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這就是秦穆然身為冥王的魅力所在。

其他的神殿,對於他們的天神都是又懼怕又敬畏。

只有冥王殿不一樣,每一個人,秦穆然幾乎都跟他們熟悉,而且都有著深厚的友誼,這也是為什麼冥王殿能夠異軍突起,作為後起之秀,一下子就能夠躋身五大神殿之一。

「兄弟們!好久不見!」

秦穆然看著冥王殿的眾人,感慨道。

「老大,我們都很想你!」

冥王殿的精銳們激動地說道。

「我也想你!這一次將大家都召集過來,是因為我有一件事要請求大家!」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老大,你這話說的,咱們兄弟們早就認定你了,有什麼事情,我們冥王殿一起面對!」

「是啊!老大,咱們都是兄弟,兄弟之間沒必要說這些,若不是你,我們早就不知道在戰場上死了多少次了!」

……冥王殿的精銳紛紛說道。

「等老曲來了,我們在說!先回去吧!」

秦穆然看了下眾人說道。

「是啊!老曲沒來,咱們也沒有辦法商量對策,他的鬼點子最多了!」

一些與曲天馳關係不錯的精銳笑道。

「走!老大,我們先回這邊的分殿吧!」

「嗯!」

秦穆然點點頭,於是便是上了車。

車隊浩浩蕩蕩離開了機場,向著冥王殿在努比斯城的分殿開了過去。

努比斯城分殿,車隊剛剛到達,冥王殿分殿的殿主便是已經在門口等候了。

「冥王!」

安德烈斯看著秦穆然從車裡出來,立刻迎了上來。

安德烈斯,在冥王殿的代號為火狼,跟秦穆然也是過命的交情。

「安德烈斯,我的兄弟,好久不見!」

秦穆然臉上露出笑容給了安德烈斯一個大大的擁抱。

「這一次到底是什麼情況?怎麼都來努比斯城了!」

安德烈斯也是頭一次遇到秦穆然下了冥王令,頓時有些意外。

「跟加勒比的海盜有關!」

秦穆然說道。

「你是說昨天發生的夏國游輪被劫持的事情?」

安德烈斯在努比斯城,此處靠近加勒比海域,自然也是知道的。

「是!裡面我的親人被劫持了!」

秦穆然點點頭道。

「什麼?!」

這一刻,不僅是安德烈斯驚呆了,身後的冥王殿眾人也是驚呆了!

「這怎麼可能!」

這是大家都不敢相信的事情,同時他們的心裡也是開始對那群劫持了秦穆然親人的海盜團同情了起來。

得罪誰不好,偏偏無形之中得罪了冥王哈迪斯,誰不知道哈迪斯是拚命三郎,最護短!

任何一個冥王殿的人受了委屈,秦穆然都會給他找回場子,現在更何況是他的親人!

這一次,恐怕這群海盜團要在這片海域徹底除名了!

不過這些話,他們都知道,現在當前的就是先救出秦穆然的親人,否則的話,,每推遲一日,便是多一層的危險。

「安德烈斯,用我們的渠道,搜集的消息怎麼樣了?」

雷凱看著火狼,問道。

「人已經派出去了,大概還有一個小時才會有回復,我們先進去等待吧!順便等文曲星到來。」

安德烈斯回道。

「好!」

說著,眾人便是一起進入到努比斯城的冥王殿分殿等待著曲天馳坐飛機趕過來。 嚴重懷疑,程陌他就是禽獸,所以,李肅你們啊,你們快點來啊,要不然的話,這隻假的伽椰子就要遭殃了,它也是,它也是,都不知道它現在到底算什麼,假的伽椰子,那要怎麼算,它不是動物,這是絕對的,那它是不是植物。

它當然不是植物啊,那它既然又不是動物,又不是植物,那它是什麼,對了,那它算不算生物,好像,它也沒有生命了,它最多算是一個死人吧,並且,沒錯,它就是一具屍體,我去,那這還得了,堅屍,這可是堅屍啊,那不行。

