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以後,唐牧北已經在心裏將自己學習過的法術、符文,默背了無數遍。

這棵大樹經過兩年時間生長的更大更茂盛了。

然後他驚奇的發現,粗大的樹幹上居然逐漸生長出一個樹洞來!

就像是小時候看故事書裏面“皇帝長着驢耳朵”的祕密樹洞一樣。

這個樹洞越來越顯眼。

終於有一天,總是來大樹下看書的美少女忍不住對着祕密樹洞說了個自己藏在心底已久的祕密——“大樹哥哥,我悄悄告訴你喲,其實我已經找到通往那個世界的祕密通道了,就在我家書房下面!可是……不知道爲什麼父親不肯把這件事情告訴我,可能他覺得我還沒有實力進去吧。

所以,我都有在努力學習。

總有一天,我要像哥哥一樣優秀,去往那個世界!”

唐牧北:……

好像有點意思誒,雖然不知道這位美少女說的什麼通道什麼世界,但聽起來像很厲害的樣子!

再接下來的日子裏,通過這位美少女向樹洞的傾訴,唐牧北慢慢捋順了一些情節。

美少女出身名門世家,跟很多小說裏寫的差不多,她哥哥從小就是個天才。然後有一天,他告訴自己的妹妹,在這個世界上有通向另外世界的祕密隧道。只要找到這些通道,便可以在掌控空間之力之前,實現向其他世界跳躍的可能。

然後,美少女的哥哥就失蹤了。

從此再也沒出現過。

但她父親對這件事表現得很淡定,引起了美少女的注意。終於有一天,她無意中發現作爲族長的父親書房下,有個祕密隧道!

雖然知道這些八卦跟自己沒關係,百無聊賴的唐牧北依舊聽得津津有味。

有八卦可聽,比默默戳着當一棵樹有意思多了!

慢慢的,越來越多的人來往樹洞裏吐槽祕密。

唐牧北在這些話語中也捋出來很多有用的情報:這個體驗樹生的世界,並不是現世。這裏叫做起源世界,生活在此間的人們沒有靈根一說,他們都可以修行。只是資質和天賦會有家族遺傳,所以底層修士很難突破階層關係。

而美少女家族長書房下的祕密隧道,則是通向一個幽暗之所。

也不知道那裏到底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反正美少女一心想要提高境界,然後跳進去找哥哥。

可能,把她的故事單獨寫出來就是一部《哥哥去哪兒》吧。

時間就在無聊中慢慢溜走。

一年過去了;

三年、五年、十年、五十年……一百年。

直到最後,唐牧北都數不清自己究竟站在這裏多久,究竟是四百年還是五百年?

當然了,作爲祕密樹洞的載體。

這些年裏他聽過太多祕密,有狗血的愛情故事;有爭奪家產的陰謀詭計;更多的則是負面情緒宣泄。

每個人都將心底最污穢的話用語言投向這個樹洞,最後發泄完畢笑容滿面離開。

隨着這種負面情緒越聽越多,唐牧北發現這棵大樹心情開始越來越低落。它很不開心,覺得承擔這些不屬於自己的情緒太痛苦了。以至於有段時間,大樹的葉子都開始發黑。還好,樹根下有充裕靈氣滋養着,幫助大樹對抗負面情緒。

唐牧北猜測,這棵大樹最終得道修成以後,纔將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扔掉了。

但他覺得跟易藥相比,這棵樹也忒玻璃心了點。

看看人家易藥,天天挨鞭子那才叫慘呢!

你特喵就是聽多了八卦,無辜捱罵就不堪回首,也不知道這份道心是怎麼堅定下來的。

就在他默默鄙視大樹的時候,厲鬼俱樂部大廳沙發邊上圍着一羣厲鬼。

“牧店主睡了一天了,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江遠舟面色擔憂。

桃娘感知片刻後搖頭道:“牧店主的情緒很穩定,身體狀況良好,也沒丟魂落魄什麼的,應該沒關係。”

嚶年嘆了口氣,“可是咱們的開業典禮快要開始了呢,怎麼辦?”

“都讓讓、都讓讓!”陣靈小白薇喘着粗氣,喊出一條路來,它手裏端着一大盆帶冰塊的涼水往唐牧北臉上比劃了一下,“電視上不都這麼演的嗎?涼水一潑立馬就醒了!”

