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孤單的在醫療室裏打着點滴,總感覺是那麼的不自在。話說我在山裏頭可沒有打過點滴,這還是我頭一次打這種“先進”的醫療設備……

就在我百無聊賴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在醫療室的窗外面,我看到了一道躲躲閃閃的倩影,那道倩影我再熟悉不過了,她不是別人,正是莊妍。

我不知道的是,從我走進醫療室的那一刻起,莊妍就一直偷偷跟在了我的後面。

莊妍意識到我看到了她,鬧了個大紅臉,就打算作勢離開。可是她見我向她做了個讓她進來的手勢,抿着嘴猶豫了一番後,最終還是選擇了進來。

進來醫療室之後,像是害怕自己的黴運影響到我一般,她故意跟我保持着一定的距離,就那樣低着頭,紅着臉,不好意思的擺弄着衣角,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莊妍會這麼的害羞。

“你一直跟着我?”我先打開了話匣子。

“哦!我怕你出事,所以跟來看看,也好放心!”

“你不必自責,這不怨你,這就是我點兒背,踩在點兒上了,纔會被砸的。”

“不是!所有試圖親近我的人都會倒黴的,這不僅僅是你,就連我的父母,包括我的姐姐,都受到了連累!”莊妍仰起臉,眼角處又溼潤了。

“你真的會讓人倒黴嗎?那你沒有找人幫你看看這是怎麼一回事嗎?”對於擁有着這樣背景的女孩,我是真的很同情。

“找過了,都沒用!不過鬼爺爺告訴我,我是因爲從出生那天起,就染上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莊妍解釋道

“又是不乾淨的東西!對了,你說的鬼爺爺是哪個?”我好奇的看向了她。

“就是鬼老,跟你在一起的那個老頭子。”

“啊?你說的是左關雲?”我驚詫的看着她。

“應該是吧!對了!昨天夜晚,我之所以說我知道那個墳主叫陳二,也是鬼爺爺告訴我的!”

“什麼?他這事也告訴你了?他爲什麼要告訴你呢?”

莊妍回道:“這要從我的姐姐身上說起。”

“你姐姐又怎麼了?”我的眉頭是越皺越深。

“我姐姐出不了門了!從十歲那天起到現在,十四年了,她就沒有敢離開過家門!”莊妍很認真的回答我。

“這……”

聽到這樣的話,我完全是凌亂了…… 經過這麼一場小鬧劇,其餘的人也沒敢再說什麼,剛才那個青年男子鬧事也是因為他們這些人都在這裡排隊排了一夜了,可是吳老卻是帶著剛來的墨九狸,顯然是要走後門插隊,所以對方才衝出去叫囂的……

誰成想對方會踢到鐵板上了,吳老三人不僅敢插隊,而且還是強者,縱然其餘人心裡不舒服,這時候也不敢吱聲了!

墨九狸和吳老自然也理解眾人的心思,所以剛才只要青年男子識相,早點收手,他們也沒打算計較,但是對方顯然不知道什麼叫識相,還是要挑釁,那也不能怪他們了……

吳老帶著墨九狸和馮西遊直接進入了側門,轉了幾個彎,來到二樓,邊走吳老邊對墨九狸說道:「我早上已經和沈公子打了招呼,讓他在下去考核之前,先幫你考核,丫頭你可要好好表現,爭取拿到丹神府的令牌啊!」

「吳老,我都好久沒煉丹了!」聞言故意的說道。

「那也沒事,我想你一定不會太差的!」 一凡有條龍 吳老笑著說道,墨九狸可是他遇到過最特別的丫頭了,他也說不上為什麼,就是覺得墨九狸跟一般人不同,似乎一定能給自己帶來驚喜似的!

