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讓!”

胖金三伸手抓着已經刺進他身內的符文劍。

“不讓是吧?”

這個紫衣青年抽出符文劍照着胖金三身上揮動起來,瞬間無比痛苦的嘶吼在整個戰圈迴盪。

“咔!”

只聽一聲脆響,胖金三便不再發出一點的聲音,只見攻擊我的那個人單手將胖金三的頭顱給砍飛了出去,留下不停朝外噴血的身軀!

我搖晃着頭清醒過來,只見朝我飛來一個圓形的東西,並且釋放着紅色的液體,這是一個頭顱,是我熟

悉的那張臉龐。

胖金三的嚴肅表情凝固在了臉上,他雙眼睜得的很大,或許根本就想不到自己會身首異處,並且是爲了救一個剛認識幾天的人。

“殺!給我殺!”

藍精靈在空中怒吼起來,拎着綠色軟質符文劍瘋狂的揮舞起來。

“啊!”

白風堂的女生們,都像是瘋了一般,朝那些足足有上百人的紫楓堂陣營衝了過去,這讓她們惱怒了,從開戰到現在,只有重傷,還沒損命的,紫楓堂竟然血刃了她們白風堂的成員,這讓她們惱怒起來。

人心都是肉長的,這些女生曾經在怎麼潑辣欺負這些男生,但她們卻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他們!

“啊,胖金三!”

一個白風堂的女生劇烈的搖晃着頭,顫抖着雙手抓着胖金三的頭顱,痛苦的哀哭着就像是失去了一個親近的人。

那些重傷的白風堂男女也都強撐着站立起來,死了,他們堂口的兄弟死了。

每個人都有自私的一面,就像我們小時候,自己能欺負自己的小弟,小妹,但卻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他們!

鮮血迸濺,染紅了這片區域。

一個個人倒了下去,又有一個個人攻了上去。

場外的所有人,都張開了大嘴,他們猜測到會有死亡,但,當那個戰圈中真正死亡來臨時,每個人心中都充滿了悲傷,是無盡的悲傷。

但,場外的所有人都無可奈何!

“啊!呃…啊…”

充滿悲痛的聲音響徹天地“那就殺吧!”

狂暴的黑暗之氣、屍氣、蠱毒一股腦的全衝了出來,將整個空間染成了黑色,並且響起了悅耳的鈴聲。

“死!”

冷漠的聲音響起,只見一道身影閃過,那個拿劍刺穿胖金三的紫衣青年攔腰被斬斷,並且屍體瞬間化成了一灘黑泥!

一股墨綠色的氣息朝紫楓堂這裏快速的蔓延,龍飛和衆多紫楓堂的人迅速朝後撤去。

我快速的揮動藍色小短劍在紫楓堂陣營中穿行,那個鈴鐺越來越響,濃濃的屍氣繚繞當空。

(本章完) 在幾股氣流摻雜的氣息中,整個戰圈內的所有人都驚慌了起來!

蠱毒!屍氣!

“白風堂的所有人屏住呼吸,退到角落裏!”

我高聲說道,隨後繼續在紫楓堂人羣中不停的穿行,順勢引動雄厚的黑暗之氣,直衝雲霄,幫狐狸姐姐解圍。

“啊啊!”

隨着我不停的搖動手搖鈴,紫楓堂的人開始出現眩暈的感覺。

現在我也不管能控制幾個人,我只能遍地撒網,能控制幾個是幾個。

“你很強麼?”

龍飛從遠處疾馳過來,引動氣息朝我席捲而來,並且招呼他的鬼皇朝我撲下來。

我一劍劈過去“你是誰?你的氣息很熟悉!”

“轟!”

兩股恐怖的氣息在空中碰撞在一起,橡膠地面在這種強勢的攻擊下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裂縫。

“熟悉就對了。”

龍飛冷冷的看着我,又順勢劈出一劍,這次是用盡全力而出,浩瀚的恐怖之力排山倒海般鋪蓋過來,白色芒光照耀整片區域,穿透我釋放出來的黑暗之氣,將我掀飛了出去。

這個人很強,不是一般的強!

我一臉退後了很遠才穩住身形,我整個人變得冰冷起來。

這時一個身材高大的紫衣青年,舉着一把符文劍朝我劈來,符文劍上流動着黃色芒光,陰冷的氣息襲來,周圍的溫度迅速下降了不少。

“滾!”

我斜眼瞅過去,拎着小短劍揮了過去,空氣發出了嘶嘶的聲音,一股黑氣閃電般擊打在了那人的符文劍上。

“砰!”

