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蓮精魄是前主人身體當中本源最強大的一部分!」

「因為前主人本體就是火,所以主人你得到火蓮精魄的話,對你的幫助,一定是得到所以精魄當中最大。」

夜冰依聽到火火的話,同時,瞬間明白了,那個詭異妖孽的男人為什麼會說,要是她通關九轉洪荒梯,她的身體就會好了。

因為通關九轉洪荒梯,她就可以拿到火蓮精魄。

火蓮精魄,或許可以恢復她身體的靈力。

可是……

夜冰依看向其他幾人。

千歌看到火蓮精魄時,整個人都激動的跳了起來。

「哈哈哈!太好了,大師兄終於有救了!」火蓮精魄她一定要拿到手!

夜冰依將千歌的表情看在眼裡,淡淡的挑眉,千歌要火蓮精魄的原因她知道。

她完全可以和千歌打個商量,她也可以幫助她,救好她的大師兄,然後把火蓮精魄讓給她。

可是……

夜冰依眼睛望向冰雪一般的男子。

姬流音,也是為了火蓮精魄才來到這裡的。

夜冰依幽幽的嘆了口氣,要是別的東西,或者寶貝,或者是比火蓮精魄還要珍貴百倍的寶貝,她都可以舍了。

只是唯獨精魄,不可能。

然而這一路,姬流音幫助了她這麼多,她很感激,按理說,她應該將火蓮精魄讓給他……

可是答應火火的事情,她絕不會食言。

說到做到,這是她夜冰依的原則,怎麼也不會違背的。

所以她沒有辦法,甚至要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將火蓮精魄得到手。

姬流音突然也向她看了過來。

那張冷酷的俊臉上,似有流光閃過,琉璃般冰藍透徹的眸子,望著她,突然向她走了過來。

停在夜冰依跟前。

低沉沙啞的嗓音道,「有了它,你的身體,便能恢復么?」

夜冰依微微一愕,猛然看向他,她沒想到,他關心的居然是這個……

隨即點點頭,有些猜不透他什麼意圖。

他這麼問,難道……他要放棄火蓮精魄,又或者,他想拿到火蓮精魄,恢復她的身體么?

可能么?

「……」

夜冰依突然感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真的是這樣想的嗎? 可是,如果是這樣,她要接受么?

她明明不應該接受他的好意的,但是火蓮精魄,她又必須勢在必得。

可就憑她現在這個樣子,想要得到火蓮精魄么?

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

不止是夜冰依和姬流音幾人,其他幾人,妖玲兒,風飄雪,看到火蓮精魄的時候,眼前也是齊齊一亮。

隨即她們爭先恐後的地往梯子上爬去!

「火蓮精魄!哈哈哈!居然有這種寶貝!」

妖玲兒大笑一聲,便跑到了前面,腳步狠狠地踏了上去。

瞬間——

妖玲兒難受的蒼白著臉色,蹲下了身子,身體彷彿一下子被抽幹了似的。

「唔……」咬了咬牙,妖玲兒不服氣的又重新站了起來,繼續走。

她不相信她連第一層都上不去!

接著,段月容也跟著走了上去。

最終,師兄妹兩人,一個走到了第四階,一個走到了第三階,腳步便就再也爬不上一步。

「有這麼難嗎?不就是一道梯么?」皓月看到段月容和妖玲兒兩人連腳步都抬不動的樣子,有些不可置信,然後,也嘗試的走了上去。

「一……」

「二……三……四……」

「……!」

皓月走到了第四階,然後,他的腳就彷彿被什麼東西緊緊地壓住似的,死都抬不起來一下。

要是抬起來,他的腿就要扯斷,和身體分家了。

千歌也疑惑的挑眉,走過去嘗試。

咬牙往上走。

但最終,千歌卻只能走到第三階,就吃不消了,額頭上沁出大顆大顆的汗珠。

「不……」她一定能堅持,為了大師兄!

最終,千歌停在了第四階,便再也走不上一步。

「我……大師兄……」千歌絕望的搖了搖頭,眼睛發紅,氣喘吁吁。

她真是對不起大師兄……

皓月看了她一眼,眼中多了一絲什麼,看到她布滿汗水的小臉,他想要做些什麼,最後,卻什麼也沒做。

風飄雪眼中閃過一抹輕蔑,看著失敗的幾人,冷冷的嘲諷道,「真沒用。」

隨即,風飄雪以最高傲的姿態,走了上去。

神情倨傲,得意的揚起下巴,就算她不能走到最頂端,但是,她也至少也要比千歌這些人強!

沒錯,她就是要在流音眼前大放光彩。

讓他知道,誰才是最適合站在他身邊的女子!

