這是我的心願,可是我,再也完成不了這個心願了。所以夏天,你能滿足我這個心願嗎?我的心,你知道的,對吧?”在說這話的可是很,宮宇的表情,還有那說話的語氣,無不在刺痛着我的心。很痛,痛到無法呼吸的那種。看來,這個傢伙還是沒有放棄啊。明明就不可能了,卻依舊把這當成心願。說不感動嗎?那絕對是假的。

就衝着這感動的份上,我答應了。一個男人能愛你愛到這個份上,也算是一個女人的福氣。至少在生前,有一個男人愛你愛到了死的地步。試想一下,現在這個社會,還有多少男人能做到這一步。恐怕,就只有宮宇了吧。

“安啦,看在你這麼愛我的份上,我就當你的老婆好了,但是就這幾天哦,你不準耍賴。”答應,反正我也不吃虧。要是這個傢伙耍賴的話,那我就打得他滿地找牙就可以了。像黑白無常那樣的角色我都能對付,就這個男人,我也一樣可以。

聽着這女人的話,宮宇笑了。只是那笑容,讓我看不懂。 時間的話,現在暫時還沒有確定,反正只要我在這裏陪着這個傢伙就是了。

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賴到做了個甩手掌櫃,什麼事情都不去處理了,直接拉着我到處去玩。我暈,這男人,也真是的。也不想想這每天死掉的人有多少,每天來報道的人是有多少。結果倒好,這傢伙直接跑了,不管了。

“你確定你這樣可以嗎?會不會不好啊?畢竟那是你的事情,你這樣,他們會說的。”看着身邊的男人,我很是無語的說道。“還有,你這樣根本就是不負責任。”仔細想想,這麼說也是可以的。要是這個男人負責的話,根本就不可能逃跑。

“傻瓜,有些事情並不需要我處理。就算我不處理也沒事,有人處理的。”宮宇伸手,在我的鼻子上輕輕一刮,柔聲說道。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好像真的沒有事情一樣。

算了,既然這個傢伙都說沒事了,那我還擔心個屁啊,多此一舉。管他那麼多呢。想想也是,現在的宮宇,是這裏的掌權者。只要他一句話,那還不是他說了算。我啊,還真的是多心了。

逛,隨便了,反正對於這裏我又不熟悉,去哪裏還不是這個男人說了算。不過,他卻總是在徵求着我的意見。

的確,不管是什麼時候,這個男人在我面前都不會大男子主義,凡事都會在第一時間徵求我的意見。說到底,他宮宇就是在以我爲中心,所有事情都爲我着想。

好男人就是他,他就是宮宇。

不過這好男人,現在似乎已經開始變了,只是我沒有發現而已。要說的話,這個男人是對我好,甚至是好的沒話說的那種。然而事情發展到後面,那就不是這樣的了。只是現在,我並不知道罷了。

就像說的那樣,我們之間,就像真的夫妻一樣。不得不說,這樣的感覺真的很好,各種幸福得冒泡泡。

“老婆,你說,要是我們能一直這樣下去該有多好。這樣的話,我就不會和你分開了。老婆,留下來吧,在我的身邊。你的身體,我會好好的保存着,等你想上去玩的時候,我們就一起去,好不好?”看着身邊的女人,宮宇柔聲的說道。沒辦法,他無時無刻都想着將這個女人留在身邊。只有這樣,這個女人才不會離開。走一步看一步吧,俗話說,計劃趕不上變化,到時候再說。

“你啊,又開始了。”看着這男人,我有些無奈的說道。本來這都好好的,結果這男人突然冒出來了這樣一句話,讓我的好心情在瞬間消失了。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滿腦子都想着這樣的事情,我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有些話,明明都說了很多遍了,結果這傢伙就像是有健忘症一樣,沒事就忘的一乾二淨。當然,我知道他這是裝的。

說實話,這樣的話題對於我來說,真的很沉重。一個男人愛你的表現,就是想時時刻刻和你在一起。而他宮宇,就是這樣。只是這想在一起是一回事,但他自己現在的身份,也不允許啊。

