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筱若非常堅決的搖了搖頭,仰着小臉一臉的倔強,“我不回去,沒有找到鳳念哥哥之前,我是不會回去的!”

我也是無奈了,“你說你鳳念哥哥最愛的人就是你了,爲什麼他沉睡而不告訴你地址呢,還有啊,你們家鳳念哥哥是爲了你才沉睡的,你怎麼能不知道呢?”

冷筱若委屈的撅了撅小嘴兒,對我說道,“我怎麼知道嘛,鳳念哥哥什麼的都沒有告訴我。”

我不禁暗自對冷筱若翻了一個白眼,真是白瞎鳳念當初那麼喜歡你了。

“那你慢慢找,我走了。”說着我鬆開了腳,拉着忘川就要離開。

把雲嬌 結果走了幾步,我聽見身後有腳步聲,我一扭頭居然發現冷筱若跟在我的身後。

我皺起了眉頭,“我說你跟着我們幹嘛啊?”

被我這麼一說,冷筱若的臉可疑的紅了,不過隨後她的腦袋一仰,非常拽的說道,“你怎麼能說我跟着你呢,這條路又不是你家的。”

媽蛋,冷筱若還是這麼的伶牙俐齒,好吧,我決定不理她了,我和忘川牽着手繼續走。

結果我都走過了幾條大街,拐過了幾條小巷,卻發現冷筱若這個傢伙還跟在我的身後,直到來到我住的小區前,沒有門禁卡,她是進不來的,只好在那裏站着。

我嘆了口氣朝她走了過去,看到她孤零零的躲在小區外,我覺得有些不妥。

“你蹲在這裏做什麼?踩點好搶劫麼?”我面無表情的問道。

系統逼我普度眾生 冷筱若擡頭看到是我,臉上閃過一絲的欣喜,隨後她竟然可憐兮兮的對我說道,“其實我這次來人間是偷偷來的,我沒有地方住,你可不可以收留我啊?”

我被雷得不輕,這冷筱若到底是神經大條呢還是沒腦子啊?

“你知道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嗎?”我問冷筱若。

冷筱若眨着大眼睛,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什麼關係啊?我只知道我們都不是人。”

“你是真傻呢還是假傻,你看看啊,你喜歡鳳念,而我以前也喜歡鳳念,你覺得我們之間不是情敵嗎?”我一本正經的對冷筱若說道。

冷筱若看着我,張了張嘴,隨後說道,“我們爲什麼是情敵呢?鳳念哥哥喜歡我,又不喜歡你,你跟本沒有跟我做情敵的必要啊!”

臥槽!

“再見!”我對冷筱若說道,媽蛋,這個傢伙簡直是氣死人不償命!

我難道有那麼大方,能收留一個情敵?

“夏絃樂,絃樂,小樂樂,你別走啊!”冷筱若的聲音在我的身後響起,我不走?我不走難道等你來氣死我?

我不管身後冷筱若的聲音,直接回了屋,和冷筱若說話是真的會被氣死的!

看到我回去,夏天和滿屋子的靈獸都圍了過來。

“姐姐,你臉色黑成這樣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夏天關心的問道。

忘川也在我的家裏,他看到我回來扶着我在沙發上坐下了,隨後在我的耳邊說道,“小絃樂,我知道你爲什麼不開心,我希望你相信我,我不會讓你再上傷心的,鳳念是鳳念,而我是我,對於你我從來都沒有二心。”

聽見忘川這麼說,我真的很感動,可是我還是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鳳念分出這兩個分身在我的身邊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爲了魔王的記憶和力量,還是爲了保護我?我寧願相信他是爲了魔王的力量和記憶,這樣的話我倒是可以真正的對他死心了。

但是如果是爲了保護我,我想不通他爲什麼要這麼做?難道是因爲愧疚?

我對着夏天輕輕搖了搖頭說道,“沒事,我現在很好。”

“姐,你不要騙我,看你的眼神和臉色我就知道有事。”夏天來到我的面前緊緊的盯着我的眼睛說道。

我知道什麼事情都瞞不過關心我的夏天,我只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冷筱若來了。”

聽到冷筱若的名字,夏天的表情就像是踩到了狗屎一般,他震驚說道,“就是那個小魔女?!” 我點了點頭,“沒錯,就是她,我現在看到她我都頭疼。”說完我撫摸着額頭,現在是真的頭疼。

夏天的表情變得微妙起來,看到夏天的表情我覺得有點不安起來。

“怎麼了夏天?你認識她?”我周圍問道。

夏天在我身邊坐下,也撫着額頭說道,“那個小魔女,有幾個人不知道的啊?好多人都被她給整慘了,現在提起她都覺得頭疼。”

“你也被他整過?”我驚訝的問夏天,爲什麼我不知道夏天被她給整過?

