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見遠處一頭巨大無比的白毛動物,馱着那些紅衣人衝向了遠方,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而江離正在那白毛動物衝去的方向過來,不敢與之硬撞,馬上讓開了一條路,等那白毛動物馱着紅衣人沖走後,江離愣了會兒才繼續走了過來。

到我面前,我驚愕地說:“師父,剛纔那是什麼?”

江離眉頭緊蹙,語氣有些嚴肅地說:“我大概知道那個小女孩是什麼東西了。”

剛纔小女孩用動物的姿勢趴在地上,然後就是白色弧線閃過,我緊接着衝出來,看見的卻是白毛動物馱着那些紅衣人衝向了遠方。

隱約猜到了什麼,馬上說:“難道那個小女孩,也有一頭像這花斑豹子這樣的動物?”

江離哼哼一笑:“比你的花斑豹子要厲害多了,岐山之神!”

剛纔這鎮子裏有另外一個聲音,也喊了句岐山之神,忙問:“岐山之神又是什麼?”

“岐山爲大周王朝的肇基之地,大周王朝之所以能滅掉商朝,有一隻白色狐狸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後來大周王朝就將狐狸尊爲岐山神。而剛纔那個小女孩,或許就是大周王朝供奉的岐山神。”

(本章完) 滅神台也是所有神都懼怕的地方,滅神台顧名思義就是滅神的地方,滅神台上有三根弒神柱,一般神界大奸大惡的神,會被捆在弒神柱上一天到一個月為懲罰!單是被弒神柱捆住一天,神力就會透支,捆住一個月更是會等級倒退三級,可想而知墨湮和墨綵衣愣是在弒神柱上被捆住了三個多月,兩人如果不是實力強悍,恐怕早就掉落到滅神台下魂飛魄散了……

墨九狸看著爹娘在弒神柱上,滿身傷痕狼狽不已,卻絲毫怨言都沒有的,閉目養神,墨九狸就覺得心裡一陣的揪疼,她的爹娘向來視她如寶,爹爹和娘親不僅是神界實力名列前茅的強者,更是出了名的俊男美女,她記得爹爹和娘親向來最愛乾淨,如今自己弄的如此狼狽,都是被自己所害……

滅神台的旁邊有座高台,上面站著四個神將,墨九狸認出他們身上的服飾,是來自四方神尊手下的神將!四方神尊是神界最強的四位神尊,不過四方神尊已經分別隱居在神界的地方,鮮少入世管理世俗的事情了……

除非神界遇到什麼重大的事件,四方神尊才會插手,在墨九狸有印象以來,似乎只有在她很小的時候,有一次神魔大戰時,四方神尊府各自派出了些許神將幫忙,算是插手了神魔大戰的事情……

這時,人群中一個老者吸引到墨九狸的目光,她記得這個老者,是爹爹墨湮相識的故友,雖然墨九狸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是她隱約記得這個老者去過他們神主府不下五次……

墨湮是寵妻狂魔,有性格冷酷,如果不是因為墨綵衣喜歡幫助別人,墨湮的性子,根本不會允許任何人進入神主府的!因此,墨湮跟神界的眾神,幾乎是沒有交情,所以經常出入神主府的神,除了聖子墨紫陽,大部分都是來找神主夫人墨綵衣幫忙的,跟墨湮有交情的神少之又少,所以墨九狸才會記得這名老者……

老者看著墨湮夫妻,不停的嘆息,最好還是忍不住出聲喊道:「墨湮,你這是何苦啊?你們為什麼就一句話都不願意說啊?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兩個倒是說清楚啊!」

只是墨湮卻是無動於衷,墨綵衣倒是緩緩睜開眼睛,臉上蒼白的看向老者,虛弱的說道:「玉老,如果你有心,麻煩你幫我們找到小女九狸,讓她不要回來!」

「綵衣啊,你們這……」玉老無力的說道。

「玉老,多謝了!」墨綵衣說完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玉老見狀輕嘆一聲轉身離去,墨九狸想了想跟上了玉老,走到一處無人的地方,墨九狸剛想出去,斬魔劍忽然頓住讓墨九狸的腳步也是一頓,接著墨九狸看到前面出現幾個黑衣人攔住玉老的去路……

玉老臉色一冷問道:「你們是何人?想做什麼?」

「殺你的人!」黑衣人說完直接動手,墨九狸被斬魔劍提醒,沒有現身躲在暗處。 大周王朝距離現在已經三千多年了,江離說那小女孩是岐山神,豈不是說她已經三千多歲了?