那可千萬不能讓程陌他得逞,人家都已經死了,你再這樣,你還這樣,那就是對別人的屍體不敬,不行的,這種行爲,實在是太惡劣了,等下,程陌他好像也沒有說,他要怎麼樣吧,他好像就是說,他想摸摸,他想試試手感,看。

看是不是和人的一樣,和人的一樣而已,怎麼就,怎麼就把他想得那麼壞呢,也許程陌他是一個好人呢,他就只是想摸摸看呢,哪怕是手感非常的好,他也不會做什麼壞事呢,嗯,相信程陌他是一個好人啊,也不知道要不要。

要不要打雙引號,算了,不打了,就當他是一個好人吧,相信他,他會是一個好人的,大家要相信他啊,因爲,他現在正準備伸手去摸假的伽椰子了,還別說,還真的有點想去摸了,這是毒,萬惡的毒,沒有不敬,就沒有殺害。

如果程陌他死了,他死在這裏了,他是因爲去摸假的伽椰子而死的,那麼,大家說說,他死得冤不冤,他是不是活該,死不足惜,連屍體都不放過,他到底是有多禽獸,哎,世界上禽獸多得去了,又何止程陌他一個呢,只是。

只是有一些,我們大家沒有看到而已,真心希望,世界上再無禽獸,當然咯,能不能真的是這樣,那還是無法保證的,這只是一個希望而已,但願,但願吧,接下來,繼續看程陌他如何作死,竟然連伽椰子都敢去調戲,都敢去。

都敢去無理,那他還真的是死不足惜,活該,希望到時候李肅不要救他,糟了,差點忘記李肅了,李肅他如果看到的話,那他就是一定會去救的,哎,難道說,程陌他是命大嗎,還是說,李肅他不分青紅皁白,竟然連人渣也救。

也不是說,李肅他想救,他一定要救,而是說,李肅他不會見死不救,所以,所以啊,到底受害的是鬼魂,還是任務參與者,這個,真的是無解,李肅他如果執意,不分青紅皁白的話,那,未免也有點太那個了吧,現在說這麼。

說這麼多,也是無用,還是要看到底情況會是如何,接着看吧,“沒事吧”,李肅、秦風、劉美熙還有葉黎四人趕過來之後,秦風他馬上就問道,聽到秦風的聲音,於是程陌他就沒有再下手了,沒有再對伽椰子下手了,這樣。

這樣其實也好,畢竟人家是一具屍體了,那還是千萬不可去對人家不敬,不要去做對人家不敬的事情,免得到時候,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還好還好,李肅等人來得還不算晚,及時的阻止了程陌他的惡行,讓假的伽椰子沒有受到。

沒有受到欺負,哎,詞窮了,都不知道該怎麼說程陌他纔好,他就這麼色嗎,這是在任務世界裏也,他以爲是在哪裏哦,還有就是,伽椰子它的樣子那麼恐怖,那麼嚇人,都沒有嚇到程陌他嗎,怎麼他還敢去調戲、欺負伽椰子了。

他就不怕嗎,他就真的不怕嗎,那他又是爲什麼不怕呢,第一:魔王事先就說了,有假的鬼魂,第二:程陌他已經確定了他面前的這隻鬼魂,它就是一隻假的鬼魂,那竟然是假的鬼魂,自己又還有什麼好怕的呢,所以,不用怕。

也就是因爲這樣,所以程陌他纔有膽子去摸假的伽椰子的那裏,他真的是不怕死,死不怕啊,就算,就算是假的,但是,這也還是在任務世界裏啊,他就怎麼那麼不,不爲自己和大家的安全着想呢,大家的安全,先不說大家了。

就說說他自己,難道他連他自己的安全都不要了嗎,算了,不說他了,一說就來氣,竟然還有這樣的人,禽獸啊,他不是人啊,沒錯,他確實不是“人”,他是,“沒事,就是被這玩意給嚇了一跳”,程陌不慌不忙的說道,因爲。

因爲他可不想,不想自己被嚇尿的事情,讓大家都知道了,但是,這裏有一隻假的鬼魂,他還是告訴了衆人,這一點,他還是沒有隱瞞,因爲,他知道,這個也是很難隱瞞的,其他人都已經快要走過來了,那隱瞞也是沒有必要的。