見到風飄雪走過去,藍辭自然而然的跟在她的身後,陪著她,一起走。

「一……」

「二……」

「三……」

「……」

「四……」

「……」

當風飄雪走到第四層台階時,那隻腳抬了抬,卻死都放不上去,只能抬起來。

「哈哈哈哈哈,就你這樣的貨色,還有臉說我們!趕緊滾下來吧,別丟人現眼了!」妖玲兒鄙夷道,「剛才裝的那麼像,也不過如此!」

「閉嘴!」風飄雪微微喘息,恨恨的瞪了她一眼,不服氣用力抬腳。

她就不信,千歌都能走到第四階,她就不能走到第五!

藍辭心疼的看向她,勸道:「飄雪,不行就不要逞強,小心身體!」

「你也閉嘴!」風飄雪厲吼一聲。

藍辭:「……」 “小子,你的符陣是扛不住這傢伙的蠻力撞擊的,”瘋老道重新悠閒起來:“嘿嘿,叫我看看,你怎麼對付他,這種雙角魔物是幽冥力士之一,沒有別的本事,你懂吧!哈哈……”

聞言,陳志凡額頭青筋暴跳了幾下,這老頭真是道教現如今的掌門人,不會是遇見假道士了吧?

符陣的威力果然如老道士所說,再度減弱,操控符陣的陳志凡很清楚,老道士所言不虛,這個符陣的確已經禁錮不了這個胖道士。

“小糉子,等本道爺出來,叫你知道知道,我搬山一脈的厲害,你說滅我一脈就滅了?大言不慚!”胖道士發出陣陣怒吼!

陳志凡心中卻是驚訝,這個怪物看不到那個老道士,可那個老道士明明就在道觀的牆上,他驚訝的朝着老道士看去!

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此時,符陣發出了一陣奔潰的碎裂聲!咔擦……

胖道士發出一陣獰笑:“小糉子,我要撕碎了你!”他龐大的身軀已經離開了禁錮他的那片小區域,朝着陳志凡大步邁過來。

一個只有大力的傢伙,陳志凡分析着老道士話裏的意思,老道士對幽冥鬼物很熟悉,而且,這老頭的修爲絕對不會是他能看到的那麼簡單。

不然,一個大活人,他是怎麼做到的叫這個搬山道人看不見的呢?

胖大的長角怪物每走一步,地面都要震顫一下,他幾步就走到了陳志凡的面前:“小子,嚇傻了吧?連跑都不會了?”

“我就沒有想跑。”陳志凡表情冷淡,只是力大,首先,這個大力怪物對身體堅硬如鋼鐵的自己沒有辦法,同時,他似乎也沒法將這個大力怪物如何。

“嘎嘎,去死吧,小子!”胖道士伸手朝着陳志凡抓來,陳志凡這人才看見,這個胖道士全身肌膚長滿了暗色的圖紋,他的雙手已經變形如爪,十根指甲發黑蜷曲。

他已經完全沒有一個地方像人了!

“說大話的是你去!”陳志凡快速伸手按在胖道士的手腕上,飛起一腳朝着胖道士的臉頰踢去!

胖道士擡手擋在臉前,一把抓住陳志凡的腳腕,像是扔鏈球一般的將陳志凡甩飛了出去:“花拳繡腿,三角貓!”

陳志凡被甩飛出去,重重的跌在了一堆瓦礫上!

這是拯救谷前面那個小市場的建築垃圾,工地還師公完畢,垃圾就臨時堆放在這裏。

只要不是扔在玉米地裏就好,陳志凡這麼想着。

爬起來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暗暗叫了一聲痛,他的身體雖然結實,可他還死不死還有人類的感覺,此時他寧願沒有。

瑪德,真特麼的痛!

“喔唷,嘖嘖,”老道士不知道從哪裏變出一把小扇子,一邊扇風一邊搖頭:“花拳繡腿啊!”

“有本事你來!”陳志凡朝着老頭喝道。

“虛張聲勢,哼,等我弄死你,再去把那幾個小耗子!”胖道士朝着陳志凡走過去,張開爪子,抓向陳志凡,陳志凡一閃身,躲開胖道士的爪子,他雙手指甲暴漲,如短劍一般滑向胖道士脖子!

玉蓮緊緊抓着丈夫的手:“夫君,就是這個氣息,我很害怕……陳先生要是對付不了他怎麼辦?我們還能去什麼地方?”

一個鬚髮皆白的老殭屍道:“陳先生雖然沒有佔上風,但是並無敗像,你等二人莫怕!”入口布有陣法,不懂陣法的人無法透過陣法去看外面,這個老殭屍正好會一點陣法,他將看到的情景告訴給陣內的人:“那個道士變成了一個長的像牛一樣的怪物,似乎力氣很大,不過拿陳先生沒辦法,陳先生似乎也拿那個怪物沒辦法!”