夏天無奈的點頭,“所以,姐,你千萬千萬別跟她走近了,小心被她給捅刀子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聽到夏天這麼一說,我的冷汗都冒了出來,我剛纔拒絕了冷筱若的請求,她該不會在背地裏把我往我死整吧?

而且她和我曾經都對鳳念有意思。

就在這個時候,家裏的門鈴響了,我有種不好的預感,而夏天這個傢伙聽到門鈴響起的時候就去開門了。

開門後夏天就像是見到了鬼一樣,將門又狠狠的關上了,不過就在關上門的時候,我家的窗戶竟然自己打開了,冷筱若從窗戶爬了進來。

我特麼真的感覺是日了狗啊,我已經很久都沒有日狗了,今天發生的事情,我覺得我上輩子肯定是弄了尼姑。

“哼哼,你們以爲只要把我關在門外就相安無事了嗎?”冷筱若絲毫不拘禮的在我的對面坐了下來,笑眯眯的看着我。

冷筱若這個傢伙居然厚臉皮到這種程度,我強壓下心的想罵人和打人的衝動,對冷筱若說道,“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冷筱若也不廢話,笑眯眯的說道,“告訴我鳳念哥哥的下落。”

“我們是真的不知道。”我無奈的回答,我要是知道的話,我還會在這裏麼?

“那你答應我另外一件事情。”冷筱若說道。

我覺得我現在體內的力量已經在蠢蠢欲動了啊,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問道,“你說,如果可以的話,我答應你。”

冷筱若突然換上了一副非常可憐兮兮的表情對我說道,“我沒有地方住,你收留我唄。”

“我不同意!”夏天第一個投了反對票。

見夏天不同意,阿狸也舉起了狐狸爪子大聲的說道,“我也不同意,夏天不喜歡的人,我也不喜歡。”

我無奈的聳肩對冷筱若說道,“你看他們都不同意,不如你去酒店住吧,或者自己租房子也行 啊。”

“我沒錢啊。”冷筱若特別真誠的說道。

面對冷筱若那狡黠的眼神,我總算是知道了,這個傢伙肯定是無論我們怎麼說,她都會賴着我們的了。

我想她大概是想留在我們的身邊,探聽鳳唸的下落,現在沒有別的辦法,我挺害怕冷筱若出陰招的。

我只好說道,“那好吧我允許你留下來了,但是不能白吃白住,你得去打工,說白了就是你得賺錢,不然的話,我有權將你趕出去!”

說着我讓夏天去擬了一份協議,沒有這個協議的話那還真的是駕馭不了這個小魔女。

這個協議是有特殊魔咒的,專門用來魔族人簽訂契約的,冷筱若糾結了兩個小時後,最終還是簽下了這份協議。

看到冷筱若簽下了這個協議我就放心了,這樣的話冷筱若就不能耍其他的小花招了。

這時候我的電話響了起來,是個陌生的號碼,一接才發現竟然是老騙子打來的。

“喂,老騙子你打電話給我幹啥?難道是想我了?”我問道。

老騙子估計是沒有心情跟我開玩笑,而是嚴肅的跟我說道,“你趕快來春景路這邊,有很重要的事情。”

說完老騙子不等我說話就掛了電話,我拿着電話愣了愣,春景路那邊?讓我去那邊幹嘛?

不過聽老騙子的語氣的確是很着急的樣子,我只好收好了手機,對夏天說道,“我現在有急事要出現一趟,你們在家好好看着。”

“我跟你一起。”忘川馬上說道。

“好。”我點頭答應。

冷筱若的表情變得非常的興奮起來,想要對我說什麼,卻被我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我知道這個傢伙肯定是想跟我一起去,但是我怎麼可能讓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小魔女跟我一起去?

也不知道老騙子找我到底是什麼事情,抓起手機就和忘川出去了,朝着春景路那邊趕去。

來到春景路的路口我並沒有看見老騙子的身影,害得我匆匆忙忙的趕過來,這老騙子該不會是騙我的吧?

我四處看了看都沒有看見老騙子的身影,我只好拿出手機給老騙子打電話,電話很快就接通了,老騙子的聲音聽起來還是那麼的焦急,“你們快到春景廣場來,在廣場的小樹林裏。”

我和忘川又朝着廣場趕去,直接鑽進了小樹林,也不知道老騙子到底要做什麼。

白天沒有大媽們跳廣場舞的廣場還挺冷清的,加上現在是夏天太陽又大,根本沒有人。

進了小樹林走了好幾分鐘,終於看家了老騙子,在老騙子的身邊還站着古拂曉,而在地上竟然還躺着一個男人。

我疑惑的看向了那個男人,只見男人臉色蒼白,但是已然沒有了氣息。

“我去,老騙子你們該不會殺人了吧?”我驚訝的問道。

老騙子瞪了我一眼,“說什麼話呢?犯法的事情我可不做,這名男子剛斷氣,我想作爲楊天虹最新的肉身最好不過了。”

“嗯?”我點了點頭,隨後說道,“那你們把這男人帶回去就好了,叫我來做什麼?”

