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老爸有上億的家產?”葉知秋隨口問道。

美女加金錢,柯文秀的攻勢,有些猛烈啊。

不過,這丫頭的伎倆,葉知秋一清二楚。她用胸前的殺器在自己身上蹭來蹭去,又要以身相許,又拋出上億家產爲誘餌,無非就是要攪亂自己的心神!

這個石洞裏的鏡像,比之峨眉山老尼姑的魔心萬象更加厲害。

只要葉知秋稍微動心,就會淪陷在鏡像和柯文秀的誘惑之中。

假設葉知秋被柯文秀說動心了,想到跟她結婚。那麼,牆壁上就會出現洞房花燭的場景,然後是葉知秋和柯文秀啪啪大戰的場景,還會解鎖各種姿勢。

“是啊,我是家裏的獨生女,老爸的財產,以後都是我的。”柯文秀說道。

“哇,誰要是娶了你,就有福了。不但抱得美人歸,還能繼承上億財產,一輩子無憂無慮。”葉知秋說道。

“可是我只喜歡……葉大哥這樣的男子漢。”柯文秀繼續撒嬌。

葉知秋卻忽然站住了腳步,不再前進。

前方已經到了盡頭,對面又是一道石壁。

石壁上有個突出的大圓盤,圓盤上刻着符文,還有動物雕像。

“怎麼了葉大哥?”柯文秀閉着眼睛問道。

幼藍不敢睜眼,問道:“師公,現在是什麼情況?”

“地道走到盡頭了,這裏沒有那種鏡像,幼藍你可以睜眼看看了。”葉知秋說道。

幼藍這才睜開眼睛,跳下地來,化作人形。

柯文秀卻依舊黏在葉知秋的身上,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

葉知秋緩步走到石壁前,注目細看。

石壁上的圓盤,直徑大約三尺。

圓盤的中間,是一座小山包,或者說是一座墳頭。

以墳頭爲中心,外側有五隻狐狸,散佈均勻,各自面向墳頭跪拜。

幼藍一看見圓盤上的時刻,頓時呆住了!

在狐族的傳說中,這個‘五狐拜丘’的圓盤,就是青丘狐國的大門!

圓盤中間的小山包,的確是墳丘,是狐族祖先的墳丘,五隻狐狸,正在圍着墳丘而拜。

古籍《淮南子·說林訓》裏面說:“鳥飛反鄉,兔走歸窟,狐死首丘,寒將翔水,各哀其所生。”

狐死首丘,說的是狐狸死在外面,一定把頭朝着它的洞穴,比喻不忘本或懷念故鄉,也比喻對故國、故鄉的思念。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萬萬沒想到,在這裏找到了青丘狐國的大門!

葉知秋髮現幼藍神色有異,問道:“幼藍,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沒什麼,就是看不懂上面的時刻。”幼藍退回葉知秋的身邊,捏了捏葉知秋的手。

當着柯文秀的面,幼藍不想提起青丘狐國的祕密。

葉知秋從柯文秀的懷抱裏抽出手來,說道:“柯文秀,這裏有一幅石刻,你要不要看看?”

“石刻?石刻是什麼東西?”柯文秀這才睜開眼來,迷茫地打量四周。

“石刻在這裏,就是這個圓盤。”幼藍說道。

柯文秀這才走過去,皺眉打量,一言不發。

葉知秋也在看着面前的五狐拜丘圖,說道:“這幅石刻,應該是和狐狸有關係。狐狸在跪拜這個小山包,小山包裏,會有什麼祕密?”

幼藍伸手在石刻圓盤上摩挲,緩緩說道:“這裏應該是個門,狐狸跪拜小山包,應該是在暗示開門的方法。”..

“難道,找五個狐狸過來磕頭,可以打開這道門?”葉知秋不解。

就在此刻,身後忽然有陰風灌入。

葉知秋回身一掌,發出一道天雷破,喝道:“什麼鬼!?”

鬼影閃動,有個聲音在大笑:“茅山弟子果然厲害,竟然可以走到這裏,佩服佩服!”

追夫守則 葉知秋冷笑:“老鬼過獎了,想必你就是當年的盤山鷹柯師爺吧?”