程陌他沒有選擇隱瞞,於是,之後大家也都看到了假的伽椰子,這應該算是,第一隻假鬼魂,那麼,到底還有多少隻像這隻這樣的假鬼魂呢,這個,暫時不是很清楚,但是,相信絕對是,不止這一隻假鬼魂,這一隻假的伽椰子。

好了,程陌尿褲子的這件事情,到此也就算是結束了,但,那尿,它現在還是多多少少留了一些在程陌他的褲子上,希望他聞着聞着就能習慣了,儘管他現在就快要嘔了,其實,李肅和劉美熙還有葉黎以及秦風四人,他們是知道。

是知道程陌“有點不一樣了”的,只是,他們都沒有說出來而已,這次,竟然連葉黎她都沒有再淘氣了,她是害怕了呢,還是,是什麼讓她這麼冷靜的,讓她這麼乖巧懂事的,是人爲的,還是自然的,等下,有點語無倫次了。

程陌現在也是已經“方便”了的了,那好,接下來繼續去找鬼魂,希望能早點,能快點找到真的伽椰子,然後第一階段也就算是完成了,哎,但願,但願大家都不會出事吧,在這個時候,其實是不應該離開李肅,單獨一個人。

單獨一個人去的,但是,程陌他是要方便,所以,沒辦法,他才一個人去的,不過最後還好,有驚無險,希望李肅。 一個小時以後,曲天馳也乘坐飛機,從雲省來到了努比斯城。

努比斯城的分殿,秦穆然和安德烈斯還有雷凱在這裡等待著曲天馳的到來,同時也在等待著情報人員的情報。

曲天馳急匆匆地走入努比斯城的分殿之中,眾人看著他,曲天馳很是激動。

「兄弟們,我來晚了!」

曲天馳放下包,對著眾人說道。

「老曲,你總算來了!」

雷凱看著曲天馳給了一個大大的擁抱,兩個人說起來也是好久沒見了,甚是想念。

「老大,我來報道了!」

曲天馳看著秦穆然,鄭重地說道。

「老曲,謝謝!」

秦穆然對著曲天馳點點頭,對於曲天馳能夠趕回來,秦穆然心裡是很感動的,尤其是知道現在的他正陪伴著他的母親,這種難得的相聚,他能夠選擇來找自己,那是更加不容易的。

「老大,你這話說的,冥王令都已經出來了,肯定是有什麼大事發生,兄弟們怎麼可能不過來支持你!」

曲天馳看著秦穆然笑道。

「現在文武曲星都到了,咱們的冥王精銳們,算是都到齊了!」

安德烈斯看著曲天馳和雷凱兩人,笑著道。

「安德烈斯,把你的人搜集到的情報講一講吧!」

秦穆然喝了一口杯中的洋酒,說道。

「好!」

安德烈斯點點頭,便是走到桌子的前方,投影打開,頓時,冥王殿所搜集到的資料都顯示在了PPT上面。

「這一次,我們調查到加勒比的這股海盜,是這片海域實力較強的一股海盜勢力,而且他們的關係網很強大,軍火充沛,哪怕是聯合國多次聯合執法,也沒有辦法將他們一網打盡。」

安德烈斯向秦穆然介紹著這股海盜勢力的資料。

「這股海盜勢力的頭目,是一個叫歐拉的男人,這個歐拉,在加勒比還是富有傳奇色彩的。曾經他是一名合格的水手,後來成為了船長,再後來,他成為了海盜!」

安德烈斯簡單地介紹了下歐拉的事情。

「呵呵,沒想到還挺勵志的啊!」

秦穆然微微一笑。

縱觀歐拉的發家史,可以說成是一部底層人物一步一步成為上層人物的故事。

不過這樣的人,往往才是讓秦穆然真正頭疼的人。

從底層一步一步走向成功的,往往是最難搞定的。

因為他經歷了很多,從無到有,他知道該怎麼辦,也不會沾沾自喜。相比於那些一出生就含著金鑰匙的富二代,他們更加的有閱歷和經驗。

「這次,我們的對手不簡單啊!」

秦穆然眼睛盯著PPT上,那個留著絡腮鬍的男人,目光中透露著一股子的殺氣道。

「老大,這個歐拉,我還是有些了解的,此人極其的精明,而且反偵察能力特別的強,曾經努比斯城好幾個雇傭兵團接了任務要殺他,最終都被他給跑了!」

