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不是廢話嗎?”釋彌夜走到一個比較清靜的地方,“放五一了,我不回家往哪裏去啊?”

宋宸雲顯得有些頭疼:“你們一夥人……都來了?”

“沒有啊!我們一夥人還差很多個呢!”釋彌夜撇撇嘴。

“唉,先不說這個,只是最近白原市不太平,所以你們也消停些……”

“喂!宋警官!什麼叫做我們也消停些?”釋彌夜有些鬱悶了,“我們是做了什麼壞事嗎?每次都是事情找到我好不好?而且我們這次的行程安排都是在人多的地方,你要我怎麼消停,你倒是說來聽聽?”

宋宸雲苦笑了一聲:“得,我只是發個牢‘騷’而已。”

“發牢‘騷’?”釋彌夜撇撇嘴,“我都還沒有發牢‘騷’呢!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們都來了的?還不是有人在監視我……我一個被監視的人還沒說什麼,你這個監視者有什麼牢‘騷’好發的?”

“是!是!我錯了!”宋宸雲無奈,“明天我就回白原市了……如果不介意的話,我也加入?”

“介意!非常的介意!”釋彌夜毫不留情的拒絕了,“我們一羣十七八歲的小孩子,纔不要跟你這個二十五六歲的老頭子一起呢!”

老頭子?宋宸雲哭笑不得:“我也是爲了你們的安全……”

“謝謝!”釋彌夜又撇了撇嘴,“我們的安全我們自己又能力保護,所以就不麻煩宋警官你了!就這樣,掛電話了!”

她話說完,也不等那邊的宋宸雲是什麼反應,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剛剛走回死人身邊,潘錦繡就好奇的開口:“誰打的電話?”

“宋宸雲唄!”

“宋宸雲?”佳沫兒眉頭一皺,“他又打電話來幹什麼?”

“我是屬於被他們嚴密監控的人。”釋彌夜聳聳肩,“所以這次我帶着你們在白原市,好像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了。”

潘錦繡一個白眼就翻了過去:“都什麼人啊! 冷情前夫耍無賴 照這樣說起來,你們豈不是都不能到白原市來玩?還說好都考白原大學呢!如果真的都考進白原大學了,那些人還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在白原大學大‘門’口待命啊?”

“這也沒辦法。”釋彌夜也很無奈,“特別重案行動組的總部就在白原市啊!所以像我們這種他們想要吸收又不能吸收的人,現在又不敢直接就把我們抓到他們那裏去,所以只能就這麼監控着啊!”

“難道他們還有直接把你們抓走的打算?”潘錦繡臉都黑了。

“說起來,你們沒有被宋宸雲‘私’底下叫過去嗎?”釋彌夜想到了這個問題,“宋宸雲應該知道了你們都有妖力的事情……他都沒有跟你們說要你們加入哪個什麼特別重案行動組?”

南宮叡三人對視了一眼,俱都搖了搖頭。

“我覺得吧,他應該是知道我們是以你爲首的。”唐海桐眉頭緊皺,“所以也知道,就算是‘私’底下來找我們,我們也不會願意的。”

“我也覺得。”佳沫兒也沉‘吟’了一下,“最主要的是,宋宸雲雖然知道我們有妖力,但是並不知道我們的妖力到底是什麼!他上次是明確的知道了陳老師有妖力,可是陳老師妖力的具體情況,釋彌夜你不也沒有告訴他嗎?”

釋彌夜倒是偏着頭想了一下:“我覺得……他們不是認定了你們是以我爲首的,而是,以白魅爲首。”

四個人一愣。

“我還記得,在方茜芸的事情中的時候,那個宋宸雲的上次林正偉到過甲乙高中,而且還跟白魅打了個照面……當時他在面對白魅的時候,那反應就有些奇怪。”釋彌夜咬了咬自己的嘴‘脣’,“後來林正偉跟我說了,有想要拉攏白魅的意思……但是我直接就拒絕了。我想,林正偉應該看出來白魅是一個深不可測的人,也知道我們是一白魅爲首的,所以纔沒有來找過你們。”

佳沫兒一攤手:“而實際上,我們跟白魅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好了,不說這些了。”釋彌夜挽住了佳沫兒的胳膊,“我們玩我們的,管他們那麼多呢!反正有人監視就監視唄!我們又不做什麼壞事!”