一個年輕的殭屍站起來:“誰有繩子,我們這些人至少都是黑僵,打不過對方,幫陳先生困住對方,應該是能的!”

另一個殭屍站起身,攔在諸人面前:“主人很不喜歡別人違抗他的命令,諸位還請稍安勿躁,如果主人需要協助,這幾十米的距離,他早就會有吩咐下來!”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看景了下來,老殭屍齊國策道:“既然如此,諸位就回去修煉吧,如有意外,我再喊各位!”

玉米地是陳志凡提供給殭屍們的安身之所,他是此間的主人,他們這個不願意認主的人,只能客隨主便!

陳志凡尖利的長指甲刮破了胖道士的皮膚,沒有血液流出,倒是流出了墨綠色的液體!“皮挺厚,就是不怎麼結實!”

陳志凡戲謔的語氣刺激了胖道士,胖道士怒道:“殺你足以!”和這種鬼物合體是有風險的,拖延的時間愈久,他就更難恢復本體!

如果不快點滅掉這個小糉子,他有可能一輩子就是這個鬼樣子!

“殺我?憑你?”陳志凡譏誚的道:“你還沒有那個本事,召喚也不知道召喚一個高級點的傢伙,這種只有大力氣的小貨色。你還是自己玩去吧!”

一邊譏諷胖道士,陳志凡的手指快速揮舞,在胖道士身上留下不少的傷口!胖道士那件肥大的道袍,此時緊繃繃的繃在身體上,看起來滑稽無比:“你就像是一個小丑,看看你自己的鬼樣子,要是你爹媽知道不變成了這樣,還不得羞憤的自殺了事!”

“小子,你該死!!”胖道士正在心焦不已,陳志凡一再刺激他,他的怒火蹭的爆發了起來:“納命來!”

“有病,”陳志凡躍起,長指甲朝着胖道士頸子劃去:“該死的是你,以後搬山一脈因你絕滅於世!”

“有本事就殺我,沒本事就少廢話!”胖道士嘶吼一聲:“本道爺是搬山一脈最後一個傳人!”

“那就好,你可以去死了!”陳志凡的指甲深深的插入了胖道士的脖子裏,他跪在胖道士肩頭,另一隻手扭住了胖道士頭頂的角。

“嗷吼!”胖道士發出了一聲不屬於人類的嘶吼,他瘋狂的甩動自己的身體,妄圖甩掉陳志凡。

莫名的,他感覺到了從來沒有感覺過的恐懼! 死死地咬了咬牙,風飄雪身體晃了晃,廢盡全身的力氣,終於,將腳踏上了第五層的台階!

「哈哈哈哈哈哈!」

「我做到了!」

然而——

「啊——」

風飄雪身體突然一個重心不穩,「啊啊啊啊啊!」然後她整個人便向後跌倒,一下子從台階上滾了下去。

「飄雪!」藍辭是卯足了勁兒,才終於堪堪踏上第五層台階。

突然看到心愛的姑娘摔了下去,藍辭頓時腳步一個不穩,也和風飄雪一樣,一頭栽倒,直接從階梯上滾落了下去。

頭上磕了幾個大包,狼狽不已,但是他卻沒有管自己,趕緊從地上爬起來,將風飄雪從地上扶了起來。

「嗚嗚嗚……」風飄雪突然捂住臉,痛哭了起來,她這一輩子丟的人,加起來,都沒有今天丟的多!

並且還是在流音的面前!

這讓她情何以堪!

眼中綻放出兩道寒芒怨毒的光芒!朝著夜冰依瞪過來,都是她這個賤人,影響的她!

然而夜冰依現在,卻沒有心情搭理她。

因為,她看到,姬流音朝著台階走了上去。

望著那抹空靈絕美的身姿離去,夜冰依心中莫名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之前聽到那道不懷好意的妖孽男人的笑聲,她心中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尤其是看到除了姬流音,這裡連實力最強悍的藍辭,連第六層都登不上。

就算姬流音再厲害,這九轉洪荒梯,想必,也是沒這麼簡單的。

還是小心一點為上。

她還記得藍辭說的,若是要強行的話,會爆體而亡。

夜冰依突然上前,擋在姬流音的身前。

姬流音微怔,冰藍色的眼眸劃過一抹詫異,微微驚訝的看著她:「……嗯?」

夜冰依對他搖了搖頭,蹙眉道:「流音,我覺得,這九轉洪荒梯應該沒這麼簡單,你……」

夜冰依頓了頓道:「你不要輕舉妄動,若是不行,就趕緊下來。」

畢竟,姬流音幫了她這麼多,她怎麼也不想看到他去送死。

姬流音聞言,冰藍色的眼眸,快速掠過一抹欣喜,緊緊地盯著夜冰依的眼睛,似乎更加灼熱了幾分。

夜冰依:「……」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