不管怎麼看,她也不過就十歲左右的樣子,而且經常哭哭啼啼的,哪兒像個三千多歲的人的樣子!

就說:“不太可能吧,她看起來那麼小。”

江離聽了我的言論,搖頭嘆氣:“說你笨都是誇獎你了,應該說你蠢。岐山神跟江世祖一樣,都只是一個職位,我死了後,下一個掌管‘鴻’的人也叫江世祖。所以她雖然可能是岐山神,但是並不一定就是三千年前的那個岐山神。”

我連連點頭:“師父您要是這麼說,我就明白了。”

江離剛纔跟那個白色身影打了照面,認出了那是一頭白色的狐狸,體型比我旁邊這花斑豹子還要大上幾分,是它馱着那些紅衣人離開這裏的。

我本想問問,那個小女孩去哪裏了,畢竟只看見了那白色狐狸,並沒看見小女孩,但是江離卻不願意跟我多說,直接從身上摸索出了一卷羊皮紙丟給了我,讓我自己看。

我打開羊皮紙,這也是《天藏》的殘卷,上用古老的文字寫着:

岐山之神,名曰九尾,視爲媚,瞑爲惑,吹爲誘,呼爲妖,不飲,不食,不息。身長一丈,其爲物,白裘,黑足,赤瞳,居岐山下。

我將這羊皮紙看了一遍,然後收起來,跟着江離一同進了屋子。

進屋後,江離站在客廳中心四處看了起來,我走上前去問:“我看見那些遊屍都跑了出來,他們會不會來禍害這鎮子裏面的人?”

江離隨意回答我:“都已經解決了,現在該解決另外一樁事情了。”

江離話音剛落,王端公和林永夜父親從樓上屋子走了出來,站在樓梯護欄邊低頭看着我們,王端公之後開口說:“我以爲你們會被紅衣人撕碎的。”

江離笑了笑:“讓你失望了,先是設計奪走了我徒兒的法劍和法印,之後又覬覦我的包袱,並故意讓我們去屍洞,又讓我們來應付這些紅衣人,你們應該給個解釋吧?”

江離一言就道破了王端公和林永夜父親的計謀,不過這也並不是很難,因爲我也看破了,只是不知道原因而已。

王端公站在樓上嘆了口氣:“低估你們倆了,其實拿到你的包袱時,我們就知道,你已經看穿了我們做的事情。不過我們這也是沒有辦法,沒有你們的法器,小林子就活不了。”

江離饒有興趣地問:“爲什麼?”

林永夜父親這會兒滿臉哀怨地回答說:“小林子從小就體弱,好幾次都沒氣了,都是王端公幫忙給拉回來的,我們聽人說,道教的一些厲害法器,可以鎮邪,上次在陰間你們把小林子送了回來,我們就想着,能不能從你們那裏弄來一些法器,幫忙鎮一下邪,所以才生出了這計謀。”

王端公接過了這話題,繼續說:“所以我去你們村找到了你們,又設計從陳小師傅手裏拿來了法劍和法印,但是並沒什麼用。結果當天你來了,你那會兒對這法劍和法印表現得很不屑,我們就以爲你身上肯定有更好的東西,這纔想把你的包袱也拿過來,轉念一想,你們肯定不願意給我們,就引你們去屍洞,剛好今天又是紅衣人出來的日子,就像藉着屍洞和紅衣人一起,把你們害了,這件事情都是我想出來的,你們要降罪,就降在我身上吧,反正我也一把老骨頭了,不過小林子還小,他什麼都沒做過,小娃娃無過,還請你們一定要放過他,就算不幫他,也求你們別害他,讓他自生自滅就行。”

我和江離聽着他們的稱述。

等他們講完,我回頭看了眼,那花斑豹子卻早就消失不見了,不知道去了哪裏。

不過也沒在意,反正它神出鬼沒的。

江離聽完他們的話,沒有我想象中的憤怒,而是平靜地說:“我的包呢?”