墨九狸聞言笑了笑沒有說話,很快,吳老帶著墨九狸先來到了二樓最裡面一個煉丹房,然後讓墨九狸和馮西遊先在裡面等一會兒,自己轉身離開去請吳老口中的沈公子……

「主子,據說九重天的人,都是真正的神,我還從未見過真正的神啊!」馮西遊看著門口有些期待的說道。

「神也長的跟我們一樣,又不會多個鼻子和眼睛的,不用緊張!」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我就是好奇真正的神到底是不是象傳聞中那麼厲害,能夠排山倒海,揮手摧毀一個界面……」馮西遊想了想說道。

「可能有那樣的神,但是應不是所有神都能做到的!不然,這世界豈不是亂套了……」墨九狸看了眼四周的煉丹爐說道。

「也對,我還真的是想太多了!」馮西遊想想也覺得有道理,笑了笑說道。

馮西遊的話落下沒多久,墨九狸便聽到外面的腳步聲,很快吳老帶著一男一女走了進來,墨九狸的視線掃過走在吳老身邊的一對男女,同樣都是一襲白衣,女子臉上帶著白色的面紗,遮擋了容顏,露出一雙撫媚的眼睛,讓人一看就心生愛慕……

而吳老身邊的白衣男子,生的倒是十分俊逸非凡,就連馮西遊看到兩人時,都忍不住微微驚艷了一翻,但是對於本身就是決定美女,又整天面對著帝溟寒和紫夜那種曠世妖孽般容顏的墨九狸,驚艷是不可能的……

所以,這一對白衣男女給墨九狸的第一感覺就是還好,身上自帶一副仙人板板的氣質罷了,其餘真的是沒有什麼特別了!

可是墨九狸的反應,卻讓白衣男子沈若風微微挑了挑眉,也讓白衣女子夜瑾兮微微皺眉, 當我試圖想要了解更多關於莊妍的姐姐身上所發生的事情之時,莊妍卻婉言拒絕了我……她只是告訴我,現在不是跟我說的時候。若是我真能幫老校長除去了陳二惡鬼,莊妍才肯跟我提起有關她姐姐的事情,否則就證明我沒有幫助她們的能力!

“靠!幫人還要看別人的臉色!真tm奇葩!不過誰讓人家是漂亮女孩子呢,勉強就原諒她算了!”

又跟莊妍說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後,莊妍就離開了醫療室。看着她那離去的倩影,嗅着空氣中還殘留着從她身體中散發的所特有的體香,我不由的有些癡了,也可以說是有些醉了!

這一刻,我並不知道我是出於什麼個狀態,也許這就叫暗戀吧……

等我打完了點滴,再回到教室的時候,這才發現教室早已沒有了人影。我猜想,可能是沒有課了,大家都各忙各的去了。

離開了教室,我一時又想不到我還能去哪兒,只能選擇暫時回到了左關雲的那棟房子去。現在想起來,左關雲的那棟房子,可能以後就是我的家了……

讓我意外的是,當我打開房門的時候,我這才發現,左關雲今天居然沒有去學校上班,反而是窩在了大廳的沙發上,這可真是極爲的新鮮!平時想他來他不來,今天不合計他能來,他卻不請自來了!

關上了房門,我正眼瞧了過去,這才發現左關雲整個人的面色變的極爲的發黃,此刻他躺在沙發上,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氣,額頭上不停滴落的汗漬跟下雨一般。更可怕的是,從我的這個角度看過去,左關雲的那兩隻手是那麼的乾癟!乾癟的就如同是兩根乾枯的老樹枝一般。

看到左關雲這副樣子,我嚇壞了。我連忙走到左關雲的眼前,焦急的對他問道

“左爺爺,您這是怎麼了?怎麼看上去這麼狼狽?”

左關雲似乎很是費力的擡起了頭昂面看着我,喘着粗氣,有些掙扎的衝着我回答道

“沒…沒事,就是…就是昨天…昨天那裏出了事…我累的有些虛脫罷了!”

“那裏?哪裏?難道是…難道是太平間?那個死人房裏出事了?”我大膽的猜測道。

左關雲費力的點了點頭,而後伸着他那乾枯如老樹枝的手,指示我去廚房給他打點水來。

看着他滿頭是汗,我想他可能是口渴了,於是我連忙跑去廚房,給他打了一碗水,喂着他喝了下去。

一碗水下去之後,左關雲的氣色這才稍微好了一點。緊跟着,左關雲的一個舉動看的我是心驚肉跳。

下一刻……

左關雲直接喘着粗氣,搖搖晃晃的來到了廚房的位置處,而後用嘴對準了水龍頭,打開閥門便吞喝起了水來。

要說正常對着水龍頭喝水,我不會吃驚。但是讓我吃驚的是,這老傢伙將閥門擰到最大,對着水龍頭豪飲了足足近十分鐘!