安德烈斯看著秦穆然人認真地說道。

「能夠成為海盜的頭領,這些能力都是必不可少的,我想知道的,是他手下的這群人實力如何?」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安德烈斯所擁有的力量才是他現在最為關心的。

「歐拉手下的海盜,實力不弱,光是一流高手就有十幾個,同時還有幾百名二流三流高手,甚至據說,歐拉的手下還有異能者!」

安德烈斯將自己搜集到的情報都一五一十地告訴給了秦穆然。

「異能者?」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看向安德烈斯。

之前自己在西方地下世界的時候,便是聽說過異能者,後來自己接觸了古武界后,對於異能者這事情就忘記了,現在看來,異能者應該跟夏國的古武者差不多。

只是不同的是,古武者是需要自身努力開闢的,而異能者則是天生具有這樣的能力,後天有可能觸發激活或者先天性的遺傳。

就秦穆然知道的,西方世界一直有四大神,火神,水神,風神,冰神。

這四個人就是異能者裡面的強者,頗有些夏國古武界的化勁強者一般。

「是的,從搜集的情報來看,歐拉手下應該有幾名異能者,只是這幾名異能者是什麼能力,我們還不知道,應該見過他們的人都已經死了!」

安德烈斯無奈地搖了搖頭。

「呵呵!下手挺狠的啊!不過,這一次我倒要看看他的手中有幾個異能者,來一個,我就殺一個!」

秦穆然言語之中皆是霸氣,不過落在眾人的耳中,卻是知道,秦穆然這樣,肯定是生氣了!

「老大,這些異能者實力都很強,而且很詭異,恐怕兄弟們會有危險。」

安德烈斯並不知道秦穆然現在已經是古武者了,有些擔心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呵呵!火狼,或許以前我不是這群異能者的對手,但是現在,該輪到他們看到我跑了!」

秦穆然滿是自信地說道。

如今自己怎麼也是暗勁中期的實力,而戰力已經達到了暗勁後期,甚至半步化勁的水平,放眼整個西方,能夠達到化勁實力的也不過就那四個。

火神,水神,冰神和風神四人,只要他們跟這件事沒有任何的關係,基本上秦穆然無所畏懼。

「呵呵!異能者嗎?看來這次有機會抓幾個回來好好研究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秦穆然在心裡這麼想著,可若是他的想法被人知道了,一定會驚得眼睛都要掉的。

異能者在西方那都是神秘的存在,如同神一般高高在上,可是秦穆然竟然想著抓幾個回去,跟對待小動物一樣對待他們,好好研究,這得是多麼喪心病狂才能說出這樣的話啊!

簡直就是不要命了啊!

別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只可惜,現在的秦穆然有這個資本,而且沒有人能夠阻攔他的腳步。

這一次,加勒比的海盜,歐拉那群海盜必定要團滅,才能夠平息秦穆然心中的憤怒。

家人,一直都是秦穆然的軟肋。

自己的父母早亡,是陸天龍夫婦讓他感受到了家庭的溫暖,也是他們將陸傾城這麼高高在上的女神嫁給了自己,讓自己和陸傾城有了一個新的家,而且很溫馨。

陸天龍和夏雨荷,在秦穆然的心中已然成為了自己的父母,可是現在,自己的父母遭受磨難,他不可能坐視不管。

冥王一怒,流血漂櫓,在秦穆然的心裡,歐拉整個海盜團,這一次沒有人能夠逃的掉!