“在屋子裏。”王端公馬上轉身進屋,將今天我揹着的那包拿了出來,我以爲是被拿到了屍洞裏面,沒想到真的在他這裏。

王端公將包丟給了江離。

江離又把包丟給了我,我提着包拆開來看了看,這裏面哪兒有什麼法器,就是一些毫不起眼的黃表紙之類的東西。

合着江離早就知道了王端公他們擺下的計謀,估計當時在河溝見到我和王端公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了我的法劍是被王端公拿走了。

所以才故意將那法劍和法印說得那麼不值一提,好讓王端公他們上鉤,引蛇出洞。

按道理說,王端公他們這麼陷害我們,江離應該會生氣的,但是江離卻沒有,他在客廳站了會兒說:“跟我講講你們村子的情況吧,還有林永夜的情況,剛纔我去屍洞查看了一番,發現屍洞呈正圓形,陰氣滔天,而你們村的那條河溝的走向,正好是陰陽魚交匯的焦點,像極了太極的陰陽魚的陰魚,如果這裏真的是個太極的話,屍洞是陰眼,那麼,你們這裏就處於陰魚上。”

王端公和林永夜父親聽江離詢問他們具體情況,臉色陡然變化,而後大喜,大喜之後就是感激,林永夜父親甚至直接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連連對江離磕起了頭:“求江師傅救救我們。”

江離並沒理會,而是邁步往樓上走。

我跟在江離後面,低聲對江離說:“師父,我們真的還要管他們嗎?”

江離卻嘆了口氣:“你拿了他們家的錢,這是因,有因必有果,我不管能行嗎?如果不管,會有報應遭在你身上的。”江離邊說邊搖頭,上樓的最後一步樓梯,江離填充了句,“不過也沒辦法,誰讓我是你師父呢,總得有人給你擦屁股。”

我嘿嘿笑了笑,跟隨江離一起走到了王端公和林永夜父親身邊。

江離並沒有跟以往一樣將給他下跪的人拉起來,而是盯着他說:“你妄想害我們是因,現在給我們下跪是果,給我叩三個頭,這因果就算過去了,我既往不咎。”

林永夜父親大喜,砰砰砰磕了三個響頭,這麼好的機會他肯定不會放過。

等他扣完頭,旁邊王端公才把他拉了起來,而後滿臉希冀看着江離,連聲感謝江離的寬宏大量。

江離也不忘趁機教育他們幾句:“善惡有報,想不禍害自己家人,就多行善積德,謀財害命只會害人害己。”

王端公和林永夜父親連聲應是,說:“曉得了,曉得了,以後不會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江離隨後跟王端公他們一同進了林永夜屋子裏,林永夜依舊昏迷不醒躺在牀上,江離坐在林永夜牀邊,伸手在林永夜身上扒拉了下,然後問:“他出現這情況,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林永夜父親想了想說:“五年前,整整五年了,那時候他貪玩經常和鎮上其他小娃到處跑,那次不小心鑽進了溝裏的屍洞裏,我們費了好大勁才把他拉上來,拉上來後就變成這樣了,這些年就沒好過,我們想了無數種辦法了,但凡還有辦法,我們也不會走這條害人的路啊,江師傅,您看這個還有救嗎?”

江離笑了笑:“已經不用救了。”

王端公他們聽了大驚:“已經沒救了嗎?”