“覺得有些怪怪的!”潘錦繡撅了撅嘴。

“那宋宸雲還跟我說要跟着我們呢!”釋彌夜翻了個白眼,“不過直接就被我拒絕了。”

“那我寧願他來,也不要被人暗中監視!”潘錦繡覺得渾身都不自在起來,“怎麼都覺得不舒服!”

“就算是他來了,我們還是會被人監視的!”釋彌夜戳了戳她的腦‘門’,“走吧!” 五人又在海洋館拍了一通照片,才說說笑笑的回到了家裏。

“今天玩得開心嗎?”吃過了中午飯就開始爲晚上的晚餐做準備的劉安娜見大家回來了,從廚房裏探出一個頭,“你們先玩一會,看看電視吧!我這就開始做飯了!”

唐海桐趕緊開口:“阿姨不用急!我們還不餓呢!”

“是啊!是啊!”南宮叡也附和,“不過呢!本身白原市沒有什麼好玩的,可是跟好朋友一起出去玩,感覺都不一樣了!”

“阿姨,要幫忙嗎?”佳沫兒倒是挽起了袖子。

劉安娜趕緊搖頭:“不用不用!我什麼都準備好了!就等下鍋炒了!你們玩你們的去!”

劉安娜做了很豐盛的一桌子菜,在飯桌上大家確定好明天的行程,又玩了一會撲克牌,鬧了一陣子,便也各自回房間睡覺去了。

之後幾天也是熱熱鬧鬧的過了,一羣人跟放風了的囚犯一樣,滿白原市的‘亂’竄。

用潘錦繡的話說就是——他們總覺得你們會惹出什麼事情,現在我們就‘亂’竄,看看到底能出什麼事情!

事實證明,並非是釋彌夜帶衰,他們五人在白原市蹦躂了四天,全然不見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第五天一早,大家又起來了。

今天的行程是去聖瑪麗大教堂。

臨走之前,釋彌夜猶豫了很久,終於還是決定把小皮箱放在家裏。

聖瑪麗大教堂跟龍華寺不一樣,教堂裏可是沒有一隻鬼的,那些鬼好像真的是很忌諱這個教堂。

上次龍錚到了白原市就是住在聖瑪麗大教堂的,而且他自己也說了,在約書亞神父身邊或者在教堂裏面他就不會被鬼纏,釋彌夜猜想過約書亞神父身上可能有什麼寶貝,而在龍錚說教堂是被聖光籠罩着的,所以那些‘陰’邪之物是不能靠近的。

正是出於這樣的考慮,釋彌夜纔沒有帶那個小皮箱。並不是她認爲那個蛋就是什麼‘陰’邪之物,但是那個蛋還沒有孵出來,終究還是不要出什麼事情纔好。而且她們這次去教堂就是一上午的時候,中午在外面吃了飯就回來,半天時間這蛋放在家裏應該也沒什麼問題。

所以出‘門’的時候佳沫兒看到空着手的釋彌夜還很奇怪,釋彌夜也只能粗粗的給她解釋了一遍。

只是剛走到小區‘門’口,看到馬路對面的人的時候,釋彌夜的臉都黑了幾分。

“我們現在攔兩輛出租車撞死那個傢伙吧!”釋彌夜的聲音很大,大得哪怕周圍還有汽車汽笛的聲音,對面那傢伙也聽得一清二楚。

宋宸雲苦笑了一聲,等到綠燈了,才從馬路對面過來。

釋彌夜雖然賭氣的吼了一句,倒也一直在小區‘門’口等着他過來——她想會不會是市公安局裏有什麼事情需要她幫忙……只是很快,她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情,葉局長肯定打電話了。宋宸雲這樣二話不說直接到她家裏來堵人的行爲,還不就是爲了跟着她?宋宸雲肯定也知道的,如果事先打電話給她,她說不定早就溜了。

“釋彌夜同學,你們出‘門’得‘挺’早的啊!”宋宸雲一站定,立刻就微笑起來。

他今天沒有穿警服,穿着一套休閒裝,看起來也是俊逸非凡。

“再晚點不是要直接被你堵在家‘門’口了!”釋彌夜‘陰’陽怪氣的開口。

宋宸雲苦笑了一聲:“釋彌夜同學……好吧,我承認,我是想要不請自來,但是爲了你們的安全,我必須隨時在你們身邊保護……”

“STOP!”潘錦繡比了個叉,“我覺得,赤手空拳的你肯定打不過小夜,而且你那妖力的確也沒有什麼作用,就這個樣子,你還說要保護我們?”