十分鐘啊!就這飲水量,別說是人了,就算是牛!是驢!怕是也無可匹及啊!

我深深的被驚住了,我在想,這左關雲的胃口得是多大啊?這麼喝,他就不怕喝破了胃嗎?

等十分鐘過後,左關雲這才滿意的縮回了頭,又洗了洗手,再洗了一把臉後,這才轉過身來衝着我走了過來。

當他轉過身之後,我又一次被驚住了!雖然左關雲依舊是滿臉的疲憊之色,但那原本枯黃的臉在這一刻居然恢復了正常。那乾枯如樹枝的手,也重新恢復了血色。本來搖搖晃晃走路的樣子,也在此刻恢復以往。就好像喝了這十分鐘水後,這老傢伙便跟枯木逢春了一般,重新再燃生機。

“這是神水嗎?喝十分鐘就能讓人煥然一新?”我深深的被這水給打敗了……

恢復如常的左關雲又來到了沙發上坐下後,冷着個臉對着我問道:“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哦!學校沒課,我又沒地方去,所以就回來了。倒是你,今天怎麼沒去學校上班?還有,剛纔…剛纔你那是怎麼了?”

見我這麼問向了他,左關雲深深的皺起了眉頭。他足足思量了近十幾秒的時間後,這纔回道:“哦!昨晚太平間來了幾個偷屍體的小偷,我們一直抓小偷抓了一夜,累的有些脫水了。這不是剛剛抓到小偷回來,窩在沙發上嚴重體力不支站不起身來嘛!所以纔會變成那樣,所以纔會喝那麼多的水。”

我一聽這種解釋,撅着個嘴,心裏是十分的不爽:“哼!騙誰啊?脫水就能喝十分鐘的水來?太平間來了偷屍體的小偷?小偷現在不偷活人的錢,開始流行偷死人的身了?我要信你,我就是個2x!”

心裏雖然這樣不爽,可臉上我卻是不動聲色的道:“哦!怪不得你喝這麼多的水啊!現在這個社會,真是世風日下,連小偷都開始這麼缺德帶冒煙了!左爺爺,以後你可得看好了屍體哦!”

我這話說的微微有些嘲諷之意,也不知道左老頭聽沒聽出來點什麼。

跟着,我話鋒一轉,問起了左關雲來:“左爺爺,聽老校長說,你曾經夜探釘子墳而沒事,還見過陳二惡鬼,可有這樣的事兒?”

一聽我這麼問,左關雲一臉不可思議的的看着我問道:“老校長跟你說這些幹什麼?”

我笑了笑道:“因爲我跟你一樣,昨晚也去探了老樓區的釘子墳!也遇到了項上帶着五十多顆血骷髏的陳二惡鬼!”

“什麼?你去了釘子墳?還遇到了陳二惡鬼?那你怎麼可能從他的手裏逃出來?就憑你那麼點微乎其微的鬼修?”左關雲就像是聽到了一個極其不可思議的故事一般,那雙眼睛瞪的跟銅鈴一般大小。

“什麼叫微乎其微的鬼修?你說的那一套我根本就聽不懂!我就知道,當那個鬼東西在看到我的時候,直接就被我嚇跑回了自己住的那個墳院裏!”我衝着左關雲威武霸氣的說道,這一刻,在左關雲的面前,我感覺自己是那麼的神氣。

“你…你把夢魘惡殺鬼給嚇跑了?怎麼可能?我能感受到你身體上鬼修波動的狀態,這根本不足以跟夢魘惡殺鬼抗衡!難不成你真做到了?”左關雲依舊是一臉的不信。

“喂!我說你別這麼看低我好不好?什麼鬼修不鬼修的!我可是憑藉着我爺爺交給我的道法,一舉震懾住了他,才使得他倉皇逃竄!別以爲你做不到的事情就認爲我做不到!”看到左關雲這樣,我也很是不滿。

