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秦穆然運轉內勁,打出一道拳勁,迎上了宋詩打過來的刀芒,兩者碰撞,在空氣中相擊,發出爆響。

「轟!」

拳勁將刀芒擊碎,四周又安靜了下來,不過卻是驚動了不少的棲鳥,呱呱向著外面飛去。 “哈哈,大哥,你說錯了,那可不是我們老師,而是我們的輔導員!”

周圍的四人聽到李明浩的話,臉上不由掛起了一絲微笑,郝大寶更是指着李明浩大聲笑道。

趙小川看着李明浩在舍友的笑聲中變得更加手足無措,怎麼也不能把眼前的漢子和那天晚上英勇的身姿聯繫到一塊。

衆人笑了一會兒,李明浩越來越尷尬時,蔣舟舟走了上來,說道:“帥哥,你不會是想要泡我們輔導員吧?”

李明浩似乎很不適應蔣舟舟說話的語氣,皺了皺眉頭,然後聽到他的話後連忙擺手,道:“沒有,沒有,只不過她之前在老首長面前幫了我,而之前我表現的有些衝,所以想請你們幫我跟她說一聲謝謝。”

“謝謝麼?嘿嘿,我們都懂得!”

一幫人笑了起來,讓李明浩更加的尷尬了。

一會之後,一夥人笑的差不多了,這才發現已經到了吃午飯的時候。

“哈哈,大哥,要不要一起去吃飯啊?我們輔導員可是在哪裏哦!”郝大寶一臉詭笑的說道。

李明浩眼中一亮,但看着自己手中的狐狸,說道:“不了,你們先去吧!我還要去洗個澡。”

衆人聽到李明浩這麼說,想起了剛剛的事情,氣氛變得有些凝重了。

趙小川眉頭一皺,故作輕鬆地對着李明浩說道:“好了,我們先去吃飯吧!等一會兒,李大哥你再來吧!”

聽到趙小川這麼說,衆人也沒有什麼好的建議,微微點點頭,同意了他的說法。

別墅中,衆人看着豐盛的飯菜,不由食指大動,但相對的周圍人怪異的目光和討論聲卻讓趙小川四人有些尷尬。

“就是那個胖子還有那個特別孃的傢伙,就是他們跑到女生的房間的。聽說還有兩個女生被他們鎖到了廁所裏,真是太可惡了。”

“可不是麼?不過真虧他們吃的下去,你們看那四個女生根本沒有來就是爲了避開他們,他們還真是有臉坐在這裏吃飯。”

議論聲越來越大,趙小川四人先是沉默,後來慢慢地皺起了眉頭。

“那個胖子最噁心了,聽說他還喜歡歐陽老師,你不看看他那樣子?他也配!”

“對啊,還有那個娘娘腔,沒事就捏個蘭花指,更加噁心,真想不通我們怎麼會和他們這些人一個班級。”

趙小川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看着一旁的漲紅了臉的郝大寶和發呆的蔣舟舟,又看了看劉子豪,發現他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他拍了拍蔣舟舟的肩膀,蔣舟舟身體一顫,反映了過來,尷尬的笑了笑。

趙小川猛然間站了起來,周圍議論的聲音也猛然停了下來,目光好奇的看着他。

“吃飯都堵不上你們的嘴麼?都一個班的同學用的着這麼損麼?”

他的聲音在房間中不斷盤旋着,郝大寶和蔣舟舟看着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感動。

“他是誰?沒見過啊!看着和那兩個噁心的傢伙很熟啊!你們認識麼?”

“他?那四人好像是一個宿舍的,他好像叫做趙小川,聽說是李若曦的男朋友,對了,李若曦你知道吧?聽說就是這次四個女生中的一個。”

“李若曦?那可是一個大美女啊!聽說家裏還有錢?怎麼看上這麼一個小子了?不過這小子和那兩人在一起,估計也不是什麼好人,李若曦真是瞎了眼了。”

周圍人被趙小川的聲音嚇了一跳,反應過來,然後紛紛議論着。

“砰~”

趙小川身邊的桌子猛然一震,郝大寶漲紅了一張臉站了起來,罵道:“都他媽少bb,你們說誰都行,就是別說我兄弟,要不然我就弄死他!”

趙小川詫異的看着郝大寶,這還是他第一次見老好人的郝大寶生氣,尤其是聽到他的話,心中流過一絲暖流。

“說的沒錯!你們適可而止吧!這件事學校都說了過去了,你們揪着不放有意思麼?”

“都是一個班的,你們這麼說人家,這樣真的好麼?再這樣下去,人家會生氣的!”

趙小川四人都站了起來,惡狠狠地說道,周圍的人一愣,定定的看着四人,只是當聽到蔣舟舟最後說的話時,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你們看那胖子,真把自己當大哥了,還有那娘娘腔笑死我了!”

一個打着耳釘,髮型殺馬特造型的男生哈哈大笑,頓時房間中響起了一陣笑聲,甚至連一些女生都掩嘴偷笑起來。

“草!”