那柄符文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出現了很多裂縫,隨後瞬間斷裂破碎掉,這些碎片在黑暗之氣的帶動下,朝這個人的身上鑽去,這個人剛叫出了一聲,半截身子已經變黑癱軟下去。

“咻!”

一道白影閃過,這個人的頭顱直接被抓扯了個粉碎,腦漿什麼的迸濺了一地。

“小唐!”

紫楓堂這邊的人喊叫了起來“殺了他,殺了他!”一羣人朝我圍攻過來,玄門之氣在空中形成了斑斕的色彩,高級鬼類在空中呼嘯。

“吼!”

狐狸姐姐不懼危險張開嘴巴將攻下來的兩隻鬼魅張嘴吸食了。

我拿着藍色小短劍不停的揮舞,鈴鐺的響聲充斥在每個人的耳邊,我嘗試着半召喚小豬熊,因爲我還不想這裏的人知道小豬熊的存在,小豬熊就是我的殺手鐗,頻臨絕境的時候才能用。

小豬熊和我共生,我半召喚它,它的意識被我喚醒,但還是寄住在我的體內,這樣我能獲得小豬熊一半的力量!

“啊!”

我身體內的氣流開始轉動起來,因爲疼痛,我忍不住怒吼,磅礴的氣息朝四周地毯式的快速奔放。我揮手間,帶動滾動氣流將周圍的一個紫楓堂成員胸口直接擊穿了一個大血洞,黑色的血狂流不止!

“殺了他!”

龍飛朝我攻擊了幾下,隨後站到了遠處,命令紫楓堂成員將我徹底包圍,他有出手的機會卻不出手,只是擡頭冷冷的看着天空!

紫楓堂頂尖級別的強者的一句話就是命令,很多人都迅速的朝我碾壓過來,我開始急速的旋轉起來,這麼多人若是一起圍攻我,我根本就不是對手!

我不得不搖動手搖鈴快速的移動身形”歸來吧,逝去的亡靈,歸來吧,咦喝瑪雅!”我要用趕屍祕術控制他們,現在我內心竟然有些感謝這個龍飛,他將這些人驅趕到我這裏,無疑是讓我更好的操控他們,而我一旦操控他們就會毫無遲疑的殺死他,他殺死了胖金三,這個仇,我必須要報!

在我手搖鈴響起的時候,龍飛非但不急,反而露出了一絲殘酷的淺笑。

而此時,矗立在半空中的藍精靈身子猛然一怔,隨後她搖了搖頭,她眼睛裏閃現過紅色的芒光“姐們們,給我殺!”指揮白風堂的人也開始朝我這邊聚攏。

當白風堂的成員靠近時,我眉頭皺了起來,這樣會給我操控這些紫楓堂成員帶來一些麻煩。

距離我近的紫楓堂成員開始出現了意識渙散,我操控他們轉身攻擊後面那紫楓堂成員,讓他們自相殘殺!

場外圍觀的人似乎都帶着震驚驚呼而出:原來他是趕屍人!

紫楓堂的人被操控了,龍飛怎麼還不動手?

藍精靈怎麼了,她矗立在半空難道也被操控了?

對啊,她怎麼不去攻擊紫楓堂的那些鬼類?

場外其他堂口的人都激烈的討論起來:趕屍人這個消亡數百年的巫族又出現了,聽說一旦被他們操控,後果很難想像,這是一個邪惡的巫族一脈。

但,場外那幾個祕密組織高層領導和那些教官卻感覺到了什麼,他們心裏不安了起來,總感覺要有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兒發生。

隨着我手搖鈴劇烈搖動,還有我咒語不停的唸叨,天空中開始出現一個藍色的盲點,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墜落。

而在祕密組織內部,一間會議室內,一羣老者一邊盯着比武場上的監控看,一邊對着一臺大型電腦,電腦之上出現了一個人,赫然是滿頭白髮的落葉。

“各位前輩,都準備好了麼?”

落葉很恭敬的行了禮。

“嗯,準備好了。”

駝背的山羊鬍子老頭也是微微頷首笑着說道,他的額頭冷汗直冒,京都那位虛無縹緲的存在到來他竟然毫無察覺,那麼他將龍飛送入戰圈做什麼?

種種疑問在腦海裏翻滾,他也只是揣測一番。

“等尊神降臨,請你們用玄門陣法務必將他和血晶棺控制在半空一分鐘!”