古拂曉說道,“我們兩個男人如果扛着一個人走在大街上的話,肯定會引起別人懷裏的。”

“那你們叫我來是想做什麼?”我疑惑的問道,難道我來了,就不引人注意了?

老騙子搓着手,笑嘻嘻的看着我,“我知道你有一門絕技,可以操控死人的身體,所以我們想你操控這具肉身回到金掌門那裏。”

經過老騙子這麼一說,我纔想了起來,我怎麼就忘記了呢,我是會控屍術的啊,如果今天老騙子沒有說出來的話,我也許會想不起來。

“呵呵,你這個老騙子,你怎麼知道得這麼多?”我不禁笑問道。

老騙子白了我一眼說道,“當然知道啊,你以前還是挺出名的,好了,別廢話了,趕快將這具肉身弄回去,不然這天氣這麼熱,到時候壞了。”

我點頭,雙手結印,嘴裏念動咒語,從我的指尖處飛出一絲絲的紅線,這些紅線在空中交纏錯落,但是卻朝着地上的那個男人飛去,這些紅線飛進了那個男人的身體裏,就像是牽絲木偶一般,那個男人一下子就從地上站了起來。

這個男人站起來後,我纔看清楚了這個男人的全貌,其實這個男人長得還挺帥,配得上楊天虹的靈魂。

我牽引着這具肉身在大街上走着,也沒有人懷疑此刻在我們當中的人會有一個死人,畢竟我的控屍術已經爐火純青了,動作流暢,不似那些趕屍術驅趕的屍體都非常的僵硬,一看就知道有問題。

走在路上,老騙子一直瞟着我身邊的忘川,那眼神讓我覺得非常的奇怪。

“喂,老騙子你該不會是玻璃啊,怎麼一直盯着我對象看?”我問老騙子。

我在說忘川是我對象的時候,忘川的臉上露出了甜蜜蜜的笑容。

老騙子聽我這麼一說,先是瞪了我一眼,隨後說道,“我只是覺得這個小夥子挺眼熟的,好像是在哪裏見過,我纔不是玻璃好不好!” 我看向忘川,問道,“你見過這個老玻璃?”

老騙子氣得差點就氣得過來打我了,他在我耳邊使勁的吼道,“不要叫我老玻璃!夏絃樂我現在很正經的告訴你,我是一個直男,直男!”

由於老騙子的聲音非常的大,搞得街上路過的行人都看向了他。

我和古拂曉在這時候,都離得老騙子遠遠的,裝作不認識這個人的樣子。

“忘川,你以前有見過老騙子嗎?”我問忘川。

忘川想了想很認真的對我搖頭,“沒有,我以前都沒有見過他。”

忘川說以前沒有見過老騙子,而老騙子卻覺得忘川有點眼熟,我想可能是老騙子認錯了吧。

將這具肉身送到金凝環別墅前,我就和老騙子說準備離開了,因爲我實在是不想再看見金凝環那不可一世的日子了。

結果老騙子和古拂曉都非常的熱情,非要讓我進去坐坐,好吧,熱情難卻我還是跟着他們進了金凝環的別墅。

進了別墅的大廳,我就撤了控制這具肉身的紅絲,那肉身身子一軟一下子就要朝着地上倒去,還好古拂曉眼疾手快將這具肉身給接住了。

“這將是天虹的肉身,可不能摔壞了。”古拂曉擔心的說道。

看到古拂曉和楊天虹的相貌一模一樣,我就覺得不可思議,就算是父子也不用長得如此的想象吧,不過現在我終於可以輕易的分清楚古拂曉和楊天虹了。

“這是你們找來的肉身?”金凝環從樓上下來看到古拂曉懷中抱着的那個男人。

老騙子看到掌門下來了,趕緊恭敬的說道,“是的,這就是我們給楊天虹找來的新肉身。”

金凝環沒有說話,而是走到了古拂曉的身邊從他的手中接過這具肉身,先是檢查了一番,隨後勉強的點了點頭,“這具肉身還可以。”

“那師傅,您能趕快作法麼?”古拂曉迫不及待的說道。

金凝環看見古拂曉這麼着急,不由失笑的說道,“我知道你愛子心切,我馬上就去將你的寶貝兒子救活,不過我救了你的兒子,你該怎麼感謝我呢?”