江離卻搖搖頭:“他之所以出現昏迷的原因

是因爲三魂七魄中缺少命魂,現在他的命魂已經回來了,接下來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了。”

江離所說,他們並沒明白,我也沒明白,就問:“師父,什麼是命魂?”

江離說:“天魂、地魂、命魂,七魄環繞在命魂之上,命魂沒了,七魄無處附着,只要精神波動稍微強烈,命魂就會散落,輕則昏迷,重則喪命。依我猜測,他肯定是在屍洞中被勾去了命魂。”

“那現在命魂咋又回來了呢?”王端公着急忙慌地問,看起來他好像纔是這林永夜的父親。

王端公問完後,江離卻皺着眉頭盯着我看了好久,看得我有些害怕了,我悻悻地說:“我沒做什麼,您別這麼看着我。”

江離卻拍了拍我,然後咧嘴一笑:“你的小媳婦是不是跟林永夜睡過覺?”

“啊?”我的一個反應是怎麼可能,他們都還那麼小,不過隨後想起來了,馬上說,“那天晚上迷迷糊糊,我感覺到她進屋了,但是第二天天還沒亮,她就哭哭啼啼跑出去了。”

江離聽完釋然:“這就對了,你那小媳婦天天吵着要跟你睡覺,你不答應,她就自己往你牀上跑,沒想到上錯了牀,跑到了林永夜牀上,恰恰又治好了林永夜的病。你那小媳婦很可能就是岐山神,岐山神原型爲九尾狐,一舉一動都有勾魂攝魂的本領,更別說是同牀共枕,因禍得福,你小媳婦雖然上了別人的牀,卻治好了別人的病,你應該開心纔是。”

江離雖然這麼說,但是我總覺的有點不舒服,就感覺好像我的東西被別人拿走了,好處也讓別人拿了,我卻還要假裝開心似的。

況且她那天是哭着離開屋子的,肯定是因爲她上錯了牀,所以纔會這麼傷心。

這麼一想,我更有些不舒服了。

江離看我表情糾結,呵呵笑了聲:“放心,是你的都是你的,不是你的,但是隻要你想要,師父也會搶來給你。你那小媳婦跟你有緣,過段時間你就把那婚書籤了吧,到時候誰也搶不走她了。”

我知道江離是在打趣我,我這個年齡聽到這麼成熟的話題,難免有些害臊,就嘀咕說:“不是我小媳婦。”

江離也沒再繼續糾纏這個話題,而是對林永夜父親說:“林永夜的命魂雖然回來了,但是他的命輪還在地下,缺少命輪,他的七魄不能穩固在命魂上,所以才遲遲醒不過來,現在需要將他命輪取回來。“

“江師傅,那要咋取?”

江離說:“方乾屍洞裏面的水,找到勾魂之物就可以了。”

這是一個大工程,需要耗費極大的人力物力,短時間不能完成,不過林永夜父親是鎮長,這對他來說也算不得什麼,馬上下去安排這件事情了。

王端公也跟着林永夜父親一起去招呼這事兒,等他們走了後,江離表情不再那麼輕鬆,說道:“遊屍匯聚,定有屍王。今天我去屍洞裏面查探了一下,在屍洞底部發現一頭紅色狐狸的屍體,依我看,那紅色狐狸就是遊屍王,也只有狐狸能隨隨便便勾人魂魄,想要解決這事兒,怕是要跟那紅色狐狸起衝突了。”

江離這麼嚴肅,我也有些擔心,問他:“那紅色狐狸很厲害嗎?”

江離笑了笑:“如果僅僅只是遊屍王,並不是很厲害。但是如果是陰長生時期的遊屍王,就另當別論了。”

“您怎麼知道是陰長生時期的?”