此言一出,葉知秋身前的柯文秀忽然抖了一下,似乎被什麼東西射中了要害一樣。

幼藍敏銳地捕捉到了柯文秀的異常,問道:“柯文秀,你沒事吧?”

“沒事,就是聽到老鬼的聲音,我害怕……”柯文秀一轉身,忽然張開雙手撲向葉知秋:“葉大哥,我害怕。”

“別怕,有我。葉大哥要對付老鬼,你別添亂。”幼藍一伸手,抓住了柯文秀的胳膊,將她扯了回來。

柯文秀掙扎不脫,只好呆在幼藍的身邊。

老鬼的聲音在山洞裏哈哈大笑:“葉知秋,你是有備而來的,年紀輕輕,還知道當年的柯師爺?”

葉知秋嘿嘿冷笑,說道:“葉知秋三個字,不是你叫的。盤山鷹,你可知道這野馬嶺,是我老葉家的祖業?你見了我,應該跪下磕頭,叫一聲少主纔對!”

柯文秀聞言,身體又是一哆嗦,似乎又被射中了。

那個老鬼更是吃驚,愕然問道:“你是誰?什麼葉家的祖業?”

wωω⊙Tтkǎ n⊙¢ o

葉知秋嘿嘿:“狗奴才,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嗎?我是葉立鼎的後人,是你的主子!”

“啊,你是葉老大的後人?”老鬼嗖地現形,直愣愣地瞪着葉知秋。

葉知秋也在看着眼前的盤山鷹。

這傢伙很瘦,一對小眼睛,兩撇八字鬍,的確符合狗頭軍師的奸詐陰森形象。

良久,老鬼終於開口問道:“你真是葉老大的後人?是他的孫子,還是重孫?”

葉知秋點頭:“沒錯,你家老大葉立鼎是我太爺爺,我是他的重孫。盤山鷹,你以前是我太爺爺的手下,效忠於我老葉家,我是你的少主,沒錯吧?”

盤山鷹表情複雜,想哭又想笑,忽然跪了下來,叫道:“蒼天有眼,葉老大還有後人再世。少主,受老奴一拜!”

葉知秋咧嘴一笑,揮手道:“免禮平身吧,盤山鷹。”

真沒想到,沾了強盜祖宗的光,葉知秋還做了一回少主子!「5、8日,第二更。」 超強狂婿 盤山鷹又磕了兩個頭,這才站起來,恭恭敬敬地垂手立在一旁。

柯文秀看見眼前的這一幕,更是狐疑不定,眉頭微蹙。

“既然是自己人,那就好辦了。”葉知秋點點頭,笑道:“盤山鷹,你死了以後,一直留在這裏嗎?”

盤山鷹擡頭,說道:“回稟少主,老鬼我死了以後,就一直留在這裏,看守一些東西。”

“這裏都不是外人,你就直說吧,在看守什麼東西,是不是金銀珠寶?”葉知秋問道。

老鬼點頭,說道:“少主說的沒錯,你太爺爺葉老大,曾經在這裏封藏了一大批珠寶和古玩,說是留給後人。我也是奉了葉老大的命令,在這裏守護金銀珠寶。現在老天開眼,少主終於來了,老鬼就算魂飛魄散,也能瞑目。”

“金銀珠寶呢,在哪裏?”葉知秋問道。

老鬼一指圓盤石刻:“就在那道門的後面。”

葉知秋皺眉,問道:“怎麼打開這道門?”

老鬼走上前,說道:“要打開這道石門,需要五個狐仙爲祭品。只要抓住五個狐仙,將她們的魂魄收在紙符上,然後用來祭拜,就行了。”

“以狐仙爲祭品?這是什麼道理?”葉知秋皺眉。

老鬼搖頭:“這個我就不明白了,是你太爺爺的吩咐。他當年也是術派高手,一定知道此中玄機。”

葉知秋呵呵一笑,點頭道:“怪不得柯文秀的老爹柯有保,放出風聲,以尋找女兒爲誘餌,重金懸賞,召集那些出馬仙過來。我看,柯有保的目的,是想借此抓住狐仙,打開這道石門吧?”