宋宸雲噎了噎:“我……”

“監視就明說!”佳沫兒冷哼了一聲,“只是我倒是奇怪,前幾天你怎麼沒出現?”

宋宸雲嘴‘脣’動了動,終究還是嘆了口氣:“還不是因爲你們這幾天太自由自在了,那些跟着你們的人都覺得頭疼……”

唐海桐眼中光一閃:“你的意思是,你來了,他們就撤走了?”

宋宸雲點了點頭。

釋彌夜皺着眉,‘摸’了‘摸’下巴:“這樣的話,倒也還不錯……行,你就跟着我們好了!不過我們今天是去聖瑪麗大教堂,下午就會回來做作業,沒什麼別的行程,所以可能比較無聊。”宋宸雲反而鬆了口氣:“我又不是跟着你們去玩的!你們乖乖的自然是最好,不在外面‘亂’竄就更好……”

釋彌夜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好啦好啦!這樣最好!”潘錦繡順手就把手裏的相機塞到了宋宸雲手裏,“宋警官就給我們當專職攝影師就好。”

宋宸雲捧着照相機,苦笑。

五人行變六人行,攔了兩輛出租車,一行人直接到了聖瑪麗大教堂。

聖瑪麗大教堂佔地面積很大,不過今天是星期二,所以人倒不是很多。

一行人隨意的逛了逛,又讓宋宸雲拍了不少的照片。

五人合照了幾張之後,潘錦繡眼珠子一轉,從宋宸雲手裏拿過了相機:“這樣,我來給小夜和宋警官拍一張好了。”

宋宸雲一怔。

釋彌夜倒是有些莫名其妙:“我跟宋警官拍什麼啊!”

“哎呀,好歹也是同生共死過的嘛!就當是友情紀念!”潘錦繡‘奸’笑了兩聲,“來,來,站好!”

釋彌夜有些怪異的看了宋宸雲一眼:“宋警官,你不介意吧!”

“這個。”宋宸雲遲疑了一下才開口,“在外面,我也是便裝,你們別叫我宋警官,叫我……”

“好,宋宸雲!”釋彌夜乾淨利落的改口,“你介意合照嗎?”

宋宸雲的麪皮‘抽’了‘抽’,又‘抽’了‘抽’,才又有些無奈的開口:“釋彌夜……當然不介意。”

潘錦繡擺‘弄’了一下照相機,才又捂着肚子:“哎喲,我肚子有點疼,南宮叡,你來拍!”

“怎麼肚子疼了?” 靈泉空間:農門長姐俏當家 南宮叡皺了皺眉,但是還是接過了潘錦繡手裏的相機。

釋彌夜和宋宸雲端端正正的站在鏡頭前,就跟站軍姿一樣。

南宮叡的嘴角也不由得‘抽’了‘抽’,但是還是認真的調整焦距。

“好,我說一、二、三,茄子!”

幾乎在南宮叡按下快‘門’的瞬間,斜裏突然伸出了一隻手,猛地把釋彌夜一推。

釋彌夜猝不及防,直接就倒向了宋宸雲。宋宸雲倒是反應很快,一把就接住了她。

下了黑手的潘錦繡笑得前仰後合,趕緊就跑到了南宮叡身邊:“趕緊給我看看!給我看看!”

南宮叡無語的把相機遞給了她。

釋彌夜和宋宸雲的表情還是保持的很好了……都是微微一笑‘露’出白牙,只是釋彌夜整個人幾乎全倒在宋宸雲的懷裏,看上去很是親密。

釋彌夜的臉早就黑了,她也不管宋宸雲是什麼反應,走過來就想要搶照相機:“趕緊刪了!”