郝大寶拿起自己手邊的平盤子狠狠地向着殺馬特扔去,殺馬特躲閃不及,被砸的頭破血流。

周圍的笑聲一滯,所有人都驚恐的看着倒在地上發呆的殺馬特,甚至有幾個女生都尖叫起來。

“小子,你找死!”

殺馬特被女生們的叫聲驚醒,一摸臉上,手上佈滿了血,立刻大喊一聲,從地上翻了起來,拿着身旁的一張凳子向着郝大寶衝去,而身邊幾個同樣殺馬特造型的傢伙同樣操着凳子向着他們衝來。

趙小川看到他們向着自己衝來,臉色一變,還沒回過神來,便看到郝大寶已經躥了出去。

房間中立刻飯菜橫飛,慘叫連連,混着周圍女生的叫罵聲亂作一團。

一個小時候,趙小川四人和一幫殺馬特各自鼻青臉腫的站在之前的會議室中,之前中年男子看着他們,而歐陽若蘭和趙琳則皺着眉頭看着他們。

“真是長本事了?軍訓都還沒開始就開始打架了?這夏天你們的火氣都挺大的麼?”

中年男子掃視着四人,皺起了眉頭說道。

“主任,是他們先動手的!”一個殺馬特喊道。

“閉嘴!”中年男子爆喝一聲,道:“這裏沒有輪到你說話的份兒!”

殺馬特一個哆嗦,而郝大寶則看着對方,嘿嘿一笑,卻沒想到牽動了臉上的傷口,立刻苦着一張臉。

接下來,主任一頓喋喋不休的狂罵之後,最後冷哼一聲,道:“看樣子,你們的本身大得很了,這學校也容不下你們,你們都滾蛋吧!”

聽到主任這麼說,趙小川四人和殺馬特們臉色齊齊一變,同時一直不說話的歐陽若蘭和趙琳也猛然轉過頭,震驚的看着主任。 「實力不錯嗎?竟然能擋住我的一招?」

宋詩見到自己打出的重刀刀芒被人給攔了下來,臉上立刻帶著一股子玩味兒,道。

「你是什麼人?鬼鬼祟祟在這裡偷看你宋爺爺!我跟你說,大爺我可不搞基!」

宋詩將重刀插在地上,地面都似乎承受不住重刀的力量,晃動了一下。

「你太丑,看不上!」

秦穆然看了看宋詩的臉,直接鄙視地說了句。

「你說什麼?!」

宋詩的樣貌說真的,不是一般的丑,那樣子,要不是秦穆然見過大場面,估計也會吐了。

滿臉的膿包,一口黃牙,還有那小的幾乎看不到的眼睛,整個就一外星生物啊!

「說你丑!宋詩,你不僅腦子不好,耳朵好不好啊!」

劉越看到宋詩那個醜陋的面貌立刻回道。

「哎呦!我說誰呢!原來是你啊,劉越。怎麼上一次要不是小爺我仁慈,給你留了一條內褲,你現在還能夠有臉在這裡跟我比比?」

宋詩看到劉越以後,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卧槽?劉越,原來他不僅打劫了你,還把你打劫的就剩下褲頭?這麼狠的啊!」

董宇豪唯恐天下不亂地說道。

HP 伏魔者 聽到董宇豪這話,劉越的臉瞬間就綠了下來。

剛剛說到被宋詩打劫這件事的時候,他特意跳過了這件事,就是不想丟人,沒有想到宋詩還就真的當著這麼多的人說了出來。

這不是故意噁心自己嗎?

「滾蛋!」

劉越白了董宇豪一眼。

「宋詩,今天我就是來報仇的!」

劉越不敢看著宋詩,畢竟他可不敢保證自己看到宋詩會不會吐。

宋詩的這張臉就是天然的bug,根本就不用在做什麼,只要撥開遮擋住臉的長發,就能夠讓一群人在瞬間喪失戰鬥力。

「報仇?就憑你們?不要說以前你們不是我的對手了。現在更加不可能了!因為我已經在兩個月前踏入暗勁中期!虐你們如屠狗!」

宋詩話音落下,身上暗勁中期強者的氣勢陡然爆發出來,無形的罡風滾滾而來,四周剛剛被斬碎枯木殘枝被掀飛,四處飄動,樹林的樹葉嘩嘩作響。

「暗勁中期?」

劉越沒有想到宋詩竟然走了狗屎運,能夠踏入暗勁中期。

不過想想也心理平衡了,畢竟他那個樣子,除了修鍊,好像也就沒有什麼事情做了。

不知道的人都知道宋詩高傲,鶴立獨行,但是知道的人都曉得,那是因為這丫的實在是太丑了,別人怕跟他在一起也忍不住吐出來。

「是的!今天你們想要來找我報仇,恐怕得被反洗劫一次吧!」

宋詩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沒想到他沒去主動找呢,就又上門了獵物,而且這次獵物還不少,數一數,足足有六個人,這可是個大生意啊。

「是嗎?真不知道誰給你的自信。」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秦穆然,緩緩開口了。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你又是什麼人!」

宋詩一直以為秦穆然就是一個小菜佬,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竟然跟刺頭一樣跳出來,頓時就不爽了。