無瞳目瞪狗帶片刻,喃喃道:“那你鐵定立馬屁股開花!”

“而且是萬紫千紅的那種開法。”嚶年隨後接上。

宿陽伯老神在在道:“看來咱們牧店主是平日裏連軸轉太累了!離開場還有多長時間?不行我把主持人臺詞給你們改改,讓牧店主多睡會兒!”

冬苓頓時噴出一口水來,“還改?我真的要背不過了!”

“那還是想辦法叫醒吧。”嚶年看了一眼自己的臺詞,再特喵改快變成羣口相聲了!

“關鍵時候,該我背鍋俠出場了。”鬼羣中傳來一個低沉聲音,衆鬼回頭一看,居然是良生。

就是用自己繩命在搞笑的那個。

“看我一招金鑼敲山,一定能把牧店主喚醒!”它手裏拎着一會兒表演要用的道具,是個破鍋蓋子改裝的鑼。

小白薇一撇嘴道:“你那玩意兒能有我這一盆冰水給力?”

“要不,咱們給牧店主撤沙發吧?”無瞳突然提議道。

凌雲劍實在看不下去了,“你們一羣傻鬼出的什麼破主意?你,把冰水放下;你,扔了你的破鑼;還有你們幾個,擡什麼沙發?看我的,牧店主走你!” 桃娘:“飛向春天,春潮澎湃天地新。”

嚶年:“飛向春天,春風浩蕩山河美。”

冬苓:“飛向春天,春光無限歲月號。”

祁天佑:“飛向春天,春意盎然萬家樂。”

桃娘:“現場的觀衆朋友們,這裏是厲鬼俱樂部正在直播的201X年11月24日開業典禮的現場。”

嚶年:“在這開業慶典、萬鬼同慶的時刻,我們衷心的向全景瑤城的鬼衆道一聲:謝謝!”

冬苓:“感謝一路有你們支持,我們今天才能有如此盛大的慶典現場。”

祁天佑:“感謝牧店主,我們景瑤城的鬼衆才能迎來嶄新的生活!”

桃娘:“‘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我們景瑤城在牧店主的帶領下,雖是嚴寒卻已步步邁向春天。接下來有請清水區臨時歌舞團給大家帶來歌舞《飛向春天》。”

在掌聲雷動中,清水區推薦表演的歌舞上場。

此時看過去,不止是大街上鬼影憧憧,就連街對面的樓頂上、陽臺上到處擠滿了鬼。也正因此,桃花路此時陰風陣陣時不時颳着旋風,甚是嚇人。

就連偶爾路過的行人,都急忙快速跑過這一段路程。

因爲實在是太冷了。

一隻鬼釋放出來的冰冷寒意不算什麼,若是成百上千只厲鬼,那可就太瘮的慌了。更何況,臺上表演的都是漂亮女鬼,早就有厲鬼留着哈喇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氣場了。江遠舟甚至還瞄見有隻坐在空調外掛機上的鬼,釋放出來的寒氣快把那家玻璃凍住了。

它趕忙找來屬下耳語幾句,對方迅速向釋放寒氣的厲鬼方向衝過去。

唐牧北從開始上任就本着不給普通人添麻煩的原則,因此江遠舟一直在努力貫徹實施。開業慶典之後還有百鬼夜行,鬼多了怕萬一有情況,所以它私下佈置了不少人手,發現情況不對就立即前去控制。

退到臺下的幾位主持人在小聲嘀咕着對詞。

嚶年又翻了一遍自己的臺詞,低聲問道:“宿陽伯絕對是看了不少春晚才特喵寫出來的,我說臺詞怎麼感覺那麼熟悉呢,全都是抄來的!”

“管那麼多做什麼?你還是趕緊背臺詞吧,剛纔串詞你的部分最生疏!”冬苓小聲提醒道。

簡直開玩笑!

現在你才說它這詞是抄來的,是不是想讓宿陽伯臨時再弄一份?

光是這幾段詞背的就夠吃力了,臨上臺再換新的,還想不想讓鬼活了?