“顛倒陰陽陣,陰長生編著的《逆陰陽》一書中的法術,出現在了這裏,那紅色狐狸想借助顛倒陰陽陣,以它自己和林永夜做陣眼,實現復活目的。”

(本章完) 本來她以為玉老比幾個黑衣人厲害,可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不過幾個回合玉老就被幾個黑衣人斬殺,震驚不已,眼睛狠狠盯著幾個黑衣人,殺死玉老,奪走他身上的空間戒指,轉身消失,就像沒有來過一樣……

墨九狸沒有第一時間出去,等了一會兒確定無人之後,墨九狸才出去來到玉老的身邊,伸手探向玉老的鼻翼,發現玉老已經沒有呼吸了……

墨九狸皺眉看著玉老的屍體,她跟著玉老不過是想知道爹娘到底怎麼回事,卻沒有想到玉老被人殺了!墨九狸起身準備離去,卻發現衣角被人拉住,墨九狸轉身驚訝的看著地上毫無聲息的玉老,一隻手緊緊抓住自己的衣角,墨九狸急忙蹲下身喊道:「玉老,玉老……」

只是玉老依舊毫無反應,墨九狸無奈起身把玉老的手,從自己的衣服上扯下來,卻發現玉老的手裡放著一枚令牌,確切的說是一枚令牌上面,寫著一個墨字,墨九狸看了半天都沒看出端倪,倒是把令牌收了起來,她想這個令牌可能是爹爹送給玉老的,玉老抓著自己應該是想把這個給自己才是……

墨九狸收起玉牌,看了眼玉老轉身回到了滅神台……

墨九狸很想衝進去救自己的爹娘,但是她不是傻子,周圍有神將看著,恐怕她還沒靠近,就被抓了!不管自己是不是神界的叛徒,貿然出現只會被抓,不但救不了爹娘,還把自己搭進去,她不怕死,前提是能救出爹娘,否則她死的太不值得了……

墨九狸站在人群中,盯著自己的爹娘,聽著眾人的議論,有惋惜的,有痛恨的,什麼樣子的都有,墨九狸一直仔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想著如何能把自己的爹娘救出來……

只是墨九狸想來想去,也沒有想到什麼辦法,因為現在是白天,墨九狸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等到夜深后再做決定,只是讓墨九狸鬱悶的是,直到天色暗了下來,滅神台周圍依舊是燈火通明,原來這些人是擔心墨九狸忽然半夜出現,所以這裡是晝夜不斷的有人看守,墨九狸看到夜深后,有一隊神將前來換崗,白天的那些神將便離去了……

就連圍觀的人也是,有的人離開了,也有人一直在這裡看熱鬧,也有剛剛趕來的……

墨九狸看著爹娘越發的虛弱心疼不已,難道她真的要去求墨紫陽嗎?這時剛好有人在前面議論道:「不是聽說聖子是神主的養子嗎?為什麼他沒有被抓啊?」

「這你就不知道了,聖子真是孝順啊!自從神主府被滅,神主夫妻被抓以後,聖子就前往了四方神尊的府邸求情,之前聽人說,四方神尊在北方神尊府邸小聚,聖子立即趕到北方神尊的府邸,長跪門外不起,為的就是讓地方神尊放了自己的義父他們,真的是太孝順了,比起那個惹事的神女強了不知道多少倍啊!」另一人小聲的說道。 墨九狸男裝的打扮站在人後,不知道為什麼,分明這些人說的墨紫陽都是好的,孝順的,卻讓她心裡有些抵觸,到底為何這樣,她也說不清楚……

雖然墨九狸站在人群中,很不起眼,但是她身邊帶著斬魔劍,斬魔劍是墨綵衣的佩劍,小時候墨九狸喜歡,就一直跟在的身邊,斬魔劍的神智一直沒有蘇醒,但是卻極具靈性,看到自己的主人被囚禁在弒神柱上,最喜歡的夥伴墨九狸又心裡哀傷,斬魔劍就有些不安分了……