落葉傳達着他老師的話“請各位前輩牢記,還有若血晶棺芒光大盛之時裏面有東西出位,請殺掉龍空!若沒有,就想盡辦法除去龍飛!我這就將古陣的生門祕訣告訴你們……”

隨後他們又祕密交談了幾句,一羣老者心事重重的朝比武場趕去。

古河村,亂墳崗。

紫青帶領着數十位玄門高手矗立在鸞鳳崗周圍,他們表情凝重,似乎在等到什麼時機,但白氣繚繞的亂墳崗有什麼時機可等呢?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紫青耳邊一直在迴盪着沙啞的話語:百年浩劫將至,我必須要提前破體。現在我大可告訴你,所有的一切都是緊緊相連,等那個年輕的活死人與尊神氣息相吻合,亂墳崗古陣就會削弱,你們大可進入其中,要爲我找到那個躺在石棺裏的人!

涼風呼嘯,遠遠的有一個人站在那裏,一身黑衣的中年男子,而在他身後出現了瑣碎的聲音,一個手腳並用的老乞丐在慢慢的靠近他。

(本章完) 亂墳崗,此時寂靜的很,白色的霧氣從地下冒出,然後擴散到天空,一些白色的幻影在裏面晃動,給這裏增添了一種詭異的色彩!

沒有人會把這種白色的氣息當成平常的霧氣,這是陰冷的陰氣和屍氣組合體,沒有強大玄門道法做後盾就別想進入其中。

“你還敢來?”

蒼老的聲音在楚逍遙身後響起“就不怕我殺了你?呵呵。”

“想殺我,估計你得費一番周折。”

楚逍遙黑色服飾在飛中獵獵作響他沒有回頭“沒想到你竟然從這裏活着出來了。”

“呵,想殺我,也得費一番周折。”

老乞丐慢慢的靠近楚逍遙,慢慢的直起身子,與他並列而站“前面那羣如同螻蟻一般的人,也想進入地下荒村?還好,那裏棺材足夠多。”

“你也別湊熱鬧了,還是好好讓你體內那股邪惡的血液排解出來爲好,不然,你比死在我手裏還要痛苦。”

老乞丐露出了滿臉的笑容,他臉上的皮肉拉扯下來,讓人看起來很恐怖,就像是一個剛剛死去沒多久,皮肉腐爛的人,濃厚的死亡之氣從他的嘴裏冒出來。

“嗯?”

楚逍遙猛然側頭,看着這個老乞丐,這時才發現他身後的那個黑影竟然變成了半透明,浩瀚無邊的死亡之氣從黑影裏冒出來。

楚逍遙知道,這個老乞丐不過是某種介質,而真正厲害的卻是那個散發着萬年亙古氣息的半透明黑色影子,他沒想到這個萬年厲鬼竟然能看穿自己,他眉頭緊皺了一下,這個萬年厲鬼可能又突破了!

“世間萬物,都有兩面性,並不是你以爲能用,就能拿來用,能用是能用,但,你用了之後總要償還。”

老乞丐依然笑容可掬的談笑風生“你血液藏魔,要不了多久就會產生魔性,你太小看那個上古時代的變異物種了,它雖生於塵世,或許是來自遙遠的陰間地獄。具體來自哪裏,誰也不知道。不過,就算是你將血液逼出來,萬山之林那個超級變態若有一天衝出束縛,你必死無疑!”

“萬山之林?”

楚逍遙

有些木楞的昂頭,那個地方原來還存在,那是沒有任何人征服的區域,是險惡的代名詞,在他活着的那個年代,傳說那裏就被封印着一股超強的力量和一個超級恐怖的存在,謠傳它能統領萬千至尊級別鬼類和屍類與陰間對抗,曾經陰間地獄不惜打破陰陽定律,派遣十大藏王和數千陰間兵種通過陰陽天地之門前來捉拿它。

那場陰陽大戰持續很久,在萬山之林內部激戰長空,鬼哭狼嚎,日月無光,浩瀚無邊的恐怖之力將方圓數十里植被樹木毀滅殆盡,那個恐怖的物種鷹擊長空,笑傲九天。

那場大戰毀天滅地,山河破碎,七星錯位!

沒有人知道大戰什麼時候結束,沒有人知道這次大戰的結果,沒有人知道死傷多少,沒有人知道陰間高官隕落多少,更沒人知道至尊級別的鬼類和屍類消亡多少……

那是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陰陽大戰,從那以後,就莫名其妙的冒出了一個巫族!

想起遙遠的傳說,楚逍遙就像是把自己置身其中,他能想象出那場大戰的兇險,當一切歸於平靜,另外一個傳說傳播開來,那個物種被封印在萬山之林,儘管是傳說,但,還有很多人相信。

楚逍遙沒想到的是自己吸食那個變異物種的血液竟然是和那個恐怖物種有牽連,他的心免不得揪了一下,但,他忽然想起了那個擁有變異物種的年輕活死人,那麼,他怎麼活下去?