“是這樣嗎?或許吧!唉……怎麼?你想問我什麼就儘管問我吧!”左關雲這一刻選擇了妥協,他不想再就着這個問題跟我爭論個不休。聽他說話的語氣,似乎他現在很累,累到想要去睡覺……

我可不管他累不累,我還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他呢,於是我直接問道

“我問你,你剛纔說我不能跟夢魘惡殺鬼抗衡是什麼意思?難道陳二化成的鬼,名字叫做夢魘惡殺鬼?”

左關雲搖了搖頭,像是在看白癡一樣看着我:“你可真夠無知啊!夢魘惡殺鬼哪有你想的那麼簡單?他是一個夢魘!更是一個殺伐惡鬼!記得當初,就是因爲觸碰到了他,我一宿一宿的睡不安穩,差點也死在了夢中!要不是我非凡人也!怕也成爲了他項上的骷髏頭了!我問你,你昨晚回來的時候,是不是也做噩夢了?”

“做噩夢?別鬧好吧?我昨晚睡的那叫個舒坦,一覺到天亮,啥時候做過夢?”我如實回答道。

“什麼?你確定你沒做過夢?”左關雲又是一臉的驚訝。

“我說左爺爺,你別動不動老是以這樣的眼神看着我,我可不大習慣!我要是做夢那也是夢到跟哪家漂亮的大姑娘親親我我,纏纏綿綿!我沒事做噩夢嚇唬自己幹啥?”

“咦?奇了怪了?難道你跟正常人不一樣?”左關雲撅着嘴仔仔細細的上下打量着我。

“誰不一樣了!誰不一樣了?我比任何人都正常!我可是屠不凡的孫子!屠不凡可是捉鬼大師,我傳承他的衣鉢,嚇跑個鬼有什麼的?有什麼的?!”我有些生氣了。

“屠不凡?”

聽到我說起這個名字,左關雲雙眼的瞳孔猛然一收縮。而後像是明白了什麼一般,搖着頭嘆息道

“我怎麼忘了,你可是屠不凡的孫子!唉!那個老傢伙可是了不得的,了不得啊!”

“左爺爺,你都知道我爺爺一些什麼?你能告訴我嗎?”見左關雲突然提起自己的爺爺,我馬上來了精神。

我想要知道的更多!關於爺爺更多更多的事情。因爲那個未解之謎還在等着我去解開……

“我知道什麼?我哪裏知道些什麼?你爺爺那可是個厲害的角色!夢魘惡殺鬼在他的面前都不夠看的!遙想當日,要不是得你爺爺仗義施援手,恐怕就沒有今天的左關雲咯!”

“此話怎麼講?你能詳細的告訴我嗎?”左關雲越是這麼說,我越是想知道更多的細節。

“唉!不說也罷!都是一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也不該讓你知道。不過老校長找你,應該是讓你對付那個陳二、也就是夢魘惡殺鬼吧?”左關雲偏偏在這個時候剎住了車,反問起了當前的話題。

我略微有些失望,但是我知道,這種事情急不來,於是恭敬的回道

“是的!左爺爺,你說夢魘惡殺鬼好對付嗎?”

“好對付?可能在你爺爺面前,那都沒有多大的難度,他只需要引決做法,分分鐘就能解決。可是對於你來說,相信還是有一定難度的!不過路是你選擇的,該怎麼走你自己做主,我無權左右於你。”

聽到左關雲這麼解釋,我雖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默認了。

“對了左爺爺,老校長說換做以往,你定能降服惡鬼陳二。可是由於你受了大傷,所以……你究竟受了什麼樣的傷啊?”