墨九狸感受到斬魔劍的顫動,想到什麼心裡一喜,輕撫著斬魔劍讓它別激動,想了想墨九狸起身離去,繞道了滅神台的另一側密林中……

直到夜深,伸手摸了摸斬魔劍道:「去救娘親……」

斬魔劍聽到墨九狸的話,化為一道黑光,直接射向弒神柱上的墨綵衣體內消失不見,另一邊的四方神尊府的護衛,偏頭看向墨九狸的方向,卻絲毫沒有發現,又轉過身來……

斬魔劍回來,墨綵衣一驚,知道墨九狸來了,看了眼身邊的墨湮,墨湮微微皺眉對著墨綵衣點了點頭,讓她別擔心!然後,墨湮對著溟煜說道:「溟煜,去保護九狸,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九狸被抓!」

「主人,那你和夫人呢?」溟煜猶豫道。

「我們沒事,可是九狸不能出事!你應該清楚,九狸的體內有……所以她絕對不能出事!帶著九狸離開這裡,有多遠就走多遠……」墨湮直接說道。

「主人,我知道了!」溟煜想了想說道。

慢慢從墨湮體內出來,溟煜本來就是冥獸,實力更是跟墨湮差不多,一次悄無聲息來到墨九狸身邊,直接化為人形來到墨九狸身後,扯了下墨九狸的衣袖,墨九狸一愣回頭看到溟煜小聲道:「哥,爹娘他們……」

「我們先離開,我再告訴你!」溟煜小聲道。

墨九狸點點頭,起身剛想跟溟煜離開,卻忽然有東西打中墨九狸的腳踝,讓她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頓時墨九狸的身影暴漏,溟煜直接化為一團黑霧回到墨湮體內……

不是因為他怕死,而是因為他不能暴露,只有不暴露才能有機會幫墨湮他們做事……

墨九狸回神看著把自己圍成一團的四方神尊府的護衛,皺眉掃向人群中,剛才分明有人襲擊她,故意讓她暴漏的,到底是誰?為什麼這麼做?

「你是何人?在這裡做什麼?」四方神尊府的護衛,看著墨九狸質問道。

「我只是在這裡睡個覺,不小心被狗咬了,才驚醒的!」墨九狸故意露出自己的腳踝說道,幾個護衛果然看到墨九狸的襪子似乎被什麼東西咬破了。

幾個護衛剛想轉身離去,就忽然聽到人群中有人說道:「咦?這個小哥哥的扮相,跟神女好像哦!」

「怎麼可能?神女是女的,又是我們神界的第一美女,那分明是個男人好嗎?」有人不屑的說道。 狐狸、蛇、黃鼠狼、刺蝟、老鼠,這五種動物是被認爲最通靈性的動物。

縱觀古代書籍小說中的妖物,以這五種動物居多,其中尤以狐狸爲盛,而古籍中記載的狐狸精,大多也是勾人魂魄的妖媚女子,與剛纔江離給我的那捲《天藏》中記載的岐山神如出一轍。就算古籍記載的是有虛假,先前我親眼見證的那小女孩,我只與她做了眼神交流,就神志不清,而且屍洞中的那紅色狐狸屍體,也能勾走林永夜的魂魄,這一切都證明,狐狸精並非空穴來風,他們極有可能是真的存在的,而且真的擁有勾魂攝魄的本領。

江離看出這朱衣鎮是個顛倒陰陽大陣,而顛倒陰陽大陣又是記載在《逆陰陽》一書中的法術,由此判斷那屍洞中的紅色狐狸是陰長生時期的狐狸。

狐狸本就通靈,況且已經跨越數千年,肯定有了通天徹地的本領,所以江離的擔心不無道理,我也有些擔心說:“不如我們不要管這件事情了,大不了把林永夜接到我們村子裏去,這樣那遊屍王不就沒有辦法了。”

江離聽了我的話,卻呵呵一笑:“佛家說因果,道家講緣分,你與林永夜既結下因果,緣分又已經足夠,逃避是沒有用的,不管前途多麼艱難,你現在只能硬着頭皮向前。”

我哦了聲,微微擡頭看了看江離,以前他在道觀的時候無憂無慮,自從插手我們的事情後,我就從沒看他好好休息過半天,我們是無憂無語了,但是我們的煩惱卻全都到了他的身上,他完全可以插手不管的,想到這裏,更帶幾分感激,又帶幾分歉意,說:“師父,對不起啊。”

我突然來的一句對不起,江離有些奇怪,瞥了我一眼,半開玩笑地說:“因果,緣分,你不必抱歉,我現在所做的一切事情,或許就是前一世欠你的。如果你是擔心我的話,大可不必,你師父我闖蕩這麼多年了,真正不能解決的事情,現在只遇到了一件。”

連江離都解決不了的事情,我自然無比好奇,問他:“是什麼?”