老乞丐看着楚逍遙神情不停的變化,他並未打擾,也沒趁機向楚逍遙出手,而是淡淡的說道:“那個年輕的活死人自以爲很聰明?不,他錯了,養那具屍,他註定要死的快!縱使他有強大的後盾爲其逆天改命,那又如何?一旦那個封印的物種衝出束縛,那個變異物種就會反噬他!到那時……呵呵。”

楚逍遙此時終於知道他體內那股邪惡力量的來源了,他看似復活了,其實,是在爲某一個物種而活。

“不過……”

老乞丐又開口說道:“現在這個年輕的活死人還不能死,他也死不了,不要忘了茫茫塵世還有另外一個超級變態,這個人不想他死,他興許就不會死,但,一旦破除

這裏的封印,找到通往齊雲山深處的法門和鑰匙,他就真的不能活了。”

“知道我爲什麼不殺你麼?”

老乞丐淡然的開口“雖然這超級變態不屑於與我們爲敵,但,保不準哪天他殺心四起,到時候,我們都別想活。我留下你並不是英雄相惜,而是我不能殺你,一旦殺了你,這世間對他的威脅也就小了,相反留着你,他還不敢妄自行動。畢竟,他沒破體。”

“多謝!”

楚逍也是知道這塵世中還有另外一個超級變態的存在,他遙緩緩擡手,很少對人有敬佩之意,雖然這個老乞丐似敵非敵,是友非友,但也不是那種毫無人性的人。

“知道這次運轉陣法的源泉在哪裏麼?”

老乞丐看着前面不遠處的紫青他們,眼神裏冒出了冷冷的殺意。

楚逍遙搖頭,接着老乞丐說道:“在國家祕密組織,而這個組織都在那個恐怖的變態掌控之下,這次陣法啓動的鑰匙就是那個年輕的活死人,我早就知道,他是某種介質,但,我根本就想不到他是開啓這裏法門的半把鑰匙。”他有些無奈的搖搖頭“而另外一半我卻傻乎乎的一直在尋找,誰曾想,他身上就帶着另一半鑰匙。”想起曾經在那條巷子裏的藍色血晶棺,他知道自己錯失良機,但,那時候的他根本就不知道這一切。隨後,想想也罷,這次他又能進入其中,不是也挺好。

“今生這是我說的最多第二次話。”

老乞丐搖着頭又蜷縮在地上,手腳並用朝前走去“等待上古陣法運轉吧,不過,想要出來卻很難!”

“第一個是誰?”

楚逍遙緊隨其後問道。

“阿古諾伊!”

蒼老的聲音飄過來。

“阿古諾伊是誰?”

楚逍遙問道。

“誰也不清楚,她就像是橫空出世一般,之前我認爲她就是這個年輕活死人的創造者,但,現在看來,只有打開齊雲山深處的大門,才能知曉一切!”

“是誰殺死了我們楚家的人?”

“等百年浩劫來臨時,你就能知曉一切!”

(本章完) 祕密組織比武場,場外圍觀的都在保持着沉默,他們瞪大了眼睛,看着場內那個白髮的年輕人握着一把綠色的小短劍在揮舞,而在他周圍一些紫衣年輕人開始了自相殘殺。

這個年輕人竟然是消亡數百年的巫族趕屍一脈的傳人,這讓所有人感到震驚。

屍氣在這片區域不停的翻滾呼嘯,蠱毒就像是看不見的隱形物種在一個勁兒的朝那些人的傷口不停的竄去。

被蠱毒侵蝕的人,傷口開始迅速變黑潰爛。

沒有被操控的那些紫楓堂的人,剛開始面對那些人反面廝殺有些驚恐,他們根本就想不到原本還親如兄弟的人,現在卻翻過身與他們拼命,在死亡了一些人之後,他們漸漸的反應過來,這些人失去了自身的意識,必須得還手了!

隨着鈴聲越來越大,屍氣越來越濃厚,他們的意識越發的淡薄,整個人已經被血腥衝昏了頭腦。

那些沒有被控制的人含淚開始了瘋狂的還擊!

而他們又背後受敵,必須還得面對白風堂女人們的發瘋式的攻擊。

鮮血如同櫻花般在空中綻放、墜落,緊跟着這些還沒落下的鮮血變成了黑水,整個場面是血腥的,同樣也是慘不忍睹。

整個戰圈被一種死亡的黑色所覆蓋,如同暗黑的幽冥地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