“纔不要呢!”潘錦繡得意的把照相機舉高,“很好看的照片幹嘛要刪掉!”

“錦繡你這個壞傢伙!”釋彌夜磨牙。

“其實呢,我這麼做是有用意的。”潘錦繡又嘎嘎的笑了起來,“等白魅回來了,我就把這照片給他看!氣死他!讓他一跑就不見人影!”

這下釋彌夜的臉就更黑了。她剛想要飄起來搶走照相機,教堂裏卻想起了耶穌讚歌。

“哎呀,我們進去吧!”潘錦繡趕緊把照片保存了,關了照相機,扯了一邊竊笑的佳沫兒就往教堂‘門’口跑。

釋彌夜無奈,只得‘摸’了‘摸’鼻子,對着宋宸雲聳了聳肩:“好了,照片刪不掉了。我們進去吧!”

南宮叡和唐海桐也是一臉壞笑的跑開——顯然,他們都聽到了潘錦繡的話。

宋宸雲也有些無奈,也只有學着釋彌夜‘摸’了‘摸’鼻子,纔跟着她走進了教堂。

聖瑪麗大教堂建造得非常的恢弘大氣,釋彌夜走進去一看,裏面已經有不少的人,現在都一臉虔誠的在聽着讚歌。

釋彌夜左右看了看,跟宋宸雲走到潘錦繡四人後面的一排座位坐下。

因爲並不是天主教徒,所以釋彌夜並沒有像那些人一樣的虔誠。但是她只是坐在那裏聽着,就覺得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在心裏滋生。只是這種感覺釋彌夜自己也說不清,大概是因爲那讚歌在空曠的教堂裏不斷的迴響的緣故,所以纔會讓人心裏震‘蕩’。

天主教畢竟是世界三大教派之一,所以有一些玄妙倒也不足爲奇。

前排的潘錦繡突然動了一下,也不知道怎麼了,扯着佳沫兒就溜出了教堂。

釋彌夜伸手捅了捅南宮叡,壓低了聲音:“怎麼了?”

“她肚子疼!”南宮叡嘴角‘抽’了‘抽’,“我開始還以爲她是裝的呢,沒想到還真的是肚子疼。”

釋彌夜無奈的搖了搖頭。

教堂裏讚歌還在繼續,釋彌夜也用心感受着自己心裏的那份震‘蕩’,只是不知道過了多久,宋宸雲卻拽了拽她的袖子。

“宋宸雲?有什麼事情?”

宋宸雲的眉角‘抽’了‘抽’,但是還是壓低了聲音:“釋彌夜,已經過去了二十分鐘了。”

“怎麼?”釋彌夜擡頭一看,前排的位置上還是隻有南宮叡和唐海桐。她又伸手捅了捅南宮叡,“南宮叡,你去找找錦繡她們。”

南宮叡倒是有些漫不經心:“在‘女’廁所呢!她不是肚子疼嗎?”

“你拉肚子會拉二十分鐘?也不怕脫‘肛’啊!”釋彌夜又狠狠的捅了幾下,“快去!”