“怎麼感謝都可以。”古拂曉老實的說道。

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我咋感覺到那麼的奇怪呢,金凝環爲什麼還要古拂曉的感謝呢?古拂曉是茅山派的人,做什麼事情都是金凝環一句話的事情。

“聽到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金凝環似笑非笑的說完,託着肉身就上了樓,那肉身在樓梯上磕磕碰碰的,可把古拂曉心疼壞了。

我看着都疼,難怪古拂曉那麼的心疼。

“那這裏沒有我的事情了,我先回去了。”我說道。

“誒,你急啥,反正你又沒有什麼事情,我們一起在這裏見證楊天虹的重生吧。”老騙子非常激動的說道。

我無語的看着老騙子,這傢伙跟楊天虹很熟嗎?看起來怎麼比古拂曉還要激動啊?

庶女翻天:蛇蠍三小姐 “我說老騙子你咋這麼激動啊?”我問道。

老騙子白了我一眼說道,“當然激動了,這可是我第一次見掌門施法給人回魂呢!”

經過老騙子這麼說,我也很期待楊天虹重生,於是我在客廳坐了下來,老騙子在我的對面坐了下來,眼神依舊灼灼的盯着我的忘川,看到老騙子這個樣子,爲什麼我的心裏會生出危機感呢?

“喂,你不要盯着我的忘川看,我告訴你啊老騙子,忘川是我的,你不許打他的主意。”我嚴肅的說道。

說着我靠在了忘川的身邊,緊緊的挨着,我纔不給老玻璃這個機會!

結果老騙子哭笑不得的看着我,“我說夏絃樂,你能不能不要把我想得這麼齷蹉啊!”

我翻了個白眼,你本來就齷蹉好不好?

“我沒有搞基的那愛好好麼?我是真的覺得你家對象我是在哪裏見過的。”老騙子摸着下巴說道。

我想之前老騙子和忘川應該是不認識的吧,不過也不能排除他們某一天在大街上相遇了,而忘川這長相足以讓人過目不忘,因爲實在是太帥了!

“好吧說不定你們是在哪個大街上見過,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我說道。

老騙子託着下巴想了想說道,“ 好像不是吧,哎,我也想不起來了,反正印象還是有點深刻的。”

我也沒有再糾結這件事情了,過了大概一小時後,金凝環從樓上下來了,他的身後跟着一個男人,正是之前我用控屍術帶來的那個男人,但是現在這個男人渾身都充滿了蓬勃的生氣,眼神亮晶晶的,非常的有精神。

我知道,楊天虹回來了!

他走了下來對着在場的人深深的鞠了一個躬,隨後他才擡起頭,感情真摯的說道,“謝謝,謝謝你們!如果沒有你們,我就真的死掉了。”

我擺了擺手,說道,“老大,說什麼呢,你可是我的老大,不幫你幫誰啊,況且古大哥還是你的父親,更要幫你了。”

楊天虹聽到我的這句話時候,身子一僵,愣在了原地,他看向了坐在一旁正默不作聲的古拂曉,表情微妙。

“絃樂說的都是真的?”楊天虹問古拂曉。

呃,他這麼一問,首先愣住的就是我,楊天虹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還不知道古拂曉是他的父親?那如果是這樣的話,被我這麼冒昧的說出來,是不是闖禍了?

我縮了縮脖子,低下了頭,不敢說話了。

古拂曉看向楊天虹,動了動嘴脣,最終沒有說話,卻點了點頭。

此刻是要上演父子相認的橋段嗎?我以爲接下來會出現非常感動的一幕,卻沒有想到楊天虹突然一聲大笑,隨後說道,“你是我的父親,爲什麼之前不告訴我,還冒充是我的哥哥?我一直以爲自己是沒有父母的,那我的母親呢?還有,我的父親竟然是一個活死人!”

我去 ,這畫面轉換得太快了,現在楊天虹是想做什麼?不過聽楊天虹的語氣似乎有點生氣……

“我,我只是想讓你有一個更好的發展,我,我不知道……”古拂曉說得有些語無倫次,像是一個做錯事情的小孩子一般。

“我覺得你應該一開始就什麼告訴我的,不應該瞞着我的,你可能覺得我無法接受這真相,但是請你相信,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善意的謊言的。”楊天虹認真的看着古拂曉,嚴肅的說道。

古拂曉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手都不知道該放哪裏了,看得出來他此刻很尷尬。

“天虹……”古拂曉怯生生的喊了一聲。

楊天虹伸出手擺了擺,雙眼緊緊的盯着古拂曉,“不過,我現在原諒你了。”說着楊天虹朝着古拂曉走了過去,給了古拂曉一個大大的擁抱。

楊天虹輕聲的在古拂曉的耳邊喊了一聲,“爸……”

古拂曉的眼淚都差點掉了起來,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我以爲要上演一出楊天虹跑出去,古拂曉去追的戲碼呢,沒有想到畫面總是轉換得如此的快。

“我不是一個沒有爸爸的孩子了。”楊天虹激動的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