在夏國,秦穆然會有所顧忌,無法大開殺戒,但是這裡是加勒比海域,是公海,是一個弱肉強食的地方,所以秦穆然可以盡情殺戮! 希望李肅等人,在接下來的任務中,能夠一直不出意外,到任務完成,只可惜,只恐怕,事情並不會這麼簡單,也許,在不久的之後,李肅等人就會,就會遭到變故,世事無絕對,走一步看一步,總的來說,也還是希望他們。

希望李肅他們可以平安的,平安的完成任務,然後回到現實世界,也就是原來的世界,但是,結果真的會有這麼好嗎,魔王它會這麼輕易的就將李肅等人放過嗎,不不不,魔王它不會這麼容易就放過李肅他們的,它會慢慢的。

慢慢的折磨李肅他們,讓他們感覺到窒息和絕望,彷彿恐怖、恐懼無處不在,它,有可能就在你的身後,也有可能就在你的頭頂,當然咯,那裏是天花板,離頭部,那還是有一點距離的,但是,這一點距離,對於它來說,那就是。

那就是秒秒鐘的事情,不信,大家請看,自己家的天花板上,看是不是的,當然,這很明顯又是開玩笑的,也知道大家是不會再上當受騙的了,所以,本來就沒打算騙大家,它而是,真正的在那裏,沒錯,就在,就在,就在那裏。

差點忘記了,大家都沒有天生陰陽眼,那又如何能看見它呢,哎,就算它真的在那裏,大家也是看不到它的啊,忘記了,不好意思啊大家,下次一定記得,哎,這記性,真的是一日不如一日啊,看來得再喝喝特侖蘇了,之前。

之前的時候,也說過,不是每一種牛奶都叫特侖蘇,不是每一本小說都叫《鬼眼道士》,其實,這也是有它的道理的,不是全無道理的,一個事情的說法,它多多少少,那還是有一點根據的,只是,它是對是錯,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嗯嗯,也許,是真的沒有那麼重要,但是,裝逼可是要打臉的,這一點,某人那還是知道的,這個,某人是深有體會啊,只要每一次,某人裝逼了,那麼那個事情,它就會有變,所以,有時候,某人他經常儘量的控制自己。

控制自己、剋制自己,不去裝逼,猥瑣發育,別浪,要不然就真的“浪”了,好了,不多說了,接下來繼續看文,倒要看看魔王它還有什麼陰謀詭計沒有使出來,來吧,盡情的使出來吧,有李肅在,看你的鬼魂又有什麼用處。

“大家小心一點,我去開門”,李肅等人走到一間房間門口,李肅示意大家小心一點,然後自己就準備去開門了,李肅小心一點啊,你每次就是這樣,有什麼危險,你都喜歡自己一個人去抗,但是,你也別忘了,你還有一個人。

你還有一個陳婷在地獄俱樂部等你呢,或者是,靈異事務所,反正一句話就是,在現實世界,還有一個人在等你呢,她可能是你以後的妻子,以後的愛人,所以,你可千萬不能辜負她啊,她的父母已經雙亡,現在你就是她最大的。

最大的期望了,你就是她的全部,你就是她的一切,所以,你如果是死在任務世界裏了,死在這任務世界裏,那麼,那麼大家都不會原諒你,哪怕你,即使是已經死了,都不會原諒你,所以,你不能死,那麼,要怎麼樣才能。

才能減少你的死亡率呢,那就是,不要衝動,不要什麼事情,不要什麼危險,都自己先去試,那樣的話,你很容易死,知道嗎,雖然說,陳婷她沒有在你的身邊,但是,我們大家還是有義務要跟你好好說說,聽不聽,那是你的。

那是你的事情,但說不說,就是我們大家的事情了,所以,我們大家要說,要說出來,希望你能聽進去,如果你實在是,實在是聽不進去的話,那麼,也是沒有辦法的了,我們大家也是仁至義盡了,你如果要是死了,那麼,你就。

你就,哎,隨便你吧,反正你就是喜歡冒險,你的這種精神,還是值得大家欽佩的,但,你也不要太拼嘛,你也是人啊,那麼,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他們也是人啊,既然都是人,那麼也就沒有什麼區別啊,那爲什麼李肅你。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