嚶年拿着臺詞本去背下一段串詞;祁天佑走過來低聲問道:“一會兒該牧店主上場了,他現在還好吧?”

“凌雲劍前輩那一招‘走你’好像下手有點重。”桃娘輕聲回道:“這會兒牧店主應該在換衣服,放心吧不會耽誤接下來慶典流程的。”

“阿嚏!”

剛洗完澡出來的唐牧北打了個噴嚏。

然後下意識吸着涼氣揉了揉後腦勺上新添的大包,凌雲劍前輩下手實在太重了啊!

自己剛結束幾百年的體驗樹生,全身還緊繃着沒緩過勁來呢。沒想到剛睜開眼,就聽到凌雲劍大喊一聲“走你”,隨後唐牧北就感覺到自己特喵飛出去了!

還是被劍尖尖挑起來斜着往上飛的!

隨着一聲“啊……咚……啊!”之後,唐牧北結結實實撞在牆上的後腦勺就多出來一塊。

結果凌雲劍還特喵笑嘻嘻的。

它居然說,這是看《盜夢空間》學到的新技能,下墜感能讓人從夢中醒過來!

唐牧北揉着磕起來的大包,吐槽道:“毛線的下墜感!你特喵往牆上這麼一撞,只要不是植物人都能醒了!”

“開業慶典馬上開始了,你還是抓緊時間洗漱利落換身衣服吧。”凌雲劍看他確實被撞得不輕,當即扔掉嬉皮笑臉的態度,強行假裝靠譜前輩。

因爲沒有時間參加彩排,所以今天晚上的慶典並沒有凌雲劍的表演時間。

可是看外面那麼熱鬧,它又有點心動。

是以慶典開始以後,滿屋子的厲鬼都跑出去瞧熱鬧了,凌雲劍卻在大廳裏等着洗澡換衣服的唐牧北。

它也要出場!

尤其是在這麼重要的場合,必須要風光露臉才行!

終於在第一曲歌舞接近尾聲的時候,靈魂版唐牧北從臥室裏出來了。

“我擦嘞!”凌雲劍頓時劍身一亮(因爲木有眼睛,做不到眼前一亮),“牧店主,你今天穿這麼一身真是帥的沒朋友啊!有點像……行走的梅宗主!”

顯然最近兩天凌雲劍沒少惡補電視劇,這不,連梅宗主都知道了。

此時唐牧北穿着一身桃孃親自縫製的漢服。

清秀面龐加上開始修行之後逐漸變得挺直健碩的身材,配着月牙白青邊漢服,兼有衣帶飄飄頗具君子之風。

“牧店主,你不覺得自己還缺少什麼配飾嗎?”凌雲劍嘿嘿笑着問道。

唐牧北對着鏡子照了照,點頭道:“確實,少了一把摺扇!這時候上哪弄扇子去?要不我去借桃孃的桃花扇?會不會娘炮了點?”

凌雲劍頓時一劍身的黑線,“牧店主,我的意思是——你現在需要一柄佩劍!會說話能保護你可以裝逼帶你飛的那種!”

唐牧北:……

好吧,你想出場就明說嘛。

不過自己要壓軸表演什麼節目呢?實在不行……他偷偷瞄了一眼凌雲劍,讓前輩配合自己表演個吞劍怎麼樣?

肯定特別震撼!

他心裏默默想着,帶着不可描述的想法接受了凌雲劍毛遂自薦,將它佩戴在身上。

“凌雲劍前輩,我今天睡了一白天也沒參加彩排,你說我表演個什麼節目比較好呢?”唐牧北往外走着,低聲問道。

“這還不簡單嘛!”凌雲劍用劍尖尖指了指俱樂部大廳裏掛着的李豐良,“要想拉風,表演現場抓鬼吃鬼!”

唐牧北忙擺手,“不行不行,李豐良是要拉去遊街的。再說了,我現在主要負責維穩,不能用鐵腕政策嚇唬它們。嚇壞了怎麼辦?”

“嘿嘿嘿……我給你想了個表演節目,作爲壓軸肯定妥妥的!”凌雲劍突然猥瑣一笑,傳音入密道:“你去識海請那倆幫你個忙。等到你表演的時候,你來個現場版三頭六臂!是不是很刺激很帶勁?而且,有那倆坐鎮,沒有鬼敢說你表演的不好;更不會起鬨要求再來一個!”