江離對我笑了笑:“我自在慣了,卻收了你當徒弟,還不能隨手放下你。不過這樣也好,不用再渾渾噩噩地活着。”

林永夜的父親和王端公深夜出去召集人手,整夜未歸。

我和江離坐在林永夜房間裏一直聊到了天亮,說的大多也是些無用話題,直到天亮,我問出了一個一直想問的話題:“師父,您看起來才二十多歲,但是我總感覺,您應該很老了,您到底多少歲了?”

問到這話題,江離皺了下眉,然後拍了我一下:“比你想象中,要老那

麼一點點。”

“您這麼厲害,您師父也很厲害吧?”

江離愣了下,陷入沉思,而後說:“他很厲害,我拼盡全力也敵不過他,不過他現在已經死了。”

白天王端公回來了兩次,帶着吃的回來給我們填飽肚子,吃完後他馬上又出去了,直到晚上,王端公才興沖沖跑了進來,見了江離急促地說:“江師傅,我們請了個施工隊,他們用抽水泵把屍洞裏面的水都抽光了,好傢伙,那洞口看起來不大,裏面可大得不得了,好幾臺泵抽了整整一天才把裏面的水抽完,您現在有空過去看看嗎?”

江離恩了聲,站起身來,並對我說:“拿着你的法劍和法印,揹着我的包袱,一起去。”

這種熱鬧場面,我自然不能放過,寸步不離跟着江離前去。

因爲已經是第二天了,那紅衣人不會再出現,鎮子裏的人聽說有人要處理這屍洞,都圍在了河牀上看熱鬧。

人聲鼎沸,都在討論着這下面到底有什麼古怪,也有人討論着到底是誰來處理這些東西,我們到了後,王端公喊了聲:“都讓讓,江師傅來了。”

鎮里人紛紛回頭把目光放在了我和江離身上,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放在了江離身上,上下打量了下江離。

他們的眼神我再熟悉不過了,之前江離第一次去我家的時候,二爺爺還有奶奶他們都是用這種不相信的眼神看着他的,原因只是江離看起來太年輕了,不像是有本事的樣子。

不過江離並未在意他們,從人羣通道過去。

施工隊將在河牀上打了另外一個洞,將抽水泵放入其中抽乾了水,江離剛過去,林永夜父親就上前來說:“裏面已經抽不出水來了,但是這抽水泵卻拔不出來,估摸着卡在裏面了。”

江離走到抽水泵旁瞧了兩眼,然後回身對圍觀的這些人說:“這下面全是遊屍,一會兒難免會有爬上來的,你們都回去關好門窗,今晚不管是誰敲門都不要開門,不管是誰呼喊你們名字,都不要答應。”

一個痞裏痞氣的光膀子漢子看了看江離,說:“每年也就昨天那個日子有點麻煩,其他日子沒出過麻煩,你是不是怕我們看所以才攆我們回屋的啊。”

其他人也都是這個想法,只是沒表達出來而已。

江離笑了笑,指了下這個光膀子漢子說:“你留下,其他人可以回去。”

那漢子本想再說點什麼,聽了江離這話馬上就止口不談了,呃呃好幾聲後才說:“誰樂意跟你們摻和,我先回去。”

這漢子走了,其餘圍

觀的人也陸陸續續地離開,他們始終只會呈口舌之利而已,要是真把他們拉來做這些事情,這裏面沒幾個人有這個膽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