南宮叡有些無奈,只得也扯了唐海桐,離開了教堂。 很快,宋宸雲就在那個男人的指點下走到了教堂的背‘陰’面,順着一道鐵梯子扶梯直上,然後停在了梯子的盡頭。

在那裏,有一個隱祕的小‘門’,看上去很是破敗,但是當那個男人費力的推開它的時候,宋宸雲才明白那‘門’到底有多結識。

也許是因爲‘門’開了的亮光照進去的關係,裏面發出了一些響動。

男人‘逼’着宋宸雲走了進去,又迅速的把‘門’關上了。

厚重的鐵‘門’隔絕了一切聲音和亮光,裏面黑漆漆的一片,宋宸雲猛地走進來,一時還有些不適應。

男人不知道走到了什麼地方去,似乎是扳動了什麼東西,眼前瞬間燈光大作。

宋宸雲使勁的眨了眨眼睛,迅速的讓自己適應了刺眼的燈光,才擡眼看了過去。

這裏是一個很大的房間,根據房間裏面的東西,宋宸雲很快就判斷出了這是什麼地方。

在房間的裏側,盤桓着各個巨大的齒輪,而另一邊,則堆着一些雜物——這裏,應該是聖瑪麗大教堂的大鐘的裏面,現在似乎也兼做雜物房。

宋宸雲瞟了一眼,在那堆雜物下面,有四個人,被綁得嚴嚴實實的,嘴上也封着膠帶,正一臉無辜的看着宋宸雲。

宋宸雲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這些傢伙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不過他很快也發現,除了那四個人,還有四個男人,兩男兩‘女’,也正一臉驚恐的倒在那裏。

“過去!”男人拿着槍在宋宸雲的背上一頂。

宋宸雲乖乖的抱着釋彌夜走了過去。

“把她放下!”

別說謊了,娘娘 等宋宸雲把釋彌夜放下,男人卻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了一條粗繩子,把宋宸雲也綁的嚴嚴實實的,又把還在昏‘迷’的釋彌夜也綁了起來。

做好的這一切,男人才獰笑着撕開了這些人嘴上貼着的膠帶。

幾乎是瞬間,那兩個‘女’孩子立刻就尖叫了起來,然後拼命的叫着救命。

佳沫兒翻了個白眼。這種情況下,叫救命有用嗎?男人既然敢撕開他們嘴上的膠帶,自然就是不怕他們呼救的。

果不其然,男人只是獰笑的站在一邊。

那兩個‘女’人也是太過驚慌害怕,叫了半天發現沒什麼反應,又嚎啕的大哭了起來,那兩個男人也大罵了起來。

wωω✿тт kān✿c o

“到底怎麼回事?”藉着兩個‘女’孩子的哭聲和男人的罵聲,宋宸雲壓低了聲音,“我可不覺得,你們兩個就會被抓住!”

潘錦繡嘿嘿一笑:“當時我跟佳沫兒一起,剛剛從廁所的隔間裏出來,就看到這個男人站在廁所裏。我當時就驚呼了一聲流氓,誰知道他就拿出了一支槍……”

“本來我決定……我決定直接卸掉他手裏的槍的,可是他突然說了一句話,讓我們莫名其妙。”佳沫兒也補充,“他問我們有沒有男朋友。”

“我就覺得很奇怪啊,然後問他想要幹什麼,他說他想要測測你們的男朋友是不是真的喜歡你們,所以讓我們跟他玩個遊戲。”

宋宸雲的臉都黑了:“所以你們就這麼跟着他來了?你們也太單純了吧!”

潘錦繡一臉的無辜:“沒有啊!這個男人說了那個話之後,潘錦繡就問了一句這個遊戲好玩嗎,誰知道那個男人說很好玩,已經有兩隊人蔘與了,現在在一個地方等着……我們想到可能還有別的受害,就跟着他來了啊!反正我們又不可能會遇到危險!”

“你們……”宋宸雲真是氣得鼻子都歪了。他又看向了南宮叡和唐海桐,“那你們呢?”

唐海桐一臉的無奈:“情況差不多……我們到了‘女’廁所‘門’口,叫了兩聲,發現沒人應,想到她們可能到別的地方去了,就準備到別處找。剛剛走過去沒多久,就遇到了這個男人,南宮叡就去打聽,問他有沒有見到佳沫兒和潘錦繡,那個男人就說有……然後帶我們走到那條小路上,一轉身就把我‘迷’暈了。”

南宮叡聳聳肩:“我當時見勢不妙就準備……用我的妖力,誰知道那個男人左手猛地就‘露’出了一把槍。我的妖力又沒有辦法保護唐海桐,想到他既然是把我們‘迷’暈了,自然就不會立刻就殺了我們,所以也就只有乖乖的被他‘迷’暈了。”

“然後我們到這裏,發現了潘錦繡和佳沫兒,聽她們說了什麼遊戲。”唐海桐也不好意思了起來,“然後大家都想要看看這個男人搞什麼鬼。爲什麼要捉這些情侶來玩什麼遊戲。”

宋宸雲真是恨不得‘抽’他們幾個幾把:“你們還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