他,現在是這裏的掌管着,大事小事,都是他說了算。要是他不管了,這裏會變成什麼樣,這個,還真不好說。或許說,畫面太美,我不敢想象。而那個時候,別說是別人唾棄我,就連我自己也要唾棄我自己了。自古紅顏禍水,而我這不紅顏的,要是當了禍水的話,就喜劇了。

奈何橋上,我們相依的站在一起,卻在突然間變了個姿勢。我前他後,他就這樣將我圈在懷中。這樣的姿勢,不禁讓我想起了泰坦尼克號。“哦傑克,哦肉絲,youjumpijump。”好浪漫的感覺,可是在我們倆的身上,那是完全沒有浪漫出來。就感覺上來說,我只能覺得這是滑稽了。沒錯,就是滑稽。

腳下就是忘川河,從這裏看下去,那翻滾的血紅色,還真讓人覺得不舒服。不過,那河邊開滿的彼岸花,卻是那樣的妖豔,看的人心勾魂。那花,真的太美。就像那觸不到的戀人一樣,彼岸兩相望,終究不能在一起。也對,就像現在的我和宮宇一樣,我們,終究不能在一起。雖然只是現在,但這也不代表將來。我們,終究還是要分開的。

“你說,如果有一天我死了的話,會不會也要喝下那孟婆湯呢?”看着這翻滾的河面,我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我是人,生老病死那是再自然不過的了。只是我在想,是不是當我死的時候,我也一樣要喝下這個,然後將這一世的一切全部忘掉。甚至,包括這個男人?不過也好,這忘掉了,以後,就不會覺得難受了。

說真的,曾經,我的心裏也有過不甘。經營了那麼幾年的感情,好不容易等到這化開的日子了,他卻出事了,就這麼離開了。習慣了一個男人在身邊的陪伴,突然離開,誰會習慣。我不是聖人,更不是獨行者,我只是一個依賴感很強的小女人。我要的,只是簡單的幸福,可老天卻不給我,讓我一次次的失去。親人,愛人,都離我而去,讓我的世界似乎只剩下了我一個人。

“傻瓜,不會的,我不會讓你有那一天的。”只要有我在你的身邊,這種事情,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後面的話,宮宇並沒有直接說出來。有些承諾,不一定要說出來,只要自己能肯定,能做到,就不需要說出來。過奈何橋,這個女人想都不要想。只要有他宮宇在,這件事,就絕對不可能實現。

不會嗎?或許吧。誰知道那一天要等到什麼時候呢?沒準是明天,或者是更長的時間,這個也說不準嘛,反正生死由命吧。

這話,也算是這個男人的承諾吧。不過,我絕對不會讓這個傢伙這樣做。因爲那樣,只會讓他受傷。爲了我,真的不值得那樣做。

“宮宇,要是我站在這裏,你不要做那些知道嗎?我,不值得你在爲我犧牲了。”我想我這樣說,這個男人應該能懂我是什麼意思。我是想好了,如果真到那一天的話,我一定不要這個男人在爲我做那些事情。就算他再強大,也還是抵不過那些責罰。就算現在隔着他身上的衣服,我還是能感覺到那些結愈的傷疤,那一幕,我是如何都忘不掉的。

“再說吧。”宮宇的回答,只是這樣淡淡的三個字。

這一刻他在想什麼,我並不知道。反正我們就這樣站在這裏,看着眼前的一切。

而在我們的身後,是那些路過的行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都有。或許,這就是人們經常說的命吧。轉世輪迴,再爲人。其實這樣也挺好。不過,讓我好奇的是,前一世的我,會是什麼樣的呢?還是和這個男人相愛嗎?不是有因果循環一說嗎?這一世的我們相愛,那也就是說,我們上輩子也很有可能是戀人?這樣想想,其實也有道理。“宮宇,你有沒有辦法讓我看到前世的我。我只是好奇,要是不能的話,就算了。”想着想着,我就冒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我真的只是想想,可沒想到就這麼說了出來。現在後悔,顯然已經來不及了。要想這個傢伙沒聽見,那是更不可能的事情了。

這個……宮宇皺眉。怎麼說呢,要想知道前世,就現在的他來說,還沒有那個本事。但若是某人的話,就可以了。因爲只有他,纔有那個能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