“唉……”

被我這麼一問,左關雲並沒有正面回答與我,只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而後雙目眺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見此情景,我知趣的只能換一個話題問道:“左爺爺,據說莊妍找過你,那你知道莊妍的姐姐爲什麼十四年出不了門嗎?還有,莊妍爲什麼黴運纏身,誰都不敢靠近她?今天就是因爲我靠近她了,才搞的腦袋瓜掛彩的。”一邊說,我還一邊不好意思的摸了摸纏着紗布的後腦。

“莊妍?你說的是她啊!沒想到這個丫頭把這些事都告訴你了。她之所以自帶黴運,這跟她的出生有着很大的關係。從他出生的那天開始,就被不乾淨的東西所捆住了。至於她的姐姐,則是看到了不該看到的!”

聽到這樣的解釋,我沒有繼續追問下去。我明顯能感覺到,左老頭故意把話說到一半,後半段不想讓我知道。我更是看得出來左老頭有些疲憊了,甚至有些想打瞌睡,所以我不想再打擾到他了。

可就在我準備放棄問他話的時候,我突然又想要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左爺爺,你說你能感覺到我身上有鬼修的波動,這個鬼修是什麼啊?上次你也問我是不是鬼修士,什麼是鬼修士?我怎麼有些聽不懂呢?”

左關雲見我由此一問,輕抿着嘴悠悠道:“難道你爺爺沒有告訴過你?也罷!不妨我就多一嘴。這個世間之大,正所謂龐雜具有。世有三修者,鬼修就爲其中之一!”

這話聽的我是一頭霧水,於是我又問道:“啥意思?那你是啥修者?”

聽到我的所問後,左關雲一臉苦澀的看着窗外回答道:“我曾經…也是鬼修者吧……” 也讓白衣女子夜瑾兮微微皺眉,心裡暗罵墨九狸鄉巴佬,沒見識,看到他們兩人,竟然眼中沒有一絲驚艷……

這讓之前考核時,一直驚艷著那麼多煉丹師的夜瑾兮,心情十分不美麗,也就自帶對墨九狸印象不好了!

「咳咳,沈公子,這是我的一位小友,名字叫做上官狸,她也是一個很厲害的煉丹師,所以就麻煩沈公子幫忙考核一下了!」吳老看著沈若風說道。

「吳老放心,我會的!瑾兮,你和吳老去外面等我……」沈若風看著墨九狸說道。

「若風,我為什麼要出去?」夜瑾兮聞言不滿的問道。

之前三天她考核的煉丹師幾乎沒有幾個是女的,本來以為是這二重天的女子煉丹師比較少,昨晚才知道,原來那些女人煉丹師都去了若風那邊,所以她考核的煉丹師才都是女的……

現在不過是一個不識相的醜女人要考核煉丹師罷了,夜瑾兮實在不懂若風為何讓自己出去!

「你是希望接下來的考核我和你一起嗎?」沈若風語氣一冷的問道。

夜瑾兮聞言臉色有些難看,想到那些煉丹師看到自己時的眼神,再想到要是被沈若風看到那些人對著自己花痴,兩個人怕是又要吵架了,最後夜瑾兮只能不滿的瞪了眼墨九狸,然後看著沈若風說道:「知道啦,我出去就是了,那我直接去考核了,你這邊完事也下去考核吧!」

「嗯!」沈若風點點頭說道。

「你也跟我出來……」吳老看著馮西遊說道。

馮西遊聞言看了眼墨九狸,見墨九狸點頭,這才跟著吳老還有夜瑾兮三人一起離開煉丹房!

頓時,整個煉丹房內只剩下沈若風和墨九狸兩人了,沈若風眼神直直的看著墨九狸,想知道眼前女子是真的覺得自己的容貌不值得她一顧,還是說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呢?

原來這個沈若風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容顏,他自認自己的容貌之美少有人能比得過,所以他不管走到哪裡,都是習慣了別人看到他時一臉的崇拜和愛慕,特別是女子……

哪怕是那些已經成親的婦人,看到他也總是沒迷得神魂顛倒,讓他的自信心爆棚,這麼多年來看到他只是一掃而過,不再看第二眼的女人,墨九狸是第一個!

所以沈若風十分好奇墨九狸的行為到底是什麼?

墨九狸察覺到沈若風的視線一直落在自己的臉上,有些無語,這傢伙都是這麼考核煉丹師的?先看臉還是要怎樣呢?