噗!

找溯洄跟扶桑配合表演三頭六臂?

我特喵自己找屎呢!

幸好它這話用的傳音入密,別的鬼沒聽見,否則非得嚇傻了不可。

上次一個溯洄就夠嚇鬼的了,這次再加個扶桑宗主?

簡直開玩笑!

唐牧北邊想着該怎麼才能套住凌雲劍前輩配合自己表演吞劍,邊被桃娘帶到一旁等着上場。 桃花路二十四號門前張燈結綵歌舞昇平;

而距離景瑤城數千裏之外的一座太平觀中,神通道士集結了一批以四品居多的修士。其中偶爾有五品的氣息,甚至還有一位六品坐鎮。

“自從老祖出關以來,咱們就被派下山尋找實力最弱以及閉關、不理鬼事的店主。現在隕溪市已經被我們的勢力佔領住了,能不能長久的守住這塊陣地,還要看各位道友的幫襯!”神通道士神情激昂地發表演講:“現在,我又找到一個新上任尚未滿一個月的店主!實力很水!

而且他管轄的地方,厲鬼們特別窮!

道友們,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

我們要做兩手準備,雙管齊下。

一方面,由我們實力派前去當面抗議。只要他敢說半個不字,咱就打得他屁滾尿流!記住了,面談的第一時間就出手屏蔽他可能請救兵的途徑,只要他當時沒助手幫忙,有老祖的靈丹妙藥相助,屆時一定會對我們俯首帖耳惟命是從;

另一方面,我來集結人手的同時,已經調派了先遣部隊。

對窮鬼來說,一邊是不能給它們任何好處的水貨店主;一邊是出手闊綽帶領它們走上快速致富路子的修士。到時候翻了臉,窮鬼們一定會站在我們這一邊來抗衡所謂的店主!

俗話說法不責衆。

等全城的窮鬼都被我們收買了以後,他一個孤軍奮戰的店主,還能撼動全體鬼衆的心意嗎?

不可能的!

所以此次踏平景瑤城,拿下處理鬼事權,我們必勝!”

“必勝!必勝!”

“必勝!必勝!”

……

實力越低的道士喊得聲音越大;反倒是五六品的那幾位氣定神閒,一副高人風範。

神通道士看情緒調動的差不多了,一揮手道:“衆位道友,我們這就出發前往景瑤城!拿下牧店主,景瑤城唾手可得!”

隨後但見一道道劍光閃過,幾十位龍虎宗的道士驅劍前往景瑤城。

而此時,被人當做待宰羔羊的唐牧北剛站到舞臺上。

“各位觀衆朋友們,今天是我們厲鬼俱樂部開業慶典……”翩翩公子般的唐牧北清清嗓子打開稿紙,準備念宿陽伯專門給自己寫的致辭。

低頭這麼一看,他頓時臉都綠了!

尼.瑪密密麻麻一大張吶!

還特喵是公文形式的,也不知道宿陽伯抄了多少期新聞連播,才能湊到這麼長的講話稿。

而且瞟了一眼,他發現整個稿子通篇都在扯空話,一句特喵落到實處的都沒有。

這個宿陽伯真是……官僚形式主義太明顯了!

唐牧北隨後將稿子塞進袖子裏,“前面的節目表演都很精彩!尤其感謝各個區貢獻的歌舞、相聲、小品、戲曲以及街舞等精彩節目。當然也要感謝無瞳的現場作畫以及宿陽伯親筆題字、祁天佑和江遠舟兩位的武術表演還有樑博、小餓鬼等表演的兒童劇,都非常好看!

大家知道咱們景瑤城起步晚發展慢,但是沒關係!

只要鬼衆一心,一定會過上好日子!

接下來除了我的壓軸表演以外,就是百鬼夜行了。我看不少負責清場開道的厲鬼們都開始做準備了,所以話不多說。今天晚上百鬼夜行,大家吃好喝好玩好,有一位算一位全部免費!”

“好!”

“牧店主好樣的!”

……

一聽說接下來的百鬼夜行由牧店主請客,可以隨便吃隨便玩,所有厲鬼都興奮地振臂高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