「剛剛那一拳我還留手了,要是我出手,你以為就你這把大砍刀能夠傷到誰?」

秦穆然看著宋詩,冷哼一聲。

「大言不慚,吃你宋爺爺一刀再說!」

宋詩一直覺得自己夠狂了,沒有想到秦穆然說話比自己還要狂,頓時就忍不了了。

一步踏出,地面震顫了一下,同手手臂發力,手臂上的肌肉有如虯枝一般擰成一股。

「鏗!」

斜插在地上的重刀被宋詩給拔了出來,橫空揮舞,重刀的重量打的空氣傳來的聲響都有些沉悶。

「呼~呼~呼~」

重刀揮舞,宋詩體內的古武心法也是運轉。

在丹田之中的勁氣加持之下,宋詩的力量再一次全面爆發。

「狂刀戰!」

宋詩大呵一聲,長發驟然在罡氣之下飄逸了起來,而他手中的重刀也是重重地朝著秦穆然這邊斬殺了過來。

「嘭!」

重刀斬落到地面,地面如同地震了一般,劇烈震顫,而重刀的尖端也是爆發出刺目的光芒,一道足有一米粗的刀光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哼!給我破!」

秦穆然冷哼一聲,體內,《元龍訣》的古武心法運轉,丹田之中的勁氣也是順勢蔓延到了手掌之上。

「來的正好,拿你試招!」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一步踏出,勁氣離體而出,竟然覆蓋在了他的手掌之上。

「嗡!」

秦穆然手掌握拳,迎著勢如破竹的刀光而上,一拳朝著刀光打了過去。

「我靠!老大瘋了啊!」

董宇豪看到秦穆然這個舉動,也是被嚇到了。

暗勁中期的古武高手一擊,力量根本不能想象,雖然他們知道秦穆然能夠對付的了,可是也沒有想到秦穆然會這樣去對付啊!

他又不是那些妖獸,刀槍不入的,就這麼衝上去,不是找虐嗎?

心中的想法剛剛劃過腦海,可是一下秒發生的事情卻讓他們瞪大了眼睛。

「卧槽!」

不知道他們之中誰喊了一聲,眾人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

剛才,秦穆然勁氣外放,覆蓋了拳頭上面,一拳,直接將刀芒震碎,同時勁氣凝化成拳影,打向了宋詩。

「什麼?!」

哪怕是宋詩都沒有想到秦穆然會如此容易地將自己的刀罡給擊碎,當看到秦穆然的拳影朝著自己殺來的時候,臉色大變,匆忙拖著手中的長刀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鏗!」

一聲脆響傳來,只見秦穆然打出的拳影赫然將宋詩手中那個足有百十來斤的重刀給打彎了!

沒錯,就是打彎了!

強大的反震力量,直接將宋詩的手給震開,同時虎口已經麻木,被震裂,鮮血順著傷口,流了出來。

「這怎麼可能!」

自己的重刀有多重,他是清楚的,哪怕宋詩遇到過一些天驕,想要對自己的重刀造成傷害都是很有困難的,可是秦穆然呢?

一拳拳勁就將自己的重刀給打彎了,這要是他的拳頭打在自己的身上…..想到這裡,宋詩就不敢繼續往下想去。

太尼瑪不科學了!

這是哪裡竄出來的變態啊! 趙小川看着眼前滿臉滄桑的母親,低下了頭,然後看向了一旁的吧嗒吧嗒抽着旱菸的父親。

“你愁啥?豬都比你聰明,隔壁老王家的孩子才補了兩年就考上了,你這都第三年了,還考不上,我看你連豬都不如!”

父親看趙小川向他看來,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罵道。

趙小川沉默了一會兒,沙啞着嗓子說道:“爸,我還是回家種地吧!”

“咚~”

趙小川話音剛落,立刻被父親一巴掌打翻在地,然後父親惡狠狠地罵道:“考,你給我考,我就不信了,我們趙家還比不上隔壁老王生出的那個傻兒子!”

“第四年了,我居然又沒考上,父母辛苦了一年又白忙活了!如果有學校可以錄取我就好了。”

重生九零蜜汁甜妻 黑暗中,趙小川在昏暗的路燈下哭泣着,根本不敢回家。

忽然一陣冷風吹過,趙小川的手中多了一張黑色的紙片。

“這是一張通知書?”趙小川一愣,打開紙片,瞬間臉色一變。

“趙小川?上面的人居然和我長得一模一樣?”趙小川看着愣了一下,然後臉色一變,對着周圍喊道:“是誰?是誰在惡作劇?”

他猛然轉頭,又是一陣陰風吹過,在一旁的垃圾堆中一隻手顯現出來。

趙小川嚥了咽口水,向前走去,慢慢地解開掀開垃圾堆上的塑料袋,猛然間倒退一步。

“死,死人?”

趙小川看着垃圾堆中面孔血肉模糊的人,幾隻蒼蠅在昏暗的燈光下不斷地在那人的臉上繞來繞去,不由腹中感覺胃液翻騰。

一會兒後,趙小川好不容易壓住自己心中的惶恐,滿臉蒼白的看着那具屍體。

從體型上可以看出,似乎是一個和他差不多大小的男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