盤山鷹和柯文秀同時一驚,各自變色。

葉知秋回頭看着柯文秀,笑道:“柯文秀,你也別裝了,我知道你就是盤山鷹的後人。你和你老爹很厲害,佈下這個局,害得那些出馬仙趨之若鶩,乖乖送命。實在是……夠陰險!”

需要五個狐仙爲祭品,才能打開石門。那麼,那些出馬仙都是狐仙附體,恰恰是柯有保所需要的祭品!

柯文秀嘻嘻一笑,竄到盤山鷹的身邊,說道:

“哈哈,我們柯家的少主人才是真正的厲害,連我們的手段,都看得清清楚楚。可是,我們目前才抓了四個狐仙,還差一個。 英雄領主創業記 感謝少主,又給我們帶了一個狐狸精!”

盤山鷹也變色,稍稍後退,陰森森地說道:“原來,少主已經知道了一切。”

葉知秋面不改色,問道:“要是我猜得不錯,柯有保也躲在附近吧?不妨叫他出來,大家打開天窗說亮話。”

“哈哈哈……”

大笑聲中,柯有保握着一把手槍,從山洞外走來。

幼藍哼了一聲:“藏頭露尾,一家人一個德性!”

“死狐狸,你已經在劫難逃了,還敢囂張?”柯文秀冷笑。

“且慢動手,我還沒搞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葉知秋擺手,看着柯家的三個人,問道:“你們確定,石門背後有寶藏嗎?盤山鷹當年親眼看見,寶藏放在這裏面?”

盤山鷹齜牙一笑:“你小子要是不來,我還不敢確定。現在你來了,我也確定了,葉立鼎當年的寶藏,就在這裏!”

葉知秋搖搖頭:“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柯文秀接過柯有保的槍,指着葉知秋,說道:

“很簡單,你來這裏,也是爲了尋找當年的寶藏的。你不來,我太爺爺盤山鷹,還不確定。你也來了,說明葉立鼎的確留有寶藏!”

幼藍搖頭:“原來你們一直也在瞎蒙!”

“沒錯,我就是在瞎蒙。葉立鼎死後,我在這裏尋找了幾十年,翻遍了這裏的每一寸土地,最後才發現九宮八卦陣和這個山洞,還有這個石刻。我想,除了這裏,就沒有別的地方了。葉立鼎的寶藏,就在這裏!”盤山鷹說道。

柯有保也點頭,接話道:“葉老弟,我們可以合作的,畢竟大家有淵源。只要打開石門,裏面的寶藏,我們平分,怎麼樣?”

葉知秋搖頭:“醉翁之意不在酒。我看柯老闆和柯文秀,都是術派高人,不是貪財之輩。再說了,你們有術法在身,要多少錢掙不來,何必來這裏苦苦搜尋?說吧,你們的真實目的,是什麼?”

柯有保已經很有錢了,不可能貪財挖寶的。

對於有錢人來說,錢就是個數字,毫無意義。

好比葉知秋現在,有了那些鑽石,錢已經花不完了,根本不在意世間財富。

柯有保豎起大拇指:“葉老弟很聰明,分析得很對。我的確不缺錢,也對這裏的金銀珠寶不感興趣。但是我知道,打開這道石門,就可能獲得長生的祕訣。”

葉知秋皺眉:“怎麼又出來一個長生祕訣?”

盤山鷹一笑:“我說過,你太爺爺是個奇人,本事很大。據我所知,他不僅僅留下了大批珠寶,還留下了長生祕訣。只可惜,珠寶和長生祕訣,都在石門後面,我們打不開。”

幼藍冷冷地問:“所以,你們就根據石門上面的五隻狐狸,猜測開門的方法,用五個狐仙來獻祭?”

柯有保點頭:“的確如此,因爲我們以前試過,把狐狸砸死在石門上,石門會有反應。所以我想,應該是普通的狐狸不夠分量,所以,用狐仙來試試。”

“喪盡天良!”幼藍大罵。

柯文秀的手槍指向幼藍,說道:“閉嘴吧死狐狸,現在我已經有了四個狐仙,就差你一個了。實話告訴你,如果不是看見了你,我老爹是不會讓葉知秋上山的。他對我們不重要,你對我們才重要。”

圖窮匕見,柯家的嘴臉終於露了出來。

幼藍輕蔑地一笑:“這道石門後面,的確有長生祕訣,只可惜,你們永遠也打不開它!”