但是對方不說話,她也不著急,一時間,氣氛有些詭異的尷尬……

沈若風想打算盯著墨九狸,看她什麼事實露出狐狸尾巴,到自己面前獻媚,而墨九狸想的是既然對方沒說話,畢竟人家是來自九重天的神,自己還是不要去得罪的好,等到對方說話再回好了……

所以沈若風盯著墨九狸,墨九狸則四處看著煉丹師內陳設,唯獨沒有去看沈若風,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 本以爲左關雲能在這裏休息一晚,畢竟連我看着他那疲憊滄桑的樣子,都沒來由的一陣心疼。可是這老頭居然不按我的套路出牌,居然只是在這裏休息了一小會兒就起身準備離開。

走的時候,他告訴我說,夜裏得去看着屍體,怕再來小偷盜屍,說的跟真的似的……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次左關雲離開之前倒是挺大方,甩手給了我一百塊錢,說是留着給我出去買飯吃,但最終還是被我婉言拒絕了。

開玩笑!

小爺我現在可是萬元戶!

三賤客給我的那張一萬五千塊的銀行卡可是在我的衣兜裏捂的熱熱的呢!

不過還真得說這老頭兒絕對摳門!摳門都快缺德帶冒煙了!

他見我不要他的錢,連句客氣的話都沒說,直接揣在了衣兜裏,生怕我反悔了一般,再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左關雲走後,我心裏卻犯起了嘀咕:“這老傢伙也是鬼修士?難道鬼修士到了一定的境界就可以沒底線的喝水?這算哪門子的邪功!”

雖然心裏胡亂猜着,但是對於鬼修這個新鮮詞我還是很好奇的,雖然到現在我也不知道鬼修到底意味着什麼。

搖了搖頭,我不再亂想這些沒用的,首先還是要解決了溫飽再說。於是乎,我再次走出了房門,來到了街區一家銀行的提款機前,準備用三賤客給我的銀行卡取些錢來花花。

別看我常年生活在大山上與世隔絕,但對於怎麼使用取款機這種先進的東西,我還是知道滴。

以前在山下,爺爺就帶着我使用過這種玩應兒,所以別沒事真把我當成了啥都不會的土包子,這樣會很傷我滴心的!

來到了取款機的跟前,我麻溜的操作了起來。當我看到銀行卡上那一萬五千塊錢,我內個心潮澎湃啊!要知道,有了這些錢,我就告別了需要依靠摳門的左老頭接濟的日子了,也不再會爲了三塊五毛而精打細算了!

從取款機裏取走了兩千塊錢,我的手可一直沒有停止哆嗦。這可是我活到這麼大,第一次手握這麼多的現金。我激動啊!更多的是緊張。看着周圍人來人往,我總感覺他們都是小偷,生怕一個不留神,錢就被他們偷走了……

雖然我的這個想法看上去幼稚,多少有些小心眼!但是沒辦法,窮孩子當習慣了,突然有了錢,還tm來了危機感……

將這些錢小心翼翼的揣進了衣兜裏,再三確認不會掉出來後,我這才走了出來。而後,我沿着這條街來到了一家麪館,準備吃一碗炸醬麪。

炸醬麪這種東西是我的最愛,經濟實惠,吃着還涼快舒爽!

一大碗炸醬麪下肚,頓時覺得整個人都舒坦了許多。付了錢,沒有了其他事情的我就這樣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夜裏,我是怎麼也睡不着覺,我不知道我該不該答應了老校長。

答應他吧,說實話,我可真沒底氣,我憑的是啥?半吊子的道法?現在法器都丟在了釘子墳那裏,半吊子都吊不上了!

可是不去吧,那我多沒面子!同學們都知道了,老校長也是好大的面子來求我的。更重要的是,莊妍還等着我滅了陳二惡鬼纔來找我幫忙呢!這我要是不去做,那莊妍豈不是看不起我了?

去,很有可能丟了性命!不去,丟了面子是小,遭人笑話也是小,可沒法跟莊妍拉近關係,我得有多不甘心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