柯有保皺眉:“小狐狸,難道你知道開門的方法?”

“我當然知道,就是不告訴你們。”幼藍冷笑。

“找死,當真以爲我不敢殺你?”柯文秀眼中兇光一閃,槍口忽然下沉,對着幼藍的大腿,扣動了扳機!

砰!

槍聲在地洞裏迴盪。 可是人影一閃,葉知秋已經帶着幼藍,閃身避在了一邊。

葉知秋的聲音在冷笑:“柯文秀,你也是個奴才,敢對少主子無禮?”

“少主,你想活下去,就把這個狐狸交出來。”柯文秀再次舉槍瞄準,笑道:

“只要你願意跟我們合作,我可以對少主以身相許,隨你心意,盡情地伺候你。怎麼樣,我雖然不是國色天香,但是總比一個狐狸強吧?你是人,她是狐狸,你們在枕蓆之上,也不般配,是不是?”

“不知廉恥,下賤之極!”幼藍破口大罵。

“我再賤,還能賤得過你這個狐狸精!”柯文秀冷笑。

柯有保也說道:“葉知秋,如果你願意合作,我願意把文秀許配給你,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我們想辦法打開石門,獲得長生祕訣,一起逍遙成仙,豈不更好?”

“成仙?你們成鬼差不多!”葉知秋忽然暴起,身影鬼魅一般飄動,地洞裏風聲大作。

“殺死他們!”柯有保一聲大喝。

柯家的老鬼和兩個人,各自散開,圍攻葉知秋。

“赤元出鞘,飛劍斬兇!”

錚地一聲響,赤元劍飛出,直射盤山鷹。

葉知秋隨後一轉身,一招天雷破劈向柯有保。

而幼藍也忽然現出狐狸本相,嗖地躍起,撲向柯文秀。

柯文秀手裏有槍,但是亂鬥之中找不到目標,又擔心誤傷自家人,所以不敢開槍。

看見幼藍撲來,柯文秀慌亂丟了手槍,揮掌亂打。

可是遲了一步,幼藍已經跳在了柯文秀的背後,前爪撓向柯文秀的後脖子。

柯文秀一縮頭,嗤地一聲響,身上的衣服卻已經被幼藍扯了下來!

這一把扯得狠了,連柯文秀的胸衣,都被一起扯下。

霎時間,畫風大變。

柯文秀的上身沒了衣服,一身的雪白膚色,簡直辣眼睛。

柯有保躲避着葉知秋的攻擊,一邊急忙脫下衣服丟向女兒,大罵:“妖狐,你好無恥!”

葉知秋也哭笑不得,幼藍啊幼藍,你幹嘛扯人家衣服,還當着人家老爹的面?

誰知道柯文秀兇悍無比,乾脆就不要衣服了,揮舞雙手,晃着胸前的一對殺器,向葉知秋撲來:“擒賊先擒王,葉知秋,我先殺你這個無恥之徒!”狼牙兵王

盤山鷹卻悄然後退,口中打了個呼哨!

頓時,陰風大作,漫天黑霧向着山洞深處灌來,無數小鬼們蜂擁而至。

“幼藍回來,看我斬殺這些孽障!”葉知秋一聲大喝。

幼藍兜了一個圈子,跳回葉知秋的懷裏。

葉知秋早已經取出了乾坤膽,在手裏轉了轉,喝道:“殺!”

寒光耀眼,殺氣從葉知秋的掌心裏發出!

“啊……”盤山鷹首當其衝,鬼影被殺氣一劈兩段!

殺氣不衰,繼續盤旋穿梭在山洞裏,來回剿殺。

黑霧裏的小鬼們,在乾坤殺氣的面前,簡直毫無還手之力,切瓜砍菜一般,鬼影被肢解。

柯有保和柯文秀震驚不已,各自躲向角落。

不過是一瞬間,山洞的鬼物全部報銷,只留下淡淡的黑霧。

殺氣飛回葉知秋的掌心,山洞裏一片安靜。

葉知秋手託乾坤膽,冷冷地看着柯有保父女:“我不想殺你們,否則,你們現在也已經被大卸八塊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